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生肖猪战士,官静

    此时在小楼眼中,齐岳已经完全变了,自从刚刚看到齐岳那强大的实力后,她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海如月会喜欢上一个看上去如此普通的男人。这岂是普通啊!那麒麟的图案简直是太美了,他居然是一个潜藏在社会中的异能者。

    齐岳淡然道:“十二生肖守护神并不是全部,在全部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中还包括一个异类,那就是我,生肖守护神之王,麒麟。”飘身上车,随着低沉的关门声,如同野兽般的奥迪Q7调转身形而去。当齐岳离开的那一刻,透过车前风挡玻璃,小楼清晰的看到了齐岳眼中的漠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突然很疼很疼。

    “舅舅,我……”小楼那天籁般动听的声音在此时突然变得有些沙哑了。

    昌杰安慰道:“这也不能怪你,毕竟,以你现在的身份和情况,难免会多疑一些。我想,这位齐先生也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等以后有机会你向他解释清楚也就是了。”

    ……

    希腊,雅典。

    盘膝坐在神殿主位,雨眸持续着每天固定时间的修炼。突然,她睁开了自己那爽紫色的眼眸,神色间充满了惊讶。自言自语的道:“他的气息终于又出现了,我就知道,他没有那么容易消失。”眼中的惊喜,是无法掩饰的。

    “真正的你终于回来了,你的气息依旧是那么强大。看来,是该履行你诺言的时候了。”淡淡的微笑浮现在雨眸唇边,神圣的气息在她身体周围形成一圈淡紫色的光晕。

    齐岳没有回龙域别院,他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一边朝京城南边开着车,心中一边想着小楼对自己的误会,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的人类啊。心思实在过于慎密了,多疑使人们的关系疏远,看上去那么清纯的小楼也是如此,还是自己家里的几位美女好啊!

    小楼唇间的甜美感依旧留在齐岳的唇上,很快,他开着车已经来到了南三环,因为之前的耽误,早晨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并没有再出现堵车的情况。根据自己精神力的感觉,齐岳很容易的找到了目标所在的地方,但是,当他来到这里时,却不禁有些愣住了。

    那时一间夜总会,看上去规模并不大,外表的装修都很简陋,就更不用说是里面了,此时还是上午,这家名叫热点的夜总会还没有开始营业。而齐岳所要找的目标,就在这家夜总会之中。

    齐岳将车停好,推门而入。虽然现在还没有营业,但夜总会的门并没有关上。大厅里有一名清洁员正在打扫卫生,看到齐岳进来,他并有露出惊讶的神色,随手指了指旁边的楼梯,道:“来面试的吧,面试上二楼,左转第二个房间。”

    面试?面试什么?齐岳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直接顺着楼梯向楼上走去。耳边传来清洁员自言自语的声音,“长得一般。不过身材看上去还不错。看来,又要多一只鸭子了。”

    齐岳全身一僵,我靠,他居然当我是来应征做鸭的,我日啊!不过,也因为这名清洁员的话,今齐岳对最后一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身份更加疑惑了。

    根据精神力的指引,他直接来到夜总会最高的三楼,下面两层都是大厅和包房。而这最高的一层明显没有装修,走廊两旁都是一个个房间,卫生很差,连走廊的地面上都能清晰的看到各种垃圾和不薄的灰尘。

    齐岳一直走到走廊的最里面,在一个房间外停了下来,没错,就是这里了,精神力清晰的指引告诉他,要找的人就在这个房间之中。抬手敲了几下门,齐岳心中不禁充满了期待,只要找到这最后一名生肖守护神战士,那自己在去希腊前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集中了全部人手之后,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实力必然能够更上一个台阶,他现在只是希望,这最后的生肖守护神战士生肖猪,也能像之前的昌杰那样是一名先天觉醒者,这样的话就能少浪费许多力气了……

    足足等了半天,门才打开,当齐岳看到眼前这个人的时候,不禁有些吃惊,那是一个年轻人,至少从他的相貌可以看出来,比起田鼠他也大不了多少。身高和昌杰差不多,但和昌杰那一身肌肉比起来,他就差得太远了。肥胖的身体几乎堵住了整个门,皮肤倒是挺白的,一头五寸许的头发梳成了莫西干式,发梢染成了黄色,肥胖的脸看上去就像一个肉球,或许是因为太胖的缘故,脸上的皮肤被撑起,看上去倒是挺光滑的,一双小眼晴在肥肉的拥挤下想看到眼珠都不容易,从那无神的眼晴中流露着猥琐而淫荡的光芒,鼻子下面留着两撇小胡子,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了不少。

    抬头看了齐岳一眼,胖子没精打采地道:“干什么?新来的吧。妈的,老子都说过了,不要再让人住到这里来,难道你不怕传染么?”

    齐岳眉头微皱,踏前一步将胖子推开走进了他的房间,一进门,齐岳差点被迎面而来的污浊气息熏一个跟头,靠,不愧是生肖猪啊,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分明就是猪圈。房间内到处都散落着脏衣服,满地的烟头、烟灰和各种垃圾,外面的楼道和这里比起来都可以称得上是无茵医疗室了。

    “这是人住的地方么?”齐岳虽然也住过地下室,但他那里都比这个胖子住的地方强多了。

    胖子撇了撇嘴,“妈了个比的,老子又没请你来,滚蛋。”

    齐岳上下扫视了胖子一眼,这家伙穿着的大裤袄看上去至少有一个月没洗了,上身露着白白的肥肉,双手正在自己那肥大的肚子上拍着。从他身上,齐岳感觉到了充满堕落的气息。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胖子的这个形象而有任何轻蔑或者不屑。毕竟,在没有成为生肖守护神战士之前,他也只是一个痞子而已啊!

    “给。”甩出一支香烟扔给胖子,齐岳自己也叼上一根,“我们出去说话吧。这里空气太差了。”一边说着,他甩手给胖子的烟点着,然后再点上自己的烟后走出了房间。

    胖子叼着烟愣住了,揉了揉自己那细小的眼晴。真怀疑在刚才那一刻自己看花了,因为,他看到点燃烟头的火焰居然是从齐岳大拇指上冒出来的。下意识的,他跟着齐岳走出了房间。

    吐出一个标准的烟圈,齐岳站在楼道中问道:“你在这里是干什么的?你叫什么名宇?”

    胖子看着齐岳的手,下意识的回答道:“我叫官静,花名小静,你说我是干什么的?”

    烟不知不觉的从口中滑落,齐岳虽然已经有些猜到了这个胖子的身份,但真正从他口中听到,还是不禁吃惊地张大了嘴,“你,你这样的也能做鸭子?”

    官静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靠。你丫的真不文明,什么叫鸭子?我们这叫男公关好不好。咱这身材,可是热点,最招女人喜欢的一个。何况,咱从不挑剔客人,活儿接得比谁都多。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很喜欢我这样的。昨天一帅哥还说我屁股肉够厚,够爽呢。”

    “我日,这是典型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啊!还不择食。我再日,还***小静……”齐岳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官静无语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一名生肖守护神战士居然会是,会是这个样子。

    官静不屑的哼了一声,“你来这里,能是什么好东西?还不是和我一样?不过,想要住我这里,你可要先孝敬孝敬我吧。怎么说,我也是先来的。”一边说着,他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中指搓了搓。胖胖的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跟我离开这里吧。”齐岳经过短暂的吃惊之后,终于冷静下来。不论之前是干什么的,毕竟这个叫官静的家伙是生肖守护神战士啊!他体内继承了生肖猪的血脉。

    “离开这里?”官静有些惊讶的看着齐岳,“我为什么要离开这里?难道你想包养我?”

    通过精神力的扫描,齐岳已经完全发现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先天觉醒者,到现在他的能力还处于未觉醒状态呢,不过,就像当初燕小乙头上长角一样,作为生肖猪,他现在的身体也有了一些变化。

    “你要是想包养我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不过,我的价格可是很高的。至少一天你也要给我一千块,我才会考虑,怎么样?还要管吃管住。不论你想攻还是想受,我都会满足你的。”官静淫亵地看着齐岳,嘿嘿笑了起来。

    看着他那猥琐的样子和全身颤抖着的肥肉,齐岳不禁一阵恶寒,哼了一声,道:“包养你个头。如果我说的不错,你现在应该已经有病了吧。”

    听了齐岳的话官静不禁脸色大变,失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齐岳嘿嘿一笑,道:“是不是下身红肿,屁股那里还长出了个凸起。”

    官静看着齐岳的目光顿时流露出一丝恐惧,下意识的退后几步,“是老板让你来找的对不对?”扑通一声,他那肥硕的身体竟然跪倒在地,大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道:“大哥,你可千万别让老板赶我走啊!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和三岁的娃儿,等着我赚钱回去救急呢。大哥,我知道我有病,好像是菜花病,可我一定会尽快治好的,求求你了,大哥,跟老板说说好话吧。大不了我治好了病第一个为你服务。”

    齐岳强忍着笑意,扳起面孔道:“知道自己有病还敢留在这里?你那病可不是医生能够治疗的,小子,你这一生是毁了。”他才多大?如果是生肖猪的话,比起田鼠才大一岁而已,像他这样的年纪,怎么可能有八十岁的老母和三岁的孩子?

    官静恐惧的看着齐岳,“不,不,不,大哥,我一定能治好的,你就跟老板说说好话吧。就留下我吧,大不了以后我的抽成多给老板抽一些,接一个客人我就要一百块就好了。”

    齐岳皱眉道:“难道你就想一直这样下去了么?就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么?”

    官静微微一愣,苦涩地道:“离开这里?大哥,你也看到了,像我这模样的,到别的地方哪有饭吃啊!我一没学历,二没本事,只能靠自己的身体,希望趁着年轻能够多赚上一点,以后开个小买卖我就知足了。大哥,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

    “起来吧,兄弟。”齐岳将官静扶了起来,他那肥大的身体在齐岳手中和稻草的重量并没有什么两样。

    看着齐岳温和的目光,官静心中的恐惧减弱了一些,试探着问道:“大哥,你还要赶我走么?”

    齐岳道:“不是赶你走,而是带你走。你在这里一天能赚多少钱?”

    官静挠了挠头,头上的莫西干发型颤动了几下,喃喃地道:“好的时候能有二三百,不好的时候,可能一个客人都没有。毕竟我身体条件差啊!不是有特殊爱好的,人家怎么会选我?大哥,要不,以后每天我把收入抽三成给你,你跟老板替我说说好话吧。”

    看着他的样子,齐岳不禁感觉到一阵悲哀,没有人是天生愿意干这个的,如果不是因为生计,又怎么会被逼迫成这个样子呢?叹息一声,道:“这样吧,你跟我走,个后不用再接客,我管你吃住,每个月给你三千块钱工资,你愿不愿意干?”

    官静一愣,有些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齐岳,“大哥,你,你真的要包养我么?虽然价钱第一点,但咱们说好了,我可不做SM,而且,你出的这个价格,我每天最多做一次。”

    “靠,你奴性就这么强嘛?”齐岳一个侧踢,将官静肥胖的身体踢了个跟头,“跟我走,今后你就是我的兄弟,不需要你接客,只要你叫我一声老大,以后根我混就行了。”

    官静虽然被踢了个跟头,却丝毫没有恼怒的感觉,眼睛大亮,看着齐岳那伟岸的身材,兴奋的道:“大哥,难道你是混黑社会的?好,那我跟你混了。大哥,你知道么?我的偶像一直都是古惑仔里的包皮啊!可是,可是我的病……”

    齐岳这回是彻底无语了,“少废话,跟我走,我治好你的病,刚才说的条件也一样不变。还不用你接客。但是,咱们说好了,一旦跟了我,你就不能后悔,我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否则的话,哼哼。”一边说着,齐岳右手探出,红色光芒瞬间弥漫,官静房间的门一刹那间完全化成了灰烬。

    官静看着齐岳张大了嘴,“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吧?”

    齐岳走到他身前,淡然道:“跟我走吧,什么都不用带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小弟。”

    官静试探着道:“我,我现在还可以后悔么?”

    齐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如果你像和那扇门一样的话,随便你。”对这样的家伙,威胁明显比笼络的效果要好。

    齐岳没有直接带着官静回去,而是将他带到一家洗浴中心,彻底的让这家伙洗了个干净,之后又给他买了一身衣服换好了,这才带着他回到龙域别院。刚和齐岳离开热点夜总会的时候,官静还是有些不愿,但当他看到齐岳那辆宝贝车时,立刻就像变了个人,老大长老大短的,叫得比田鼠还亲切。

    “大师。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他是生肖猎,我觉得,与其我给他初醒,不如您来的好。”齐岳一回来,就将官静扔给了扎格鲁,比起耐心来,他可比扎格鲁大师差得多了。

    “阿弥陀佛。齐岳,你终于完成了一切。我们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终于齐全了。”扎格鲁显得很激动,虽然官静的外表实在令他有些难以接受,尤其是那莫西干式的发型,不过,找齐全部生肖守护神战士还是令他充满了兴奋的感觉。

    把官静扔给大师,齐岳暗暗松了口气,坦白说,他心中对官静的遭遇非常同情。回来的路上官静告诉他。自己从小就是个孤儿,出生在扬州,扬州的条件远不如京城。国家的救济也比京城差多了,从十一、二岁的时候他就为了生计到处闯荡。做过传销、做过打下手的厨师,到最后,就来到了京城成为了一名“男公关”,和他比起来,齐岳觉得自己幸运多了。还好官静年纪还小,今后还有时间调整过来。齐岳将他扔给大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能够通过大师的佛气,化解他心中的各种负面情绪,并且将他那饱受磨难的身体调整过来。

    “齐岳。刚才有电话找你。”明明从搂上走了下来,看到齐岳她飘身而至,拉住了他的大手。

    齐岳微微一笑,从他回来以后,明明原本的活泼又恢复了,“是谁找我呢?”

    明明神秘的一笑,道:“你猜。”

    看着她的样子齐岳不禁心中一动,道:“不会是希腊来的电话吧?”

    明明吃惊的看着他,道:“你怎么知道的?”

    齐岳嘿嘿一笑,道:“因为我聪明啊!”

    明明做出呕吐状,“还聪明呢?也不知道谁被退学了。不过倒是让你猜对了,就是希腊打来的,是那个雅典娜。她说,希望我们能尽快到希腊去,以履行当初的诺言。”

    齐岳眼中光芒闪烁了一下,自言自语地道:“她居然知道我回来了。从希腊到炎黄,距离如此之远,她都能感受到我的气息,看来我对她还是低估了。”

    明明一脸期待的看着齐岳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呢?”那个林一凡才不是她需要去想的,能和齐岳一起到希腊去玩一圈才是她最希望的呢,两人分开了半年,当齐岳重新回来之后,明明不知不觉间已经发现自己对齐岳的依赖已经变得越来越强了。

    齐岳微笑道:“雨眸还说了什么没有?”

    明明道:“她说,如果我们定了什么时间过去,就提前打电话通知她,她会派人来接咱们的。你觉得这样好么?”

    齐岳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不好的,咱们对雅典又不熟悉,那就等她来接吧。你打个电话给她,让他五天后派人过来。五天的时间,也足够我把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这次我们要去的不仅是希腊,同时,也还要顺便到欧洲一游。”

    明明点了点头,兴冲冲地去了。她还没有出过国呢,这次能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出国,她怎么能不开心呢?

    “齐岳,有一位先生和一位小姐来找你。”周叔悄无声息地来到齐岳身后说道。

    “找我?”齐岳回过身,有些惊讶的看着周叔。心中一动,他已经猜到了来的是谁,只不过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来的这么快而已。

    周叔点了点头,道:“你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成熟了,当初,我真的没有看错人。”

    齐岳对周叔还是非常尊敬的,向他点了点头后,才自己走向大厅。

    正如齐岳所料想的那样,来的正是昌杰和小楼。小楼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装束,原本的黑色长裙换成了淡蓝色,但样式却还是一样的,黑色的长发整齐的垂在身后,那接近地面长度的长发即使不是第一次看了,依旧令齐岳产生出惊艳的感觉。

    看到齐岳,小楼赶忙站了起来,流露着歉然的神色向齐岳道:“齐先生,之前真的很抱歉,我和舅舅来,是特意向你赔礼的。非常感谢你今天的救命之恩。今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小楼一定不会推辞。”

    齐岳走到两人身前微微一笑,指了指沙发,道:“没什么,早晨发生的事我都已经忘记了。小事而已,不过,小楼姑娘如果真的愿意帮我的话,我到有一事相求。”

    小楼惊讶的看着齐岳。她这次来一是向齐岳表达歉意,二来是向齐岳来示好的,经过她和昌杰的分析,觉得齐岳一定不是普通人,况且还救了她的性命,所以才会特地来道歉。只是她没想到齐岳居然会毫不客气地请她帮助。

    齐岳微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请小楼姑娘做我公司的形象代言人。至于酬劳的问题好说。”

    没等小楼开口,昌杰已经抢着道,“形象代言?或许齐先生还不知道,小楼是从来不做任何广告的。只是唱歌而已。她的兴趣都在唱歌上,并不希望做其他的事。”

    齐岳看着昌杰,微笑道:“昌杰大哥。不要叫先生先生的,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我考虑过了,这个代言由小楼姑娘来做最为合适,广告不会耽误小楼姑娘太长时间的。而且,我想小楼姑娘如果看到了我们公司所要代言的产品,一定会非常有兴趣。”

    小楼有些好奇地道:“齐先生救了小楼的命,如果只是请我帮忙做个广告的话,小楼一定不会推辞,只要不是那些暴露的广告就好了。”

    由于小楼是昌杰的外甥女,齐岳又在他们面前显示过自己的实力。听以他并没有多做掩饰,从衣服内将麒麟珠摸了出来,光芒一闪,手中已经多了一枚天蓝色的水果。

    麒麟珠的炫丽令小楼的目光停滞了足足一秒,当她看到齐岳竟然从麒麟珠内拿出了一枚怪异的水果时,不禁吃惊的小嘴微张。

    看着小楼的样子,齐岳不禁想起了在电梯内的一幕,微笑道:“我想要小楼姑娘代言的,其实只是一些水果而已。到时候,只需要拍摄一些小楼姑娘吃水果的样子就可以了。怎么会暴露呢?”一边说着,他将手中天蓝色的果实递到小楼手中,继续道:“这种水果是我公司的品种之一,一切完全来自纯天然,没有任何污染,不但味道好,而且对身体的健康非常有利。它的纯净和小楼姑娘的气质非常相像,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我想,这样的广告应该没问题的。”

    答案终于揭晓了,齐岳让如月去注册的,正是一家经营水果的公司。这是他在远古巨兽时代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为了帮助远古巨兽时代的人类对抗九黎族,齐岳决定将一些威力普通的热武器运送过去。而热武器的来源自然是从胡光和易安的圣火教了。但是,虽然大家是兄弟,但齐岳也不会强要人家的东西,反正圣火教就是倒卖这些的,直接买过来就行了。但是,买武器的钱可不是小数目。所以,在远古巨兽时代的时候齐岳就已经想好了,要用远古巨兽时代的东西弄到现代来赚钱,再用这些钱买了武器送到远古巨兽时代去。

    远古巨兽时代的什么东西是现代没有的呢?齐岳仔细想了一下后,发现最容易通过经营产生效益的就是水果,那绝对是原生态没有任何污染的水果啊!那些特殊的品种根本是现代不可能培育出来的,虽然只是卖水果,但却绝对是垄断行业。试问,除了他们能够凭借昆仑镜回到远古巨兽时期以外,还有谁能得到这样特殊的水果呢?所以,麒麟集团的主营就是水果,齐岳让如月去准备的仓库,也是为了储存水果用的。只要去一趟远古巨兽时代,以他现在的能量强度,麒麟珠能够储存的数量绝对是恐怖的,足够经营用了。

    小楼接过齐岳手中的水果,那天蓝色的果实看上去没有一分瑕疵,晶莹透彻的果实甚至能够看到里面的汁液流动,那哪里像是一枚水果啊!简直就像是一块巨大的蓝宝石。

    “这,这是水果么?我以前怎么连听都没听说过?”

    齐岳微微一笑,道:“如果你听说过,那我们也就不用经营了。小楼姑娘,如果你信得过我,那就请你尝尝吧。我想,你会永远也无法忘记它的味道。”要知道,他拿出来的是远古巨兽时代口感最好的水果之一,齐岳给它起的名宇,就叫做蓝宝石。

    小楼这次没有犹豫,因为她不希望再让齐岳感到自己对她的怀疑,将那天蓝色的水果送到唇边,薄皮触齿即破,一股清冽甘甜的汁水顷刻间充斥在小楼口中,那甘冽的感觉,那清新的香气,转眼间弥漫到她全身每一个角落。仿佛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全都张开了似的,滑嫩的果肉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就被她在不知不觉间吃了下去。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