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神秘的粉红色少女

    修长而笔直的大腿尽头,浑圆而娇翘的臀部被金发笼罩住一半,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诱惑,瓜子脸,长长的睫毛,她的眼睛闭合着,从这个少女身上,齐岳感觉到了一丝邪异的气息,但这股气息非常奇怪,在邪异中竟然有着几分圣洁。两种皆然相反的气质使她充满了诱惑力,淡淡的乳白色光芒从她的娇躯中释放出来,呈现出一层薄雾,使她身上妙处若隐若现,即使是见过不少美女的齐岳,在刚看到她的时候还是不禁有些呆滞了。

    她是谁?被束缚在这里无疑是黑暗议会的阶下囚,她肯定不会是帝心雪莲王,因为自然的能量气息并不是从她身上释放出来的。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被束缚在这里,恐怕也只有黑暗议会的人做的出来了。心中充满怜惜的感觉,齐岳下意识的抓住了一条暗红色铁链,双臂用力,想要将铁链拉断。

    低低的娇哼从少女口中传来,显然是铁链的震动弄疼了她,齐岳抬头向她看去,此时少女已经睁开了眼睛,也正在看着他,两人目光相对的一瞬间,齐岳只觉得自己大脑轰然一声巨响。如果说雨眸的眼睛是澄澈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神圣,那么,眼前这少女的眼神,就只能形容为充满了诱惑和极致。

    和她比起来,索索那种程度的魅惑简直太小儿科了。这名少女双眸竟然是晶莹的粉红色,这样的眼眸齐岳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并不是那种娇媚的感觉,而是一种至纯地晶莹。看着她的眼睛,怜惜、爱慕、亲近,等等感觉油然而生。如果说雨眸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让人不敢接近,那么。眼前这名少女就像天下最有吸引力的磁石,使人难以克制地想要亲近她,呵护她。

    “你是谁?”少女用纯正的英语发出了疑问,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悲伤,那纯纯的声音,令齐岳心中的怜惜顿时提升到了顶点。

    深吸口气。勉强压制住内心的冲动,齐岳的双眼重新恢复了清明,“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一定是被那些黑暗议会的家伙抓来的吧,我先救你下来,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再说。”经过在伦敦的事后。齐岳利用自己自然之源的能力,通过植物已经勉强掌握了英语。他一边说着,齐岳继续用力。但他却吃惊地发现,那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暗红色铁链居然无比结实,任他怎么用力,也无法使它些微变形。

    皱了皱眉,齐岳松开了双手。

    少女悲伤地看着他,道:“没用的,这是用地狱铁打造的铁链,你不可能拉的断的。除非有钥匙。否则谁也弄不断它。”

    齐岳眼中冷光一闪,“是么?我可不相信这个邪”退后一步,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手掌边缘,顿时亮起一道金色的光芒,掌边散发出金属般的光泽。这是他和米亚罗一战后,通过米亚罗的修罗刀能力领悟出的自己与轩辕剑结合后的特殊能力。不需要取出轩辕剑,让轩辕剑锋锐的能量与自己的手掌相结合。此时他的手就是轩辕剑地锋锐。虽然比真正的轩辕剑差了一些,但也极其接近无坚不摧的程度了。

    铮铮铮铮。四声轻响,在少女地惊呼声中,四条铁链已经完全断开,她那动人的裸体顿时从空中掉落,齐岳肩膀一晃,已经来到少女身下,顿时软玉温香抱个满怀。

    少女身上有一股甜腻地香气,齐岳也说不出这是属于什么的香味,就像她外表给人的感觉一样,这股香气虽然充满了甜腻的感觉,但却非常纯粹,令齐岳不禁大力的吸上几口,全身顿时感觉到非常舒爽,甚至连黑暗能量对他身体的影响在这一刻都减弱了许多。

    冰冷的娇躯很轻,齐岳感觉自己似乎抱着的不是一个实体似的,少女的手臂下意识地环绕上了他的脖子,近距离被她那双粉色的眼眸知识下,齐岳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的手臂,那充实而舒服的感觉令他险些呻吟出声。心中暗道:这倾国倾城的美女,如果放在古代,绝对是能够迷倒任何君王的超级尤物啊!,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心中不禁想起了炎黄古代几位著名的美女,譬如褒姒、妲己

    下身已经有些胀痛的感觉了,齐岳心中一惊,暗骂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没定力了,胸前麒麟珠传递给他一古股清凉的气流,令他有些迷糊的神智顿时一清,赶忙将少女放到了地上,从麒麟珠内取出一件自己的大T恤,快速的套在了少女身上。

    但是,即使穿上齐岳的T恤遮盖住了她那充满诱惑的部位,但少女的吸引力却没有一丝减弱,看上去反而更加动人了。

    少女任由齐岳帮自己穿上衣服,粉眸深处闪过一丝惊讶。

    齐岳道:“如果可能的话,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一边说着,他摧动起麒麟珠的能量,就想将少女收入其中。但是,令他惊讶的事情出现了,不论他怎样调动能量,麒麟珠竟然无法将面前的少女收入,这种情况齐岳还是第一次遇到。

    怎么会这样?齐岳有些怪异的看了少女一眼,少女也似乎茫然的看着他。

    无奈的摇了摇头,齐岳的目光落在房间角落处的一个箱子处,箱子是黑色的,通过精神力的察觉齐岳发现,哪个箱子是用铅铸造而成的。怪不得帝心雪莲王自然气息那么充足自己却只能感觉到很微弱的气息呢,原来是被铅制的箱子束缚住了。

    右掌划过,金光一闪,那铅制箱子已经被轩辕剑的锋锐剖开,当箱子开启的一瞬间,顿时,整个房间内部都充满了一股醉人的清香。最为奇特地是。那股清香竟然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一朵巨大的金色雪莲呈现在齐岳眼前。雪莲中央的花蕊是雪白色的,如同玉质的一般。一个黑色的能量光罩笼罩在雪莲之上,压抑着它自身散发的能量,但却无法阻挡住它释放出的香气。轩辕剑光芒再闪。不愧是领域杀手,那黑色的能量罩在轩辕剑金光地扫射下,顿时被绞的粉碎,齐岳对能量的控制极其精妙,不论是破坏铅制箱子还是绞碎这个黑暗领域,都没有丝毫伤害到箱子内的帝心雪莲王

    一滴碧绿色的液体从齐岳手指处弹出。飘然落在了帝心雪莲王的花蕊之上,顿时,纯净地自然之源的能量立刻就被帝心雪莲王所吸收。冰冷的气息顿时变得强盛起来,一声低沉的呻吟响起,乳白色的光芒顿时亮了起来,呈雾气状在空中逐渐凝聚成人形。

    一名英俊的中年人出现在齐岳面前。威严而英俊的面庞充满了惊讶的神色,看着齐岳和他身边的少女,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感激和兴奋,“自然之源,你是自然之源么?”帝心雪莲王并没有对齐岳产生任何怀疑,因为自然之源是不可能假造的,作为植物中的王者,他清晰地感觉到齐岳身上那令他充满了亲切的感觉。

    齐岳点了点头,到:“前辈您好,我是来救您出去的。您应该认识雪女吧。”

    帝心雪莲王全身一震。失声道:“你,你说什么?雪女她还活者么?”乳白色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他那英俊地面庞已经失去了威严,悲伤的气息笼罩,他的身体已经颤抖起来。

    齐岳赶忙道:“前辈,您先别难过。黑暗议会造的孽。早晚让他们偿还回来。雪女还活着,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委屈您一下了。”麒麟珠光芒亮起,还好。在帝心雪莲王身上没有出现少女的麻烦,他被齐岳成功地收入麒麟珠之中。

    寻找到帝心雪莲王。齐岳不禁心中大定,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就是怎么离开这里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希望能够留给黑暗议会一个惨痛的教训。不过,现在最令他为难的是身边的少女。这有些奇异的少女无法收入麒麟珠内,要怎么将她带离这里呢?舍弃美女独自离开,那就绝对不是齐岳了。

    “姑娘,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又怎么会被黑暗议会囚禁在这里?”齐岳问到。

    少女的目光始终在注视着他,眼看着他完成了拯救帝心雪莲王的过程,低下头,她悲声道:“我叫冷儿,以前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求求你,救救我吧,救我离开这里,好么?求求你了。”

    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齐岳不禁暗叹一声,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你救出这里,我只能尽力而为。”

    少女展颜一笑,顿时,整个房间内的温度仿佛都因为她那纯纯的笑容而上升了似的,“你一定行的,连地狱铁打造的铁链你都能够切断,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将我从这里救出去的。”

    齐岳别过头去,他实在有些不敢和这个少女目光对视,那强烈的诱惑力以他的定力都有些无法承受。“那我们走吧,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跟在我身边,千万不能远离。得罪了。”一边说着,他伸手搂住少女的腰肢,飘身而起,朝上方而去。

    虽然隔着一件T恤,但少女那腰肢传来的滑腻而又充满弹性的感觉还是不断挑战着齐岳的意志力,还好这时他发现了麒麟珠的又一个能力,那就是稳定心神。凭借着麒麟珠不断传来的清冷气流,令齐岳的心神始终能够保持着清明状态。

    当他们重新来到甬道的入口时,齐岳发现那甬道已经被封锁上了,双臂用力,试图托开上面的雕像,但是,同样的情况又出现了,纯净而又极其庞大的黑暗能量又一次震开了他的手掌。齐岳心中一怒,正准备凭借轩辕剑或者麒麟臂强行破开这个阻碍的时候,紫色的六芒星亮起,雕像已经横移开来。他并没有发现,在他发力去移动雕像的时候,从冷儿手指处曾经悄然射出一道淡紫色的光芒。

    两人来到上面的大厅,齐岳发现,自己的隐身能力还是无法施展,看来,也只能等出了这里再说了,他现在只是期盼到了外面以后自己的隐身能力能够恢复。否则,带着冷儿想要平安无事的从这里离开恐怕就把太可能了。毕竟,他需要顾及到冷儿的安全。

    紧了紧楼着冷儿的手,齐岳微笑问道:“你怕吗?”

    冷儿的目光本来正在看着那长有四对黑色羽翼的雕像,听到他的问话不禁回过头来,柔媚的一笑,道:“我不怕,在你身边让我感到很安全。”

    面对如此美女,强烈的保护欲望充斥全身,“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冷儿实在太美了,否则齐岳也未必会说出这样的话,尤其是那莫名其妙而强大的吸引力。即使是心志不受影响的情况下,也令齐岳对这名少女充满了好感。

    飘身上前,带着冷儿齐岳来到了拱门前,他没有急于出去,而是将耳朵贴在拱门上,试探着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探察外面的一切。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不知道是因为这座建筑自身所带有的能量阻隔了外面的声音还是这地狱城的情况太过特殊,他所能感受到的只是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拼了,不能再等下去,否则只会越来越不利,黑暗议会早晚会有人到这里来看冷儿和帝心雪莲王,那时就更不容易逃走了。更何况在这充满了黑暗能量的地方,自己的能量受到了很强的压制,耽误的时间越长,自身能量削弱也就越多。

    想到这里,齐岳深吸口气,令自己的心神完全进入古井无波的平静,感官提升到顶点,体内的麒麟本源的能量与轩辕剑和麒麟隐完全融合为一,千机百变璇玑界法悄然开启,将他和冷儿的身体笼罩在内,虽然无法施展隐身能力,但现在看起来,他们却只是一个暗红色的光球,而无法看清真实相貌。

    门开,齐岳以最快的速度闪了出去,他还很清楚记得自己之前在内城边所找到的阴暗角落,所以,刚一闪身出门,立刻就朝那里扑了过去,同时也开启了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隐身效果。

    但是,当齐岳从那附属尖顶建筑中飘身而出的时候,他后续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因为一切都已经没必要了。

    足足上百名黑武士围绕在尖顶建筑钱,双手握着重剑,其中有红晶黑武士、绿晶黑武士、还有气息比他们更强盛的黄晶黑武士,虽然黄晶黑武士的数量只是两个,但他们所带给齐岳的感觉却异常压抑。

    不止是黑武士的强大阵容,半空之中,足足三团黑色的雾气静静的漂浮在那里,这些黑色雾气之中有的红光隐现、有的绿光隐现,如同一面巨大的黑色天幕,将上空完全封死。

    倒吸一口凉气,齐岳的心不禁沉入了谷底。之前在营救到帝心雪莲王的时候他还感觉一切轻松,连帝心雪莲王都没有什么强者看守着,自己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但是,眼前的一切却令他侥幸的感觉完全消失了。隐身技能依旧无法施展,就连瞬间移动也只能在自己那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内部才能使用了。

    低沉阴冷的声音响起,“欢迎来到地狱之城。”两团身影缓缓现行,一个,是身材高达五米的黑武士,另一个。则是一团蓝色地雾气。

    那蓝色的武器之中,一个人形的身体逐渐出现,虽然只有上半身。但终究能看到他地相貌了。和他那苍老的声音不同,看上去他的外表似乎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阴冷的目光流露着森然气息。额头上有一队恶魔翅膀的印记,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在他手中拿着一根骨杖,不知道是什么生物骨骼制造而成的,骨杖竟然是近乎透明地红色。上面有六团暗红色的鬼火围绕着骨杖顶端缓慢地旋转着,骨杖地顶端是一个奇异的雕像。似乎是用骨头雕刻而成的,齐岳发现。那小雕像看上去很眼熟。他很快就想起来,这不是和自己刚才在大厅中见到的哪个雕像一样么?只不过,骨杖上这个雕像背后的翅膀只有三对,而不是刚才那雕像的四对。

    蓝色雾气身边的黑武士看上去很平静,高大地身体,手中拿着一柄与他身高差不多的巨剑,胸前有一块巨大的黑色晶石。头盔后射出两道冰冷地光芒注视着齐岳,齐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气机竟然完全被这名黑武士锁定。那庞大的压力和滔天杀气,早已经阻隔住自己的一切退路。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隐身和瞬间移动两个技能无法施展,恐怕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这股庞大杀气对自己身体的锁定了。

    面对如此强大的阵容,齐岳反而不紧张了,微微一笑,道:“您好,如果我猜的不错,您就是尊敬的黑暗议长阁下吧。没想到我到此一游,却能得到你亲自的接待,真是万分荣幸。”

    黑暗议长的目光看了一眼齐岳怀中的冷儿,淡然道:“放开你手中的女人,交出帝心雪莲王,我可以考虑让你痛快的死去。”

    齐岳撇了撇嘴,道:“当我吓大的?想要的话,那就凭本事好了。只要你战胜我,随便你处置,就怕你们没这个本事。黑暗议长阁下,我们打个赌好不好?”

    黑暗议长冷哼一声,“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一边说着,他手中的权杖已经举了起来,周围的黑武士和黑暗巫妖顿时缓缓向齐岳逼进,无比强大的黑暗气息压迫的齐岳不禁脸色一变。

    就在黑暗议长准备下令攻击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凝固了一下,手中骨杖缓缓放下,向齐岳道:“我突然对你的赌注很赶兴趣。希望你能说服我。”

    齐岳暗暗松了口气,他虽然对自己的势力非常自信,但在这么多黑暗强者的围攻之中,又是在地狱城这个限制了自己能量施展的地方,他实在没有多少把握能够带冷儿从这里冲出去。必要时刻,就只能完全施展开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再试图逃生了。眼看黑暗议长突然停下来决定听一听自己的赌注,他知道,自己还是猜对了,不论是冷儿还是帝心雪莲王,显然对黑暗议会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就使自己多了谈判的筹码。

    “很简单,黑暗议长阁下,我想您也不希望看到帝心雪莲王毁在我手上吧。既然我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闯到这里,那么,你应该能想象的到,在你们将我毁灭之前,我完全可以将帝心雪莲王和冷儿杀死,那时候,就算你们杀了我,也同样会造成巨大的损失。”黑暗议长冷冷的看着齐岳,但他竟然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其实,他心中都快气死了,直到齐岳进入了哪尖顶建筑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地狱之城竟然史无前例的来了入侵者,而守护着地狱之城的黑暗巫妖和黑武士竟然没有一个发现他的存在,还是自己的精神力通过尖端建筑内特殊的能量领域,才令齐岳无所遁形。黑暗议会这个人可是丢大了,他决不可能允许齐岳从容离去,否则,黑暗议会的脸往那里放?如果不是刚才那一道粉红色的眼神,他现在已经动手了,而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强忍着心中那森然杀机和齐岳谈判。

    齐岳道:“既然如此,那不如大家都给对方一个机会。冷儿和帝心雪莲王就是我的赌注。让我们赌上一把。我赢了,你放我们离开。如果你赢了,那我不但任由你们处置,也保证将完整的帝心雪莲王和冷儿还给你们。你看如何?”

    黑暗议长道:“那你想怎么赌?”面对这个大胆的年轻人,他不禁有些好奇和几分欣赏。毕竟,在知道他是黑暗议长的身份,又身处于地狱城中还敢和自己谈判的年轻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种情况,就算是教皇亲至,他也有把握将其毁灭。

    齐岳侃侃而谈,微笑道:“很简单。我们就赌一下实力。三场定胜负,你选三个人分别和我单条。只要我能赢两场。就算我赌赢了,否则地话,就算输。但是,你要以你黑暗议长的名义发誓,赌约进行的过程中不得伤害冷儿。你敢不敢?”

    黑暗议长真地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个年轻人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和自己提出这样的赌约。除了活的不耐烦了以外,他实在想不出别的解释。

    “你说三场定胜负?那你有没有别的要求?”

    齐岳摇了摇头,道:“没别地要求。每场战斗之中,我只要休息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至于你派谁出场。我都无所谓。我到很期待能够和身为黑暗议长地您大战一场呢。”

    黑暗议长笑了,他那阴冷地笑声听在齐岳耳中升出一种异常难受的感觉。

    “好,好,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挑战了。看在你能带给我无尽生命中一点乐趣的份上,我可以考虑留你一个全尸,就如你所说吧。不过,三场定胜负你只要三场全胜,我才可能放你离去。并且保证黑暗议会所属,在半年时间内绝不追杀你。”既然已经稳操胜券,他索性大方一点,但也将齐岳获胜的难度进一步提高了。

    齐岳淡然一笑,道:“好,那我们就说定了。”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对方群起而攻之,自己真的能将冷儿和帝心雪莲王毁灭么?那肯定是不可能地。他就是抓住了黑暗议长那种源自于黑暗世界的思考方法,一切以自身利益出发,才提出这样的条件。让对方很难找到拒绝地理由。

    齐岳松开环绕住冷儿腰间的大手,两人目光相对,冷儿温柔地一笑,道:”一切全靠你了。我相信你能行的。让他们看看你的力量吧。”

    齐岳点了点头,传音给冷儿道:“如果我输了,你千万不要反抗,也不要试图救我。自己的生命最重要。以后再寻找机会逃走吧。”

    冷儿的声音在齐岳心中响起,“如果你输了,你也可以再次以我的生命为胁迫,我想,他们也不会轻易动手的。”

    这样的交流方式不禁令齐岳心中一惊,此时他才隐隐感觉到,冷儿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他体内的能量很神秘,无法探测出能量强度,但是,却可以肯定,她的实力也不会太弱,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思考太多了。轻叹一声,道:“傻丫头,你真的以为我会用你的生命为代价去换取自由么?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也不是齐岳了。放心吧,我会全力而为。一切都让上天来注定吧。”

    说完这句话,齐岳飘身而出,来到了场地中央。冷儿站在原地,看着他那高大伟岸的身体,眼中留露出一丝迷惘,粉红色的双眸看上去更加晶莹了。

    “你不怕我事后反悔么?”黑暗议长冷冷的看着齐岳。

    齐岳淡然一笑,道:“所以我说过这是赌,赌的不仅是我自己的实力,同时也赌的是你对承诺的重视程度。如果堂堂黑暗议长也会在赌约面前反悔的话。恐怕你也活不了这么多年,也将永远停滞,无法追求到更强大的力量。什么是黑暗?什么是光明?在我看来,那只是能量不同的表现形式而已。黑暗就一定是邪恶的么?光明就一定是正义的么?我看,并不见得如此吧。所以,我选择信任你的承诺。”

    黑暗议长眼中留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不论你来自何方,年轻人,我已经有些开始喜欢你了。”

    齐岳洒脱的一笑,道:“别,我可不是从背背山来的。废话少说,来吧”负手而立,齐岳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在这一刻,他所散发出的气质已经和先前截然不同。

    站在那里,齐岳的身体如同给人一种如同山岳般的巍峨,不论面前的压力有多么巨大,他都巍然自若,黑色的双眸闪烁着强烈的战意。

    黑暗议长轻挥手中权杖,“诺尔斯,出战。”

    一团黑色的雾气从众黑暗议会高手中飘然而出,在齐岳身前10米外停了下来,在黑暗议长的示意下,其他人都朝远处缓缓退去,将硕大的空间留给两人。

    齐岳静静的看着面前的黑暗巫妖,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巫妖交手,大门强烈的信心并没有让他产生任何紧张的感觉,体内云力流转,将周围的黑暗能量逼开,黑色的双眸已经开始散发出银色的光彩。

    “小子,赶到地狱之城来挑战黑暗议会的尊严,那就让我诺尔斯送你去地狱吧。”黑雾向两旁散开,露出了半个身体,黑色长袍、惨白的脸色,枯瘦的面庞,手中拿着一根黝黑的手杖,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刺耳,一双深陷入眼窝的昏黄眼眸,留露出残忍的光芒。

    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齐岳一步步朝诺尔斯走了过去,他的动作并不快,就像正常人走路一样,但全身散发出的强大压迫力却令诺尔斯心中微微一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