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德库拉古堡

    “啊—”齐岳并没有释放出太强的能量气息,但是,瞬移出现却给“司机”带来了太大的压力,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他爆发了。

    撕裂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全身上下,司机身上的衣服完全破碎,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细密的黑毛也同时出现。

    齐岳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发动攻击,因为,他看到了那司机背后出现的翅膀,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微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好,省的我再去找了。”

    吸血鬼,竟然是一个吸血鬼,还是能够在白天出现的吸血鬼,级别绝对不低,齐岳绝不相信这个家伙不知道德库拉家族城堡的位置。

    变身后的“司机”,气息上明显不一样了,血红的双眼瞪视着齐岳,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他都提升到了巅峰状态,背后翅膀拍动,强壮的身体猛的朝齐岳撞了过来。一层黑暗的气流顷刻间弥漫在他与齐岳上空,仿佛乌云一般。毕竟,在白天行动对于吸血鬼来说,实力还是受到很大限制的。

    “你应该是个侯爵吧。”齐岳一边飘身后退,一边淡淡的说道。

    “司机”见齐岳看到自己后居然没有丝毫惊讶,还立刻说出了自己的级别,心中更加吃惊,而在惊恐之中,他那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顿时朝齐岳扑了过去。

    飘身而起,齐岳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右手背在身后,左手放在胸前的位置上,麒麟镜悄无声息的出现了,在他那如同梦幻般的左手移动之中,将自己的身体保护的滴水不漏。光芒闪烁之中,气劲澎湃影响到周围的树木,一时间茂密的枝叶顿时被那充满腐蚀性的黑暗能量所侵蚀。

    齐岳眉头微皱,道:“毁坏环境可是不好地哦。既然你毁坏了它们。那就让它们自己来报仇吧。”

    没等“司机”反应过来,齐岳的身体再一次消失了,而这一次,他心中的恐惧更是被点燃到了顶点,这个东方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他竟然有着如此强大的能力。面对自己的攻击,他竟然那样闲庭信步一般地就应付了。

    “司机”不是笨蛋,在全世界的杀手排行中,他绝对是前二十名以内的。心中立刻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背后翅膀猛地扇动起来,也顾不得飞入空中受到阳光的影响了,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向高空而去。

    吸血鬼的飞行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又是以速度见长的黑暗生物,可惜,他这次遇到的是齐岳。当他展开背后的蝙蝠翅膀快速的朝空中飞去地时候,突然,周围的树动了。

    原本天空中的阴云又多了一层。而这次,则是由枝叶所组成,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片树林内所有的大树都在以飞快的速度成长着,而枝叶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他困在其中。

    “不。”怒吼中,“司机”双爪猛的挥出,十道黑色的气流凝结成利刃,朝上方地枝叶撕扯而去。可是。现在的枝叶,已经和刚才完全不同了。树枝上流露着淡淡的棕色气息,而树叶更是绿的如同翡翠一般,仿佛要滴出汁液来。

    十道黑色的黑暗能量,并没有产生应有的腐蚀效果,只是将上空地枝叶顶起数米。但紧接着,那些枝叶就已经反弹而下。在枝叶快速的生长中,那些枝条都已经变得如同手臂粗细了。无数绿色的树叶将周围地空间变得逐渐黑暗起来,将太阳的光芒遮挡。

    “该结束了。”齐岳地声音毫无预兆的传入“司机”耳中。精神力的巨大震颤,令他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紧接着,无数枝叶席卷而上,当他的能量刚想爆发的时候,一股强横的精神力瞬间从枝叶上传入体内,他只觉得脑海中一阵昏沉,竟然无法凝聚出自己的黑暗能量,整个身体立刻就被那些枝叶缠绕成了一个大粽子。

    粽子落地,而齐岳正好站在它面前,看着眼前的战果,齐岳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的道:“还不错,看来,我对植物的控制确实可以用在实战之中了。”

    绿色光芒一闪,粽子的顶端枝叶散开了一些,露出了“司机”的头,看着他那苍白而露出着獠牙的脸,齐岳蹲下身体,道:“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考虑放你离开。”

    “司机”用英语咒骂了一句,这已经不是简单到齐岳能够听懂的了。

    眉头一皱,齐岳从麒麟珠内将明明和雨眸放了出来,“明明,这家伙说什么?”

    明明笑道:“简单的解释,他在说,打死也不说。”

    齐岳恍然道:“这样啊!那好吧。你告诉他,我不会将他送到教廷去,因为我很讨厌教廷的人,不过,我不介意代替教廷来执法。”一边说着,他伸出自己的右手,顿时,一团火红的烈焰骤然而出,在温度的不断提升下,这股麒麟真火只是一瞬间就变成了蓝汪汪的颜色,看上去仿佛如同幽灵在燃烧一般。

    明明将齐岳的话翻译了,那“司机”眼中的恐惧已经更多了。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齐岳手中跳动的火苗,有些艰难的说了句什么。

    明明向齐岳道:“他说,你怎么能保证不杀他。”

    齐岳道:“很简单,你告诉他,我是克林斯曼的朋友。这次是来找克林斯曼的,只要他告诉我德库拉家族古堡的地理位置,我就带他一起去。到了那里,自然会放了他。”

    明明依照齐岳的话翻译了,那吸血鬼看上去还是充满了疑惑,显然并不怎么相信齐岳的话,齐岳眼中冷光一闪,“我没时间和你耽误。我想,在伦敦的吸血鬼数量应该不少。你不说,我还可以找别人去问。我没有那么多耐心,就算我是骗你的怎么样?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这一次,在听了明明的翻译后。“司机”明显屈服了,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合作。

    齐岳没好气的道:“真是贱骨头,好好说他不听,非要让我威胁。”手中火苗熄灭。问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席尔瓦。”明明翻译了吸血鬼的回答。

    “你们吸血鬼不是一向认为自己血统很高贵么?怎么却去做了杀手?”齐岳问道。

    席尔瓦道:“我们吸血鬼也分很多个家族,每个家族的谋生方式都不一样,我属于其中一个相对较小地诺尔曼家族,我们家族主要的经济来源就得自于暗杀。也只有这样。才能维持家族的各种开支。”

    齐岳道:“好了,其他的我也没兴趣知道,你放心,我说话算数。现在就带我到克林斯曼的古堡去。不要动歪脑筋,否则,我不介意将你毁灭,就像踩死一直蚂蚁一样。”

    重新上了货车,司机依旧是席尔瓦,只不过这一次他可要狼狈地多了。一副畏缩的样子,开着车朝着伦敦郊区而去。齐岳才不怕他耍花样,他已经用云力封住了席尔瓦的黑暗能量。同时用自己的云力在他身体表面形成一层防护,抵御着阳光地侵袭,如果他敢耍什么花样的话,齐岳只需要很简单的将这层防护撤除掉,那么,下一刻席尔瓦的身体就会被阳光所吞噬。

    出于安全考虑。齐岳没让雨眸和明明坐到后面的车厢去,而是又一次将她们收入到自己的麒麟珠内,这样他就不需要分心了。

    通过和席尔瓦的交谈,齐岳知道了一亿美金这个数字,至于是什么人委托的,连席尔瓦自己也不知道。这种通过地下世界来传递的暗杀消息,是不会将雇主身份说出来地。这也是西方杀手界的一个潜规则。

    席尔瓦告诉齐岳,现在接这个任务的人很多。来自于全世界各个地方,排名世界前十位的杀手应该都已经到了伦敦。只不过现在暂时失去了齐岳他们的踪迹,所以他们才暂时是安全的。

    伦敦是一座很大的城市,它的郊区也非常广阔,当席尔瓦开着车将齐岳送到郊区一片山丘周围地时候,太阳已经从西方缓缓下坠了。

    “就是这里?”齐岳向停下车的席尔瓦问道。他是直接将自己的想法通过精神力传入席尔瓦脑海中,所以,他虽然听不懂席尔瓦的话,席尔瓦却能明白他的意思。

    点了点头,席尔瓦示意目的地已经到达了。

    齐岳向他使个眼色,两人先后从货车上下来。看着面前这片树林,齐岳不禁皱了皱眉,这里哪有什么古堡,分明就是伦敦郊区地一片小三而已,绿树成荫,环境倒是不错。

    席尔瓦再次向齐岳点头示意是这里没错,为了听懂他的话,齐岳不得不把明明召唤出来。经过席尔瓦解释后,他才知道,原来,德库拉家族的城堡是在一种特殊地领域笼罩之下,看是看不到的,只有进入这个领域,才能见到真正地德库拉城堡。

    德库拉家族,是吸血鬼纯血家族,也是最古老的家族,所拥有的实力在整个黑暗议会中都能数得上,而德库拉家族在伦敦的这座古堡更是家族最重要的地方,至于这个特殊的领域是怎么形成的,席尔瓦也不知道。由于他不是德库拉家族的人,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进入这个领域了。

    “他问你,现在是不是能放他走了。”明明向齐岳道。

    齐岳哼了一声,道:“放他走?那不是明摆着告诉那些杀手我们在什么地方么?这个家伙还不能放,克林斯曼不是血族亲王么,也是整个血族的族长,就交给他处理好了。”一边说着,齐岳右手一挥,一股风云力带着淡淡的青光落在席尔瓦身上,闷哼一声,他已经昏迷在地。

    看着周围的树林,齐岳琢磨了一下后,盘膝在原地坐了下来,既然是领域,就总会有入口的,找不到门没关系,可以敲门嘛。

    想到这里,齐岳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坏笑,心中暗道,克林斯曼,你可别怪我,谁让你当初没告诉我该怎么进去呢,那我就先送给你些礼物吧。

    紫色的光芒逐渐出现在他身体周围,将齐岳简单的牛仔裤和白色完全渲染成了紫色,淡淡的光芒不断升腾,齐岳双手在胸前合十,他的眼睛此时已经变成了银色。

    明明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齐岳,感受着他身上释放的能量气息,心中暗道,齐岳的实力已经越来越强大了,看来自己也要努力才行,不论是如月还是闻婷,都要比自己强得多,雨眸就更不用说了。她们都能帮助齐岳,可是自己呢?却还差了很多。

    明明在这边胡思乱想着,齐岳那边却已经有了动作,“临、兵、斗、者。”四声铿锵有力的声音从齐岳口中发出,紫色光芒涌动,已经将他的身体包裹的只能看到一条淡淡的虚影。

    突然,紫色光芒冲天而起,直入半空之中消失不见。而齐岳身体周围的紫色光芒也消失了,只是他的眼眸却依旧是银色的。

    原本晴朗的天空在紫色光芒消失的同时开始出现了变化,大片大片的乌云毫无预兆的出现了,笼罩范围大约有一平方公里左右,正好将齐岳面前的这片树林完全笼罩在内。

    在乌云的遮盖下,天顿时变得昏暗了,一道亮丽的闪电划过,紧接着,滚滚雷声骤然而起,随着闪电不断亮起,雷声阵阵,使大地为之颤抖,那强烈的轰鸣声,充满了爆炸性的能量。

    齐岳银色的双眸注视着半空,右手缓缓举起,光芒一闪,麒麟幻幻化成一柄古香古色的长剑出现在他掌握之中,低喝一声,手中长剑一指,顿时一道紫色电光飘然而下,轰击在树林之中发出一声巨响,空气中的能量波动顿时因为这突然出现的炸雷而变得紊乱起来。

    麒麟引雷大阵,是齐岳达到六云后领悟的雷云力特殊能力。和麒麟百雷闪比起来,似乎规模远不如麒麟百雷闪来的洪大。但是,这麒麟引雷大阵的威力可要比麒麟百雷闪大得多了。

    麒麟百雷闪是在一定范围内的无差别攻击,因为雷电的能量是极为庞大的,所以非常难以控制。但是,麒麟引雷大阵却不一样,它能够在齐岳的控制下,指哪轰哪。用剑来引动指挥,只是他想要省一些力气而已。如果在战斗之中,齐岳只要开启了这个大阵,就可以在与敌人的战斗之中,一边发挥出自己的实力,一边用精神力控制着空中的天雷不断轰击对手。

    这麒麟引雷大阵本来是要到七云的时候才能领悟的,主要是因为对精神力的要求太高,它的攻击每次可以按照精神力的控制劈下不同数量的天雷,而天雷的攻击力远在麒麟百雷闪之上。而齐岳成为自然之源后,精神力强度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手中长剑向前连点,接连几道天雷从天而降,在剧烈的轰鸣声中,能量分子紊乱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剧烈起来。齐岳专门找一些空地劈,有的雷电干脆就在半空中爆发。你不是有领域保护么?领域也是要靠能量来维持的,我把这里的能量都搅乱了,我看你出不出来。

    天雷从最开始的一道,逐渐变得越来越多起来,只见半空中紫色的蛇电不断闪烁着,完全处于一片奇诡的景象之中。

    天雷轰击。很快就产生了效果,由于空气中能量分子的变化,齐岳散布在周围的精神力立刻就感觉到一圈圈能量波动在天雷的爆炸下出现了。那似乎是防御性的能量,阴邪的气息在天雷正气的影响下不断地颤抖着。

    正在齐岳准备加把劲,让天雷来个百连轰的时候,突然,一股血红色的光柱毫无预兆地出现了,直径达一米的血红色光柱冲天而起。眨眼间已经冲入半空之中。那光柱犹如实体一般,一进入乌云,立刻就快速地搅动起来,显然是想将齐岳凝聚的这团雷云破坏。

    齐岳一把抓起席尔瓦,向明明使了个眼色,不再控制雷云,直接朝那血红色光柱出现的地方扑了过去。

    “克林斯曼,你给我出来。”齐岳大喝一声,声波在云力的辅助下朝血红色光柱的方向飘去。

    “什么人敢大呼本座的名宇。”克林斯曼有些愤怒的声音响起,光影一闪。数十道黑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半空之中。张开他们那巨大的翅膀,就像一片小型的乌云。

    克林斯曼优雅的身影正在中央,他那血红色的翅膀看上去极为醒目。手中甚至还拿着一个玻璃杯,轻轻地摇动着,任由里面的鲜血微微律动。

    齐岳哈哈一笑,道:“怎么,连老朋友都不认识了么?”一边说着,他解除了对雷云的控制,空气中的乌云顿时消散了。飘身而起,眨眼间已经来到了克林斯曼面前。

    看到齐岳,克林斯曼不禁大吃一惊,他立刻兴奋而热情地迎了上来。“齐,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到伦敦来了?”

    齐岳微笑道:“怎么?不欢迎么?看来我的运气还真不错,你正好在这里。不好意思,因为找不到门户,所以,只能用天雷开路了。”

    克林斯曼抬头看看天上,再看看齐岳,“天啊!齐,刚才那不会是你干的吧。”

    齐岳嘿嘿一笑。道:“可不就是我么。”

    克林斯曼苦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还以为真的是上天对我们血族要有惩罚呢。半年不见,你变得更加强大了。不过也差点把我吓死。你怎么会来这里了,咦,你手中提的似乎是我的族人。”

    齐岳将席尔瓦朝克林斯曼扔了过去,“要不是他带路,我还找不到这里来呢,走吧,你不请我到你的城堡里去坐坐么?”

    德库拉家族的古堡凭借着血族先辈努力建造的特殊领域笼罩下,在伦敦郊区才能屹立至今,教廷曾经多次寻觅,却始终无法找到它确切的位置,更无法进入其中。

    整座城堡都在领域的笼罩之下,这里任何地方都是一片漆黑,只有一轮属于领域中的月亮,才能给这座古堡带来几分光彩。

    当齐岳和明明在克林斯曼的带领下进入领域后,立刻就感觉到一股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周围一切都阴森森的,看着周围那些脸色惨白,獠牙外露的吸血鬼,明明不禁有些害怕地贴在齐岳身上,手心中已经开始出汗了。

    克林斯曼让手下散去,将两人引入自己的古堡之中。这座古堡和齐岳以前在电影中看到过的很像,只不过没有想象中那么巨大而已,城堡内,到处都充斥着黑暗、阴邪,吸血鬼在这里始终保持着自己原本的形态,看上去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了。

    克林斯曼一直将齐岳和明明带到大厅之中,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优雅地道:“很高兴你们能来我们德库拉城堡做客。用你们炎黄的话说,是什么风把两位贵客吹来的呢?”

    齐岳笑道:“行了,别摆出你那什么绅士风度了。我们来找你,可是避难的。难道你不知道有人在追杀我们么?”

    克林斯曼一愣,“有人追杀你?亲爱的齐,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在伦敦这座城市中,恐怕除了红衣大主教以外,还没有人能对你构成威胁吧。”

    齐岳微微一笑,道:“你问问刚才我给你的那个家伙就明白了。”

    克林斯曼见齐岳是认真的,这才让手下把席尔瓦弄醒,仔细的问了一遍。听完席尔瓦的话,克林斯曼的脸色不禁变了变,“齐,你什么时候卷入这样的浑水了。可是,席尔瓦说你们应该是三个人才对,还有一个女人才是真正的目标。”

    齐岳坐在舒服的沙发上,道:“为了她的安全,我让她暂时先藏起来了。”坦白说,这古堡的气氛虽然不怎么样,但古堡内的建筑却到处都充斥着一种古典美,连齐岳这个不懂艺术的人,都觉得很有欣赏价值。

    克林斯曼眼中寒光一闪,道:“齐,这次你恐怕惹了不小的麻烦。一亿美金,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恐怕已经有很多杀手都集中到了伦敦。这个消息我也听说了,甚至也派人去探查消息。不过,以你的实力,应该并不惧怕这些杀手才对吧。”

    齐岳道:“我直说吧。这次来找你。当然不是为了躲避什么追杀,杀手再多一倍又如何?他们能奈何得了我么?我来找你,主要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克林斯曼一愣,道:“交易?什么交易?”虽然他是黑暗议会中的人,但上次在大理的时候,如果不是齐岳,他早就死了,所以这次突然见到齐岳,他才会非常热情。属于黑暗世界,并不代表着他不会感恩。

    齐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我想请你帮个忙,告诉我一点消息,我会用东西来交换。”

    克林斯曼有些不满的道:“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把我当成朋友么?”

    齐岳一愣,道:“怎么会呢?如果不把你当成朋友,当初我也不会帮你了。”

    克林斯曼哼了一声,道:“既然你把我当成朋友看待,那你为什么还说什么交换。连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只要我能帮的上忙,还需要你拿什么东西交换么?虽然从你的角度来看,我是黑暗议会的人。但是,我们黑暗议会可不像教廷那么虚伪。你是不是想暂时在我这里得到庇护,这没问题。在别的地方我或许不敢担保,但只要你在我这城堡中一天,我就保证没有任何人能动得了你和你的朋友一根头发。”吸血鬼的高傲自行散发,看着齐岳,克林斯曼眼中的光芒亮了起来,梳理的一丝不苟的金发也似乎在这个时候散发出一层高贵的气息。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次的事确实有些麻烦,不过,我却并不只是要托庇于你。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我们单独谈谈吧,怎么样?”

    克林斯曼点了点头,一挥手,两边侍候的低等吸血鬼顿时退了出去,使大厅中只有他们三个人。“现在你可以说了,在这里我就是至高无上的,不会有人偷听。”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想向你打听个消息,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帝心雪莲?”

    克林斯曼苍白的脸色微微一变,“帝心雪莲?你是为了帝心雪莲而来?齐,那可是个大麻烦。如果你是为了它的话,我劝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听了克林斯曼的话,齐岳不惊反喜,赶忙道:“那这么说,帝心雪莲王真的是被你们黑暗议会的人得到了?”

    克林斯曼犹豫了一下才道:“齐,你听不懂我的意思么?帝心雪莲王虽然好,但却比不上性命重要。”

    齐岳道:“克林斯曼,我可以坦白告诉你,对于帝心雪莲王,我是志在必得。不论有多么困难,都不可能阻挡我这个念头。希望你能告诉我它确切的下落,至于其他,就让我自己来处理吧,如何?”

    克林斯曼叹息一声,道:“你们炎黄人都这么执拗吗?坦白说,帝心雪莲王,是我们黑暗议会议长所要之物,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现在它就在黑暗议会总部。我也不怕告诉你一些秘密。我们黑暗议会的议长,是伟大的黑暗巫妖王,和他的强大比起来,我差的太远太远了。论年纪,本来我们吸血鬼应该是黑暗议会中最长的。但是,我们伟大的议长阁下,却已经度过了上万年的岁月。他拥有的实力甚至连教皇都要逊色许多,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我们黑暗议会才能始终和教廷抗衡。而伟大的议长阁下在超过万岁之后,他的力量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帝心雪莲王才能延长他的生命和增强他的力量。所以,才费劲周折,终于找到了帝心雪莲王的下落。虽然现在还没有使用帝心雪莲王,但可想而知,这让他最重视的东西防卫必然是最强的。教廷曾经先后多次派人去偷,但结果却都是有去无回。我知道你非常强大,但是,如果你对帝心雪莲王下手,那么,就相当于和我们整个黑暗议会作对,不论成功还是失败,都将遭到无尽的报复。所以,齐,我劝你一句,放弃吧,你没有机会的。”

    齐岳淡然道:“没试过又怎么知道没有机会呢?就算你们黑暗议长再强大,我也要试一试。帝心雪莲王是属于我们炎黄的,克林斯曼,具体的情况我不便告诉你。只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他确切的下落。”

    克林斯曼眼中光芒闪烁,锐利的目光仿佛要将齐岳看透似的。但是,他却发现齐岳的双眸是如此清澈,没有一丝杂质,却偏偏深邃得无法看透。犹豫半晌,他终于下定决心,断然道:“齐,对不起。如果是别的事,我一定会帮助你。但是,我不能告诉你帝心雪莲王的下落,如果我告诉了你,就相当于背叛了黑暗议会。同时,我更不希望你去送死。我知道你和克里斯蒂是好朋友,同时,我也把你当成朋友看待,我不能害了你。”

    齐岳似乎早就想到了克林斯曼会这样回答自己,微微一笑,右手在麒麟珠上扶过,一个小瓷瓶出现在他手中。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