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迪梵冈的神秘白衣少女

    明明身体一动,刚想阻拦克林斯曼,却被齐岳挡住了,右手虚幻般的一抓,齐岳已经将克林斯曼的手爪抄在手中,风云力流转,肩膀一晃,已经将克林斯曼甩了出去。

    克林斯曼全身无法抑制的不断颤抖着,充满了血红色光芒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齐岳手中的瓷瓶,“那,那是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如此强烈的渴望感觉。不,不可能,那是不可能的……”

    齐岳微微一笑,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这是我经常会说的一句话。克林斯曼,我知道,让你背叛黑暗议会将消息告诉我,确实不该,但是,帝心雪莲王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所以,我愿意拿手中的东西换取你的消息,如何?”

    克林斯曼身体颤抖的看着齐岳,“你,你告诉我,那,那究竟是什么?”

    齐岳将瓷瓶托在自己的掌心处,微微一笑,道:“你应该感觉到了,只是不敢相信而已。没错,这就是你们吸血鬼祖先,该隐的血。该隐.德库拉。”

    呆滞,绝对的呆滞,克林斯曼的眼睛险些从眼眶里瞪出来。“你……,你说什么?”

    齐岳微微一笑,道:“对我来说,这东西没什么用。你们德库拉家族鼻祖该隐的血,对你们德库拉家族来说,恐怕意义就不一样了。交换不交换,痛快点。”

    “换,换,就算你让我拿命换我都换。更别说是个消息了。”克林斯曼的目光根本无法从瓷瓶上移开了,他现在已经不想知道齐岳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正如齐岳所说的那样,该隐地原血对于德库拉家族的意义实在太重大了。

    “拿命换?没了命,你还要它有什么用?”齐岳随手一扔,将瓷瓶扔给克林斯曼。克林斯曼吓了一跳,以他的实力,接住瓷瓶的时候竟然有些手忙脚乱。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克林斯曼兴奋的像个孩子似地,竟然跳了起来,那雀跃的样子,似乎让他重新回到了童年。

    “齐,你不知道。你绝对不知道它对我们德库拉家族有多么重要。你知道么?黑暗议会的其他人一直都以为我从炎黄回来后晋升到了血皇的级别。但是,他们却全都错了。虽然我已经超越了吸血鬼亲王的档次,但现在我也只是血亲王的级别而已,距离血皇还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啊!我甚至都不敢想自己这一生还有晋升到血皇的机会。但是,有了它就不一样了。一滴。只需要一滴,我绝对能够在一年内提升到血皇地境界。对于我们血族来说,鲜血就是一切的源泉,越纯血脉的血族,修炼起来就越容易。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德库拉家族能够始终成为血族王者的原因了。其他吸血鬼家族都是从我们德库拉家族分离出去的,他们地血脉远不如我们这样纯正。该隐的血,祖先该隐的血啊!还有什么比这更加纯粹的呢?齐,你对我们血族、对我们德库拉家族的大恩,此生此世,克林斯曼绝不会忘记。即使是你让我背叛黑暗议会我都会毫不犹豫。”

    虽然齐岳也猜到克林斯曼会十分需要该隐地原血。但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激动成这个样子,微微一笑,道:“其实。就算你不答应和我交换,我也没有把它收回去的意思。毕竟。这东西只有在你们血族手中才能发挥出作用,本来就是准备送给晴儿的。你可别太得意忘形了,回头记得分晴儿一些,这是满满一瓶子呢,应该够你们两个人的了吧。”

    “当然,当然,太够了。有了它,甚至连克里斯蒂都能提升到和我同样的境界。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克林斯曼的兴奋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过来了。

    正在这时,一个冰冷却有些娇柔地声音响起,“哥哥,什么事让你这么兴奋啊!居然用炎黄语在说话。”

    克林斯曼赶忙道:“克里斯蒂,你快来看看是谁来了。”

    一道窈窕的身影从大厅右边的楼梯上飘然而落,动作极快,看上去就像是突然出现地一般。正是许晴。

    再次见到许晴,感觉却是全然不同的,此时地许晴,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学生气息,一身合体的黑色长裙勾勒出她那动人的娇躯,已经恢复成黑色的长发静静的披散在背后,苍白的俏脸看上去有些寒意。高贵的气息衬托着她那动人的娇颜。她成熟了,和以前那个青涩的女孩儿相比,现在的许晴在冰冷中多了几分魅惑的感觉。

    “晴儿。”明明激动的大叫一声,猛的扑了上去。许晴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曾经是闺中密友的二女已经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看着激动兴奋的二女,齐岳悄悄的来到了克林斯曼身边,传音道:“现在你该告诉我,帝心雪莲王的下落了吧。”

    克林斯曼无奈的看了齐岳一眼,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齐岳连连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寒光,“好,那就多谢你了。”

    克林斯曼一咬牙,道:“要不,我帮你吧。”

    齐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不用了。我的事我自己来解决。你代表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德库拉家族,甚至是整个血族。你只要好好对晴儿,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

    此时,许晴和明明已经从突然见面的激动中恢复过来,两人手拉着手走到齐岳和克林斯曼面前,许晴看了齐岳一眼,俏脸上飞起几分红晕,道:“你也来啦。”

    齐岳微微一笑,向许晴点了点头,道:“好久不见。你还适应这边的生活么?”

    许晴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克林斯曼道:“哥哥对我很好,一切都挺好的,只是有些想家。你们不来地话,过些日子我也准备回家看看呢。毕竟是以留学的名义出来的。也该回去看看爸爸妈妈了。你们是来伦敦玩的么?这次能待多长时间。”

    齐岳道:“我可能明天就要走了,明明会留在这里几天。”

    明明一愣,道:“齐越,你……”

    齐岳正色道:“我要去一趟德国,你好好留在这里,哪儿都不要去。”

    明明心中一急,道:“不行,我也要和你一起去。”她当然知道齐岳是要干什么的。刚才克林斯曼又说过了黑暗议会有多么危险,她怎么可能放心让齐岳一个人去呢?

    齐岳拉起明明地小手,微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最多一周,我肯定会回来。你要是和我一起去的话。我还要分心照顾你。留在这里陪陪晴儿吧,你们姐妹也好久没见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么?”

    许晴有些好奇的道:“齐岳,你到德国去干什么?”

    齐岳道:“去接个人。”

    ……

    就在齐岳和明明抵达德库拉家族古堡的同时,迪梵冈,却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那是一名少女。从身材上可以看出她的年纪不大。白色地长裙,勾勒出那修长的娇躯,一顶带着白色垂纱的帽子遮盖住她的相貌,旁若无人的走进了教廷在迪梵冈地总部。

    一位神父挡住了少女的去路,“对不起,后面是教廷重地。外人不得进入,小姐请回。”

    柔和而动听的声音从垂纱后传出,“带我去见教皇。”

    听到这个声音。神父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原本平和的目光变得茫然了。喃喃地重复着少女的话,“去见教皇,去见教皇。”有些迟钝的转过身,他竟然不再阻挡少女,而是带着她朝里面走去。

    没走多远,他们就又遇到了阻拦,四名负责守护教廷重地的教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斯曼神父,您这是?”

    神父茫然的自语道:“去见教皇。”

    在他身后地白衣少女重复道:“是的,去见教皇。”柔和的声音同时传入四名教士耳中,他们地身体同时一震,就像那名神父一样,不再阻拦,任由白衣少女和那斯曼神父走了进去。

    同样的情况接连出现十余次后,少女已经在那名神父地带领下来到了迪梵冈教廷总部真正的核心地带。

    巨大的厅堂中央悬挂着乳白色的十字架,那竟然似乎是用玉石雕琢而成的,周围的装饰金碧辉煌,强烈的神圣气息不断从那十字架中传出,充斥在这座大厅之内。如果齐岳在这里,他一定会发现,这座不知名的大厅中,神圣气息强度丝毫不再雅典娜的帕提农神庙之下,只是能量的性质有所区别而已。

    斯曼神父走到一旁,茫然的站在那里,似乎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灵魂。白衣少女走到大厅中央,站在那十字架下,淡淡的道:“教皇。”

    柔和的声音产生出一种特殊的声波,以她的身体为中心快速的向周围传去,任何物体和能量竟然都无法阻挡她声音的传播,平和的声音带着特殊的波动,充斥在迪梵冈教廷总部之中。

    时间不长,一个威严而苍老的声音从大厅尽头响起,尽头那扇巨大的拱门缓缓开启,“你是谁?”

    少女缓缓抬起头,目光透过白纱看向尽头开启的大门,柔和的声音道:“寻求帮助的人。”

    教皇马尔蒂有着一头银白色的短发,红色,镶嵌着金边的长袍遮盖着他那看上去并不高大的身体,苍老的面庞看上去充满了特殊的魅力,一双根本不像老人的澄澈双眼注视着距离自己数十米外的少女。全身散发着一层乳白色的莹润光芒,使这位教皇陛下看起来更增添了几分神圣的气息。

    马尔蒂缓缓走入大厅,他并没有责怪少女的不请自来,只是平静的道:“那不知道小姐要寻求什么样的帮助呢?”

    少女微微一笑,道:“自然是对彼此有利的帮助,我想教皇陛下是不会拒绝的。不是么?”

    马尔蒂苍老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惊讶,“好特殊的能力。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么强大的精神波动了。主说,一切妄念皆是罪恶的根源,邪恶必将走向尽头。”

    苍老的声音令斯曼神父身体巨震,呆滞的目光顿时恢复了神采,惊慌失措的道:“教皇陛下,我,我……”

    马尔蒂微微一笑,道:“主会宽恕你的,这并不是你的错,去吧。”

    斯曼有些恐惧的看了白衣少女一眼,向逃跑似的,快速离开了大厅。

    白衣少女柔和的一笑,道:“不愧是教皇陛下,能够这么容易的就解除了我的精神控制,恐怕也只有您能够做到了。我想,您一定很希望知道我的来意,很简单,我希望能够与教廷合作。”

    马尔蒂淡然道:“在小姐提出合作之前,是否能先将你的身份明示呢?”

    白衣少女道:“当然可以,否则怎么能取信于教皇陛下呢?”寂静,大厅内陷入一片无声的状态,但马尔蒂耳中却响起了一丝清晰的声音。

    这位教皇陛下苍老的面庞上再现惊容,“哦,原来小姐是来自希腊,真是让我非常意外。既然如此,现在您可以告诉我您所说的合作是什么了。”

    白衣少女道:“很简单,杀雅典娜。”

    “什么?”即使以教皇马尔蒂的沉稳,此时也不禁失声惊呼。

    白衣少女继续道:“我想,以您的身份不可能不知道地下世界出现的一亿美金悬赏吧。那个目标,就是雅典娜女神的传承者,希腊的雨眸。同时,她外在的身份就是雅典船运公司的董事长。”

    马尔蒂脸色变了变,道:“我不太明白小姐的意思,既然小姐同样来自希腊,为什么要将雅典娜女神的继承者雨眸小姐置于死地呢?要知道,教廷与希腊的关系一向很好。”

    白衣少女淡然道:“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取而代之。我想,教皇陛下应该明白。”

    马尔蒂摇了摇头,道:“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我确实不明白小姐的意思。”

    白衣少女道:“这涉及到希腊的一段秘辛,为了能够得到您的信任,我愿意将这段秘辛告诉您。听过之后,您就会明白了。”平静的交流再次转为传音,白衣少女的诉说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在倾听的过程中,教皇马尔蒂的脸色竟然出现了多次变化,当白衣少女说完一切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阴沉了。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需要时间考虑。”马尔蒂沉声说道。

    白衣少女道:“此事关系到希腊的未来,同时对教廷也有着很大的影响,还希望教皇陛下能够早作决定,据我得到的消息,现在雨眸已经身在黑暗议会中血族总部的德库拉城堡之中。其实,对您来说选择很简单,一个是可以完全与教廷合作的希腊神诋继承者,一个是有可能成为敌人的希腊神诋继承者,不需要我再多做说明了吧。”

    马尔蒂叹息一声,道:“首先,我很同情小姐的遭遇。也很愿意帮助你,但是,这件事兹事体大,一个不好,必将给教廷带来巨大的麻烦。同时,黑暗议会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所以,我需要与几位红衣大主教商量之后,才能给你答复。”

    白衣少女道:“时间不多了,如果让雨眸得到了雅典娜神器的力量,那么。一切都将没有任何机会。教皇大人,一天之内,不论情况如何,希望您都能够答复我。我想,在迪梵冈,您能很容易找到我的下落,告辞。”

    马尔蒂没有留白衣少女,任由她转身离去,澄澈的双眸突然亮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根权杖,低沉地吟唱声从这位教廷最高统治者口中响起,原本平静的能量气息顿时大幅度波动起来。

    ……

    漫步在柏林的街道上,齐岳整理着心中的思绪,来到柏林已经一个小时了,凭借着从克林斯曼那里得到的消息,他已经知道了黑暗议会总部的下落。但是,想要潜入黑暗议会谈何容易呢?不过。令他欣慰的是,明明最后终于理解了他的苦衷,在劝说下留在了伦敦。而齐岳自己则在克林斯曼的安排下,换了个身份悄悄来到了柏林。

    此时地齐岳,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T恤衫,黑色的长裤,黑色的皮鞋。黑色及肩的长发整齐的披散着,脸上带着一个窄边墨镜,如果不是因为头发比较长,到有几分黑客帝国里那个男主角的味道。

    在柏林街道上转了一会儿,吃了点德国特色的咸肘,再喝上两瓶德国啤酒,表面上看。他就像一名旅客。其实,在做这些的过程中,齐岳已经开始将自己地精神力散开,几乎覆盖了整个柏林市区的范围,并且快速的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分子,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他很清楚,这次到黑暗议会去寻找帝心雪莲王。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雨眸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黑暗议会地总部,甚至比梵蒂冈更难闯入。

    招手打上一辆出租车。齐岳通过与麒麟珠中雨眸的交流,向司机艰涩的说了一句目的地的德语。之后立刻闭上双眼,静静的调息着自己体内的云力。

    这次欧洲之行,在结束希腊那边地一切后,他早已经有了打算,首要目的,就是要营救回雪女的父亲,所以,他找上了克林斯曼。如果像他判断的那样,帝心雪莲王正是在黑暗议会手中,因此,他才自己一个人来到了柏林。他让雨眸留在麒麟珠之中,倒不是怕克林斯曼那里不安全,既然答应过雨眸要保护她,自然将她带在自己身边最安全,雨眸现在已经成了导火索,将她带在身边,明明那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在潜意识中,齐岳对雨眸多少还有一点戒备,与他和明明之间的关系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有一点齐岳却没想到,在他悄悄离开伦敦的时候,因为克林斯曼安排地太谨慎了,那些追杀雨眸的人根本就没想到她已经离开了伦敦,也包括那六名星座守护者在内,此时的伦敦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安静了。

    出租车一直将齐岳送到柏林西郊,下了车,齐岳走出公路,凭借着精神力感受到周围并没有其他人,这才展开身形,以麒麟隐地隐身能力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内,飞快地朝西南方向飞去。

    十分钟之后,齐岳停了下来,以他现在的速度,疾飞十分钟,已经是上百公里的距离了。远远的,一座形状奇特的小山已经出现在他视线之中,在柏林西郊,这样的小山有很多,只不过这座看上去更为特殊一些,因为这是一座石山,大约有二、三百米高,不但异常陡峭,而且上面寸草不生,看上去有些阴森的感觉。

    即使和黑暗议会斗了这么多年的教廷都不知道黑暗议会总部在什么地方,但此时,齐岳却已经来到了它的大门前。

    催动体内云力,齐岳的身体如同火箭一般窜上了山顶,放眼望去,周围数十平方公里的范围尽在眼中。

    齐岳心中大喊一声,黑暗议会,我来了。

    从克林斯曼那里,他知道了黑暗议会具体的位置,但是,连克林斯曼也不知道帝心雪莲王究竟被黑暗议长收在了什么地方。所以,他只能一个人前来,先进入黑暗议会总部,然后再慢慢寻找。

    黑暗议会总部之所以这么多年都没被教廷发现过,是因为它隐藏的实在太秘密了。黑暗议会总部并不在地球的任一个地方,而是处于一个特殊的空间内。而这个空间,就是由现在的黑暗议长黑暗巫妖王创造出来地。在一千年内。先后牺牲了十七位黑暗巫妖长老,凭借着庞大无匹的黑暗能量,才创造出了这个特殊的黑暗世界。而这个黑暗世界的门户,就在齐岳现在站着的这座小山山顶上。

    克林斯曼简单的跟齐岳形容了一下黑暗议会总部的情景,那是一个完全的黑暗世界,没有阳光,充满了死亡和种种负面气息,在那里,只有两个黑暗种族。一个就是黑暗世界中最强大的黑暗巫妖,另一个,就是黑暗巫妖忠实地仆人,黑武士。克林斯曼告诉齐岳,虽然他在黑暗议会中的地位很高。但是,黑暗议会真正的实力却根本不是血族,也不是狼人和熊人。而是总部的黑暗巫妖和黑武士。在黑暗议会十三议员的席位中,其他席位都是在不断变化着的,惟有六个席位却始终不变。那就是黑暗议长,四名黑暗巫妖长老和黑武士皇帝。他们永远都保持着六个议员的位置。当初那个曾经背叛了教廷的枢机主教,因为对黑暗议会贡献巨大,所以才能坐上一个议员的位置。但是,论起实力来,却要和以黑暗议长为主地六名世袭议员差的太多了。

    想要进入黑暗议会总部,一般来说。只能凭借着自身黑暗能量的共鸣,得到里面守护者黑暗空间的黑暗巫妖认可,才会开启门户放进去。否则,连门都找不到又怎么进入呢?

    齐岳当然不可能得到黑暗巫妖的认可,但是,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办法。

    隐身消失,齐岳缓缓将双手抬起过头。金色的光芒如同火焰一般从他身上燃烧而出,庞大地能量凝结,超过两米的轩辕剑在金光的映衬下悄然出现在了齐岳双手掌握之中。黑色的剑身完全渲染上了庞大的金光,无比锋锐的气息破空而起,剑身上的日月星辰图案仿佛活了一半,那强横无匹地能量波动,即使是掌握它的主人。齐岳在每一次调动它的能量时却依旧会感觉到一丝恐惧。

    “释放你的无坚不摧吧,轩辕神剑。”金色的剑芒破空而出,此时齐岳的身体仿佛已经与剑融为了一体似的。先后两次使用过轩辕八剑地第一剑天人合一后,齐岳发现。没使用一次,虽然会抽空自身的能量,但也使他能够更好的和轩辕剑融合为一体,再下次使用地时候,自身能量就能更好的和轩辕剑进行结合了。

    “没有门户么?那我就暂时给你制造出来一个。轩辕剑号称破除领域地最强神器。连黄道十二宫领域在我面前都能够破除,更不要说只是一个门户了。给我破——”怒吼一声,庞大的云力完全转化为麒麟自身最纯净的力量,在庞大的精神波动带动下,轩辕剑顿时发出一声清亮的嗡鸣。

    双手握住剑柄,就像盘古开天一般,站在那山峰悬崖处,齐岳遥对空中,金色巨剑一挥而下。

    空气,在轩辕剑的作用下一分为二,空间,也在轩辕剑的锋锐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

    一道黑色的裂缝,随着金光所过出现在齐岳面前,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化为一道金光,瞬间从那黑色的裂缝处钻了进去。

    刚一钻进那黑色的裂缝之中,齐岳首先就感觉到一股无比庞大的压力瞬间从四面八方朝自己的身体挤压而来,幸亏他现在是与轩辕剑融为一体的,凭借着轩辕剑的锋锐,再大的压力到了他面前也会一分为二。

    光芒闪烁之中,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强盛的光芒,轩辕剑上的金光一闪而逝,在他的精神力控制下完全收敛,紧接着,麒麟隐的暗红色光芒已经笼罩住他的身体,隐身技能发动。

    无数道充满腐蚀性的能量在齐岳隐身之前就已经扑了过来,不过,他的反应还是非常快的,麒麟隐已经成为了他应用最多的麒麟八珍,身形一闪,在隐身发动的同时,也借助麒麟隐的作用发动了瞬间转移,只是眨眼的工夫,隐身后的他已经出现在百米之外。百米这个距离也是他瞬间转移的极限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