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轩辕剑破修罗刀

    梅菲斯特突然吃惊的发现,齐岳身上的麒麟图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胸口出现了一颗太阳般的图案,太阳的光芒微微完全着遍布一圈,那金色的图案看上去似乎完全充斥于天地之间,就像真正的太阳一般,而在他的背上,一轮圆月出现在他的左肩胛骨下方,而在月光的普照下,点点星芒充斥在他那宽阔的背部其他位置。

    强盛的能量完全展现,锋锐的气息虽然没有外露,但此时的齐岳站在那里,却让梅菲斯特发自内心的恐惧。

    “米亚罗,认输吧。”梅菲斯特狂吼一声。

    “不——”没有人能阻止米亚罗发出这一刀,这一刀,已经凝聚了他全部的能量,也凝聚了他的生命。看着齐岳,他眼中流露出的,是兴奋,是欣慰。似乎在为齐岳肯用这种方式来和他战斗而赞赏着。

    米亚罗动了,动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刀,修罗刀。

    “摩羯座星座守护者最终奥义,修——罗——地——狱——斩——”米亚罗报出了自己的能力,他的身体在这一刻完全消夫了,黑夜之中,只有那柄巨大的青金色长刀。

    梅菲斯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双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紧握十从齐岳的能量上,他已经想到了结果。

    青金色的修罗刀,只是一瞬间就来到了齐岳身前,齐岳没有动,也没有发动攻击,任由修罗刀带起的那如同开天辟地一般的青金色刀芒撞上了白己的侧身,撞上了那金色的光芒。也可以说,他任由米亚罗用生命撞上了自己的身体。

    没有声音发出,甚至连破空声都没有,一切就已经结束了。当锋锐达到顶点的时候,否极泰来的效果以及屏蔽了所有声音。

    寂静。绝对的寂静。梅菲斯特也无法想象最终的结局。他久久不愿睁开自己的眼睛,因为,他不想看到自己好友米亚罗被刨开两半的尸体……

    但是,最终他还是睁开了双眼,而他所看到的,却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

    齐岳依旧站在那里,只不过双手都已经收到了背后,他的目光很平静。身上的图案已经完全消失了。米亚罗也并没有被刨成两半,站在齐岳面前,依旧保持着攻击前的姿态,从他的右小指尖端,一直蔓延他的脚部,整个身体的侧面出现了一道血线,一滴滴的鲜血缓缓流淌而下。青金色的光芒完全消失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齐岳,甚至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米——亚——罗——”梅菲斯特那肥胖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过来。

    “站住。”低沉的声音响起。一面气墙硬生生的挡住了梅菲斯特的身体。那是由青灰色的风凝聚而成的。

    “你干什么?难道我连给他收尸的权力都没有么?”梅菲斯特愤怒地看着这个来自东方的强者。

    齐岳淡淡的道:“如果你不想让他死的话,那就站在那里不要动,也不要打扰我。”

    “啊?”梅菲斯特楞了一下。“你,你说什么?难道,难道米亚罗还没有死么?这,这怎么可能?”在修罗地狱斩的作用下,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敌人死,一个是自己死。梅莱斯特很清楚这个结果,以前的结局,都是敌人死。而现在显然是齐岳获得了最后的胜利,那么结果就只能是米亚罗自己死啊!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说……

    “你很想他死么?我说他死不了,他就是死不了。”

    齐岳动了,一闪身,他已经来到了米亚罗身体正前方。蓝色的光芒飘然而出,拥抱着米亚罗的身体,紧接着,他的右手抬了起来。米亚罗的身高和齐岳差不多,他抬起右手,正好可以够到米亚罗的右手小指指尖。淡淡的绿色光芒出现在齐岳右手的食指上。他从米亚罗那道血线的尖端点起,缓缓下滑,所过之处,血线竟然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绿色的光芒在蔓延,当齐岳的右手食指最后由米亚罗的右脚处收回时,之前那条血线就像从没有出现过一般。米亚罗的肌肤依旧是光滑的,只不过,他现在的样子不太雅观而已。右腿上的裤子完全破裂了,连鞋也被切割,露出了他那很是白皙的大腿,当然,和女人不一样,他的腿上都是肌肉。

    闷哼一声,米亚罗张口吐出一口鲜血,齐岳右手抬起,托住他的右肩,使他不至于委顿摔倒。

    米亚罗重新又有了呼吸,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看着齐岳,眼中流露出难以理解的光芒,“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齐岳看着他,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你么?杀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是星座守护者,我是生肖守护神。我们的任务都是守护,虽然守护的对象各不相同,但是,我们并不是敌人。雨眸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我也是这么希望的。何况,我们只是切磋而已,每次切磋都要杀人,那要杀多少人才行呢?”

    “可是,可是刚才我要杀你啊!”米亚罗虚弱地说道。

    齐岳淡然一笑,道:“如果你的能力已经足以威胁到我的生命,或者,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其实,你不用气馁。你输得并不冤枉。”

    米亚罗看着齐岳的目光变了变,“能不能告诉我,那是什么?是什么击败了我的修罗刀。”

    齐岳微微一笑,道:“你用你的实力证明你有知道它的资格。”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变得深沉了许多,“在我们炎黄共和国,上古曾经流传着十大神器,在这十大神器中,有一件攻击力最为强大的神器,他代表着王者的风范,代表着无坚不摧的锋锐。它的名字,就叫做轩辕剑。”

    “轩辕剑?神器?”

    “是的。你并不是输给了我,而是输给了轩猿剑。别说是修罗刀,就算是胜利女神之杖,在锋锐上也无法与它媲美。其实,你们并不知道,我和雨眸已经动过手了。”

    阻挡着梅菲斯特的风墙此时已经消夫了,他忍不住上前几步,问道:“那结果呢?结果是什么?”

    齐岳微微一笑。道:“就像米亚罗在我面前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一样,我也在雨眸面前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所以,我们才能达成合作的关系,所以,她才能够成为我的未婚妻,不是么?至于结果,真的有那么重要嘛?”

    梅菲斯特突然脸色大变,“我明白了,小姐,小姐竟然输了。”

    齐岳愕然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梅菲斯特苦笑道:“难道我不知道融合雅典娜三大神器有多么危险么?如果不是小姐输给了你。她怎么会选择进行如此危险的融合呢?小姐啊!你还是太要强了。”

    齐岳有些呆滞地看着梅菲斯特,喃喃的道:“当时的情况,似乎说是平手更为恰当。”

    梅菲斯特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不是的。如果只是平手,以小姐稳重的个性,绝对不会做出如此草率的决定,甚至连和我们商量都没有商量。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小姐宣布和你订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和小姐之间的一战引起的。”

    听了梅菲斯特的括,齐岳心中不禁产生出怪异的感觉。是啊!雨眸答应成为自己妻子,想要与自己合作让自己保护她,都是在她和自己的比试之后。难道,她真的是受了自己的刺激才这样决定的么?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足以证明她对自己根本就没有……

    想到这里,齐岳突然觉得心中有些难受,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的眼神黯淡了许多,松开托住米亚罗肩膀的手,淡淡的道:“你的伤并不严重,只是被轩辕剑的锋锐刺伤了经脉,我已经帮你治疗好了,再加上我水云力的治疗能力。只需要休息几天就能恢复正常。”在刚才米亚罗向他发动终极攻击的时候,齐岳凭借自己强大的云力,强行将轩辕剑的锋锐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将米亚罗攻击的锋锐完全破开后,及时收手,这才没有将他杀死。

    梅菲斯特上前扶住米亚罗的身体,深深地看了齐岳一眼,道:“不论怎么说,谢谢你。”

    齐岳淡然一笑,道:“没什么可谢的,刚才我不是说过么?我并不想成为你们的敌人。夜了,你们也该休息了。我也是。”一边说着,他的身体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帕提农神庙入口处,盘膝在台阶处坐了下来。闭上双眼,似乎一切对他都不重要似的……

    米亚罗长出口气,和身边的梅菲斯特对视一眼,“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小姐会选择他,我也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个男人,真的有资格成为小姐的丈夫。”

    梅菲斯特苦笑一声,道:“小姐的睿智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她是战争与智慧的女神啊!一切都由小姐作主吧。不行,你先在这里休息,我要去警告其他人,不许他们再对齐先生有任何挑衅的行为。谁又能保证,在下一次的时候,他还会这样留手呢?米亚罗,你说,如果我们联手的话,有没有机会胜过他?”

    米亚罗深深地看了梅菲斯特一眼,道:“那你说我们十一个人联手的话,有胜过小姐的可能么?最终的结果不需要我来说了吧。”

    梅菲斯特全身一震,“结果,结果将是我们中有人死亡,而他则远遁。”

    两人对视中,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悚。是啊!到了齐岳和雨眸这样的实力,就算不是他们联手的对手,也绝对可以在杀掉几个人之后离开,他们根本没有可能阻止那样的强者离开的能力啊!

    清晨,当阳光再次普照在雅典这座古老城市的时候,齐岳缓缓睁开了双眼。感受着给自己身体带来温热的阳光,他用力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从帕提农神庙前的阶梯上站了起来。

    看着那明媚的阳光,齐岳流露出一丝开朗的笑容,经过一晚上的修炼,他此时的精神状态非常好,从麒麟珠内取出自己的外衣穿好,活动了一下腿脚,感受着血液在经脉中流动的滋味,不禁有种想要长啸出声的感觉。

    “你醒了。”温婉的声音从齐岳背后响起。

    齐岳微微一笑,道:“是啊!你都从里面出来了,我还能不醒么?”

    雨眸走到齐岳身边站住身形,“谢谢你,昨天晚上没有杀米亚罗。”

    齐岳道:“你似乎早已经想到我不会杀他的对不对?为什么不你阻止我和他的一战呢?你应该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雨眸微微一笑,道:“你想问我的就只有这些么?”

    装过身,面对雨眸,她依旧是昨天晚上那一身素雅的白色长裙,“那你想让我问什么呢?”

    雨眸深深地注视着他,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不论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委屈自己。你能明白么?”

    齐岳深邃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笑意,“让我们都给彼此一些时间吧,我们的路还很长,不是么?”

    雨眸轻叹一声,道:“是啊!路还很长。想去爱琴海看看么?那是我们希腊最美丽的景色之一,距离雅典只有八公里的距离而已。”

    齐岳微微一笑,道:“能和美女一起游海,是我的荣幸。”

    雨眸微笑道:“你一定会喜欢上爱琴海的,因为,那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齐岳道:“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星座守护者们此时已经静静地围了过来,包括昨天去受伤的伊尔亚斯和陪同他的撒冷。十一名星座守护者看着齐岳的目光都比昨天平静了许多,似乎已经接受了齐岳与雨眸订婚的现实。

    雨眸道:“伊尔亚斯,你们去开车过来。我们到爱琴海去看看。”

    伊尔亚斯犹豫了一下,将目光落在梅菲斯特的身上,梅菲斯特道:“小姐,你现在的情况应该静修才好,到外面我怕会有危险,而且对你的身体也不好。”

    雨眸淡然道:“危险么?难道你认为在你们这么多人的保护下,我还会有危险么?至于身体,我觉得现在散散步才是我最好的选择。齐岳从炎黄共和国远道而来,我已经答应过要当他的向导,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背信弃义呢?不用多说了,去开车吧。”

    从雅典到爱琴海确实很近,只坐了不到半个小时的车,他们就已经抵达了目的地,这还要算上在雅典市区中耽误的时间。

    齐岳和雨眸先后下车,星座守护者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坐船出游,这样至少可以尽量少接触外人,毕竟雨眸现在的身体情况和一个普通女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齐岳也没发现这十一名星座守护者们有谁不妥。

    要知道,雨眸挂名的雅典航运公司,本身就是希腊最大的航运公司,一会儿的工夫,一艘三层的小型豪华游艇就以及出现在他们视线中。

    爱琴海真的很美,那碧蓝色的海水,澄澈的仿佛没有任何瑕疵一般,海风吹拂,给这炎热的夏季带来些许凉爽的感觉,雨眸的皮肤很白,在阳光的照射下,甚至有些晃眼的感觉。青天、碧水、绝色雅典娜。齐岳的心完全陷入了一种融合天地至美的感觉之中。

    众人分别上船,在星座守护者们的簇拥下,齐岳和雨眸单独来到了游艇的三层,游艇平稳地驶出海湾,朝着碧蓝色的海水深处而去。

    雨眸梳理了一下被海风吹拂得有些散乱的紫色长发。看着齐岳,有些调皮似的道:“你对我们的爱琴海知道多少呢?”

    齐岳苦笑道:“你可别考我,我是个文盲。我只是听说过爱琴海似乎是个很浪漫的地才,其他得就都不知道了。如果你后悔以后将嫁给文盲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毕竟我们只是订婚而已。”一边说着,他还戏虐地向雨眸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齐岳总是感觉失去了能量的雨眸比那拥有强大实力的雅典娜继承人要可爱得多。至少,今天他就以及从雨眸脸上不止一次看到了女孩子应有的神态,比起那充满神圣气息的雨眸来,现在的她更加动人,也更容易吸引齐岳的心。

    雨眸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们炎黄不是有句话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么?名份都有了,还能让我反悔啊!就算你是一只猪,我也只能认命了。”

    齐岳气结道:“你居然说我是猪。”

    雨眸噗哧一笑,道:“你还不是么?刚才在车上你知道你吃了多少东西。那可是早点啊!你足足吃了我半个月的早点量。还好我预备的多。否则,真要被你吃穷了。”

    齐岳哈哈一笑,道:“堂堂雅典娜女神,希腊最富有的女性。居然说怕被自己老公吃穷了。我吃的很多么?我自己怎么不觉得。就算吃的多一些也是正常,难道你没发现,我还处于发育期么?”

    雨眸向齐岳吐了吐舌头,道:“什么发育期,看你五大三粗的,哪里有再发育的迹象哦。”

    齐岳嘿嘿一笑,道:“给我讲讲爱琴海吧。我想听你讲。”一边说着,他趴在游艇三层的围栏上,歪着头看着雨眸。

    雨眸微微一笑,道:“那我就给你增长点知识好了。爱琴海是地中海的一个大海湾。克里特和希腊早期文明的摇蓝。位于希腊半岛和小亚细亚之间。东北通过达达尼尔澳海峡、马尔马拉海和博斯普鲁斯海峡与黑海相连,南至克里特岛。其间大小岛屿星罗棋布。爱琴海的海岸线曲折,有无数海湾、港口和避风小港。”

    “停,停。”雨眸刚说道这里,就被齐岳打断了,“小姐,你这是再跟我说地理知识啊!你觉得我能记得住么?我对这些一向不感兴趣。我想听你讲的是故事,可不是爱琴海的地理介绍。”

    雨眸没好气地道:“难道你就不能多学习一些么?”

    齐岳嘿嘿笑道:“我学这么多干什么,我老婆就是希腊的雅典娜女神。有你知道就足够了。我只想听故事,动人一点的故事。”

    雨眸看着他,目光突然变得更加温柔了,走到齐岳身边,伸出纤细的小手,轻轻地帮他梳理着被吹乱的发丝,“有的时候,你深沉得像个老家伙,可有的时候,你又像个孩子。我还是喜欢你现在这样。而不是那只仿佛隐藏着无数秘密的麒麟。”

    雨眸有些冰凉的小手梳理着头发,齐岳忍不住舒服地呻吟出声,内心异样的感觉顿时变得强烈起来,忍不住有想将她搂入怀中的冲动,不过,雨眸的感觉很敏锐,一看到齐岳那热切的眼神,赶忙一转身,跑到了游艇的另一边,笑道:“不许动坏心思哦。”

    齐岳见雨眸跑了,也没有追,笑道:“老公对老婆还能有什么坏心思。这是人伦大理。我对你有坏心思,证明我心里有你啊!要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外人,想让我对她有兴趣还不可能呢。所以,你应该高兴才对。”

    雨眸可爱的小鼻子动了动,“讨厌,尽是些歪理。好啦,你乖乖的在那里,我讲故事给你听吧。讲什么呢?我就给你讲一个关于爱琴海来历的故事好不好?”

    齐岳微笑道:“只要是你讲的故事,我都爱听,讲吧。”

    雨眸将长发梳理到背后,依靠在围栏上,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的光芒,缓缓道:“在远古的时代,有位国王叫弥诺斯,他统治着爱琴海的一个岛屿克里特岛。弥诺斯的儿子在雅典的阿提刻被人阴谋杀害了。为了替儿子复仇,弥诺斯向雅典的人民挑战。在神的惩罚下。雅典正充满灾荒和瘟疫。在弥诺斯的挑战下,雅典人向弥诺斯王求和。弥诺斯要求他们每隔九年送七对童男童女到克里特岛。

    弥诺斯在克里特岛建造一座有无数宫殿的迷宫,迷宫中道路曲折纵横,谁进去都别想出来。在迷宫的纵深处,弥诺斯养了一只人身牛头的野兽米诺牛。雅典每次送来的七对童男童女都是供奉给米诺牛吃的。

    这一年,又是供奉童男童女的年头了。有童男童女的家长们都惶恐不安。雅典的国王爱琴的儿子忒修斯看到人们遭受这样的不幸而深深不安。他决心和童男童女们一起出发,并发誓要杀死米诺牛。

    雅典民众在一片哭泣的悲哀声中,送别忒修斯在内的七对童男童女。忒修斯和父亲约定。如果杀死米诺牛,他在返航时就把船上的黑帆变成白帆。只要船上的黑帆变成白的,就证明爱琴国王能再见到自己的儿子忒修斯了。

    忒修斯领着童男童女在克里特上岸了。他的英俊潇洒引起弥修斯国王的女儿,美丽聪明的阿里阿德涅公主的注意。公主向忒修斯表示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并偷偷和他相会。当她知道忒修斯的使命后,她送给他一把魔剑和一个线球,以免忒修斯受到米诺牛的伤害。

    聪明而勇敢的忒修斯一进入迷宫,就将线球的一端栓在迷宫的入口处,然后放开线团,沿着曲折复杂的通道。向迷宫深处走去。最后,他终于找到了怪物米诺牛。他抓住米诺牛的角,用阿里阿德涅公主给他的剑,奋力杀死米诺牛。然后,他带着童男童女,顺着线路走出了迷宫。为了预防弥诺斯国王的追击,他们凿穿了海边所有克里特船的船底。阿里阿德涅公主帮助他们,并和他们一起逃出了克里特岛,启航回国。经过几天的航行,终于又看到祖国雅典了。忒修斯和他的伙伴兴奋异常,又唱又跳,但他忘了和父亲的约定,没有把黑帆改成白帆。翘首等待儿子归来的爱琴国王在海边等待儿子的归来,当他看到归来的船挂的仍是黑帆时。以为儿子已被米诺牛吃了,他悲痛欲绝,跳海自杀了。为了纪念爱琴国王,他跳入的那片海,从此就叫爱琴海。”

    齐岳静静地倾听着,雨眸的语速不快,听着她那动人的声音,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更何况还有这个关于爱琴海的凄美故事。他的心此时已经变得如水一般温柔。缓缓走到雨眸身边,轻轻地拉起她的手,道:“为什么爱情故事总是悲剧多一点呢?”

    雨眸叹息一声,道:“或许,是因为悲剧更容易让人记忆吧。”

    齐岳有些霸道地将雨眸拥入怀中,“我不喜欢悲剧。我只喜欢喜剧。你说,我们今后是悲剧还是喜剧呢?”

    听了齐岳的话,雨眸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眼神看上去有些迷乱,“我不知道。齐岳,我真的不知道。”

    看着她眼神中那一丝挣扎,齐岳缓缓松开了搂住她的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

    雨眸摇了摇头,温柔的将自己的背靠入齐岳怀中,“别说话好么,让我们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海,倾听着那死去国王的声音。或许,爱琴海会祝福我们的。”

    齐岳点了点头,双手老实的环绕在雨眸的腰间,温热的大手贴在她那平滑的小腹上,静静的,和雨眸一起看着眼前蔚蓝的大海。

    正在这时,咳嗽声突然响起,让雨眸和齐岳同时吓了一跳,就在刚才那一瞬间,齐岳甚至忘记了用精神力去扫瞄周围的一切,连有人来到游艇三层都不知道。

    回过头,齐岳凌厉的目光扫向三层的入口处,只见索索端着一个大托盘正站在那里,看着齐岳和雨眸的样子,她的神色很怪异,似乎有些不敢和齐岳凌厉的目光对视,赶忙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只是来送些水果和饮料上来。”说着,她赶忙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游艇三层的桌子上,立刻跑了下去。

    齐岳有些懊恼道:“气氛全让她破坏了。”

    雨眸拉着齐岳的手,微微一笑,道:“算了,她也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某人还能不能再吃得下水果呢?”

    齐岳笑道:“我的肚子是无底洞,你不知道么?”

    雨眸失笑道:“什么无底洞?我怎么没听说过人的肚子也能成为无底洞呢?”一边说着,她上前拿起一个苹果,刚要送入口中时,却被齐岳抢了过去。

    “干什么?”雨眸看着齐岳,俏脸上流露出一丝嗔怪,但是,她的眼睛却在微笑。

    齐岳用力的咬了一口,足足吃下了小半个苹果,“你拿过的苹果好吃啊!不想让我咬么?好吧,那还给你好了。”一边说着,他将自己已经咬了一口的苹果塞到雨眸手中。

    雨眸看着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羞涩,低下头,喃喃的道:“你这是在逼我么?”

    齐岳微笑道:“你的第一次与男人的接触,第一次拥抱都已经给了我,难道还在乎这第一次和我吃苹果么?”

    重新抬起头,雨眸微嗔的看着齐岳,但还是将苹果送入自己口中,她当然不会像齐岳那样没形象的大口去吃,轻轻地咬上一小口,即使是在吃的时候,她的动作依旧是那么优美。充满了古典气息的美,带着几分羞涩的感觉,不禁令齐岳又一次看得呆了。

    “你可不要误会哦,我不是愿意和你吃一个苹果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怕苹果里会有毒,所以才先吃上一口。”雨眸有些欲盖弥彰的掩饰着。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