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舍身白虎,英雄救美

    当白虎发出这一击之后,他那巨大的身体已经从树上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月夜身旁,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

    “小白。”月夜猛的扑了上去,泪水再一次从美眸中流淌而出,白虎都是为了她才会如此啊!此时月夜好恨,好恨自己,如果之前齐岳三人来到这里之后,自己不是那么快赶走他们,或许,现在一切都会变成另一个样子,或许小白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白虎此时已经变成了血虎,大嘴张着,不断的喘息着,他那双原本炯炯有神的虎目此时已经变得黯淡了许多,看着月夜,眼中满是歉然之色,似乎在为自己没有能够保护的了她而忏悔似的。

    “小白,小白,你不要吓我啊!求求你,不要吓我,你不能死啊!从小到大,你一直都陪伴在我身边,如果你死了,我也一定会陪你去死的。”月夜的声音如同杜鹃啼血一般凄厉,她清晰的感觉到,白虎身上的生命气息,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着。

    金翅大鹏雕带来的压力重新出现,被白虎拼死一击而创伤,此时它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也不再考虑如何虐杀下面的一人一虎了,现在它心中充满了毁灭的念头。

    月夜猛的抬起头,凄厉的怒吼着,“你杀啊!你把我也杀了吧,就算是死,我也要和小白死在一起。”

    金翅大鹏雕眼中重新出现了轻蔑的光芒,巨大的翅膀在空中缓缓张开,以它的实力,想要毁灭月夜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工夫就足够了,双翅猛的收敛,骤然朝下面的月夜扑了上去。

    就在这时,突然,一股澎湃的火红色能量凭空出现在金翅大鹏雕下扑的路线上,澎湃的火光顿时令金翅大鹏雕一滞,紧接着,一股庞大的能量已经从天而降,瞬间朝他的身体处凝聚而来,那是紫色的能量,几乎只是一瞬间,数十道闪电已经准确的劈在了它的背上。

    被来,以金翅大鹏雕的能力,想要偷袭他并没有这么容易,但是,之前白虎已经令他受了不轻的伤,再加上此时心中充满了怨恨的怒火,使他忽略的周围的能量气息。在突然被火属性能量拦截的情况下顿时大吃一惊,紧接着,空中的雷电已经落了下来。

    全身能量瞬间一泄,金翅大鹏雕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麻痹了,强烈的能量冲击不禁令它又喷出一口鲜血,此时,他已经无法控制体内的能量了,只能凭借着张开双翅来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至于落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色的光芒,如同来自九幽地狱一般,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从天而降,金翅大鹏雕不能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黑色光芒朝自己的身体落了下来,而那黑色光芒之中,他看到了银色的纹理,那似乎是一个图象,而那黑色的光芒,似乎是圆形的。

    他所能看到的也只有这些了,那黑色的光芒,在阳光照射下反射着淡淡的能量气息,黑影从金翅大鹏雕的脖子处一透而过,划出的弧线在即将到达地面时重新升起,飘然朝半空中而去,光芒闪烁之间,血光迸发,金翅大鹏雕连内丹都没有发出,就已经身首异处了,庞大的身体重重的摔落地面,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而它的雕首,就落在距离月夜很近的地方,顿时引起她一声尖叫。

    三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月夜身旁,之前那黑色的光芒已经和中间的身影重合在一起,v飘然落在了他的小臂之上,来的,正是发先了月族异变后即使赶回来的齐岳三人。

    他们不但发现了月族的异变,同时,凭借精神力的探察,齐岳也清晰的感觉到了牛魔王的气息,他犹豫了一下,才带着闻婷和雪女赶了过来,牛魔王实在是太强大了,这一次,是不可能有人再能救他们的,所以,齐岳犹豫着要不要回来,当他感觉到大量凶兽的气息时,他知道,月族已经完了,这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所能改变的,但是,他却依旧回来了,因为,他不清楚牛魔王带领着凶兽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毁灭月族的总部么?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也不需要他堂堂凶兽之王亲自到此了,混沌王他们中任何一个凶兽之王也足以将整个月族毁灭,所以,他带着闻婷和雪女还是偷偷的潜了回来,距离近些,他的精神力才能够感觉的更加清晰一些。

    远远的,齐岳就看到了空中的金翅大鹏雕,他并没有急于过去,眼前的金翅大鹏雕虽然不算太强,他能够对付,但是齐岳怕的是这只金翅大鹏雕把牛魔王那些凶兽引来,如果被牛魔王发现自己三人在这里,恐怕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齐岳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他来到附近的时候,正好看到白虎发动拼死一击和金翅大鹏雕唯一一次的碰撞,眼看着白虎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而金翅大鹏雕朝着下面的月夜扑去时,齐岳知道,自己的机会已经来了,凭借着对火云力和雷云力的巧妙控制,他在金翅大鹏雕大意的情况下,轻松的将他的身体定在半空之中,麒麟镜脱手而去,成为一道圆形利刃,将金翅大鹏雕斩杀在面前,使他连求救信号都来不及发出。

    光芒一闪,齐岳直接发动了吞噬技能,不断的将金翅大鹏雕身体的能量吸入自己的身体,经过过滤转化成为自己的能量,闻婷和雪女则来到月夜身旁,扶住她那摇摇欲坠的身体。

    原本以为必死的月夜突然被救,她的精神已经近乎崩溃了,看着从天而降的齐岳,仿佛抓到了救星一般,她竟然挣脱开闻婷和雪女的扶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求求你,黄帝陛下,救救小白吧,只要你能救活他,不论你要什么,只要是我有的我都给你。”

    齐岳看着她的样子,心中不禁感觉到有些讽刺,之前还高高在上的月族公主,此时竟然跪在地上哀求自己,暗叹一声,他已经来到了白虎身旁,抬手按在虎头的王字符上,将体内的云力朝白虎体内灌输着。

    白虎耗光了全部的精血,生命的气息正在飞快的从它体内流逝着,看到齐岳,它那巨大的虎目中充满了哀求的光芒。

    齐岳叹息一声,道:“我明白,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你不愧是神兽中的一员,不愧拥有着守护神兽白虎的血脉,你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一切,你是神兽中的英雄。”

    白虎的目光逐渐变得柔和了,低沉地吼叫了一声,看着齐岳,它的目光中竟然流露出了满足。

    “怎么样?小白还有救么?”月夜扑上来问到,看着齐岳,她眼中尽是哀求。

    齐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很难了,它消耗了自己全部的潜力,激发出不属于他的能量,连精血都在那一击中完全迸发,现在它的身体已经崩溃,想要救回来实在是太困难了。”

    “困难也不是不可以啊!求求你,救救它吧,我这一生还从没有求过任何人,只要你救活小白,就算你让我做你的奴隶我都心甘情愿。”

    齐岳淡然道:“我可不敢要你这么高傲的奴隶。”一边说着,他开始增加向白虎体内输入的云力并且将其他三种云力逐渐收回,只用纯净的水云力滋润着白虎体内的经脉,并且凝结起它已经所剩无几的精血,来试探着恢复白虎身体的机能。

    月夜看着齐岳,目光变得有些呆滞了,她突然仔细的看着齐岳,泪水大滴小滴的从眼中滑落,“主人,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努力了,只要你能救活小白,你让我怎么样我都愿意,求求你,主人。”一边说着,她竟然朝着齐岳拜了下去。

    齐岳眉头一皱,向闻婷使了个眼色,道:“把她拉开,我们必须赶快离开这个地方,不然牛魔王那些凶兽要是发现了这边的变化,就谁也别想走了。”

    闻婷过来拉起月夜,月夜的力量是不可能和她抗衡的,眼中流露出惊恐的光芒,“不,我们不能舍弃小白啊!我宁可死,也不能让它自己留在这里,它是为了我才会变成这样的。”

    “闭嘴。”齐岳不耐烦的怒喝一声,“我要怎么做用不着你来指挥,v在这里根本没有时间帮它治疗,必须先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以便说着,他释放的水云力骤然加强,将白虎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麒麟洗髓易筋功完全发动,开始治疗着白虎的伤势,但白虎现在主要的问题并不在伤势上,而是精血的流逝和潜力的过度开发,就像当初齐岳使用了麒麟臂的情形似的,只不过它的攻击自然不能和齐岳的终极麒麟臂相比而已。

    光芒一闪,齐岳将白虎收入了自己的麒麟珠内,虽然现在白虎依旧生命垂危,但在麒麟洗髓易筋功的作用下,至少已经稳定住它的伤势,暂时是死不了了。

    脸上流露出凝重的神色,齐岳飘身上前,楼住闻婷的腰肢,招呼雪女一声,立刻腾空而起,只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高飞,而是在树林内,贴着树冠的下方快速的朝前方飞行而去,同时以自己的精神力将四人的气息完全笼罩在内,为了不留给牛魔王他们一丝痕迹,在这个时候,齐岳直接发动了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以其敛息的能量将自己四人完全保护在内,并将飞行的速度提升了一倍一上,这样的提升速度虽然会大量消耗他的云力,但在这个时候,却是最好的选择,消耗些云力总比面对牛魔王要好的多了。

    刚一飞起来,月夜就在闻婷怀中昏了过去,从凶兽们进入月族大肆杀戮,到最后被齐岳救下,前后也只不过是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而已,但就在这半个小时之中,她却先后经历了家园被毁,族人被杀和最亲近的伙伴重伤将死这些强烈的刺激,以她一个没怎么见过外面世界的女孩子,心灵已经达到了承受的极限。

    齐岳一边飞行着,一边再利用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将自己的精神力提升起来,感受着后方有没有追兵,在他的小心操作下,先后变换了几个方位,快速的朝远方逃逸而去。

    等到大鹏明王发现自己的下属半天还没有回来,寻找到那只金翅大鹏雕尸体的时候,齐岳早已经带着三女身处于百里之外了。

    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作用随着齐岳自身能量的提升越来越显得重要了,在它的辅助下,齐岳的能力能够更好的施展出来,也正是因为它的能力,才能充分掩饰住了齐岳四人的气息,并没有给凶兽们留下任何痕迹。

    直到完全飞出那片树林之后,齐岳才将身形提升到空中,以千机百变璇玑界法模拟成一片白云,快速的朝昆仑上的方向飞去,此时,他心中的紧张才放松了一些,这种速度,牛魔王再想追上他们,可能性已经非常小了,毕竟,自己也会扶摇直上九万里,在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辅助下,就算是大鹏明王的速度也未必就能追的上呢。

    感受到齐岳能量的不断削弱,闻婷关切的道:“我们下去休息一会儿吧,他们要是追也早就追上来了。”

    齐岳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闻婷臂弯中的月夜,苦笑道:“我们带着这个麻烦,哎,或许,我根本就不该带你们返回那里。”

    闻婷微微一笑,道:“好啦,都已经这样了,现在月族恐怕已经被毁灭,这个月族公主虽然高傲一些,但也怪可怜的,族人被杀了,家园被毁,她已经够可怜的了,待会她醒过来,你可不要再吓她了。”

    “就是,爸爸,人家是女孩子,你就不能让着她点么?”雪女撅起小嘴朝齐岳道。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她,道:“难道你对她也有好感么?我怎么不觉得这个月族公主有什么值得让你产生好感的地方?她现在确实可怜,但是,她这样的女孩子,早晚都是要吃亏的,人不能没有傲骨,但却不能有傲气。”

    雪女低下头,眼圈微微一红,道:“我并不是对她有什么好感,只是同情她而已,同样的遭遇我也遇到过,或许,这就是同命相连吧。”

    齐岳深深的看了雪女一眼,他知道现在并不是询问雪女身世的时候,轻叹一声,道:“傻丫头,我说过,只要我们能平安的回去,爸爸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出了大森林之后,他们又穿过一片狭窄的平原,越过了一条河流,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合隐藏的小山坡处停了下来,齐岳先用精神力探察了一下周围上千平方公里的动向,并没有发现什么强大的巨兽气息后,这才轰出自己的麒麟臂,在那山坡下方直接开出了一个宽阔的洞穴,然后四人才钻了进去。

    齐岳没去看月夜的情况,而是迫不及待的将白虎那巨大的身体从麒麟珠中召了出来,此时,白虎的双眼已经闭合了,如果不是还有喘息的声音,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它身上散发的生命气息,齐岳皱了皱眉,“它的生机越来越渺茫了,看来,我只能用自然之源的能量才能保住它这条性命,这只白虎的忠诚,使它完全有资格得到自然能量的滋润。”

    一边说着,齐岳不敢怠慢,将白虎的身体放平,不顾自身云力的消耗,深吸口气,双掌在距离白虎身体不足一寸的位置轻轻的律动起来,在他的刻意为之下,淡淡的绿色光芒逐渐出现了,这并不是齐岳召唤来的自然能量,而是他自身的自然能量,淡淡的绿色光芒,带着庞大的生命气息缓缓涌入白虎体内,此时白虎的伤势已经被麒麟洗髓易筋功治疗好了,它现在需要的就是生机,只有重新唤醒它的生机,才能使他获得新生。为了能够让白虎刚好的活下去,齐岳一边催动体内的自然能量进入白虎体内,一边心分而用,继续将自己的水云力侵入它的骨骼之中,通过麒麟洗髓易筋功来刺激白虎自身的造血功能,恢复着它的身体。

    月夜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当她从昏迷中清醒的时候,只觉得全身酸软,用不出一丝力量,呆滞了一会儿,她才逐渐适应了周围昏暗的光芒,瞳孔重新聚焦,她首先看到的就是全身已经被绿色光芒包裹住的白虎,惊呼一声,她刚要扑上去,却被闻婷拉住了。

    “如果你想让你的巨兽伙伴活下去,现在就什么都不要做,千万不要惊扰到齐岳,明白么?”闻婷柔声的安慰着月夜。

    月夜目光呆滞的看向闻婷,哽咽着道:“他,他真的能够治好小白么?”

    闻婷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以齐岳的性格,如果你的白虎没救了,他是不会浪费自己能量的,我想,他一定有办法帮助你的白虎重新恢复生机。”

    月夜点了点头,眼中充满了期待的光芒,但是,泪水却依旧从她的俏脸上不断滑落,白虎的生命似乎是保住了,但是,那几万族人却已经……,一想到那时的情景,她心中就充满了极度的悲伤,月族传承了上千年的领地啊,竟然就那么被毁灭了,月亮湖被鲜血染红,一切都被残酷的火焰化为了灰烬。

    月夜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她想痛苦,但又怕打扰到齐岳,扑入闻婷的怀中,娇躯不断的痉挛着,强烈的痛苦不断刺激着她的心。

    闻婷楼着月夜的肩膀,轻轻的叹息一声,柔声安慰道:“过去了,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想那些残酷的事情,放松一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痛苦也于事无补,现在你应该做的,是如何能够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来处理好这件事的后续,你明白么?”

    月夜凄然的看了闻婷一眼,压低声音道:“处理后续?还有什么可处理的?一切都完了,除了我以外,我的族人们恐怕没有一个能够生存下来,我们的领地毁了,上千年的积累一朝化为灰烬,我们的月亮湖毁了,那些凶兽是如此的凶残,几万条生命啊!就这么完全消失了。”

    闻婷叹息一声,道:“弱肉强食,是这个时代必然的,月夜姑娘,不要难过了,放松一些吧,你毕竟还有其他的族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毁灭的领地还能够重建,死去的族人,你们还可以想办法替他们报仇。”

    越夜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双拳,“是的,我要报仇,我要为族人们报仇,哪怕是将我的灵魂奉献给魔鬼,我也要得到强大的力量杀死那些凶兽。”

    看着月夜那充满怨恨的双眼,闻婷不禁感觉有些不妥,但这个时候她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了,至少让她的心对报仇有所寄托也比继续悲伤下去强一些。

    齐岳对白虎的治疗已经到了尾声,以前他对衣若和墨火等神兽用自然能量去影响他们都是在自身修炼的情况下引动自然之源的气息去影响他们自身的气息而已,但这次为了怕吸引自然能量的时候引凶兽,他是完全凭借自身的能量来帮助白虎恢复生机,再加上还要心分二用的使用麒麟洗髓易筋功,对他自身的负荷非常大,此时,他脸上已经不断流淌下大滴大滴的汗珠,看上去非常吃力了。

    雪女在洞穴口观察着外面的情况,不时回头看看洞穴内的齐岳,眼中流露出些许担忧。

    绿色光芒瞬间大放,紧接着完全收敛到白虎体内,齐岳长出口气,缓缓的收回了自身输出的云力和自然能量,虽然他消耗了不少,但治疗完毕,心中却产生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白虎巨大的身体动了一下,眼睛重新睁开,虽然还是没什么神采,但之前生命流逝时的灰白色却已经不见了。

    月夜欢呼一声,飞快的扑到白虎身上,紧紧的楼住它的大头,“太好了,小白,你终于活过来了,这真是太好了。”

    白虎抬起一只虎爪在月夜的背上轻拍着,大头在她的肩膀上摩挲,虎目中尽是温柔之色,不时的看看一旁的齐岳,充满了感激,齐岳带给他的是完全的新生。

    齐岳疲倦的站起身,道:“他的伤我已经治好了,生命力我也帮助他完全恢复,甚至比以前还要强一些,但是,他这些年以来的修为却因为潜力的过度开发而完全流逝,虽然生命无碍,但想要恢复到以前的程度,就要依靠他自己的苦修才行。”

    月夜这才意识到是齐岳救了白虎,转过头,梨花带雨的看着他,感激的点了点头,道:“只要能把小白的命救回来,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小白,即使你只是一只普通的老虎,也永远都是我最好的伙伴。”

    白虎向齐岳点了点头,发出一声低吼,虽然他失去了全部的能量,但是此时心中却充满了喜悦,没有了能量可以再重新修炼,但齐岳却不仅治好了他的伤,在治疗的过程中,齐岳自身那庞大而纯净的自然能量彻底改造了它的身体,现在虽然没有了能量,但是,它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异变,从原本的中位神兽变成了上位神兽,虽然要重新修炼,但今后的发展潜力却要比以前大的多了。

    齐岳知道白虎在感谢自己,微微一笑,道:“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奖励,为了自己的伙伴不惜牺牲生命,这已经足以令我敬佩了,你先恢复元气,然后努力修炼,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为一只强大的神兽。”

    说完,齐岳走到闻婷身边坐了下来,闻婷温柔的用自己的衣袖擦掉他额头上的汗水,齐岳摸了摸闻婷的小手,微微一笑,道:“我要开始修炼了,等云力一恢复我们就动身离开这里。”

    “主人。”月夜突然从白虎身边站起身,快步走到齐岳面前跪了下来。

    齐岳眉头微皱,道:“我说过,我救白虎并不是因为你,你不用叫我主人。”

    “不,我们月族人说过的话就绝对不会后悔,您救活了小白,今后就是我的主人了,不论您让我做什么,我都一定会遵从。”月夜眼中的光芒非常坚定,一边说着,她已经向齐岳拜了下去。

    看着眼前的月夜,齐岳心中对她的恶感减轻了几分,毕竟,对于这个已经失去了家园和族人的月族少女,他多少也产生了几分怜惜的感觉,轻叹一声,道:“你不用这样的,现在你和白虎可以离开了,我不需要你做奴隶,也从来没想过要奴役什么人,去找你的族人们吧。把你们家园毁灭的消息告诉他们,现在,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月夜倔强的摇了摇头,道:“不,您是我的主人,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主人,如果您不要我的话,我宁可死在您面前,将这条命还给您。”

    “啊?”齐岳没想到月夜居然如此刚烈,微怒道:“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么?白白死去有什么意义,你不是想要替你的族人报仇么?难道就这么算了?”

    月夜一愣,道:“可是,如果主人您不肯让我履行诺言的话,就算继续活着我也没脸见人了。我现在不能去见我的族人,母亲走的时候,将领地交给了我,但现在领地却已经全毁了,我有什么脸面去见她?现在,我已经是无家可归的人了,我只能跟着您,请您收下我吧。”

    齐岳冷哼一声,道:“现在你没没有以前的傲气了么?如果我说,现在我要你的身体,你给么?”

    月夜全身一震,洁白的贝齿咬住自己的下唇,看着齐岳那灼灼的目光,眼中流露出迟疑的光芒,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齐岳淡然一笑,道:“你走吧。”

    月夜突然用力的摇着头,道:“不,我不走,好,你要的话,我就给你。”一边说着,她竟然抬手开始去解自己身上的衣服。

    齐岳吓了一跳,在他认为,以月夜的高傲自己提出如此龌龊的条件,她必然会拂袖而去了,却没想到她居然有这样的决心,在自己的刺激之下竟然真的要献身,赶忙道:“不用了,我现在不想要了。”一边说着,他还偷偷的看了旁边的闻婷一眼,发现闻婷也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再一次跪下,月夜道:“那就请主人收下我吧。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什么样的危险,我都愿意跟随着您,侍侯您,做您的奴隶。”

    齐岳心中暗想,自己这不是找了一个大麻烦么?这么一个美女说要给自己做奴隶虽然刺激,但是,现在凶兽之王那些家伙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带着她,必然会有所拖累,何况,自己是要去寻找昆仑镜的,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如果带着这么一个女孩子,势必要为她的安全负责,使自己分心。

    刚要再次拒绝,闻婷却道:“齐岳,就先让她留下来再说吧,这荒郊野外的,白虎又失去了能力,你能让他们去哪里?”

    齐岳看了闻婷一眼,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就现暂时留下来。不过,你的身份可不是我的奴隶,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

    月夜也没有再逼迫齐岳非收自己做奴隶不可,赶忙恭敬的道:“谢谢主人,主人,我能跟您学习本领么?我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报仇。”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