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同生共死领域与无比强横的第三使令

    齐岳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说的这些已经足以打动我了,我一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没有什么那种正义的想法,并没有觉得你们就是邪恶的一方,我应该代表正义将你们毁灭,但是,我是一个人,是一个男人,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不错,利益是我想得到的,强大的实力同样也是,但是,这些比我死去的兄弟又算得了什么呢?牛魔王,你杀死了我的冥蛇大哥,和他的妻子白娘子,他们不仅仅是我的使令,同时也是我最亲密的伙伴,如果不是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有着亲人们等着我,我真想立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将你彻底毁灭来替他们报仇,白族,十几万人类的领地顷刻间被你带领凶兽毁于一旦,我也是一个人类,看着自己的同类被你如此摧残,我能放过你么?别的,你不需要多说了,你也不用想我会将你放出来,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毁灭了我,也毁灭了你自己,二、就是永远在我的世界里沉睡,我确实限制不了你,但是,你应该很清楚,想要自杀对我来说是非常容易的,轩辕剑有它的灵魂,我已经将自己的想法完全告诉了它,只要你稍有异动,对我的朋友和亲人想要有所行动的时候,轩辕剑就会毫不犹豫的将我毁灭,从内部毁灭,那是你绝对无法阻止的,现在,该是你选择的时候了。”

    巨大的光影从齐岳身体内骤然而出,牛魔王的身体凝结在他面前,无比巨大的拳头,带着毁天灭地的能量,在牛魔王那充满了凶残、怨恨的目光注视下骤然朝齐岳的头部挥来。

    齐岳没有动,甚至没有一点试图躲避的打算,带着自信的微笑看着牛魔王挥下的拳头,没有一丝退缩,就那么傲然漂浮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那庞大的能量即将把他自己的身体吞噬。

    噗——,狂风吹过,使齐岳的黑发在身后飘扬,牛魔王巨大的拳头在距离他头部三寸的地方停了下来,他那原本无比坚定的拳头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眼中的怨毒显示着他那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的情绪。

    “来啊!杀了我吧,动手啊!我***日死你,牛魔王,来啊,你动手啊!我也能替冥蛇大哥和白娘子报仇了。”想起深海冥蛇和白娘子被毁灭的那一瞬间,齐岳的眼睛也红了,身体前飘,将自己的额头顶在牛魔王的拳头上,疯狂的怒吼着。

    看着眼前的齐岳,看着这个居然改变了自己命运的男人,牛魔王眼中的怨恨正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齐岳冷冷的道:“不舍得杀我么?不舍得舍弃你那近乎无尽的生命么?那你就给我滚回去,用你的后半生静静的享受孤独和限制吧。”

    “齐岳,真的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么?”牛魔王瞪视着他,收回了自己的拳头。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说呢?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么?你的选择只有两个,现在,你显然已经放弃了第一个,那就只能选择第二个,再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牛魔王再次伸出了自己的大手,不过,这一次他是抓住了齐岳的肩膀,在惊讶中,齐岳竟然发现一股庞大却很温和的能量快速的传入自己体内,在升云决的运行中,逐渐转化成自己的能量,恢复着自己消耗的元气。

    “小子,我不是在帮你,是在帮我自己,我可不希望你会死去。”牛魔王的声音和他的情绪突然变得异常平静了。

    看着牛魔王的样子,齐岳不禁有些惊讶。

    “或许,你就是上天派到这个世界来成为与我抗衡的敌人,虽然你很弱小,但我不得不承认,你已经成为了我这一辈子最强大的对手。”牛魔王呼出一口气,将手从齐岳身上撤了回来,“我只能帮助你恢复一定的元气,其他的需要你的身体自行调整,过度的消耗必须要通过休息来恢复,才会对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副作用。”

    齐岳讥讽的道:“我现在才发现,原来堂堂的凶兽之王牛魔王是如此关心我啊!”

    牛魔王淡然一笑,道:“你知道,我这是在关心自己,从现在开始,我相当于已经拥有了两个身体,一个是我,一个是你,同生共死领域已经将我们的生命完全连接在了一起,我当然不希望你出什么差错,齐岳,我刚才突然想通了,同时,也想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齐岳下意识的问道。

    牛魔王道:“我刚才突然想到,轮回果是三大神王果之一,它的同生共死领域确实特殊,但是,既然轮回果能在这个世界上被创造出来,你也能在上天的安排下与我作对,那么,在这个平衡的世界中,就一定有什么方法能够解除同生共死领域,或者说,有什么东西能够成为轮回果的克星,从现在开始,我会将你视作这一生最强大的对手了,也是唯一的对手,这么多年带领凶兽们征战,或许,我真的应该歇歇了,我会让自己沉浸在思考之中,思考着如何能够破除同生共死领域,小子,你祈祷吧,祈祷我永远不要找到那个方法,否则的话,结果不需要我多说了,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强者,我不但能够带领着凶兽们征战,同时,在必要的时候,我也同样可以面对现实,或许,这才是我一生中最关键的考验,齐岳,我们的战斗并没有结束,从现在开始,才刚刚开始呢,去吧。”不等齐岳再开口,牛魔王大手抬起,飘然按在齐岳的额头上,齐岳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立刻失去了控制,所有的意识瞬间消失了,在牛魔王的能量作用下,朝翡翠世界的出口而去。

    看着齐岳下坠的身体,牛魔王眼中闪过了一道复杂的光芒,身体化为一道暗兰色的光芒,瞬间钻入其中,凭空消失了,是的,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和齐岳之间的战斗,从现在起才刚刚开始,即使齐岳占得了先机,却并不表明是一定胜利,毕竟,同生共死领域是相互作用的。

    冰凉的感觉将齐岳的意识逐渐从黑暗中拉了出来,随着意识的逐渐恢复,那冰凉的感觉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了,齐岳发现,那冰凉,是出现在自己的脸上,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己很累很累,想要睁开眼睛去看,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皮,体内的能量微微动了一下,他就又一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齐岳的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那冰凉的感觉依旧存在,这一次,他的感觉更加清晰了,那是一只冰凉的小手,正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柔腻的小手在脸上移动的感觉是如此的舒服,那种感触不禁给他心中带来几分异样。

    是闻婷么?齐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爱人,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因为他突然记起,在昏迷之前,闻婷已经被自己收入了麒麟珠之内,融合后使用了轩辕八剑中的天人合一,已经大大的消耗了她的能量,此时,恐怕也和自己一样在沉睡中呢,可是,如果不是她的话,那这只冰凉小手的主人究竟会是谁呢?

    就在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爸爸,你赶快醒来吧,求求你了,你不能抛下雪女一个人啊!爸爸,你知道么?自从雪女经历了当年的事情后,你是第一个进入我心中的人,是你和妈妈,让我重新在这个世界上感觉到了温暖,感觉到了真切的关怀,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们也不会来到这个时代,如果不是我,或许你们还过着快乐的生活,爸爸,求求你,醒过来吧,只要你能醒过来,不论你让雪女做什么,雪女都愿意,爸爸,我真的不想叫你爸爸,你知道么?我,我想像妈妈那样,得到你更多更多,也进入你的心中啊!”

    听到雪女这样的话,原本还有几分迷蒙的齐岳顿时清醒过来,机灵灵打了个寒战,天啊,什么时候,自己的女儿竟然也?这难道就是祥瑞的作用不成。

    强忍着心中异样的感觉,随着身体的控制重新掌握,齐岳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

    雪女正在对着昏迷中的齐岳倾诉着,突然听到他的呻吟声顿时被吓了一跳,惊吓过后,立刻大喜,将一股冰凉的能量输入齐岳体内,急声呼唤道:“爸爸,爸爸,你快醒醒啊!”

    缓缓睁开眼睛,齐岳定了定神,只见雪女的娇颜就在距离自己面前不到三寸的位置,正一脸关切的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倾诉的原因,原本雪白的俏脸上竟然多了几分红晕。

    “雪女,我没使的,不用担心。”齐岳微微一笑,抬起手抚摩着雪女柔顺的长发,他心中暗暗告诉自己,已经有了闻婷,有了如月,明明甚至是殇冰,对自己来说,这些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绝不能再贪得无厌,雪女是如此的纯洁,她是自己的女儿啊!一定要将她对自己的那种朦胧的感情扼杀在摇篮之中才行。

    雪女扶着齐岳坐了起来,上上下下,仔细的看着他,似乎生怕他身上少了块肉似的,“爸爸,你可醒了,我都快急死了。”

    齐岳微笑道:“傻丫头,爸爸可是麒麟啊!命大的很,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没事了,我昏迷了多久,有几天了?”

    雪女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在这里根本无法分辨出白天和黑夜,你昏迷了好久好久,那天,妈妈将我和月夜强行封印住能力,把我们送了下来就回去找你了,临走的时候她说,如果你们死了,那我们就算有能力也没用,如果你们还活着,就一定会回来的,爸爸,你好些了么?妈妈呢?妈妈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齐岳通过精神力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他惊讶的发现,原本所受的创伤竟然已经完全复原了,不知道是牛魔王的功劳还是自己的自然之源的作用,现在只是因为云力的缺乏而有些虚弱而已。

    “放心吧,你妈妈她很好,这次多亏了她,如果不是她,我们或许已经死了。”一边说着,齐岳催动体内不多的云力,将闻婷从自己的麒麟珠内放了出来。

    光芒闪烁中,全身赤裸的闻婷出现在齐岳面前,正如他料想的那样,此时的闻婷,正在修炼着,看到赤裸的闻婷,齐岳不禁愣了一下,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也是不着寸缕的,低呼一声,赶忙用双手遮掩住重要部位,窘迫的道:“这个,雪女,我……”

    雪女看着齐岳涨红了脸的样子不禁吃吃笑道:“爸爸,不用遮掩了,我都看了很多天了,我都不怕羞,你怕什么?”

    “这个……”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她,雪女也正在看着他,两人的目光相对,雪女并没有羞涩,从她那双水兰色的大眼睛中,流露出几分异样的光芒。

    “你先转过去,让爸爸把衣服穿上。”齐岳尴尬的道。

    雪女笑道:“好啦,爸爸有什么可害羞的我是你的女儿啊!来让我帮爸爸穿上衣服吧。”一边说着她毫不避讳饿贴到齐岳身边,那修长的娇躯贴上来,顿时令齐岳身体有了反应,下身有举旗竖杆的冲动,此时的他,宁可去面对牛魔王,也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女儿”。

    无奈之下,齐岳只得从麒麟珠内召唤出自己的衣服,再一次露点的情况下,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同时,也拿出一件长袍裹住了闻婷的娇躯。

    雪女嘿嘿一笑,看着齐岳道:“爸爸,你出汗了?是不是什么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齐岳哪里是不舒服啊!分明是紧张的。故意板起面孔道:“你这丫头,没大没小的,难道就不知道男女有别么?幸好没外人,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成什么样子。”

    雪女像齐岳吐了吐舌头,此时的她,竟然丝毫没有了冰山雪女的样子,嘻嘻笑道:“爸爸,你吓我啊!我记得,小时候我不听话的时候,就会被打屁股,要不,你打我两下出气好了。”一边说着,她身体前倾,将自己的翘臀朝齐岳撅了起来。

    雪女的臀形浑圆,翘起的臀形从身体两边勾勒起完美的曲线,即使用眼睛看,似乎也能感受到那翘臀的弹性。齐岳的目光一落在那浑圆娇翘的小屁股上,眼神就有些挪不开了。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就算是正人君子面对这么一名绝色美女将臀部翘起,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恐怕也会立刻变身成色狼吧。

    强忍着想要摸上一把的冲动,齐岳暗暗吞咽了口沫,心中暗道,这个小妖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诱惑人了。“好了,好了,这次就饶了你吧。月夜呢,咦,她怎么睡着了?”齐岳强行将自己的目光挪到一旁,在闻婷身边坐了下来。他此时才看到,月夜正匍匐在一旁沉沉的睡看。

    雪女转过身来,冲齐岳吐了吐舌头,道:“爸爸,你来到这里时就是昏迷的,月夜姑娘可着急了,天天的守着你,等你醒过来。后来她的身体有些坚持不住了却依旧不肯休息,我没办法,只能将她打晕了。让她多睡一会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雪女的目光明显有些闪烁。以齐岳敏锐的感觉,自然不会感觉不到,但他心中已经隐隐明白了一些东西,所以并没有点破。

    雪女挨着齐岳坐了下来,假装没发现齐岳的身体已经变得有些僵硬,挽住他的手臂,淡淡地道:“爸爸。你知道么?再你昏迷的这段时间中,我想了很多很多。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一直到来了这里,每一幕都清晰的在我大脑中闪过,我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成为了我精神的寄托。正是因为有你的存在,我的心才开始变得平静,才能让我忘记了以前的种种痛苦。只有依靠着爸爸,我才会真正地开心。我以前的病也才会好转的这么快。”

    从雪女眼中,齐岳者到了一丝悲哀。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一定又想起了以前的事,不再试图将手臂从她的怀中抽出来。无奈的被她那丰满而充满弹性的酥胸贴着,轻叹一声,道:“雪女,放心吧,现在我们已经度过了最大的难关,只要能够找到昆仑镜回去。爸爸一定会带着你去报仇。能告诉我,你究竟经历过什么吗,让你更到了那么大的刺激。”

    雪女地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她轻轻地将自己的头靠在齐岳的肩膀上,“是该告诉你地时候了。爸爸,不论我们能不能回去,都该是将这一切告诉你的时候了。或许,你和妈妈都已经猜到了,我其实并不是人类。我的能量之所以那样的精纯,是因为我属于植物。我,或者说我们一家,都是天山上的帝心雪莲。作为雪莲中最高贵的品种,我们天生就拥有着灵性。普通雪莲,即使在冰天雪地之中躲过了天灾人祸。能够生存到万年以上,拥有灵性的机会也只有百分之十,还需要再万年的生存,才有可能拥有一定的智慧。而我们帝心雪莲却不一样,高贵的我们,天生赋有灵性,只需要千年左右地生存,就能够拥有一些低级智慧了。等到生长过三千年之后,我们的智慧就能和人类五六岁的小孩之一样,也拥有了自行修炼的能力。经过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五千年以上的培育,我们帝心雪莲才会真正的成熟,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灵药圣品,真正的天材地宝。”

    虽然早已经预料到雪女是植物的身份,但真正从她口中听到,却依旧是一种不一样地感受,轻轻的抚摸着雪女那头蓝色的长发,齐岳柔声道:“怪不得我家雪女如此纯洁,原来是来自天山上的帝心雪莲花。”

    雪女看了齐岳一眼,继续道:“帝心雪莲,只生存在最危险的山崖,当我们拥有智慧之后,随着不断的修炼,就逐渐拥有了幻化cr形的能力。在植物界,我们被称为植物中的圣者,而我的亲生爸爸,则正是帝心雪莲花之王。”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你就是帝心雪莲公主了?”

    雪女眼中的悲哀变得更加强盛了,“公主,我还是什么公主?帝心雪莲王,拥有着帝心雪莲最为精华的能量。几乎可以使死人复活,将人的寿命延长一倍以上。并且拥有帝心雪莲王那冰寒的能量,成为一代强者。所以,从人类发现我们帝心雪莲存在的那一天起,就不断有人寻觅着我们。原本,我有一个快乐的家庭,父亲,是一家之主,和母亲、哥哥和姐姐们还有我,共同组成了一个帝心雪莲的大家庭。我们快乐的生活在天山一座巍峨的山峰之上,在那里,纯洁的冰雪和寒冷的风陪伴着我们。日复一日,我们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智慧,可以幻化cr形的能力,以及一定的冰雪和风的特殊力量。但是,这一切却并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平静而快乐的生话,在五年前的一天被打破了。”

    说到这里,雪女的眼圈明显红了起来,看的齐岳不禁一阵心疼,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要疏远雪女的想法,轻舒猿臂,将雪女搂入自己怀中,“说吧,说出来吧,那样你会好受一些。”“因为爸爸作为帝心雪莲王的特性,知道这个秘密的人类,有许多都在天山附近秘密的寻找着他的存在。他们都希望能够得到爸爸,以增加自己的寿命和实力。后来加入炎黄魂后,通过查阅秘密资料我才知道,普通的帝心雪莲在黑市上的价格都有一千万美金,而帝心雪莲王地价格更是高达十亿美金之多。在利益的驱使下,许多实力强大的人类都在寻找着我们的存在。终于有一天,一群外国人来到了我们所在的山崖,虽然我们可以幻化cr形。但是,我们的根却在那山崖之上啊!当他们发现了我们的根茎时异常兴奋,用一种特殊的药物污染了我们地根部,那种药物会让我们感觉到非常虚弱,必须要回到自己的根部所在,幻化成本体才能抵御。那些人类,显然是早已经有预谋的。于是,我们一家回来了。爸爸发现那些人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大事不妙,但是。我们的根在那里。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爸爸发动了他的冰能力,但因为自己本体的根部被那种药物污染,实力大减。而那些前来寻找我们的人类。都有着很强的能力。就像当初你所使用地火能力一样,在他们全面地压制之下,爸爸渐渐抵挡不住了。而我们的能力还远不如爸爸,在药物的影响下,已经逐渐变回了本体地样子,重新依附在自己的根部。”

    “就在爸爸也要支持不住,被那些人擒获的时候。突然,又一群人来了,目的同样也是我们。先来的那群人有几个已经被爸爸打伤了,他们当时立刻分出一部份人去抵挡后来者。而剩余的人似乎是因为没有时间来挖掘我们,所以,他们全力将爸爸打回原形后开始对他根部的挖掘。想要真正得到帝心雪莲的药力,就必须连根挖出,还不能有半分伤害,否则都会使我们灵气大减。那些混蛋很明白这一点,而那时候,后来的一伙人攻势非常猛,他们的人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了。时间只够将爸爸挖出来而己。就在我们痛苦地看着爸爸被他们逐渐挖出来的时候。那些混蛋,那些混蛋竟然用烈焰喷射器开始向妈妈,哥哥,姐姐以及我喷射起了炽热的火焰。时间只够他们抓走爸爸,但是,他们却想将我们全部毁灭,不给后来者留下丝毫残余。火,好大的火,它吞噬了母亲,吞噬了哥哥姐姐们。好大的火,好大的火啊!在最后关头,妈妈将自身的能量全部输给了我们,她第一个去了,紧接着是两位哥哥,他们将能量都输给了姐姐和我,让我们能够支撑的更久一些,但是,在那药物的影响下,得到了妈妈和哥哥们能量地我们却依旧无法逃脱。最后关头,姐姐们毫不犹豫的将她们的能量以及妈妈,哥哥们留下的能量全部输给了我,终于使我连根脱出,在她们那最后的能量护送下坠入了山崖。”说到这里,雪女已经泣不成声,双手紧紧的搂住齐岳的脖子,娇躯不断的颤抖着,悲哀的气息从她身上不断蔓延,覆盖着她自己的身体,也覆盖着齐岳的心。

    此时,齐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雪女,他心中只有愤怒,利益,一切都是因为利益,在利益的驱使下,那些人毁灭了雪女的一家啊!抓走了她的父亲,杀死了她其余的家人,而帝心雪莲们最后那一刻的抉择也不禁令他深深敬佩。他们将生的希望留给了雪女,用他们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使最小的雪女活了下来,这种舍身的精神是多么的可贵,帝心雪莲的心是如此的纯洁,一切的一切,结合成这个凄凉而悲伤的故事,不知不觉中,他的眼睛也已经红了。

    “告诉我,雪女,究竟是什么人毁灭了你的家,抓走了你的父亲。”齐岳铿锵有力的声音中充满了杀机。

    抬头看了他一眼,雪女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也不完全清楚是什么人。在那最后的时刻,我似乎听到,抓走爸爸的那些混蛋喊过一句,不能拾教廷留下一点好处。然后,火焰就来临了。”

    “不能拾教廷留下一点好处?”齐岳自言自语的重复着雪女的话,眼中一亮,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些什么,“这么说,后来的那伙人应该教廷的了。敢于和教廷作对,又是外国人,那么,可能性最大的就只有一个。”简单的判断,将矛头直接指向了黑暗议会。

    低着头,雪女道:“当我清醒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被冰雪所掩埋,那时候,我似乎忘记了一切,我的精神也是在那个时候发生了变化,才有后来你们看到两个雪女的样子。后来,我进入了炎黄魂,我也想到了黑暗议会可能就是抓走爸爸的凶手。但是,黑暗议会实在太神秘,也太强大了。我根本没有机会去寻找他们。我也曾试过前往欧洲,但是,因为怕火的缘故,我险些失陷在那里,还是炎黄魂的同事们在我暴走的时候将我救了回来。从那以后,我的心几乎已经绝望了,我知道,想要报仇是多么的困难。我好恨,恨我自己没有强大的实力。所以,我冰封了自己的心,每天只在炎黄魂总部的冰窖中生存着……”

    “黑暗议会么?雪女,只要我们能回去,爸爸一定会带你再次前往欧洲,寻觅你的亲生父亲和仇人。”齐岳的话说的很平淡,但雪女却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绝对的信心。缓援抬起头,看着齐岳那坚定而充满杀机的面容,雪女的眼睛模糊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