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血泪中的失明

    此时的他们,已经不仅是情侣之间的依偎,同时,也是彼此内心的接触,如月她心中的温柔,用她那充满了女性的温柔,在包裹着齐岳的心,在软化着他内心的悲伤与痛苦。

    齐岳始终是睁着眼睛的,搂着如月,他的心很静很静,保持着一个动作不动,整整一晚,他就一直这样静静的注视着前方,感受着如月骄躯上散发的温度。

    在齐岳的怀抱之中,如月同样是一夜未睡,同时,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她心痛的程度几乎不比齐岳差多少,此时的齐岳,就像是一个小男孩,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后身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虽然是他抱着自己,但如月却清晰的明白,此时的他,是最脆弱的时候,而自己的温度则是弥补他心中创作最好的药物。

    当太阳从远远的东方冉冉升起之时,又给炎黄大地带来了新一天的光芒和勃勃生机。那朝阳的感觉,逐渐令空气中的温度逐渐上升,以如月的实力,这样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一晚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她的精神上却非常紧张,一夜未睡,她始终在担忧着抱着自己的男人,也始终在感受着齐岳身上散发的气息,惟恐他出现什么变帮,她的心很沉重,虽然齐岳没有哭出声音,但是,整整一晚,她肩膀上的衣襟始终是湿润的,那无声的泪水从没有停止过流淌。

    “齐岳,天亮了。我们该回去了,你不是说过么?昨夜是你最后软弱的时刻。我相信,你一定会坚强起来的,别人给于我们的,我们必将千百倍扣偿还。”如月轻声说着,她实在很担心齐岳的状态。

    听了如月的话,齐岳有些茫然的道:“天亮了么?可是,为什么依旧这么黑呢?”

    如月心中一紧,极其不妙的预感充斥着她的心,再也忍耐不住,拉着齐岳的手耸他怀中挣扎着站起来,当她借着朝阳的光芒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时,不禁发出一声近似尖叫的惊呼。

    “啊——齐岳。”泪水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如月反手搂搂住齐岳,将他紧紧的拥抱住自己湿软的怀抱之中。因为她看到,以自己的肩膀为起点,原本白色的长裙竟然有大半都变成了红色的,虽然那红色并不是很深,但是,感受着那湿润的感觉,她当然知道是什么?齐后不仅流了一晚上无声的泪水,同时,他流的也是血流啊!可见,他的内心是多么的痛苦。

    齐岳木然的被如月搂在怀中,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怎么了?怎么会这么黑,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难道,我瞎了么?”

    “齐岳,齐岳,你不要吓我。”如月将自己的云力拼命的输入齐岳体内,试图帮助他调整体内的气息,但是,她输入的能量又一次被齐岳拒绝了。

    “不,如月,我不能要你的能量,不要输给我。难道你想让我再一次感受着闻婷在将身体融合给我的痛苦么?”齐岳反手搂住如月,“真的是天亮了呢,我感觉到了太阳的温度。”

    如月哽咽着搂着齐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齐岳,你不是说过要保护我的么?你不能有事啊!大不了我们不做生肖守护神了,我们带着明明,带着雪女,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去隐居好不好。虽然没有了闻婷,但是,我也可以做雪女的妈妈啊!齐岳,你不要吓我,我不能失去你啊!难道,你想让你失去闻婷时的痛苦给我也尝试一遍么?”

    齐岳脸上的情绪波动逐渐平静下来,轻轻的抚摸着如月的长发,摇了摇头,道:“傻丫头,怎么会呢?我怎么舍得让你也受到那样的伤害呢?我昨天说过,从今天开始,我将变成一个全新的齐岳,看不见了么?或许,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如月,你知道么?这样反而让我心中舒服了许多,一个人做错事,总要付出代价的。”

    “不,我不要你付出代价,我宁可你所受到的一切痛苦都转移到我身上。”如月在哭泣中猛的扑入齐岳怀中,痛苦的呜咽着。

    自从闻婷死去,齐岳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笑容,笑容很淡,朝阳的光辉照在他的面庞上,带来了一片金色的轮廓。齐岳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淡红色,只有瞳仁是灰色的,他看不见了,真的已经看不见了,但是,他的心却也在那朝阳逐渐上升的过程中真正的从悲伤中解脱出来。

    一声嘹亮的长啸从齐岳口中发出,清越激昂的声音将人的心情从低谷中带出,首先是一对黑色的未驯服从背后挣脱而出,向两旁展开,每一个黑色的甲片都在阳光的照射下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紧接着,又是一对翅膀在黑色翅膀背后透出,那是赤金色的翅膀,而对翅膀完全伸展开来,再缓缓向齐岳身前合拢,净如月的娇躯完全包裹在内。

    “我不是天使,但是,从今天开始,我会用自己的翅膀守护着你,我的爱人。也守护着我的朋友们。如月,不要替我悲伤,现在的齐岳,才是真正的麒麟,至少,我心中的悲伤已经消失。让我们重新开始生活吧,失去一切,我会努力让我们回到我身边。伤害过我们的人,我会小说让她付出代价,失去了视力,但我还有着心眼,它同样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虽然他的眼睛失去了光彩,但是,现在他的心却重新活了过来,表面上的视觉虽然失去了,但自然之源却可以让植物成为他的眼睛。

    青色的负,围绕着齐岳的身体旋转,紧接着蓝色的水和红色的火,两种属性完全相对的能量,竟然在这一刻变得圆融起来,与风一起围绕着齐岳。就你如月一样,抚慰着他心中的创伤,紫色的雷电如同细小的灵蛇一般整齐的波动着,此时此刻。齐岳的心,已经完全沉浸在对如月的爱恋之中。

    麒麟珠失去了光泽重新闪亮,在那朝阳的照射下,经过一晚的释放,痛苦已经离去了,失去了视觉,却换来了新生,齐岳的心完全觉醒。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他。真正的成长了,黑发变成了白发,黑眸变成了淡红,这个男仔的成长虽然付出了很多很多,但是,从现在开始,他的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感受着翅膀中的温柔,如月的心虽然舒服了一些,但是,她还是感觉很痛很痛,泪水几乎染红了自己衣服的全部,那是多少痛苦的凝聚啊!现在她到宁可为了齐岳死去的是自己,而不是闻婷。

    缓缓抬起头,深吸口气,齐岳再次发出一声长啸,天香山所有的植物在他的长啸声中随之波动,自然之源的气息。令他用心看到了周围的一切,植物在这时已经成为了他的眼睛。

    微微一笑,齐岳淡红色的眼睛流露出一丝淡红色的光芒,他胸前的麒麟纹身,银色双眸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淡红色。

    低下头,在如月那吹弹可破的娇颜上轻吻一下,用自己的面庞贴在其上轻轻的摩挲着。“好舒服的感觉,如月,我们该回去了,新的一天已经来临,麒麟也该重新振作了。”

    如月从齐岳怀中挣脱出来,就那么在他面前脱下了身上已经被染红的长裙,眼中光芒闪烁,“我会永远留着它的,也会永远记住昨天那个夜晚,答应我,我的爱人,永远不要让这一幕重演,否则,你恐怕也真的失去我,因为你的痛苦同时也是我的痛苦,我绝对无法再一次承受这样的痛苦啊!”

    用心注视着面前的女子,齐岳缓慢而坚定的点着头,“我保证。”

    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如月赤裸的骄躯重新融入了他的怀抱,滑腻的肌肤摩擦着齐岳的身体,此时此刻,两人心中都性的欲望,有的,只是彼此深深的眷恋。

    当齐岳和如月重新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齐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还没有走出来,而如月则让周步将整个别墅内摆满了各种植物。

    招集了所有的生肖守护神战士,如月平静的将齐岳在西方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大家,是齐岳让她这样做的,既然一切都已经想通了,那么,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毕竟,大家有权知道这一切。

    沉默,当如月讲述完一切之后,整个大厅之内,足足沉默了五分钟。

    徐东长叹一声:“恐怕没有什么比被自己深爱着的人背叛更加痛苦了,齐岳他承受了这么多,经历了这么多,难怪会受到如此巨大的打击,如月,我们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好受一些呢?”

    如月低下头,静静的道:“你们不怪他么?为了一个女人,让自己变成了这样,你们不怪他么?”

    管平同样叹息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有什么好怪的呢?感情这种事,是很难用常理来考虑的。何况,齐岳已经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我想,这次的经历会让他比以前更加成熟起来。我相信,我们的生肖之王一定会痛苦中走出来了,我们要做的不是去责怪他,而是如何更好更快的走出痛苦。”

    燕小乙怒骂一声,“雨眸这个贱人,妈的,她居然如此欺骗老大的感情,有机会我一定强奸了她,她不是处女神么?我让她做不了神,看她还怎么发骚。”

    胡光冷哼一声,“希腊,还有教廷,他们还真是不把我们东方人看在眼中啊!老二,看来,我们圣火教也该有些行动了,一定让他们知道,我们东方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易安这次竟然接受了老二这个称呼,沉声道:“你准备怎么做?教廷中的那些长老不会同间我们冲动的决定。”

    胡光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光芒,“那些老家伙,除了会拖我们的后腿以外,还能做什么?怪他们去死,我决定的事,难道还由得他们反对么?我们也别做的太,联系国外的雇佣兵,好久没有看过烟花了,我想,希腊和伦敦怕圣保罗大教堂,似乎是放烟花的好地方。”

    莫迪走到如月的身边,她看的出,今天如月的脸色不怎么好,苍白的有些不正常,拉住如月的手,低声道:“他怎么样?昨天你们一晚都没回来,大家都很担心,淡淡那里我已经和她说好了,她会参加我们集中修炼的。”

    如月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至少表面上看来,他已经比昨天好多了,但是,想要从这样痛苦中走出来又谈何容易呢?或许大家内心深处,对齐岳都有些看法,觉得他不够冷静。为了女人竟然变成了这样。但是,他这次也确实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你们知道么?昨天晚上,他的泪染红了我的衣裙,现在的他,已经瞎了。”

    “什么?”几乎所有人都失声惊呼,就连在角落中站着的莫淡淡也不禁悚然动容,看着如月的眼神中多了些什么。

    如月叹息一声,道:“希望大家以后都不要提起这件事,就算是为了我也好,我不希望齐岳再受到任何刺激。不错,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是平等的,没有谁能命令谁做什么。但是,齐岳这次的经历也给我们敲醒也警钟,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能够威胁我们到的存在,为了生肖守护神的今后,这次集中修炼是非常重要的。齐岳现在的精神连我都不知道是否稳定,希望大家能够对他宽容一些,好么?”

    众人点了点头,连莫淡淡也没有说出反对的话,如月抬起头,目光落在楼梯的尽头,心中暗叹一声,齐岳,希望你早些恢复过来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齐岳的心很痛,静的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心中那种无法呼吸的痛苦已经静静的消失了,有的只是舒缓的情绪,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冰冷,失去了光彩的双眸不再灵活。但是,他的云力却在早晨明悟的那一瞬间发生了变化。闻婷的能量在那一刻已经被他的身体完全吸收,体内地云力也在快速的恢复着,分别吸收着空气中四种完全不同属性的能量分子补充着自身。

    在清晨那一刻,齐岳突然发现,扎格鲁大师说的很对,作为一位四祥云麒麟,云力是才自己的根本,在麋鹿技能没有完全掌握之前,奢望依靠轩辕剑是不现实的。毕竟,轩辕剑虽然强大,但是消耗的能量也同是样是巨大的,只有麋鹿技能,才是自己的主要实力啊!

    麒麟珠的云力的作用下亮了起来,三道身影同时出现在齐岳身前。

    雪女在麒麟麒麟珠内早已清醒过来,齐岳的痛苦,透过他的气息早已经传递在麒麟珠的每一个角落之中,看着目光黯淡的齐岳,雪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走到齐岳身前,融入他的怀抱之中。

    “爸爸,我知道,你没有死,你永远都是我的爸爸。雪儿坚强起来的。”说完,雪女在齐岳面庞上轻吻一下,没有多逗留一秒钟的时间,就走出了他的房间。

    雪女走了,明明和克里斯蒂都静静的看着齐岳,她们也都清醒过来,在麒麟珠内数日的疗伤,使她们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

    克里斯蒂道:“道歉的话就不用说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齐岳,我只是希望在我去替哥哥报仇的时候,你能站在我身边。就像闻婷一样,我的哥哥也没有死,现在我们兄妹已经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许晴不再是许晴,有的只是克里斯蒂,德库拉家族新的族长。”

    齐岳向克里斯蒂点了点头,“谢谢你,克里斯蒂,就像克林斯曼一样,虽然我的年纪还没有你大,但是,从今以后,我人代替他,履行个兄长的职责,我会代价他,守护着你,这是我的承诺。”

    克里斯蒂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虽然看上去有些狼狈,身上的伤口处凝结着惊人的兹金色血液,但是,她的气息却很平静。就像齐岳一样,在这次的事情里,她也长大了,成熟了,正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在克林斯曼保护下的许晴已经死了,重生的是德库拉家族的新任族长克里斯蒂。

    明明深深的看着齐岳,始终没有开口,但是,那那温柔的眸光已经述说了许多许多,膝坐在地面上,淡淡的云力围绕着身体流转,在齐岳心中荡起她的声音,“如果那天是我,我也同样会这样做,换成是你,也是一样扣,闻婷姐并没有死,她早晚会重新站在你面前,不是么?”

    齐岳盘膝坐下,与克里斯蒂,明明形成犄角之势,眼中光芒略微闪烁了一下,体内四种云力在他逐渐恢复的精神力作用下同时运转,按照升麟最本源的修炼方法运转起来,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分子,而他自然之源的能量则在整个房间内形成了一个淡绿色的光罩,将三人笼罩在其中,不仅治疗着自己身体机能枯竭时受到的伤害,同时,也辅助着克里斯蒂和明明的自我疗伤。

    自然之源能量的最大特性就是它的中正平和,当初,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被雨眸所利用。因此,不论是明明与他同源的能量还是克里斯蒂那强大的黑暗能量,对自然之源的气息都没有任何排斥,在那淡绿色的光罩之中,三人身上同时流露出不同的光芒。

    雪女来到别墅大厅之中时,正是如月已经将一切告诉了大家之后,看到雪女下来,如月赶忙迎了上去,美眸中流露出一丝关切的光芒。

    雪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没事的。”

    如月道:“闻婷虽然去了,但是,今后我一定会像她对你那样,你愿意认我这个妈妈么?”

    雪女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们放心吧,爸爸不会有事的,我能感觉的道,他已经想通了。妈妈,我们不能将一切的重担都压在爸爸身上,我想尽我所能来帮助爸爸。如果可以的话,从现在开始,就将麒麟集团完全交给我吧。”

    一旁的管平道:“雪女姑娘说得对,不能把一切重担都压在齐岳身上,我们都是生肖守护神战士,我们都应该替他分担一些。而最好的做法,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只有我们这些东方的守护者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不会被外人欺辱。”

    如月悲伤的眼神逐渐亮了起来,霸王龙的气息逐渐恢复,看着身边的众位生肖守护神战士,沉声道:“徐东,立刻联系四大家族,东方守护者本为一体,也该是他们出些力的时候了。我们的实力虽然在逐渐提升,但是,我们毕竟只有十三个人,力量终究是小说有限的。又不可能像雨眸那样得到整个国家的支持,一切只有依靠我们自己,让四大家族在三天之内,从本族中各自挑选出三十名最有潜力,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的青少年送到龙域别院来,我们是该要壮大的时候了。”

    徐东有些担忧的道:“这恐怕有些难办,四大家族一向对有潜力的子弟极为珍惜,恐怕不会同意的。”

    如月冷哼一声,道:“不同意么?不,你错了,他们没有理由不同意。你可以告诉他们,送来这里的人,都会得到我们的教导。而且,还是属于四大家族的,他们实力的提升,可以使整个四大家族的实力整体飞跃,他们为什么不同意呢?我们并不是要将这些人完全变成我们的人,而是要帮助四大家族把整体实力提升起来,守6护东方的责任并不是只是我们生肖守护神的。四大家族存在了这么了这么多年,他们同样也有这样的责任,难道不是么?”

    听了如月的解释,徐东脸上的神色逐渐放松了下来,毕竟,他也是四大家族出身的,仔细一想,就明白如月要做的一切都四大家族极为有利。

    如月继续道:“当然,在这些年轻人真正变得强大起来以前,必须要留在我们身边,同时,在我们允许他们回各自的家族之前,他们必须要完全听从我们的命令。这个时间,就暂时定为三年吧,以牺牲三年的时间来换回一批强大的族人,对于四大家族来说,绝对是好事。当然,我无法保证到时候回到各自家族的依旧是三十这个数字。”

    徐东沉吟道:“我只能尽力而为,不能保证四大家族肯定会答应,不过,我们徐家应该没什么问题,也该是将我的身份告诉家族的时候了。”

    如月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的能力,你现在就去通知他们吧。”

    徐东答应了一声,转身回房间打电话去了。如月此时尽显霸王龙风范,全身散发出的霸道气息令所有生肖守护神都有被压力所限制的感觉。

    “胡光,易安,你们那边先不要轻举妄动,我基本已经知道了齐岳下一步要做什么。你们把上次我让你们准备的武器悄悄的运送过来,它们该派上用场了。还不是我们报仇的机会,齐岳已经和雅典娜的继承者雨眸约定了明年一月在珠穆朗玛了断这次的事,在这之前,我们对西方不要有任何动静,只有当时机完全成熟的时候,才是我们真正行动的开始。”

    胡光想了想,道:“好吧,那就听你的。老二,我们现在就去安排。”

    如月将目光转到剩余几名生肖守护神战士身上,淡然道:“等齐岳疗伤之后,我们的集中修炼就要开始了。到时候,修炼的过程恐怕会很艰苦。大家心里都先有些准备才好。以免到时候承受不了,只要集中修炼一开始,恐怕齐岳就不像现在这么好说话了。那次他与我们一战大家应该记得很清楚,既然已经决定要支持他,我们就要全力以赴,希望大家做好一切准备。”

    昌杰爽朗的道:“这个没问题,只要能够增强实力,多付出一些也是应该的。毕竟,付出的多,回报同样也将变得更加丰厚。”

    其他几人了先后点了点头,官静撇了撇嘴,道:“只要工资发到我手里,其他的我无所谓,只要有钱,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来到龙域别院也有一段时间,他的资质在众生肖守护神战士之中可以说是最差的。身体在这几年的特殊行业从事中早已经被掏空了。如果不是扎格鲁大师的指力,恐怕他的身体连普通人都远远不如。所以,在内心深处,他还是很感激齐岳的,至少,齐岳给了他一个获得新生的机会,又有钱拿,何乐而不为呢?同时,他也逐渐喜欢上了现在这种生活。“

    莫淡淡看了官静一眼,傲然道:”反正我是不会输给别人的,不过,田鼠,你可答应过我了,只要我肯参加这次的集中修炼,到时候,你可要说话算数,让我做你的女朋友。“

    田鼠看了一眼莫淡淡,再看看他身边的莫迪,冷冷的道:”既然答应了,我就一定会说话算数,不过,前提是你不能给老大找麻烦。“

    在众人之中,年纪最小的是莫淡淡,其次就是田鼠了。不知道为什么,莫迪在听到田鼠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很难受的感觉。一直以来,田鼠虽然从来都没有正面向她表白过什么,但是田鼠对她的情意每个人都看在眼中,莫迪绝不会怀疑,如果与齐岳同样的情况出现在自己身上,田鼠也会做出和闻婷一样的事。虽然不论在年纪还是相貌上,两人的差距都非常大,这么多天一直在一起生活,田鼠那始终不渝的感情,已经令她不再只是将他当成自己的学生看待了。虽然莫迪在内心中始终无法接受这份情感。但是,当莫淡淡刚刚说出田鼠已经答应她做她男朋友的时候,莫迪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特殊的异样感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觉得很空虚,很难受,但是,田鼠的模样似乎和以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很清楚田鼠对自己的感情有多小便宜。但是,为了齐岳,为了自己的大哥,他竟然愿意放弃一直以来唯一的追求,而选择莫淡淡,此时此刻,在莫迪眼中,田鼠已经不再是她心中听学生,而是一个真正有担当的男人。

    齐岳的修炼持续了足足五天的时间才结束,当他从房间中走出来的时候,整个龙域别院的别墅之中已经充满了绿色的气息,几乎每一个角落之中都有着不同的植物摆放着。在自然之源的能量作用下,他虽然已经看不见,但是通过些植物,却能清晰的把握身边的每一个细节变化。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