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救了吸血鬼的祖先

    闻婷看了齐岳一眼,道:“你的大道理倒是越来越多了,随便你怎么处理吧。我和雪女现在只是想找一个地方洗澡而已,其他的我们才懒得管,不过,你可不要因为这个人耽误太多的时间,我们必须要尽快去寻觅昆仑镜了。”

    齐岳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有分寸。该隐的问题并不难解决。我发现,现在自己多了一个黄帝继承人的身份,似乎也是件很不错的事。至少,只要我这个身份还在,这个时代的人类就会对我尊敬有加。”从本质上讲,他这个黄帝继承人还真不是假冒的,轩辕剑的新主人,皇帝的弟子,都可以使他这个身份确立。

    月星等人依旧对该隐警惕十足,由月星一个人在前面带路,其他人组成半包围的阵型将齐岳三人以及该隐围拢在中间,朝森林深处走去。

    该隐紧紧的挨着齐岳,眼中的恐惧始终存在着,可以看得出,这个人的胆子很小。齐岳伸出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道:“好了,你不要这么害怕,一切有我呢。”一边说着,齐岳将一股温和的自然能量传入该隐体内,帮他稳定住自身紊乱的气息。

    得到了齐岳自然之源能量的滋润,该隐眼中的恐惧逐渐消失,转变为一种有些陶醉的光芒,原本微微完全的上半身也挺直起来,呼吸逐渐变得平稳了。齐岳一边用自然之源的能量帮助他恢复身体情况,也一边感受着他体内气息的变化,随着探查的逐渐深入,他已经越来越肯定,这个叫该隐的月族人,就是吸血鬼的鼻祖。他体内的血族能量气息和克林斯曼非常相似。虽然远不如克林斯曼那么强大,但是,他的血族气息却要比克林斯曼还纯净了许多。不愧是血族的创始人,他的血脉果然是最纯正的血族力量。

    一行十余人缓缓向前走着,幸好之前他们落下的地方距离月族的总部并不远,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左右,眼前景物突然一变,水的气息变得清晰起来,一股清冽的水气扑面而来,混合着泥土的芳香和大自然的气息。顿时令齐岳升起心旷神怡的感觉。

    当他们穿过最后一片茂密的树林后,齐岳三人顿时被眼前的景色深深的震撼了。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湖泊,湖面宽阔,整个湖呈现为圆形,通过目光的测试,齐岳大概估计出,这片湖泊的范围大约在直径千米左右,虽然说不上很大,但在森林中有这么一个湖。也算是不小了。或许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这片森林才能生长的如此之好。

    湖水非常清澈,放眼望去,尽是一片蓝色。如果说远古巨兽时期的天空是无边无际的巨大蓝宝石,那么,眼前这片湖泊就像是它的孩子,同样的清澈,同样的深邃。看上去,那清冷的湖水是如此动人。尤其是在周围那些高达三十米以上的巨树掩映之下,这种感觉到就变得更加清晰了。

    同时,在进入这片湖泊的范围之前,齐岳就已经发现了月族与其他人类民族的不同,他们居住的是树屋,在这片大森林中,生长着无数巨大的树木,而这些树木都有着很宽阔的树干,经过月族人巧妙的设计,那庞大树冠内的树枝,就成了他们树屋的框架,再加上一些枝叶和树木的辅助搭建,就制造出了别有情调的树屋了。这些树屋都在距离地面二十米以上的树冠之内,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很难辨别出来的,毕竟,树冠实在是太茂密的。

    随着接近湖泊,周围的月族人也逐渐多了起来,难怪月族人是如此的高傲,和土族人比起来,他们不论从穿着打扮,还是自身的气质,都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气质温婉高贵的月族人,都在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即使是看到被抓回来的该隐,也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惊讶目光。

    月星走在最前面,一边走着,她一边向齐岳道:“在人类四大民族之中,我们月族人的数量是最少的,只有像这样的原始森林我们才能生活。这里就是我们月族人的总部。为了对抗九黎族,我们族中的战士已经在族长和伟大的祭祀带领下去和其他人类三大民族汇合了,所以在这里你们并不能看到我们太多的族人。我们的族人是高贵的代表,我们信仰月之女神。齐岳,你是黄帝陛下的继承人,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当初黄帝陛下选择的是土族,而不是我们月族呢?我想,我们月族才是最适合成为像黄帝和您这样强者的归宿吧。”听了月星的话,齐岳隐隐明白,这些月族人恐怕是人类四大民族中最不好相片的一个了,他们实在有些过于高傲了些,虽然他们也确实有着足以高傲的本钱,但是这样下去,却使他们很难和其他人类民族融合在一起,也难怪在自己那个时代已经没有了月族。像他们这样的生活方式,早晚是要被淘汰的。当然,齐岳只是在心里想想,嘴上是不可能这么说的,“月星姑娘,你们月族人生活的地方确实很美,至于当初为什么黄帝会选择土族而不是月族这个问题,我也没办法回答你,因为我并没在问过他。也许,是因为黄帝本身就出身土族的原因吧。不论是月族还是土族,其实都是人类的一支,黄帝不论出现在哪里,以哪里为归宿,他所要帮助的,却都是整个人类。不是么?”

    月星看了齐岳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从她的表情齐岳就能看出,月星对自己的话很不以为然,显然是有些看不起土族。

    “这片湖,是我们的生命之湖,它的形状和月亮一样,所以,我们叫它月亮湖,是我们月族人生命的命脉所在。外人,就算同样是人类,如果不经过族长的允许,也是不能来到这里的。月亮湖永远是那么清澈美丽,充满了神圣的气息,就像人产每一个月族人一样。当然,这并不包括他。”一边说着,月星的目光从该隐脸上扫过。

    该隐虽然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在月星冰冷的目光下忍住了。

    齐岳心中暗叹一声,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对月族的认同感却正在逐渐下降着。这些月族人的高傲实在是他不喜欢的。

    一边说着,他们已经走到了月亮湖畔。离的进了,更能清晰的看到月亮湖那清澈的湖水,蓝色的湖水完全可以看到月亮湖底,湖底是一片彩色的鹅卵石,在天空中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夺目的彩光,就像一块块宝石似的。

    “咦。”该隐突然疑惑的自言自主道:“怎么我好像不怕阳光了,阳光似乎已经对我不再产生影响了。这是怎么回事?”联想到之前齐岳手上带给他的温暖能量,他看着齐岳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感激。

    齐岳听了他的话也不禁一愣,心中暗想,不会吧。难道高级吸血鬼不怕阳光这个根源竟然是出自自己身上,这也太搞笑了,想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怪异,想笑,又有些笑不出来似的。

    一旁的月星只是瞥了该隐一眼,向齐岳道:“麻烦你们在这里等一下,现在族中族长和各位长老都已经带领我们月族的战士和人类其他三族去汇合了,族中的事情是由少族长作主的。我请他出来处理此事。”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虽然来这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洗澡,但既然遇到了该隐的事,总要先处理了再说。

    月星顺着湖畔进入另一边的森林,她这一去,竟然足足让齐岳三人等待了半个小时之久。看着眼前的湖水,雪女和闻婷都有些忍不住了,虽然当着众人不能洗澡,但二女还是兴高采烈的蹲到湖边,抚摸着那清冷而澄澈的湖水,眼中充满了想要跳下去的欲望。

    该隐恭敬的站在齐岳身后,低着头没有再说话,而齐岳则将目光停滞在面前这片月亮湖上,而他的精神力已经散开到周围的大森林之中,通过自然之源泉的影响力,从这片森林中高龄树木那里得到了一些关于月族的事。

    月族是人类的分支之一,他们生活在这里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月族并没有和其他各族人类脱离联系,只是犹豫他们的高傲,因此和其他各族的关系都不是很融洽,至少有一点就是其他各族非常抵触的。月族绝对不允许本族人和其他人类民族通婚。要知道,月族的俊男美女不再少数,这个规定使其他各族尤其是有势力的高级族人怨念不少。虽然他们也提出交涉过,但月族却并不买账,始终保持着自己的传统不肯改变。但是,月族也有着他们足以高傲的地方,除了外貌和气质以外,月族的战士要比其他人类各族强悍许多,他们自幼生活在森林之中,有着许多特殊的能力,尤其是在夜晚的时候,战斗力非常强悍,在以前与九黎族的战斗之中,月族战士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月族才能始终保持在人类各族中的地位。

    得到了这些信息后,齐岳不禁在想,如果九黎族补人类各族联军毁灭之后,那么月族将如何自处呢?难道他们要站在其他各民族的对立面不成么?如果真的是那样,以他们一族之力,恐怕……,想到这里,他不禁感觉到有些悲哀,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本就是优胜劣汰,只在更适应这个世界的民族,才能够更好的生存下去,反之,最后的结局就只有走向毁灭了。九黎族虽然强势,但他们充满毁灭的特性必然成为其他人类的公敌,他们必然是走向灭亡的,而月族如此高傲到不与其他人类民族交好,等到九黎族这个巨大的威胁消失后,他们的处境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连闻婷这样温婉的性格都有些等的不耐烦时,月星才从树林深处走了出来。带着一脸的歉然之色,快速来到齐岳面前,道:“实在对不起,让各位久等了。我知道你很希望族里能够更好的处理该隐的问题,所以将刚才他的事情向少族长仔细汇报了一下,才耽搁了这么久,实在抱歉。少族长马上就会出来的。”

    她刚说到这里,齐岳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一声低沉的吼叫响起,树林顿时刮起一阵清风,那看上去并不是大自然的力量,而是一种特殊能量引起的。

    就在这时,从之前月星出来的树林中,一只巨大的白虎缓缓走了出来,与普通的老虎比起来,它要强壮的多了,高度在一米五左右,身长足有四米,巨大的虎头高昂着。白色的虎皮加上黑色的纹路,看上去极为威猛。全身的毛发没有一丝杂色,一双虎目炯炯有神。不过,这只白虎还无法吸引齐岳的注意力,令齐岳惊讶的,是白虎背上的一名少女。

    同样是白色的衣着,但她看上去却和其他月族人还有着很明显的区别,一头青丝披散在身后,随风飘动,白皙而晶莹的肌肤没有一丝下次,脸色看上去有些冰冷,一双澄澈的眼眸散发着淡淡的光彩,目光平静的看向齐岳三人。这竟然是一名姿色不下于闻婷的美女。就连气质都和当初齐岳第一次见到的闻婷有些相似,只不过眼前的少女要比当初的闻婷冷了许多。骑在白虎背上,看上去别有几分特异的美感。

    经回到了齐岳的身边,出奇的,这次闻婷并没有嫉妒!反而是欣赏的看着眼前的月族美女,低声向齐岳道:“她真的好美啊!美的没有一些瑕疵,这就是月族的少族长吧。”

    月星恭敬的道:“是的,这位就是我们月族的少族长,同时,也是人类第一美女,少族长的名字叫月夜。”

    月夜骑着白虎朝齐岳三人这边徐徐而来,白虎的目光始终盯视在齐岳身上,之前齐岳感觉到的强大气息,就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精光,经过了短暂的惊讶之后,他的神态已经恢复了正常。微笑中,他想起了当初衣若对自己所说的话。月族的守护神兽,正是白虎。不过,应该不是眼前的这只白虎才对,因为这只白虎散发的能量虽然不弱,但比起当初自己见过的玄武龙江和青龙金倪来,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很快,白虎已经来到了齐岳三人身前三米外停了下来。白虎背上的月夜一直在打量着齐岳,她的目光中明白有些失望,显然对齐岳平凡的相貌不太感冒,淡然道:“你就是黄帝陛下的继承人,来自土族的齐岳么?”

    看着依然骑在虎背上的月夜,齐岳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反感,像她这样骑在虎背上和自己说话,本就是一种不尊重,就算自己不是什么黄帝的继承人,作为一名其他民族的人类,难道她就不懂得什么叫做礼数么?

    齐岳的性格,一向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但是,如果遇到对这样高高在上的人,他也是不会客气的。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个美女的话,恐怕他此时的脸色会更难看些。

    淡然一笑,齐岳道:“黄帝的继承人不也当。不过我确实就是齐岳。你好,月族的月夜小姐。”

    月夜上下打量着齐岳,伸手在白虎的北上拍了拍,道:“他是真的么?”

    白虎巨大的头颅动了动,凶睛盯视着齐岳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

    月夜点了点头,道:“我的白虎说你身上并没有强者的气息,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

    听月夜这么一说,齐岳顿时心中怒气上涌,这个月族的少族长也太没礼貌了,居然向眼前的白虎询问。还依旧是这样高高在上的和自己说话,看她的样子,如果自己不是那个拥有轩辕剑的黄帝继承人,似乎就要对自己不客气了似的。

    上前一步,齐岳已经来到了白虎面前,三米的距离在那一步之间终结,距离白虎只有一尺的位置,右手抬起,冷哼道:“在超位神兽面前,这就是你的态度么?”右手掌心处,一股强烈的银色光芒骤然亮起,原本完全收敛的气势瞬间大放,他已经一掌拍在了白虎的额头之上。

    所谓打狗要看主人,而眼前齐岳打虎,则正是要给它主人看的。轻飘飘的一掌,看上去没有任何力度,但是,在齐岳这简单的一掌拍下的瞬间,白虎顿时悲啸一声,巨大的身体接连向后退出十数步,身体匍匐在地,整个巨大的虎躯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

    通过这一掌,齐岳也感觉到了这只白虎的能力,这并不是守护神兽白虎,只不过是拥有一些守护神兽的血脉而已,但并不纯净,算起来,最多也只是只中位神兽而已。而修为也不会超过三千年。麒麟的气息从齐岳身上升腾而起,面对这些普通的人类,根本就不需要轩辕剑,齐岳本身,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超级强者的存在了。

    因为白虎的后退,坐在白虎背上的月夜顿时花容失色,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飘身而起,从白虎背上跳下,落大之前白虎所在的位置,正好距离齐岳一米左右。

    站在地上,齐岳发现,面前这号称人类第一美女的月族女孩儿,身高竟然超过一米八,只比自己矮上半个头而已,虽然穿着白色的长裙,但她那高傲人的身材却依旧无法遮掩,丰满而浑圆的酥胸,翘挺而小巧的丰臀,以及那爽修长笔直的玉腿,在她落到地面的一瞬间,已经被齐岳的精神力完全捕捉到了。

    “你干什么打它。”月夜朝着齐岳怒目而视,显然,她跟那只白虎有着很深厚的感情。齐岳淡然一笑,道:“在任何世界都有属于自己的规矩,在巨兽的世界中也是如此,我并没有打他,只是告诉他,应该知道规矩是什么。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他自己。”

    月夜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的白虎,此时白虎那巨大的身体已经完全匍匐在地,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巨大的虎头低着,连看都不敢再向齐岳看上一眼。这样的情形,无疑已经证明了齐岳的身体和强大。

    淡然一笑,齐岳道:“现在月夜小姐还有什么怀疑的么?”

    月夜看着齐岳那普通的相貌,突然从眼前这比自己要高上半头的土族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那就是强势。作为月族公主,下任族长的继承人,她还是第一次产生了这种感觉,在齐岳面前,她发现自己的高傲似乎是那么可笑,他那深邃的双眼看着自己,竟然给自己带来了几分恐慌。这就是黄帝继承人的力量么?可惜,他的相貌实在是差了一些,甚至比许多自己的族人还要不如,否则的话……,想到这里,月夜的俏脸上不禁带起了一分红晕,看上去,在原本的清雅之中更增添了几分妩媚之色。看的齐岳心中不禁一软。

    “你,你真的是黄帝的继承人么?那你为什么来到我们这里,现在四族联军已经聚集在一起了,作为黄帝的继承人,你应该在那里才对吧。”月夜的声音比起先前来柔和了一些。那如同出谷黄莺一般动听的嗓音听起来十分舒服。

    齐岳淡然道:“对不起,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不能告诉你。我也没想过要向你们来确认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来到这里其实只是一个巧合而已。我的妻子和女儿希望能在这里洗个澡。同时,我碰到了贵族该隐的事情,希望你们能够妥善的解决。”

    齐岳说到妻子和女儿,月夜的目光不禁转移到了闻婷和雪女身上,当她看到闻婷的时候,不禁升起了和闻婷之前同样的惊艳感,心中顿时吃了一惊。在她想来,齐岳既然是土族人,那么,他的妻子也应该是土族人而已。但是,从闻婷那白皙红润的肌肤上,根本就看不出来任何土族人应该有的痕迹,同时,她的气质和相貌明显不在自己之下,尤其是那一头暗红色的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正散发着红宝石一般的光芒,看上去是如此的动人,这就是他的妻子么?此时,月夜已经更加认可了齐岳的身份。毕竟,在她看来,像齐岳这样外貌并不出色的人,如果不是有着强大的本领,又怎么可能得到这样的妻子呢?想到这里,她有些好奇的朝闻婷道:“你应该不是土族人吧,你是白族的么?”除了月族以外,人类各民族也只有白族才有可能出产这样级别的美女了。

    闻婷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我和齐岳一样,都是土族人。”她与齐岳心意相通。从齐岳之前的表现,自然看出了他对眼前这些月族人的不满。

    月夜眼中的惊讶更加强盛了几分,有些不敢置信的深深看了闻婷一眼。目光再扫过脸色冰冷,却相貌出众的雪女。心中顿时升起了几分怪异的感觉,原本的高傲在闻婷和雪女并不逊色于她的姿容面前顿时减弱了许多。同时,她也非常好奇,齐岳看上去年纪并不大,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孩子呢?

    “洗澡本来是不可以的,我们这月亮湖的湖水只能滋润我们月族自己的族人。但你既然是黄帝的继承人,我可以破例,让你的妻子和女儿洗澡。不过,至于该隐的事,也请你们不要插手,这是我们自己族中的事物,就是你黄帝的继承人也无权干涉。”

    听了月夜的话,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这样么?可是,我已经答应了该隐,而他的解释也非常合理。我并不想干涉贵族的内务,但是,我却不得不说,该隐绝不该死。就算你们无法容下他,也不应该对他有什么不利。”

    月夜看着齐岳,目光中多了几分冷冽,坚持道:“我说过,这是我们月族自己的事,外人无权插手。请你不要干涉。”

    齐岳淡然一笑,耸了耸肩膀,道:“那好吧,我想知道,你们要怎么处理该隐呢?”

    月夜目光凌厉的看向该隐,冷声道:“一切拥有邪恶气息之辈,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毁灭。”

    听月夜这么一说,刚平静了一些的该隐顿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的哀求道:“少族长,您不能这样啊!我虽然对族中没有什么功劳,但是,我毕竟也是您的族人啊!你也不希望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求求您,就饶恕了我吧。”

    齐岳缓缓走到该隐身边,背对着月夜向他使了个眼色,淡然道:“月夜少族长说的不错,一切邪恶都是应该驱除的,既然你坚持要镢头也,那我也不便阻拦。看来,月族真的是要将他杀死才能甘心了?”

    月夜坚定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族规不可违背。”

    齐岳淡然道:“那好吧,既然你们要杀死他,也不希望他身上的邪恶气息污染了这片纯净的大地吧。就由我来替你们动手好了。”一边说着,齐岳一只手已经快如闪电般拍上了该隐的头顶。该隐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已经在一片彩色光芒之中被完全吞噬了。

    “不……”月夜的声音刚刚发出,该隐的身体已经消失了。

    齐岳淡淡的看向月夜,道:“少族长,你不是要杀死他么?我帮你出手,还省的污染你们这片圣土,这似乎是最好的结果了。”

    月夜虽然无法感受到齐岳真正的目的,但却也明白眼前的一切有些不对,但此时该隐却已经消失了,却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她还能再说什么呢,怒视着齐岳道:“你还是干涉了我们月族的内务。”

    齐岳微微一笑,道:“不,这并不能说是干涉,我只是想帮助你而已。少族长,不知道我们可以去洗澡了么?看样子你似乎并不怎么欢迎我们的到来,你放心好了,洗过澡后,我们就会立刻离开月族领地的。”

    月夜看着齐岳,气息明显有些不稳定,目光闪烁了一下后,终究还是没有再去怪罪齐岳什么,招来一名月族少女,向她吩咐了两句,让她带着齐岳三人去洗澡了。

    齐岳三人跟着那名月族少女离去了,月星有些迫不及待的来到月夜身边,低声道:“少族长,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黄帝虽然出身土族,但是,他也是全人类的领导者。而这个叫齐岳的人既然是黄帝的继承人,您对他如此不客气,今后他会不会对我们月族……”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