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明明之凤雏变

    此时,先前的神圣光网因为没有完成任务已经失去了四位红衣大王的能量的支持静静的消失了。余下的血族都是德库家族最后的精锐了,除了侯爵就是公爵,连伯爵都没有几位,他们现在都有些惊恐的漂浮在许睛的身后,吃惊的看着眼前这只彩虹巨鸟。

    曾几何时,他们还对明明的美色曾经垂涎过,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人类的美女看侍,。但是,就在刚才,正是这个他们曾经凯鄃过的人类美女,突然变成了眼前的彩虹大鸟,将他们的生命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这神奇的一幕,注定将永远的留在德库拉家族的记忆之中,谁也无法将其抹去。

    淡淡的神光不断的强盛起来,明明漂浮在那时在,她并没有继续攻击,毕竟对方的圣光也没有持续。注视着面胶的数百米外,那如同一个金色的巨蛋的神圣光芒,心中产生一丝不安的感觉。

    本来,以明明的实力,是不足以长时间维持凤雏变的,但是在齐岳以自然之源的能量帮她改造了身体之后,这种情况就发生了变化。自然之源的改造,不仅令她的经脉发生了毛质的变化,同时,改造后的经脉还可以将能量更好的压缩,这样,压缩后的能量不但在体积上减小,也能持续更长的时间的战斗,更重要的是,改造之后,明明自身能量恢复的速度变得比以前快了许多。因此才能更好的支持凤雏的状态。

    强烈的金色光芒突然爆发了,从那金光的边缘,甚至看到一道道裂痕,长啸从金光之中传出,一个高大的身体飘然而出,那是一个英俊的男子,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金色地长发披散在背后,仿佛能够看穿世间一切地蓝色双眸澄澈地没有半分杂质。,一身雪白的紧身衣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六只洁白的羽翼在背后轻轻的拍打着,超过三米多的身体看上去充满了神圣地气息,典雅而高贵地气质很容易令女孩子为之着迷。

    看到他的出现,明明不禁心中一紧,联想到雨眸说的话,她知道,眼前这有着六个翅膀的男人。恐怕就是大天使长了。

    “你好,尊敬的小姐,能见到你很高兴。你身上那纯净地气息令我为之迷醉。我是六翼炽天使,也是天堂中的大天使长,你可以叫我位斐尔。朋友们都叫我光颜天。因为我有着世间最为英俊的容貌。”

    光颜天使拉斐尔,明明张开凤雏双翼,静静地看着他。“你的容貌与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你真的是上天派来的使者,那就不言滥杀无辜。”

    拉斐尔的目光从吸血鬼一族身上扫过。所有吸血鬼在接触到他那犹如实质的眸光时,都不禁下意的颤抖了一下,神圣的气息令他们心中恐惧变更加强励了。

    “不,尊敬的小姐,这些人并不是无辜,他们信奉黑暗的力量,他们的灵魂已经沉沦,必须要经过净化才能获得新生。我愿意帮助他们将自身净化,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难道不好么?”

    明明冷冷的看着拉斐尔,道:“既然如此,那就战斗吧,想要伤害他们,你就需要踏过我的尸体才行。”

    拉斐尔英俊的面庞流露出一丝不满,”尊敬的小姐,你的气息使我并不想和你战斗,我能够感觉到,你并不是属于这里的,又何必为了这些贱的生物与天作对呢?这样对你并没有任何好处,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如何?小姐的气质,令我非常欣赏。“

    明明愣了,连下面的那些教廷的高手们也都愣住了,他们谁也没想到,诺维斯以自己身体为基础召唤来的光颜天使拉斐尔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个个不禁都流露出啼笑皆非的神色,这为大天使长似乎也太单纯一些。

    明明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双翼,“战斗吧,我们不会有任何共同语言,我来自东方,你可以称我为生肖守护神战士。”

    拉斐尔的脸色变了变,“你来自东方?那个东方神底的属下么?这可有些麻烦了。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呢?小姐,你真的令我十分为难,我们并不愿意和东方产生矛盾。不过,你也看到了,这里如此多的黑暗生物,如果我不出手的话,回去之后,恐怕天帝要责罚我的。不如,我们彼此各退一步,你离开这里,我也返回上天如何?这样,我也能有个交代了。”

    看着拉斐尔那真诚的样子,明明心中竟然想起一个人,那就是大话西游中的唐僧,这家伙明显实力惊人,但却一点杀气都没人,令明明心中对他不禁产生的几分好感。“你不动手,并不代表那些教廷的人不会动手,对不起,好意心领了。战斗吧。”

    光颜天使拉斐尔看着明明,叹息一声,道:“这又是何必呢?既然如此,我保证不伤害你性命就是了。毕竟,你是一位这么漂亮的小姐,这是上天最好的作品啊!”他的话令下面其他三位红衣大主教不禁汗颜,这个脸可丢的不小,尤其对方双是来自东方。

    明明的些不耐烦的道:“你有完没完,你花痴啊!”双翼骤然一合,两道凤雏斩骤然而去,朝拉斐尔的身体绞去。

    拉斐尔看上去很柔和的目光一瞬间变得锐利起来,双手在胸前环绕,一团金色的光芒横向爆发,就像一到横向的屏障,迎上的那两道彩虹光芒。

    轻微的碰撞从两种不同的颜色光芒碰拉的接触点传来,巨大的彩虹鸟身体微微一震,口中发出一声嘹亮的鸣叫。彩约色的光芒消失了,本来还残存一些的金色光芒也在这一声嘹亮的鸣叫中震的荡然无存。

    拉斐尔微笑道:“好,居然是声波攻击。能够遇到小姐这样的对手,真是我的荣幸,直接朝拉斐尔扑了过去。

    那柄金色的长剑在拉斐尔中凝结。同样一道金色的十安斩从他手中用出,。不知道面的审判长英扎吉强了多少。金色的光芒印向明明。拉斐尔背后的六翼同时崩地笔直,淡淡地金色光电不断从空中朝他身体凝聚而复查,他的双眼也在这时变成了金色。

    光颜天使拉斐尔,在天界的六大天使长中战斗力并不出色,只是排在倒数第二位而已,但是,他毕竟是六翼炽天使。即使能力比地狱的恐惧魔王差一些,也差不多少,充满了神圣气息地十字光斩是极为凝聚的神圣能量,这一次,明明吃亏了。

    依旧是凤雏斩,能量完全凝聚在锋锐之上。看上去是大片的光斩,其实真正的攻击力只是在锋锐的一道线上,余下地光芒都是一道线带来的残影。

    轰呜中。凤雏斩消失了,而拉斐尔发出的金色的十字斩虽然也被凤雏斩成功的切割。但这一次,那凝聚的能量却并没有分散,变成一道道金色的光芒,追着明明的身体印来。

    明明口中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光斩在声波的冲击下顿时缓了一缓,明明双翼连展,一道道凤雏斩破空而去,将那些光斩分割成更小的光点,但令她吃惊的是,十字斩虽然被分割,但分割之后,攻击力却依然上存在着。这样的情况令明明有些慌乱了,她的实战经验毕竟比齐岳差了许多,无奈之下,只能展开双翼,朝后方退去,不再使用凤雏斩,大片的彩虹色能量凝聚成一道光幕,挡住了那些金色光电的攻击。

    随着一震密集的爆响声,拉斐尔这一剑终于被化解,但是,明明化身的彩虹巨鸟此时已经在五百米之外,胸前不断的起伏着,接下拉斐尔这一剑耗费了她大量的能量。

    拉斐尔微微一笑,道:“美丽的小姐,我得承认,你的实力很强,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但是,你毕竟不可能是炽天使的对手,认输吧,我不希望伤害到你,你刚才那线状的攻击足以令我吃惊,但是,我的十字斩却可以点点破线,。那看上去虽然只是一个十字斩而已,但其实确实连接在一起的无数能量点组成的,你的攻击对我根本不会有什么效果。”

    虽然面前有这个家伙非常啰唆,但是,明明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非常强大,并不是自己能对抗的,可是,她能认输么?如果她认输了,那么,恐怕德库拉家族包括许晴在内,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这里。麻烦的齐岳和她一起带来的,作为东方的守护者,作为一位上将的女儿,明明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面对危机,她却绝不会退缩。

    “不错,我承认你确实比我强大,但是,你只有迈过我的尸体才能够伤害其他人。”彩虹鸟那巨大的身体再次高飞而起,这一次,不再有凤雏斩,无数彩色羽毛飘然而出,形成一团巨大的龙拳,围绕着明明的娇躯朝拉斐尔飞了过来。

    他们这边的战斗着,克林斯曼好边已经陷入了苦战之中,从实力上来看,身为血亲王的他,比审判长英扎吉还是略微逊色半头筹的,更何况天空中普照大地的阳光对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此时在英扎吉越来越强横的攻击面前,他大多数时间只能凭借着瞬间转移来闪躲,而不是还击了。嘴角处流淌毒害鲜血的越来越多,作为吸血鬼能量根源的鲜血为沁的流失,已经注定了他即将失败的结局。

    保罗加索尔在圣光灵阵中沉志道:“是该结来一切的时候了,让我联手将其余的吸血鬼毁灭,然后再从克林斯曼身上追查到那个女人的下落吧。“

    其他两位红义大主教同时点了点头,三人举起了手中金色的权杖,庞大的圣光开始凝结,克林斯曼还在苦战。而明明也被这肖颜天使拉斐尔缠住了,虽然拉斐尔不愿意伤害明明,但是,以明明比他逊色许多的实力,也不可能从他的纠缠中挣脱出来。

    感受着圣光灵阵内不断的提升的神圣能量,所有吸血鬼都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许晴厉喝一声:“我们是高贵的血族,难首你们准备等死么?所有血族听我命令,凝聚自己全部的能力,让我们孤注一掷,就是死,我们也要在战斗中死去。”

    在许晴的提醒下,吸血鬼们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抵抗实力,发自内心深处的,他们想他们知道,如果现在逃跑,一旦血继心深处的,他们想要逃跑,但是他们也知道,如果现在逃跑,一旦血继病毒发作,那么,比起死在圣之下不知道要凄怪多少倍,真正注定了要死亡,死亡就已经变得不再可怕。这些吸血鬼公备爵,侯爵和伯爵们的眼睛重新燃烧起了血红色的光芒,以许睛为首,庞大的血色能量汇聚成一道长河,就像血红色的太阳一般准备进行最后的孤注一掷。

    保罗加索尔,吉诺比利,帕克,这三位红衣大主教的脸色很平静,在他们眼中,这些吸血鬼只不过是最后的垂死挣扎而已,三人的神圣气息又岂是这些黑暗物生所能抗衡的呢?

    强烈的神光不断膨胀,乳白色的光芒看上去是如此纯净,三名红衣大主教自身的能量凝聚为一点,同时从圣光灵阵中射了出去。庞大的能量在这一刻爆发,光芒闪耀,三道圣光在空中凝结成一股,乳白色的光芒转化为了金色,划破长空,朝着吸血鬼的方向射去。

    许晴厉啸一声,她本就是个倔强的少女,从来不会有屈服的感觉,就像当初她在冲动之中陷害齐岳似的,为了自己的生存,为了自己所希望的一切,哪怕是最后一丝机会,她也要抗争到底。所有凝聚在血色能量在她的指挥下骤然射同,体积上,凝聚了这么多吸血鬼的能量并不比教廷的神圣能量逊色什么,但是,从力量的根本上来看,却要差的太多太多了。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金色的光柱和血红色的光柱在空中碰撞在一起,两股无比庞大的能量分别代表着光明与黑暗,极端的能量碰撞顿时引得周围数十平方公里内的大地为之剧烈的颤抖,地面上甚至出现了道道裂痕,以能量引发地震,可想而知,这些能量是多么的恐怖了。

    血色的能量在翙与金色能量一接触时,立刻就发生了变化,实力的差距并不是决心所能弥补的,虽然许晴和那些自知必死的吸血鬼们已经竭尽全力,但是,大位红衣大主教发动的攻击只是缓了一下,就逐渐朝他们的方向压了过来。谁都知道,当那金色能量进入到吸血鬼们身边的时候,就是他们魂飞魄散的一刻。

    “晴儿。”明明惊呼一声,向着拉斐尔发攻击顿时变得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无数彩虹色的羽毛如同一道道利刃,在明明的全力施为下,透支了自身的云力顿时变得还要强盛一倍以上。

    拉斐尔脸上流露出一丝凝重之色。“漂亮的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一道道金色的光芒从他背后的六翼中飘然而出,那竟然也是金色的羽毛,每一片羽毛都是由能量凝聚而成的,金色与彩色在空中凝聚,而一片巨大的金色光影从天空中笼罩而下,那时一圈金色的光环,正是光颜天使拉斐尔的限制战斗领域。

    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领域,平时是用来抓人用的。在这个领域中,一切类似于瞬间转移之类的能力都将丢失效果。同时,除非将使用领域者击败,否则,对手是无法离开这个领域的,拉斐尔用自己的力量限制住了明明,不让她去施救。

    同样的,看到许晴和吸血鬼们面临生命的危机,克林斯曼也爆发了,他再也顾不得保存实力。血光中的金色光点变得史无前例的强大,朝英扎吉的攻击顿时变得狂暴起来。而且,这一次他连闪躲都放弃了,和英扎吉完全进行着下面的能量碰撞。一时间澎湃的轰鸣声伴随着能量风暴在空中肆虐,不远处的德库拉古堡已经微微的颤抖起来。

    英扎吉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光芒,抵御着克林斯曼的攻击,一片银色的领域悄然出现,他的领域自然无法和拉斐尔相比,领域笼罩的范围不大,只有十米左右。但是,这个领域却是非常特殊的速度领域减缓领域,原本是施展在对手身上的,但这一次他却同时施展在了克林斯曼和自己身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和克林斯曼同时感觉到身体一沉,速度顿时下降到先前的三分之一。英扎吉并不急着取胜。反正今天的结果已经注定了,他的目光就是缠住克林斯曼,不让他去拯救那些吸血鬼就已经足够了。只要其他吸血鬼都干掉,那么,克林斯曼最后的结果就没有任何意外能够改变。

    这次教廷前来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对付德库拉家族,而是为了那个人。所以,克林斯曼现在还不能死,这也是为什么红衣大主教们只让英扎吉一个人来对付他的原因了。

    空中那血色的光芒逐渐退后,血光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深邃了,但是,即使是被压缩后的血光,却依旧无法阻挡那金色前进的道路,几乎用肉眼就可以看到,血色光柱解除的地方,那充满了邪恶气息的血红色光芒正在如同冰雪一般的消融着,而那充满神小说圣气息的金色光柱上面散发的光芒虽然也减弱了一些,但很明显,它的最终目的还是会被达到的。此时此刻,就算吸血鬼们再想逃跑也已经来不及了,他们释放出了自己全部的能量,身体根本已经没有了逃跑的力量,根本连动都无法移动。

    明明大叫一声,“不——要——”血色光芒已经回收到了最后关头,而首当其冲的,就是站在最前面的许晴啊!许晴眼中没有恐惧,她那双闪烁着血光的美眸中只有坚定。

    在凄厉的呐喊中,明明爆发了。一道血雾她身上喷涌而出,混合着剩余的能量毫无保留的向拉斐尔冲去。

    拉斐尔脸色大变,他没想到明明会如此执着,一个金色的光影飘然而出,那是和他本人一模一样的光影,光芒闪烁,代替他的本体撞上了明明的攻击。

    轰然巨响之中,就加三位红衣大主教发出的金色圣光也受到了剧烈的震荡而变得更加削弱了一些,而吸血鬼们发出的血光更是在这剧烈的能量波动下变得荡然无存。

    光颜天使拉斐尔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这还是他在与明明的战斗之中第一次受伤。而此时的明明,身体应声抛飞,重重的拦击在拉斐尔那奇特的限制战斗领域之上,发出一声闷响,大股大股的鲜血不断从口中漩涡而出。但即使付出了全力,她却依旧没有能够冲出这个领域,实力的差距使她最后的努力变成了无效。

    明显电,同样爆发的还有一个人。

    血光在明明与拉斐尔战斗的能量波动下被震散,金色的光芒也在震荡中停顿了一下,下一刻已经朝着许晴的身体吞噬而去。而就在这个时候,英扎吉突然发出一声滔天怒吼,这位审判长胸前多出了一道深深的血廉,而他的领域也在这个时候消失了。

    血红色的身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许晴的身前,用他那高大的身体,挡住了金色圣光最后的轰击。

    轰然巨响,所有吸血鬼都在这纯粹圣光的一击下被震的四散纷飞,失去了大部分能量的他们,甚至连飞行的力气都失去了。一个个重重的朝地面摔落,如果不是吸血鬼的身体足够坚定,单是从空中摔落恐怕就能要了他们的命。只有两个吸血鬼还没有摔下去,一个是张开翅膀维持着身体平衡的许晴,另一个,就是挡在她身前的,那道血红色的身影。

    “哥——!”许晴凄厉的声音根本不像是从人类口中发出的,沙哑中的充满了无尽的怨毒。

    是的,就在那最后关头,克林斯曼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三位红衣大主教的攻击。虽然那金色的圣光已经在明明和拉斐尔的能量波下受到了巨大的震荡。但是,那却依旧是三位红衣大主教发动的攻击啊!克林斯曼的脸色已经完全变成了惨白,而他的身体却依旧是血红色的,此时已经无法分辨出哪里是属于血亲王的血色能量,还是这位血亲王自身的鲜血了。

    原来,克林斯曼眼看着许表即将面临生命的危机,他将自己苦修多年的本命真元完全爆发,以本身原血化为一柄长刀,重重的轰击在了教廷审判长英扎吉的身上。英扎吉面对突然提升到恐怖攻击,虽然全力抵挡,但还是受到了不轻的创伤。而克林斯曼也在最后关头爆发出了自身全部的潜力,以他人生中最后一次瞬间转移将自己的身体挡在了许晴身前。

    许晴也失去了绝大部分能量,她只能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朝地面落下,紧紧的搂着怀中的克林斯曼,即使是面对死亡也毫不畏惧的她,此时心中却充满了恐惧。

    拉斐尔抹掉嘴角处的鲜血,叹息一声,“结束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轻轻的摇了摇头,在他眼中也流露出了一丝悲伤。克林斯曼的最后攻击极为恐怖,明明的攻击也一样如此,在实力比拉斐尔低了不止一筹的情况下还能对他造成创伤,可见明明付出了多么巨大的代价。空中的彩虹光芒早已变得黯淡,那一篇篇彩色羽毛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光彩,八米长的巨鸟身体正在不断的收缩着。而她那双留着泪水的眼眸已经出现了几分灰白的颜色。

    “美丽泉眼有,你这是何苦呢?你让我看到了东方的倔强,可是,为了这些而付出自己的生命,你觉得值得么?”拉斐尔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甚至连那三位红衣大主教的招呼都没有理会。

    圣光灵阵解除,因为它已经没有必要再存在下去,所有吸血鬼都受到了重创,吸血鬼亲王克林斯曼眼见是不活了,就连那原本预料中不该出现的彩虹鸟也已经在光颜天使拉斐尔的攻击朝地面飘落,生命的气息正在不断的流逝之中。是的,正像拉斐尔说的那样,一切该结束了,但是,一切真的已经结束了么?

    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或许是的,但是,就在这时候,他终于回来了,东方守护者中最强之人,生肖守护神中的王者,他,回来了。

    黑色的身影,几乎如同闪电一般从天空中飞落,即使是拉斐尔,也没有看清那道身影是如何飞过来,在那黑色身影的背后,有着一对金色的翅膀,充满了恐怖气息的能量令拉斐尔心中微微一震,悲伤的目光重新凝聚变得锐利起来,从那有着金色翅膀的黑色身影上,他感觉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

    齐岳是飞回来的,他没有坐飞机,从那块粉药的宝石上得到了德库拉古堡遭遇攻击的消息,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多长时间,他根本不敢有任何耽搁。如果是坐飞机飞回来,还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也不知道有没有适时的班机,而那时当他赶进修,恐怕一切战斗都已经结束了,所以,他选择了飞行,在找到路人,确认了自己的位置之后,他立刻买了一份地图,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急速朝伦敦飞来。

    凭借着千机百变璇玑界法的奇妙,他根本不需要担心在飞行的过程中被各国的雷达扫描到,而德国距离赢过的距离终究不算太远。当金翅大鹏雕的扶摇直上九万里技能完全发挥出来的时候,齐岳才第一次体会到了它的神妙。

    扶摇直上九万里,虽然在短距离的速度上也已经非常快了,但是,当进行长距离飞行的时候,速度优势才完全发挥出来,随着飞行距离的加长,扶摇直上九万里持续增速的能力发挥到了极限,从德国飞到伦敦,齐岳竟然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而这段时间之中,德库拉古堡这边,大多数都是依靠德库拉古堡自身的领域抵抗着教廷的攻击,所以齐岳才能够在这个时候赶了回来。

    当他刚一进入英国境内的时候,与明明心灵相通就已经传来了危机的信号,明明的危机令齐岳将自身潜能发挥到了极限,再次提速,但是,当他远远看到那能量最后一次碰撞,看到克林斯曼用自己的身体朱挡在克里斯蒂面前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终究是晚了一步,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限,此时的齐岳,已经不再是墨麒麟,而是愤怒到极点的墨麒麟前所未有的强烈杀机,令他那银色的双眸之中多了一抹血红色的光彩。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