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植物魂的报恩

    植物魂看了齐岳一眼,神秘的道:“这是秘密。不过,队长啊,我有个请求。

    天魂此时才完全反应过来,道:“天啊!植物魂,你真的能说话了。齐岳,你不会是神仙吧。”

    齐岳只是耸了耸肩膀,却并没有说什么。

    植物魂撅起小嘴道:“队长,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啊?你说什么?”天魂呆呆的看着植物魂,虽然他的实力不弱,但是看着植物魂那绝美的容颜,还是有些发呆,毕竟,这是曾经一起的战友啊!他从来没看到过植物魂像现在这么开心的样子。

    植物魂道:“我进入炎黄魂已经有不少年了,自从当年你们发现了我拥有控制植物的能力,我就成为了炎黄魂的一份子。我一直都不能说话,但现在,我终于有了说话的能力,我已经有些厌倦了打打杀杀的生活,队长,你能不能帮我请辞,我想离开炎黄魂,做一个普通人。”

    天魂吃惊的道:“什么?你要脱离组织?这怎么行,你也知道的,现在你是我们炎黄魂的五牌之一。你要是走了,我怎么向上面交代。”

    植物魂倔强的道:“反正我不管,我已经决定了,至于怎么办就看队长你的了。我也为国家立下过不少功劳,现在我什么都不要,只是想得回自己的自由,通道这样都不可以么?

    看着植物魂眼中已经出现的泪光,天魂地心不禁软化下来。毕竟,他是看着植物魂长大的啊!在他心中,对待植物魂是如兄如父的情感,”好吧,我试试看,不过。你也知道我们炎黄魂这个部门对于国家的重要性,所有炎黄魂成员,自身已经不是属于国家地了。想要离开,也不是那么简单地事,毕竟,以前参与土过的行动让你知道了很多秘密。

    植物魂脸色微微一变,道:“队长,难道真的只有洗脑后才能够离开火黄魂么?”

    天魂毅然道:“为了国家的利益,这是我们每个炎黄魂成员应有的觉悟,对不起,植物魂,即使我是你队长,如果你真的要离开,也必须要经历这个过程。

    植物魂的脸色有些苍白,正在她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齐岳开口了。“如果我替她担保?你们还要如此坚持么?

    天魂脸色微微一变,看着齐岳的目光多了些什么。要知道,现在齐岳在炎黄共和国的地位是非常超然的。虽然他并没有和国家上层机构有所接触。但是,以他所获得地权力来看,绝不是天魂所能相比地。就连上次明明和希腊总统之子联姻的事被他破坏后国家也没有追究这一点来看,齐岳的地位就已经极其重要。

    姬德在一旁苦笑道:师傅,你就别让队长危难了,不仅是植物魂妹妹,就是我,一旦要离开炎黄魂,也必须要经过洗脑的过程,洗去一部份记忆。”

    齐岳皱了皱眉,道“如果是这样地话,那我已经来到了你们炎黄魂总部,也曾经参加过你们的行动,是不是说,我也应该接受洗脑地过程呢?

    “这个……”天魂看着齐岳犹豫起来,上次齐岳帮助他们清除吸血鬼那件事可以说是为国家立下了大功,同时,在他们炎黄魂中,对齐岳印象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天魂很清楚,和植物魂相比,刘岳要可怕的太多太多了,他实在不敢冒着得罪齐岳的危险来否决他。

    思前想后之下,天魂苦笑道:“齐兄弟,你也别让我为难了。这样吧,我向上面请示一下,你放心,我会将你替植物魂担保的事汇报上去,只要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好么?”

    齐岳想了想,道“那好吧,我也不想让国家为难,不过,天魂大哥请你转告你上面的人,炎黄魂每一位成员都为国家付出了那么多,为国家立下那么多功劳,如果最后的结果都是被洗脑的话,恐怕不是对功臣应有的奖赏吧,洗脑我很清楚,是旦作用在一个人身上,就只能保留少部分记忆了,那时候,就算国家给于大量金钱的补偿,但是,对于人体的伤害却是永久性的,难道,你们就不能改变一下这样的做法么?就算炎黄魂中有再多的秘密,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方法来保护吧。言尽于此,我先走了,不过,有句话我先放在这里,如果植物魂妹妹有什么差池,可别怪我。”说到这里,齐岳转身就向外走去,虽然他失去了视觉,但是强大的精神务早已经将来时的线路完全记忆,毫无错漏的朝外面走去。

    姬德和天魂对视一眼后赶忙跟了上去,他可不希望齐岳遇到什么以前没见过的炎黄魂成员而发生冲突,现在的齐岳,气息冰冷的可怕,天知道他在遇到阻拦的时候会做些什么。

    看着离开的齐岳,天魂不禁向植物魂苦知道:“你可真是给我找了个大麻烦啊!”

    植物魂微微一笑,道:“队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么?”

    天魂一愣,道:“你不是说,你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么?”

    植物魂嫣然一笑,道:“可是,每年我的任务其实并不多啊!我离开这里,其实原因只有一个,刚才当着齐岳哥哥的面不好说而已。”

    天魂讶异的道:“是什么?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会让你离开我们。植物魂,你自己说,在我们炎黄魂中,最爱宠爱的是不是你。大家都将你当成妹妹看待,你舍得离开我们么?”

    植物魂眼圈一红,道:“虽然我不舍得。但是,我还是要走的。因为,我要报恩啊!”

    看着植物魂的样子,此时天魂才恍然过来,眼中光芒一闪,先前的苦涩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闪亮地光芒,“是啊!像齐岳这么重要地人物,我们炎黄魂本身是应该保护的。我想,你要离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齐岳在姬德的陪同下走出了中服大厦,姬德笑着道:“师傅,你说话不能宛转一些么?毕竟,天魂队长是我们炎黄魂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你要知道,国家那个决定也是有不得以苦衷的。每一个成员进入炎黄魂之前,都是自己同意的。所以……”

    齐岳挥了挥后,道:“我知道国家的苦衷。只是有些看不惯而已,任何事情都不是只有一种解决方法,不是么?好了,不用多说了。来时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清楚吧,想好了就到龙域别院去找我。我还有其他事,先走了。”一边说着,不等姬德再开口,齐岳地身体已经凭空消失了,而在他消失时的瞬间,他的精神力将周围能够看到他的人同时产生了影响,使这些路人只觉得脑中一晕,等他们清醒过来时,齐岳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麒麟隐地破损基本已经恢复了,虽然还不能施展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但隐身地效果已经恢复,漂浮在半空之中,齐岳朝着机场的方向急速飞行,以他现在的飞行速度,几分钟之后,已经来到了京城东方,眼睛虽然不看,但齐岳将自己的精神力全力释放,庞大地精神力如同一张大网般,将整个东城完全笼罩在内,寻觅着他想要找的人。

    齐岳发现,失去了视觉地能力,反而让自己在使用精神力的时候能够更加专注,尤其是操纵自然之源能量的时候,明显比以前更加熟练了,淡淡的溶解度在眼中闪过,那并不是视觉带来的光芒,而是精神力波动所产生的。很快,他的精神力忆经与东城每一个角落完全接壤,在通过自己的精神务,开始了仔细的搜寻。搜寻一个熟悉的气息,对于他现在的能力来说,是件再简单不地的事情了。

    时间不长,他已经清晰的找到了那个气息的方向,精神力收敛,朝着那一个方向而凝聚,随着精神力的专注,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个气息具体位置,甚至已经通过精神力清晰的看到那个人的相貌。

    云力运转,在风的作用下,齐岳的身体几乎是以直线的方式朝着那个方向飘然而下。随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空气中的自然能量气息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使他能够清晰的判断距离地面的高度还有多少。

    齐岳的气息,锁定的是一辆车,一辆有着蓝白相间的油漆的车,而这种车所代表的,正是一辆警车。

    精神锁定着那辆警车,齐岳发现,在车里面除了自己想要找的人以外,还有另一个气息。如果他想凭借自己的能力让这辆警车停下来,那时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了。但为了不惊世骇俗,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和警车同样的层次,然后在悄悄的落在警车车顶上,没有发生丝毫声音。体内的风云从他的四肢分别释放出来,呈现为漩涡装,使他的身体牢牢的吸附在车顶之上,不论警车做什么样的动作,都不会对他产生丝毫影响。

    精神力透过车顶,齐岳清晰的听到了车内的两人正在说话。这次他来找的,正是陆殇冰。自从当初在轮回果的作用下丢了远古巨兽时期之后,他就一直都没和陆殇冰联系过了。想起闻婷的遭遇,齐岳对曾经与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女孩子都充满了歉疚感,所以,当齐岳将那份悲伤深深埋藏之后,就已经决定要尽可能的保护和自己有关系的女孩子不再受到任何伤害,首先他想到的,就是两个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联系过的女孩子了。一个就是失去了说话能力的植物魂,而另一个就是陆殇冰了,。说起来,不论是植物魂还是陆殇冰,他们都有着极可怜的身世,陆殇冰甚至是个连父母都没有孤儿,来到炎黄共和国之后,她已经有了一份新的生活,但是,齐岳却很清楚,在陆殇冰的内心深处,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的孤寂而冰冷,她需要的不仅仅是平淡的生活,同时,也需要有人能够温暖她那颗冰冷的心。

    一想到陆殇冰,齐岳就难免响起了当初他和陆殇冰的两次亲密接触,心中不禁有些灼热的感觉,尤其是上次见到已经化身为霸王花的殇冰时,殇冰发自内心的情绪牢牢的印在他的记忆里,在他心中,其实早已经把陆殇冰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只不地怕如月她们无法接受,所以才并没有表白,但现在不一样了,发生了闻婷这件事之后,齐岳绝不愿意再看到自己的女人远离自己而去,所以,他这次特意找陆殇冰。从内心角度来看,虽然他和陆殇冰并没有发生过真正的关系,但是对于这位女,齐岳实在是欲望多于感情。或者说,应该是欲望与怜惜的融合吧。

    “殇冰,你不用那么拼命吧。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你现在已经提升到了分局副局长的级别,怎么说也是副处级干部了。每次任务你要是都身先士卒,不是让我们这些男人蒙羞么?”车内,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在他的声音中包含毒害几分宠溺和几分不满。

    “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早就说过了,我是我,你是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难道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我还能让自己的下属冲在前面么?那样的领导算什么东西。”说道这里,警车突然一个急刹,在路边停了下来。“好了,你下车吧。我还有公务要去执行,你自己打出租车回去好了。”

    男人苦笑道:“殇冰,我们认识也有不断的时间了,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么?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呢?不论从各方面来说,我们都还算得上相配吧。”

    陆殇冰淡淡的道:“配不配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我早就有男朋友了,上次你也见到过的。”

    男人固执的道:“只要你还没结婚,我就还有机会。更何况,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你天天都在忙着执行任务,我可从来没看到那个人来找你,甚至连电话都没给你打过,殇冰,你不要再敷衍我了,如果你有什么难处的话尽管告诉我。当初你为了他而和我分手,可是他呢?他在哪里?或许他早已经放弃了你或者另有新欢了。难道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么?塔克拉玛干的关卡我已经闯过了,虽然没有得到和他同级别的钻石守护勋章,但是我相信自己的势力绝不会比他相差什么。”

    连续听了两遍这个男人的声音,齐岳立刻就辨认出来,这就是上次那个想要和自己竞争殇冰的里扬,上次见面的时候,齐岳就感觉到他的实力很不一般,这一次,他已经通过了塔克拉玛干的三重考验,看样子,实力应该不会逊色于姬德了。他也真够痴情的,居然缠了殇冰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放弃。自己能将殇冰让给他么?不,绝不。

    想到这里,齐岳飘身从车顶上落了下来,收起麒麟隐的隐身效果,静静的站在车边,他的声音通过精神力的波动直接传递到车内,就像在两人耳边响起似的,“背后说人坏话,似乎不是大丈夫所为吧。”

    突然听到这个声音,陆殇冰和李扬的反映完全是两样的,陆殇冰全身剧震,先前还冰冷的眼眸此时已经变得完全呆滞了,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充满弹性的娇躯在这一刻已经完全僵硬。而李扬眼中先是流露出一丝惊讶,下一刻他已经快速地反应过来。猛地将车门打开。一矮身已经从车内钻了出来。

    齐岳静静的站在那里,他虽然看不见,但通过自然之源的特性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李扬此时激动的情绪,淡淡的光芒流转,李扬身上释放出一股霸道的气势笼罩着自己的身体。

    齐岳并没有反击,面对李扬这种程度的威压,对他根本就构不成半分威胁。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殇冰也从车内走出来。

    李扬看到齐岳时也不禁心中一经,虽然齐岳并没有释放出任何能量波动,但是一身黑衣以及变成了白色地头发。使他无形中释放出一股冷冽的气质。惊讶的看着齐岳,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要知道,刚才他们的警车一直都在行驶之中的。而齐岳也没有使用任何交通工具,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凭空出现在警车旁边。这究竟是如何做到地。李扬实在难以明白。

    警车驾驶座一边地车门也终于打开了。陆殇冰缓缓从车内走了下来,当她的目光落在齐岳身上的时候,不禁完全凝固了。水雾开始在眼中波动。原本冰冷的面容充满了各种复杂地情绪。始终在等待着的人来了,但是。她却一句话都无法说出。

    齐岳没有正面回答李扬的话,只是淡淡的说道:“我有话对殇冰说,请你先离开这里。谢谢。”他的话虽然说的很客气,但用的,却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李扬眼中寒光一闪,“还记得我当初对你说过的话么?我说过,等我从塔克拉玛干回来之后,得到钻石守护勋章,一定会和你公平竞争的。现在,虽然我还没能得到国家的认可,真正得到钻石守护勋章。但是,我已经通过了塔克拉玛干的三重难关。我看得出,你是一位强者,每一次见到你,你都能带给我不同的感觉。不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机会,向你挑战的机会。”

    齐岳平静的道:“你想挑战我?这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对你来说,这真的有意义么?就算你胜了我又怎么样?难道殇冰就会因此而跟你么?其实,现在你看到我就应该明白,你和殇冰已经没有任何可能。现在你向我发起挑战,只是想在殇冰面前证明,你并不比我差而已。”

    李扬并没有否认齐岳的话,眼中光芒大放,“不错,我就是要证明我比你强。你问我为了什么而挑战,好,我告诉你,我为的是男人的尊严。”

    齐岳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出了一个字,“好”

    李扬深深的看了齐页一眼,身形一闪,朝着路边跑去,他的速度很快,而且爆发力极为惊人,只是几次瞪地发力,人就已经向箭矢一般冲入了路旁的树林之中。

    齐岳转向殇冰的方向,脸上流露出一丝歉然的微笑,“等我一分钟。”话音一落,他就那么凭空在殇冰面前消失了。

    看着齐岳离去时的位置,殇冰心中的感觉是有些不真实的。他真的来了么?可是,他已经又走了。一分钟的时间,此时对于殇冰来说,甚至比一年还要长。

    齐岳在没有施展千机百变镟玑界法的情况下是不能够瞬间移动的,他之所以能够制造出隐身的效果,是因为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当李扬刚刚进入树林之后,正准备等待齐岳的到来时,眼前一花,齐岳已经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他面前,一直看上去闪烁着莹润光芒的手无声无息的贴在了他的胸口上,庞大的能量,如同山岳一般挤压着李扬的身体。周围的一切都变了,齐岳似乎成为了整座森林的指挥者。树叶、树枝,以疯狂的速度生长着,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李扬被齐岳锁定住的身体就已经被那些藤蔓和枝叶所缠绕,包裹的像个粽子。

    收回自己的手,感受着森林中充沛的自然能量,齐岳微微一笑,道:“想要超越我,或许对你来说这一生都不可能。其实,一个真正的男人,所要超越的对象应该是自己才对。这些枝叶、藤蔓中的能量并不是很多,以你地实力和体内能量强度来看。有一个小时应该能够挣脱了。再见。”

    一分钟地时间。齐岳其实真正动手的工夫不超过三秒,这还是因在他不想杀伤李扬的情况下,剩余的时间,其实都是说话的。

    齐岳走了,李扬感受着紧紧束缚着自己身体的植物,他眼中的光芒完全暗淡下来,齐岳说得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齐岳的话始终在他耳边萦绕着,一个男人。想要变得强大,其实就是在进行着不断的挑战自己的过程。

    重新回到警车旁边,殇冰依旧站在那里。她脸上的呆滞已经消失了,看着齐岳地归来,美眸中的光芒变得冰冷起来。“你还知道来找我么?我以为你早就把我忘记了呢。”

    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是我不好,回来的晚了,虽然对我来说,能回来已经是再幸运不过地事。”

    殇冰一愣。脸上流露出一丝讶异的光芒,她发现齐岳的目光很呆板。而且并没有看着她,皱眉道:“你为什么不看着我?他呢?你把李扬怎么样了?”

    齐岳脸上地肌肉微微牵动了一下,道:“爱一个人并没有错,所以,我并没有把他怎么样,只是让他安静一会儿而已。他不会有事地。”

    殇冰追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看我?”

    齐岳一步步向殇冰走了过去,精神力运转,清晰的将殇冰完全笼罩在内,“我在看你,只不过,我用的是心,而不是眼睛。”一边说着,他已经走到了殇冰面前,脸上肌肉的线条明显变得柔和起来。

    殇冰身上传来淡淡地香气,令他感觉到很舒服,那是熟悉的味道,同时,也是令他难以忘怀地味道。

    殇冰冷哼一声,道:“少来,你都不用眼睛来看我,又谈得上什么用心来看我。你就骗我吧,我知道,在你心中,早已经把我忘记了,更何况我是出身在那个地方。看来,我真的不该对你奢望什么,是我高攀了,你走吧,我以后再也不想再见到你。”

    齐岳愣了一下,动作很自然的拉起殇冰的手,殇冰的手很凉,但肌肤却依旧是那么润滑而充满弹性。握在手里,给齐岳一种很充实的感觉,殇冰,如果我真的不在乎你,那么,我还会出现在这里么?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从齐岳刚一出现的时候,殇冰看到他就觉得心里有些压抑的感觉,这种感觉完全是齐岳带给她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此时,齐岳突然拉起她的手,她清晰的感觉到,齐岳身上蕴涵着一股悲伤的气息,那淡淡的悲伤,似乎无穷无尽一般,充斥在齐岳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之中,心中一软,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并没有挣扎,语气也下意识的变得软化了一些,”好,我给你个机会,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让你一失踪就是八个月之久,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打来过。“说到这里,她眼中的水雾又冒了出来,看着齐岳,情绪的波动明显变得强烈了许多。

    “你不奇怪我的手臂已经恢复了么?现在的我,与八个月前的我已经有了太大的不同。因为,我在一个不舒服我们的世界中待了半年之久,在那里,我又如何能与你联系呢?”齐岳握住殇冰的手紧了紧。

    齐岳的出现,对殇冰心中的震撼太大了,以至于直到现在她才能够仔细的打量起这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男人,他确实变了,不但右臂恢复了,离得近了,殇冰才发现,齐岳的眼睛竟然是淡红色的,还有那苍白的没有一丝光泽的发丝和那悲伤的气息,无不震撼着她的心,殇冰的声音变得温柔了,反握住齐岳的手,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齐岳道:“那天,离开你之后,我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在那里,我遇到了许多以前根本无法想象的东西,也正是在那里,我重新恢复了自己的麒麟臂,也重新拥有了力量。”

    殇冰秀眉一竖,寒声道:“就算编个理由也用不着这么不着边际吧,你觉得,我会相信么?穿越?你以为这是在写小说么?”

    齐岳苦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但这一切确实是真的。先跟我走吧,我会仔细解释给你听的。”

    殇冰没好气的道:“跟你走?我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要跟你走?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已经不短了,但你似乎还从来没有向我表明过什么,齐岳,就算我是一个连父母都没有的孤儿,但我也是一个女人,就凭你一个虚无缥缈的理由就想让我原谅你?就凭你一句话,就想染格外跟你走么?”

    齐岳愣了一下,是啊,他虽然和殇冰已经发生过很亲密的关系,但自始至终,两人之间都没有真正发生过什么,甚至他根本就没有确立过和殇冰任何关系,“对不起,殇冰,是我不好。那你现在能够做我的女朋友么?”

    “齐岳,你追女孩子的技巧真烂。做你女朋友?我为什么要答应你?你认为,如何才能让一个女孩子真的喜欢上你呢?你确实有很强大的势力,但我和你在一起又能怎么样?别告诉我你现在没有女朋友。”

    殇冰的声音提高了几分,齐岳身上散发的那种悲伤气息,始终令她感觉很难受,尤其是他那仿佛看透了一切的平淡语气,更是令她气不打一处来。

    齐岳突然上前一步,将殇冰那充满诱惑力的娇躯紧紧的搂入自己怀中,使两人的身体骤然契合,殇冰全身一僵,齐岳身上那久违的温暖带给她很舒适的感觉。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