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德库拉古堡的“客人”

    想到这里,克林斯曼沉声道:“命令所有德库拉家族伯爵以上级别的都集中到这里来,恐怕,我们真的有客人了,找到要看看,圣保罗大教堂这次要带给给什么样的惊喜。”

    黑色的旅行车看上去很沉稳,在发动机低沉的吼叫声中,终于来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停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从这里再向里已经不能开车了,车门打开,一行三十余人鱼贯夰下,在车前集合在一起,他们每个人头上都带着一个斗篷,遮掩住了自己的相貌,一股若有若无的神圣气息从二十余人身上散发出来,只有为首的五人就像普通人一样,身上并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产生。

    为首的一个人发出低沉的声音:“就是这里么?”

    “是的,就是这里,根据我们一直以来的消息,德库拉家族古堡就应该在附近,这么多年以来,如果不是顾忌着黑暗议会会趁乱攻击我们在其他地方的教会,我们早就开始大规模攻击了,这次都皇坠下是下定决心要将德库拉家族从伦敦旁清除了。”

    “好吧,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一边说着,为首者一个人向前面走去。

    正在这时,一个娇嫩的声音响起,“主教阁下,请您不要忘记我们这次真正的目的。”那时一个身材娇小,同样笼罩在斗篷内的人,从声音和身形能够看出是个年轻的女子。

    为首者停顿了一下脚步,道:“教皇坠下的命令我很清楚,不需要小姐来提醒,我们会尽量做好应该做的一切。”

    “希望如此。”娇小身材的女子重新退回到众人之间,以她并出色的身材,很难被人注意。

    先前还像普通人似的五名身穿斗篷的人缓缓朝前方的空地走去,其中就包括之间被称为主教的为首者,五个人站在那里,彼此之间的距离就像用尺子量过似的,居然一模一样。、淡淡的神光闪烁,神圣的气息澎湃而出,只是一瞬间,他们身上的能量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其他身穿斗篷的人反应很快,立刻围绕在这五个人身后,每五个人围绕上一个,正好是三十个整,只有之前开口的女子远远的站在一边,似乎是要看好戏的样子。

    神圣的光芒形成乳白色的光焰,以那五个主导者为中心,庞大的能量开始旋转上升,朝空中凝聚着,随着神圣气息越来越强大,空气随之发生着变化,就连阳光也在这乳白色的光芒面前显得黯淡了许多,光影闪烁,低沉的梵喝声逐渐响起,隐约能够听出,那正是教廷圣经的奥义。

    “哥哥,发生了什么事?”许晴被古堡强烈的震荡引来了大厅,正好看到克林斯曼一脸凝重之色的站在那里,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似乎已经愤怒到。在克林斯曼之下,共站着上百名德库拉家族的高手,其中包括六名吸血鬼大公爵,十一名候爵,以及伯爵,子爵等数十人之多,可以说集中了德库家族全部的实力。

    克林斯曼听到了许晴的声音脸色变得柔和了一些,扭头看了一眼她和同来的明明,沉声道:“我们恐怕遭到大麻烦了,教廷的人不重新夺得什么原因突然向古堡发动了攻击。”

    许晴皱眉道:“以前他们不是也寻找过我们的古堡么?哪一次不是铩羽而归,哥哥,你不需要太担心吧。”

    克林斯曼英俊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无奈,“克里斯蒂,这次不一样,难道你同感觉到么?我们整座古堡都在颤栗着,不知道无教皇那老家伙是不是疯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现在外面居然有五名红衣大主教,那是教廷全部的实力啊!”

    明明心中一惊:“克林斯曼阁下,不是说教廷一共只有四名红衣大主教么?怎么变成了五名?”

    克林斯曼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的意思是,外面有五名相当于红衣大主教的强者,虽然教皇那老家伙没有亲来,但此时外面也已经集结了教廷绝大部分实力。看样子,他们这一次是下定决心要将我们德库拉家族毁灭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教廷会突然这样做。”

    明明心中一动,暗想,教廷的突然行动,是不是因为自己等人,或者说是因为雨眸呢?雨眸离开这里外界并没有人知道,毕竟她是在麒麟珠内被齐岳带走的,教廷毫无预兆的突然到来,恐怕这个麻烦誻自己等人找来的,她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嘴上却并没有说出。

    许晴急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五名红衣大主教级别的强者,恐怕我们无法抵挡。”

    克林斯曼脸色变了变,道:“我已经向黑暗议会总部汇报了这边的情况,但总部那边却并没有援助的意思,就算他们肯来,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小说最多就是去毁灭一些教廷其他地方的教会。但是,照目前来看,恐怕今天我们德库拉家族必须将损失惨重,克里斯蒂,待会战斗一旦开始,你立刻带着明明小姐离开这里,争取找到齐岳,跟他们一起全东方去吧。”

    许晴全身一震,从克林斯曼的话语中她已经听出了许多东西,克林斯曼是一个从不放弃的人,而且心志极其坚毅,虽然他将自己变成了吸血鬼,但是自从那以后,他对自己简直比真正的亲人还要亲上许多,不知不觉间,许晴早已经将她当成了亲哥哥看待。以他对克林斯曼的熟悉,立刻就明白克林斯曼此时已经下定决心要死战到底了。

    “哥哥,我不走,要走的话,我们就一起走。”许晴坚定的看着克林斯曼。

    克林斯曼摇了摇头,深深的注视着她,“傻丫头,难道你希望让当初的痛苦再一次来临到我的身上么?这一次,即使是死,我也一定要保护我唯一的妹妹。克里斯蒂,答应我,不论什么时候,也要以自己的生命为重。你放心吧,就算教廷各方面强,他们想要将我们德库拉家族毁灭,也必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血族的荣耀不容任何人侵犯,德库拉家族所属,听我命令,一旦教廷攻入古堡,我们将与其决一死战。没有人可以离开这里,刚才,我在给你们的鲜血之中已经下了我的务继病毒,以你们远弱于我的实力,如果选择投降或是小名上,那么结果是什么你们应该清楚的很。”

    克林斯曼此话一出,现在的血族们顿时发出一片骚乱,血继病毒对于血族来说,就像癌症对于普通人一样可怕。每一名吸血鬼身上都有不同的血继病毒存在着,从某种意义来说,血继病毒是维持他们悠久生命的保证。但是,血继病毒也随时可以要了他们的命,其中关系极其玄妙的。直到现在吸血鬼们也无法完全探寻出其中的奥秒。但是,有一点确是可以肯定的,一旦低级吸血鬼中了高级吸血鬼的血继病毒,那就是必死的。除非高级吸血鬼主动为其解除病毒,否则没有任何幸存的可能。而血继病毒发作的权力就完全掌握在高级吸血鬼手中。在某种情况下,这是血族上位者控制普通吸血鬼最好的办法,毕竟,威胁到了悠久的生命,对于吸血鬼来说是最可怕,更何况血继病毒一旦发作,那种痛苦恐怕比死还要难过一百倍。所以,从没有任何一个吸血鬼在面对血继病毒发作的时候不产生恐怖的。克林斯曼这样做,可以说已经破釜沉舟,即使最后抵挡住了外来的攻击,他在族中的地位也将受到巨大的动荡,毕竟,使用血继病毒是任何吸血鬼所无法容忍的。

    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属下们,克林斯曼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冰冷:“拼,还有一丝生的希望,否则,结果就只有一个,你们自己想好了之后,就跟我出来。”一边说着,他带着明明和许晴昂然朝古堡外走去。

    三十教廷高手所联合发出的五道圣光此时已经在半空中凝聚为一体,庞大的能量不断闪烁着,每一次闪烁,都会有一大片光焰朝周围散发开来,那强烈的神圣能量使周围的空间不断出现一层层扭曲的涟漪,能量强度之省,虽然在瞬间的爆炸力和瞬间带来的天地玤气上无法和齐岳的雷云力相比,但持续的攻击力却要强大了许多。

    这一次,克林斯曼没有出来,而是任由教廷高手们不断攻击着德库拉古堡防御的领域,这里的领域虽然比不上地狱之域那么强大,但是,这里毕竟是德库拉家族付出了数千年心血才建成的根据地。即使是五名相当于红衣主教的高手再次,想要真正冲进来,首先,需要抠到德库拉古堡确切的位置,其次就是要将领域彻底破除才有可能。那并不是一时半作就能够办到的,在克林斯曼内心深处依旧存在着一丝侥幸的想法,期盼着黑暗议会的高手能适时赶来,化解德库拉家族这一次的危机

    当齐岳逐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全身不断传来的酸痛感不禁令他呻吟出声。

    我这是怎么了?第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深处,眼皮很重,不论怎么用力,都无法睁开,体内的能量不断产生近乎枯竭的感觉,这还是他从远古巨兽时期回来以后第一次产生出这样的感觉。

    记忆逐渐回归大脑,他渐渐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缓缓用精神力催动体内残存的一丝云力,试图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分子。令他惊喜的是,云力刚一催动,立刻吸来大量的自然能量,这些自然能量一进入,他的体内,顿时和自然之源深为一地,快速听修补着他身体的创伤。

    和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一战,齐岳之所以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固然是因为轩辕社剑有着绝强的攻击力,同时和他自己的身体也有分不开的关系。经过自然之源的改造之后,齐岳的身体比以前变得不知道强横了多少。在对手的攻击下,他所受到的伤害已经被身体降到了最低,身体强度甚至可以和马达维基亚媲美。只要马达维基亚可没有轩辕神剑那样强横的攻击武器,所以自然无法真正伤害到齐岳了。

    随着自然能量的不充斥,齐岳体内的云力逐渐活跃起来,快速恢复的本事展现出来。云力在自然之源的辅助下快速的恢复着,体内的能量不断产生轻微律动的感觉,每一次都能给他增添几分力量。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终于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此时,作出的云力已经恢复了三成。至于时间过去了多少,他就不知道了,当他睁开双眼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在一片树林之中。

    “啊?我怎么会在这里?”齐岳惊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是一片真实的树林,高大的树林大部分都有百年以上的树龄,难怪能够提供那么庞大的自然能量气息呢?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呢?记忆的最后一刻,自己似乎昏倒在了冷儿的怀中。

    冷儿,冷儿哪里去了?回想起冷儿那粉红色的双眸,齐岳突然机灵打了个寒战,逐渐清楚了当时的情况。心中一动,大脑飞快运转,梳理着自己的思绪。

    是冷儿,没错,自己最后昏迷是冷儿造成的。齐岳肯定的想到,自从见到冷儿之后,自己的精神力始终都受到了影响,那个叫冷儿的姑娘,身上似乎有一种奇特的魔力,连自己的精神力都很难抵挡,见到她的时候,本来自己应该产生一些怀疑,但是,怀疑竟然没有出现,而且,自己还把她当成了亲近的人。而当自己战胜了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之后,正准绳强行催动终级麒麟臂,看看能不能最后一搏干掉剩余的两个恐惧魔王时,刚跟冷儿说完自己的想法,就已经昏迷了。

    这绝不是因为云力消耗过大的原因,是冷儿,那时候,她的眼睛似乎释放出了一种特殊的能量,当自己的精神力受到这股能量影响的时候,就昏迷了过去、

    心中微微一凉,齐岳几乎肯定,冷儿本身就是黑暗议会的人,否则的话,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呢?自己真是个笨蛋,粉红色的眼睛又岂是普通人类所能拥有的。在那时候她的出现,自己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警觉,以至于精神力逐步受到了她的影响,才会出现后来的情况。

    想到这里,齐岳心中已经豁然开朗,逐渐明白了当时发生一切。只是令他有些难以理解的是,如果冷儿是黑暗议会的人,又抓了自己,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片树林之中呢?通过精神力和自然之源的能量感应,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绝对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存在,自己干掉了一个黑暗巫妖,还重创了一个恐怖大魔王,如果冷儿是黑暗议会的人,最好的结果也应该是将自己囚禁,甚至是直接毁灭才对啊!

    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齐岳觉得舒服多了,有了刚刚恢复三成的云力为基础,用不了多长时间,剩余的能量也会完全恢复的。

    应该还在柏林吧,齐岳一边想着,将自己的精神力探入麒麟珠内,依附性发现,在麒麟珠之中,不仅是那位帝心雪莲王陷入了沉睡[之中,雨眸也进入深度沉睡,自己用精神力试图唤醒她,却始终无法做到。

    他们都还在,看来,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啊!眼前不浮现出冷儿那充满了魅或的容貌和她那完美的娇躯,齐中似乎多了点什么,在他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微微颤抖了一下,产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用力甩了甩头:“不想了,没死怎么都是不好事。既然帝心雪莲王已经救出来了,那就赶快回伦敦去接上明明中。法律顾问克林斯曼那边怎么样了。也不知道自己昏迷出笼天,先给如月她们打个电视,省的她们担心,希望明明没有告诉她们我孤身犯险的事情才好。”想到这里,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的光芒,如月,闻婷和雪女都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呢。如果雪女知道知道自己已经救下了她的像样,还不知道有多么高兴呢。

    一边想着,他兴冲冲的给龙域别院拨了个电视。

    “喂,谁啊!”电话一接通,齐岳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电话另一边企事业个充满爆炸性的声音,“你***是谁啊!先自报家门让老娘听听。”

    齐岳眉头大皱,“莫淡淡,是你吧,我是齐岳,如月她们呢?你让如月或者闻婷来接电话。”

    莫淡淡有些得意的道:“你说要找她们我就给你啊!您想民的美,齐岳你这个混蛋,忘记当初你是怎么对我的了。哼哼,我淡漠青衫是不会饶恕你的,我就不让她们接电话,你能怎么样?反正你在欧洲,也碰不到我,有本事,你打我啊!哈哈哈哈!”

    听着莫淡淡那小人得志的声音,齐岳不禁心中微怒,“莫淡淡,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我打电话回来有正事,你赶快叫如月电话。”

    “切,你能有什么正事,还不是那些爱来爱去的,没看出来,你到挺博爱的啊!一下子弄了好几个。老娞都不得不佩服你了,不过,我就不让她们接电话,哼哼,你不用再打过来了,再打也没用,回头我就去把总机掐了。”

    “我靠,莫淡淡,你这只奶牛,你给我等着。”齐岳怒气冲冲的道。

    莫淡淡一听到他愤怒的声音更加得意了,“怎么着?你打我啊?好啊,来吧,我等着你呢。”

    齐岳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自己内心的怒火,“莫淡淡,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管你对我个人有什么意见,但是,你要耽误了我的正事,可别怪我对你真的不客气。你不是喜欢田鼠么?田鼠可是我最好的兄弟,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告诉雪女,我已经找到她爸爸,并救了出来,我现在要回伦敦了,这此日子会尽快回去的。你给我听好了,话要是传不到,回去我就让你这只奶牛连奶都有不了,哼。”愤怒中,齐岳将电话收入了自己的麒麟珠之中。

    “这个莫淡淡,回去看我怎么收拾她。”恨恨的自言自语说了一句,齐岳自己不禁无奈的笑了,莫淡淡毕竟年纪还小,而且她那脾气也确实古怪了一些,何必与她一般见识呢?怎么说,她也是生肖守护神的一员。

    正在思索间,地面上光芒一闪,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反射了一道光芒,引起了齐岳的注意。

    斧头看去,只见在自己脚边,一块粉红色的宝石静静的躺在草丛之中,宝石有指节大小,散发着淡淡的能量气息。

    看着那粉红色光芒,齐岳心中不禁又一次出现了冷儿那绝魅的娇颜。下意识的将宝石捡了起来。精神力直接输入其中,感受着宝石中的能量变化,就在这个时候,齐岳只觉得眼前一花,精神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宝石之中。

    那是一个粉红色的世界,一个奇妙的特殊领域,没有任何攻击或者防御的能力,但是,却依旧将齐岳的精神带入了这个世界之中。

    冷儿静静的站在这个精神的世界之中,看着齐岳,眼中依旧流露着那绝魅的微笑,“齐岳,你一定很奇怪吧,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同样奇怪的,这是一个属于我的领域。我将它封存在宝石之中,只要你的精神力进入其中就能够听到我的声音,看到铁样子,可惜,这个领域只能使用一次,今后你再想看到我就很难很难了。”

    这是影像留存领域,齐岳吃惊的看着冷儿,他曾经听墨火说这样的领域,这是一种非常特殊,并且没有攻击用途的领域,但却极神奇,能够将使用者的影像和声音凭借一定的器物留存下来。没想到竟然让自己见到了,而且还是在现代。

    冷儿继续道:“我知道,你一定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要向你隐瞒的,只是,现在还不是你知道我身份的时候,我只能告诉你。我对你并没有什么恶意,你真是个好做,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还不忘记要救我,在这里,我只残废向你说声道歉。或许,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是谁了,在你昏迷的时候,我读取了你的一些记忆,可惜,你的记忆被精神力封锁的太紧密了,你只是从你的记忆中得知了你是如何找到黑影议会的,没想到你小说认识克林斯曼。不过,现在他的处境不太妙,不知道什么原因,教廷突然向德库拉家族的古堡发动了攻击。虽然克林斯曼黑暗议会的一员,但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黑暗议会真正的强者们不能离开地狱之城,所以,是不会对他进行援助的,如果克林斯曼真的是你的朋友,那你就赶快去吧,冷儿会想你的,真的很期待我们的下次见面。”

    冷儿那曼妙的娇躯逐渐在粉红色的雾气中消失了,但她眼眸听红色光芒,却始终停留在齐岳的记忆之中,直到影像留在领域消失,齐岳的精神力重新回到现实之中,却依旧无法所感受到她一切恢复过来。

    冷儿的解释不但没有让齐岳明白,反而更加迷惘了,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呢?听她的意思,似乎是她将自己放了出来,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在黑暗议会中的地位至少也要我黑暗议长差不多才行吧。毕竟,自己对黑暗议会可不是友善的。她还让自己带走了帝心雪莲王,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读取记忆,这是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她居然做到了,这虽然只是读取了自己很小的一部分记忆。

    想到这里,齐岳突然心中一震,冷儿说克林斯曼那里遭到了教廷的攻击,这是怎么回事?教廷为什么要突然向克林斯曼的古堡发动攻击呢?难道是因为自己么?不,不可能啊!就算针对克林斯曼,也应该是希腊那些星座守护者的事情,不应该是教廷。但是,不管冷儿说的是不是真的,自己都必须赶快回去,行销说克林斯曼是自己的朋友,许晴和明明也还在那里啊!

    想到这里,齐岳不再多做思考,立刻催动体内的云力腾空而起,朝着一个方向疾飞而去,只要能找到人,自然就有办法回伦敦了

    轰!

    德库拉古堡黑暗的世界传出一声巨大的轰鸣,这个由德库拉家族农行创造出的黑暗领域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在外界的不断攻击下,已经无法再支持下去了。

    克林斯曼静静的站在古堡里,他的表情虽然平静,但内心却已经陷入了谷底,他知道,不会有人来救德库拉家族了,黑暗世界,自私才是准则。议会应该已经放弃了自己,毕竟,在这里集中了那么多教廷的强者,如果自己是当权者,或许也仍地如此选择吧,都是黑暗世界的人,谁会愿意冒着被伏击的危险来救自己呢?

    自笑,克林斯曼眼中血光大盛,“开启领域,让他们进来。”

    “殿下。”一名德库拉家族的吸血鬼大公爵想要了阻止克林斯曼,却被他身上散发冷厉气息逼住,在克林斯曼那冰冷的眼神注视下,所有的德库拉家族子爵以上的血族们同时释放出了自身的能量,上百道血色光芒同时融入了那黑暗天幕之中。

    黑暗依旧存在着,只是周围的景物已经变了,茂密的树林逐渐出现在古堡周围,德库拉家族的古堡自从黑暗领域使用以来。第一次重新出现在真实在世界之中,它并不像地狱城那样身处于一个特殊的空间,古堡本身就在这片山林之中,黑暗领域的幻象,它已经真实的呈现在世人面前。

    远远的,千米之外,三十余名教廷高手停止了圣光的释放,数十道日光朝德库拉古堡的方向凝聚过来,太阳的光芒被黑暗天幕所阻挡,使德库拉家族的高手们并不受到任何影响。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血族强者们一个个的眼睛已经开始爆发出血光芒,虽然他们心中依旧充满了恐惧,但是,为了能够活下去,只有战斗。

    神圣的光芒并没有因为黑暗天幕的影响而黯淡,反而在这黑暗的世界中显得更加闪亮,在众教廷高手的簇拥下,那五名教廷强者是缓步前行,看上去他们走的并不快,但只是几次迈动步伐,却已经来到堡前百米之外。

    为首的五人,动作轻缓的摘掉了头上的斗逢,看着克林斯曼,十道平和的目光集中在一起,这五人,五一不是年纪在五旬以上,其中四人须发皆发,摘掉斗逢,露出了里面的深红色镶嵌着金边的大主教服。克林斯曼猜的没错,这一次,教廷的红衣大主教是倾巢而出,而最后一人,身上则穿着一件银色的长袍,年纪也要比其他四人轻上许多,但是,他身上却散发着一层肃杀的气息,和另外四人皆然不同。

    手里端着水晶杯,克林斯曼优雅的喝了一口其中的鲜血,他手下的血族们分两边而立,注视着这位吸血鬼亲王走到最前面。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