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杀手到来,一亿美金的悬赏

    看着雨眸,连明明都有些想要吹口哨的感觉,更别说是齐岳了。和雨眸比起来,明明虽然同样美貌,但相对就多了几分青涩。

    雨眸用手扶了一下自己的帽檐,“别说是你,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这衣服有点紧,穿着不怎么舒服。”

    明明好奇的道:“雨眸姐,那你以前都穿什么呢?”

    雨眸微微一笑,温柔的道:“一般都是长裙,长裙比较没有束缚性,穿着比较舒服。”

    明明赞叹的道:“什么衣服穿在你身上都很漂亮啊!”

    雨眸微笑道:“明明也不错啊!你别看一凡表面上没什么,其实没能获得你的芳心,他不知道有多痛苦呢。”

    明明俏脸一红,道:“雨眸姐,你可不能取笑我哦。齐岳说你的人已经追来了。你不怕被他们找到么?”

    齐岳傲然道:“要是让他们轻易找到,我也不用混了。”一边说着,他一手拉着雨眸,一手拉着明明,重新朝外面的大路走去,一股淡淡的能量从齐岳身上发出,将雨眸的身体笼罩在内,使她身上散发出的本就不是很强的气息完全被屏蔽在内,没有丝毫向外的释放。

    就在齐岳三人在伦敦大街上游荡,寻找着伦敦特色小吃的时候,一条黑色的信息已经充斥在整个西方地下世界。

    “一亿美金悬赏一个人的命。这种史无前例的消息还是第一次得到啊!不过,要求也真怪,虽然是要死人,但还必须是全尸,连血液都要保留,这是什么要求?”

    一间黑暗的酒吧之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不满地看着手中的纸条。

    酒保无奈地耸了耸肩膀,道:“我却觉得很值得,不就是杀个女人么?人家既然肯支付这么多钱。多些要求也是很正常的。杰克,你准备接么?”

    被称作杰克的男人下身穿着一条墨绿色帆布裤子,上身则是一件没袖的紧身背心,将雄壮如同花岗岩般的肌肉完美地展现着。眼中流露出一丝森寒的光芒,“接,当然要接。为什么不呢?这笔生意要是成功了,我也可以提前退休,到夏威夷去享受沙滩美女了。”

    酒保冷笑一声,道:“那你可要努力了。时限是一个月,一共三个人,不要搞错了。那个女人很美,我看过照片了。是那种西方古典美女的类型。你到时候可不要精虫上脑。耽误了任务。”

    杰克不屑地哼了一声,“再美的女人能和一亿美金比么?我走了。”一边说着,扔出一张十美圆的纸币,转身朝酒吧外走了出去。

    酒保眼中流露出一丝阴寒的光芒,自言自语地道:“杰克,希望你运气能好一些吧。这次的任务,是不限制人数的。虽然你在世界上排名已经进了百位,恐怕机会也不会太多。”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杀手组织都在黑暗的地下世界中接到了这笔一亿美金的任务。伦敦,注定将不再平静。

    齐岳惊讶地看着雨眸将第四条炸鱼吃完,看着她俏脸上残留的油炸后的面包渣,不禁有些好笑。“雨眸,你发现没有,自从我到雅典之后,你的饭量可是在不断增长。”

    炸鱼和薯条是伦敦很有名的小吃,味道确实很不错,齐岳面前已经摆了一堆鱼刺了。

    雨眸看了齐岳一眼,道:“谁规定我就不能多吃一些呢?”

    明明好奇地问道:“雨眸姐,难道你不怕胖么?油渣食品最容易发胖呢?”

    雨眸微微一笑,道:“我们可以用能量来调节体内的脂肪,这个很简单啊!你应该也可以的。”

    明明漂亮的大眼晴一亮,“真的可以么?太好了,雨眸姐,你可一定要教我哦。”

    雨眸微笑点头,拿起第五个烤鱼,道:“没问题,待会我就教你,很简单的。”此时,她脸上带着一般只有明星才会带的那种超大型墨镜,几乎遮盖住了半张脸。再加上俏脸上蹭上的油渍,看上去极为可爱,哪里还有一点雅典娜的样子。

    明明兴奋地也拿起一条炸鱼,“终于不用注意身材了,太好了。我也吃。”

    齐岳苦笑道:“我好可怜啊!我的钱包啊!”

    正在这时,齐岳脸色突然微微一变,猛地一拉雨眸的座椅,将她的娇躯拉到自己怀中,雨眸的炸鱼还在嘴里呢,砰的一声,雨眸原本所在的地方,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直径两寸左右的深坑。

    明明眼中光芒一闪,锁定般的气息朝着旁边的一栋大楼楼顶处看去。

    齐岳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雨眸,就在这时,又是一颗狙击枪的子弹瞬间而至。这一次,齐岳没有闪躲,冷哼一声,无形的风在他身体周围悄然出现,子弹在风的影响下,紧贴着雨眸的身体又落在了地面上。

    明明刚要冲出去,却被齐岳拦住了,“我们走,看来演出要开始了。”一边说着,他将雨眸搂在自己怀中快速地闪进了旁边的店铺。

    杰克吹了一下狙击枪口的烟雾,骂了一句,心中也在暗暗吃惊,好灵敏的反应,难道那个男人能够预知危险不成?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他突然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起来似的,想要转身都极为困难。

    下一刻,空气变成了无形的杀手,一抹鲜红,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了。

    瞪大了眼晴,杰克高大的身体不甘地朝地面摔倒,直到意识完全消失前的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进入店铺中的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森寒的光芒,想动我的女人么?就要付出代价。

    雨眸的脸色很平静,丝毫没有因为刚才出现的袭击而惊慌,微微一笑,向齐岳道:“谢谢。”

    齐岳皱了皱眉,道:“这么快。看来真的是你那些星座守护者中出了问题。居然有杀手来偷袭。”

    雨眸从自己衣服兜里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她那粉白的娇颜。将炸鱼的油渍去掉,“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恐怕,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据我所知,在杀手界中,使用狙击枪的,都是低级的杀手,真正的杀手是不使用热武器的。”

    齐岳微笑道:“那你怕么?如果害怕的话。就回到麒麟珠内吧。在那里是绝对安全的,除非我死了,否则没人能伤害到你。”

    雨眸微笑摇头,道:“不,我想看着你如何保护我。”

    齐岳拉着雨眸的手,道:“我们走吧,刚才那两枪一定引起了路人的注意,恐怕警察要来了。”三人悄悄走出了这间店铺,坐上一辆出租车,朝伦敦市的另一个方向而去。

    正像雨眸所说的那样。袭击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司机。你要把车开到什么地方去?我们并不是要去那边,你走错了。”明明用英语斥责着出租车司机。

    司机是一名身材瘦小的家伙,金黄色的头发乱蓬蓬的。扭过头向明明微微一笑,道:“没走错。这是一条前往地狱的路啊!”

    齐岳淡然一笑,道:“既然你要去地狱,那我们就不奉陪了。”在司机惊讶地注视中,齐岳三人凭空消夫。而下一刻,那辆出租车已经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站在街角,看着街道上惊慌的人群,明明惊讶地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齐岳微笑道:“这还不容易么?一上车我的精神力就发现了那个司机的变化,他还真以为我们会上当呢。不过,也不看看我是谁。”一边说着,他张开了自己的右手,足足十余枚蓝汪汪的钢针出现在他手中。

    “这是刚才在我们座椅上的,我第一个上车的时候,就将它们没收了。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上面应该是麻醉性的毒药,那司机估计以为我们已经被麻醉了,所以才会将车朝其他的地方开。可惜,刚上车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他气息的变化,特意注意了一下。这些杀手真讨厌,虽然不足以带来真正的威胁,但就像癞蛤蟆落在脚面上,不咬人却很恶心。”

    雨眸叹息一声,道:“看来,我们在伦敦恐怕是寸步难行了。”

    齐岳微微一笑,道:“也不一定,至少,有个地方就是暂时安全的。”

    “哪里?”雨眸和明明异口同声地问道。

    齐岳指了指前方一座高大的建筑,微笑道:“就是那里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雨眸和明明看到了十字架的标志。

    “教堂?你信教么?”雨眸好奇地问道。

    齐岳嘿嘿一笑,道:“你信么?”

    明明噗哧一笑,道:“好啊!你们两个一个是麒麟,一个是雅典娜女神,却要托庇于教堂,这要是传出去,恐怕要笑死人了。”

    齐岳微笑道:“只是借这里休息一下而已,到了晚上,我们就去找克林斯曼。我就不信,还有杀手敢到德库拉家族的古堡中去杀人。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更有意思了。”一边说着,他右手一挥,手中的钢针悄然消失。而就在他们所处位置周围方圆三百米之内,十余个形象各异的人已经悄然倒下。

    听着伦敦警车刺耳的警笛声,齐岳一手拉着明明,另一只手拉着雨眸,大刺刺地走进了那间教堂之中。

    伦敦在西方是一座有着很高地位的城市,这里的教堂规模上也比其他城市要大得多了。一走进教堂,他们就看到很多人正在虔诚地做着礼拜,或者在低声地诵读着圣经。

    齐岳拉着二女走到一个角落处坐了下来,他有些惊讶地发现,教堂最内侧上方悬挂的十字架竟然有着微弱的能量波动。

    雨眸道:“这座教堂并不是伦敦最大的教堂,伦敦最有名的地方之一,就是圣保罗大教堂,那里才是伦敦的中心大教堂。由一名红衣大主教执掌。是整个教廷最有名的地方之一。以圣保罗大教堂为中心,伦敦还有四座小一些的教堂,这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了。应该是由红衣主教来掌管的。你不要小看红衣主教和红衣大主教之间只差了一个字,在教廷中的地位却差距很大。红衣大主教,在教廷的权力是仅次于教皇的,就连裁判所对他们也非常恭敬。”

    齐岳冷哼一声,道:“上次在炎黄和教廷的帐还没清算呢,如果不是他们,我又何苦使用终极麒麟臂。这次既然来了西方,有机会到要去拜访一下那位教皇陛下。雨眸,你们希腊也在西方,你对教皇有多少了解,他的实力如何?”

    雨眸道:“如果论个人的能力,教皇是根本无法和我们相比的。但是,如果论整体的实力,恐怕我们都不如他。”

    齐岳心中一惊,雨眸这么一说,教皇的实力居然还在他们两人之上,这让他有些难以相信。

    雨眸道:“我曾经见过教皇一面,在迪梵冈,现在的教皇,年纪已经很大了。他的综合实力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教皇,或者说是教廷,最强大的能力就是利用自己为中心的能量波动,请求上帝的帮助,来获得强大的实力。一般来说,教皇可以召唤出大天使长来帮助他战斗。大天使在教廷的信仰中,就相当于是神明的存在了。虽然和我们希腊神话中的神不一样,但是实力也非常强大。我想,以你、我现在的实力,单独面对一位大天使还有机会,如果是两位,就很难了。”

    明明吃惊的道:“不会吧,教廷居然如此强大么?可是,上次那些来到我们炎黄共和国的家伙也并不怎么样啊!”

    雨眸微微一笑,道:“上次到炎黄共和国的,最强大的也只是一名沤机主教而已,而另外号称是红衣大主教的,也只不过是红衣主教而已。要是真的有五位地位还凌驾于枢机主教的红衣大主教在,那只怪兽再强大也不可能有所作为。而教廷真正强大的实力还是教皇和红衣大主教。四名红衣大主教,分别有召唤一位大天使的能力。而教皇却可以召唤两位大天使。”

    齐岳疑惑的道:“那上次到我们炎黄的只是红衣主教,而不是红衣大主教了?可不是说枢机主教只有两个么?如果从数量来看的话,似乎枢机主教才应该更强吧。”

    雨眸摇了摇头,道:“不,不是的,枢机主教是教皇身边的人,也可以说是教皇的嫡系,所以地位才比红衣主教要高。但是和如同你们炎黄人所说的封疆大吏红衣大主教相比,枢机主教不论是实力还是地位就都要差得多了。原本我也很奇怪,以为那次教廷至少会派遣一名红衣大主教过去。但后来才知道,那段时间黑暗议会和教廷在暗中激战连场,使教廷无法抽出更强大的实力。齐岳,我们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你也不要小看教廷和黑暗议会。这两者在数千年的时间中,始终在不断的争斗着。所以,在战斗力方面,他们都非常强大。如果不是因为彼此的制约,教廷的触角恐怕早就延伸到你们炎黄共和国去了。”

    齐岳心中暗惊,如果照雨眸所说的这样,教廷竟然有五个实力与自己和雨眸差不多的存在,如果是这样的话,教廷的实力就太恐怖了。

    雨眸道:“你也不需要太过紧张。教廷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是,他们的最强者毕竟分别在不同地国家。实力很难凝聚在一起。大天使确实很强。可是,我刚才对它们实力地评价。是指我们不使用神器的情况下。以你地轩辕剑,应该可以和教皇抗衡。只是教皇还有着许多强大的手段,所以在综合实力方面,应该还是要强过你的。至于我,只有我将三件神器完全融合之后,才能与他抗衡吧。我想。你的实力应该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才对。”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黑暗议会呢?他们虽然一直被教廷压制着,但想来也不会相差太多吧。”

    雨眸道:“黑暗议会很神秘。我也只是知道很少的一些而已。黑暗议会之中,是由很多个大家族组成地。你所见过地克林斯曼,就是黑暗议会中的十三名议员之一。表面上他在黑暗议会内的地位很高。但其实他的实力也只是一般而已。是因为他最有可能成为血族的巅峰血皇,才能够坐到现在地位置。而黑暗议会中最强大的。是黑暗议长和他本族的强者,黑暗实力极其强大。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地灾难么?如果当灾难降临的时候,最容易得到利益地。恐怕就是黑暗议会了。到了那时候,黑暗议会的实力必将大长。教廷恐怕将很难与他们抗衡了。所以,我才想要和你们生肖守护神合作。这次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还是和教廷协调一下关系比较好。”

    齐岳淡然道:“那是不可能的了。当初教廷的作为给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这件事回头再说吧。”

    正在这时候,一名神父朝三人走来,手中怀抱着一本圣经,看上去到有几分神圣的气息。

    他的目光首先落在明明身上,当他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看着明明的时候,齐岳的精神力立刻感觉到这个家伙的身体居然起了反应。

    “这位先生,和两位小姐,请问你们是信徒么?”他虽然同时向三个人说话,但目光却直落在明明的俏脸上。

    齐岳眉头微皱,这就是所谓的神父,看起来,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啊!如果不是自己的精神力对人体气息的反应极为灵敏,还真的被他骗过了。

    “我们不是信徒,只是来教堂参观一下,看看有没有成为信徒的可能。”齐岳说道。

    神父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悯的光芒,“可怜的孩子。主会指引你们最正确的道路。既然如此,三位请分别跟我来吧。这位小姐,不如你先来,我想,主教大人会很荣幸为一位东方人做洗礼的。”

    看着神父的眼神,连明明也感觉出一些不对了,淡然道:“不用了,谢谢您的好意。我们只是来参观一下而已。”

    那神父刚想再说些什么,突然,教堂的玻璃破碎了,紧接着,一枚烟雾弹从外面扔了进来,正好落在教堂中央。烟雾瞬间弥漫,引得周围的人一阵咳嗽声。烟雾弹的出现,也令教堂内的信徒们惊慌起来,一时间场面顿时变得嘈杂许多。

    神父有些愤怒的道:“这是对上帝的亵渎。究竟是谁。”一边说着,他也顾不上再和齐岳三人说什么了,径直朝教堂外面走去。

    齐岳有些惊讶的和二女对视一眼,不会吧,还真的有人敢于到教堂来袭击他们么?这胆子也太大了点。要知道,在整个西方世界中,教廷的地位绝对是举足轻重的。

    齐岳双眼闪过一道银色的光芒,精神力的波动快速的朝外面蔓延开来,不过,令他惊讶的是,精神力并没有发现任何用于杀气的气息,外面的警车还在处理那辆之前爆炸的出租车呢。

    此时,教堂内的烟雾已经变得越来越强了,那并不是普通的烟雾弹,而是催泪瓦斯,在一阵强烈的咳嗽声中,信徒们正在快速的朝外面撤离着。

    齐岳心中一动,道:“看来,这是要逼我们出去了。好,那我们就出去看看热闹。”麒麟隐暗红色的光芒亮了一下,受到麒麟隐能量气息的影响,教堂内悬挂的巨大十字架也同时释放出一丝乳白色的光芒。而这时,齐岳三人的身影已经悄悄的消失了。正是隐身。

    三人在拥挤地人群中出了教堂。齐岳一眼就看到那名神父正在和伦敦警方交流着什么。精神力扩散。双方交流地声音顿时落入他耳中。听到他们的交谈,齐岳地脸色不禁变了变。也明百了那催泪瓦斯的来源。催泪瓦斯竟然是那些警察误射入教堂的。可是,真的是误射么?有这么巧?杀手果然是神通广大啊!连警察都能利用起来。

    这一次,齐岳心中有些兴奋了,他知道,眼前这不知道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的杀手,绝对是一名强者。单从他能完全收敛自己的气息不被精神力察觉。还能利用警察释放催泪瓦斯来看。这名杀手已经很强了。

    其实。齐岳他们并不知道,由于这个任务是由多方来接下地,所以,杀手们痛苦无比。为了能够抢先完成任务,他们不得不冒险以最快地速度寻找到齐岳三人并出手。以免被同行抢先。所以,齐岳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么多杀手。

    怎么才能将那个杀手引出来呢?有这么个人在暗处,始终是一种威胁。雨眸现在的身体毕竟很脆弱。一旦被对方抓住机会,万一成功了怎么办。想到这里。齐岳突然想起了一个好办法来解决眼前的问题。和雨眸、明明商量了一下后,悄悄的将二女收入麒麟珠之内,紧接着,他又悄悄地返回了教堂之中。

    当齐岳再从教堂内走出来的时候,身边同样带着明明和雨眸,他的动作很坦然,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就在周围似地。

    很快,齐岳已经走到了外面,就在这时,周围的人群突然变得拥挤起来,消防车从街道远端开了过来。因为人群地拥挤,难免会有身体的接触,突然,齐岳感觉到一股锐利的能量朝自己脖子处刺了过来。

    聪明,好聪明的杀手,看来,这个家伙很清楚,想要杀雨眸,就必须先要解决了自己才行。这样聪明的对手确实不错,可惜,他遇上了齐岳。

    头微微一偏,齐岳向攻击的方向看时,却只看到了骚乱的人群,周围依旧很拥挤,将雨眸和明明的身体已经从齐岳身边挤开了。很快就淹没在人流之中。而这时,因为消防车的出现,使场面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奇异的光芒,并没有去寻找雨眸和明明,而是悄悄的隐没在人群之中。

    一辆毫不起眼的货车奔驰在伦敦郊区的高速路上,驾驶座上,一名看上去很普通的四十多岁中年人正小心的驾驶着自己的汽车,但是,他那双眼睛看起来却绝不平庸。淡淡的光华不断在眼眸中闪烁着,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正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毫无预兆在驾驶舱内响起,“你是不是觉得太轻松就完成了任务呢?”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司机的脸色瞬间大变,因为,他突然看到,在副驾驶座上居然多了一个人。

    下意识的,他的手按上了自己的驾驶座座椅,顿时火光崩现,随着震耳的砰砰之声,至少有十颗子弹同时朝那个人射了过去。

    青色的光芒悄然亮起,十颗子弹在距离齐岳身体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齐岳戏虐的道:“怎么,你想要毁坏了我的衣服么?那你可要陪。在伦敦可买不到我这样的好衣服呢。”

    货车已经停在了高速路的路肩上,司机冰冷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残忍的光芒,下一刻,一道黑色的爪影已经到了齐岳面门处。

    齐岳冷哼一声,道:“想动手了么?那就来吧。”右拳轰出,直奔对方抓来的爪影。

    黑色的爪影突然一变,爆发力极其惊人的攻击竟然在顷刻间改变了方向,晶亮的寒光出现在爪影尖端,一柄锋利的刀片已经绕过了齐岳的拳头,直接向他的脖子处抹去。

    寒光在空中连闪,竟然在瞬间改变了五次方向,那虚幻的动作,足以令人目眩神迷了。

    叮。刃碎。齐岳的手指仿佛一直就是等在那里似的,凭借着精神力的判断,他怎么可能给对方机会呢?右手急探,同样一拳,这一次,他的速度已经不是肉眼所能看到的。

    刺耳而充满恐怖的骨骼破碎声响起,司机的右臂已经完全化为了齑粉,齐岳这一拳轰击的位置是他的肩膀。不过,这名司机显然不是一般人,如此重创他竟然连哼都没有哼出一声,身体暴退,竟然从车窗处直接撞了出去,无比灵巧的身体一翻,已经上了车顶。

    紧接着,他没有丝毫停留,面对齐岳,他连一丝侥幸的心里都没有,闪电般朝着告诉旁的树林中扑去。

    原来,齐岳在回到教堂再出来的时候,他身边带着的已经不是明明和雨眸本人了,而是凭借着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拟态能力形成的实体幻象。这个能力是他在去过昆仑幻境后才领悟的。从那时候开始,对于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他就不仅是领悟闻婷父亲留下的奥秘,而是开始在其中注入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样,使得这个特殊的领域正在朝着越来越成熟的方向发展着。

    “跑?你想往哪里跑?”懒洋洋的声音如同梦魇一般再次响起,齐岳的身体又一次出现了,只不过,这次他出现的位置是那名司机逃跑路线的正前方。

    司机的身手确实很敏杰,在树林中竟然如同猿猴一般的腾跃,可是,再敏杰的身手能够和瞬移相比么?

    粗重的喘息着,司机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让开。”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