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雅典娜的迎接

    齐岳哼了一声,心中暗想,果然不愧是小白脸啊!这恭维的话说的一套一套的。看着林一凡那英俊的相貌,他不禁心中警惕大增,毕竟,从外表、家世以及各个方面来看,人家都比他强得多了。他能够胜过林一凡的,也只有那强大的实力和与明明之间身后的情谊了。

    明明优雅的一笑,却并没有接过林一凡的花,“谢谢你来接我们,花就不用了。我从不喜欢鲜花。”她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目光却瞪向了旁边的齐岳,似乎再说,你可从来都没有送过我花哦。

    林一凡洒脱的道:“那好,就请明明小姐上车吧。哦,对了。我只是来接明明小姐的,至于齐先生则另有安排。”

    齐岳眉头微皱,道:“你要单独将明明接走?”

    林一凡微微一笑,道:“齐先生,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这也是我们打的赌。我负责款待明明小姐,而你将由雨眸小姐亲自招待。当然,您随时都可以和明明小姐保持联络。当初雨眸小姐承诺过明明小姐的安全,这一点我想你可以绝对放心。况且,接照我们当初的约定,每天齐先生都可以和明明小姐见上一面,我会安排好的。”

    当初的约定齐岳自然是记得的,既然已经答应了,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向明明使了个眼色,微笑道:“既然来了,那你就好好玩吧,由希腊总统之子给你当向导,也是不错的事。”

    这次来到希腊,虽然说是游玩的,但齐岳更主要的目的是进一步的掌握雨眸和她手下的那些星座守护者们究竟有多么强大的实力,他并不怕林一凡对明明如何,先不说明明自身的实力已经进入了五云级别,单是他凭借与明明的心灵相通加上精神力的追踪,随时都可以在数分钟内以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能力来到明明身边。

    明明有些不舍的看了齐岳一眼。见齐岳向她点了点头,这才不愿的上了林一凡的车。为了炎黄和希腊两国之间的关系,她也只能暂时委屈自己了。何况齐岳在飞机上答应她,这次希腊之行结束后,还会带她在欧洲转转,到时候两人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林一凡向齐岳颔首示意后,也上了那辆迈巴赫,随着低沉的发动机声响起。绝尘而去。希腊总统的儿子就是不一样啊!连汽车都能开到机场里面来,看着那黑色迈巴赫巨大的身形逐渐远离,齐岳的心神也收敛起来,向身边的萨尔缇丝问道:“雨眸小姐有没有安排人来接我?还是我们自己过去呢?”

    萨尔缇丝微微一笑,道:“小姐说会亲自来接先生的,我刚才已经联系过了,您不要着急。略微等一会儿就好。”

    果然,时间不长,三辆豪华车已经从林一凡那辆迈巴赫消失的方向开了过来。凭借惊人的目力齐岳看到,那三辆黑色的豪华车。最前面的一辆是玛莎拉蒂总裁。那三叉戟的标志和富有冲击力的前脸让齐岳一眼就认了出来。在玛莎拉蒂总裁之后的,是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沉稳的车身就像一位欧洲的绅士,充满了雍容大气的感觉。最后一辆是加长版的奔驰S600,感觉上,倒是三辆车中最不起眼的了。

    萨尔缇丝微笑道:“小姐来了。”

    很快,三辆纯黑色的豪华轿车在雅典明媚的阳光照射下来到了湾流五商务飞机前停了下来,首先下车的是坐在最前面玛莎拉蒂总裁上的人,从这辆原产自意大利的豪华车上下来两个人,这两个人齐岳都见过,分别是狮子座的星座守护者伊尔亚斯,和射手座的星座守护者米格里斯。两人都穿着笔挺的西装,高大的身材,拥有古典韵味的英俊被衬托得更加英挺。一下车,他们就向那辆劳斯莱斯幻影走了过去,而此时,最后面的加长奔驰也停了下来,从上面也下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男性,齐岳只认识一个,是水瓶座的星座守护者撒冷。而另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他就不认识了,不过猜也猜得到,这应该也是一名星座守护者了。

    四个人几乎同时来到了劳斯莱斯幻影的四个门处。狮子座得伊尔亚斯恭敬的将右后门打开,一手做出挡头的动作,另一只手做出请的姿势,看上去到有点像是一个合格的门童。

    在齐岳的注视下,雨眸从劳斯莱斯幻影上走了下来,今天的她,和齐岳当初在炎黄共和国见到时有了不小的区别。一身雪白的长裙将她那圣洁的气息衬托得更加完美,紫色长发用一个淡金色的头箍收拢,只有两鬓处各有一缕垂下,看上去在神圣中多了几分温柔,如同爱琴海一般深逮的眼眸注视着齐岳,那宜喜宜嗔,宜颦宜笑的样子,看得齐岳不禁心神微震。毕竟,雨眸是他所见过的第一个完美级美女啊!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都没有任何瑕疵。比起上一次见面,现在的雨眸似乎多了几分人性化,那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不再那么明显了。

    雨眸在四名星座守护者簇拥下向齐岳走了过来,齐岳面带微笑的迎了上去,“雨眸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雨眸微微一笑,歉然道:“不好意思,因为临时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来的晚了一些。请原谅。”

    齐岳微笑道:“男人等女人不是应该的么?何况是像雨眸小姐这样高贵的女士,就算等上一辈子也是值得的。”此话一出,雨眸身后的四名星座守护者脸色同时一变,他们都听得懂炎黄语,齐岳这略带轻薄的话语令他们的神色都冰冷了几分。

    雨眸神色不变,依旧微笑着道:“欢迎齐先生来到希腊。”

    齐岳道:“和上次见面时相比,雨眸小姐变得更高贵动人了。真是令人惊叹。希腊美女的神韵在你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能来到希腊,来到雅典,是我最大的荣幸。”

    “雨眸俏脸上飞起一抹淡淡的红晕,微笑道:“齐先生过奖了,请上车吧。”说着,她首先向自己的劳斯莱斯幻影走去。而齐岳对雨眸的赞美听在那四名星座守护者耳中,绝对是亵渎的表现。如果不是因为有雨眸在,恐怕此时愤怒已经促使他们向齐岳动手了。

    一旁的萨尔缇丝听得目瞪口呆,齐岳对雨眸的赞美分明是照搬先前林一凡对明明说的话啊!只是改了几个词汇而己。这样恬不知耻,若无其事的表现,不禁令这位希腊美女看着齐岳的眼神变得怪异了许多。

    雨眸在星座守护者的簇拥下先上了车,当齐岳来到劳斯莱斯幻影处时,却被狮子座的伊尔亚斯拦住了。他淡淡的道:“齐先生,请坐最后一辆车吧。”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齐岳的右臂上,当初终极麒麟臂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而此时齐岳的右臂竟然已经恢复了,看上去也并不像是假肢,不禁令他有些吃惊。

    齐岳愣了一下,从伊尔亚斯眼中,他看到了明显的敌意,心中冷笑。同样淡然的道:“这就是希腊人待客的方式么?如果是这样地话。我倒无所谓。”

    车窗开启,露出了雨眸那完美的娇颜,她秀眉微皱。向伊尔亚斯道:“不得无礼,请齐先生上我的车。”

    伊尔亚斯脸色一变,“可是小姐……”

    雨眸淡然道:“你没听到我说的话么?”和面对齐岳时的微笑温婉不同,此时的她,身上的神圣气息骤然强盛起来,虽然是无形的气息,但却充满了威严的感觉,令伊尔亚斯和其他几名星座守护者不敢有任何辨别的意图。

    无奈之下,另一边的射手座米格里斯只得给齐岳打开了劳斯莱斯幻影另一边的车门。

    齐岳看着伊尔亚斯,眉毛向上挑了挑。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这才走到劳斯莱斯的另一边上了车。

    伊尔亚斯紧紧地棒了一下拳头,再一次见到齐岳,他的感觉却和上一次完全不同。如果说上一次齐岳是出鞘的利刃,充满了锋锐之气的话。那么,这一次见到的齐岳却像一个没有任何波纹的浑浊水潭,令人无法看出深浅。甚至连气息都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普通的人却坐到了星座守护者们最尊敬的女神雅典娜身边。

    劳斯莱斯的座椅比起跑车来可要舒服得多了,最昂贵的皮革,加上周围实木装饰,给人一种古典华贵的感觉。

    雨眸坐在那里,给人一种很恬静的感觉,见齐岳坐上车,歉然一笑,道:“不要介意齐先生,伊尔亚斯并不是故意要和你为难的,只是我的车以前都是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坐而已。是我的疏忽,没有提前告诉他们,还请原谅。”

    齐岳微笑道:“这么说我能做到这辆车上,坐到雨眸小姐身边,还是你的第一次了?”

    此时,三辆豪华车组成的车队已经开了起来,朝着机场外而去。

    雨眸俏脸一红,听着齐岳的淫荡话语她不禁轻轻地摇了摇头,道:“齐先生,据我所知,炎黄共和国的文化博大精深,您的话可不要让我产生歧义啊!”

    俏脸上的羞红使雨眸看上去人性化了许多,更容易让人亲近一些,“雨眸小姐,那现在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呢?这次到希腊来,要麻烦你全权安排了。”

    雨眸的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道:“我们现在去帕提农神庙。那里也是希腊政府特批我居住的地方。以往是专门祀奉雅典守护神雅典娜的神庙,也是希腊的著名建筑之一。它也是是希腊本土最大的多立克式神庙。

    齐岳呵呵一笑,道:“还好我在飞机上看了点关于希腊的介绍,要不,还真不知道你说的多立克式神庙就是周围有一圈柱子的那种。”

    雨眸看了一眼齐岳的右臂,道:“齐先生的手臂已经恢复了,真是恭喜。看上去,似乎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齐岳淡然一笑,道:“这是我运气好啊!谁让我们国家有一位接肢大师呢?这才换了条手臂,除了没有以前那么灵活以外,其他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已经进入了雅典市,雅典有着很多希腊式的特殊建筑,作为欧洲第八大城市,它不愧为四大文明古国中希腊的首都。但现在齐岳可没心情去观赏这些,毕竟,他身边坐着一位比任何景色都要美上许多的完美级美女。第一次和雨眸坐得这么近,雨眸身上那独有的,带有神圣气息的淡淡清香不禁令他心旷神怡。不过欣赏美女虽然是齐岳得爱好,但从和雨眸见面的第一刻起,他就知道彼此之间的较量已经开始了,而他代表的正是生肖守护神战士。

    齐岳对雨眸有着戒备之心,可雨眸作为雅典娜神诋的继承者,又岂是那么好糊弄的?神色不变,雨眸道:“当初我们离开了炎黄共和国之后,有一段时间失去了齐先生的气息,不知道齐先生当时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因为身体太虚弱了?”

    齐岳心中微微一凛,笑道:“可能是吧,你也知道,在做手术的时候,我的身体机能必然会非常虚弱,更何况当初为了对付那只金翅大鹏雕,对我的身体消耗实在太大了。即使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恢复呢。”

    雨眸扭过头看了齐岳一眼,嘴角处流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真的是那样么?齐先生,你越来越令我看不透了。”

    齐岳道:“不知道今天怎么安排,只是参观帕提农神庙么?”

    雨眸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到帕提农神庙后我将和星座守护者们共同给齐先生接风洗尘。齐先生坐飞机应该也很辛苦了,然后就早些休息吧。明天我再带你去我们希腊著名的爱琴海去看看。我想,那里的风景你一定会喜欢的。”

    齐岳微笑道:“能得雅典娜女神为我做导游,真是我的荣幸,不过,在我眼里,什么景色也无法和雨眸小姐相比。”

    雨眸淡然道:“齐先生真的是这么想的么?”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为什么不呢?”

    雨眸那双紫色的眼眸看上去更加深邃了,在深邃的眸光之中包含着几分迷惘的光芒,“齐先生,你知道么?还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说这些。”

    齐岳微微一愣,道:“雨眸小姐的美已经不需要赞美了,或许是因为其他人怕亵渎了你的神圣吧。我是个痞子,如果雨眸小姐不喜欢我的说话方式,我会注意的。”

    展颜一笑,雨眸摇了摇头,道:“不,其实很好啊!没有一个女孩子不希望听到别人的赞美。尤其是这赞美是由齐先生口中说出的,就更令雨眸感到高兴了。”

    齐岳道:“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理解为雨眸小姐是在对我刮目相看呢?”

    雨眸轻叹一声,道:“我与齐先生,虽然分别在东、西方,但是,我们的使命其实是很类似的。我们虽然都有着比普通人强大的多得实力,但是,在我们身上也有着许多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重大责任。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我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有很多事情并不是我所能决定的。甚至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要按照安排好地一切去做。从来都没有过属于自己的空间。在别人眼中,或许我是高高在上的女神。但是,又有谁知道,其实我更愿意做一个普通的女人呢?”她并不怕自己的话被司机听到,劳斯莱斯豪华的配置直接隔绝了驾驶席与后面的声音。

    看着雨眸,听着她那有些凄然的声音,齐岳心中大为吃惊,他怎么也想不到,刚刚见面不久。雨眸居然会如此推心置腹地和自己说这些。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此时的雨眸对他绝对有着巨大的杀伤力。在凄然之中,她的气质发生了些微变化,神圣的感觉不见了,她那绝色的容颜充满了女性完美的吸引力。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属于自己的,即使你、我也是一样。雨眸小姐,你也可以安排一些属于自己的空间,这并没有什么吧?”齐岳在茫然间安慰着雨眸。

    雨眸淡然一笑,道:“如果真的可以那样。那么,我也就不是雅典娜女神神诋的继承人了。不知道齐先生对雅典娜女神的了解有多少?”

    齐岳苦笑道:“不怕你见笑,我对雅典娜的了解只是局限于一部太阳国人拍的动画片。其他的就知道的很少了。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似乎是希腊神话中著名的主神之一,也是最强大的主神之一。我这么说没错吧。好像传说中还说过,连诸神之王宙斯都忌惮雅典娜强大的实力,即使她是宙斯的女儿也不例外。”

    雨眸微微一笑,道:“齐先生能知道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不错,雅典娜女神确实是希腊神话中的主神之一,也是最强大的主神之一。其实,在真正的希腊神诋中,神王宙斯只是名义上的统治者。而希腊神诋中最强大的却只有三个,分别掌握着三个世界。这三个主神,一个就是守护海洋的海神波赛东,还有一个就是实力最为强大的冥王哈迪斯,而最后一个,就是守护着人间的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了。至于宙斯,他的实力是远不如这三位主神的。而其他主神和这三位主神相比也有着不小的差距。我所指的人间是西方,而不包括你们东方。东方在我们眼中始终是神秘的。历史上的四大文明古国,真正能够将文明传承下来的,其实现在也只有炎黄共和国了。我们希腊在不断的战争中早已经失去了很多很多东西。”

    齐岳听雨眸这么一说。心中不禁有些自豪,“古人留给了我们许多东西。但是,我们也糟蹋了许多古人们留下来的好东西啊!虽然科技进步使人类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变,但是,科技的进步也给人类带来了众多的灾难。就拿环境来说,现在地球的环境已经越来越恶劣了。可是,在数十万年前的远古时期,地球却有着无比的美丽。改变地球的就是我们人类自己。”

    雨眸叹息道:“齐先生说的很对,人类是最聪明的生物,也是最具有创造性的生物,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人类身上才出现了诸多的劣根性。我们继读先前的话题吧。雅典娜女神的强大是来自本源的,而她与其他两位主神合称为希脂的三大处女神,那就是炉灶女神和月亮与狩猎女神阿尔及尼斯,她们都是纯洁的象征,一旦她们的纯洁受到任何的沾染,那么,她们神诋也将遭到破坏。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作为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继承者,我必须要保持自己身心始终如同水晶一般纯洁,甚至不能有普通人类的情绪存在。”

    齐岳看着雨眸,如果雨眸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的话,恐怕会直接将他踢下车去。因为齐岳现在正在琢磨着,如果有一天生肖守护神与这些星座守护者发生争斗的时候,自己强歼了面前的雨眸,会不会直接导致希腊这些守护者的崩溃呢?

    “这么说来,和雨眸小姐相比,我还要幸运的多了,毕竟,我还曾经有过属于自己的十九年。我只是最近这几年才发现了自己的特殊能力。”

    雨眸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道:“齐先生,或许你不相信,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从你身上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那并不是你所拥有的实力带给我的压力,而是你所具有的无形潜质。也正是在见到你和你那些作为生肖守护神的朋友,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们西方的守护者始终无法将自己守护的范围扩展到东方。因为东方的守护者实在太强大了,而你们的强大主要就表现在巨大的潜力上。炎黄有句古话叫明人不说暗话,齐先生也没必要再隐藏什么,我对气息的感觉是非常敏锐的,虽然齐先生已经完全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但是我们这第二次相见你却带给了雨眸巨大的震撼。你知道么?”

    齐岳心中凛然,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这样啊!那这么说,是不是我变帅了?”

    雨眸低下头。道:“我评价一个人,从来都是不看表面的。而是看内心和本质。齐先生的相貌是否帅,我无法评价。但是,再次见到齐先生所带给我的震撼却是那么真实的。齐先生,你知道你在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么?”

    齐岳愣了一下,“破绽,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装傻吧,他自然不会自己承认什么。

    雨眸再次将目光转移到齐岳脸上,微笑道:“其实很简单,就是在你见到我时的表现。我所继承的,是最强大地主神之一雅典娜的神诋。无形中,神诋的力量会从我身上向外释放。普通人见到我,都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即使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他们的气息也会告诉我,他们心中在害怕或者是崇敬。但齐先生却不一样,第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的气息告诉我你对我充满了警惕,而这一次,我却从你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气息的回馈。难道这还不足以告诉我些什么吗?”

    齐岳心中暗赞,不傀是战争与智慧的女神啊!但是从自己身上气息简单的回馈变化都能发现这么多东西,难怪自己会把雨眸当成最大的对手。

    “雨眸小姐愿意这么说我也没办法。我只能说一个人在气息上的变化是很正常的。而且也是千变万化的。这并不是绝对的,或许是雨眸小姐身上的神诋感应过于敏感了也说不定呢?”一边说着。齐岳瞥了一眼雨眸胸前浑圆的隆起,流露出一丝色眯眯的光芒。

    雨眸秀眉微皱,道:“齐先生,你不觉得这么看一位女性是很不礼貌的一件事么?”

    齐岳嘿嘿一笑,道:“当然不,这是欣赏。如果一个女人一生中都没被男人这么看过,那只能证明她太失败了。雨眸小姐刚才不是还说想要体会普通女人的感觉么?我是在帮你啊!”

    雨眸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情,转头看向前方,道:“希望当着星座守护者们齐先生不要这么做。否则他们向你提出挑战的话,我也无法制止。齐先生能够明白我的意思么?”

    齐岳舒服地靠在座椅上,将双手抬起到头后,舒适的枕着,“雨眸小姐,或许你还不完全了解我的性格。在成为生肖守护神战士之前,我只不过是炎黄共和国首都京城的一个小混混而已,或者说是痞子,也可以说是流氓。我这一生最大的追求就是美女了。为了美女,我可以做很多事。”

    雨眸点了点头,道:“这一点我相信,在当初齐先生为了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子而施展出那种庞大能量的攻击时,我就明白齐先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用你们炎黄的话来说,应该叫做至情至性吧。”

    齐岳嘿嘿一笑,道:“雨眸小姐你称赞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很受用,“既然雨眸小姐明白,那么,为了像小姐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接受些挑战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有一点我却无法保证,万一伤害到了雨眸小姐的那些星座守护者,你可不要怪我啊!”

    齐岳的声音虽然依旧很平和,但是他突然变得强硬了许多的态度令雨眸有些不适应,但是表面上她自然不会表现出来,微笑道:“齐先生这次到希腊是来玩的,恐怕不是和我们作对的吧。”

    齐岳微微一笑,道:“雨眸小姐对我们炎黄的文化这么有研究应该听过这么一句话,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人若犯我的话,可就很难说了。”一边说着,他那邪邪的目光不断在雨眸身上游戈着,这么好的近距离欣赏一个绝色美女的机会齐岳可是不会放弃的。

    如果换一个人在旁边,看到齐岳这个样子,一定会以为这家伙就是绝对的流氓。但是在雨眸眼中看到的却并不是这些。因为她注意到,齐岳表面上虽然在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甚至身体散发的气息也有着那种男人对女人特殊的感觉,但是,在他那色眯眯的眼神深处,却始终是清明的。而在这短暂的交谈之中,从齐岳的话语里雨眸并没有试探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雨眸的目光投向车窗外,道:“帕提农神庙马上就要到了,齐先生我们有时间再继读交谈吧,你看如何?”

    齐岳点了点头,道:“这次我来也不急着走,时间还有的是呢。不过,林一凡那边雨眸小姐还是再叮嘱一下,如果明明发生什么危险的话,我恐怕会暴走哦。万一影响到雅典的治安就不好了。”

    雨眸微微一笑,道:“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一凡是一位绅士,齐先生尽管放心。”

    齐岳失笑道:“可我是一个流氓,所以,不得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打个电话,雨眸小姐不介意吧。”

    雨眸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请便。”

    齐岳大咧咧的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如月的电话号码,在来之前,如月特意给他配备了一个在任何地方,只要是地表都能有信号的卫星手机。

    “亲爱的,是我。”齐岳丝毫不顾及身边还有着位女神,暖昧的道。

    “齐岳,你到了么?”接到他的电话,如月显得很兴奋。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