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情定爱琴海

    “讨厌。齐岳,我发现你越来越坏了。”

    “不,是你还没有领略到我的坏,而我正在将它不断的展现在你面前而已。”

    雨眸气结,将苹果扔给齐岳,道:“讨厌。你就不能正经一些么?”

    齐岳用嘴接住苹果,咬上一口,道:“为什么要正经?我觉得现在很好啊!难道你想看到一个装腔作势的我么?”

    雨眸走到围栏边,将目光投向无边无际的大海,“齐岳,你真的能陪我三个月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当然不行。”

    雨眸猛的回过身,美眸中充满了失落。

    齐岳坏笑一声,道:“应该是你陪我三个月才是。”

    “你……”

    “是啊!我好坏哦。你怎么样?要不,我让你咬我一口?”齐岳有些猥琐地凑了过去。

    雨眸推开他的脸,道:“讨厌。可是,我记得你说过,你只能在希腊留下一个月,还要到其他西方国家去。我不会耽误你的事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当然不会。我说了,是你陪我,而不是我陪你啊!”

    雨眸一愣,吃惊的看着他,道:“你是说?”

    齐岳神秘的一笑,道:“明白就好了。不可以么?”

    雨眸将目光向游艇下面的两层看去,犹豫不定的道:“可是……”

    齐岳道:“没有什么可是的。你现在已经失去了能量,留在希腊又能做什么?更何况,现在这种情况,你那些星座守护者们天天都在一起守护者你,彼此之间投鼠忌器,谁敢做什么?难道你不想给他们制造个机会,让毒瘤真正的出现么?更何况。你不想到西方其他国家去玩玩么?老在一个地方有什么意思,就算爱琴海再美,你天天看着它,恐怕也感觉不出它的美感了吧。”

    雨眸明显有些意动。看着齐岳的目光顿时变得柔和了许多,低声道:“可是,他们不会允许我在这种情况下离开希腊的,我们怎么走?”

    齐岳苦笑道:“亏你还是堂堂的雅典娜女神。还是雅典航运公司地薰事长,难道搞个护照就那么难么?他们不让你走。我们也可以偷跑嘛。以我的能力,要是不能在他们的监视下把你带出希腊,我也不是麒麟了。退一步讲。没有护照又如何,大不了我带你飞出希腊,反正这里距离其他西方国家也不远,不是么?”

    雨眸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的光芒,“偷跑?我还从没有经历过呢。那我们什么时候跑呢?”

    齐岳道:“一个月后吧。”

    雨眸一愣,道:“要那么久地时间吗?”

    齐岳笑道:“刚才不知道谁还在犹豫不决。现在反到着急起来了。当然要一个月,你别忘了,明明和林一凡的约定是一个月啊!我们走自然也要带明明一起走。”

    雨眸看着齐岳的目光变得黯淡了几分。有些自嘲的笑笑,“我都忘了。我并不是你地唯一。”

    齐岳叹息一声,道:“你并不是忘记了,只是不愿意去想而已。对不起。”

    雨眸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其实,你和我都清楚,即使到现在为止,我们之间都只是合作的关系而已。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地。如果明明小姐有什么误会的话,我也可以替你去解释。”

    齐岳道:“不用了,我想,以明明对我的信任是不需要解释地。”

    雨眸的紫眸很快就恢复了光彩,“好了,不说这些好不好。至少这一个月的时间你是属于我的。我就带你在希腊好好玩一个月。我想,时间大概也够了。齐岳,你能不能答应我,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尽量不要去想你的那些女朋友,好么?”

    听着雨眸有些近乎哀求地声音,齐岳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雨眸俏脸上重新恢复了笑容,微笑的看着齐岳,道:“不许后悔哦。我真地很期待这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又有些怕这一个月地时间过的太快。从小到大,我终于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一个月。这一个月我是雨眸,而不是雅典娜。”

    齐岳将她拉到自己身前,深深的注视着她那紫色的双眸,坚定的道:“是的,你是雨眸,不是雅典娜。”

    从这齐岳和明明来到雅典的第二天起,真正的旅游算是开始了。每天齐岳和明明都只有晚上才能在酒店见上一面,在表面上,明明想赌气似的根本不怎么理会他。

    每天的白天,齐岳和雨眸,明明和林一凡都会出去游玩,很有默契的是,他们每天所去的都是不同的地方,从第一天到第三十天,始终都没有碰面。只不过,两对同游希腊的组合,却是皆然不同的效果。

    直到第三十天的时候,林一凡甚至连明明的手都没有碰到过。他努力了,所有男人能够制造出的浪漫,他几乎都展现在明明面前。但是,明明也让他明白了真正的爱情并不是可以依靠物质力量来改变的。

    而齐岳和雨眸则完全是不同的结果,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从爱琴海开始,几乎游遍了所有希腊的名胜古迹,所有风景优美的地方。虽然在他们身后总会跟着十一个人,但是,他们却仿佛忘记了一切似的。完全投入到欢乐之中。

    雨眸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的一个月,齐岳呢?从小到大,他也是第一次这么开心的玩足一个月的时间。在成为生肖守护神战士之前,齐岳的生活可以说是黑暗的,当他成为了生肖守护神战士之后,他所背负的东西又太多太多。修炼、战斗,完全充斥在他的生活之中,又哪里能有时间去玩乐呢。这一个月,他真的很开心,甚至忘记了应有地警惕。每天都和雨眸在一起,他甚至很少回酒店去住,帕提农神庙入口处的阶梯,成为了他度过夜晚最多的地方。白天游玩。夜晚修炼,齐岳和雨眸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一起,就算人不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地心中却也只有彼此的影子。

    梅菲斯特曾经偷偷的和米亚罗讨论过。从他们认识雨眸并成为星座守护者到现在,这么多年以来。雨眸加起来的笑容似乎都没有这一个月多。到了后来,就连他们这些星座守护者都不忍心去打扰这两个人了,尽量落地远一些。毕竟,对于齐岳的实力他们都有很深刻地认识。有齐岳在雨眸身边,恐怕就是教皇来了,想要伤害到雨眸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地飞快,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到了。

    夜幕降临。最后一天在希腊的游玩令齐岳有些高兴不起来了,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坐在帕提农神庙前的阶梯上,一个月以来所经历的种种。不断在他眼前闪现着。这一个月的时间,对于他来说。仿佛是脱离了现实一般,所有地一切都不再重要,完全释放自己。而齐岳也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放纵不但没有令修为降低,反而在心怀敞开地情况下,凭借着晚上的修炼将自己地实力真正提升到而来六云境界的巅峰,而且六云到七云的瓶颈竟然出现了松动的情况。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突破似的。

    每天给如月和闻婷打电话他并没有忘记,而时间都在晚上。晚上除了修炼以外,他就是和自己心爱的三个女人联系着。与明明的心灵交流和明明告诉他关于林一凡的事,他虽然依旧记忆的很深刻,但是,在他眼中闪过更多的,却是雨眸的影子。

    结束了,一个月的放纵已经结束了,也该是自己回到现实的时候了。虽然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齐岳并没有掌握太多关于星座守护者们的秘密,但是,他却丝毫不后悔。这一个月的放纵,令他重新领略了人生的乐趣。

    抬头看着空中的明月,齐岳长出口气,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明天就要走了。虽然依旧会和雨眸在一起,但自己也要重新回到现实之中,该做的事依旧要去做。还有许多事情等待着自己。

    “齐岳。”雨眸温柔的声音响起。

    转过身,齐岳很自然的拉起雨眸的手,而也在帕提农神庙正门的梅菲斯特有些尴尬的转过身去,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似的,那天齐岳对米亚罗的手下留情已经得到了他的尊敬。对于齐岳和雨眸这样简单的亲密举动,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你怎么出来了,这个时间你已经开始修炼了才对。哦,对了,一直没问过你,你与神器融合的如何了?”

    雨眸娇羞的瞥了齐岳一眼,道:“你先跟我进来再说吧。”说着,她竟然拉着齐岳的手向帕提农神庙内走去。一个月来,这还是第一次,齐岳不禁有些惊讶,看着雨眸,调笑道:“我的女神,不会是因为我要走了,所以你决定以身相许吧。”

    雨眸轻啐一声,“别做梦了。走吧,我有话对你说。”

    转过身,梅菲斯特看着两人进入帕提农神庙的背影,想要阻止,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阻拦的话来。心中暗想,算了,齐岳就要走了,让他们说会话也没什么,小姐是有分寸的。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当他和雨眸重新走入帕提农神庙后,他有些惊讶的发现,已经一个月没来到这里,帕提农神庙中的神圣气息似乎比上次自己来的时候变得更加强盛了。难道是因为雨眸将能量注入雅典娜神器中的结果么?

    “齐岳,我想了想,还是不和你一起走了。”压低声音,雨眸示意齐岳用云力制造出一个只属于他们的空间。

    在能量的隔绝下,齐岳问道:“为什么?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么?”

    雨眸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仔细想过了。如果我和你一起走了,两个月的时间,我怕星座守护者们会心生怨念。毕竟,……”

    齐岳摇了摇手,阻止雨眸再说下去,“不行,你必须要跟我走。你已经答应过我了。你是女神可不能反悔哦。”

    雨眸有些哀求似的道:“齐岳,我真的不能走,我……”

    齐岳微笑道:“有什么不能走的?难道你们希腊将面临什么灾难需要你留下来么?可是,你不要忘记了,现在你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能量,就算你留下来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跟我走吧。两个月的时间并不长,更何况,你还可以通过电话和他们联系啊!把我的电话号码留下来也就是了。”

    雨眸看着齐岳,眼中流露出挣扎的光芒,“齐岳,有些事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

    齐岳挥了挥手,道:“如果是你们星座守护者的秘密,就不用说了。虽然我们已经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但是,我希望我们彼此之间都给对方留下一些空间。我们毕竟各自属于东西方。有些东西,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我能理解你的苦衷,但是,这一次你却必须要跟我走。我答应过要保护你的,只有让你时刻在我身边,我才能更好的做到这一切,难道你还不明白么?不要再想那么多了,护照你都已经办好了,为什么还要犹豫呢?我们已经在一起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我过的很快乐,我相信你也是的,为什么不让我们的快乐变得更长一些呢?好啦,你不要想的太多,离开和不离开都有好有坏,既然如此,就算你为了我吧,好么?”

    看着齐岳,两滴晶莹的泪珠缓缓从雨眸眼角处滑落,轻叹一声,她静静的点了点头。低下头,将目光转移到脚下,“为了你,为了你……”

    齐岳将雨眸揽入自己怀抱之中,双手捧起她那吹弹可破的娇颜,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好好休息吧,努力修炼,争取早日与你的神器融合,只有你重新拥有了保护自己的实力,我才能放心的离开。”

    他没有再多逗留,因为不希望星座守护者们多做怀疑,转身走出了帕提农神庙。

    雨眸抬起手,想要呼唤齐岳回来,但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泪水依旧在流淌着,看着齐岳那高大魁伟的背影,她的心在微微颤抖。

    清晨,齐岳在梅菲斯特和米亚罗的护送下来到了雅典机场,当他来到机场的时候,明明和林一凡也已经到了。令齐岳有些惊讶的是,林一凡看上并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出现,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

    心中不禁有些不安,向明明递出一个询问的目光。

    明明抿嘴轻笑,却没有说什么。看着齐岳的眼神明显有几分戏虐的意味。

    林一凡主动走到齐岳面前,向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齐岳下意识地抬起手与他相握,“林先生是来送我们的?”

    林一凡苦笑一声,道:“坦白说,我真的很不服气,不服气为什么明明会对你那么好。甚至在知道了小姐与你订婚的消息后,她对你的心也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齐岳有些得意地道:“那你现在准备放弃了么?”

    林一凡失笑道:“放弃?我为什么要放弃。只不过形式不一样而已。齐先生,愿我们希腊与你们炎黄共和国永远成为友好国家。而且,你也一定要照顾好明明哦,否则,我这个当哥哥的可不答应。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不过,要是你欺负了明明,我也一定拿着AK47杀到你们炎黄共和国去。”

    “啊?”齐岳目瞪口呆地看着林一凡,“什么时候你……”

    明明噗哧一笑,道:“一凡那么出色,可比你强多了。我认他当哥哥有什么不可以的么?”

    齐岳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道:“可以,当然可以。”

    林一凡拍了拍齐岳的肩膀,微笑道:“不过,和明明认识以后,我对东专女性的迷醉越来越深了,如果有机会再到炎黄共和国的话。齐先生,还要麻烦你帮我介绍个女朋友啊!不耽误你们了。一路保重。”

    齐岳拉着明明的手,走入候机大厅,心中不禁有些赞叹,这林一凡果然不是一般人。在明知道是不可为的情况下,还能以大局为重,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私事而影响到两国的关系,这样的品性,已经足以得到自己的尊重了。

    “想我没有?”明明和齐岳坐的是头等舱,将头依靠在齐岳的肩膀上。明明一边轻轻地敲打着他的腿,一边有些霸道地问道。隼风手打。

    “当然想了,你不知道我简直要嫉妒得发疯了么?”齐岳笑道。

    明明撇了撇嘴,道:“这我可没看出来。我看你是乐不思蜀了才对。人家雨眸小姐那么漂亮,和她在一起,你还知道想我么?”

    齐岳将明明的小手拉到自己嘴边轻吻一下,道:“不一样的,你知道的。”

    前往英国的班机从机场起飞了,朝伦敦的方向而去。当飞机离开雅典机场一个小时后。雅典帕提农神庙却出现了天翻地覆般的骚动。

    “小姐不见了?怎么会这样?”梅菲斯特站在帕提农神庙的中央,眼中流露着深深的惊惧。

    所有的星座守护者们都集中在神庙之中,一个个脸色凝重地看着梅菲斯特,每个人的表情都有所不同。但是,他们也同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柳美忒丝,你的感觉是我们中最敏锐的,难道你没发现小姐的气息去了什么地方么?”梅菲斯特将目光落在俊秀得如同女孩子一般的处女座星座守护者身上。

    柳美忒丝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小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连一点预兆都没有。你和米亚罗去送齐岳到机场。我们一直都在这里守护着。之前还能清晰地感觉到小姐的气息就在神庙之中。可就在刚才,小姐的气息突然毫无预兆的消失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梅菲斯特的气息明显有些不稳定,看着柳美忒丝的目光变得异常凌厉。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带走了小姐。否则,还有谁能在我们监控的情况下毫无预兆地将小姐带走呢?”伊尔亚斯愤怒地道。

    米格里斯点了点头,道:“我同意伊尔亚斯的说法。肯定是齐岳带走了小姐。”

    梅菲斯特疑惑地道:“可是,我是亲眼看着齐岳和姬明明小姐一起上了飞机啊!”

    索索道:“那并不证明小姐没有跟他们走。齐岳那个人很古怪,说不定他就有什么办法能够将小姐偷偷带走呢。毕竟,小姐不是已经与他订婚了么?难道小姐是要抛弃我们么?”

    伊尔亚斯一听到索索的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给我闭嘴。小姐怎么可能真的嫁给那个人。可是,小姐现在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离开了雅典,遇到危险的可能性就将大大的增加了。梅菲斯特,赶快做决定吧。”

    梅菲斯特眼中光芒连闪,略微犹豫了一下,当机立断道:“好,既然如此,那么,我、米亚罗、伊尔亚斯、加西亚、撒冷和米格里斯六个人立刻乘坐下一班前往伦敦的飞机去找小姐。你们剩下的人留在这里等候消息。一旦有什么发现,立刻与我们联系。”

    伊尔亚斯道:“我们坐小姐的专机去伦敦吧,说不定还能早他们一步抵达,这样的话就能拦住他们了。”

    梅菲斯特眼睛一亮,道:“好主意。那我们立刻就走。”

    ……

    伦敦,英国的首都,因为是重工业城市,所以也有雾都之称、在环境上确实要比雅典差得多了。

    当齐岳和明明从伦敦机场走出来的时候。顿时感觉到空气中的污浊,两人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

    明明看了齐岳一眼,道:“我们现在该去哪里?为什么一定要来伦敦呢?这个城市感觉上远不如雅典舒服呢。”

    齐岳微笑道:“来这里当然是有原因的。难道,你不想再见到睛儿么?”

    明明眼睛一亮、“你是说睛儿在伦敦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上次我们在大理,克林斯曼临走之前曾经悄悄地告诉我,他们德库拉家族的总部就在伦敦郊区的一座古堡之中。不知道晴儿现在怎么样了。有了上次克林斯曼的红金原血。她现在应该已经是一名强者了。”

    明明叹息一声,道:“可惜,晴儿成为了吸血鬼。那个克林斯曼,哼。”

    齐岳微微一笑,道:“吸血鬼又怎么了?咦,他们居然这么快就追来了。明明,我们快走。”一边说着,齐岳立刻拉着疑惑的明明快速地离开了机场,招来一辆出租车,朝伦敦市区而去。

    “什么追来了?齐岳。你在说什么啊!”

    齐岳微微一笑。道:“待会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可不要太吃惊啊!”

    雅典距离伦敦的路远不如到炎黄共和国那么遥远。虽然乘坐专机没有耽误一点时间,但是,当梅菲斯特六人来到伦敦的时候,还是比齐岳他们晚了一步。毕竟,晚起飞一个小时,就算他们将飞机开到极限也不可能追上来。

    到了伦敦,齐岳和明明可谓是两眼一摸黑,还好明明是外语专业的大学生,英语水平还是非常不错的,这才使两人没有出丑。两人一直乘坐着出租车来到伦敦市中心才下了车。

    “你不是说德库拉家族的总部在伦敦郊区么?那我们现在到市区来干什么?”明明疑惑地道。

    齐岳嘿嘿一笑,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吧。虽然克林斯曼告诉我他的古堡在郊区,不过却没给我具体的地址,你总要让我寻找一下才行啊!而寻找的办法,自然是找一个吸血鬼来问问。吸血鬼都是昼伏夜出的,现在显然还不行,我们先找地方去吃点东西,等到晚上再去找克林斯曼那家伙。”

    明明道:“那我们找一家酒店吧,我想洗个澡。”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行。那些人已经追来了,如果我们住酒店的话肯定要登记,恐怕很快就会被他们找上门来。”此时,两人一边说着,他已经拉着明明来到一条空旷的街道上,用炎黄的俗语来形容,这里就是一条小胡同。没有什么人出现。隼风手打。

    “到底是什么人在追我们。难道我们还怕了不成?”

    齐岳道:“怕倒是不怕,不过要是让这些人追上还是很麻烦的。我的女神,你也该出来了。”一边说着,齐岳刻意用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布下一个隐身领域,将自己和明明笼罩在内,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卫星也无法拍摄到他们的身影。

    在明明吃惊的注视下,麒麟珠亮了起来,光芒一闪,一道曼妙的身影已经凭空出现在她和齐岳面前。

    看到这个人的出现,明明不禁吃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哦,天啊!齐岳,你,你居然把人家的女神给拐出来了。”

    雨眸微微一笑,道:“你好,明明小姐。我就叫你明明吧,可以么?”

    明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看着雨眸,她实在不敢相信齐岳居然会如此大胆,雨眸的出现,也为她解除了之前的疑问。追来的人不用问,肯定是星座守护者才对了。

    齐岳微微一笑,道:“明明,没想到吧。”

    明明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有些酸溜溜地道:“在一起一个月还不够啊!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齐岳和雨眸商量之后,在清晨离开前,凭借着他对雨眸气息的熟悉,用自己的云力制造出了完全相同的气息,再将雨眸收入自己的麒麟珠之中,不声不响地带走了这位雅典娜女神。由于雨眸失去了自己的能量,所以在齐岳变化出她气息的时候,能量波动并不明显,还有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掩饰,这才让那些星座守护者们无法发觉。

    齐岳道:“雨眸为了与雅典娜神器融合,暂时将自己的能量都输入到她的神器之中,所以,现在她和一个普通人是一样的。而在星座守护者中恐怕有人居心巨测,为了她的安全,所以我就把她带出来了。等她的实力恢复后,一切就都没问题。这也是我和雨眸合作的原因。”

    明明用力捏了一下齐岳的手,落落大方地向雨眸点了点头,道:“雨眸姐姐你好,真难相信,齐岳居然能把你带出来,不过,你现在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是女神了哦。”

    雨眸听了明明的话也不禁苦笑,她现在的样子确实不像女神。原本的她是圣洁的,但是,现在她这一身打扮确实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的。自从上次齐岳见过了索索那身暴露的皮装,印象极其深刻,找机会也给雨眸弄了一套。雨眸当然是不肯穿的,但齐岳告诉她,为了掩盖身份,就必须要遮住她那圣洁的气质,无奈之下,雨眸在争取之后,经过一定的改善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黑色的长皮裤,从大腿向下,完全是镂空的,上身穿着一件马甲似的红色小皮衣,是那种很薄的特殊皮革制作而成的,透气性非常好,一双雪白的手臂裸露在外,胸前也露出了一抹肌肤。将她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