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六翼赤金铠

    那是一种玄妙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变得虚无了似的,昆仑镜的镜面上,碧绿色的光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的黑色,似乎是能够吞噬一切的黑色。光芒闪烁之中,那黑色的能量冲天而起,天空也随之暗了下来。龙域别院上空,用至方圆数百平公里之内,似乎都被突然出现的乌云所笼罩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那真的是乌云么?不,当然不。如果真的是,又没有雷鸣电闪,没有风呢?那奇异的能量波动,正是空间即将开启的代表。

    一声嘹亮的长啸从齐岳口中发出,此时此刻,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已经不再有任何悲伤的感觉。那蓬勃而浩然的气势,带着无比庞大的能量从他身上亮了起来。

    内圈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因为实力强大还好一些,外圈的四大家族子弟,无一例外的单膝跪倒在地,在那浩然气息的笼罩之下,心中升起顶礼膜拜的感觉,黑衣白发,此时的齐岳,看上去是如此的强大,就像神明降世一般,此时此刻,这些来自炎黄大地四个地方的青年们才真正明白自己与面前的强者之间有着多么巨大的差距。

    如果雪女拥有足够的力量来引动昆仑镜的话,以昆仑镜为中心发动失却之阵就足以将空间撕裂,从而达到穿越时空目的。但是,不论是引动昆仑镜本身地能量还是发动失却之阵。所需要的能量都实庞大了,那是雪女远远无法做到的。所以,想要再次穿越时空,就只有依靠齐岳和众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辅助。

    齐岳在这几天的修炼中,已经仔细考虑过要如何发动昆仑这个问题,所以,虽然在没有轩辕剑的情况下发动穿越变得极为困难。但他还是早有准备地。没有轩辕剑就不行么?当然不,轩辕剑可以撕裂空韶山,他的麒麟臂也同样可以破开苍穹啊!

    为了能够将力量提升到极限,齐岳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变化,他的左手始终按在雪女的胸前,将自身与得自六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庞大能量向雪女传输着,同时,他也开始了自己的本属相异化。

    麒麟珠首选亮起来,紫、蓝、红、青四色光芒交替流转,嘹亮的长啸变成了仰天怒吼。齐岳身上的黑衣在一瞬间消失,由于实力的提升,现在齐岳已经要精妙的控制能量,在异化开始之前将衣服收入麒麟珠之内了,毕竟,衣服也是要花钱买地嘛。

    骤然间,一道巨大的光影冲天而起。那是一只奔腾着的麒麟,黑体银发,脚踏四色祥云,在冲入天空的一瞬间,那银光和四色祥云照亮了整个龙域别院上方。四种颜色的光柱从天而降,凝聚于下方的下点了。

    异象现,麒麟变。齐岳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这种方法来催动自己的本相异化了。经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在顷刻之间完成变化。但是,通过这些天的修炼他逐渐明白,借助天地之力来完成的本相异化才能真正发挥出本相异化的强大能力,也令异化完成的更加彻底。

    白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在本相异化的作用下逐渐变成了闪亮的银色,双眼中地淡红色消失了,漆黑如墨,如同两颗黑宝石一般没有任何杂质,此时此刻,齐岳竟然惊讶的发现,在本相异化的作用下,自己的视力竟然暂恢复了。全身覆盖在一层黑色的鳞甲中内。右臂最为特殊,在黑色的铠甲上却镶嵌着银色的纹路。那是一道道银色的螺纹,罗纹上还有着尖刺的突起,就像是一个银色的太阳。

    麒麟珠直接浮现在黑色铠甲地胸口部位,齐岳眉心处代表麒麟赤的红色鞭形纹路微微向外凸直,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看上去就像是在额头上镶嵌了一颗红色的宝石。

    天空中那巨大的麒麟光影不断将散发出强烈地光芒,黑色的身体,银色的毛发,还有那傲立头顶的双色独角,无一不散发着强横的麒麟王者气息。异变并没有结束,在麒麟本相异化第一阶段完成之后,紧接着,第二段就已经开始了。由于借用了六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强大的力量,此时的他,能够更好的吸收到空气中的能量分子。

    麒麟虚影瞬间冲到齐岳身体所在之处,将他完全包裹在其中,开始融合。黑色鳞甲迅速出现了变化,原本单层鳞甲变成了三层的复合鳞片,层层相护,整个身体顿时膨胀一圈,紧接着,一对黑色的麒麟翅膀从鳞甲中瞬间冲出,向身体两旁伸展开来。

    胸前的麒麟珠似乎膨胀了几分,整颗麒麟珠完全变成了银色,在那黑色的麒麟甲上分外醒目,银色光晕向外扩张,就像一块护心镜似的。

    肩膀上的麒麟甲也变成了三层,一层叠加着一层,向下延伸,最下面一层从侧面护住了腰肋的部位,同时,齐岳的脖子处竖起一圈异型鳞片,就像衣服的领子一般将他的脖子保护在仙,麒麟臂原本银色有纹路逐渐扩张,一个完全呈现为银色的麒麟图出现在他的右臂之上,麒麟图像头的位置正好在他的虎口处,一层层扭曲的光芒不断围绕着齐岳的手臂微微颤抖着。

    缓缓将麒麟臂高举,感受着体内能量的变化,就在他准备发动的时候,齐岳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令他内心充满了激动和兴奋的声音。

    “齐岳,你的能量终于将我唤醒了。”是闻婷,没错,正是闻婷。在齐岳将自身能量提升到巅峰状态的同时,闻婷的声音也出现了,那沉睡地灵魂在庞大的能量作用下终于苏醒。

    “婷婷。是你么。”齐岳在心中发出了激动的呐喊。

    “傻瓜,当然是我了。虽然在沉睡之中,我也能感受到你那深切的悲伤。我关没有真正的死亡啊!不是么?你这个傻瓜,不要再傻了。你的能量为什么变得如此强大,难道你已经将的能量完成吸收,并且将自己的实力恢复到以前的巅峰状态了么?”

    “不,还没有。我准备再次开启时空之门。回到远古巨兽时期去,这次,我将带领着所有的生肖守护神战士,和四大家族的青年精锐。西方之行,让我看到了实力的不足,只有整体提升东方守护者们的实力,才能够让同样的悲剧不再发生。婷婷,你还好么?你才是傻瓜,为了我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不值得啊!都怪我。都怪我。”泪水,顺着齐岳的眼角处流淌而下,此时,他甚至已经忘记了将要做什么内心中充满了激动的情绪。

    闻婷地声音听上去很温柔,“不,你错了。我是有私心的啊!如果你死了。我不就成了寡妇么?而付出了我的身体挽回你的重生绝对是值得的。因为我知道,当你的力量达到真正巅峰的时候,我还有机会重新回到你身边。就算你无法达到那样的境界,当你将我的灵魂唤醒之后,我们要也可以交流,我的身体与你融合,我已经成为了你身体的一部份,这样总要比你死亡要好的太多了。不要伤心。如果你想我的话,就努力修炼吧。”

    “我会的,我一定会的。”齐岳激动的道:“即使只是为了你,我也一定会早日达到你所说的那个巅峰。婷婷,你知道我有多想人你么?以前的一切都是我不好,你能原谅我么?”

    闻婷柔声道:“好了,先不说这些,你的能量已经提升到了饱和境界,赶快开始吧,难怪你能凝聚起这么庞大的能量。原来是借助了其他人的力量才做到的。我等着你复活我的那一天来临。啊!对了,人要破开空间现在的能量恐怕还不够我,麒麟臂虽然强悍。但毕竟不如轩辕剑那样锋锐,继续变身。只有达到那种层次,你才能真正地破开时空,完成空间穿梭。”

    齐岳一愣,道:“什么变身?我已经第二变了啊!你指的是……”

    闻婷道:“难道你忘记了当初我们是怎样战胜牛魔王的么?”

    齐岳心中一动,道:“可是,只有我一个人恐怕不行吧。”

    闻婷没好气地道:“你是一个人么?现在我们的融合可比上一次更加彻底的多呢。沉睡的,只是轩辕魂,而轩辕剑本休体却并不会沉睡,你完全可以凭借我们融合的力量来借助轩辕剑的能量,虽然无法使用轩辕剑,但那终极的变身还是可以完成的。用你的心去呼唤吧,你才是轩辕剑真正的主人啊!”

    齐岳恢复了视力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我明白了,谢谢你,婷婷。”

    用心去呼唤,齐岳将自己的精神力完全收敛到体内,并且以麒麟甲为基础形成了一层结界,心完全沉浸,沉浸在自己体内那庞大的能量和对轩辕剑的感知之中。

    所谓旁观者清,正像闻婷所说的那样,齐岳才是轩辕剑真正的主人,而轩辕魂则只是轩辕剑一部分而已。淡淡的金色光芒,开始逐渐出现在齐岳那如同魔神一般的身体上。

    灼热的气流在心中燃烧,那是闻婷留给他的能量,在将身体完全与齐岳融合的时候,闻婷怕他那时候的身体无法随过于庞大的能量,将自己巨兽活舍利的能量都留在了齐岳的心脏的位置,此时此刻,那庞大的能量早已经凝结成了一颗赤红色的珠子,虽然并不能被齐岳所吸收,但是,当他需要进行这终极变身的时候,却正好释放了。那庞大的灼热能量,以隐藏在齐岳眉心处的麒麟赤为媒介骤然燃烧起来,他那银色的长发一瞬间就变成了赤红色。

    麒麟珠变成了前所未有地金色,额头上麒麟赤的菱形突然电射出一道红光,顷刻间普照在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紧接着,麒麟镜从他左手处飘飞而出,麒麟幻从右手飘飞而出,三股能量同时钾肥麒麟珠凝聚而去。庞大的能量瞬间扩散,金、银、红、黑四色光芒换成一道道光带,笼罩上齐岳的身体。

    赤红色的长发不断向身后延伸,一直得垂到脚姤才停止下来。突然,赤金色光芒从麒麟珠处瞬间爆发,融合着齐岳和闻婷的能量,形成一团光景停滞在齐岳胸前。

    锉锵的声音出现了,坚实的赤金色胸铠覆盖在齐岳坚实的胸肌之上,与原本的麒麟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紧接着,胸铠分别向上下延伸,向上,延伸出了宽阔的肩铠,向下,则覆盖上了齐岳的腰,庞大的能量一瞬间蔓延,赤金色的光芒流转到齐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无比华丽的赤金色铠甲成形了。每一处,都将齐岳的身体完美覆盖,庞大的能量气息不断从他身上向外蔓延,那赤金色的铠甲上,竟然出现了一条条血红色的纹路,仿佛有鲜血在其中流动似的。

    一对赤金色的翅膀突然从齐岳背后舒展开来,翅膀与原来的一样大,但上面闪烁着赤金色光芒却出奇的闪亮,每一片赤金色翎毛都能清晰的看到纹路,那庞大的能量气息在瞬间弥漫,但是,一切还没有结束,在赤金色翅膀出现同时,一层暗红色光芒突然从齐岳背后亮起了,那是麒麟隐的能量气息,紧接着,那暗红色的光芒已经转化成了一对暗红色的翅膀,出现在赤金色翅膀下方,再加上之前麒麟甲第二阶段异化后的黑色翅膀,一共三对六翼,同时出现在他的背后,向外伸展开来。最上面的是赤金色的翅膀,下面是黑色翅膀,暗红色的麒麟隐翅膀出现在最下方。

    一层金色的光影出现在齐岳面前,将他的面容遮挡住,日月星辰的光芒从他身上亮了起来,带着重重光影,融入了这赤金色铠甲之中,顿时,赤金色铠甲上血红色纹路开始流转起来,在所有光滑的铠甲甲面上,都出现了日、月、星辰的图案。

    日月星辰赤金铠终于再现了,它之所以被齐岳和闻婷称之为终极变身,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在能量完美融合的同时,也将齐岳所拥有的所有能力完全融合在一起,包括了麒麟八珍,也包括了轩辕剑。如果当初在西方的时候,齐岳能够变化出这套铠甲,那么最后的结果恐怕还很难得知。

    可惜,以齐岳自身的实力,即使恢复到了巅峰也不可能做到。虽然闻婷已经融入了他的体内,但是他自身的实力毕竟还不够,这次也是借助六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能量才完成的。

    当初在大战牛魔王的时候,日月星辰赤金铠只令他使出了一剑天人合人就消失了。齐岳多么希望,自己能够真正拥有这日月星辰赤金铠的力量啊!但那恐怕要等到他八云以后才有可能了,那时,他的能量才足够维持日月星辰赤金铠,来自由施展这强大无比的终极变身。其实,连齐岳自己都不知道,日月星辰赤金铠并不是轩辕剑或者闻婷带给他的能力,而是属于他本身的能力,是他作为四祥云麒麟,在达到九云级别后所拥有的几种特殊强大的能力之一,他是四祥云墨麒麟啊!又岂是普通麒麟所能比拟的呢?而轩辕剑和闻婷的能量,只是促进他将这种终极能力以变异的形势早一些使用出来而已。

    闻婷的声音消失了,在场所有的人都被齐岳身上出现的变化所震惊,即使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也是如此,他们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的老大真正拥有的实力是多么的可怕的。日月星辰赤金铠所带来的,是无比的强悍的能量波动,那炫丽的光芒。如同太阳一般强烈的光芒,高贵而强横的身姿,无不令每个人心中充满了强烈地震憾。

    齐岳高举着的右臂猛的震动了一下,倒向上下的赤金色光芒在这一刻,完全朝着他的右臂所凝聚。没有轩辕剑,但他还有麒麟臂。赤金色的光芒使麒麟臂上那麒麟的图案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庞大的能量透臂而来,变成了一只赤金色的能量麒麟。

    霸道的声音在齐岳口中响起,“临兵斗者皆阵列,麒麟臂现破苍穹。”赤金色地光芒骤然腾空而起,那赤金色的能量麒麟,带起一股如同咆哮般的尖啸声,眨眼间破空而出。黑色的空间被渲染成了赤金色,剧烈的轰鸣比雷声还要响了不知道多少倍。龙域别院正上方的空间剧烈的扭曲起来,麒麟臂,这一次真的将苍穹破开。在那庞大的赤金色能量作用下,半空之中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缩略词的裂痕。

    就在这时候,镜中仙的声音从雪女口中发出,“以昆仑镜为中心,破开吧,时空的锁链。在冥冥地指引中,前进。”碧绿的光芒人雪女胸前腾空而起,昆仑镜显现出它那神奇地力量。空中出现的那一道道细小裂痕,在那碧绿色光芒笼罩神农架下竟然逐渐凝结在一起,并且以裂痕本身为中心迅速的扩大着,只是几次眨眼的功夫。一个巨大地黑洞就已经出现在了龙域别院上方,破开的空间看上去如此恐怖。黑洞在昆仑镜地指引下从天而降,朝着场所有人笼罩而来。

    齐岳的右手收了回来,只是一挥之间,已经将所有人的行礼都收入了自己的麒麟珠。正在这时,一个惊慌的声音突然响起。一道绿色的身影从龙域别院外的墙头翻了进来,快速的朝黑洞下方冲来,“齐岳哥哥,你怎么了?”

    在娇呼声中,齐岳看清,来的正是植物魂,她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显然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就在他出现的同时,黑洞骤然收敛,以昆仑镜为引的穿越时空缍终于完成了。

    除了齐岳和雪女以外,所有人都是在惊恐之中被那黑色的巨洞所吞噬,奇异的感觉传遍每一个人心中,只不精神还是清醒的,在那一瞬间,他们仿佛都感觉到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身体。渐渐的,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精神也逐渐沉睡,带着恐慌进入了那片黑暗。

    ……

    “啊______”雨眸突然发出的惊呼,令帕提农神庙中的十二位星座守护者同时睁开了自己双眼,二十四道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的雅典娜女神身上。

    得到了雅典娜神器的认可,雨眸实力呈几何倍数激增,这些天以来,为了不让自己去想那张冷漠平静到死寂的面庞,她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了修炼之中。也正是这段时间的修炼,令她将雅典娜神诋的力量完全唤醒,与神器融合也将最后一次瑕庛修饰到完美。“小姐,你怎么了?”梅菲斯特关切的问道。

    雨眸的脸色看上去很难看,苍白的面庞根本就不像雅典娜女神所有的,“他的气息消失了,又一次消失了。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伤势太重,还是生命气息没有起来真正恢复而死亡呢?”

    成为了真正的雅典娜女神,她的精神力感知也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了,虽然无法真的以精神力横渡大海感受到齐岳那边的一切。但也能够感受到在那遥远东方的麒麟气息。

    齐岳以昆仑镜的力量又一次穿越而去,她自然也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那是完全的消失,在她的认识中,也只有死亡后,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雨云有些吃惊的看着雨眸,她那当然知道,自己的妹妹也人可能因为那一个人而出现这样的神色,“你说他气息消失了么?不,不会的,那天他的生命气息已经苏醒,不可能因为重伤而死亡难道是又遇到了强敌不成?可是,他在东方有着生肖守护神战士保护,什么人能够在炎黄伤害到他呢?除非是……”

    雨眸脸色一边。淡淡的金光亮起来,下一刻她已经来到了雨云身边,同样的面庞,不同地气质,完美的容貌,使这对姐妹看上去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

    “姐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告诉我,除非是什么?”

    雨云看着雨眸,冷普的道:“除非是教皇。恐怕上次的事他没有甘心,他也知道,总有一天齐岳会找他来报复的。齐岳一已之力击败了四名红衣大主教。这样的实力,恐怕教皇睡觉也是睡不安的吧。

    所以,他很有可能趁着齐岳的实力没有完全恢复之前,前往炎黄刺杀他。否则,我还真想不出有谁能让齐岳的气息彻底消失。”

    听了雨云的话。雨眸不禁眉头大皱,“难道真的是他么?”梅菲斯特,立刻联系迪梵冈,我要和教皇通话。”

    梅菲斯特叹息一声,虽然心中不愿,但还是朝神庙外面走去,神庙内是不允许使用任何电子设备的。他心中明白,虽然雨眸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雅典娜女神。但是,那天没有杀死齐岳,已经在她心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阴影,而齐岳本人也成为了这位雅典娜女神唯一的破绽。他现在极为希望齐岳真地已经死去了。那样的话,雨眸心中的这个破绽终究小一些。

    其实。雨云的判断虽然合情合理,但却是不太可能的。教皇马尔蒂虽然想在齐岳受伤的时候将他毁灭,但那一战,四位红衣大主教的伤势都极其严重。两位大天使长的分身使用了牺牲技能,他现在哪儿还有工夫去追杀齐岳啊!毕竟,对于教延来说,红衣大主教是极其重要地,用圣力同时治疗四个人,对教皇来说已经是巨大的负担了。

    ……

    黑暗消失,光明重现,齐岳的视觉已经又消失了,但是,他的神智却是清醒的,虽然眼睛看不见,但精神力却清晰的感觉到了空气地存在,还有那庞大的自然能量气息,他知道,空间传送已经成功了。

    左手处一片温软,柔软而充满弹性的触感令他下意识的捏了捏,却换来了一声轻微的呻吟。

    “啊!”此时他才从穿越时空中清醒过来,立刻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他地左手,之前是按在昆仑镜上,将能量传递给雪女的,而昆仑镜就在雪女胸前,那这手中的温润岂不是……

    嘤咛一声,雪女并没有闪躲,任由齐岳握着自己胸前的丰盈,轻唤一声,“爸爸。”

    齐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顿时吓了一跳,赶忙松开了握住雪女的酥乳手,有些慌张的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雪女贴近齐岳的身体要,将头靠在他坚实的胸口上,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她的双手已经环上了齐岳的腰,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了上去。

    齐岳明显感觉到雪女的气息有些急促,体温也在快速的上涨着。经验丰富的他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赶忙从雪女的搂抱中挣脱出来,“雪儿,不,不可以的。”

    “爸爸,为什么?”雪女失落地看着齐岳那赤裸的身体,,此时,连齐岳自己都忘了在进行麒麟本相异化的时候已经将衣服脱干净了。

    齐岳沉默了一下后才道:“因为你是我的女儿啊!我不能,也不想,对不起,雪儿。大家的情况怎么样了?”如果说他心中没有冲动,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雪女抱着他的时候口中还喊着爸爸,那种特殊的刺激令齐岳的身体已经产生了反应。

    “他们都昏迷了,只有我们是清醒的。爸爸,你骗人。难道你还不明白雪儿的心么?”雪女怨怒的道。

    齐岳苦笑道:“雪儿,别傻了,爸爸真的不能,我是你爸爸啊!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的亲生父亲为了我付出了生命,我一定会代替她好好守护你,又怎么能做出那种事呢?”

    雪女上前一步,再次贴上了齐岳,就在齐岳准备闪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变得坚挺的下身一紧,竟然被雪女的冰凉的小手握住了,“爸爸,你的身体已经告诉我,你在骗人,其实你是想的,对不对?雪儿什么都不要,不要名份,也不要其他的,我只是想和爸爸在一起啊!爸爸,别推开我好不好?我已经失去了父亲,难道你还忍心将雪儿从你身边推开么?爸爸,让我做你的情人吧,好不好?我不告诉任何人,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灼热的坚挺被冰凉的小手握住,那种强烈的刺激令齐岳身体一阵颤栗,雪女的话令他根本狠不下心来再次推开她,可是,本能的反应已经变得越来越强烈了,齐岳真的怕自己忍不住地会将这个小妖精吃掉。

    “快放开,雪女,我们不能这样的。不是爸爸不想,这是男人的自然生理反应啊!”齐岳已经有些慌张了。

    “不,我不放。好不容易才等到了这个机会,爸爸,雪儿有哪里不好么?为什么你不肯给雪儿一个机会呢?爸爸,要了雪儿吧。我是真的喜欢爸爸啊!”她的小手紧紧的握着,甚至还轻轻的律动了两下。齐岳也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在雪女刺激下,体内的荷尔蒙快速分泌,俗化说的好,男人下半身越硬的时候心就越软,他的理智正在逐渐的崩溃过程中。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