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章 血麒麟

    两对男女,几乎同时落在地上,紧紧的搂着明明,齐岳清晰的感觉到她体内的生命气息正在飞快的降低着,那并不是能量的降低啊,而是生命的气息,一旦生命气息完全流逝,即使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也将死亡。

    “不——”齐岳怒吼一声,以他身体为中心,周围方圆十平方米以内的空气骤然扭曲了一下,毫无保留的,自然能量澎湃而出,化为无数绿色的光点飞快的朝明明体内奔涌而去。

    其实,齐岳回来的还不算太晚,如果他在晚回来一分钟的话,恐怕明明就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光颜天使拉斐尔在面对明明搏命式的攻击面前,根本不可能留手,他那以自身光影攻击的方式看上去虽然简单,但那却是光颜天使的本命攻击,光颜神体。明明的能量不但被击碎了,体内的所有经脉和器官也受到了剧烈的打击,自身云力完全被击散,如果不是齐岳曾经用自然之力为他改造过身体,她早已经当场化为血雨被那强横的神圣能量净化了。但即使保住了身体,体内器官大幅度遭到破坏,生命气息的流逝,也令她陷入了绝对的危机。

    齐岳身为自然之源,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的自然能量能够与他比拟,及时赶到,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将自己的自然能量强行传输给明明,这样的做法固然对自身能量消耗很大,但同时,也能够起到最好的效果,几乎只是一瞬间明明体内的自然能量就和齐岳输入的能量产生了共鸣。要知道,她和齐岳之间本来就是心灵相通的。再加上她体内地自然能量又是源自于齐岳。所以,对于齐岳地能量输入根本不会产生任何排斥。几乎只是顷刻之间,先前还即将死亡的明明,身上已经亮起了一片翡翠般的光彩,在那翡翠般的光芒笼罩下,凭借着齐岳的自然之力。辅助以麒麟洗髓易筋功的效果,明明体内受到破损地经脉和器官已经开始了重生的过程。

    “齐岳,你终于还是回来了救,救晴儿,麻烦是我们带来的,他们的目标是雨眸姐姐。”说完这句话,明明再也坚持不住,不过,这一次她并不是死亡。而是在那温暖的能量中沉沉的睡了过去。身体受到如此创伤,即使是自然之源的庞大能量,没有数天的时间也不可能恢复过来,这还是不计算云力恢复的情况之下。也幸好明明达到了六云级别,产生了生肖守护神战士中质地飞跃,这才得以保全了性命。

    “放心的睡吧,剩下的一切,就都交给我来处理。只要我还没四,就没有人能够伤害晴儿。”

    齐岳缓缓站了起来,在他的自然能量维护下。明明的娇躯化为一道碧绿色的光芒融入了麒麟珠之内。

    齐岳眼中的银芒内,那到血色光彩变得更加强盛了,站起身,他脚下一错,已经来到了克林斯曼和许晴身边。

    此时的克林斯曼,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看着他眼中黯淡的光芒,齐岳心中不禁又是一阵剧痛。克林斯曼也看到了他,英俊的面庞虽然被血污布满,但他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淡淡地笑容,“你回来了。你终于还是回来了。这样,我就能够放心了。”

    齐岳蹲下身体,单膝跪倒在克林斯曼面前,虎目含泪,“对不起,克林斯曼,我的好兄弟,是我带给了你们这场灾难,都是我,你放心吧,就算竭尽全力,我也一定要将你救回来。”

    克林斯曼轻轻的摇了摇头,“不,齐,我明白你的心,这就已经足够了。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自己的身体。我和你们东方人不一样,你那神奇的自然之力虽然很好,但是,对我却没有效果的,我毕竟属于黑暗啊!除非是撒旦魔神亲临,否则已经没有人能够挽救我的生命,你见过一个吸血鬼在失去了这么多鲜血之后还能够存活地么?”

    “不,不,哥哥,我不要你死。哥哥。”许晴已经泣不成声了,看着克林斯曼,她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

    克林斯曼地目光转向一旁的教廷众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是么?各位尊敬地主教大人,能否允许我在最后的一刻和我最心爱的妹妹说上几句话呢?即使我属于黑暗世界,我也希望能有这个权力。”

    保罗加索尔叹息一声,道:“这又何苦呢?克林斯曼殿下,你英勇保护自己的家人,我代表自己,向你致以诚挚的敬意,请吧,在你的灵魂受到上天的净化之前,我们不会有所打扰。”

    齐岳虎躯一震,刚要站起来,他的手却被克林斯曼一把抓住了,克林斯曼眼含深意的向他摇了摇头,“让我在生命最后终结之前,保持一会平静好么?齐,你的气息很不稳定,你需要休息。”他的声音虽然已经开始有些虚弱,黑暗的能量在血液流逝的同时也在悄悄的离去,但是,在这一刻克林斯曼却非常清醒。

    齐岳银眸中的血光闪烁了一下,他当然明白克林斯曼的意思。战斗还没有结束,即使克林斯曼死去,也不会结束,这些教廷强者真正的目的既然是雨眸,那么,他们就不会轻易离开。而现在还有完全战斗能力的,在场也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

    深吸口气,七月将内心深处强烈的怨恨强行驱散,体内云力运转起来,长时间飞行对他的身体多少也有几分影响,在这如同丝一般的寂静之中,他开始勉强恢复着自身的能量。

    克林斯曼将目光转向许晴,他那爽逐渐黯淡的眼眸中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满足的光芒,“嗨,克里斯蒂,不要哭。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美的血族,你是我们德库拉家族的公主啊!不要哭,哥哥今后就不能再陪伴你了,你必须要学会坚强,好么?”

    许晴怎么能不哭呢?她地泪水如同断了线地风筝一般,不但和克林斯曼身上的血液融合。她的心甚至已经悲伤的快要停止跳动,“不哭,哥哥,我不哭。哥哥,让齐岳试试吧,他那么强大,一定能让你活过来的。”

    克林斯曼轻轻的摇了摇头,其实,他知道。如果齐岳真地全力施为的话,自己还有百分之二十活的几率,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样,必然要消耗七月大量的能量,最后的结果,将是一个人也无法顺利的离开这里,剩余的德库拉家族血族们,也将完全在教廷的这次行动中完全被毁灭,那并不是他想看到地。作为德库拉家族的家主。作为一代枭雄,在七月出现的那一刻,他心中早已经有了决定。

    “克里斯蒂,你听我说,哥哥去了以后,你一定要听齐的话,我看得出,其实你内心深处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我也相信,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齐。你能答应我么?今后永远保护克里斯蒂的安全,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看着克林斯曼那充满了希翼光芒的血眸。齐岳想也不想,坚定的点了点头,“克林斯曼,我欠你地一定会还,何况晴儿本身就是我的朋友。”

    克林斯曼笑了,“晴儿,德库拉家族完了,我努力了一生,也没有将它带上真正的黑暗舞台,虽然我不甘心,但是,现在的我,却是非常满足的。你知道么?你成全了我沉浸在内心中几千年的遗憾啊!当初,克里斯蒂死的时候,我多么希望能够在她身边啊!即使是付出我的一切,我也希望能够换回她地生命,但是,我做不到了,她已经去了,永远的投入了撒旦大神的怀抱之中。数千年以来,虽然我一直是德库拉家族地族长,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高兴过,直到你的出现,你有着和克里斯蒂同样地那一丝任性,你和她同样美丽,甚至连你身上散发的气息也和她一模一样,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上天给我的一个机会,让我能够弥补自己遗憾的机会。所以,我毫不犹豫的用红金原血将你变成了和我一样的血族。晴儿,你恨我么?恨我将你变成了克里斯蒂么?”

    “不,哥哥,我不后悔,即使没有血族的力量,能有你这样一位兄长,我就不后悔变成了吸血鬼。”许晴用力的摇着头,泪水在她摇头的动作中四散纷飞,落到了旁边的地面上,也落到了齐岳和克林斯曼身上。

    克林斯曼温柔的看着许晴,“谢谢你,晴儿。今天,我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虽然我的内心深处依旧有许多的不甘,但是,我终于在最后关头救下了你,即使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我也毫不后悔,我很满足,不要为了我的死而悲伤。比起普通人来,我已经多了几千年的生命,或许,我早就应该离开这个世界了。晴儿,回去吧,跟齐岳回到属于你们东方人的地方去,在那里,有齐的保护,没有人能够伤害你。我的梦已经结束了,回到你自己的人生中去。你还是个年轻的女孩子,你还有很遥远的路要走。”

    许晴此时已经泣不成声,根本说不出话来。

    看着克林斯曼,谁也没有发现,齐岳那银色的双眸已经朝着全部血红色的方向在发展着,危险的气息完全内蕴,但却在他内心深处逐渐爆发着,那是充满了杀气和魔气的能量波动,此时的他,身体已经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

    齐岳没有吭声,只是缓缓抬起头,用他那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的双眸注视着克林斯曼的眼睛。

    克林斯曼眼中流露出一丝吃惊的光芒,“齐,你”

    一声凄厉的怒吼猛地从齐岳口中发出,单膝跪在那里,他猛的仰起头,头上银色的长发瞬间渲染成了血红色,无比澎湃的能量朝天空中瞬间激发,他那原本就高大的身体开始了快速的膨胀,强烈的战意混合着剧烈的杀气和滔天怨恨,是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光颜天使拉斐尔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魔化,这个人类居然魔化了。”

    缓缓转过身,齐岳血红色的双眸从面前的教廷众人身上扫过,每一个教廷强者被他那充满了血色的眸光扫过时,都不由得后退一步,他们还从没有见过充满如此强烈怨念和杀气的眼神,此时的齐岳,就像一座活火山,随时都有喷发的迹象。

    杀气,真正的杀气从齐岳身上蔓延开来,轩辕魂和獬豸的声音几乎同时在齐岳心底响起,“快停下来,你这样会毁了自己的。”齐岳充耳不闻此时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心中的杀气了,轩辕魂作为轩辕剑的灵魂,他确实很强大,但是,齐岳毕竟是轩辕剑的主任,他可以不接受齐岳的命令,却没有阻止齐岳的能力。魔化,将齐岳的气息提升到了顶点,借助庞大的杀气,此时的他,身体已经快速的膨胀起来。没有经过麒麟本相异化,竟然直接胀大到了三米左右的高度,膨胀的肌肉将上身的衣服完全撑开,紧接着,一道道魔纹开始出现在他的皮肤上,那黑色的纹路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纹路很细,但却能够清晰的看到,而原本在他胸前的麒麟图案,那银色的双眸也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是的,四祥云墨麒麟在极度的悲伤和怨恨之下,已经变成了史无前例的血麒麟。

    缓缓抬起手,金色的光芒骤然亮起,轩辕剑在齐岳的控制下出现在他掌握之中,但是,此时的轩辕剑却出现了变化,剑身不断的嗡鸣颤抖着,似乎要从齐岳手中挣脱似的。

    轩辕剑是勇者之剑,是仁者之剑,而此时齐岳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杀气,已经令它产生了剧烈的排斥。

    齐岳看了一眼金光正在不断减弱的轩辕剑,怒哼一声,将它重新收回了自己的身体,手臂再震,一柄和轩辕剑外观一样的长剑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只不过,这一次的剑,却是血红色的。麒麟八珍可不像轩辕剑那样身为神器,有着自己本原的能量气息,他们在认主之后,就会根据自己主人的气息而发生改变。齐岳在杀气的作用下变成了血麒麟,那么,麒麟幻也在血麒麟的手中变成了麒麟血还,那强横的剑光在空中不断的闪烁着,每一次波动,都会带来极其恐怖的杀机。

    原本已经在阳光普照下亮起来的天空,此时已经重新恢复了黑暗,浓浓的黑雾出现在半空之中,将阳光阻隔,全身散发着血红色的光芒,此时的齐岳,完全像是一位魔神,真正的魔神。

    其实,以齐岳的精神力,原本不应该出现这样情况的。即使在极度的悲伤之中,他也不会产生出这种怨恨到极点的现象。但是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齐岳了,在他心中已经多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

    麒麟血剑缓缓抬起,指向面前教廷众人,齐岳的声音也仿佛充满了魔力,“是你们。是你们杀伤了我心爱的妻子。是你们,haisilewodepengyou.jintian,你们全要死,只有用你们地鲜血,才能化解我心中地恨意,去死吧。”双手握剑。齐岳的身体瞬间冲了起来,顷刻之间,暗红色的光芒普照大地,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他竟然凭借着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将所有教廷高手全部笼罩在内,而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出现在了光颜天使拉斐尔身边。

    轰——,两道雄壮的身体在空中碰撞,拉斐尔手中地金色长剑硬生生的架住了齐岳的麒麟血剑。强横的能量波动使周围的一切都随之颤抖了一下。但下一刻,齐岳的身体却已经消失了。

    拉斐尔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神圣光芒竟然在这一刻削弱了许多,他本来就在明明最后的攻击中受了伤,而此时又被齐岳全力一剑轰上,虽然并没有轩辕剑的锋锐,但是,此时齐岳变成血麒麟后,他自身地能量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那绝不是七云麒麟所应该拥有的。双剑对拼。拉斐尔首先感觉到的就是一股无比庞大的杀气,连他也有些吃不消的杀气。紧接着,就是滔天怨念,以他光颜天使的能力,在这样的攻击下也无法将杀气和怨念完全化解,顿时受到了更大的创伤。

    麒麟血剑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教廷高手中间,只是一剑。七名教廷高手顷刻间变成了十四段,完全被麒麟血剑中带起的血红色光芒所腰斩。

    三位红衣大主教同时怒喝一声,强烈地圣光燃烧而起。三为一体,这才将齐岳强行震退。但是,即使在被震退的过程中,他的麒麟血剑已经又带走了三条生命。

    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之内,齐岳就是绝对的主宰,即使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清醒,但是他的战斗能力却没有失去,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充满嗜血的内心反而将战意提升到了极限。

    齐岳身体又消失了,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来到了拉斐尔地背后,拉斐尔甚至连反映的时间都没有,只能仓猝出剑,又一次和齐岳硬拼在一起。

    轰然巨响,齐岳的身体变成了一蓬血雾消失不见,而就在这时候,整个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也完全运转起来,所有的教廷高手同时被分隔,他们惊恐的发现,同伴突然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不论如何努力,也无法接近。

    拉斐尔地脸色已经变得异常苍白,他的身体甚至开始了微微的颤抖,就连手上那柄金色光剑也开始闪烁着不稳定的光芒。恐惧,这位来自天界的大天使长心中竟然产生出了恐惧的感觉。

    那血红色的身影开始在分散的人群中闪烁,每一次闪烁,都会带走一个生命,他的攻击非常霸道,也非常强横,所有的攻击都是迎面一剑,而每一次攻击的结果,都是一名教廷高手的身体被分成了两半,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抵挡住他的攻击。麒麟血剑,加上修罗刀的攻击方式以及无比强横的力量,普通的教廷众人,又怎么是血麒麟的对手呢?

    即使是在失去了神智的情况下,齐岳的攻击也非常聪明,他并没有朝那几位红衣大主教和审判长英扎吉下手,选择的攻击对象,完全都是那些普通的教廷高手们,几乎在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展开后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内,那二十余名教廷高手只剩下五人了。而那血色身影却依旧在这暗红色的世界之中不断的闪烁着。

    千机百变璇玑界法内发生着屠杀一般的战斗,而在领域之外,变化也产生了。

    德库拉家族的吸血鬼们虽然侥幸不死,但此时也都失去了战斗的能力,一个个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生命气息已经流逝的快要消失的克林斯曼,此时脸上却多了几分红润。如果许晴还能够在清醒状态的话,那么,她一定明白,克林斯曼已经处于回光返照的情况下。

    “晴儿,我还是叫你晴儿吧。你毕竟不是真正的克里斯蒂。哥哥就要走了,在临走之前,有些东西哥哥要给你。齐岳确实强大,但是,哥哥还是希望你能够有自保的能力。这也是哥哥最后所能给你的东西了。还记得齐岳送给我的那瓶原血么?那是我们德库拉家族的祖先,该隐德库拉的血液,其中包含着最纯净的血脉,本来,我想等你修炼到大公爵的境界后再给你服用的。我也想自己喝一点,争取在几年之内真正提升到血皇级别,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现在,它完全是属于你的。哥哥不需要你做什么,好好的活着如果以后有空的话,希望你能回到伦敦拜祭拜祭我。”说到这里,克林斯曼原本黯淡了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还没等许晴反应过来,她的身体突然猛的坐了起来,张开双臂,将许晴搂入了自己的怀抱之中。

    突然的变化令沉浸在悲伤中的许晴吃了一惊,但是克林斯曼最后的搂抱她又怎么会挣扎呢?正在她感受着这位异族兄长冰冷的身体时,变化突然发生了。

    克林斯曼的身体骤然爆炸开来,化为一蓬血雾,将许晴的身体笼罩在内。

    原本已经变得断断续续的声音重新清晰起来,克林斯曼严肃的说道:“晴儿,你听清楚了,现在,我会将我毕生的能量都转授给你,这是哥哥最后的希望。我这一生,始终希望能够成为一名超级强者,证明我们血族也有着不次于黑暗巫妖的实力,但是,我却始终没有成功。而你,就是我最后的希望,接受了我的血脉能量和该隐祖先的原血,你一定能够成为史无前例的血皇。用你的力量来保护自己吧。我亲爱的妹妹,德库拉家族的荣耀将在你身上重新展现。”

    克林斯曼的声音伴随着他的生命消失了,血红色的光芒在澎湃中爆发,许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法移动了,那已经化为血红色光芒的克林斯曼,如同一片雾气一般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在内,紧接着,衣服消失了,那血色雾气,不断从毛孔中涌入自己的身体,一股股强横的能量不断从皮肤上传来,由于她本身就是在克林斯曼的红金原血下被初拥的,所以,对于克林斯曼的能量她根本就不会排斥。

    泪水依旧在流淌着,只是这一次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克林斯曼,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许晴,包括生命和全部的能量。

    血红色的能量被吸收的很快,眨眼间,克林斯曼已经消失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并没有死亡,他的生命,已经与许晴完全融为了一体,他的气息,也完全变成了许晴身体内的一部分。当所有血色光芒都消失时,一个瓷瓶凭空漂浮在许晴面前,缓缓落入了她的手中。

    泪水不见了,许晴的双眸变成了一种特殊的紫色,她的目光很平静,甚至平静的有些可怕,打开手中的瓷瓶,将其中血液完全倾倒入自己的口中,许晴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此时,她心中已经不仅仅是悲伤,更重要的,她不能让克林斯曼最后的希望落空。同时,在她内心深处,也产生了一个永远不会改变的决定。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