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跳舞,我是你的男人

    如月道:“当然不是。宴会的目的很简单。最近,全国妇联倡导,在全国各地建立妇女儿童基金会,专门为各地的穷困妇女和儿童谋求福利的,但是,你也知道,在咱们炎黄共和国,城市实在太多了,不计算那些小城市,也有成千以上,如果在每一个城市都建立妇女儿童基金会,显然是一笔巨大的开销。而这笔开销国家会出一大部分,剩余的,就要靠我们这些妇女中人了。”

    齐岳嘿嘿一笑,道:“原来是筹集善款啊,这可一定要支持。”他本身是出身于孤儿院的,对于这种慈善事业,是绝对支持的。如果不是有国家举办的孤儿院,他恐怕早已经……,想到这里,齐岳不禁想起了当初在轩辕魂的那个幻象中看到的父母,心中不禁有些抑郁的感觉。

    如月是非常敏感的,尤其是在她心中占据了极为重要地位的齐岳,自然发现了齐岳脸色的变化,不禁问道:“怎么了?你好像有些不高兴似的。”

    齐岳勉强一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过,等回去以后,我还要请你帮个忙。”他很清楚,当初在轩辕魂那个幻境中看到的一切,都是自己幼年时所看到的,只不过脑海中的记忆被轩辕魂用特殊的能力调动出来而已。虽然并没有实际意义,但是,也让他知道了。自己并不是被父母抛弃,也知道了自己父亲也是一名企业家,企业家,又姓齐,这个范围相对来说就要小得多了,既然有了线索,他又怎么会不想寻觅呢?

    “齐岳,拍卖结束后可能要跳舞的。你会么?”如月微笑着问道。

    齐岳苦笑着道:“你觉得我能会么?”

    如月秀眉一竖,“那你到底要不要?”

    齐岳大义凛然的道:“要,当然要,我就和你一个人跳。跳舞就跳舞,我是你的男人嘛。”

    此时台上的全国妇联主席却已经又说话了,“首先,我要感谢大家能够来参加今天的这个宴会,我并不是代表自己,也不是代表全国妇联,而是代表那些身受苦难的妇女和儿童们。众所周知……”这位妇联主席声情并茂的诉说着。台下此时非常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完全停止在她身上,手中的酒杯不自觉的都放了下来……

    “……别的我不多说了,今天能够到场的,都是我们炎黄共和国妇女中的翘楚,希望大家能够伸出援手,给那些姐妹和孩子们些帮助,我在这里,代表他们,向大家致以最诚挚的感谢。”

    如雷般的掌声响彻整个宴会,虽然也有一些人的目光中流露着不以为然的光芒,但是大多数在场的女性。都流露出了真诚而热切的目光。

    一边说着,妇联主席向旁边站开几步,一名司仪走了上来,相貌虽然普通,但看上去却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

    “感谢我们妇联李主席的演讲,为了今天举办的这个宴会,李主席煞费苦心,在此,我向李主席和到场地各位嘉宾。深表敬意。”司仪退后一步,郑重地向台下鞠躬。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低声向如月问道:“你准备捐多少钱呢?”

    如月道:“大概在一千万左方吧。这很难说。这个酒会的捐钱过程,并不是单纯的,而是以拍卖的形式。我们到时候随便选几样价高的藏品也就是了。”

    “拍卖?”听到这两个宇,齐岳心中不禁升起了好奇感,他还是第一次参加拍卖会呢,虽然并不是非常正式的,但至少也算是一个简单的拍卖会了。

    台上的司仪道:“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发给在场的各位女性每人一个号码,我们今天为了妇女儿童基金会所举办的慈善拍卖晚会,马上开始。”

    一边说着,已经有工作人员开始了发放号牌的工作,同时,从主席台后面,推上来一辆推车,推车上有红色地绒布遮盖着,显然是放着今天的拍卖品,至少是一件。

    如月拿到的号牌是六十二号,她拉着齐岳走到一旁不是很起眼的地方,拿起一杯饮料递了过去,“齐岳,你似乎对这个拍卖会很感兴趣似的。”

    齐岳点了点头,道:“如月,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如月微微一笑,道:“我们之间还用说求这个宇么?我连人都是你的了。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齐岳低下头,想了想后,才道:“我想你多捐一些钱出来,可以么?就算是我管你借的,我想,最多一年之内,我一定能够还清。”

    如月仿佛是刚认识齐岳似的,惊讶她看着他道:“没想到你这么有善心。”

    齐岳淡然道:“难道你忘记了我的出身么?我本来就是个孤儿,如果没有那些救助机构的话,恐怕就没有现在的我了。今天正好有这个机会,我想借此机会,表达一些我对国家的敬意,也为那些还在受苦的人们尽一份心。”

    如月微笑道:“做善事,我当然支持你了。这个筒单,我们龙域集团多少也算有些钱,没问题。我会以你的名义来捐出的。”

    齐岳摇了摇,道:“不,就以龙域集团的名义吧。虽然我也有明明父亲给的一张卡。可以每天提取一定的现金,但是,这件事我不想用国家的钱。我真的会还你的,并不是开玩笑。”

    如月看着他那认真的样子,不禁有些讶异,“不用。我说了,我人都是你的,这些钱我还会在乎么?”

    齐岳道:“不,这并不是钱的问题。我是一个男人啊!总不能老是花你的钱。你放心好了,我有一个非常好的计划,如果进行顺利的话,说不定,不久之后。我也能成为一个富翁呢。等回去以后我再和你说。”

    如月看着齐岳,道:“这次回来,你似乎有些变了,痞子气息可没有以前那么重了,似乎成长了许多似的。”

    齐岳心中暗道,如果一个人,经历过多次生死边缘的徘徊,怎么也是会成长起来的,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嘴上却说道:“那你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喜欢以前的我呢?”

    如月微微一笑。歪着头看着他道:“你说呢?”

    齐岳眉毛动了动,嘿嘿笑道:“当然是都喜欢了。”

    如月道:“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准备让我花多少钱?我们未来的富翁先生。”

    齐岳眼中精光一闪。道:“我想让你拍下今天全部的拍卖品。你估计要花多少钱?”

    如月心中一惊,她显然没有想到齐岳的决心居然如此之大,心中虽然觉得他有些冲动,但好不容易才等回了自己的爱人,她又怎么忍心拒绝他这第一个请求呢,点了点头,道:“不论怎样,我都支持你。之前我也曾经打听过,我估计,今天的拍卖品,总价值大概在两千万元左右,但是,你也知道,这是个慈善拍卖,我估计这两千万元的拍卖品,保守估计需要一个亿左右的拍卖价值才能达成拍卖。”

    “一个亿,这么多?”齐岳吃惊的看着如月。

    如月点了点头,道:“确实要这么多。这还是我的保守估计。”

    齐岳想了想,道:“好吧。那你能不能借给我两个亿。”

    如月心中一惊,暗暗计算了一下龙域集团目前地现金流,犹豫了一下,才道:“可以。那我就借你两个亿。”

    齐岳微微一笑,道:“乖乖老婆,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的钱白花。我说了,一年之内,我绝对会还给你的。我听说借钱都是要抵押的,我看,不如就把我抵押给你吧。随便你白天晚上,二十四小时都可以使用哦。物美价廉吧。”

    “呸。”如月悄脸一红,道:“你这个痞子啊!连自己都卖了么?”她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心中却暗暗想道,齐岳,你这个傻瓜,在我心中,你的价值又岂是两个亿可以相比的呢?

    齐岳微笑道:“有了钱就是不一样啊!我现在都感觉自己的底气足了许多呢。”。

    正在这时,拍卖会已经准备开始了,台上的司仪先向下面的嘉宾致意后,微笑道:“今天的拍卖会正式开始,还希望在场的各位女性商界精英能多为我们的慈善事业贡献几分自己的力量。”

    “等一下。”正在司仪准备介绍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将她打断了。

    所有嘉宾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声音发出的方向,只见一名相貌普通,但身材却非常高大的男子缓缓向主席台走去,虽然看上去他还够不上英俊的标准,但是,在他缓步前进的过程中,那无形散发的高贵气质,却使任何人都无法小看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要知道,今天的拍卖会女性才是主角,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男人打断了拍卖会,顿时令在场的嘉宾们在讶异中有些不满。

    司仪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专业素养还是令她立刻恢复了正常,微笑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么?”

    这突然出言阻止拍卖会进行地人,正是齐岳,齐岳此时已经走到了主席台前,微微一笑,道:“是的,我自然是有事。我想请问一下,在拍卖会开始之前,我能不能向拍卖会捐献一件拍卖品呢?”

    听他这么一说,司仪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甜甜的微笑,道:“当然可以了,非常感谢先生您的慷慨,不知道您要向组委会捐献什么呢?”

    齐岳从怀中摸出了一个东西,缓缓递到了司仪面前,司仪伸手接过,只见那时一个用木头雕刻而成的小盒子,看上去像是首饰盒的样子。雕刻非常精美,虽然质地只是木头的,但是,在这个小小的盒子上,却有着日月星辰的图案,而盒子正面的中心,则有一直脚踏祥云的麒麟,看上去非常精致,更令司仪奇怪的是,这个盒子给她的感觉非常怪异,她竟然无法认出,这个盒子究竟是用什么木料雕刻而成的。虽然她只是个司仪,但是,这次全国妇联举行的慈善拍卖会为了更加专业,请的这位司仪是拍卖界一名非常有名的拍卖师,她的眼光是非常独到的,却依旧无法认出这究竟是什么木料。

    齐岳微微一笑,道:“我要捐献的是一枚玉戒指,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给它标上一个底价?然后,这枚戒指就归今天的拍卖会所有了。”

    司仪询问似的看了一眼旁边主席台上坐着的全国妇联主席,妇联主席微微颔首,道:“非常感谢这位先生对我们慈善酒会的支持,就请您标上一个底价吧。如果最后这枚戒指流拍了,我们还会将它还给您的。”

    齐岳淡然一笑,道:“我可以保证,它是绝不会流柏的。至于底价,就标在五千万人民币吧。”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下方的嘉宾们发出了一片惊讶的声音,什么戒指能够价值五千万人民币?如果说是超级大钻戒的话,这个木头盒子虽然精致,但也太寒酸了一些吧。

    司仪惊讶的看着齐岳,道:“先生,您确定自己没有说错么?”

    齐岳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当然没有说错,是五千万,不是五千,而且是人民币。”

    司仪疑感的道:“先生,我似乎还没听说过有什么戒指能够达到这样的高价,看您的这个盒子,即使是钻戒,想必也不会太大,如果是最珍贵的粉色钻石,也不值这个价钱啊!我能够打开看一下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需要。等到拍卖它的时候,再打开盒子吧。我只是能够向你保征,它是绝对不会流拍的。”

    司仪眼中疑惑的光芒更盛了几分,不仅是她,就连在场的嘉宾也已经有不少人认为齐岳是来故意捣乱的,如果不是因为她与海如月同来,恐怕已经有人发出异议了。

    齐岳不再理会司仪,转身走回了自己先前的位置,拉起海如月的小手,脸上的笑容中多了几分神秘的光彩。

    司仪在请示了妇联主席之后,终于还是收下了齐岳的这件捐献品,按照拍卖的规则,底价越高的拍卖品,就排在越后面,而齐岳所标出的底价,显然是所有拍卖品中最高的一件了。

    “好了,我们的拍卖会现在正式开始,首先,我们要拍卖的这件藏品,是由法国总统送给我国主席的一件礼物,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名叫黑珍珠。”司仪的专业表现出来,先拉出一个高调,眼中神秘的光芒扫向下面的嘉宾,将众人的好奇勾了起来。

    “大家不要误会,我所说的黑珍珠,可并不是真正的珍珠哦,或许,大家也曾经听说过它的名字,它的全名是,路易十三黑珍珠,路易十三是最古老的白兰地的品牌,有着极其悠久的历史,而路易十三黑珍珠,更是路易是三中最经典也是最奢华的干邑,它由一千二百种原产于法国大香槟区四十年到一百年的生命之水酿造而成,其珍贵的价值,已经不仅是品尝,更具有非常高的珍藏价值,全球限量七百六十八瓶,而我们今天所要拍卖的这一瓶,更是其中的一号,有非常明显的标注,不论从法国总统的赠送价值还是从这瓶路易十三黑珍珠本身来看,它都是酒类中最珍贵的藏品,即使是它的瓶子,也是由人工雕琢而成的水晶,上面雕嵌着高纯度的银色花饰,作为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它的底价是三十万人民币,每次加价一万人民币。”

    众所周知,在拍卖会的第一件拍卖品一向的作用只是引路而已,但是,这瓶路易十三黑珍珠立刻就勾起了齐岳的兴趣,要知道,他对酒可是非常喜欢的,但是,他也从没听过有什么酒能卖到这个价格。

    “三十五万。”底价刚一出来,下面立刻就有人报价了,报价的正是手持四十四号牌,之前被齐岳耍了一下的恒源集团王姓妇女。

    如月低声在齐岳的耳边道:“这瓶酒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它的号码上,七八六十八瓶路易十三黑珍珠,在国内的价格大概是六万到七万一瓶,加上那些噱头,才会有了这样的底价。”

    齐岳点了点头,他已经打定注意要花钱了,自然不会在乎这拍卖品价值几何,立刻举起了手中的号牌,道:“龙域集团,四十万。”

    那个王总显然是想要在拍卖会上找回面子,不等其他人出价,立刻回击道:“五十万,恒源集团。”

    齐岳冷哼一声,挑衅的看了一眼那各王总,淡然道:“龙域集团,一百万。”

    他的话,不禁让台下一片哗然,一瓶酒出到一百万,这实在是有些过分了,不过,看到齐岳身边的海如月,众人多少还能理解一些,毕竟,平时海如月的龙域集团也没少在慈善业出力。

    不过,齐岳的报价却引起了一个人的不满,那就是如月的亲哥哥张骏啸,他皱眉的看着齐岳,不着痕迹的走了过来。

    那个王姓妇女显然被激怒了,“一百二十万,恒源集团。”

    齐岳的目光看向她,微微一笑,将号牌递给如月,道:“恒源集团不愧是慈善事业的先锋啊!在下非常敬佩王总的魄力和为慈善事业出力的善心,就将这瓶酒让给您吧。”他又不是傻子,虽然之前他曾经说过要拍下所有拍卖品的话,但这些拍卖品不论是卖给谁,只要价格足够高,对于他来说都是为慈善事业做了贡献了。

    此时,正好张骏啸走到了如月身边,突然听到齐岳退出了,他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不禁下意识的向那个恒源集团的王姓妇女投出一个怜悯的目光。

    那王姓妇女本来不是傻子,实在是之前被齐岳气的快吐血了,所以才会如此冲动,此时想要后悔也已经晚了,一凭酒被炒到了一百二十万的高价,她现在就算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在这样的价格上,自然也不会有谁和她来争,这第一件拍卖品,自然就落入了这位王总手中,虽然拍卖成功,但是,她看着齐岳和如月的目光却更加怨毒了,虽然掩饰的很好,但精神力超群的齐岳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呢?但是,他会在乎么?答案是否定的。

    第一件拍卖品就以高价成交,顿时让台上的全国妇联主席流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开始就这么高调,后面的拍卖显示是不会平静了。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胜利的光芒,重新从海如月手中接过号牌。

    张骏啸低声向如月问道:“他不是疯了吧,刚才如果王总不接招的话怎么办?”

    如月看了一眼自己的各个,很自然的道:“那我们就买下来呗,不是我买的,是他,创世网络他只是以我们龙域集团的名义买而已,钱是他出,哥哥不需要担心。”

    听如月这么一说,张骏啸顿时放松下来,毕竟,龙域集团虽然有钱,但也绝不是大风刮来的。

    听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此给自己面子,齐岳不禁有些感激的向她露出一丝微笑,如果不是众目睽睽的情况下,恐怕他已经扑上去给如月一个香吻了。

    很快,第二件拍卖品开始拍卖了,这一次,齐岳并没有急着出价,拍卖品是一块古砚台,显然非常有收藏价值,底价是一百万,竞价的过程明显不像之前那么高潮迭起,随着众人的缓慢加价,一会儿的工夫,砚台的价格被抬到了一百二十万,而那位王总似乎对之前的冲动很受伤,也和齐岳一样,没有急于出价。

    “一百五十万。”齐岳终于开口了,他这一开口,立刻就将价格向上提高了四分之一。

    此时,所有的嘉宾看向齐岳的目光已经有些异样了,齐岳很清楚那些目光代表的是什么,这些人显然是把自己看成了搅屎棍子,他这一开口,全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齐岳报出这个价格的同时,似笑非笑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那个王总身上,眼中的光芒明显包含着挑衅的意思,似乎在说,有本事你继续来啊!

    古砚台的实际价格,其实也只不过在一百二十万左右,加到了一百五十万,就已经远超过了这个价值,恒源集团的王姓妇女这一次没有冲动,冷冷的横了齐岳一眼,并没有吭声。

    “还有继续加价的么?”司仪微带欣喜的道,毕竟,她的佣金是和拍卖会总价有关的,而照目前来看,今天的拍卖总价显然不可能低。

    在场的都是商界精英,虽然全是女性,但能够参加这个酒会,他们都有着出类拔萃的智商,创世网络面对一个不合理的价格,即使为了慈善募捐,她们也不会向之前王姓妇女那样冲动。

    “一百五十万,第一次。”

    “一百五十万,第二次。”

    “一百五十万,第三次。成交。”

    毫无悬念的,齐岳得到了这第二件藏品,进行了简单的登记后,拍卖会继续进行。

    在场的女性精英们自然看出了齐岳对王姓妇女的挑衅,也乐得将战场让给他们,毕竟,有人抢着来进行慈善募捐,对她们来说总是好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齐岳这么希望为慈善事业出一分力的。

    拍卖继续进行,当第五件藏品也有了归属的时候,齐岳已经完全成为了全场的焦点,除了第一件藏品之外,后面的四件拍卖品竟然都被他拍卖成功,而且拍卖成功的价格,也远远超过了底价,往往是其他人将价格报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就会突然说说一个要超过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价格,这样以来,自然很难有人和他进行争夺。

    王姓妇女虽然也有心和齐岳争夺一下,但是,她又怕被齐岳再耍一次,付出无谓的代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齐岳将一件件拍卖品收入囊中而没有任何办法,毕竟,在绝对的金钱压制下,她也只能告诉自己要冷静,等待着后面的机会。

    齐岳始终站在如月身边,一手拿着拍卖牌,另外一只手则拉着如月那柔软而纤细的小手,心中已经对自己目前的资金有了准确的估算,目前为止,四件拍卖品已经让他花了大概在六百万人民币左右,而后面的拍卖品,价格只会越来越高。

    张骏啸看着齐岳的目光变得有些怪异了,心中一直在暗暗想着,齐岳从哪里弄到这么多钱呢?要知道,拍卖会结束后三天之内,就要将所有拍卖所得的物品相应金额进行支付,而以他对齐岳的了解来看,这个年轻人虽然有些神秘的色彩,但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那么多钱的人,齐岳的拍卖是以龙域集团名义的,也就是说,他所拍卖的一切都是记在龙域集团的名义下,到时候,如果他突然消失了,或者无钱支付的话,龙域集团就倒霉了,作为龙域集团的副总,和直系继承人之一,张骏啸心中难免有些担心,虽然想要出言再次询问自己的妹妹,但当他看到如月望向齐岳的目光时还是不禁忍住了,和妹妹从小一起长大,他还是第一次从妹妹眼中看到如此甜蜜的眼神啊!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并不起眼的男子所带来的,他究竟有什么魅力,能够吸引自己那高傲的妹妹呢?

    张骏啸这边心中在暗暗的猜测着齐岳的资金来源,而齐岳那边可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拍卖还在继续进行,而从他手中花出的金钱也像流水一般,只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当拍卖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候,齐岳已经花出去足足两千万人民币了,他报的价格都很高,自然使如月原本对拍卖品估计的成交总价高了许多,这还是其中他让出了几件藏品给其他人,否则的话,就不止是这个数字了。

    齐岳很精明,虽然他表面上似乎很嚣张似的,在拍卖过程中,他却非常有技巧,当一件商品的价格被炒到已经很高的时候,他也会适时放弃,令一些恶意抬价的人陷入其中,那个王姓妇女就已经又有两次上当,虽然不像开始那瓶酒超出的金额那么多,但也是损失不消,眼中的怨毒已经有些无法抑制了。

    “好,在紧张的拍卖之中,想必各位嘉宾也已经有些累了,不如让我们休息一段时间,三十分钟后,再继续后面的拍卖,除了齐先生捐赠的特殊拍卖品以外,后面的拍卖品总价值也要超过前面拍卖品的总和,请大家拭目以待吧。”司仪在微笑中暂时中断了拍卖会,而此时,侍者们适时出现,将各种各样的酒水、点心送了上来,补充之前消耗的。

    之前还寂静的宴会厅重新变得嘈杂起来,随着优美而缓慢的音乐旋律,创世网络这些商界的女性精英们各自按照自己的圈子聚拢在一起,而讨论的话题,大多数都是围绕着之前的拍卖,她们的目光频频落在齐岳身上,一些对齐岳和如月之间关系的猜测络绎不绝,他们二人也完全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齐岳正低声询问着如月自己拍到的那些东西价值如何,张骏啸的声音突然从他身边传来,“齐先生,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和你单独谈谈。”

    齐岳将目光转向这高大英俊的男子身上,微笑道:“当然可以。”

    如月眉头微皱,道:“哥,你……”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