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生肖牛战士,淡漠青衫

    齐岳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淡淡的绿色光芒从他身上向周围散发,将他自己和其他七人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固定着生肖战士们,使他们不会因为重伤而晃动。

    紧接着,是蓝色的光芒,那是水云力的光芒。之前的战斗中,齐岳使用最好的就是水云力,此时正好完全发挥出作用。混合着自然能量和麒麟特殊的洗髓易筋功,能量已经开始从七人的毛孔中渗入。

    在那柔和的能量作用下,生肖战士们下意识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感受着其中能量的变化。

    “不要抗拒,按照你们平时修炼的功法进行运转,带动进入体内的能量。”齐岳的声音在生肖战士们心中响起,麒麟洗髓易筋功的功效已经展开。

    以自己的力量同时帮助七人疗伤并且改造身体,是他早就想好的。虽然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修炼的功法都是以升云诀为基础的。但是,毕竟因为生肖守护神战士每个人的能力都有其特殊性。如果一对一的进行身体改造,齐岳自然能够轻易做到。但是,如果一对众的话,因为每个人能量的不同和自身所产生的抗性,就根本无法改造成功了。

    今日将众人打成重伤,自然就使他们能量的反抗能力下降,同时还可以让生肖战士们进一步地认识到自身力量的不足。所以齐岳才会这样选择。自然能量不断从龙域别院内种植的植物和外面的植物中朝齐岳的身体凝聚而来,而水云力也在空气中的能量分子补充下不断地加强着。疗伤改造的过程刚刚开始齐岳就意识到,在白己这个时代中的自然能量,不知道要比远古巨兽时期差了多少倍。他也在心中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成为自然之源的时候是在远古巨兽时期,否则,自身的自然能量绝不会变得这么强大。

    姬德看着能量笼罩的众人,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羡慕,虽然他还不是真正明白齐岳的目的。但从齐岳的行动也能看出他这么做显然是有特殊意义的。站起身,走到龙域别院的大门处坐了下来,和扎格鲁大师一起,一里一外,帮众人护法。

    齐岳不敢入定,因为他需要对能量进行精确的控制,才能够使每个生肖战士的改造都达到最完美的程度。这也就使得他的恢复远远比不上消耗的速度。体内的云力正在飞快的流逝着。

    齐岳知道自己的判断有些失误了,因为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比他预想的要强大。当改造进行到一半左右的时候,他自身的能量已经开始进入了衰竭状态。心中不禁有些焦急。毕竟,这种改造只有第一次的效果是最好的。如果半途而废,就算今后再重新来过,也会大大不如。

    灵机一动,齐岳心中发出了呼唤的声音……

    扎格鲁始终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齐岳八人,突然,他感觉到一股庞大的能量波动从空中传来,下意识的站起身,乳白色的佛光透体而出。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片红云朝齐岳的方向落了过去。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以他的佛目,清晰的看到,那突然到来的正是闻婷。

    在齐岳的精神力呼唤下。闻婷及时赶到,红色地光芒与齐岳融合为一,得到了闻婷庞大的能量支持,齐岳顿时精神一振,由于他和闻婷能够施展融合能力,因此在能量转化的过程中,就可以通过自身和闻婷一起吸收空气中的能量分子,这样,消耗不但会减小,在完全状态的闻婷支持下,甚至会逐渐的恢复自身云力。

    时间在修炼中过得很快,当阳光普照大地,知了的叫声变得清晰起来时,龙域别院草坪上的光芒终于收敛了。

    第一个睁开眼睛的是如月,她不禁轻啊一声,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皮肤变得比以前更加晶莹了,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更令她惊喜的是,体内原本被能量充满的经脉。竟然变得开阔了三倍以上,而且经脉的坚韧程度不知道比以前增强了多少。原本被齐岳所创伤的经脉早已经恢复正常,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的感觉,虽然体内的龙云力并没有恢复什么,但是身体的变化已经使她充满了兴奋。要知道,达到了她这个境界之后,在修炼的过程中就必须要不断的维护自己的经脉,这样就使修炼变得逐渐缓慢起来,哪怕是对身体的一小点改造,都是极大的提升,更何况是如此情况呢?

    如月的目光寻找到齐岳的身影,此时的齐岳,看上去气息非常平和,赤裸着上身坐在那里,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淡淡的光泽。

    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也相继醒来,如月感觉到的,他们自然也感觉到了,兴奋的表情出现在每一个人身上,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昨天齐岳会如此认真的进行那一战。

    “啊!天啊!我,我突破了。”狂喜的表情出现在徐东脸上,仅仅一晚的时间,他胸前的穿透伤在燕小乙之前的治疗和齐岳后来的麒麟洗髓易筋功作用下完全恢复。更令他万分兴奋的是,已经达到了多日的瓶颈竟然一举贯通,成为继如月、齐岳之后,第三个突破到了六云级别的生肖守护神。要知道,六云和五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达到了六云之后,不但可以进行第二阶段本属相异化,同时,也能够修炼更为强大的本属相能力啊!

    闻婷早已经回去休息了,她知道齐岳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在解除融合的时候,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能量留给了齐岳,而自己却回房间修炼去了。

    得到闻婷的支持再加上后来的恢复,此时齐岳的云力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的七成左右。

    “大家都感觉到了吧。”齐岳微微一笑,最后一个睁开了双眼。刺目的阳光对于他们这些强者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燕小乙站起身,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嘿嘿笑道:“老大,你揍我吧,快,越用力越好。要是每次挨揍之后都能有这么好的回报,我宁可成为你最亲密的沙包。”

    齐岳飘身而起。没好气地一脚将他踢飞,“你想得美,想要不劳而获么?看来,我要给你进行特训才行。昨天晚上的话是白说了。”

    徐东哈哈大笑起,“岳父,现在是不是可以预定我是你女婿了。我已经六云了,比实力,他们谁也不是我的对手。”

    齐岳白了他一眼。道:“你支持了一小时么?”

    “呃……这个,这个就不能通融么?”

    齐岳哼了一声,道:“我的时间很紧张,没空和大家多说。现在你们的经脉已经被我改造过了。那时自然能量的改造,不会有任何副作用。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你们必须要抓紧时间修炼,将自己扩张的经脉稳定。你们也应该发现了,昨天晚上的一战,我的气脉远比你们悠长得多。在不间断的战斗之中。依旧能够击败你们?这就是改造经脉后的效果,同时,也是能量形态的不同。想要使自己拥有更持久的战斗力。除了要在战斗中尽量避免每一分能量的消耗以外,你们在修炼的过程中,也要尽量将自己体内的云力压缩。只有压缩后的能量攻击时才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也才能使你们的战斗力变得更加持久。”

    如果只是单单的说教,想要理解必然需要一定的时间,但通过昨天晚上那一战,就使得这些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深刻地明白了齐岳的意思。

    齐岳简单地将黄帝传授给自己的一些实战经验教给众人之后,立刻把田鼠和莫迪找了出来。通过面对面的实战,又给众人上了一课。当然,莫迪和田鼠的结果也并不比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昨天晚上受到的创伤好多少。只不过,田鼠的伤势还要重几分。

    “田鼠,你怎么这么傻啊!”莫迪搂着全身是血的田鼠,泪水从俏脸上不断地流淌而下。

    原本田鼠已经在齐岳的攻击下受了重伤,齐岳将攻击转向莫迪,就在莫迪无法抵挡,眼看就要伤在齐岳手上的时候,重创的田鼠突然拼尽全力扑了出来,替莫迪挡住了齐岳强横的一击。伤上加伤。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昏迷过去。

    作为始作俑者的齐岳站在那里,心中暗叹一声,田鼠啊!好兄弟。老大所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今后能不能成功,还要看你小子自己的本事。以他的实力,田鼠虽然扑过来抵挡,但他却完全可以闪躲开攻击莫迪。但为了成全田鼠这英雄救美的一幕,齐岳并没有闪避开扑上来的田鼠,所以才有了眼前的一幕。当然,田鼠的创伤远不像他表面上这么严重,对于自己的好兄弟,齐岳手下又怎么会没有分寸呢?。

    其他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有些怜悯的看着田鼠,刚才田鼠在扑出来时那无比坚定的表情使他们心中都充满了震撼。他们都明白,如果真正面对敌人的时候,他也一样会这么做。

    “齐岳,你有毛病啊!”莫迪两眼泪水,如同利刃般的光芒恶狠狠地盯视着齐岳。

    齐岳淡然一笑,道:“这就是技不如人的结果。怎么,让田鼠替你挡下了我的攻击,你不觉得庆幸么?”

    莫迪缓缓站起身,每一名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清晰地看到她的娇躯在微微的颤抖着。英雄救美虽然俗气,但像田鼠这样完全不顾生死的扑救,绝不是作秀。只有真正经历过的莫迪,才能够完全感受到田鼠那一刻所散发出的气息。

    白色的光芒越来越盛,莫迪的双腿突然消失了,空气中,一片扇形的光影,带着无数轰击朝齐岳的身体扑来。

    结局自然每个人都知道,但也没有人会阻拦,因为大家都知道齐岳是为了他们好。

    莫迪的攻击史无前例地爆发了,或许是因为田鼠的原因,此时的她,竟然发挥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战斗力。

    出奇的,齐岳并没有攻击莫迪,也没有还手。只是开启麒麟镜,在自己身体周围幻化出一层屏障,任由莫迪狂暴的攻击,凭借着麒麟镜将她的弹簧腿全部挡了下来。

    爆发的女人绝对是可怕的,如同打鼓一般密集的轰鸣不断从齐岳身体周围传来,虽然大家知道莫迪不可能伤到齐岳,但看着她那疯狂攻击的模样,众人还是不禁暗暗吃惊。

    齐岳之所以没有还击自然是有原因的。首先,他要将莫迪心中的怨念释放出来,只有这样对她的身体才有好处。其次,在她不断的攻击中,对于田鼠的感激就会持续放大。爆发性的攻击对自身的消耗是非常巨大的,当她力竭的时候,也和受到重创差不多了。

    虽然早有打算,但莫迪的决心还是令齐岳有些吃惊,她的攻击竟然没有任何迟缓的迹象,即使自身的云力即将枯竭了,居然攻势变得越来越凌厉起来。齐岳明白,莫迪已经要透支自己来发动攻击了。这样的情况自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够了。”麒麟镜挥出,风云力爆发,将莫迪震飞出十米之外,刚刚进入五云级别的莫迪毕竟和齐岳不在一个层次上,尤其是她的心神已经在悲伤中受到了限制,根本没有任何章法可言。

    眼看莫迪还要扑上来攻击,齐岳赶忙道:“你要再打,田鼠可就没救了。”

    莫迪愣了一下,通红的双眼略微流露出一丝迷惘的光芒,但是,她的怒气显然还没有消失,“你还顾忌他的死活么?如果是那样,你为什么要出手那么重。”

    齐岳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女人要是疯起来,果然比男人更加可怕。我的攻击计算是非常精确的,只是没想到田鼠对你如此关心。今后对他好一些,就是你对他的报答了。坐下吧,我会让你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的。”

    两个人显然比七个人容易改造的多,当太阳移动到日正当中之时,齐岳对莫迪和田鼠的改造已经完成了。田鼠和燕小乙一样,都是三云级别的实力,实力越低,在改造中所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大,何况田鼠受的伤比其他人都要重一些。这就使他在改造的过程中,经脉接受自然能量更加充分。

    疲倦的站起身,齐岳已经感觉到自己眼睛有些发花了,毕竟,就算是铁人,在这样不断的消耗下,身体也会受不了的。这还是有闻婷的帮助,否则,他连昨天晚上恐怕都支持不下来。

    如月和明明分别扶住齐岳的一只手臂,齐岳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咦,你们怎么都还在这里。难道你们不明白时间的紧迫么?都给我回房间修炼去。”他的话听起来有些不客气,但在这时候,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心中却都有一种心悦诚服的感觉。齐岳征服他们的不仅是力量,同时也是毫无保留的奉献。那能量的改造对自身的消耗是多么庞大啊!但他却硬生生地坚持着,将所有人都改造了一遍。在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心中,此时的齐岳,已经真正成为了他们之中的王者,毫无疑议的王者。

    大家带着愉快的心情各自回房间去了,齐岳舒服的将双臂分别搭在明明和如月的肩膀上,此时他的表情才放松下来。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终于完成了。经过自然能量的改造,大家的身体能力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他们所感受到的还只是一部份好处而已。随着今后的不断修炼,他们的感受会变得越来越深。

    莫迪比田鼠清醒的早一些,感受着自身的变化。她的目光有些呆滞了,抬头看向似笑非笑的齐岳,俏脸不禁红了起来。

    “昨天晚上,我们也一样。别说是田鼠,连我和明明这个坏家伙都没有放过呢。”如月微笑着上前将莫迪拉了起来。

    莫迪将目光转向地上的田鼠,低着头问道:“他,他没事吧。”

    齐岳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叹息一声。道:“本来,按照我的计划他应该是没事的。可谁知道,我这个好兄弟居然这么傻。他的伤实在太重了。”

    “什么?难道,田鼠的伤好不了了么?”莫迪大惊失色,看着齐岳,她的眼圈又红了起来。

    齐岳心中暗道有门,莫迪的性格温柔而坚忍,想要说服她是不可能的,只有真切地行动才能逐渐打动她的芳心,“不会的。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好兄弟恢复不了呢。你放心好了。”

    莫迪这才松了口气。道:“谢谢你。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齐岳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到不用,不过,莫迪姐。还需要你帮个忙。”

    莫迪一愣,道:“帮忙?你说吧。大家都是自己人,应该的。”。

    齐岳将挡住自己视线的头发梳理到脑后,微笑道:“倒不是我需要你帮忙,而是田鼠。你也看到了。他之前所受的伤非常严重,又失血过多。所以,虽然伤势已经被我治好了,但却伤了元气,必须要小心看护,才能恢复过来。所以。我想请你帮我照顾他几天。”

    莫迪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答应道:“这是应该的,田鼠是为了我才受伤。我是他的老师,又是朋友,自然应该照顾他。”

    齐岳知道感情的事不能操之过急,点了点头,道:“我仔细检查过他的身体了,恢复元气大概需要七天的时间。在生肖战士中,你的能量最为柔和。很适合帮助他恢复元气。这七天不但需要你照顾他的起居。同时,在修炼的时候,你需要将自身的云力输入到他体内,然后再引入他的云力,通过云力的交合搭配,才能更好的帮助他固本培元。”

    莫迪迟疑了一下,道:“可是,我们每个人的功法都不同,这样会不会有问题?”

    齐岳道:“放心吧。原本自然是不可以的,但是,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所修炼的都是以升云诀为基础的功法。从本源上来说是一样的。这次经过我用自然能量的改造,大家的能量就有了共通的特性。虽然同时修炼不会增加修炼效果,但是帮助田鼠恢复元气却是很好的选择。按照我的话去做,我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田鼠。”

    莫迪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道:“我会照顾好他的。”

    “莫迪,小心……”还在盘膝坐着的田鼠突然惊呼一声,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他的云力还远没有恢复,突然跳起顿时失去了平衡,惊呼一声,朝旁边摔去。

    莫迪距离田鼠最近,赶忙一把扶住他那胖乎乎的身体,这才帮他稳定住,“小心点,我在这里。”

    田鼠缓缓回神,眼中逐渐聚焦,当他看清楚莫迪就在自己身边时,顿时惊喜地道:“莫迪,你没事么?太好了。”平时他都是叫莫迪老师的,现在突然省去了老师两个字,却并没有引起莫迪的注意。

    齐岳心中暗暗好笑,谁说我们田鼠兄弟不会追女孩子,看人家这真情流露的表现,只要莫迪不是石女,绝对不可能不感动啊!

    感受着田鼠真切的感情流露,莫迪眼中闪过一道挣扎的光芒,但她很快就恢复过来,“田鼠,你怎么那么傻。幸好齐岳及时撤回了部分攻击力,否则,否则……”

    田鼠憨憨的一笑,挠了挠头,道:“我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老大的攻击有点猛。怕你更伤,所以才……,咦,我的身体怎么好像轻了许多。啊!经脉也变宽阔了,这是怎么回事?”

    齐岳微笑道:“傻小子,是我帮你们改变了经脉。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攻击你们?”

    田鼠笑道:“我就知道老大不会真想伤害我们的。太爽了,看来,我距离四云也不远了呢。”他并没有注意到,因为莫迪刚才扶住他,比莫迪矮上一个头的他,现在双手还搂在莫迪腰间呢。

    正在这时,别院的大门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姬德之前一直在门口处守着,众人都醒过来以后就回别墅里睡觉去了。齐岳有些疑惑的道:“这大中午的,谁会来。明明,你去看看吧。”

    明明答应一声,走到大门处将门打开,龙域别院里住的都是生肖守护神战士。她自然不会怕有什么不长眼的家伙来抢劫……

    门开。今齐岳吃惊的是,从外满走进来一个女人,不,应该说是女孩子。而且,是一个非常奇特,奇特的不能再奇特的女孩子。

    看到这个女孩子的出现,田鼠不禁勃然色变,“啊!我,我先回房间了。”短粗的双腿在此时发挥出了极强的奔跑能力,几乎只是几次发力,就跑回了别墅。

    “田鼠,等等我。”莫迪记着齐岳的叮嘱,赶忙追了上去。

    齐岳此时甚至连田鼠的声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精神完全集中在这突然出现的女孩子身上,因为,她实在是太奇特了。

    身高和田鼠差不多,但是,她那体型竟然比田鼠还要粗上两圈,站在那里,绝对是一个标准的地球仪,头发短短的,如果不是她胸前那对丰盈过于肥硕的话。满脸都被肥肉堆满的她很难被认出是个女性。粗壮的四肢,看上去很不灵活,尤其是在她走起路的时候,那样子,要多怪异有多怪异。脸上带着副眼镜,一双小眼睛因为肥肉的原因,根本无法看清楚,似乎只有两道肉缝似的。

    齐岳目瞪口呆地看着“地球仪”朝自己的方向移动过来,一声刺耳的咆哮从“地球仪”口中传出,“伯光,你别跑啊!等等我。”

    齐岳这才明白为什么田鼠要跑了,面前这个女性球体,实在是有些可怕。所谓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出来吓人,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作为田鼠的老大,他义不容辞的踏前一步,拦住了这个胖姑娘的去路。

    “你好,请问你是谁?”齐岳很客气地说道。

    胖姑娘巨大的身体差点撞倒他身上,还好临时刹车,口中喘着粗气,瞪视着齐岳道:“你***又是谁。老娘怎么没见过你?”

    这个姑娘不但胖,而且很黑,脸上的皮肤看上去实在有些可怕,连齐岳都无法辨认出她的年纪。

    听她这么一问,齐岳不禁愣了,“小胖子,这里可是私人地方,我想,我随时有请你出去的权力。”

    胖姑娘丝毫不在意齐岳说的话,举起自己的右拳,朝他比划了比划,“怎么,不服气啊!信不信我揍你。”

    这一次,不仅是齐岳笑了,就连一旁的明明和如月也都笑了起来。如月微笑道:“好了,淡淡,不要再闹了。你找田鼠干什么?”

    听如月这么一问,胖姑娘脸上嚣张的气焰不见了,双手捏住自己的衣角,有些扭捏的道:“好些天都没看到他了,有点想他。而且,如月姐你不是说我随时都可以搬过来住么?伯光他都从家里搬过来了,所以,我也要搬过来,可以么?”

    如月强忍着爆笑的冲动,道:“可以,当然可以了。你本来就是我们中的一份子啊!”

    齐岳呆呆的道:“我说,姑娘你不会是喜欢上田鼠了吧。他的年纪可还很小啊!你可不能摧残祖国的花朵啊!”

    “放屁。小什么小,你那里才小呢!老娘和田伯光是同班同学,难道我还不知道他多大么?用得着你说?老娘比他还小一岁呢?”胖姑娘一面对齐岳,立刻变得气势汹汹起来。

    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她,道:“什么?你比他还小。那这么说,你只有十五岁?天啊!”十五岁就能吃成这个样子,简直太强了。这胖姑娘就算没有三百斤,恐怕二百五是少不了的。强悍,真是太强悍了。“如月,不给我介绍一下么?以前我怎么没见过她。”。

    如月微笑着来到齐岳身边,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姑娘是莫迪的堂妹,也是小乙的表妹。说起来,也是他们那一系的呢。和田鼠是同班同学。姓莫,叫莫淡淡。”

    “啊?她叫什么?摸蛋蛋?我靠,这也太强了吧。”

    “我踹死你。”莫淡淡猛地抬起短粗而有力的腿,一脚朝齐岳腰间踹去。

    以齐岳的灵活自然不会中招,身体微微向旁边一闪,轻松的躲过了她的攻击,但却不禁轻咦一声,“她身上有能量气息。难道是……”

    如月微笑道:“没错,你猜对了。莫迪她们家确实强啊!一门三生肖。我还没来及说,淡淡就是生肖牛。是扎格鲁大师在她一次无意中找田鼠的时候发现的。已经帮她初醒过了。现在是一云级别的实。”

    “天啊!生肖牛是这样子。”齐岳忍不住瞥了一眼莫淡淡胸前那对巨大的……心道,这不是奶牛么?

    莫淡淡挺胸抬头的看着齐岳,道:“怎么样?怕了吧。”她上身穿着一件青色的村衫,用两只肥胖的手将那超级大号的村衫拽了拽,傲然道:“本姑娘人称淡漠青衫的就是。”

    齐岳嘿嘿一笑,道:“这么说,你是生肖牛,这个淡漠青衫是怎么回事?”

    莫淡淡得意的道:“因为我喜欢穿青色的衬衫,再加上我的名字,就成了,是不是很酷?”

    齐岳认真地点了点头,道:“确实很酷,不过,用在奶牛身上,再酷似乎也……”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