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使令出战,牛魔王VS蚩尤

    第二剑,法名:流星。

    轩辕剑的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盛,齐岳闭上双眼,他现在不需要去看,精神力和轩辕剑的锋芒已经足以帮他指引一切。强横的锋锐之力,在庞大的能量作用下,不断的提升着。那锋锐的能量已经将他的身体完全吞噬,此时,空中突然变成了两个太阳,而低空的那一颗,已经如同流星一般,带着炫丽的赤金色尾焰,朝着蚩尤撞了过去。正是轩辕八法第二法,流星赶月。

    天人合一,可以令齐岳在轩辕剑的带动下变成天地间的一部份,在毁灭敌人的同时,会受到天地的支持,只要能量正面指向不是这天地间的普通事物,那么,就不会带来巨大的破坏力量。但是,作为第二法的流星赶月却已经不一样了。这一次,不再是天人合一,在流星赶月这一法的作用下,齐岳完成的能量,是人剑合一,再借助天地之力,轩辕剑的能量在特殊的催动方法作用下,变得如同流星一般庞大。这一剑所带有的毁灭性力量,就像流星是日月星辰只能够的特例一般,有着特殊的攻击力,那是毁灭性的力量啊!

    或许是因为之前齐岳在使用斗转星移第一阶段的时候对星辰之力有了些特殊的了解,此时施展出流星赶月,他竟然没有遇到任何困难,一切如同水到渠成一般。体内的能量通过赤金铠和背后的六李完全凝结为一点,而这一个无比强大的点,再通过他的右臂,也就是麒麟臂。快速地输入到轩辕剑之中。随着那甩动的剑身,轩辕剑在如此庞大的一点作用下,流星赶月出现了。剑身中的能量与齐岳地能量完全融为一体,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任何阻隔,都只能够成为敌人。

    眼看着那金色的流星朝自己撞击而来,蚩尤深吸口气,这一剑他认识,当初黄帝虽然无法真正发挥出流星赶月的力量,但是由于黄帝与轩辕魂之间的齐岳,他曾经以自己一定的生命力为代价,发挥出过流星赶月的部分威力。那一次,蚩尤在流星赶月下重创,而他的手下们。也有上千名九黎族士兵被那流星的光芒所吞噬。因此,对于这第二法,蚩尤记忆的极其深刻。

    盘古斧举了起来。充满霸气地能量,巨大的斧面,令蚩尤信心大增。齐岳施展的是轩辕八法地第二式,为了后面的战斗,他施展的。也是盘古斧开天七式中的第二式。银色的光芒从四面八方呈螺旋状朝着斧面上凝聚而来。此时,出现地已经不仅仅是霸气,扭曲的光芒汇聚成一条扭曲的长龙在斧面周围不断地旋绕着。

    蚩尤大喝一声。“开天七式第二式,盘古开龙斩。”巨大的盘古斧被他高高举起,当斧身落下的时候,那条扭曲的长龙已经昂然而出,而此时此刻,就像齐岳被轩辕剑上的光芒吞噬了一样,蚩尤的身体也在盘古斧带来的银光之中消失了,一金一银,两个巨大的光团。就在那半空之中骤然碰撞。在那剧烈的轰鸣之声中,天地为之颤抖。

    空中,没有乌云。但太阳地光芒却是如此的黯淡。

    而地面呢?那仿佛是日月相撞的对决,给地面已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在齐岳的刻意为之下,地面受到波及最大的,就是九黎族驻扎的山谷,而受到伤害最大的,也自然就是这里。

    金银两色光芒在空中混合在一起,那不仅是上古魔神蚩尤与黄帝之徒齐岳之间的对决,同时,也是轩辕剑与盘古斧之间的对决啊!

    金银两色光芒,在空中纠缠着四散而去,圆弧状的能量冲击波竟然清晰可见。庞大的能量波动,就像地震波一般,清洗着下方的每一个角落。那巨大的狭谷,刚才已经被盘古斧留下了一道深邃的沟壑。而此时此刻,就以那沟壑为中心,摧枯拉朽般的毁灭性能量瞬间爆发了。

    庞大的能量,无比恐怖的能量,就那样轻而易举的将整座山谷吞噬,碎石,齑粉,以及如同蘑菇云一般的灰尘腾空而起。

    金色与银色的身影同时消失在那灰尘凝结而成的蘑菇云之中,剧烈的地震被他们之间的碰撞所引发,不仅是眼前的山谷,就连周围的数座山峰和大地都受到了剧烈的影响,一时间,方圆百里之内的地面上,纵横交错着无数到深深的裂痕,恐怖,这就是绝对恐怖的力量。

    或许是因为能量过于强盛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神器碰撞带来的后遗症,当空中的蘑菇云升腾到最高点的时候,一阵狂风吹来,顿时将这些灰尘卷走。

    九黎族军队说起来还是非常幸运的,由于蚩尤之前那开天辟地一斩带来的强悍效果,令那些统军的那黎们极为惊骇。蚩尤是魔神,可不是什么和善的家伙。他才不会因为自己的属下而将攻击有所收敛。那黎们非常清楚蚩尤的这种风格,因此,当开天辟地带来如此巨大的成效之后,那黎们赶忙调动所有军队,从狭谷的另一面急速撤军。齐岳和蚩尤的战斗刚才停顿了一会儿,但之前因为生肖军团的到来已经使大部分九黎族军队都被调动起来,所以这一撤退到也迅速,只有部分脚慢的家伙被那疯狂的爆炸余波所吞噬了。

    光明重现人间,太阳也似乎重新焕发了活力一般,银色的身影首先出现了,蚩尤现在看上去有些狼狈,他身上的黑色铠甲出现了一层极其细密的裂痕,虽然这些裂痕不能令铠甲真正破坏,但是,也足以证明刚才的碰撞有多么剧烈了。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握着盘古斧的右手甚至有些微微颤抖,原本英俊的面庞变得更加狰狞了。眼中凶光连闪,头上竖立而起的白发重新披散在背后,气息变得极不稳定。似乎随时都有再爆发地可能。

    紧随着他那银色的身影之后。又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了,和蚩尤比起来,齐岳就要凄惨的多了。在付出全力地剧烈碰撞之后,他身上的日月星辰赤金铠已经因为没有足够能量的支持而消失了。而此时。他身上的黑色铠甲也只能维持着本相异化的第一阶段,勉强支撑着他的身体而已。背后的六翼现在变成了孤独的金色翅膀,那是来自金翅大鹏雕的能力。嘴角处挂着一缕血丝,虽然齐岳强忍着自己的伤势,但当他再次看到蚩尤地时候,还是不禁喷出了一口鲜血。蚩尤说的不错,如果用轩辕八法的前七法与盘古斧地开天七式相比,确实要逊色一筹啊!再加上自己的能量与蚩尤之间的差距,失败是显而易见的。

    齐岳的头发已经变得有些散乱了,甚至连漂浮在半空中地身体都有些晃动起来。虽然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但是现在的他,体内气血和能量也受到了极大地震荡,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恢复过来的了。不过。自然之源就是自然之源啊!庞大的自然能量早就将他的身体改造的无比坚韧,在盘古斧那充满了破坏性的能量面前,轩辕剑挡住了正面,而余波已经不足以令齐岳受到巨大的创伤了。

    虽然输了,但齐岳却没有丝毫气馁。毕竟,蚩尤是谁啊?那可是远古魔神,自己能够和他战斗这么长时间。已经足以自豪了。就算现在换成是自己的老师黄帝在这里,也不可能打得过得到了盘古斧的蚩尤吧。

    跑,齐岳心中兴起了这个想法,背后地翅膀代表着金翅大鹏雕的能力,而且,他体内还有一只更强的金翅大鹏雕。只要在被对方盘古斧的能量锁定之前逃离这里,就算是蚩尤,也拿自己没什么办法。毕竟,在刚才如此剧烈的能量碰撞之下。齐岳才不信蚩尤会连一点伤都没有呢。就算他的能量足够,但是,轩辕剑的锋锐之气又岂是那么容易抵挡的呢?

    两人在半空中彼此对视着,一个在不断的积蓄能量准备再次攻击,而另一个则随时准备逃跑。经过刚才这一击,齐岳从其中领悟到了许多奥妙。而蚩尤也是心中大定,面前的这个对手毕竟还是嫩了点,之前所谓的第七法显然是有问题的。否则,他也不会在自己的攻击下受到重创了。看着齐岳,蚩尤嘴角处已经流露出了一丝狞笑。毁灭了他,那么,就没有了自己最惧怕的轩辕剑啊!对于蚩尤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

    齐岳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否则的话,一旦蚩尤再次施展出盘古斧,这种级别的神器只要锁定了自己,就算千机百变璇玑界法都没有拯救自己的办法。想到这里,他已经开始呼唤心中的小鹏了。但是,令齐岳骇异的是,小鹏在他的召唤之下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虽然表面维持着冷静,但齐岳心中却充满了惊骇,这个混蛋金翅大鹏雕,不会在这个时候背叛自己吧。蚩尤的速度怎么样他可不知道,但是能飞的魔神,又能慢到哪里呢?以自己的速度,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么?各种念头不断在齐岳心中涌起。他一边加强对小鹏的呼唤,一边努力的利用自然之源的自然之力治疗着体内的伤势和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分子。

    蚩尤的盘古斧再一次举了起来,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齐岳喋血在自己面前,轩辕剑也随之破碎的景象,银色的光芒又一次强盛起来。虽然对于他来说,施展盘古斧终极的能量也是消耗极大的,但是,和毁灭面前的对手来说,这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齐岳背后的金色翅膀展开,但是,他却发现,盘古斧所笼罩的范围竟然是如此巨大,以他的精神力探查,周围似乎已经被一片银色的海洋所笼罩了。如此庞大的能量气息,不愧是排名第三的上古神器啊!

    齐岳突然笑了,他放弃了对自身能量的凝聚,也没有再打逃跑的主意,就那么漂浮在那里,似乎看上去已经接受了即将死亡的这个事实一般。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齐岳身体周围的变化也突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光芒骤然从他的眉心处射了出来。黑色光芒在空中瞬间放大,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经膨帐到了超过十米的高度,而那巨大的黑影,竟然像是没有感觉到盘古斧的威胁一般,直接朝着蚩尤扑了过去。

    齐岳自言自语而又有些得意的道:“你终究还是出现了。你不让小鹏带我逃走,不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么?”

    是的,那巨大的身影,正是在齐岳体内沉睡良久,拥有着无尽魔力的前凶兽之王牛魔王。

    在齐岳的认知和所有认识之中,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的力量能够超过牛魔王。至少在他知道的人中,一个都没有。当初,他在一分努力,却有九分运气的情况下才将牛魔王限制在了自己体内。他为什么肯留下来和蚩尤战斗,而没有丝毫考虑过会出现变异情况的发生。就是因为牛魔王。

    在齐岳内心深处,现在最恨的自然是雨眸和教皇那些人,但是,其次他最憎恨的就是牛魔王了。上次闻婷和雪女之所以能够及时赶到,就是牛魔王搞的鬼。他并不愿意真心帮自己,又不能看着自己死去,所以才会将闻婷和雪女弄了过去。而自己又拿他没有任何办法。闻婷的死,极度的刺激了齐岳的心。在不久前的修炼中,他曾经警告过牛魔王,只要是他身边的朋友,任何一个人如果再死亡,而且和牛魔王有一丝关系的话,那他将会立刻毫不犹豫的自杀。

    牛魔王很清楚闻婷的死对齐岳的打击有多大,所以,在齐岳质问他的时候,他他保持了沉默。就像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过似的。现在,齐岳又面临到了生命的威胁。牛魔王也终于在被齐岳收为使令之后第一次出手了。当然,他依旧不是想要帮助齐岳,但是,盘古斧对于他来说,吸引力实在是太过巨大了。感受着盘古斧那开天辟地般的庞大能量,牛魔王早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因此,他明知道齐岳能够在小鹏的帮助下逃离这里,但是,却在齐岳体内禁制住了小鹏。小鹏的修为虽然不弱,但和这个老家伙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了。

    蚩尤正有些得意的以为齐岳就要在自己手下灰飞烟灭了。但是,突然出现的黑影却令他心中警兆大升。齐岳在后面,感受不到那巨大的压力。但是,蚩尤的感觉就和齐岳完全不一样了。牛魔王是谁?他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凶兽之王啊!只是刚一出现,他那无比庞大的凶厉之气,已经令蚩尤陷入了极度恐慌之中。下意识的将盘古斧横在胸前,庞大的霸气骤然而出,与牛魔王对抗着。

    牛魔王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之中,没有立刻向蚩尤发动攻击,看着面前这个远古魔神,牛魔王笑了。他手上虽然没有任何武器,但是,高达十米的巨大身体可不是拥有同样高度的那黎所能比拟的。单是身上散发的气息,就足以令任何人感觉到强烈的恐惧了。庞大的能量波动,已经令周围大面积地空间产生出一种塌陷的感觉,即使是蚩尤。也在牛魔王的面前有些窒息了。

    蚩尤毕竟不是远古巨兽,他虽然修炼多年,也付出了无数努力,但是现在的他。实力和牛魔王以前那三个凶王级别地手下差不多。如果不是因为手中还有盘古斧的存在,在牛魔王带来如此巨大的压力面前,恐怕他早就已经崩溃了。

    牛魔王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蚩尤,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交给我,我留你一条小命。”

    看着面前的牛魔王,蚩尤眼中的惊骇变得越来越强盛起来,“你,你是……”

    牛魔王冷哼一声,“既然知道我是谁。难道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么?要么毁灭,要么,交出你手上的盘古斧。”

    蚩尤骇然地看着牛魔王。“你不是已经失踪了么?怎么会,你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了。你不要忘了,当初如果不是我,你又怎么可能变得像现在这么强大。难道,你想要恩将仇报么?”

    牛魔王冷笑一声。“恩将仇报?我从来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在我的脑海里,只有变得更加强大才是最重要的。将盘古斧交给我,你可以走了。否则地话。你可以试试,就算有了一件神器,你能否在我面前支撑下三招。”

    漂浮在半空中的齐岳一边治疗着自己身上的伤势,一边感受着牛魔王散发出的能量变化。太强悍了,确实是太强悍了。那空间塌陷的效果,令与牛魔王有着同生共死领域地他也充满了被压制的感觉。这才是真正完全状态的牛魔王啊!现在地他,似乎和当初与自己战斗时的那个牛魔王又不一样了,那时候的牛魔王还非常容易冲动,但是。现在他身上竟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产生,难道在自己体内的沉睡,让这个可怕的家伙实力又提升了一个台阶么?天啊!他本来就已经是那么强大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同生共死领域究竟还能限制他多长时间呢?想到这些,齐岳的心脏不禁为之颤抖了两下。

    “不,不可能。”蚩尤火吼一声,魔神的气势即使在牛魔王面前也展现出来,强横地将盘古斧提到自己胸前,狠狠的盯视着面前的牛魔王,“当初我毕竟曾经帮过你。牛魔王,你应该知道我得到这盘古斧有多么困难,我是决不可能把它交给你的。那样的话,我就全完了。”

    牛魔王不屑的道:“但是,那样的话,你也至少可以继续活下去。你不是很怕死么?怎么?现在难道你转性了不成。我的耐心是非常有限的。交出来。”

    看着牛魔王,蚩尤的身体缓缓向后飘动,他突然笑了,“我太傻了,真是太傻了。现在的我,为什么还要惧怕你这个家伙。我有盘古斧啊!你我的实力差距虽然很大,但是,有盘古斧在我手上,就算你想要将我毁灭的话,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至少,我打不过还不能逃走么?”

    牛魔王的脸色终于变了,在与蚩尤的交谈中,他一直都在凝聚着自己新修炼成的一种特殊能力,只要能够成功的发动出来,就算蚩尤拥有着盘古斧,也不可能再逃脱。但是,毕竟还是被蚩尤看出来了。确实,神器的威力是极其巨大的,否则当初齐岳也不可能趁机将他收为使令了。盘古斧在级别上比轩辕剑只是相差一线而已,而持有者的蚩尤可要比齐岳强了不少。如果还是以前的牛魔王,至少有八成把握能够将对方毁灭。但是,他现在毕竟是齐岳的使令,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不可能远离齐岳身边的。尤其是齐岳现在身受重伤,他可不希望因为齐岳的死而连累自己,因此,他更不能远离齐岳。

    两条巨大的手臂猛的张开,以蚩尤为中心,方圆一百米之内的空间突然完全塌陷了。庞大的能量令这一百立方米内的空间完全扭曲起来,在塌陷中,似乎要将蚩尤的身体撕的粉碎。

    蚩尤的脸色变了,但是,他也充分展现出了自己强横的一面,身上的黑色鳞甲骤然爆裂,化为无数道黑色的光芒向周围散射。同时,他强忍着身体被撕裂般的痛苦,双手握着的盘古斧瞬间挥动,一道银色的光芒带着无比霸道的能量朝着扑来的牛魔王挥了出去。

    玻理破碎般的声音响起,牛魔王施展的塌陷空间竟然在蚩尤开天七式第一式开天辟地的轰击下破碎了,盘古斧那强横的能量带着余威,还迎上了牛魔王的身体。

    牛魔王怒吼一声,庞大的能量瞬间再次笼罩蚩尤,重力领域出现,蚩尤的身体犹如炸弹一般,在突然增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重力作用下,直接朝地面上砸了下去。牛魔王紧追着蚩尤扑了下去。而迎接他的,则又是一道银色光芒。

    为了不被波及,齐岳远远的飞了开去,眼看着牛魔王和蚩尤之间的战斗,对于他来说,可以算是受益良多啊!不论是蚩尤还是牛魔王,都不是齐岳所能对付的。看着这两个强者之间的战斗,对于齐岳对自身能量的应用有着极大的启发。牛魔王确实强悍,蚩尤就算拥有着盘古斧,也依旧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不是牛魔王不希望受伤的话,恐怕蚩尤现在已经败了。在巨大危机面前,蚩尤将自身上万年修炼而来的实力完全展现出来,不再使用盘古斧的终极攻击能力,巨大的斧子在他手中上下翻飞,舞成了一个银色光团,将自己的身体保护在内。就像轩辕剑一样,任何领域在这种级别的攻击神器面前,所能发挥出的效果都是微乎其微的。

    不过,牛魔王的攻击方式也令齐岳大开眼界,只不过是一会儿的工夫,牛魔王就已经施展出了将近十种领域的能力,每一种能力都截然不同。虽然他破不了对手的盘古斧,但是,蚩尤在边战边退的过程中,却不断喷出一口口血雾。盘古斧也不可能阻止牛魔王全部的强大气势。他终究还是受到了不轻的创伤。

    齐岳眼中的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盛起来,看着两人之间的战斗,他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视力在使用了轩辕八法之后,在能量的刺激和自然之源的治疗双重作用下竟然已经恢复了。虽然他的眼眸依旧是淡红色的,但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面前的一切了。

    牛魔王和蚩尤的战斗越来越激烈,蚩尤的盘古斧不断挥洒出如同雪花一般的光芒和密集的攻击,他一边战斗着,一边飞速朝远方遁去,齐岳发现,蚩尤的身体正在朝着不断虚幻的过程中转化着。

    牛魔王突然怒吼一声,双拳同时挥出,庞大的能量波动,令他的双手看上去是如此有力。蚩尤的身体在那巨大的力量面前再也无法抵挡,就像一个西瓜被挤破了一般,迸发出一片能量的爆发光芒。

    齐岳眼中光芒大放,蚩尤被牛魔王干掉了?这两个家伙不论谁干掉了谁,齐岳都会非常兴奋的,毕竟,他们都是邪恶的代表。魔神和凶王,哪一个都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那可不是齐岳想要看到的。

    不过,很快齐岳就失望了。不错,牛魔王的双臂确实将蚩尤的身体干掉了,但是,那却并不是蚩尤真正的身体。绿色的血液四散飞溅。那竟然是一个如同骷髅一般的那魅被牛魔王击成了齑粉。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