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明星小楼与远古之心的归属

    王姓妇女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道:“在我心中,它同样也是完美的。所以,我出五千万底价,愿意购买这枚戒指。”

    戒指固然炫丽,但是,它的价值也确实过于高昂了,而王姓妇女的出价,顿时引起全场一片哗然,要知道,恒源集团除了与龙域集团彼此竞争的部分行业以外,一个主营业务就是珠宝,这一点,从王姓妇女脖子上那条由蓝色钻石组成的特殊钻石项链就能轻易的看出。而作为珠宝界的一员,她竟然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出价,很显然,这枚名叫远古之心的寒玉精魄戒确实有着这样的价值。

    有些精明的女强人,听了王姓妇女的话,立刻反应过来,不等司仪喊出五千万第一次,立刻就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如月目光有些朦胧的看着台上的戒指,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心中充满了失落的感觉。戒指本身的珍贵固然是她深深感觉到惋惜的,同时,她心中的失落,也是因为戒指所代表的含义啊!

    价格在司仪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不断的提升着,只是一会儿的工夫,连每次加价标准都被司仪忘记说出的情况下,远古之心的价格,已经超过了六千五百万人民币。

    起名远古之心,完全是齐岳临时想出的,不仅是因为万年寒玉是经过了悠久的岁月才产生的,同时,也为了纪念他在远古巨兽时期内发生的一切。

    王姓妇女的脸色变得很郑重,她的目光此时变得非常清澈,同时也异常闪亮,作为一个珠宝世家出身的人,她很清楚,台上的远古之心绝对是无价之宝。虽然还没有经过专门的鉴定,但是,从远古之心散发的气息上,就已经令她看明白了一切。那无比晶莹的蓝色。以及改变温度的特性,绝对不是任何特技所能造成的。如果用干冰来降低这么大空间的温度,也需要时间啊!而这一切,远古之心却只是在几次眨眼的工夫就已经完成了。文心阁隼风手打。

    “七千万。”王姓妇女咬了咬牙,狠心叫出了价格。这已经接近了她所能承受的最高限度。

    全场逐渐静了下来,虽然这些在场的女性都是商界精英,但是,作为企业。现金流本就是有限的,她们并不是纨绔子弟,大多数人积累的财富都是依靠自己的不断努力才有的。七千万买一个戒指,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有些不可思议了。经过了之前见到远古之心后的冲动,这些商界精英们已经逐渐冷静下来,竞价的声音也在这时候陷入了停滞。

    “七千一百万。”终于还是有人开口了,而这开口的人,竟然正是齐岳在刚进入酒会时遇到的那个美女,也就是如月的准嫂子。

    王姓妇女眼中流露出一丝颓然之色,叹息一声,道:“坦白说,我非常希望能够得到这枚戒指,如果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一定会出更高的价格。但是,最近我们恒源集团正在处理一些上市的事宜,公司的年中报表也要出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七千万已经是我能承受的极限,看来,我只能放弃了。”一边说着,她已经神色黯然的低下了头。

    就在所有人以为七千一百万即将成为今天的最高价时,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出八千万。”

    全场再次哗然,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声音发出的方向,声音是从主席台后面传出来的。听上去,如同出谷黄莺一般动人,并没有任何魅惑的感觉,但是,却让每个人听起来都非常舒服。在那清脆的声音中,还带着几分圆润的感觉,完美的嗓音令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曼妙的身影缓缓从主席台后面走了出来,那是一个女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看上去,她似乎还不到二十岁,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背后,头发很直、很柔,在宴会厅的灯光照射下,闪烁着神秘的光彩。那又柔又直的长发,竟然一直垂到接近地面的位置,如同黑色的绸缎一般,给人一种极其柔和的感觉。

    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匀称的身材说不上丰满,但是,却无比的动人。第一眼看到她,齐岳心中顿时又升起了那种当初见到如月和闻婷时的感觉,那完全是接近完美啊!恐怕只有雅典娜女神的传承者雨眸,才能在气质上勉强胜她半筹而已。

    无比精致的五官,细嫩的肌肤,一双闪烁着柔和光芒的大眼,配着那及地的长发和修长的娇躯,她的每一分,都是如此的动人。

    一身简单的黑色晚礼服,并没有什么出奇特地方,像如月那样保守,只有一双手臂从大臂三分之一处裸露在外,雪白的肌肤,充满了温玉般的质感,那娇嫩欲滴的感觉,仿佛轻轻捏上一下就能滴出水来一般。文心阁隼风手打。

    黑色的大眼睛,就像会说话似的,温柔的目光从在场每一个人身上扫视一圈,微微颔首,道:“很冒昧的打扰了大家,小楼实在抱歉,还请大家原谅。”

    在场所有男人的眼神都亮了起来,除了如月以外的所有女人都不禁为之黯然失色,也只有如月的清冷和绝色,才能和这突然出现的美女相媲美而已。

    小楼转向台上的全国妇联主席,微微一笑,歉然道:“对不起,李主席,请您原谅我的冒昧。但是,这最后一件拍卖品,实在令我太不得不从后台走出来。”

    李主席站了起来,微笑道:“小楼,你也是女性中成功的代表人士,没关系,本来你也应该来参加这个酒会的。”

    齐岳经过短暂的惊艳之后,此时已经恢复过来,他有些惊讶的发现,宴会厅内的嘉宾们似乎对突然出现的长发少女似乎都很熟悉似的。男人眼中流露出的痴迷他并不奇怪,但是,令他惊讶的是,就连在场的女性企业家们,看着那小楼姑娘地目光也都充满了欣赏,而没有女人应有的嫉妒。

    “如月,这个小楼是什么人?好像每一个人都认识她似的。”齐岳传音向如月问道。

    如月低声道:“你不知道么?天啊!你到底是不是现代人。”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个连我自己都有些说不清楚了。你别忘了,我可是刚从远古巨兽时代回来的啊!”

    如月瞥了他一眼,看到齐岳并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到那绝色的小楼身上,心中不禁有些窃喜的感觉。其实,齐岳虽然喜欢美女,但是,极品美女他也见过不少。自己更是有三位极品的红颜知己,虽然这小楼姑娘足以令他惊艳,但还没到痴迷的程度。更何况,在回来之前,他就早已经决定收心养性,绝不轻易招惹感情方面的麻烦了。

    “说起来,小楼的崛起到和你成为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时间差不多。就在去年的冬天,她如同流星一般,突然出现在演艺界的舞台上。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她竟然凭借着自己动人的歌喉,打动了所有人的心。成为了我们炎黄共和国新一代的歌坛玉女掌门人。她的歌我听过,那确实是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啊!”

    齐岳恍然道:“原来是位大明星,怪不得每个人都好像认识她似的。不过,她才出道了一年多的时间而已啊!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八千万买个戒指,也亏她拿得出来了。”

    如月微微一笑,道:“你没听说过么?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她从出道到现在,只出过一张大碟,里面汇集了十四首单曲,每一首,都有着不同的特色,将她那天籁般的声音完美的发挥出来。单单是这么一张唱片的销量,就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四百万张,这还只是在我们炎黄共和国内部而已。她的这张大碟,现在已经打入了全世界市场。拿出八千万,对她来说并不是非常困难。小楼是个非常怪异的明星,她和别的明星不一样,对于钱,她好像从来就不在乎似的,完全是为了唱歌而唱歌。可以说,她是现在所有男人心中的梦中情人,也是他们心中需要呵护的天使。我想,只要是男人。听过了她的声音之后,恐怕就没有一个人会产生想要伤害她的心思,哪怕只是一点点都没有。只有真正听过她的歌声,才能体会到那种感觉。而且,你发现没有,她虽然美貌,却并不会引人妒嫉,那是因为她的低调。以她在唱片界所获得的成就,完全可以有更大的发展,但是,她却没有,并没有像其他明星那样,从歌唱转入演艺界,她甚至连广告都从没有做过,只是发行了那一张唱片而已。所有公开的演唱,都只出现在慈善场合中,而且不收取任何费用。这样的一个歌星,完全受到了我们女性的认可。所谓娱乐圈的潜规则,更是与她绝缘一般。即使是无数记者对她进行二十四小时的跟踪,也别想从她身上挖到半分八卦。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我也只能用完美来形容了。没想到,今天的晚会她也会来,以她的低调,应该是准备在拍卖结束后,演唱一首单曲。”文心阁隼风手打。

    听了如月简单的介绍,齐岳顿时对这个温柔美丽的女孩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不为了钱么?那她进演艺圈难道只是为了唱歌而巳,将她那美妙的歌声贡献给每一个人。

    “八千万第一次,小楼女士所出的价格。”司仪经过了短暂的惊讶之后,得到了妇联主席的示意后,已经重新进入角色。

    小楼站在台下,微笑着向台下的众人颔首示意,当她的月光转移到齐岳身上时,不禁多停留了一会儿,正好与齐岳的目光相对。齐岳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个名叫小楼的姑娘,身上竟然没有任何饰物存在,哪怕是一条装饰用的项链都没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给他的感觉,就像刚到远古巨兽时期时呼吸到的澄澈空气一般。

    “八千万第二次。“司仪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拍卖锤,如果没有人再出价的话,当她喊出第三次的同时,远古之心就将成交了。

    “还有哪位嘉宾出价的么?如果没有的话,远古之心寒玉精魄戒,就将归小楼女士所有。”司仪惯例似的发出了询问。

    小楼的目光已经从齐岳的身上离开了,落在远古之心上,她眼中并没有兴奋和欣喜的光芒、流露出的是期待。

    “一亿。”短短的两个宇,代表的却是天文数宇。简单的两个字,却充满了决心。

    “八千万第三……啊!一亿么?”司仪手中的拍卖锤险些掉了下去。目光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而此时,一个男人再次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他,还是齐岳。

    齐岳很平静的说出了一亿这两个字,缓缓从如月身边今天第三次朝主席台的方向走了过去。他的目光很平静,但是,也充满了坚定。

    小楼飞快的回过身,她那曼妙的长发,在空中带起一片黑色的瀑布,美眸中充满了惊讶的光芒,“一亿?齐先生,这似乎是你捐献出来的拍卖品。”

    齐岳走到小楼身边,与她面面相对,微微一笑,道:“不错,这确实是我捐献出来的拍卖品,但是,我却并没有说,要让它旁落。我出一亿来将它买回来。完全代表龙域集团,加上之前拍下的拍卖品,今天只是希望为慈善事业做出些努力。”

    或许,换一个人被如此美人用这种温柔的眼神看着,立刻就会举手投降了,但可惜她面对的是齐岳,摇了摇头,齐岳微微一笑,道:“对不起,小楼小姐,不是我不想相让,实在是不能相让,因为,我早已经给它找好了主人,固然,以小楼小姐的气质已经足以配得上它,但是,我将它准备好时就已经确定了它的主人。”

    小楼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美眸中并没有流露出不快的神色,微笑道:“齐先生能够捐献出这么珍贵的拍卖品,又亲手将它买回去,可见你对慈善事业的支持,小楼也只能放弃了。”

    齐岳向她颔首示意后,将目光落在主席台上,司仪立刻会意,在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的三声确认后,他以一亿的天价,买下了自己提供的拍卖品。之所以没有争夺后半程的其他拍卖品,他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这最后的拍卖,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啊!这样一出一进,相当于无偿的捐献给了全国妇联一亿的资金,这样的大手笔,就算是那些全球著名的富豪,也无法轻易做到。

    走上主席台,这一次,迎接齐岳的是热烈掌声,全国妇联主席,自走到太上,将装着远古之心的盒子递到了齐岳手中,握住他的另一只手,激动地道:“感谢龙域集团和齐先生的慷慨,也要感谢今天到场的所有嘉宾,我想,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这个妇女儿童基金会的成立将变得更加顺利。本来,我准备为今天拍卖中所得最多的女性授予全国妇联名誉顾问的聘书,不过,可惜齐先生是男性,所以,我也只能代表广大的妇女和儿童,授予齐先生一个称号了。我想,在座的各位都不会有意见吧。”说到这里,这位李主席自己先笑了起来。

    齐岳一愣,道:“称号?什么称号?”

    李主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对着话筒大声宣布道:“从现在开始,齐先生就是我们炎黄共和国的妇女之友。让我们用热烈地掌声,来感谢齐先生今天为慈善事业所做的一切吧。”

    “呃……,妇女之友。”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身边的妇联主席。台下的如月早已经笑弯了腰。就连那先前一直神态自若的大明星小楼,此时也在掩口轻笑着。

    嘉宾们没想到这位全国妇联主席还有着幽默的一面,整个宴会顿时在齐岳这个妇女之友的称号出现下变得轻松了许多。

    “不知道齐先生准备将这枚戒指送给谁呢?我非常好奇。”开口的是距离主席台最近的小楼。很显然,她对面前这个相貌并不英俊,却非常特殊的青年产生了很大的好奇。

    将木盒托在手中,齐岳淡然一笑,道:“妇女之友就妇女之友吧,小楼小姐所询问的,也正是我想当着各位嘉宾面前宣布的,这枚远古之心,是我经历了许多坎坷才得到的。对于我来说,它的珍贵并不只是体现在表面的价值上。我希望,能够亲手将它戴在我心爱的女人手上。”能量的气息一闪而逝,对于在场这些普通人来说,是根本无法感觉到的。

    宴会厅突然黑了下来,只有齐岳和如月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两道光柱,使他们同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文心阁隼风手打。

    在光柱的追随下,齐岳从台上跳了下来,一步一步,朝如月走去,看着他那真诚而又充满了火热的目光,如月的眼睛湿润了。此时此刻,她先前那分失落,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两亿算什么?和眼前这男人注视着自己的目光相比,早已显得不重要了。

    全场寂静,只有齐岳脚下皮鞋在前行中发出的清脆声音,此时此刻,在光柱的映衬下,他的身躯显得如此挺拔,而如月的绝色,也被完全衬托得如同众星捧月一般。

    张骢啸身体的麻痹已经恢复了,但即使是他,此时也已经忘记了金钱,他心中只有喜悦和兴奋,暗暗为自己地妹妹祈祷着,如月,你终于找到了值得自己去爱的男人。

    司仪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难道是早已经安排好的么?否则,怎么会有如此配合的灯光呢?简直是太完美了,如果,如果有一个男人也能这样对我,那我……”

    没有人能倾听到司仪的心声,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齐岳和如月身上,迈着坚定的步伐,他,终于来到了她的身前。

    “亲爱的,我们在一起也有很长的时间了,但是,一直以来我都没能为你做些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我对你的爱,今生今世都不会改变。直到生命的终结。”齐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但听到在场女性们的耳朵中,却有着充满磁性的感觉。

    “齐岳……”看着面前的男人,如月知道,自己半年的苦等并没有白费,半年的时间啊!正如明明所说的那样,她心中不知道承受了多少压力。但为了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她却不得不将自己真实的感受完全隐瞒在内心深处,毕竟,如果她也乱了的话,那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士气必然会大受影响。而此时此刻,看着眼前流露着深情的齐岳,她满足了,所有的委屈和不快,在这一刻完全烟消云散,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值得自己去爱的,恐怕此生此世,也只有他,才能打动自己那颗冰冷的心。

    看着泪水从如月的眼中流出,那晶莹的光芒闪烁着,齐岳将木盒中的戒指取了出来,向后退出一步,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那两束光柱的照射下单膝跪倒在地,将戒指举在自己面前,柔声道:“如月,我的宝贝,你愿意让我将这枚远古之心戴在你的手上么?让我拥有永远爱你的权力么?”

    寂静,齐岳的真情表白虽然看上去是如此俗套,但是,在此时此刻,在远古之心的见证下,却充满了神圣的感觉。

    不知道是谁先说了一声,“答应他吧”。紧接着,同样的声音在整个宴会厅内响起,不论是男是女,都重复着同样的三个字。

    “答应他,答应他……”

    泪水不断地滑落,看着那闪烁蓝色光芒的远古之心,一向坚强的如月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情感,同样的单膝跪倒在地。她再也顾不得任何仪态,猛地扑入了齐岳的怀抱之中。

    两人就在灯光的照射下,在全场女性商业精英和他们的同伴注视下彼此拥抱着。此时此刻,即使周围有着再多的人,他们彼此心中却只有对方存在着。

    一缕悠扬的歌声适时响起,动听的歌曲,诉说着一对恋人的甜蜜,那如同天籁一般的嗓音并不需要任何乐器的伴奏,已经使整个宴会大厅内充满了柔情蜜意的感觉。歌曲在空中盘旋流转着,使这一刻变得如此浪漫。

    拥抱的身体缓缓分开。齐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托起了如月那只纤细而微微颤抖着的右手,蓝色的光芒,缓缓与那如同葱白一般的手指融合。所戴的地方,是如月的中指。那代表的,是热恋的意思。

    冰冷的感觉,却无法氓灭如月心中的火热,感受着远古之心上澎湃的能量气息,她的心此时已经有些醉了,那淡淡的蓝色光芒与她白皙的肌肤是如此搭配,衬托着她的绝色,此时此刻,如月终于变得完美了。至少,在齐岳眼中,她已经是绝对的完美。

    轻轻地在起如月的手送到自己唇边,齐岳轻吻了一下她手上的远古之心,灼热的唇瓣与那散发着冰晶气息的戒指碰触,带给如月的,是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美妙的一切,注定了他们之间的深情,注定了这一生一世的牵绊。如月的心已经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完全被那痞子的身影撑满。

    “就让这远古之心,真正的成为我们的定情信物吧,好么?”齐岳轻声道。

    如月点了点头,她很想笑,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却是从眼中流出晶莹的泪珠。“我,我什么都没有准备。”

    齐岳摇了摇头,轻笑道:“好需要准备什么呢?你本身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如果真的要一件礼物互换的话,那也简单的很。”一边说着,他握着如月的手在她的娇颜上轻轻扫过。如月只觉得俏脸上微微一凉,三滴泪珠滑落,在空中竟然受到远古之心的影响变成了冰晶,她清晰的感觉到柔和的能量将冰晶完全包裹在内,而下一刻,齐岳已经小心翼翼的将那三滴泪水收入了自己的木盒之中。

    “纯洁的泪水,是我们爱情最好的见征,就用它来当作你送给我的礼物吧。”一边说着,齐岳扶着如月的娇躯缓缓站了起来,在那天籁般的歌声映衬之下,两人的身体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彼此拥抱着对方真实的身体,他们的心,都醉了。

    如月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酒店大门的,也没意识到齐岳没有和她参加最后的舞会就拉着她跑了出来,但她却很清楚,今天,这夏季的一天,将成为她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天。

    所有参加这次慈善晚会的嘉宾,都亲眼目送着那兰博基尼跑车的离去,没有人在齐岳和如月离开的过程中说过一句话,因为,他们都不愿意打破那近乎永恒的浪漫。

    看着车影的流逝,小楼的眼神变得有些朦胧了,远古之心,以及眼前那一幕,已经令这歌坛奇女子的心受到了最深的触动。灵感,如潮水一般涌来,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下一张大碟的构思。

    司仪站在妇联李主席的身边,低声问道:“主席,这些都是您安排的么?”

    李主席有些茫然的道:“安排?什么安排?”

    司仪苦笑道:“如果不是您安排的,灯光怎么会配合的这么好,就连小楼姑娘也在最关键的时刻唱出了她那首最美的单曲凤求凰。您真应该提前告诉我一下,哦,不,还是现场再知道比较好,这是我有生以来参加过的最震撼的拍卖晚会啊!”

    李主席愣了一下,道:“可是,这真的并不是我安排的啊!而宴会厅内,似乎也没有那种专门投射的探射灯光。”

    司仪:“……”

    龙域别院。

    已经半年没有这么放松的感觉了,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自从齐岳和如月离开后,还一直逗留在别墅的大厅之中,听着闻婷讲述着他们此行所发生的一切,闻婷知道,在这里的都是齐岳最好的朋友和伙伴,所以,并没有任何保留,将此行经历的一切都如实的说了一遍。文心阁隼风手打。

    过多的惊讶,已经使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听的有些麻木了,就连后来从房间中走出来,加入其中的扎格鲁大师,佛心也不再平静,毕竟,她所说的一切只能用神话二字来形容。

    “消化好了么?”闻婷微笑的看着已经足足呆滞了有半小时的众人。

    扎格鲁大师第一个清醒过来,“阿弥陀佛,这确实太不可思议了,人力竟然能够返回远古巨兽时期,怪不得,怪不得齐岳能够那么快的恢复麒麟臂,又使我们无法感觉到他气息的存在。坦白说,就连我,也甚至以为他不在人间了。”

    燕小乙嘿嘿一笑,道:“确实是不在人间啊!他都跑到神话世界去了。老大就是老大,果然强悍。不过,我现在到最想看看,轩辕剑是什么样子。不过,我觉得老大这次出去,最大的成果还不在恢复了麒麟臂上,而是将如此漂亮的雪女妹妹带了回来。不容易啊!我也终于有机会了。”

    雪女看了他一眼,轻轻的低下了头,以前冰冷的俏脸上,竟然挂着淡淡的温柔,她的融化,自然不会是因为刚刚见面的燕小乙,远古巨兽时期的经历,使她这朵帝心雪莲的心已经完全融化了,而龙域别院内这股亲切的感觉,似乎让她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家。

    闻婷没好气的道:“小乙,可不许你打我们家雪女的念头。我们雪女可是好孩子,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呢。”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