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真正的雅典娜女神和她的姐姐

    那俏丽的身影,绝美的容颜呈现在所有人面前,但此时,她却早已泪流满面。

    现在的雨眸,才是真正的雅典娜女神啊!一身金色的连体盔甲,将她的娇躯完全笼罩在内,铠甲和她的身体完全契合,没有一寸肌肤裸露在外,在那金色的铠甲之中,只有她那绝色的娇颜和一头紫色长发露在秦皇岛,泪水不断的顺着她那绝美的面庞流淌而下,虽然她身上散发出的神圣气息甚至已经超过了教皇马尔蒂,但此时的雨眸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破坏了她那原本无比神圣而高贵的外表。

    那圆形的盾牌比上闪和齐岳战斗时看上去更加有光泽,盾牌表面上十二星座图案分别浮现在边缘,仿佛活的一般轻轻的律动着。原本的权杖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的长矛,长矛那如同剑一般的矛锋上如同一汪秋水般,光华流动其上,连灰尘也无法落在其中。

    雨眸的身体刚一定形,她没有去追击被那锋锐一矛震退的双子座神秘少女,手中长矛几乎在第一时间插在地面上,娇躯带起一道金色的残影,瞬间来到了齐岳身边,搂住了他从空中滑落的身体。紧紧的从后面搂住他的身躯,她眼中流露的,不仅是悲伤的光芒,同时也是深深的绝望,此时此刻,她虽然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雅典娜女神,但是雨眸这一生中,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的痛苦过。

    双子在地面上一个灵巧的翻身,勉强站稳身形,她的胸前不断起伏着,眼中的眸光充满了怨恨与愤怒,她没有去看雨眸,目光完全落在齐岳身上,而此时,先前交战的星座守护者们也都停止了彼此的战斗,所有的视线,都在齐岳和雨眸身上集中。

    梅菲斯特眼中流露出强烈的兴奋,脸上的肥肉都随之颤动,“小姐,太好了,终于成功了。”

    雨眸没有理会他,此时,在她眼中只有生命已经完全流逝,接近死亡边缘的齐岳,庞大的神力,毫无保留的朝齐岳身体内奔涌而去,使齐岳的皮肤表面渲染上了一层莹然金光。

    庞大的能量气息令齐岳看上去似乎好了一些,但眼中的死寂却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对不起,对不起,齐岳,齐岳”雨眸已经泣不成声,虽然她的神力能够暂时保住齐岳的性命,但是,现在却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了。齐岳的生命已经注定即将完结,他体内的自然之源能量被雨眸完全吸收,就连他最后的生命也随着自然之源一同进入了雨眸的身体。虽然身上没有致命的伤害,但是,此时他身体所有机能都已经衰竭。即使是雅典娜女神,雨眸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将齐岳的性命从死神手中回来,毕竟,她的能量并不能起死回生,并没有那样的效果啊!

    齐岳的眼中同样也只有雨眸,他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黑白两色,雨眸的声音他还勉强能够听到,但那绝色的娇颜在他眼中却早已变得模糊了。

    “为什么?让我知道为什么?”齐岳的声音很平静,甚至听起来并不虚弱,但却极其艰涩,每一个字都很艰难的从口中吐出。

    雨眸眼中的泪水流淌的更加厉害了,滴落在齐岳胸前,沾湿了他的衣襟,但此时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断哭泣,拼命的用自己的神力维持着齐岳最后的一丝气息,她知道,只要自己的神力一撤掉,那么,齐岳和生命立刻就会消失。

    “齐岳,你这个傻瓜,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你为什么要为了这个女人做出这么多的牧的,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双子突然如同疯狂了理事长朝着雨眸和齐岳冲了过来,没有人阻止她,因为星座守护者们都知道,即使雨眸不还手,双子也不可能破开她的防御。

    双子一直冲到齐岳面前一米外才停了下来,“齐岳,你不是很聪明么?难道你就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这个女人只是在利用你而已。而你却真的傻傻的被她利用。你不仅破坏了我的一切,也断送了自己的一切啊!”一边说着,她一把拽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即使齐岳已经接近死亡的边缘,但是,当她真切的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的容貌时,他的身体还是不禁剧烈的颤抖起来,情绪难以控制达到了激动的巍峨,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似乎是始作俑者的女人竟然会是她。

    “怎么会,怎么会是你”眼前依旧是一片模糊,但是齐岳却清晰的认识眼前这个女人,曾经在一起生活过的女人啊!他又怎么会忘记那种美艳而温柔的容颜呢?

    “云姐,你,你怎么会是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这一切,究竟是”说到这里,齐岳剧烈的喘息起来,但是,空气对他的身体已经不再有任何作用。雨眸吓得真心将输入齐岳体内的能量再一次增加,勉强维持着他的生命。

    是的,那个神秘女人,那个将教廷高手带来的神秘女人,那个策划云杀雨眸的人,竟然是第一个进入齐岳心扉的女人,也是当初第一个令他产生好感,第一个给了他家的感觉的女人啊!她就是——沈云!一个齐岳绝对想不到的女人。

    “难怪,难怪在你那一声惊叫中我受到的情绪的影响,那就是你所说的心灵风暴能力吧,难怪我始终觉得你的声音是如此熟悉,云姐,我怎么也没想到,对手居然会是你。”

    沈云此时和雨眸几乎一样的泪流满面,只不过她的表情却要比雨眸复杂的多,雨具只是单纯的悲伤,而在她的眼眸中,却充满了不甘,怨恨,悲伤等等复杂的情绪,看着齐岳,她缓缓抬起手,指着雨眸,“为什么?齐岳,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好,我告诉你,我告诉你所有的一切,我想,现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明白了,原本是我所设下的局,最后承受苦果的却依旧只是我自己,马尔蒂,是不是这样,你根本就没有诚意与我合作。”

    远处的教皇依旧站在那里,但是他的声音却可以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晰的听到:“神秘的双子小姐,你现在猜到似乎已经有些晚了。不错,你当初对我的许诺已经非常令我动心,可惜的是,在你向我许诺之前。我已经答应了雨眸小姐,你觉得,如果让我和选择合作对象的话,我是会选择你,还是选择已经继承了雅典娜神诋的雨眸小姐呢?不论你有什么样的身世,我最后的抉择都会是一切的。不错,我很同情你的遭遇,或许上天对你的薄待,可惜的是,作为教廷的领导者,我必须有一个正确的选择。”一边说着,马尔蒂全身突然金光大放,下一刻,他已经来到了雨眸身边,先前平和的神圣能量顿时比之前庞大至少五倍,将沈云一方的星座守护者完全锁定,局面已经完全定下,雨眸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他也没必要再做遮掩了。

    沈云看着马尔蒂的目光流露出深深的怨毒,“我承认,今天我输了,我输在太过自信。”说道这里,她的目光从雨眸和马尔蒂脸上扫过,“但是,我并不是输在你们手上,雨眸,你不得不承认,这次虽然是你设下的陷阱,但是,如果不是齐岳,今天的结果未必是这样。”

    雨眸深吸口气,勉强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黯然道:“姐姐,你也要知道,如果不是齐岳,我也不会给你这次的机会。”

    沈云愣了一下,深深的看了雨眸一眼,“或许是吧,如果不是齐岳,你也未必会如此大胆,我明知道这是你布下的局却依旧敢冲进来,是因为我等不起,也不能再等,这几乎是我唯一的机会,胜者为王,我输了,但是,你赢的很光彩么?你利用了齐岳唯一的弱点,那就是对美女的抵抗力太差,如果不是你欺骗了他的感情,你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么?”

    雨眸缓缓低下头,看着怀中那散发着死亡气息的齐岳,她的泪水竟然变成了金色的。

    齐岳的眼珠已经无法移动,不论是神色还是目光,都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在雨眸的神力支持下,静静的倾听着。

    沈云目光也由其他的情绪逐渐减弱,事情既然已经注定,就算再怨恨又能如何呢?她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成为雅典娜的机会,此时的她,眼中所剩余的只有悲伤。“齐岳,你不是要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么?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

    深吸口气,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他此时的心情已经无法形容,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去想什么,心中的死寂,完全令他大脑一片空白,只能静静的听着滱的述说。

    沈云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看着齐岳,道:“这件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说,大概在十九前,希腊的一个普通家庭降生了一对孪生婴儿,那是一对女婴,那一天,当她们降生的时候,空中天象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金光流转,医院她们母亲所在的房间完全被金光所笼罩。但是,在那庞大的金色光芒之中,在场的医生,护士以及她们的父母竟然被完全吞噬,连渣滓都没有留下。而奇异的是,这两个婴儿竟然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可是,也正由于这金光的出现,使她们一出生就变成了孤独。属于雅典城象征的帕提农神庙出现了异常的变化,神庙中出现象征着十二星座守护者的图案,图案十二星座焦得异常清晰,仿佛活了一样,从那时开始,希腊的当权就知道,新一代的希腊守护者已经诞生了,而这一代的守护者竟然就是雅典城的象征,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啊!”

    说道这里,沈云停顿了一下,目光看向雨眸,而此时雨眸也刚刚抬起头,正好与他的目光相对,两人的眼神在对视之中,都流露出一丝奇异的感觉,沈云深吸一口气,“这对一生就变成了孤独的孪生女婴,就是我和雨眸。”说道最后几个字,她一字一顿,说的异常沉重。

    齐岳的身体又一次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使雨眸释放的神光发生了一丝淡淡的波动,雨眸心中一紧,赶忙将与沈云对视的目光转移到齐岳身上,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神力,小心维持着齐岳身上的最后一丝气息。

    沈云继续道:“是的,我们就是那对孪生的女婴,我是姐姐,雨眸是我的孪生,齐岳,我知道,你现在一定非常奇怪,既然我们是孪生姐妹,那为什么我和雨眸竟然没有任何相像的地方么?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难解除,因为一直以来,你所认识的沈云,从来都不太本来面目,而我本来应该的名字用炎黄文来说,应该是雨云。”

    雨眸突然激动的大喊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雨云丝毫没有被她身上骤然大涨的光芒所影响,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你怕了么?你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事情都已经注定,你我的结果也已经注定,齐岳就要死了,他已经不可能再成为你的威胁,你想从他身上得到的东西也都已经得到了。欺骗过他的感情,难道洞天福地不能让他死前知道所有的一切么?用炎黄的话来说,就算死,也不要让他做一个糊涂鬼吧。”?

    雨眸愣了一下,她始终漩涡着泪水的目光看上去有些呆滞,光芒闪烁,又一次将目光集中到齐岳脸上,她并没有再说什么,甚至在场的教皇马尔蒂和其他的星座守护者们也都希望能够听到所有的始末。

    雨云继续道:“当这对女婴降生之后,确实受到了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的祝福,从而成为了女神的传承者,拥有着可以传承女神神力的圣婴,可是,她们也失去了自己最亲的人,连其他的亲友都不知道她们依旧活着,直到今天,她们依旧是孤儿。”

    说到这里,不论是雨云还是雨眸,眼中的悲哀都加深了几分,“雅典娜女神的神诋只有一个,因此也只有一个人能够得到传承,而这个人就是我,我是姐姐,比雨眸要先出生,所以,雅典娜女神的神诋自然选择了我。我成为了新一代雅典娜女神的传承者,但是,这一切却因为一个人而改变,而这个人,就是他。”一边说着,她猛的抬起自己的右手,食指直接指向一个旁的天秤座星座守护者梅菲斯特。

    梅菲斯特身体一震,他并没有辩驳,只是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低下了头。

    雨云冷哼一声,“怎么?现在你觉得后悔了么?但是已经晚了,梅菲斯特,如果不是你,我会变成今天这样么?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当初你为什么要将我送走,却并没有杀死我,如果你直接将我杀掉,或许,我也不会在怨恨中生活那么多年。但是,你知道么?我并不恨你,至少你保留了我的生命,我恨的是她,是雨眸,她夺走了我本来应该属于我的一切,齐岳,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真面目,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有什么遗憾。”指向梅菲斯特的右手从自己俏脸上抹过,如同魔术一般,一层淡淡的薄膜贴在了她那纤细的小手上,原本沈云消失了,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除了没有那么强盛的神圣气息和头发的颜色不同以外,她和雨眸简直是一模一样。

    雨云淡淡的道:“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作为雨眸的孪生姐姐,我们的相貌是完全一样的,但是,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却相差的太远太远,她从一出生开始,就是所有人宠儿,就是雅典娜的继承者,而我呢?我又是什么?我经历过什么?你都知道么?”一连几个疑问都从沈云口中吐出,她的情绪已经变得越来越激动起来。

    “梅菲斯特将我送到了炎黄共和国的京城沈家,从那一天起,我和容貌就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和你一样的美艳,因为我必须要消失,不论是我的人还是我的相貌都只能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生活在炎黄,正是因为那样,你拥有的一切就是我失去的一切,如果不是那一天的来临,我甚至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是来自希腊的。梅菲斯特,这也是我要感谢你的第二点,至少你给了我一个报复她的币值。虽然现在我已经失败了,但我宁可这样,也不希望浑沉噩噩的过一辈子。,在十年之前的一天,因为雅典娜女神的神诋被剥夺,我的神识发生了改变,竟然鬼使神差的变成了双子座的星座守护者,而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又迎来了你,你虽然没有将一切都告诉我,但就是因为我似乎双子座的星座守护者,所以,你简单的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或许是天意纵然吧,我的实力不断的增强,但是,你当初对我畵简单的诉说已经让我起了疑心,甚至是生出怨恨的感觉,所以,我在你面前始终没有将自己真正的实力表现出来。同时,从九岁那年,我已经开始静静的等待,等待着机会的到来。经过近七年的调查,我终于将当初的一切查清了。或许,你已经忘记了吧,当初,又一次你悄悄的来到炎黄共和国找我的时候,因为我和雨眸的关系而剧情不好,喝酒喝的多了一些,那天,你或许以为自己已经睡着了,但是,作为双子座的星座守护者,婚的特技就是心灵风暴,而且远比你认知中的心灵风暴要强大的多,所以,在那一天,我通过对你的心灵控制,已经知道了一切,而从那一天起,仇恨的种子已经在我的心中埋下。”

    梅菲斯特长叹一声,道:“雨云小姐,不错,那次是我的失误,但是,你又何必要那么执着呢?我真的希望你并不是双子座的星座守护者,如果是那样的话,也不用经过那么多困扰,你也终始是沈家的一个快乐的女孩子而已啊!难道你不觉得,那样的你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快乐么?但是,作为黄道十二宫之一和星座守护者,我们不能没有你,如果缺少一宫,就算雅典娜女神的刘诋完全继承,最后也无法达到我们的实力的巅峰,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本身就是雅典娜女神的一部分啊!所以,我一直在想尽办法,想要输导你的心情,让你真正接受现在的一切。但是,我却逐渐发现了你心中的怨恨和野心,所以,在潜意识中,我对你始终有所提防,并没有将星座护者最正确的修炼方法教给你,可我却没想到,那一次的醉酒,不但让你知道了一切,同时,也让你得到了真正修炼的方法以及其他星座守护者的联系方法。恐怕也正是从那次开始,你才真正变得强大起来,也才真正有机会和星座守护者们取得联系吧。”

    雨云道:“不错,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已经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我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得回自己的一切。身在沈家,我每天除了努力的修炼,就是到处寻找关于希腊神诋的记载,当我认识了索索宽打窄用,我的计划也终于开始成形了,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的计划也有了初步的雏形。两年多的时间以来,我通过自己的身世,以及各种方法,终于得到了五名星座守护者的支持,索索告诉了我你们其他六个人都已经成为了雨眸最死忠的拥护者。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并没有再继续做什么,只是等待着机会的到来。可我却没有想到,机会居然会来的这么快,据我所知,雅典娜女神的神诋是不可能被轻易继承的,雨眸所承继的,只是神诋的基础能力而已。想要真正拥有雅典娜女神神诋的力量,要必须经经过漫长的岁月,甚至还要有一定的运气成分,否则,能够拥有雅典娜女神几成的实力还很难说。所以,我一直在等待,一直在努力的修炼,但却没想到机会竟然会在我准备还不充分的情况下来临。”

    梅菲斯特叹息一声,“其实,这次的计划是在我不久前发现你无意流露出的实力才决定的。你不应该在那次见到我的时候,流露出过于强大的精神力,以及对星座守护者熟悉的信息。那时我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妙了,但是,我毕竟还抱着一丝希望,毕竟,我们都是雅典娜女神的星座守护者啊!只有齐心协力,才能让我们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希腊守护者,守护着希腊,守护我们东方。在那一次,我就开始留心了,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向小姐隐瞒,所以,我将一切都告诉了小姐,其实,最无辜的小姐啊!可是,我们也知道,想要仇怨你心中的怨恨又谈何容易呢?所以,既然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危机,那我们就不如将危机引发出来。利用齐岳先生来到希腊的这次机会,我们开始进行了计划,只有让小姐真正成为雅典娜女神,才能让你失去希望,从而认可自己现在的双子座星座守护者身份。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小姐竟然对齐先生动了真情。”

    眼中流露出一丝奇怪的光芒,雨云有些呆滞的道:“你说什么?雨眸竟然对齐岳动了真情么?我不信,如果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动了情,那么,她又怎么会”

    “因为我必须要这样做。”雨眸大喊一声,她的声音在哽咽中,根本不受到控制。

    雨云恨恨的看着她,充满不屑的道:“你不得以,你有什么不得以的?就因为你是处女神?不对吧,你是为了自己现在的地位,现在的权力,所以你选择放弃齐岳,是啊!他在你心中,又怎么能和你现在的神位相比呢?在希腊,你可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雨眸凄然道:“姐姐,我确实是不得以的吼!你知道的一切都是不错的,如果我死了,你确实能够得到强大的力量,重新在我的血液中得到雅典娜女神的神诋。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样,你所得到的也只是雅典娜女神的伪神力而已。因为,雅典娜女神的神诋早已与我的身体融合,就算血液中能够凝聚出足够的能量,但也不是全部。全世界的浩劫很快就要发生也,如果只是伪神力的话,你根本就无法带领星座守护者们守护希腊,守护西方。退一步说,就算你能够得到我所拥有的一切社蜠,但是,如果你成为了雅典娜女神,必然会导致星座守护者减少一个,缺少一位星座守护者,对于我们来说,是巨大的打击。不错,我真的很喜欢齐岳,齐岳看上去虽然只有很平常的相貌,但是,他的眼中流露出的气息,内在的气质,却完全不是表面显露的那样,他对我的吸引力,是言语无法形容的,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真正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啊!也只有他,才会将我当成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来看待。我在无数次的挣扎之中,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最后终于还是伤害到了齐岳,让他的生命成为了我继承雅典娜女神神诋的基石,不错,我确实得到了强大的力量,但是,得到这些力量我所付出的有多少你知道么?如果换过来的话,我宁可将雅典娜女神的全部神力都让给你,我只想像你在炎黄共和国那样作为一个最普通的人类,成为他的女人,那样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幸福啊!可是,我不能,我真的不能,因为我的生命并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整个希腊的,甚至是整个西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这样,我只有这样,你知道么,你知道么”雨眸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眼中的金光也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因为情绪的影响,她对齐岳传输的神圣能量也出现了一些变化,令他的气息出现了极其强烈反应,齐岳全身一颤,一口黑色的血液从口中吐出。

    不知道为什么,吐出这口鲜血之后,齐岳反而变得清醒了一些,甚至连眼前看到的一切也变得比之前清晰了,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寒光,“继续吧,雨眸,撤掉你的神力吧,放心,在你们将一切告诉我之前,我是不会死去的,因为我不甘心。”现在他的情绪很平静,听着这对孪生姐姐的述说,他重新夺得,自己只是他们权力争斗的一个牺牲品而已。

    雨眸娇躯一震,她清楚的感觉到齐岳全身产生了一股能量,而这股能量是从他心脏的位置传出的,当这股能量出现的时候,之前在齐岳刚来到时战斗魔化能量又一次出现了,这种能量的出现,令雨眸心中不禁有些骇然,难道,他还能够继续活下去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