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失却之阵与王者归来

    齐岳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最后一个碧绿色的文字消失时,一切随之恢复正常,他睁开双眼的同时,也恰好看到雪女睁开了她那双美丽的蓝色眼眸,显然,在轩辕魂消化失却之阵的时候,镜中仙也已经将失却之阵传授给了雪女。

    轩辕魂的声音在齐岳心中响起,“你还不适合学习失却之阵,等你的实力到了,我自然会传授给你的。好了,现在镜中仙已经妥协,既然要走,现在就离开这里吧。一切听从我和镜中仙的指引,做好准备。”

    金色的光芒透体而出,轩辕魂已经凭空出现在齐岳面前,而镜中仙也化为一道碧绿色的光芒,出现在轩辕剑身旁。两大神器的魂灵虽然相互之间并不交流,但通过对失却之阵的理解,轩辕魂自然明白应该如何与镜中仙配合。

    在轩辕魂和镜中仙分别的指引下,齐岳和雪女站在一起,再加上闻婷,组成了一个三角形。三人六手相握,淡淡的能量气息以齐岳为起点,开始循环起来。

    原本,齐岳、闻婷的能量和雪女并不一样,是不可能传递给她的,但是,昆仑镜的一个特性,就是使能量产生千变万化的效果。而不论齐岳和闻婷的能量如何变化,也不可能脱离昆仑镜的波动变化,通过昆仑镜能量的过滤,当他们的能量传入雪女体内时,已经变得和雪女的能量有了同样的波动,在共鸣之中,三人的能量开始凝聚。

    轩辕魂淡漠的声音响起,“你们退开些。”在他的指引下,深海冥蛇和白娘子带着月夜远远的退了开去。就在这时,齐岳眼中金光大放,一句句生涩而古怪的语言不断从他口中吟唱而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如同雾气般升起,围绕着三人地身体。开始朝外扩散着。虽然他和闻婷都已经将自身的能量输给了雪女,但这失却之阵,却是由轩辕魂来开启的……

    随着金色光芒的亮起,三人脚下的白雪开始出现了变化,一个个金色的纹路奇异的遍布在他们身体周围,形成一圈圈金色的涟漪,此时,轩辕魂的精神力已经与齐岳完全融为一体。在他的控制下,锋锐的能量从周围升起,直指天空。金色的光芒形成一个锋锐的三角,变得越来越强盛起来。

    深海冥蛇在远处一个山包上看着那金色的光芒,眼中不禁流露出骇然之色,“不愧是天下第一攻击神器,轩辕剑的锋锐对于我们这种等级的巨兽来说,绝对是不可抵挡的啊!”

    就在这时,一轮碧绿色的光影从齐岳三人中间升起,雪女地目光变得异常柔和。光影逐渐清晰起来。一面圆形的古铜镜出现在三人中央,古铜镜光滑的表面上,一道道复杂的纹路不断渗出。而从它的背面,碧绿色的光芒已经变得越来越强盛起来,一个个碧绿色的符号从古铜镜的背面向外涌出,在空中与轩辕剑带出的金色光芒相融合,能量的气息,完全收敛在方圆十平方米之内,一层氤氲之气在金与碧绿两种颜色的融合之中开始朝周围散发开来,使齐岳三人的身体看上去逐渐模糊了。

    那是一种玄妙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变得虚无了似的,昆仑镜地镜面上。碧绿色的光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的黑色,似乎是能够吞噬一切的黑色。光芒闪烁之中,那黑色的能量冲天而起,天空也随之暗了下来。整片昆仑山脉此时完全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金色的光芒,犹如给黑暗世界带来光明的太阳一般骤然亮起,只不过,这金色的光芒却是剑形。不知道什么时候,轩辕剑已经悍然出现在齐岳三人头顶上方,剑尖指天。

    镜中仙的声音从雪女口中发出,“以昆仑镜为中心,以轩辕剑为引,破开吧,时空的锁链。在冥冥的指引中,前进。”如果只是昆仑镜,即使在失却之阵的指引下,也需要庞大的能量才能穿越时空而去,但是,现在却还有着轩辕剑,轩辕剑的锋锐,不仅可以面对一切强敌,同时,在昆仑镜气息的辅助之中,它也可以轻易的破开时空,将那恐怖的时空裂缝带来人间。

    ……

    龙域别院。

    “如月姐,让我跟你去吧。想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绝对是你的最佳选择啊!”燕小乙有些谄媚的向一脸不耐的海如月说道。

    一旁的徐东哼了一声,“你?小乙啊,不是我说,你这只淫羊,还是太嫩了一些。在我们生肖守护神中,如月即使是选择,也一定是我。不论年纪、相貌、品性,还有比我更合适陪如月去参加这个聚会的人选么?”

    燕小乙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呸,就你这娘娘腔,还想陪如月姐去么?不论从哪方面来看,我都比你强得多了。你不就是有一双桃花眼么?可惜啊,你已经老了。”

    徐东瞪大了他那双桃花眼,微怒道:“放屁,谁说娘娘腔就不能泡妞?燕小乙,我要和你决斗。”

    燕小乙洋洋得意的道:“看,说不过我了,就要动武,你简直太没品味了。你咬我啊?”

    徐东上前一步,向燕小乙比划着自己的拳头,“我咬你又怎么样?”

    一个猥琐的声音嘿嘿笑道:“我说徐东老弟,你知不知道咬字还有另外一个含义啊!”说话的正是猥琐二人组的胡光,怪异的看着徐东和燕小乙,眼中的光芒看上去更加猥琐了。

    “什么意思?”燕小乙和徐东几乎同时问道。

    胡光和身边的易安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不远处的田鼠喃喃的道:“我记得以前老大说过,咬这个字,是要分开来看的。分成两个字。”

    “呃……”徐东和燕小乙同时呆滞,彼此对视了一眼,几乎同时向后跳开。燕小乙捂住自己的下体,而徐东则捂住了自己的嘴。一阵呸呸之声响起。他们都是聪明人,田鼠的意思,他们怎么会不明白呢?”

    “够了。”如月冰冷的声音响起,霸王龙的气息若隐若现,目光从在座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身上扫过,淡然道:“不用你们陪,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原来,今天如月是要去参加一个特殊的聚会。与会者,全是商业精英,更为特殊的,这些商业精英的共同点有两个,一个是年轻,另外一个,就是女性。由全国妇女联合会组织的年轻女性商业精英酒会,可以说是商界女性最高等的集会了。燕小乙和徐东抢着去,自然是为了从这些年轻的女性中,寻找一些合适自己的目标。淫民本色是改不了的。

    如月的目光看上去有几分迷离。田鼠对咬这个字的解释,不禁让她想起了水晶之恋,也想起了心中的那个他。半年了,已经整整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冬去春来再转夏,但是,他却依旧没有一丝消息。

    “如月姐,要不就别去了吧。你现在这个样子,实在令人担心。”说话的是明明,今天是周六,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聚集在龙域别院之中,除了扎格鲁大师还在房间内修炼以外,其他的人都集中在大厅之中。

    看着明明。如月的目光才变得柔和了一些,半年的时间,明明已经比以前明显瘦了一圈,原本那双明亮而充满活力的大眼睛也变得豁然失色了。自从他消失了以后,明明就从来没有快乐过,而自己呢?不是也一样么?。

    “这个聚会是必须要去的,全国妇联的面子一定要给。只是讨厌在要求必须带着男伴去,否则,我早就走了。”今天的如月。身穿着一身黑色而传统的晚礼服,并没有太多的肌肤裸露在外,衣着虽然并没有出彩的地方,但是,她那冰冷而绝美的面庞,却使原本的普通装束变成了冷艳。

    正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别墅外走了进来,来的正是姬德,他现在早已经被允许随便出入龙域别院了,众人看到他一进门,竟然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姬德那高大魁伟的雄躯之上。

    明明几步来到自己哥哥身前,急切地问道:“哥哥,有消息了么?”

    姬德感受着众人殷切的光芒,不禁暗叹一声,摇了摇头,道:“还没有。真不知道他会去了什么地方,我们都已经动用了各地军方的力量,却依旧没有任何收获。他留在国道上的车,已经遍布灰尘了,我们每天守侯在那里的人,都已经换了数拨。”

    充满希望的目光几乎同时黯淡了下来,明明眼圈一红,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他,他究竟会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连一点消息也都没有,仿佛从我们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姬德苦笑道:“自从发现他失踪以后,我们就从没停止过寻找,你们不也一样么?作为同样的生肖守护神,他的气息都没有出现过,想要找到,实在太渺茫了。现在,我们只能等他自己回来。”

    田鼠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老大,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啊!半年了,整整半年时间了,你知道我们有多么想你么?哪怕是来个电话也好啊!求求你,赶快回来吧,你知道么?自从你走了以后,大家就从没有真正的开心过,自从你走了,如月姐连一次都没有笑过,明明姐每天都会为了你而悄悄的流泪,扎格鲁大师天天在房间中打坐,为的,就是能够感受到你的气息啊!老大,你究竟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啊!”

    莫迪拍着田鼠的肩膀,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才能安慰他,包括平时最爱说笑的胡光和易安在内,所有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黯然的低下了头。他们心中,都升起了那个痞子的身影,他那坏坏的笑容,不断在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脑海中闪烁着。

    “够了。”如月的冷喝将众人从愁绪中唤醒。

    如月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圈,“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沉浸在伤感之中。他走了,并不代表一切,我们是生肖守护神战士,我们身上有什么样的责任你们每一个都很清楚。这半年以来,你们都做了什么?实力提升的速度比以前大大的降低了,虽然这半年过的很平静,但是,你们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危机发生么?我们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保护东方炎黄大地是我们的责任。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齐岳会突然消夫,但是,我想他也绝不希望看到我们这样颓废下去。从现在开始,停止一切寻找齐岳的行动,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每天晚上都回别院进行修炼,今后,谁也不要再提他的名字了。”

    众人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呆滞了,如月的声音虽然冰冷的有些不近人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双手早已经因为紧握而变成了青白色,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手掌之中。

    “如月姐。”明明悲呼一声,猛的扑入如月怀中,再也无法忍耐心中的悲伤,痛哭起来。

    如月叹息一声,轻拍着明明的背向姬德道:“既然没有他的消息,你来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说吧。”

    姬德点了点头,道:“我们的卫星在大约一个小时前突然发现京城西郊出现了一团强烈的光芒,光芒是混合成七彩的。当卫星准备近距离拍摄的时候,那团光芒却又突然消失了,在消失之前,突然产生出了非常庞大的能量气息。因为出现的太奇特,我们炎黄魂的人已经前往去处理了。我怕会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出现,所以来和你们打个招呼。”

    如月点了点头,道:“如果需要我们帮助的话,随时通知吧。好了,我的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小乙,你陪我去吧,徐东,你留下来和大家一起修炼,如果姬德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就由你来主持,一旦有处理不了的情况,随时通知我。”

    徐东点了点头,道:“你放心的去吧,家里有我呢。”

    燕小乙欢呼一声,“我就知道,如月姐一定会选择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我。如月姐,你简直太有眼光了。某淫虎同志,恐怕要因为年老而退休了,嘿嘿。”

    徐东没好气的道:“我就算退休也比你这个阳痿强,走吧走吧,等你们走了,我就带着大家吃涮羊肉了。”在两人的斗嘴中,原本压抑的气氛总算得到了一些缓和。

    燕小乙早就习惯了大家对他这个生肖的取笑,不以为然的道:“哼哼,你这是典型的嫉妒。在我们这些生肖守护神战士中,自然是我最适合陪如月姐去了。”

    “是么?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么?看来,我不让你深刻体会一下吹牛的后果,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寂静,绝对的寂静,燕小乙吃惊的张大了嘴,明明的哭声停止了,所有人的目光,在此时此刻都被那突然出现邪邪的声音完全吸引,目光投向门口处,惊喜、兴奋、呆滞、期望,不同的目光充斥在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眼底。盼望着,盼望着那门开的一刻。

    门,开了,坏坏的笑容,高大的身躯,以及那一身平和的气息,他,回来了。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怎么,不表示欢迎一下吗?”齐岳张开双臂,从门外走了进来,是的,他回来了,昆仑镜不愧是十大神器之一,在三人齐心合力和轩辕魂、镜中仙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成功的穿越时空。返回到这属于自己的时代。只是简单的恢复了一下体内的能量,他就立刻迫不及待的回来了,当他在门外听到众人的声音时,他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血液早已经完全沸腾,这属于自己的时代,没有清新纯净的空气,没有明媚无杂质的阳光,也没有澄澈如同水晶一般的蓝天。但是,这才是属于自己的时代啊!这才是自己的家。

    田鼠揉了揉自己依旧有些红肿的双眼。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胡光随手在易安大腿上用力掐了一下,引得易安尖叫一声。胡光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嗯,看来不是做梦,还知道疼。”这一次,出奇地易安竟然没有反抗,“是真的,真***疼。齐岳,你小子还知道死回来。”

    一步步走入大厅,没有期持中的拥抱。但是,众人的目光已经令他满足了。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泪光,“是啊!我真的回来了。”

    “齐岳。”明明声音颤抖着呼唤着他的名字。

    齐岳微笑着,“明明,我回来了。”

    如同乳燕投怀一般,明明的娇躯猛地扑入了齐岳怀中,收紧双臂,还没等齐岳反应过来,明明已经重重的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那是毫无保留的一咬。半年,一百八十天的思念啊!明明根本没有一点留情的意思,那重重的一咬,顿时使齐岳肩膀上冒出了血迹。

    齐岳没有躲,更是小心的将自己体内的能量完全收敛,唯恐对明明造成半分伤害,肩膀上的疼痛,更令他深切的体会到了强烈的思念,轻轻的抚摸着明明的长发,柔声道:“好明明,我回来了,一切都是我不好,你能原谅我么?”

    胡光怪叫一声,“啊!明明咬齐岳了,这算不算是拆开字的咬?嘿嘿。”

    齐岳目光落在胡光身上,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微笑,看着他那久违的猥琐感,不禁觉得分外亲切,“算不算我不知道,不过,我刚才好像听如月说某些人这半年来比较懈怠,回头我要好好的检查一下你们懈怠的程度。”

    胡光向齐岳递出一个挑衅的目光,“你舔我啊!有本事,你来一起检查我和小安子。别看你手臂已经恢复了,我们可也不是好欺负的,哼哼。”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他那瓶子底厚的眼镜片却依然无法掩饰激动的目光。吃了那只契窳肉之后,虽然因为寻找齐岳使众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修炼不够系统,但他们的实力依旧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我靠你,你这条贱蛇小光子,再叫我小安子,我让你下辈子做不了男人。”易安哼哼着朝胡光的下体比划了一下……

    齐岳搂着明明走到如月身边,如月的目光依旧是冰冷的,但齐岳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娇躯正在不断的颤抖,“如月,我回来了,你清减了。”

    如月冷冷的看着他,强忍着内心激荡的情绪,“我清减不清减和你有什么关系么?齐先生。对不起,我要去参加聚会了,小乙,我们走。”说完,转身她就外面走去,从随后进来的雪女和闻婷中间掠过,目光没有丝毫停留。

    燕小乙看着齐岳,“呃……,老大,这个,你看……”

    齐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你给我老实的留在这里。”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对不起,兄弟姐妹们,我知道这半年以来让你们担心了,一切都是我的错。等我回来,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解释的。大家都不要走,等着我。”

    明明缓缓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齐岳,用力的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快去吧,如月姐这些日子所承受的一切比我们都要多的多。你要是不能把她劝好,就不用回来了。”

    齐岳捧起明明的俏脸,飞快的在她唇上一吻,顿时引得胡光和易安吹出两声尖锐的口哨。

    “在这里等我回来。”一边说着,齐岳已经闪身而出,眨眼间消失在门外的茫茫夜色之中。

    闻婷拉着雪女走进大厅,来到明明身前。看着她那红晕的俏脸,道:“别生他的气,这半年以来,他经历了无数的劫难,才终于能够活着回来。如果你们知道这些日子我们发生的一切,一定会原谅他的。”

    明明轻轻的点了点头,从见到齐岳的那一刻起,她心中所有的哀怨就已经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根本无法对那个痞子再产生任何愤怒的感觉。

    徐东软绵绵的声音响起,“那还等什么,闻小姐,快把你们失踪这些天发生的一切告诉我们吧。等待实在是一件再痛苦不过的事情了。不过,在这之前,我很想先知道这位气质高雅,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是谁。”

    燕小乙的反应一点也不比徐东慢,看着闻婷身边的雪女,他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没错。闻嫂子,先把这位美女介绍给我认识吧。至于某些老黄瓜,就不用理会了。”

    “你说谁是老黄瓜?”徐东怒道。

    燕小乙嘿嘿一笑,道:“谁往身上刷绿漆,谁就是老黄瓜。”

    雪女看看徐东,再看看燕小乙,好奇的向闻婷问道:“妈妈,他们为什么要刷绿漆啊?”

    雪女这一声妈妈的呼唤,顿时令众人为之绝倒,目瞪口呆的看着二女,闻婷强忍着笑意,道:“老黄瓜刷绿漆,就是装嫩的意思。”

    燕小乙有些口吃地道:“嫂子。不会吧,这,这才半年的时间,你和老大连这么大的女儿都有了?这个,是不是也太快了。或看说,难道你原本就是有老公的?”

    雪女疑惑地看着燕小乙,道:“你,你是爸爸的朋友么?那我是不是应该管你叫叔叔。”

    “呃……”

    如月开着她的兰博基尼跑车,在机场高速上飞驰着。一出别墅的大门,她就飞也似的跳上了自己的跑车,风驰电掣般开出了龙域别院。

    泪水,令她的视觉变得模糊,但她却并没有去擦拭,脚险些踩入了油箱,车速不断的飙升,引得高速上的电子眼一阵狂拍……

    他回来了,是的,他回来了啊!齐岳,你这个混蛋,你还知道回来么?

    手在颤抖,泪水在她的俏脸上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一直以来,如月都是再坚强不过的女性,但是,在她的坚强背后,更多的是痛苦和寂寞。直到齐岳的出现,这是第一个走入她心中的男人啊!半年的失踪,每一天晚上,她都要独自承受那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一百八十个日日夜夜地期盼,终于将他盼了回来,但此时此刻,如月的心却更加痛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前方,一片灯光越来越亮,当如月看清那灯光的来源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快要驶出高速,那片灯光正是高速出口的收费站。而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吃惊的发现,兰博基尼的迈速表竟然已经指在了三百迈以上。

    不知道为什么,海如月现在竟然有种不想将脚从油门上拿开的感觉,但理智还是勉强控制住了她的心,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兰博基尼跑车的四个轮子同时制动,因为速度过快和急刹的原因,烟雾顿时从刹车片处疯狂的冒起。

    突然,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看不见了,收费站不见了,高速上的灯光也完全不见了,就连兰博基尼跑车自身的车灯发出的光芒,也仿佛被吞噬了一般。

    坐在驾驶位上,如月勉强定了定神,云力运转,探查着周围的情况,作为生肖守护神战士中除了齐岳以外的最强者,面对突然出现的情况,她的反应还是非常快的。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用来试探的云力竟然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毫无声息,心中警兆顿时大增。

    就在这时候,眼前的黑暗突然亮了起来,透过车窗,如月清晰的看到,一个巨大的火红色心形图案凭空漂浮在半空之中,那巨大的火红色心型图案至少有三层楼那么高大,炽热的火焰不断燃烧着,每一次波动,都会清晰的散发出一层能量气息,那竟然是充满爱意的信息,那浓浓的爱意,令如月心中的警惕逐渐消失,她的目光又一次变得朦胧了。

    一个黑色的身影,缓缓从火焰中走了出来,他的速度保持的非常平稳,脸上坏坏的笑容不见了,口中叼着一只玫瑰花,一步步从火焰中踱步而出。但是,他的眼睛,却穿透层层阻隔,直射入如月眼底深处。

    兰博基尼跑车的敞篷缓缓开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正装的齐岳已经从那心型火焰之中来到了跑车前方,“亲爱的,我可以上车么?”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令如月的心开始迷失,他的手臂已经恢复了,他身上并没有任何能量气息透出,但是,他那双深邃的眼晴,却仿佛充满了魔力一般,使自己连半句拒绝的话都无法说出。

    身形一闪,仿佛瞬间转移一般,齐岳已经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玫瑰花从口中取下,他用双手送到了如月面前,“宝贝,这些日子让你受委屈了。一切都是我的错,不论你要如何惩罚我,我都心甘情愿。”没有解释,在这个时候,齐岳也不想多做解释。

    如月心中的迷离被他的话惊醒,看着已经坐在了自己身边的痞子,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你走,我不想看到你。”恨恨的声音用近乎无力的声音说出,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