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电梯中的初吻

    “等一下,谢谢。”如同天籁般的声音令齐岳下意识的将已经闭合到一半的电梯门按开,一道黑色的身影有些急促的从外面冲了进来,虽然动作显得很迅速,但却依旧保持着优雅的气息。

    “谢谢。”温柔的声音响起,当电梯门合上,齐岳的目光与这后来人目光对上的一刻,两人不禁都愣住了。因为,这后进电梯的,居然就是之前齐岳在三环上遇到的小楼。

    “不会这么巧吧。”齐岳失笑道。

    小楼目光有些怪异的看着他,“齐先生到兰宝来干什么呢?”

    “找人。”齐岳一边说着,一边按上二十六楼的按钮。

    小楼看到这一幕,俏脸不禁微微一红,“你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啊?”齐岳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我当然不是来找你的啊!我们这是巧遇。”

    小楼眼中的目光看上去更加怪异了,“因为我就在二十六楼啊!如果你不是来找我的,这似乎也太巧合了一些。”

    “不会吧?”齐岳惊讶的张大了嘴,难道说,这个小楼姑娘与自己要找的人有什么关系不成?想到这里,再看着小楼那怪异的目光,心中暗道,坏了,人家姑娘肯定是把自己当成色狼或者纨绔子弟了,这个,要怎么解释呢?

    犹豫了一下后,齐岳决定还是不解释的好,毕竟,他一向认为,解释等于掩饰嘛。

    “等我找到要找的人,小楼姑娘就会相信我了。”微笑着,齐岳挪动脚步到电梯的一个角落处,刻意和小楼保持一些距离,以免让人家误会自己。

    小楼微微一笑,道:“就算齐先生是来找我的也没什么。只是,我想不通齐先生找我会是什么事呢。如果齐先生还有一枚远古之心的话,我倒是会非常感兴趣。”

    远古之心自然还是有的,那么一大块万年寒玉,就算是提炼精魄,也不在少数,只不过轩辕魂只是刚提炼出那一枚戒指的量而己,就被齐岳拿去讨如月欢心了。

    齐岳刚要开口。突然,电梯猛地顿了一下,小楼站立不稳,赶忙扶住旁边的电梯壁,而电梯内的灯光也在这一瞬间突然暗了下来,周围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啊,怎么回事?”齐岳有些惊讶地道。电梯出问题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呢。

    小楼半晌没有吭声,听到齐岳的疑问,她的声音明显变得冷了几分,“这就要问齐先生你了。齐先生真是好手段啊!连兰宝的电梯都能控制得了。不过。齐先生不觉得这样的行为太老套了一些么?”

    “呃……小楼姑娘,你别误会。这不是我弄的。”就算齐岳有这个能力。他也从没想过要在电梯里弄出什么来,但突然黑暗的电梯,再加上之前的种种巧合,齐岳自问,即使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会误会的吧。

    就在这个时候,大厦的警笛声突然响了起来,清晰的警笛声使小楼的脸色不禁变了变。

    在黑暗中,齐岳依旧能够看清楚她的样子,虽然她的声音有些冰冷。但眼中明显流露着恐惧的神色,显然是故作镇定而已。她的一只手探入自己的包中,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小巧的手电式圆筒,但明显不是手电,因为并没有手电的光芒亮起来。

    “小楼姑娘,你真的误会我了。这并不是我弄的啊!你也知道,我和如月是情侣关系,又何必制造这样的巧合呢?我今天来,真的只是了找一个人。”齐岳试探着说道。

    小楼手中的圆筒对着齐岳所在的方向,冷声道:“不论如何,等出去再说吧。你就在那里,不要过来哦。”

    齐岳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反正黑暗中也看不到,他毫无形象的在电梯的地上坐了下来,道:“那就等电梯修好了吧。”当下,为了避免再有什么误会,他也不再吭声,就那么坐在那里,缓慢的运转着自己的云力调息起来。

    外面的警笛声依旧大作,但电梯却毫无动静,小楼试探着按动呼叫系统,却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她心中的恐惧不禁更增添了几分。

    寂静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小楼试探着道:“齐先生?”

    齐岳没有回答,小楼的误会虽然他能够理解,但是人家这么看低自己,还是令他心中有些不爽。

    “齐先生,你还在那里么?你可别过来哦,我手里有电击器,要是误伤到你可就不好了。”

    小楼的声音虽然依旧有些冷意,并且带着威胁的意味,但听在齐岳耳中却只会感到好笑,电击器?那东西对自己能有什么作用吗?

    “齐先生,你怎么不说话?”小楼的声音确实很美妙,即使是在恐惧的时候,这样的声音依旧动人。

    正在这时,齐岳地眼睛突然睁开,在黑暗中,小楼隐约感觉到两道冷电闪烁了一下,下意识的,她不禁尖叫出声。

    事实证明,一名优秀的歌手,尤其是女性,在尖叫的时候分贝绝对能够达到一个非常可怕的程度,齐岳被她的尖叫吓了一跳,就连耳膜都有些疼了起来。

    “小姐,你不用吧。我可一直都没有动地方呢。”齐岳没好气的道。

    “那,那刚才的光是怎么回事?”小楼的声音依旧惊恐。

    齐岳轻咦一声,道:“小楼姑娘,你是不是和什么人有仇?”

    小楼一愣,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齐岳冷然道:“因为我突然感觉到,这次电梯突然停下来,似乎是针对你的。”并不是感觉,而是真实的探查,虽然被困在电梯之中,但齐岳的精神力却并没有闲着,他明显感觉到,有五个人正在电梯的操控室,而从这五个人身上。齐岳感觉到了很浓郁的杀气。

    小楼惊讶的道:“没有啊!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为什么有人会要置我于死地呢?”

    齐岳道:“那也只能问你自己了。”

    正在这时,电梯突然动了起来,而电梯内的灯光也已经亮起,黑暗重见光明的刹那,令小楼不禁大大地松了口气,一手抚胸,神色明显变得平和了许多。当她看到齐岳居然就那么坐在角落时。不禁有些好笑的感觉,心中暗想,我是不是真的误会他了呢?

    “终于好了,齐先生,如果确实是我误会了你,稍后我一定会向你道歉的。”

    齐岳的眼晴突然亮了起来,“道歉就不必了,不过,我们先要度过眼前的危机才是。”

    小楼一愣,道:“危机?电梯不是已经好了么?”

    她话音才刚刚一落,就像是要验证齐岳所说的话似的。电梯突然动了起来,但却并不是原本地上升,而是瞬间下降。当齐岳和小楼最开始进入电梯之后。电梯已经升到了二十层的高度,此时突然下坠,那强烈的失重感,不禁令小楼再次惊呼出声。

    一般来说,电梯都是有保险装置的,即使突然失控,保险装置也会将电梯在下坠一定高度后将电梯卡住,但是,现在来看保险装置显然已经失灵了,只不过是几次眨眼的功夫。电梯上的数字就已经从二十掉到了五层,而下降的速度也已经增强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

    此时此刻,齐岳再也顾不得什么避嫌了,迈出一步,他已经来到小楼身边,一把将她搂入自己怀抱之中。或许是本能反应,当他刚刚接触到小楼的身体时,一股麻痹的感觉瞬间传来,正是小楼开启了电击器。

    妈的。齐岳心中暗骂一声,不过他也顾不得去责怪小楼了。风云力顷刻间运转起来,将他自己和小楼两人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漂浮在距离电梯的面三寸所在的位置,淡淡的青色光芒流转,使失重的感觉大大的减弱了。

    也就在这时,轰然巨响之中,电梯终于坠落,剧烈的震荡,使整个电梯疯狂地摇晃起来,所有的灯光在一阵忽明忽暗之后,全部熄灭,大片的电火花从电梯上方亮了起来。那恐怖的感觉令小楼在这一刻完全呆滞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当齐岳凭借着风云力抵消了下坠的震荡后,他立刻将自己的云力收了回来,现在他只是希望刚才因为电梯内的灯光明亮,小楼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释放出的青色光芒还好,毕竟风云力的青光在他的控制之下并不清晰。

    当电梯完全停下来,身体的接触感觉才清晰的传入齐岳大脑之中,和如月那充满弹性的娇躯不同,小楼的身体感觉上非常柔软,纤细的腰肢,柔弱无骨,搂在怀里的感觉简直棒极了,身体的密切接触,使齐岳胸前不禁一阵舒爽,那温软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小楼的身材并没有如月那么火暴,但却非常匀称,尤其是纤细的腰肢更是令人吃惊,此时搂在怀中,见过不少美女的齐岳竟然产生出不想放开的感觉。

    “你,你……”小楼的嘴唇已经变成了青白色,这一下显然是吓得不轻……

    “你放开我。”愤怒的声音响起,齐岳这才下意识的将搂着小楼的手臂放开,皱眉看着她,心中暗道,用这么大反应么?不谢谢你的救命恩人也就算了,怎么看我像是看仇人似的。

    小楼看着齐岳,眼圈逐渐红了起来,“你,你这个流氓,居然用这种卑劣的方法。我,我恨死你了。”

    “啊?小楼姑娘,你没搞错吧。”齐岳一头雾水地看着她,“我可是刚救了你的命啊!”

    小楼充满恨意的目光冷冷地看着他,道:“救了我的命?这不是你早就安排好的么?你们这些纨绔子弟,最擅长的不就是骗取女孩子的身心么?昨天你可以用珍贵的戒指打动海如月,今天,你又用这种卑劣的英雄救美来调戏我,你这种卑鄙小人,我见得太多了。我绝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要是想用强,我就自杀。”一边说着,她向变魔术似的,一柄水果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取代了电击器的位置,出现在她的掌握之中。

    听了她的话,齐岳不禁气不打一处来,“我靠,小姐你没有搞错吧。我很无辜哎,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被困在这里。这明显是针对你的。你也不想想,从二十楼突然坠落,那种冲力可是会死人的。就算我想要追你,也没必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吧。何况,在我心中,你还远远比不上如月呢,我又何必多此一举。我们运气好,没被震死,你不谢谢我救了你也就算了,还诬陷好人,其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随便你怎么想,反正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

    如果不是因为面前的小楼是个大美女,恐怕齐岳早就一脚踹过去了,从小到大,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诬陷的感觉。当年,他还只有十二岁的时候,就因为同学诬陷他偷了一根铅笔而大打出手,险些将那同学打成生活不能自理。

    此时电梯内已经又黑了下来,小楼是看不到齐岳那愤怒样子的,听了齐岳的话,她也逐渐冷静下来,但却依旧对齐岳充满了怀疑,冷哼一声,道:“你骗谁啊!你当自己是神仙么?如果这不是你故意制造出来的,从二十楼下坠到底的电梯,恐怕现在我们早都摔死了,着一定是你早就预谋好了的。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一边说着,她一手拿着水果刀,另一只手慌张地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小巧的手机,按动手机上的按键,顿时给这黑暗的空间带来几分光亮。

    “不用打电话了,这里至少是地下三层,有信号就见鬼了。”齐岳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小楼用手机的光芒照向他的方向,见他又重新坐在了角落处,心中不禁暗暗松了口气,“要你管,你说打不出去就打不出去么?”

    齐岳没有再根她说话,而是心中在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凭借实力出去呢?虽然这种高级电梯的保全做的非常好,但是以他的实力想要出去还是轻而易举的,但如果那样做的话,也必然会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在小楼面前。让一个普通人知道自己的不平凡,显然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手机上的光芒只要一灭,小楼就赶快按上一下,只有在那手机屏幕带来的些许光亮之中,她才能够有几分安全的感觉。

    齐岳看着她的样子,心中暗想,反正自己今天也没什么事,就等等好了,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写字楼里的人总会来救援的,又何必冒险暴露自己的实力呢?何况,虽然小楼恶语相向,但在这么一个黑暗的空间中和一名绝色美女在一起,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现在他身上还有刚才拥抱小楼时留下的残余香气呢。那并不是脂粉的味道,而是一股非常清爽的香气,带着几分如同牛奶一般的甜味,似乎是小楼的体香,闻着那香气,齐岳不禁暗自意淫起来,这个新出道的著名歌星,似乎还是一个处女啊!怪不得她对贞操看得那么重了。

    齐岳这里不慌不忙地在黑暗中欣赏着小楼的样子,但小楼心中的恐惧却越来越强了,直到现在,外面都没有传来一点救援的声息,而齐岳也不再开口,电梯内静的可怕,令她的身体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齐先生。”小楼试探着叫了齐岳一声。

    “干什么?小心我强暴你。”齐岳没好气的应了一句。

    小楼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体朝角落里靠了一下,“不,我相信你不会的。刚才是我不好,你,你别生气。”逐渐冷静下来的她也想到了,如果齐岳真要对自己有什么企图的话,也不会这么半天连动都不动了,现在显然是最好的时机啊!看来自己还真的是错怪他了。

    “不,我可不是好人。我是一个痞子,是一个流氓,你这么漂亮可要小心了。”齐岳嘿嘿冷笑着,威胁道。

    小楼滞了一滞,“齐岳,你还生我的气么?等我们出去,我郑重的向你道歉好不好?”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用了。等出去后,你别说我全图非礼你,我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小楼俏脸一红,道:“你是个男人啊,不会这么小气吧。”。

    齐岳站起身,道:“我是个男人,不过我刚才也说了,同时我也是个流氓。一个流氓和美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中,你觉得我应该干什么?”

    小楼有些哀求似的道:“好啦,求求你别说了。我,我有点怕。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说说话。”

    齐岳心中暗笑,看来女孩子都是怕黑的啊!这一点真是不错。

    “那你想聊些什么呢?”齐岳淡然道。

    小楼想了想,道:“说说你吧,我对你这个人很好奇。你和海总认识多长时间了?以前我从来没听说过你啊!上流社会的圈子本来就很小的,以你昨天出手阔卓的程度。应该很有名才对,为什么会默默无闻呢?”

    齐岳道:“我不属于上流社会,默默无闻自然就很正常了。”

    小楼皱了皱眉,道:“你真的很小气哦。还记恨人家一个女孩子么?”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你看,我说实话你又不信,那我也没办法了。等吧,希望那些维修能够快一点,也好还我清白。否则的话,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小楼白了他一眼。用手机屏幕的亮光照着他那装出来的委屈样子,不禁扑哧一笑。

    黑色的长发,冰雪解冻般的笑容,以及她那绝美的娇颜融合在一起,不禁令齐岳看得呆了一下。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喃喃地自言自语道:“看来,那些家伙还是没有放过你的意思啊!”。

    小楼惊讶的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齐岳叹息一声,道:“你还不相信我么?这明显是有人想要致你于死地。否则,电梯的保险装置怎么都会失灵呢?这些家伙也真是谨慎,唯恐摔不死你,似乎又有什么动作了。只是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小楼看着齐岳的目光变得更加怪异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你的眼晴能透视不成?”

    齐岳邪恶地看了一眼她那丰满的酥胸,嘿嘿一笑,道:“要是有透视眼的话,那我可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了。”

    小楼俏脸大红,下意识的双手环抱在胸前,在电梯的角落处蹲了下来,微嗔道:“刚以为你是好人呢,原来还真的是个……”

    齐岳戏虐地逗弄她道:“真的是个什么?”

    小楼白了他一眼,没有吭声,不过,此时她的心却有些紧张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在理智上,她完全选择相信齐岳所说的话,无形的危机仿佛正在不断笼罩过来似的。

    齐岳站起身,走到电梯门处,精神力变得更加凝聚,虽然没有植物使他无法看到外面的一切,但凭借着精神力的感应,他发现那几股杀气已经来到了电梯上方。

    轻微的响动从外面传来,令小楼不禁更加紧张了,主动走到齐岳身边,低声问道:“他们,他们在干什么?”

    齐岳无奈地耸了耸肩膀,道:“我怎么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也只能等了。不过,我对你们这座写字楼的保全部门实在是鄙视。都这么半天了,难道他们就没发现电梯的变化么?这是不可能的吧。”

    小楼发现,当自己站在这个并不熟悉的男人身边时,会下意识的产生出一种极为安全的感觉,就连心中的紧张也随之放松了许多。

    就在这时,一股淡淡的异味突然出现了,辛辣的刺鼻感令两人同时感觉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小楼在这时候反而放松下来,她现在已经完全相信了齐岳的判断。噗哧一笑,道:“你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毒烟来了用什么挡呢?”

    齐岳看着她那有些嘲笑似的样子,嘿嘿一笑,道:“现在有两个方法,你可以随便挑选一个都能挡得住,你来选择吧。”

    小楼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两个方法?说来听听。”

    齐岳道:“这第一个方法嘛,并不见得完全有效,但也可以解一时的危机,很简单,首先,把衣服撕开,然后往上面弄点水,遮掩住口鼻,将毒烟过滤,虽然这种方法无法完全过滤掉。但也足够将毒烟的大部分毒素挡住了。能够多坚持很长时间。”。

    小楼疑感的道:“可是,这里哪里有水?”看着齐岳身上清爽的样子,显然是不可能藏着水的。

    齐岳坏笑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道:“这还不简单,我这里有不落地之水,你要不要呢?”

    “你……”虽然小楼很单纯,但齐岳那么明显的表示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就算死也不要。”开玩笑,如果为了保命而用一个男人的尿液来过滤毒气,对于她来说,还真的不如死了痛快。

    看着小楼逐渐转白的脸色,齐岳也不好意思再去逗弄她,此时,电梯内的雾气已经变得越来越浓郁了,“好,好,不要哭哦。我最怕女人哭了。现在还有第二个办法。”

    小楼狠狠地瞪视着齐岳,“如果还是像前一个那样的,你就不用说了。你自己保命好了。”

    齐岳嘿嘿一笑,道:“当然不是了,这第二个办法就简单多了,而且我保证绝对保险。”

    没有人是想死的。小楼也不例外,看着齐岳的目光变了变,“那你还不快说,咳咳……”辛辣的毒气已经让她越来越受不了了。

    齐岳微笑道:“吻我。”

    “你说什么?”小楼勃然色变。

    齐岳道:“我说吻我。”

    “你这个禽兽,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想占我便宜,这毒烟是不是你安排的?”看着齐岳,小楼原本清纯的面庞因为愤怒而涨红。

    齐岳无奈地摇了摇头,道:“都说女人胸大就无脑,真是不错。”他话音才落,没等小楼反应过来,突然一把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在小楼因为惊讶而呆滞着的瞬间,吻住了她那柔柔的唇瓣。

    “嗯……”小楼用力地挣扎着,但以她的力量又怎么可能从齐岳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呢?在吻住小楼的同时,齐岳用一只手搂住她纤细修长的腰身,另一只手抬起来捏住了小楼的鼻子。

    小楼用手去推齐岳,但是齐岳的身体就像铁铸铜浇地一般,根本无法推动分毫,娇躯完全被他压在电梯门上,就连头想躲闪都无法做到,酥麻的感觉不断从唇瓣上传来,因为鼻子被捏住了,小楼无法呼吸,下意识地张开了小嘴。

    甜美纯净的感觉,仿佛使齐岳又回到了当初在远古巨兽时代的时候,小楼唇瓣的甜美和身上的芳香,都令他想起了在远古巨兽时代那段时间所呼吸的纯净空气和充满了植物气息的美妙。好甜美的感觉啊,好香醇的感觉啊!如果不是因为小楼身体的热量快速上升,挣扎变得也越来越强烈,他险些忘记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一条滑溜的蛇头进入自己的小嘴之中,令小楼顿时慌乱起来,再加上窒息的感觉,使她心中充满了绝望。就在这时,一股清流从齐岳口中传入她的体内,先前缺氧的感觉顿时消失了,大脑也重新恢复了清醒。清新的气流不断从齐岳口中输入,令小楼从剧烈的挣扎中逐渐稳定下情绪。

    这,这是怎么回事?在小楼的认识中,这绝对是无法理解的现象。睁大了她那双毫无杂质的眼睛看着齐岳,小楼的目光充满了吃惊。

    齐岳有些戏虐地冲她眨了眨眼睛,一个信息传入她的大脑之中:如果不想变成瞎子的话,你最好还是闭上眼睛吧,我可没有骗你哦,这是为了救你。

    虽然心中充满了不甘,但这个时候小楼却根本无法移动半分,她的身体被齐岳牢牢的压在电梯门上,而齐岳口中不断传来的清流又是她救命的气息,此时此刻,小楼有些迷茫了,挣扎完全消失,而她那清纯的大眼晴也终于闭上了,两行清泪顺着面庞滑落,娇躯微微的有些颤抖着,但她的双手却下意识的搂住了齐岳的腰肢。

    由于挤压,使齐岳和小楼的身体全方位的接触,这就更令他充分感受到小楼身上那柔软如棉的触觉,这是明明、如月和闻婷身上都不曾出现过的情况,虽然充满弹性的娇躯同样动人,但第一次接触到如此柔软的娇躯,也给齐岳带来了别样的刺激。

    齐岳暗问自己是不是太卑鄙了一些,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凭借风云力轻松的制造出一个保护罩将两人的身体保护在内不受到毒烟的侵扰,但是因为小楼之前对齐岳那不客气的诬陷,令他升起了恶作剧的想法,所以才使用了这美妙但却麻烦许多的方法凭借自己的身体过滤空气,再将空气通过嘴传入小楼体内。

    齐岳下意识的轻轻吮吸着小楼的唇瓣,舌头也灵巧的撩拨着,小楼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火热了,这种刺激是她从未经历过的,毕竟,这比法国长吻还要长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的舌吻,是她的初吻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