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麒麟与雅典娜的订婚

    雨眸美眸流露出一丝无奈的光芒,“是不是故意的你清楚,我同样也很清楚。不需要解释了吧。”

    齐岳尴尬的一笑,道:“对,对,不需要解释。不过,我很奇怪的是。难道你父亲就没有碰过你的身体么?你怎么会说,我是第一个碰到你的男人呢?”

    雨眸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烈的哀愁,“是的,我的父亲从来都没有碰到过我的身体,甚至连我的母亲也在生下我之后就去逝了。十九年前,当我降生的瞬间,庞大的神力就吞噬了他们的身体,而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成为了希腊上位者眼中的焦点。”

    “原来你也是孤儿。”同样作为一个孤儿,看着雨眸,齐岳顿时流露出同情的怜悯。

    雨眸凄然摇首,“不,我和你是不一样的。至少,你只是一个孤儿。但是,我却很清晰的知道,我的父母是因为我的降生才死去的。虽然我继承了雅典娜女神的神诋,但是,他们却也因为这样死去,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啊……”

    看着雨眸眼中的悲伤,齐岳不禁心中一痛,走上前,轻轻的将她搂入自己怀中,“哭出来吧,那样会好受一些。这并不是你希望的,刚出生的你,又怎么有选择的可能呢?”

    “如果拾我一个选择,我宁可做个普通人。”说到这里,雨眸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悲伤,失声痛哭起来,双手反搂住齐岳的腰,仿佛溺水中抓住了浮木一般。此时的她,看上去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悲伤。

    雨眸的哭泣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当她的哭泣声逐渐停了下来的时候,却依旧没有离开齐岳的怀抱。而此时抱着一个绝色美女的齐岳,出奇的心中没有任何龌龊的念头,只有深深的怜惜。

    “现在,你该相信你是第一个碰到我身体的男人了吧。你不但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自从我出生以后,就没有男人能够接触我的身体,在十八岁之前,雅典娜女神的神力始终守护着我,只要是男人想要碰触到我。都会被神力所伤。直到成年,我对神诋的领悟完全觉醒,有了真正保护自己的强大实力后,那股神力才逐渐的消失了。如果不是今天你那来自于轩辕剑的神力在我大意的情况下破开了我的防御,你也不可能接触到我的身体。”

    “我相信,我当然相信你。哭出来有没有舒服一些。”齐岳轻声的安慰着,温热的手掌在她地背部缓缓抚摸。

    “齐岳,原来被人爱护的感觉是如此美妙,谢谢你。”雨眸有些呢喃的说道。

    齐岳微微一笑,“我不是你的丈夫么?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永远守护着你。”

    缓缓抬起头,齐岳用手轻轻擦掉她脸上的泪痕,“不哭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父母的牺牲对于广大希腊人民来说。绝对是值得的,我想,他们在天上的灵魂也绝对不会怨恨自己的女儿,不是么?既然已经成为了雅典娜女神,你只有做的更好,才是回报他们最好的方法。”

    轻轻地点了点,雨眸的情绪明显平静下来,“我们该出去了。不能让他们等的太久。”

    齐岳轻笑一声,道:“是啊!要不你那些星座守护者们或许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

    雨眸瞪了他一眼、道:“你还没把我怎么样么?还不放手。”

    “抱着你的感觉这么舒服。我为什么要放手?何况,你不是也觉得很美妙么?”齐岳坏坏的看着雨眸。

    雨眸轻轻一挣,从他怀中逃了出来,“齐岳,我希望真实的一面只让你一个人看到,好么?”她的神色很平静,但语气中却有着几分哀求的意味。

    齐岳微微一笑,道:“我明白的。在人前,你依旧是雅典娜女神,只有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你才是我的妻子。”

    “谢谢。”雨眸仿佛松了口气似的,看着齐岳的目光中竟然多了一分感激。

    “夫妻之间还用说谢么?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个名份啊!”现在齐岳的样子,就像哀怨的怨妇似的,顿时逗得雨眸破涕为笑。

    “讨厌,难听死了,什么叫给你个名份?走吧,我们先出去再说。”不愧是雅典娜女神的继承者,只是这一会儿的工夫,雨眸不仅实力恢复了一些,就连刚才哭过的痕迹也消失了。

    当齐岳和雨眸肩并肩走出了帕提农神庙的时候,四名星座守护者正在外面严阵以待地等着,一见两人出来,伊尔亚斯赶忙迎了上来,警惕地看了齐岳一眼后,向雨眸道:“小姐……”

    雨眸摇了摇手,道:“走吧,齐先生远道而来也累了,到酒店去吧。”

    伊尔亚斯疑惑的看了齐岳一眼,狠狠地看了齐岳一眼,这才打电话将车叫了过来。

    重新上车,齐岳依旧上了雨眸的那辆劳斯莱斯,一上车,他就悄悄地在座位之间握住了雨眸的小手,雨眸只是轻轻的挣扎了一下,但齐岳却握得很紧,她有些无奈又有些羞涩的看了他一眼,也就任由他握着了。

    爽,用这个字来形容齐岳现在的心情再恰当不过了,那是绝对的爽啊!雅典娜女神做自己的妻子,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齐岳心中充满了舒爽的感觉,轻轻的揉捏着雨眸那柔弱无骨的小手,不时看看她那完美的娇颜,心中别提有多满足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齐岳传音问道。

    雨眸想了想,道:“事不宜迟,有你在,今天晚上我们就开始吧。我想,那时候你也应该恢复大部分实力了。更何况,就算有人想要对我不利,也需要时间来准备。”

    齐岳莞尔一笑,道:“那这么说,从今天晚上开始。我就要寸步不离的守护着你了?我的女神。”

    雨眸俏脸一红,“你能不能不要说的那么暖昧,听起来好怪异。”

    齐岳委屈的道:“我说的是实话啊!既然要保护你,自然要寸步不离了。否则,万一你有了什么危险,我可怎么办。”

    雨眸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噗哧一笑,道:“真拿你没办法,我现在越来越相信你对自己的评价了。你就是一个痞子,一个流氓。”

    齐岳嘿嘿一笑,道:“我自己都说过,谁让你不信了呢?雨眸,你与神器的融合需要多长时间?我恐怕不能在雅典逗留太久。”

    雨眸想了想,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需要一个月左右吧。也可能会短一些。毕竟,我现在和神诋的融合已经有了百分之六十的程度,胜利女神之杖也基本上认可了我。只是还差最后一步了。我这次冒险用自己的神力与神器融合,就是要冲破这最后一步,然后再得到胜利女神之铠的信任。这样的话。我能同时拥有雅典娜三大神器,在实力上就有很大的提高了,也就足够了。今后再持续修炼,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达到雅典娜女神巅峰的实力。”

    齐岳疑惑地道:“那时的你就是真正的女神了么?”

    雨眸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即使是那样,我也只是雅典娜女神在人间的分身而已。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雅典娜女神真正的实力有多么强大。或许,等我完全与自己的神诋融合之后,就会有所感悟了吧。”

    齐岳点了点头,道:“如果只是一个月的话,那我应该没什么问题。刚才在帕提农神庙的时候,你说你的那些星座守护者们并非铁扳一块,究竟谁会背叛你,对你构成威胁。现在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了,也好让我有个准备啊!”

    雨眸想了想,道:“对不起,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也没有任何把握。”

    齐岳愣了一下,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会怀疑呢?总是有原因的吧。”

    雨眸轻叹一声,道:“当然是有原因的。但是,星座守护者是一个非常独立的群体。他们的使命原本就是保护我,但是,我却并不能在真正意义上控制他们。就像你也无法真正意义上控制生肖守护神战士一样。或许,很快我们就会知道了。这次我之所以决定冒险,一个是为了能坚定自己与你们生肖守护神合作的决心,另一个,也是想要将星座守护者中的问题暴露出来。”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那好吧,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你们星座守护者中,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但不论是谁,我都决不允许他伤害到我的女神。”

    雨眸微微一笑,道:“在你心里,真的把我当成女神了么?”

    齐岳同样还以微笑,道:“你说呢?”

    车行很快,雨眸的车队在希腊显然是有特权的,一路上畅通无阻,二十分钟后,他们已经来到了希腊最大,也是最豪华的酒店,雅典大酒店门前。

    侍者为三辆车打开车门,四名星座守护者已经围了上来,在他们的簇拥下,齐岳和雨眸一起走入了酒店之中。

    雨眸微微一笑,道:“齐先生,今天请你品尝一下我们希腊的美食。虽然和炎黄共和国五千年的饮食文化还有不小的差距,但也算是别有特色。”

    齐岳笑道:“好啊!我对美食一向是最有兴趣的。今天正好试试。”

    一行六人直接来到了雅典大酒店二层,这座酒店高达一百三十一层,也是雅典最高的建筑之一了,在侍者的引领下,他们来到三层餐厅中最里侧的一个豪华大厅之内。刚一进大厅,齐岳就产生出了惊讶的感觉。因为,在大厅一共十张巨型圆桌上,已经坐了不少人,只有主桌还空着。

    没等齐岳发问,雨眸道:“这是特意为你和明明小姐举行的欢迎宴会。参加的全是雅典各界政要名流。”

    齐岳皱了皱眉,道:“我倒更希望和你去吃雅典的街边小吃呢。这种场合我一向最不喜欢。”

    雨眸有些无奈的道:“我也没办法。如果只是你来的话倒无所谓,但是,有一点你别忘记,这次你们到希腊来,主角并不是你,而是明明小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代表的是炎黄共和国。”

    听了雨眸的话,齐岳不禁心中一凛,是啊!这次真正的主角应该是明明才对。刚才雨眸说要做自己的妻子,她会不会将这件事告诉明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她这不是故意制造自己和明明之间的矛盾,给林一凡制造机会么?

    想到这里,齐岳看着雨眸的眼神顿时变了变,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在四名星座守护者的簇拥下,来到了宴会厅最内侧的豪华圆桌处,和雨眸分别坐在了下手位。

    齐岳传音向雨眸问道,“我一直还没问过你,你虽然是雅典娜女神的继承者。但是,这样的秘密应该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吧。那么,你对外公开的身份是什么呢?”

    雨眸神秘的一笑,传音道:“你猜呢?”

    齐岳苦笑道:“总不会是国家的什么要员吧。”

    雨眸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我在雅典公开的身份,是雅典航运公司的董事长。”

    “啊?你说什么?”听了她的话齐岳不禁大吃一惊,就算他对商业没什么了解,也是知道雅典航运公司的。作为希腊最大的航运公司,雅典航运公司一向是希腊这个行业的龙头。而希腊最红火,在世界上最著名的也就是航运了。曾经出现过多位船王,在全世界范围的航运中都处于翘楚地位。如果说希腊在世界上有什么是最拿得出手的,除了希腊神话之外,恐怕就要属航运了。

    而作为希腊最大航运公司的董事长,那么,雨眸旗下的资产,恐怕在整个希腊都能排的上前几名了。

    “没想到我还是个商人吧。”雨眸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道。

    齐岳苦笑道:“当然没想到。堂堂的雅典娜女神继承者,居然也会染上铜臭。”

    雨眸轻哼一声,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什么叫铜臭,你真是个痞子。这是对我身份最好的遮掩,其实,我这个董事长只是挂名的而已。雅典航运公司是属于希腊政府的。我并不参与其中。也很少出席社交活动。少数希腊的最高层都知道我真实的身份,所以也不会有人产生置疑。”

    齐岳点了点头,道:“这个身份也够堂皇的了。一个十九岁的董事长,真亏希腊政府想得出来。”

    正在这时候,又是一行人从外面走入了宴会厅,如果说雨眸和齐岳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那么,这一行人从一进门开始,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在至少二十名保镖的簇拥下,一身白色西装的林一凡看上去是如此英俊挺拔,明明走在他身边,今天她穿的是一件蓝色长裙,虽然容光还是比雨眸略微逊色半分,但却依旧是绝色美女中的极品啊!尤其是明明脸上那恬淡的表情,无形中散发出的高贵气息,都令在场的希腊人投以倾慕的目光。

    林一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明明引到了主桌的位置,他优雅的为明明拉开主位的椅子,将这个全场最重要的位置让给了她,而自己却在明明身边坐了下来。

    明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位置,当她看到齐岳的时候,早就把身边的林一凡给忘了,看看齐岳,再看看齐岳身边的雨眸。嘴唇微动,传音道:“齐岳,你还好么?”

    齐岳微微一笑,通过与明明的心灵相通告诉她道:“我没什么。去参观了一下帕提农神庙,你呢?这个家伙有没有什么不轨的行为?”

    没等明明回答,坐下的林一凡已经向齐岳微笑道:“齐先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不知道您对希腊的印象如何?”

    齐岳微微一笑,道:“印象很不错啊!希腊是一个很美丽的国家。同时也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我想,这次我们的希腊之行一定是非常美妙的。”

    林一凡淡然一笑,拍了拍手,向一旁的侍者点了下头。顿时原本场中的轻音乐停了下来,正在交谈着的雅典社会名流们都静了下来。

    林一凡缓缓站起身,优雅的向在场众人行了个注目礼,微笑道:“今天很荣幸能够请到这么多嘉宾来到这里。尤其令我兴奋的是,我的未婚妻从遥远的炎黄共和国来到了雅典,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来欢迎这位漂亮的小姐吧。”一边说着,他率先鼓起掌来。

    林一凡作为希腊总统之子,本身又有着极高的天赋,才二十几岁的年纪就进入了希腊政坛,绝对是明日之星。更何况今天的场合是希腊总统亲自交代过的。在他的提议下,顿时热烈掌声响彻全场。

    齐岳和明明自然听不懂希腊的语言,不过齐岳身边还有雨眸,经过雨眸的翻译,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家伙,居然当众说明明是他的未婚妻,明显没有将我放在眼里啊!不过,他并没有发作。毕竟,像雨眸说的那样,明明代表的是炎黄共和国。为了两国之间的关系,他也只能暂时隐忍下来。

    明明有些茫然地听着林一凡说着希腊语,突然响起的掌声令她吓了一跳,当她看到林一凡做出的手势时,才明白这些掌声是因为自己而来的。

    林一凡微微一笑,道:“明明小姐,你不给我们说几句么?”

    明明看了他一眼,缓缓站起身。虽然她表面看上去很从容,但通过心灵相通,齐岳却能感觉到明明心中的紧张。

    “希腊是一个美丽的国家,很高兴能够来到这里做客。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这个宴会实在令我有些意外。来到希腊,我带来了我们炎黄共和国对希腊的问候,希望两国能够永远成为友好联邦,谢谢。”明明毕竟出身于军人世家,父亲又是炎黄共和国举足轻重的堂堂上将,虽然心中有些紧张,但她的应对还算得当。

    明明重新坐下,林一凡宣布了宴会开始,各种希腊美食开始不断送上桌面,林一凡拿起一瓶明显是年代久远的红酒,向明明做出一个询问的手势。

    明明摇了摇头,道:“谢谢,不用了,我要果计就好。我不喝酒的。”

    明明坐的是主位,在她右边是林一凡,而左边正是雨眸,雨眸身边再是齐岳,等于齐岳和林一凡之间隔了两位美女,看着林一凡手中的美酒,齐岳微微一笑,道:“既然明明不喝,那我来替她喝吧,我可是有名的酒鬼呢。”

    林一凡皱了皱眉,道:“齐先生,实在不好意思,这瓶红酒是来自法国,一五七二年产,在全世界它也是独一无二的。我今天将它拿出来,只是想请明明小姐品尝而已。”

    听了他的话,齐岳脸色微微一变,这小子是向自己示威啊!有钱就了不起么?几百年前的红酒,有什么了不起的。心中虽然有些不忿,但齐岳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客随主便。林先生既然舍不得,我也不好意思再喝了。”

    明明看了林一凡一眼,眼中的光芒明显变得冰冷了。这张主桌上除了他们四人以外,剩余的就是四名星座守护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林一凡丝毫不给齐岳面子,显然是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一个下马威。

    微微一笑,明明缓缓站了起来,向林一凡笑道:“林先生,那这么说你是要将这瓶红酒送给我的了?”

    林一凡愣了一下,看着明明的娇颜。他心中不禁微微颤抖几分,虽然和明明的婚事是政治上的事,但这姿色仅仅逊色于雨眸的美女还是令他非常心动的。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道:“当然。我将它带来,本就是送给明明小姐的。就算是这次明明小姐来到雅典的见面礼吧。”

    明明微笑道:“那就谢谢你了,林先生。”一边说着,她不动声色地从林一凡手中将那红酒的瓶子接了过来。

    林一凡这时候自然不能问明明你刚才不是说不喝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明明将那红酒瓶接入手中。优雅的一笑,道:“虽然明明小姐不喝酒,但这瓶酒还是有些收藏价值的。或者,送给明明小姐的父亲姬上将,也是不错的。我想,姬伯父一定非常喜欢。”

    明明摇了摇头,道:“不,既然是酒,就是拿来喝的。收藏有什么意思呢?现在这瓶酒既然已经属于我了。那么,就让我来决定它的命运吧。你说好么?林先生。”

    林一凡虽然感觉到了不妙。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道:“当然。”

    明明没有开酒器也能够打开,右手轻轻地在瓶盖上一抹,木塞悄无声息地被她用手吸了出来,从自己的座位上走出,缓缓来到齐岳身边,微微一笑,道:“那我就请与我同来的齐先生喝这瓶难得的红酒吧,他一向好酒的。”

    如同玫瑰一般颜色的酒液飘然进入了齐岳的酒杯,很快,半杯红酒就出现在了那水晶杯中。明明不仅给齐岳倒酒,还顺势将酒瓶也留在了齐岳身边。这才回到自己先前的位置上重新坐了下来。

    林一凡的脸色很难看,就连那四名星座守护者的脸色都很难看。他们交谈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明明坐的是主位,她站起身自然吸引了在场嘉宾的注意,而她亲自将红酒给齐岳倒上,更是令全场嘉宾响起了议论的声音。

    明明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对自己和齐岳之间的感情绝不是林一凡可以动摇的。

    即使齐岳是一个痞子,此时也变得非常优雅,脸上流露着无法克制的得意,看着林一凡的目光中充满了戏虐的感觉。原本有些嘈杂的宴会厅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一直跟随着明明,从她给齐岳倒酒,一直到她将酒瓶放在齐岳身边又回到自己的座位处坐了下来。

    明明的一切动作看上去都非常自然,仿佛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一般。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看过林一凡一眼,她那温柔的眸光始终都注视在齐岳身上。

    林一凡的脸色先是苍白,很快又变得涨红,齐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气息极不稳定,但是,这又能怪谁呢?谁让他要和明明是政治婚姻呢?齐岳对他可没有一丝同情。

    不过,林一凡毕竟是希腊总统之子,他终究还是隐忍了下来,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阴沉的脸色逐渐恢复了正常。

    雨眸拿起面前的酒杯向齐岳示意了一下,微笑道:“可以给我品尝一下这接近五百年的陈酿么?”

    齐岳微微一笑,道:“当然可以,我可不像某人那么吝啬。”一边说着,他给雨眸也倒上半杯玫瑰色的红酒。

    雨眸端着自己的酒杯站起身,不论是她那绝色的容颜还是她的身份,都立刻让她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很高兴今天能在这里见到这么多朋友,下面,我有件事要宣布。”雨眸的声音很平静,但当她眸光扫过全场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仿佛感觉到她在注视着自己似的,她眼中那淡淡的神光令人升起无法凝视的感觉。

    林一凡暗暗松了口气,在他想来,雨眸突然开口显然是为了替他遮掩尴尬的一面。

    雨眸那双深邃的紫眸环视全场,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自己的身上,微微一笑,俏脸上带起几分淡淡的红晕,用希腊语缓缓的说道:“经过我仔细的考虑,我决定就在今天,请在座的诸位朋友给我做一个见证。我正式宣布,和来自炎黄共和国的齐先生订婚。”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