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屠杀

    月星还想再说什么,但月夜已经转身离去,看着她的背影,月星不禁暗暗叹息一声,虽然月夜的话她能够理解,但是却又隐约感觉到了几分不妥,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齐岳三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洗去身上的尘埃,齐岳三人顿时变得一身轻松,原来,月亮湖并不是月族唯一的水源头,在森林之中,还有着许多大小不一的温泉,之前那月族少女正是将他们带到了两片相邻的温泉处,洗了个澡,齐岳本来还想偷看一下闻婷那动人的娇躯,不过考虑到还有雪女在,不得不打消了这个龌龊的念头,不过,泡泡温泉,也确实是件享受的事了。

    洗过澡后,三人并没有在月族再耽搁,他们对月族都没有太多的好感,让那名带他们来到温泉的少女带为告辞之后,立刻腾空而起,朝他们的目的地飞去了。

    飞出大约十公里左右的距离,齐岳控制着自己的速度慢了下来,右手在胸前麒麟珠上一抹,黑影闪处,该隐顿时凭空出现在三人面前,刚一出现,该隐顿时被身处于空中的情况吓了一跳,还好他反应不慢,立刻变身成吸血鬼,凭借着自己的翅膀稳定着身体。

    齐岳淡然一笑,道:“好了,我对你的诺言并没有违背,这里已经安全了,你应该也看到了,不论如何解释,月族都不会再容纳你,既然如此,你已经没有留在那里的必要了。”

    此时该隐才完全明白过来之前齐岳说要杀他是为了救他,眼中顿时充满了感激之色,恭敬的道:“多谢黄帝陛下搭救,此生此世,该隐永不敢忘。”

    齐岳微微一笑,道:“谢就不用了,你有什么打算么?”

    听了齐岳的话,该隐的目光顿时变得茫然了,喃喃的道:“打算?我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生活在月族,现在我已经回不了家了,该去哪里呢?月族容不下我,恐怕其他人类各族也不可能容下我的,而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危机,要是再遇到巨兽的话,恐怕我的生命依旧会终结。”说道这里,他眼睛突然一亮,看着齐岳道:“黄帝陛下,不如,让我跟着您吧,只要您不嫌弃我,我愿意成为你的仆人,永远侍侯在您身边。”

    “啊?”齐岳被他吓了一跳,让吸血鬼的祖先成为自己的仆人?嘴角处流露出一丝笑容,摇了摇头,道:“不,这是不行的,在我看来,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我们最多也只是朋友,怎么能让你成为我的族人呢?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那些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我不能将你带在身边,否则的话,你一定会遇到危险的。”

    该隐失落的看着齐岳,苦笑道:“是啊!我是一个有着邪恶力量的人,您又怎么肯收下我呢?”

    齐岳眉头微皱,道:“不,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该隐,你应该明白,如果我也是那么看你的话,就根本不会救下你了。”

    该隐惨白的脸色顿时变了变,低下头道:“对不起,黄帝陛下,我,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现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您就让我跟着您吧,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愿意,反正我的命也是您救的,能够多活一天也是赚到了。”

    齐岳道:“不,你还有很长的寿命,或许,你还不知道,虽然你的身体异变后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是,你却已经拥有了远远超过人类的悠长生命,因为无法被人类所接受,你现在已经不适合再生活在炎黄大地了,你不如到另外一个地方去,那里并没有巨兽的存在,只有普通的人类,或许,到了那里之后,你的境遇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另一个地方,那是哪里?”该隐茫然的道。

    齐岳心中暗暗苦笑,自己这是在给吸血鬼的祖先指路啊!原来,这吸血鬼在西方出现,竟然是自己指使的,但历史既然是如此,那就这样吧。“是西方,我们炎黄大地,在这个世界的东方,而另一边的西方,还有着许多大陆存在,你不如到那边去碰碰运气,到了那里,我想,你就能拥有一个全新的生活了,离开这里以后,你超着大海的方向前进,当你找到足够的食物后,带着食物出海,想西方前进,或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只要你能够达到西方,那么,你将拥有新的生活。”

    该隐的目光看上去依旧很茫然,但齐岳的话毕竟带给了他希望,长叹一声,苦笑道:“我从没想到自己的命运会变成这样,不论如何,黄帝陛下,我都要感谢您今天的恩情,如果将来我还有机会回来的话,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齐岳摇头道:“报答就不需要了,不过,该隐你能不能给我一点你的血,你现在的情况和自身血液有着很大的关系,我想要一些你的血来仔细研究一下。”

    该隐一愣,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齐岳从麒麟珠内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该隐,通过他的腕脉,取了一些该隐的鲜血保存起来,量并不大,对该隐的身体不会有丝毫影响。

    在叮嘱了该隐一些出海的问题之后,他们终于分开了,齐岳知道,虽然一个人贸然出海将面对巨大的危险,但是,该隐的宿命却必然使他能够平安的抵达西方大陆,到了那时候,西方的黑暗世界就将逐渐出现了,而这些,就顺应历史的发展继续下去吧。

    他要该隐的血自然是有目的的,该隐可是吸血鬼的祖先啊!拥有最纯净的血族源血,许晴已经变成了吸血鬼,如果她能得到该隐的血,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至少,这对她来说绝对是大补的东西。

    收好该隐的血,齐岳三人重新踏上了前往昆仑山的路,就在这个时候,闻婷突然脸色一变,拉了拉齐岳的手,道:“不对,你看那边,怎么好像是着火了。”此时,他们还没有飞出森林覆盖的范围,随着闻婷手指的方向看去,齐岳顿时发现,在之前他们经过的森林处,此时已经燃起了腾腾列焰,而所在的方向,似乎正是月亮湖的那边。

    得到了齐岳三人已经离开的消息,月夜不禁冷哼一声,自言自语的道:“走了才好,这个所谓的黄帝继承人也不过如此而已,这个时候,都不在四族联军那边,反到来到了这里。”

    就在这时,原本匍匐在她身边的白虎突然站了起来,凶睛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全身的毛发完全竖立起来,口中发出低沉的咆哮声。

    月夜一愣,道:“小白,你怎么了?难道有什么发现么?”

    白虎一边发出低沉的咆哮,眼中的目光一边发生着变化,从开始的警惕,逐渐变成凶狠,再变成恐惧,这个过程完全被月夜看在眼中,突然,白虎猛的扑到月夜身边,巨大的虎头一低,将月夜挑上了自己的背,转身就从树屋上跳了下去,朝远方跑开。

    “小白,你干什么,快让我下去。”月夜自身也有着不弱的实力,但是和白虎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此时,白虎身上散发着澎湃的能量气息,将她的身体完全限制在自己背后,近乎疯狂的超着一个方向跑去,似乎发现了什么最恐怖的事情似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月族的领地已经发生了巨变,数十个巨大的身影逐渐出现在了这片领地之中,充满了邪恶的气息,铺天盖地般笼罩下来,一只只体型无比庞大的巨兽,如同摧枯拉朽一般,使树林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他们有的喷火,有的则喷吐着毒液,几乎只是一瞬间,月亮湖东边的树林已经倒下了一大片,而这些凶恶的怪兽却已经扑向了下面的月族人。

    月夜清晰的看到了眼前这一幕,顿时被深深的震撼了,她看到为首一只怪兽全身散发着强烈的黑色光芒,高大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之中,脸上被黑色光芒所笼罩无法看到相貌,但他的摸样分明就是人的形态,而在他背后还有三个人,相貌看上去都很英俊,只不过年纪大了一些,此时正恭敬的站在他背后,而下面那些巨大的凶兽,正在疯狂毁灭着月亮湖周围的月族领地,整个月族的家园在他们那庞大的能量下,逐渐化为了灰烬,烈焰腾空而起,周围的一切都在快速的消失着,那些月族战士们根本连抗衡都无法做到,在那些庞大的能量作用下,不是被吃掉了,就是被轰成了肉糜,整个月族都在这些巨大的怪兽出现后倾覆着,而先后,也只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短暂的呆滞后,泪水顷刻间覆盖在月夜的俏脸上,“放我下去,小白放我下去,我要和自己的族人同生共死,快放我下去啊!那里是我的家,被他们毁灭了,我如何向母亲交代啊!”眼看着大量的族人们在凶兽的攻击下被飞快的毁灭着,她的心痛如刀割,眼前的一幕,是她从未见过的,从小养尊处优的月族公主,此时已经惊恐的近乎崩溃了。

    牛魔王漂浮在半空之中,满意的看着自己那些凶兽手下的杰作,冷冷的道:“给我杀,一个不留,哼,人类竟然想联合在一起么?那好,我就让你们失去自己的家园,我看你们还怎么和九黎族去对抗,神兽最近不是动作很大么?我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毁灭。”

    混沌王谄媚道:“当然了,那些神兽怎么能和英明的您相比呢,您的智慧就像浩瀚的海洋一般无边无际。”自从上次与齐岳战斗时又一次看到凶兽之王真正的实力,现在这三个凶兽界的超级强者,对牛魔王的忠心更强了,他们根本连想都不敢想要从牛魔王手中得到凶兽之王的宝座,毕竟,凶兽之王实在是太强了,而在这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凶兽之王已经完全恢复了自己那天受到的轻伤,同时,他也从那天交手的情况和气机感应中发现了衣若若拿的轩辕剑是假的。

    原本牛魔王是准备带领凶兽们先去毁灭了土族总部再去找神兽麻烦的,但就在这时候,九黎族向白族的攻击突然全军覆没,那几只侥幸逃出来的凶兽将真正轩辕剑出土的事情告诉了他,这一发现,不禁令牛魔王心中产生了警惕,暂时打消了去毁灭土族总部的念头,毕竟,那里不只有一只麒麟,同时还有着齐岳这个四祥云墨麒麟,在拥有了真正的轩辕剑之后,虽然牛魔王并不担心神兽从此崛起,但是对于轩辕剑这柄十大神器排名第二的神器,他心中还是有几分忌惮的,因此,他改变了策略,与九黎族联系后,决定先帮助九黎族消灭了人类,逐步的侵占这个世界,同时,轩辕剑的出现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警惕,他也开始了对神器的寻觅,牛魔王自信,只要自己也能够得到一件神器的话,那么,自己必然就能成为这个世界绝对的主宰,十大神器并不都是排斥凶兽的,其中像轩辕剑是王者之剑,是凶兽所无法掌握的,而炼妖壶是针对凶兽的,他们也不可能去碰触,除了这两件以外,其他的神器中只有女娲石也因为必须要由代表正义的人类才能使用以外,剩余的都是凭借机缘和实力任何人都有可能得到的。

    牛魔王一边派遣些低级的凶兽支持九黎族对人类逐渐展开的正面进攻,一边派遣自己的强力手下,到处去寻觅神器的下落,最近正好得到了一些消息,所以他就带着凶兽三王,以及一些低级的凶兽手下朝西方来了,路过月族的领地,以他的性格本来是不屑于出手攻击的,但想到要配合九黎族给人类予以强烈的打击以牵制神兽,所以才会放下身段,命令自己那些手下们自由发挥,而月族总部,也在这些至少是六千年级别的凶兽强横的攻击下,顷刻间就被完全毁灭了.

    月族总部原本生活着十余万月族人,而此时因为月族的男女战士都已经离开了这里,留下来的只有三、四万老人和孩子,连一个拥有巨兽伙伴的强大战士都没有,他们又怎么可能和这些强悍的凶兽相抗衡呢,鲜血染红了森林的泥土,而火焰已经吞噬了这里的一切,远古巨兽时期的主宰毕竟还是巨兽们,几万条生命,大片大片的森林,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已经被数十只凶兽完全吞噬了,能够逃离现场的,此时只有月夜一人而已,她还是在白虎敏锐的反应下才能逃过这一次的劫难啊!

    月夜的眼睛已经变得模糊了,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得虚幻了一般,那滔天的惨叫声如同海浪一般不断的涌入她的耳中,她的人虽然逃了出来,但是,她的身心却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看着逐渐远离的滔天烈焰,她现在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白虎的感觉确实很敏锐,刚一发现凶兽的强大气息,立刻就做出了最快的选择,在那时候,网月族人已经不可能逃离了,它只能带着自己的人类伙伴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那里,此时,它拼命的跑着,而在他心中,则想起了不久前齐岳身上散发出的麒麟气息,在任何神兽心中,麒麟都是至高无上的,是神兽的统帅,通过之前月族少女回复的齐岳三人离开的方向跑了下来,现在它只是希望,那些凶兽不要发现自己,否则,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毁灭而已。

    凶兽之王牛魔王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之中,他没有发现月夜的逃离么?那怎么可能,以他的实力,在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精神力已经将月族的领地笼罩在内,白虎带着月夜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却根本无法逃脱他精神力的掌握,只不过在他眼中,月夜比一只蚂蚁都不如,所以并没有怎么在意,猫捉老鼠还要戏弄一翻,此时,他也正式这样想的。

    “大鹏,有只小猫带着一个月族人朝那个方向跑了,你让一个手下去结果了他们。”牛魔王感觉到白虎已经快要跑出自己精神力笼罩的范围,这才向大鹏明王交代了一声,在这些凶兽中,论飞行速度,自然是大鹏明王一脉最强,在牛魔王看来,那只逃走的白虎有金翅大鹏雕这样的上位凶兽,完全可以轻易的收拾了。

    “是,尊敬的王。”大鹏明王答应一声后,口中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顿时,一只六千年修为左右的金翅大鹏雕腾空而起,拍动着它那金色的翅膀来到了大鹏明王身边。

    大鹏明王指了指凶兽之王所说的方位,交代了几句,那只金翅大鹏雕眼中顿时流露出嗜血的兴奋,巨大的翅膀猛的一展,已经化为一道金光飞了出去。

    牛魔王很享受的将精神力控制在月亮湖周围,月族人每发出一声惨叫,都会令他心中产生几分快感,杀戮是他的天性,毁灭是他的最爱,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沉浸在眼前美妙的杀戮之中了,也想象着神兽们在知道月族总部被毁灭,数万月族人被杀死后的表情。

    白虎毫无保留的释放着自己体内的能量,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这片大森林它再熟悉不过了,高速的奔跑之中,总能巧妙的躲闪过那些巨大的树木,在奔跑的同时,它还必须要凭借自己的能量守护住悲伤的月夜,此时的月夜已经因为过度的悲伤而完全呆住了,就连身体本能的反应都已经失去,要不是白虎护着她,恐怕她早已经掉下去了。

    白虎也不知道自己跑出了多远,体内的能量正在飞速的消耗着,但它却不敢停下来,当那毁灭的一刻降临时,它清晰的感觉到来攻击的敌人有多么强大,那不但是他所无法对抗的,就算神兽最强大的阵容来到了这里,也未必能讨得了好,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关头,它知道,自己只有离的那里越远,才越有可能生存下来,所以,他只能毫不吝惜自身能量疯狂的朝一个方向奔跑着,希望那些凶兽并没有感受到自己的气息。

    但是,白虎跑的速度再快,能够赶的上空中飞行的凶兽么?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尤其是这追来的又是凶兽中以飞行速度见长的、上位凶兽金翅大鹏雕。

    随着能量气息的感受,白虎的心顿时沉了下来,他清晰的感觉到那巨大的危机正在快速的朝自己接近着,随着危机越来越近,通过气机的感应,他已经确定了追来的对手,奔跑逐渐慢了下来,它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逃脱了。

    剧烈的喘息着,口蜒不断从最里滴落,白虎的体力在之前那一阵的拼命狂奔中已经所剩无几,此时,巨大的虎目中恐惧已经完全消失了,既然跑是跑不了的,就只有利用这最后的时间尽量恢复几分能量,与对手以死相拼了。

    白虎一边拼命的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分子,一边将悲伤的月夜放了下来,巨大的头不断的在月夜身上拱着,口中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咆哮,呼喊着月夜。

    在白虎的不断努力下,月夜终于从呆滞中清醒过来,看着眼前巨大的虎头,她也知道是白虎拯救了自己的生命,短暂的注视后,月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族人们的惨叫依旧不断的在她耳边回荡着,她虽然不愿意相信,但心中却明白,自己的族人们已经不可能有生还的希望了。

    突然出现那么多凶兽,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些凶兽的强大同样是她以前从未看到过的,她知道,自己的家园已经完了,已经在凶兽们攻击中,完全被毁灭了,而那些族人们,恐怕也没有一个能够逃出凶兽的魔掌。

    楼着白虎的大头,月夜放声大哭,“小白,小白我们该怎么办,我的族人,他们,他们……”

    白虎目光平静中带着几分宠溺,看着月夜,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低沉的咆哮了几声,似乎在安慰着月夜的心。

    月夜猛的抬起头,“你,你说什么?让我走,不,我不走,我绝不会留下你一个的。”

    白虎再次发出咆哮,只不过,这一次它的咆哮却充满了威严,而虎目却流露出焦急之色,大头不断的在月夜的肩膀上拱着。

    “我明白的,敌人那么强大,可是,我的族人都已经死了,别说我未必能够逃得出那些凶兽的追杀,就算能够逃出去又如何呢?几万族人都已经丧生了,我如何跟母亲交代?小白,从我很小的时候,你就一直守护着我,在我心中,你和爸爸并没有任何区别,我绝不可能丢下你,一个人逃生,要死,就让我们死在一起吧。”

    月夜话音刚落,空中已经传来一阵凶猛的罡风,树叶随之分开,一片金色的光芒闪过,高达三十米的树林顿时从十米左右的位置被切倒了一大片,金翅大鹏雕巨大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白虎和月夜的目光之中。此时,它带来的,是绝对恐怖的气息。

    白虎悲啸一声,上位对中位,三千年修为对六千年修为,不需要战斗,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巨大的差距是根本无法弥补的,而现在,月夜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丝机会,白虎更清楚的是,即使是自己拼死一搏,也不可能阻挡金翅大鹏雕太长的时间,深深的看着月夜,他的目光中已经充满了悲哀,他知道,自己和月夜恐怕真的都要死在这里了。

    心知必死,白虎反而失去了恐惧之心,抬起头,仰天发出一声强烈的咆哮,声浪滚滚,朝空中的金翅大鹏雕威慑着。

    金翅大鹏雕会怕白虎么?当然不,它是上位凶兽,又有着六千年的修为,面对这样一只白虎,他心中充满了不屑,巨大的翅膀示威似的猛的挥动,顿时两片巨大的金光飘然而出,树林又被它那强横的能量毁掉了一片,金翅大鹏雕眼中的光芒充满了戏弄,似乎在他眼中,白虎和月也已经是死人和死虎了,庞大的能量气息从上而下笼罩着眼前的树林,他并没有急于攻击,看着远比自己弱小的对手,这只金翅膀大鹏雕心中充满了邪恶的念头,他虽然不能幻化成人,但也有了极高的智慧,心中正琢磨着要怎样将面前的月夜和白虎虐杀才最爽,但就在这个时候,白虎却率先发起了攻击。

    白虎巨大的身体猛的从地上腾空儿跃起,前抓在身前的大树上借力,又一次飞腾,顿时拉近了与金翅大鹏雕之间的距离,虎口大张,随着一声愤怒的咆哮,一颗白色的能量弹顿时朝空中的金翅大鹏雕喷吐而出,同时,他身上爆发出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全身白毛处竟然爆发出一团血雾,混合着自身的能量在身体周围凝结着。

    金翅大鹏雕双翅一挥,两道金光在空中交叉,就像一柄巨大的金色剪刀似的,瞬间将白虎喷吐而出的能量弹绞碎,不过,此时它的目光却没有先前那么平静和不屑了,看着白虎身上依旧不断冒出的血雾,顿时紧张起来。

    白虎确实拼命了,他以自身的精血为媒介,彻底将自身潜力激发出来,这种方法任何巨兽都会,但是,却很少有巨兽使用,因为这是一种必死的攻击方法,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战斗力提升到原本的几倍,但由于过度催动自身的潜力,以及释放精血,一旦能量衰竭之后,必然会死,但此时白虎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能够保护月夜,就算是死,他也要和金翅大鹏雕死拼到底。

    金翅大鹏雕显然是不想和白虎硬拼的,在实力完全高于对手的情况下,他根本没有必要冒险,所以,他那巨大的翅膀猛的一拍,使自己的身体快速朝空中升去,只要白虎催动的精血能量消耗大尽,就将再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不过,金翅大鹏雕显然还是小看了白虎的能力和决心,白虎眼看着它的身体朝空中升起,猛的张口喷出一道血箭,刹那间,周身散发凝结能量的血雾在一瞬间被血雾抽空,化为一道血红色的能量,闪电般追向空中的金翅大鹏雕。

    金翅大鹏雕心中骤然一惊,想要闪躲已经不可能了,白虎拼死一击中,精神力已经完全锁定了他的身体,无奈之下,他只能全力运转自身的能量,张口喷出了自己的内丹。

    金色的内丹在金翅大鹏雕自身能量的注入下化为一面坚实的盾牌迎上了白虎的攻击,轰然巨响中,血光四溅,能量的气息顿时充斥在两只远古巨兽交战的周围,下方的树木,凡是被那血液溅摄到的,都出现了一个个恐怖的通透伤口,血光几乎使周围的光线发生了变化,虽然只有一瞬间,但那惨烈的气息还是充斥在交战双方之间。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