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寒玉精魄戒

    听哥哥说出心上人三个字的时候,如月的俏脸不禁红了起来,瞥了齐岳一眼,这才有些不舍的放开了他的手。其实,之前的拍卖是如何进行的如月根本没有仔细去听去看,她的注意力完全都集中在了身边的这个痞子身上,在拍卖的过程中,齐岳那淡定自若的神情,若隐若现的高贵气息,都是以前远远无法相比的。如果说以前如月还自信完全清楚齐岳的情况,那么,现在的齐岳,在她心中却多了几分神秘的感觉。但是,这几分神秘却令这个痞子对她的吸引力变得更加大了起来。

    齐岳跟着张骢啸走到宴会厅的一边,来到了外面的阳台上。虽然是夏天,但今日的天气并不算很热,又是在晚间,淡淡的晚风吹拂而来,比宴会厅内那冰冷的空调感觉要好的多了。

    深吸一口远比远古巨兽时期要浑浊许多的空气,齐岳扶着栏杆向外面看去,从阳台的位置,正好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那宽阔的街道,华丽的灯光充斥在这个城市之中,渲染着这并不寂静的夜晚。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当齐岳见到如月、明明和自己那群兄弟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充满了激动。但是,真正回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对远古巨兽时期竟然有着一分深深的留恋,回想着这半年以来自己神奇的经历,他的目光不禁变得温和了许多。他知道,现在的自已,才算是真正的成为了生肯守护神战士之王,也才算真正拥有了守护东方的力量啊!

    “齐先生,冒昧将你叫出来,实在不好意思。”和齐岳的率性相比,张骢啸不论从任何一个地方来看,外表都要出色的多了。优雅的气质,英俊的相貌。明显是很多女人的梦中情人类型。至少,也能算个白马王子了。

    “张总不必客气,你是如月的哥哥,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齐岳微笑的回答道。

    张骢啸淡然一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齐岳,我们一共也没有见过几次面,但是,你却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当然,这个印象并不是因为你本人,而是因为你给如月带来的变化。坦白说,我真的很难相信,如月竟然会在短短的一年之中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但是,我却可以肯定,她身上发生的变化,绝对都是和你有关。”

    “哦?张总能不能说的详细一些呢?我并没有觉得如月有什么大的变化啊!只有她的脾气变得比以前要好了许多。”

    张骢啸叹息一声,道:“我这个妹妹,从小就很好强。甚至比许多男孩子都要好强的多了。不论从小时候的学习。还是从进入龙域集团之后。她所表现的一切,都是最出类拔苹的。否则,我们的父母也不会将龙域集团交给她来打理。如月是一个典型的女强人。她那冰冷的气质,雷厉风行的处世方法,连我这个哥哥都不禁为之钦佩。但是,大概从五、六年前开始,我已经对她有些担心了。不为了别的,单是她的终身大事,就令我和我们的父母大为头疼。如月的眼光实在太高了,而且,她也太高傲,太出色了。我实在很难找到能够和她匹配的对象。只要是在公司的时候,她甚至会忘记我这个哥哥的身份,每天就是拼命的工作,在她的不断努力下,短短几年的时间,龙域集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集团的规模已经扩大了接近两倍。虽然我的工作也非常繁忙,但是,以前的如月,所要做的比我还多了许多。有一段时间,当公司运行到最关键的时候,她甚至曾经连续七天七夜没有合眼,一直坚持着度过了那个瓶颈,使龙域集团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齐岳眼中流露出专注的目光,从另一个人口中听到对如月的认识,他心中不禁有些异样的感觉。虽然他和如月之间已经发展到了男女最亲密的关系,但是,他们认识的毕竟还太短太短了,更多的是在生肯守护神战士的那个层面上,对于生话中的如月,他认识的并不多……

    张骢啸停顿了一下后,继续道:“可是,自从几个月以前你出现之后,我却发现我的妹妹突然变了。以前永远是精力充沛的她,居然会出现走神的情况,而且,还不止一次。有的时候,甚至在开会的时候她也会出神,她的工作依旧处理的很好,但是,从她的目光中,我却看到了许多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从那时开始,她才真的像一个女孩子了,也会注意打扮自己,也会开始流露出温柔的笑容。看着她的这个样子,我真的很高兴,齐岳,在这一点上,我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你。”

    齐岳眼中的目光突然变了变,从张骢啸的话语中,他已经听出了些什么。“张大哥,您直接进入主题吧,我想,拍卖会即将开始了。”

    张骢啸眼中精光一闪,道:“还记得那次你威胁我时的样子么?那时,真的将我吓了一跳。也是从那时开始,才让我发现了你的不平凡。但是,齐岳,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

    齐岳点了点头,道:“这是人之常情,如果我有一个妹妹的话,也一定会这么想的。”

    张骢啸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想知道,齐先生究竟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呢?从你刚才在拍卖会上的手笔来看。你的资产恐怕不会比我们龙域集团少多少。如果你今后会成为我的妹夫,我非常想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看着张骢啸,齐岳心中突然生出一种难受的感觉,并不是因为张骢啸的原因,而是因为他自己。是啊!作为一个哥哥,突然看到自己的妹妹与一个并不熟悉,也不知道底细的男子这么亲热,恐怕都会有所怀疑吧。确实,抛开了生肯守护神战士的身份,自己在哪一方面都无法配得上如月啊!而刚才拍卖会所用的钱,也都是自己向如月借的。或许如月不会觉得什么,但是,作为她的亲人,或者是龙域集团的股东们会怎么想呢。自己确实太冲动了一些。

    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是,齐岳却并不后悔今天的所为,“张大哥,我想,以龙域集团的实力,想要调查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我的身世也很简单,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在我十四岁那年,初中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因为种种原因走入了社会,你可以认为我是一个混混。这样的日子,直到去年的冬天。后来,我认识了如月。在如月的帮助下,进入了清北大学学习。但是,又因为一些原因退学了。我没钱,也没有任何工作,现在的我,根本就是一个无业游民。我知道你心中在猜测我的钱是哪里来的,不错,你猜对了,拍卖所需要的花销,都是如月借给我的。”听了齐岳毫无保留的表白,张骢啸反而呆住了,他虽然也猜测过齐岳可能并没有太大的本事。但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样子,孤儿、初中还没有毕业的半文盲,还是个痞子,无业游民。这一切的种种,无不体现出齐岳身处于社会最底层的身份,不论是和他还是和如月相比,都差得太多太多了。

    “齐先生,我希望你明白,我并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你能不能认真一些?”张骢啸在潜意识中,还是感觉到了齐岳的不一般,因此,他很难相信齐岳所说的一切。

    齐岳淡然一笑,道:“张大哥,我说过,我的身份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你可以很轻易的查到我的一切资料。我只能告诉你,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实话,至于你信不信,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如你所说,你刚才在拍卖会所使用的,都是龙域集团的资金。你刚才又说,是向如月借的,我想知道你凭什么?”张骢啸感觉到有些不对了,齐岳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的表情很严肃,看着自己的目光也非常清澈……

    齐岳轻叹一声,“我是个孤儿。如果没有国家成立的救助机构,或许,我早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因此,我希望能够为国家出一分力,只是单纯的想要支持一下国家的慈善事业而已。至于我凭什么?现在我也说不清楚。”

    张骢啸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他的脸色也变得冷峻了许多,“那这么说,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你在借花献佛了?”

    齐岳淡淡地道:“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的话,也没有什么错。”

    张骢啸微怒道:“可是,你知不知道,刚才你所做的一切,已经对我们龙域集团有了极大的损害。不止是你花掉的那些钱,在拍卖会上如此大出风头,你已经让我们龙域集团在这些女性企业家面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你毫不顾忌的从所有人手中抢夺拍卖品,还出了那些不合理的高价,这会让别人怎么想?更何况,你花了的是两千万,而不是两千块。你知道想要赚到两千万有多么困难么?你知道那需要如月多少个日夜的忙碌么?”

    深深的看着张骢啸,齐岳有些异样的目光突然变得坚定了许多,“我说过,那些钱是我向如月借的。既然是借的,我就一定会归还,而且,我会带给龙域集团足够的利息。或许,从商业角度来说,这是非常不合理的。但是,我希望张大哥能像如月那样,给我这一次机会。”

    张骢啸皱眉道:“给你一次机会?那么,你告诉我,你用什么来偿还这笔债务?”

    齐岳道:“现在我还不能说,但是,我可以保证,一年之内,我向如月所借的两亿资金,会一分不少,连本带利的归还给龙域集团。”

    张骢啸吃惊的道:“什么?你,你管如月借了两亿?”

    齐岳淡然一笑,道:“是的,两亿。对于我这么一个痞子来说,绝对是天文数字的两亿。”

    张骢啸此时的心情已经完全无法平静了,按耐着的怒火终于迸发,但是,就在他准备发怒的时候,齐岳突然踏前一步,来到了他身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齐岳的方手已经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张骢啸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麻痹了,就连声音也无法发出一丝。看着齐岳,他愤怒的目光不禁有些骇然,只是简单的身体接触啊,而且还是阻隔着衣服的情况下,以他的认知,完全无法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张大哥,我知道,今天我的做法很难令你接受。我也明白,作为一个男人,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就要取得成功。我只是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看着吧,一年之内,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刚才你问我,我凭什么来借着两亿。我现在已经想清楚了,如果一年之内,我没有完成自己的诺言,那么,我的赔偿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的命。”

    齐岳的语气无比坚定,看着他的眼睛,张骢啸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脑陷入了一片昏沉之中,那犹如实质的目光,仿佛直接刺入了他内心的最深处一般,淡淡的神光闪烁着,从齐岳眼中,他看到了许多许多以前从没有感觉到的东西。在那一瞬间,齐岳已经通过自己的精神力波动,将一些记忆深深的印入了他的大脑之中。而这些记忆,也将在张骢啸今后的睡梦中逐渐出现。毕竟是自己心爱之人的哥哥,齐岳知道,有些事情还是应该让张骢啸知道的。

    齐岳重新回到了宴会厅之内,而张骢啸却依旧站在阳台上,只不过,他现在是面向宴会厅内,依靠在阳台的门边,目光正好对着主席台的位置。他的身体还是被完全麻痹了,根本无法移动。但他的姿势却被齐岳调整的非常自然,从外表来看,是没有任何破绽的。拍卖会此时已经重新开始了,因为刚才与张骢啸的交谈,已经有一件拍卖品被卖了出去,齐岳回到如月身旁,如月看看他,再看看在阳台那边的张骢啸,不禁流露出询问的目光。齐岳微微一笑,低声道:“放心吧,你哥哥只是叮嘱我今后要对你好点,他说阳台那边空气比较好,比这里的冷气舒服,所以就在那边看着拍卖会了。”如月对齐岳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已经重新将目光落在了主席台上。

    张骢啸的话对齐岳并不是全无作用的。此时已经从拍卖会刚开始的冲动冷静下来,看着台上的拍卖,齐岳并没有再出价,确实,在这样一个拍卖会上,如果龙域集团持续高调的话,确实对今后的发展非赏不利,为了如月着想,齐岳决定偃旗息鼓,静静的看着剩余的拍卖品一件一件的被拍出,却再没有出价一次。

    随着齐岳的“半途而废”,拍卖呈现出百家争鸣的情况,后面三分之一的拍卖品也确实比前面那些要珍贵了许多,虽然没有齐岳的加入,但因为之前拍卖会热烈的气氛,重新开始后,每件拍卖品最后的成交价都比底价要高出许多。

    那个王姓妇女接连拍得了几件不错的拍卖品,就像之前齐岳挑衅她时那样,每成功一次,她就会向齐岳这个方向投来一个得意的目光。

    拍卖品一件件的减少,已经进入了拍卖的尾声。再又得到了一件拍卖品后,王姓妇女有些志得意满的朝齐岳和如月地方向走了过来。

    如月脸色不变,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个人似的,齐岳的脸色就更加平静了,在他眼中,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

    “怎么?半途而废了么?还是举而不坚了呢?”王姓妇女走到齐岳和如月身边站了下来,她的目光虽然是朝着主席台的方向,但压低的声音恶毒的向齐岳挑衅着。

    齐岳嘿嘿一笑。下流的话题他会怕么?“举而不坚?难道你看过么?不,你当然没有,恐怕你这一辈子都没有这样地机会。因为,阿姨你实在不适合我的胃口啊!不如,我给你起一个太阳国的名宇好了,叫什么好呢?就叫下垂奶袋子吧。你看怎么样?”和王姓妇女同样的不动声色,同样的压低声音,但是,他的话却更要恶毒的多了……

    “你……”在齐岳的刺激之下,王姓妇女不禁提高了声音。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齐岳将方手食指压在自己唇上。“嘘,素质,王总。你可要注意素质啊!”

    王姓妇女地脸色己经变得异常难看了,如果不是有脸上地粉来遮盖,颜色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主席台上司仪那清脆的声音依旧和开始时一样,“好了,今天到这里,我们的拍卖会已经即将结束了。马上,我们将开始拍卖今天最后一件拍卖品,也就是之前龙域集团的齐先生所捐赠的那枚特殊戒指。”一边说着,有礼仪小姐捧着托盘走了上来,在托盘上红色绒布的衬托下。齐岳之前递给司仪的那个精致木盒,赫然在上。

    “底价,底价是五千万。”说出这个数宇、司仪也不禁有些心虚。毕竟,今天全部的物品成交价格,也不足这个数字啊!

    王姓妇女可抓到了机会,不屑的道:“随便拿一个盒子出来,就说价值五千万么?当我们是什么?就算这是慈善晚会,也用不着这样来欺骗大家吧。”

    她的话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种种置疑的目光都朝齐岳的方向集中过来。

    齐岳如同闲庭信步一般,缓步走到了主席台前,微微一笑,道:“我也明白,各位嘉宾很难相信这一枚小小的戒指竟然会有如此高的价值,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这枚戒指的价值,却远远要在我所报的底价之上。因为,它是独一无二的。”

    一边说着,齐岳已经迈上了主席台,主席台距离下面的距离有一米左方,他确实是迈上去的,动作非常优雅而自然,并没有给任何人带来突兀的感觉,当有人对他刚才的动作产生惊讶的时候、他已经来到司仪身边,将那个精致的木盒接入到自己手中。

    目光扫向全场,齐岳淡然一笑,道:“既然大家都有所怀疑,那么,就让我将它展现在大家面前。我想,只需要用眼晴看,你们就能够完全理解我所说的一切。”一边说着,他一只手将木盒托在掌心之上,另外一只手则将木盒那精致的盖子缓缓开启。

    齐岳的动作很慢,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完全集中在了他的手掌之上,毕竟,每个人都想知道,这被他称之为价值五千万的戒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宝物。五千万啊!那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了。

    木盒的边缘开启了一道缝隙,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的情况下,台上的司仪身体突然微微颤抖了一下,眼中的目光瞬间变得有些呆滞了,因为,她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寒流瞬间从戒指中传了出来,那冰寒的感觉,不禁令她的身体有些颤栗。

    肉眼可见的一层淡淡白雾从木盒中飘逸而出,司仪所感受到的一切很快也被其他的嘉宾们所清晰的感觉到,那冰冷的气息在这炎热的夏季,给每个人都带来了清爽的感觉。随着盒子逐渐开启,这股冰冷的气流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

    整个宴会厅,数千平米之内,温度正在这一层淡淡地白色雾气影响下不断的降低着,墙壁上的温度计,从二十五摄氏度巳经降到了二十摄氏度。而且还在不断的下降。

    齐岳的目光有些凝固了,看着手中的木盒,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温度的改变,以及那白色的雾气,使全场嘉宾的注意力更加集中起来,此时,木盒终于在齐岳最后的手指拨动中完全开启。顿时,一蓬白雾散发而出,冷冽的气息使温度计的指针停留在了十五摄氏度的位置。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啊!竟然将一个如此宽阔的空间温度降低十度之多,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白雾逐渐朝周围散去,随着温度的降低,它已经逐渐的消失了。在白雾之后,木盒中的戒指终于揭开了神秘地面纱,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蓝色,首先,每个人都看到了蓝色。就在这一刹那间,那呈现在他们眼前的蓝色。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们脑海记忆中的最深处。那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晶莹。纯洁的蓝色,闪烁着天青的光彩,淡淡的蓝光。伴随着那清冷的气流,给所有人都带来一种强烈的震撼感。

    蓝色,是戒指的主体,看上去,它非常的纤细,明显是一枚女士戒指,即使是最纯净的水晶,也无法和它的晶莹媲美,简单的蓝色戒指上,并没有过于华丽的花纹。也没有女性最爱的钻石,就是一个简单的素圈,但是,却留给了每个人最深刻的印象。

    齐岳将那蓝色的戒指从木盒中取出,众人吃惊的看到,那戒指自身竟然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虽然并不强烈,但是,光芒却明显是真实存在的。清冷的气流随着它离盒而出,变得更加明显了,蓝色的戒指,整体仿佛透明的一般,但是,在戒指的主体内,却又似乎有着一层白色的气流氤氲游荡着。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全场的灯光同时熄灭,但是,灯光的熄灭却并没有引起宾客们的慌乱,因为,在突然变得漆黑的宴会厅之中,齐岳手上那一团无比清冷的蓝色光芒变得更加清晰了。它就像高高在上的明月被齐岳举在手中,蓝色的光芒令每一人都清晰的看到。

    “它,并不是钻石,但是,却是冰的结晶。在这个世界上,我可以保证,除了我以外,没有人再能拿出这样的戒指。简单来说,它是玉石雕琢而成的。乃是万年寒玉的精魄所在。或许,大家对我的话会有所怀疑,但是,我想它所表现出的气息,已经足以证明一切了。”

    是的,齐岳手中的戒指,材料正是来源于那万年寒玉之中,经过轩辕魂的雕琢,目都也只是提纯出这一小部分寒玉精魄而已。在齐岳的建议下,轩辕魂依靠着轩辕剑的锋锐,在齐岳体内将它雕琢成了戒指的形状,没有任何的纹路,因为根本不需要,那世间最为晶莹的蓝色,已经成为了它最炫丽的光彩,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修饰来衬托……

    灯光重新亮起,之前的黑暗就像专门为了寒玉精魄戒而准备的似的,“好了,我想,拍卖现在可以进行了。”齐岳将寒玉精魄戒指重新放回木盒之中。目前来说,除了身上的神器和麒麟八珍之外,这可以算是他身上最为珍贵的宝贝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将它拿出来,作为这次慈善拍卖酒会的拍卖品。当然、他这样做自然有着自己的目的。

    司仪甚至不知道齐岳是什么时候下了主席台的,她的目光已经完全凝固在了木盒中的寒玉精魄戒上,没有女人是不喜欢首饰的,尤其是这种独一无二,又有着特殊意义的首饰。那淡淡的寒气,她距离最近,完全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寒流涌动,如果在夏天能够带着它,完全是一个移动的空调啊!单是这一点,它的价值已经难以估量,尤其是,它竟然完全是天然的。万年寒玉,这个词汇似乎只是出现在小说之中,但经过了齐岳的展示之后,在场的嘉宾亲眼看到那充满震撼的蓝色,都已经再没有任何怀疑。

    “太不可思议了。”司仪有些呢喃的说道,“我从事拍卖行业,也已经有了接近十年的时间,但是,即使是在国外,我也从未见过如此出类拔苹,哦,不,是如此独一无二的至宝。钻石固然珍贵,但是,和眼前的寒玉比起来,却已经黯然失色。作为一个女人,我真的很想将它据为己有,我现在已经完全相信它那五千万的底价是值得的,虽然它只是一枚戒指。各位尊敬的嘉宾,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今天最后一次的拍卖了。大家请出价吧。”

    寂静,全场完全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但是,在场的每一名女士,即使是海如月,眼中也都不禁散发出了星星般的光芒,宝剑配侠士,而这样的极品饰物,自然是女人的最爱。从寒玉精魄戒出现的那一瞬间,它就已经完全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王姓妇女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对齐岳的怨恨,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牌子,郑重的道:“齐岳先生,如果之前我对您和龙域集团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您原谅。能够将如此珍贵的宝物拿出来进行慈善拍卖,您的行为,我想,已经足以让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到由衷的尊敬。它简直是太美了,我想,作为它之前的拥有者,您一定给它起过一个名字。”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