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月关,是我嫂子

    “亲爱的,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给我个机会,好么?”玫瑰花递到了如月面前,齐岳右手虚空一抓,那空中由星光组成的玫瑰竟然不断放大,转瞬间已经呈现在他们面前,黑暗的空间变了,兰博基尼跑车仿佛飘荡在了宇宙之中,而那玫瑰的星光正围绕着车身不断的旋转着。

    如月别过头去,泪水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不断滑落,看着车外那柔和的星光,闻着那淡淡的玫瑰芳香,她的心正在不断的软化着。

    “要怎样你才能原谅我呢?亲爱的。”感受着如月那发自内心的悲伤,齐岳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了,小心的将玫瑰放在如月面前的仪表盘上,他飘身而起,从车上跳了出去。

    如月的目光被齐岳的身影所牵引,齐岳目光朦胧的看着周围的星光,“是我错了,玫瑰怎么可能是别的颜色呢,怪不得你不肯原谅我。等着我,让我把这些星星的光芒染红,让它们变成一朵红色的玫瑰,或许,你就会接受我的道歉了。”话音一落,齐岳猛的反手一掌印上了自己的胸膛,能量的气息瞬间喷涌,轰的一声巨响,他的身体依旧漂浮在那里,但上身却猛的震动起来,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说也奇怪,那鲜血竟然飘荡在半空之中,顿时将无数星光中的一颗染红了。

    如月猛地从已经打开敞篷的车上站了起来,失声惊呼道:“不要。”

    而此时,齐岳已经又是反手一掌印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又是一股血箭喷出,激射到了第二枚星星,沾染了鲜血的两团星光,顿时都变成了玫瑰的红色,鲜血在空中划出的线路,看上去是如此的凄美。

    “放心吧。这身衣服是你送给我的,我一定不会让自己的血污染到它。”齐岳柔声安慰着如月,他的第三掌又已经落了下去。

    “不,不是的,不要伤害你自己。我原谅你了。”猛的从车上飞了出去,在白色云力的作用下,如月转瞬间来到齐岳身前,双手用力地抓住他依旧准备落下去的手掌。

    齐岳犹豫的看着她。“可是,这玫瑰依旧没有完全变红。如月,你真的肯原谅我了么?”

    如月看着他那已经变得有些苍白的脸色,颤声道:“你,你这是在伤害自己,还是在伤害我?难道,你气我还不够么?”

    “如月,你真的肯原谅我了么?”同样的一句问话,齐岳的脸上已经流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但眼中的爱意却变得更加浓郁了。

    放开抓住的手。如月将双掌贴上齐岳的胸口。柔和的云力从他胸膛上输入,“如果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齐岳抓住如月的双手,如月只觉得眼前一花,当一切变得清晰时,他们已经重新回到了车上。玫瑰花,落入她的手中,齐岳道:“这可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你不参加那个聚会了么?”

    如月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个痞子都回来了,我还参加个屁聚会。”

    齐岳嘿嘿一笑,道:“那可不好。我可不能耽误了你的正事啊!不过,我们的时间还有的是,我想,我的解释一定会让你满意的。不过,我的胸口好疼啊!你能不能再给我揉揉。”车外的一切都消失了,如月吃惊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兰博基尼跑车竟然停在了机场高速辅路旁的树林之中,只有手中的那朵玫瑰才是真实的。连齐岳的脸色都不再苍白。

    “那些都是假的么?”心型火临、玫瑰星光,无不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突然消失了,如月心中不禁产生了几分失落的感觉。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些都是假的,但是,有两个却是真的,一个是你手中的玫瑰,另一个,就是我对你的心。”一边说着,他拉起如月的一只手,贴上了自己的胸膛。在昆仑神幻中的经历,使他对幻境有了特殊的理解,结合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他有了自己的创造。

    “你……”如月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齐岳将她的手拉到自己嘴边轻吻一下,“走吧,我们去你那个聚会。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简单的一句话,却史无前例的充满了霸气。

    “谁是你的女人,你都不要我了,一走就是半年,连音讯都没有。”如月赌气的抽回了自己的手,但心中的悲伤却在迅速的消失着,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甜意。

    齐岳将自己的方臂伸到如月面前,“你当然是我的女人,我已经又有了保护你的实力,从现在开始,没有人再能从我身边将你抢走。即使是神,也不可以。”。

    “齐岳,我决定要如何惩罚你这半年的失踪了。”如月目光狡黠的看着他。

    齐岳一愣,道:“怎么惩罚?”

    如月靠上包覆感异常完美的跑车桶式座椅,“没有我的允许,从现在开始,一年内,你不能随便碰我,也不能随便碰任何女人,包括明明,闻婷她们。你能做到的话,这次的事我就原谅你了。”

    “啊?不是吧,能不能换一个。”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如月哼了一声,道:“就知道你没诚意让我原谅。”

    “不,不,当然不是。可是,你这个惩罚是不是有些太严重了此?”

    如月哼了一声,道:“我怎么不觉得?你如果有诚意的话,就不应该反对。”

    齐岳苦笑道:“好吧,我忍了。不过,这个,要是你们主动那可不能算我犯规哦。”

    如月扭过头看着他,“当然不算。”充满爆发力的娇躯猛的扑了上去,紧紧的搂住齐岳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瓣。

    如月的吻,是近乎疯狂的,霸王龙的气息依旧是那么猛烈。熟悉的感觉令齐岳心中充满了火热的气息,唇齿交融,那动人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

    “啊!”在齐岳的唇上留下一个齿痕,如月才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微微的喘息着。

    “宝贝,你不想再继续了么?”齐岳有些失落的看着她,“你弄得人家上不上,下不下的。是不是不太好啊!”

    如月眼含笑意的看了他一眼,道:“这才是对你惩罚真正的开始呢。怎么?现在就忍不住了么?不过,你可没有机会反抗哦,别忘记你之前已经答应过我了。”

    “我……”听了她的话,齐岳不禁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偏偏又无可奈何。

    “齐岳,我们真的还要去参加那个聚会么?”

    “去吧,我说了,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难道你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的白马王子么?”齐岳有些霸道的说道。

    如月吐了吐舌头。故意不屑地说道:“你也算是白马王子么?我想吐哦。”

    齐岳惊喜地道:“啊!难道你有了?我听说麒麟想要让自己的伴侣受孕可很不容易呢。这真是太好了。”

    “你去死拉。”如月娇嗔一声,重新发动了自己的兰博基尼跑车。

    当车重新驶入主路,如月忍不住问道:“齐岳。你该给我个解释了吧。这半年的时间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连我们都感觉不到你丝毫气息,即使是扎格鲁大师也是一样。”

    齐岳道:“你们当然不可能感受到我气息的存在,因为,我根本就不在这个世界上。”

    “你说什么?”如月吃惊的看着他。

    齐岳快速的探出手,动了一下方向盘,帮助兰博基尼跑车闪躲过前面一辆慢车,“我说老婆大人,就算你要谋杀亲夫,也不要用交通事故这种方法吧。我是说,这半年以来。我根本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我不想和你们联络,是根本就没办法和你们联络啊!所以,我这个惩罚实在受得很是冤枉,为了能够回来,我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

    如月一边小心的开着车,一边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得清楚一些。”

    齐岳道:“本来是一件坏的不能再坏的事,但后来却变成了好事。我的麒麟臂也是因为这件事而恢复的。不过。说起来确实很难令人相信,还好有闻婷替我作证。如月,你相信么?我们竟然返回了远古巨兽时期,和无数的远古巨兽以及人类的祖先相处在一个时代,我甚至还见到了我们伟大的祖先黄帝,并成为了他的弟子。”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如月的兰博基尼跑车在快速道上急停下来,引得后面一连串刹车和咒骂之声响起。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如月吃惊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光芒。

    齐岳苦笑道:“你看我是像在开玩笑的样子么?就算我想逃脱你的惩罚,也不用编出这么离谱的故事啊!不过,我们都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你、明明和扎格鲁大师都能很清楚的感受到我的气息,如果不是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你们又怎么会突然与我完全失去联络了呢?开车吧,我先大概讲给你听。”

    车再次启动,一路上,齐岳简单的将自己,闻婷和雪女的遭遇给如月讲述了一遍,期间说到危急的地方,他都略了过去,既然已经回来了,他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再为自己担心。

    当兰博基尼开到这次聚会的目的地香格里拉饭店的时候,如月的大脑已经陷入了一片空白,确实,作为一个不信鬼神的现代人,她真的很难相信齐岳所说的一切。

    “宝贝,我们似乎迟到了吧,走,赶快进去吧。”齐岳拍拍如月的手说道。

    如月偏过头看着他,“如果不是我相信你不会骗我,我真的会以为你再和我讲小说。”

    齐岳微微一笑,道:“难道你不觉得,我们本身的经历,就足以写成一部小说了么?远古巨兽时代的经历确实很难令你相信,但同样的,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故事,不也很难令普通人相信么?我一直深信那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如月叹息一声,道:“走吧,我现在真的很想赶快结束这个聚会,回去和大家商量一下,你所遇到的一切实在是太神奇了。我们竟然有了能够回到远古巨兽时代的可能。这个消息如果让国家知道了,还不知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

    齐岳正色道:“如月,这件事除了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以外,我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你应该明白,我们这个世界,是一个平衡的世界。这一点,当我真正从远古巨兽时代回来之后,更深切的体会到了。为了能够保持这个世界的平衡,我们绝不能让国家知道这个消息,同时,远古巨兽时代也并不适合普通人。这个秘密,只有我们知道就已经足够了。这个秘密,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也能够让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变得更加强大。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有一种预感,我能够回到远古巨兽时代去,恐怕不止是巧合,这其中也有冥冥天意的安排。虽然我的力量提升了许多,但就像我这个史无前例的四祥云墨麒麟出现那样,实力的增强,恐怕意味着我们将面对更加强大的敌人啊!”

    如月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对,很有可能会是这样。那你准备怎么办呢?而且,我们也不知道潜在的威胁在什么地方。刚才,你说你将凶兽之王收为了自己的使令,就算有你所说的那个同生共死领域来控制,恐怕也会有危险的,最好能早一些处理了这个问题。”

    齐岳叹息一声,道:“我也知道牛魔王在我的身体里早晚是个麻烦,但他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别说是现在,就算我达到了九云的实力,再凭借轩辕剑也未必能是他的对手。所以,暂时只能先不考虑这个问题。在回来之前,我心中就已经有了些打算,有些是为了我自己,有些是为了咱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一切都等回去再商量吧。现在已经是六月了,马上就到我和雨眸约定的那个时间,现在我的实力已经恢复,等过些天,我就带明明到希腊去正式拜访,虽然东西方文化有着一定的冲突,但他们毕竟也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难道你不觉得,四祥云墨麒麟和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同时出现在一个时代,有什么关联么?”

    如月惊讶的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说,未来我们有可能面对的,竟然是世界性的危机么?”

    齐岳道:“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而已。我并不想当什么救世主,也自问没有那个能力。西方如何我管不着,但却不能让西方影响到我们东方。哦,对了。如月你知道么?这次到远古巨兽时代,我居然遇到了该隐,就是吸血鬼的鼻祖。真没想到,吸血鬼竟然是从我们东方传到西方的,说起来还真是好笑呢。”

    “齐岳,我不管,不论怎样你都要带我去一趟远古巨兽时代,我也要到那里去看看。”如月有些撒娇的向齐岳说道。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当然没问题了,就当是我们的蜜月旅行好了。”一边说着,他首先打开车门迈了下去,然后再走到如月的一边,替她也打开了车门。

    香格里拉饭店,京城著名的五星级饭店之一,一进门,如月说明自己的来意。就有服务人员引着他们来到了位于二层的大宴会厅。

    宴会厅内传出嘈杂的声音,显然,这个为年轻女性企业家举办的酒会已经开始了。

    如月将自己地请帖递给宴会厅外的专门服务人员,立刻就有服务人员通过宴会厅内的广播宣布道:“龙域集团董事长海如月小姐及朋友到。”

    如月挽着齐岳的手臂走入宴会厅之中,此时的她,已经又恢复了平日冷艳的样子。

    一进门,齐岳就清晰的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富贵感,整个宴会厅内布置得金碧辉煌。但在一些典雅的植物衬托下,却又不显得俗气,宴会厅正中央,一个巨大的桌子上铺着红色天鹅绒桌布,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冰雕,冰雕竟然是凤凰的形态,栩栩如生,正象征着在场的所有女性企业家们。

    放眼看去,这足以容纳六百人以上的宴会厅内,此时已经聚集了二、三百人。每一个女性的年龄都在三十五岁以下。酒会已经开始。有些人在一旁品酒聊天,有些则与男伴在舞池中随着优雅的音乐翩翩起舞。

    “如月,你可迟到了哦。”一个优美的声音响起。吸引了齐岳的注意力。一名年龄大约在二十七八岁地女子朝齐岳的方向走了过来,此女画着淡妆,一身紫色的晚礼服衬在着她高贵地乞质,白哲的肌肤,温和的笑容,虽然相貌和如月比起来有着不小的差距,但却很容易让人产生亲切的感觉。

    如月冰冷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月关姐,好久不见了。”

    被如月称为月关的女子微微一笑,故作幽怨的道:“是啊!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我却越来越老了。”

    如月失笑道:“你才不过比我大上三、四岁而已。你这是说自己老,还是在影射我呢?”

    月关叹息一声,道:“三、四岁就是一个很大的差距了。你没听人说过么,女人三十烂茶渣,我可马上就要三十岁了。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男伴么?我们一向独来独往的龙域集团董事长,什么时候也有了男朋友了。真是让我惊讶的很啊!“一边说着,她的目光已经转到了齐岳身上,骤一看去。齐岳普通的相貌不禁令她有些失望,但此女阅人多矣,很快就发现了齐岳的不同之处,高大的身材,内敛的气息,以及毫不张扬的深邃,虽然不像那些英俊的白面小生那么容易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力,但对于她这样的知性美女来说,却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

    如月瞥了齐岳一眼,噗哧一笑,道:“他啊!他是我的保镖哦。”

    月关笑道:“真是这样么?那我可要不客气了,你把保镖让给我好了。

    此时,已经又有几位女性围了上来,不够,她们却很难引起齐岳的注意了,有如月这样的大美女在场,酒会上的其他女性不禁黯然失色,一时间,在场的光芒已经完全集中在了入门处不远的如月这边。

    “月关,你要抢人家如月的保镖啊!不如,我给你介绍一个好了,身材可不能代表保镖的水平,谁知道他是不是银样蜡枪头呢?”一个三十岁左方,浓妆艳抹的女子有些尖声的说道,顿时引起周围众女一阵笑声。

    齐岳发现,这些陪同女性来参加酒会的男人大多数都只是附庸而己,当女人们聚集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们一般都会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这种场合对于他这个大男子主义的人来说,实在有些不适应。

    如月瞥了那浓妆艳抹的女人一眼,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不耐,俏脸重新变得冰冷起来,漠然道:“王总说笑了,我们龙域集团不过是小家小户而已,怎么能和您的恒源集团相比呢?”

    月关显然是听出了如月话音中的火药味,赶忙打圆场道:“如月,这可是你的不对了,酒会可是要求带男朋友或者丈夫来的哦。”

    不等如月开口,齐岳已经微笑道:“我想月小姐一定是误会了,我这个保镖可和其他的保镖不一样,我的职责是保护如月一生一世。而且,还是免费的。”

    月关有些惊讶的看了齐岳一眼,失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可要嫉妒了。我怎么没有一个这么好的保镖呢?”

    “关关,我说你怎么会突然走了呢,原来是如月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齐岳的视线之中,这个人他竟然认识,正是如月的亲生哥哥龙域副总张骢啸。从他看着月关那宠溺的眼神就能看出他们的关系了,原来是嫂子啊!怪不得如月对她很亲近呢。

    齐岳看到了张骢啸,张骢啸自然也看到了他。有些惊讶的道:“原来是齐助理,好久不见啊!听如月说你辞职了,没想到今天又见到了。”他是不知道关于生肖守护神战士的事情的,和如月一样,他在京城也有着自己的住所,名叫骢啸别院。

    惊讶的看着张骢啸搂住月关的手,齐岳心道,原来这个叫月关的知性美女,竟然是我嫂子。

    听张骢啸这么一说,之前那个碰了钉子的王总顿时来了精神。“哦。原来是助理啊!海总,你果然是犯规了,大家说。是不是要惩罚一下啊!就罚海总和我的男伴跳个舞好了。”一边说着,她将自己的男伴扯了过来。那倒也是一名高大男子,身材看上去和齐岳差不多,只不过却要英俊的多了,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白皙的面庞,绝对有英俊小生的条件。

    张骢啸皱眉道:“王总,你应该知道如月是从来不跳舞的,这个要求可有些过份哦。再说,齐先生已经不是我们龙域集团的助理了。他就是如月的男朋友,怎么能说是犯规呢?”

    如月看都不看那个恒源集团的王总一眼,挽着齐岳的手臂,道:“我们进去吧。”

    王总脸色微微一变,想要发作,但看看身边的众人,终究还是忍住了,目光转向自己的男伴,向他使了个眼色。

    英俊青年点了点头。追着齐岳和如月走了过去,依靠着身高腿长,很快就来到了如月和齐岳面前,他很有技巧的只挡住齐岳,朝如月道:“海总,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您跳支舞呢?这和惩罚无关。”和熙的微笑很容易引人好感。

    如月眉头微皱,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耐烦的光芒,刚要出言拒绝,却被身边的齐岳用眼神制止了。

    齐岳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青年,主动迎了上去,向青年伸出了自己的手,道:“你好。”

    英俊青年看着齐岳走出来,似乎早有准备,很有风度地伸出手与齐岳轻握一下,刚要收回时,他的手却已经被齐岳抓住了,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的手仿佛落入了一个巨大的铁钳之中似的,根本没有丝毫挣脱的可能。

    齐岳将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仔细的看了看,嘿嘿一笑,道:“小手挺白啊,新来的吧。一看就是五十岁以上大妈最喜欢的货色,不错不错,回头有空我介绍几个恩客给你。”他的声音很大,虽然不能说全场的人都听到了,但也差不了多少。

    英俊青年的脸顿时涨红成了猎肝色,猛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你,你真没教养。”在他抽回手的时候,齐岳用了点暗劲,顿时疼得他流出了眼泪,当着这么多人只能勉强忍着。

    齐岳茸了耸肩膀,道:“乖,别哭。赶快回家向你妈妈告状去吧。”一边说着,他还用隐晦的手势指了指后面跟上来的王总。说完这句话,他把自己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这才拉着如月朝宴会厅内部走去。

    那王总的脸已经被气成了铁青色,因为身体的颤抖,脸上厚厚的脂粉开始撒落。那青年有些呆滞的看着齐岳和如月的背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月低笑一声,传音给齐岳道:“你坏死了。”

    齐岳道:“那个姓王的丑女是不是内分泌失调啊!她刚一见到你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有血流加快的迹象,看你的眼神明显阴狠,我自然要给她个教训。”

    如月道:“你也知道,我们龙域集团主要是针对女性市场的。譬如女性内衣、化妆品、服装等等。当然,也有一些其他的经营,但都是围绕着这些来进行的。恒源集团在这方面是我们国内主要的竞争对手之一。同行是冤家,她自然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看了。不过,据说这个女人在上面有什么后台,她今年三十四岁,能够拼到这个地步固然是因为父辈遗留下来的资产,但自身也确实有几分能力。最近这几个月,我们抢了他们几单大生意,你说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齐岳微微一笑,道:“好久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我都快忘记我的宝贝老婆还是个女强人了。如月,别让自己那么累了,生肖守护神的事就已经牵扯你许多精力了。何必呢?龙域集团有你大哥负责就足够了,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

    如月苦笑道:“你以为我不想啊!但我们龙域集团主要针对的是女性客户,有一些大客户是我直接负责的,有些事情,不是想要舍弃就能舍弃的。龙域集团是我父母一手创立起来的,我绝不希望它在我手中没落。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各位尊敬的嘉宾大家好,请大家先安静一下,谢谢。”突然响起的声音,令酒会中的人们将目光集中到了最前面的主席台上。只见一名大约五十多岁的女性正站在那里,向下面的嘉宾们点头致意。

    齐岳低声向如月问道:“不是说只有三十五岁以下的人才能参加这次的酒会么?这个似乎超标了吧?”

    如月噗哧一笑,俏脸如同春风解冻一般,看得齐岳不禁呆了一呆,虽然相处也有很长时间了,但是,每一次看到如月的娇颜,却都不禁令他生出惊艳的感觉。

    “傻瓜,台上这位是全国妇联的主席,也是这次宴会的主办方,你说她算不算是超标呢?”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