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重返现代计划麒麟

    听齐岳这么一说,如月顿时放松下来,不过,从她的目光很明显就能看出,她她舍不得离开齐岳啊!

    齐岳正色道:“我走之后,这边的事情就由你们大家商量着决定。管平大哥的学历最高,如月在各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主要就靠你们了。一旦大家出现分歧,最后的决定也由你们两个来拿。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本为一体,不论在什么时候,一定要以自身的安全为重。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算舍弃生肖十二小队,也一定要保住你们自己。黑白双龙会留下来帮助你们,我还是那句话,不到生死存亡关头,不要使用那些金翅大鹏雕。虽然我们是来帮忙的,但从内心角度上,我不希望让妈他们知道我们真正实力有多强。待会儿我就要和雪女离开了,大家多多保重吧。”

    一边说着,齐岳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特别在如月、明明和殇冰身上的停留时间长了一些,用自己的目光安慰着她们。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明明,她惊呼一声,猛的扑到齐岳身前,也顾不得羞涩了,捧着齐岳的脸,深深的注视着他的眼睛,激动的道:“齐岳,你的眼睛又有神采了,你是不是又能看见了?”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就算是我临走之前给大家的一个好消息吧。是的,昨天在与蚩尤的战斗之后,或许是受到了神器上散发的能量波动,我竟然恢复了视力。实在是非常幸运了。”

    大家几乎同时欢呼起来,如月和殇冰也扑了上来,将齐岳紧紧的围在中央。看着他们亲热的样子。已经成熟长大了地植物魂在一边显得有些落寞,不过,她也同样兴奋着。只是当着这么多人,不太好表达出自己的感情而已。对于齐岳。她充满了感激,可是看着他被三女围在中央的样子,心中却多少有些别扭的感觉。

    明明和如月都悄悄地提出要跟齐岳回去,却被齐岳否决了,生肖十二小队每一队都需要有人带领,而且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都在这里,才能令整个生肖军团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殇冰当然也提出过同样的要求,齐岳当然不能带她走了,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和如月、明明交代呢?在一翻安慰之后。在大家的殷殷叮嘱之后,齐岳和雪女悄悄的离开了人类四族军营,朝远方而去。

    由于这一次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齐岳和雪女的力量都在集训中进步了不少,再加上以前两次使用昆仑镜的经验,他们并没有耗费太多的力量,就在昆仑镜的帮助下破开了空间,穿越时空而去。

    光芒一闪。齐岳和雪女已经凭空出现在龙域别院之中,此时,京城是夜晚之中。因为能量控制地巧妙了许多。这一次并不像上次那样引起了那么大的能量波动。

    呼吸了一口自己这个时代的空气,齐岳不禁皱了皱眉头。和远古巨兽时期地空气相比,经历了无数工业进步的现代,空气实在是太糟糕了。后背突然一重,雪女雀跃的声音响起,“太好了,今天好高兴哦,至少在爸爸回去之前,是完全属于我的了。”

    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柔和的微笑。双手勾住雪女缠绕在自己腰上地大腿,“你这丫头啊!怎么变得这么调皮了。”

    雪女将头枕在齐岳的肩膀上,轻咬了他的耳朵一下,嘻嘻笑道:“怎么,不行吗?人家高兴啊!”

    齐岳有些无奈地背着雪女走进龙域别院,或许是感受到了外面的声音,正好遇到周叔从别墅内走出来。

    看着齐岳和雪女,周叔不禁有些惊讶的道:“齐岳,你们回来了。小姐呢?还有其他人呢?”

    齐岳道:“我们先回来几天处理点事情,之后还是要离开的。周叔,我们走的这些天,家里没什么事情发生吧。”

    周叔苦笑道:“怎么会没事情发生呢。那天,虽然我们被小姐安排在别墅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你们刚离开不久,就有国安局的人到我们这里查看了。足足搜查了三天,又用各种仪器探查了半天,不知道搞什么鬼。最后什么也没查出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齐岳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确实,也难怪国家会派人来查,那天开启时空隧道的时候,连天象都发生了变化,看来,以后要低调一点才行。随着实力的提升,再进行时光穿梭,就不需要像以前那样了。

    周叔引者齐岳两人走进别墅,一边走着,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哦,对了,前几天少爷曾经来过一次,来找小姐,看小姐不再就找你,似乎有很急的事情似的。齐岳,你是不是和他联系一下。”

    齐岳有些惊讶的道:“张骢啸找我?他能有什么事,难道是来逼债的不成?好的,待会儿我就给他打个电话。”

    现在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不过齐岳还是没有休息的意思,和雪女回到房间后,先简单的计划了一下。这次他和雪女回来,是有不少事情要处理的。首先,要将带回来的水果送到冷库中保鲜封存,然后就要展开麒麟集团真正的宣传攻势了。水果的保鲜期毕竟是有限的。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投放市场,否则的话,就算有冷库,也不可能保存超过一个月。这是这次齐岳回来最主要要做的一件事。等麒麟集团走入正轨之后,自己就可以带着雪女和小楼回远古巨兽时期去了。在齐岳的计划中,这次回来的时间在两个月左右,毕竟,大量的水果推向市场需要时间。

    雪女很明白事有轻重的道理,从自己的房间中将大量地计划书拿到齐岳房间。

    “爸爸,你看看吧。”雪女将计划书放在齐岳面前。

    看着那厚厚的一叠文件,齐岳不禁苦笑道:“你爸爸我就是个半文盲。你让我看这些,不是让我难受么?集团的事一直都是由你负责的,你拣重点地说吧,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展开行动了。”

    雪女嘻嘻一笑,走到齐岳身边坐了下来,道:“恩,怎么说呢?现在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广告片也都拍摄完毕。爸爸,你是没看到哦,小楼姐姐拍的广告片可漂亮了。回头你一定会吃惊的。有了小楼姐姐的广告片,我们只要再加些噱头,一定能够令麒麟集团一炮打响的。现在水果已经到位了,这次我们带回来那么多,完全可以开始销售。我是这样想的。首先,在开始正是推向市场之前,我们要不惜代价的将广告做出去。东西好固然重要。但宣传也极其关键。如果没有好的宣传推广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这样好了,明天我叫公关部地同事对外宣布我们将召开麒麟集团蓝宝石系列水果上市的消息,同时,预约各大电视台的广告。在新闻发布会开始地那天,同时铺货。开始正式销售。你看怎么样?”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方面你和如月学了很多,就不用向我请示了。我可是欠了如月两个亿。要是失败了,就只有卖身才行了。”

    雪女信心十足的道:“不会的,我们有信心啊!爸爸,我还有一个想法本来早就想对你说的。可是上次发生了伦敦的事情以后,就一直放下了。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如果能将我这个想法实现地话,恐怕我们麒麟集团想不火都不行了。”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雪女,道:“什么想法?你说吧。既然让你当了这个总经理,爸爸自然信得过你。”

    雪女道:“是这样的。爸爸,你还记得炎黄魂么?既然你和炎黄魂关系那么密切。那么。能不能通过炎黄魂将我们地水果赠送一些出去呢?”

    听了雪女的话,齐岳顿时眼睛一亮,他是聪明人,立刻就明白了雪女的意思,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你是说让我们在开始正式销售之前,将水果赠送一些给国家领导人。然后争取得到国家的支持么?”

    雪女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我们从远古巨兽时期弄来的水果绝对是原生态的,对人体有着极大的好处。是金子总会发光。如果我们能够得到国家的支持,那么,我们地销售渠道就根本不需要操心了。有了上面的政策,也能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好。这个想法太重要了。”齐岳有些兴奋的一把搂过雪女,在她俏脸上亲了一下。虽然他对销售并不怎么在行,但他也知道国家政策对于一个行业有多么重要。如果能得到国家高层的认可,那么,一切就变得简单的多了。

    雪女俏脸微红的看着齐岳,道:“那我们明天就去找炎黄魂的人吧。希望他们能帮的上这个忙。”

    齐岳胸有成竹的道:“不,不需要找他们。我有一个更合适的人选。有他老人家帮忙,我们麒麟集团的水果送到国家去绝对可以顺利让高层领寻们吃到。这样好了,明天我们兵分两路,你去处理新闻发布会的事,并且联系小楼,我来负责向上面推荐我们这些宝贝水果。哦,对了,你把我们送到机构检验的结果原件和复印件各给我一份。那可是说话的有力武器。”

    计划已定,齐岳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麒麟集团美好的前景。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正在思索之间,雪女那微微有些冰凉,但却充满弹性的娇躯已经挤入了他的怀中。这些日子集训以来,雪女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好不容易有机会了,她自然不会放过,反正连第一次都是她主动的,她还在乎什么呢?如同水蛇一般缠绕上齐岳的身体,冰凉的娇躯已经变得无比火热,齐岳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推倒了。

    春意盎然,反正已经与雪女发生过关系,又得到了如月的支持,齐岳心中再没有任何顾虑,不过,当雪女的衣服在不断的扭动中被齐岳脱掉之后,两人却都发现了一个问题。

    闪烁着碧绿光芒的胸罩和下面的小内裤,竟然无法脱掉。淡淡的绿色光芒,看上去是那么炫丽,但此时此刻,他们又怎么会在意这漂亮的宝光呢?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顿时想起来当初镜中仙的话。

    雪女本已经沉浸在齐岳那双火热的大手之中,突然发现齐岳的动作停了下来,星眸微睁,有些嗔怪的道:“齐岳,怎么了?”

    齐岳苦笑的指了指她那丰满的胸前,“似乎有麻烦了呢。”

    雪女一愣,这才发现问题所在,轻啊一声,赶忙闭上双眼,右手点向自己胸前正中央的位置,一层淡淡的绿色光芒围绕著她的娇躯,秀眉微皱,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

    半晌,雪女睁开了双眼,眼中充满了失落的光芒,眼圈一红,道:“爸爸,她,她不让我们亲热。”

    “谁?镜中仙么?”什么叫欲求不满?齐岳现在这样子就是了。欲望已经完全燃烧起来,却被告之不能继续,这种感觉,实在是他难以忍受的。不过,他现在也确实不能得罪镜中仙啊!如果镜中仙发难。那么,留在远古巨兽时期的那些伙伴怎么办?

    “镜中仙,你出来。”齐岳微火的看着雪女胸前的碧绿。

    雪女怯生生的道:“她说,她不想和你说话。”

    原来,上次雪女主动献身给齐岳的时候,镜中仙因为刚刚完成了时空穿梭的过程,能量消耗很大,根本就没有力量阻止他们。在两人亲热之中,她受的罪可就大了,感受着雪女从灵魂到肉体的欲望波动,镜中仙当时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但她毕竟已经认雪女为主,又是雪女主动的,她知道,自己是奈何不了齐岳的。所以,就一直隐忍未发。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报复的好机会,她又怎么会放弃呢?虽然同样是穿梭时空。但这一次因为只需要运送齐岳二人,又有了更加凝聚的能量支持,所以,她耗费的能量比上一次要少得多了。昆仑镜知道自己的力量不是轩辕剑的对手,所以也无法和齐岳抗衡。但是,她有她自己的办法报复,你不是想亲热么?我护住雪女最重要的部位,看你怎么亲热。

    雪女歉然的看着齐岳,“爸爸,这,这怎么办?我说服不了她啊!”

    齐岳脸色连变,他也不是没想过要凭借轩辕剑去破除镜中仙弈出的碧绿三点内衣,但一来他怕伤到雪女,再一个也不能和镜中仙闹翻,这显然是不能的。心中暗骂,镜中仙这个老女人,明显就是嫉妒嘛。可是,她这样的话,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

    眼中光芒一闪,齐岳已经计上心来。这碧绿三点内衣显然是镜中仙凭借着昆仑镜本体幻化而来的,肯定不是幻影。她衣襟认雪女为主了,就不可能伤害到她。而作为昆仑镜的镜中仙,她和昆仑镜本为一体。你不是不让我和雪女亲热么?那好啊!我到要看看,你这个镜中仙如何承受我的欲望。

    伸手拉过一脸失落之色的雪女,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的将她耳畔的长发梳理到脑后,然后,齐岳的唇已经温柔的吻上了她的。由浅入深,欲望的火焰再次燃烧。

    雪女怎么可能是齐岳的对手呢?在齐岳自身的气息影响下,她的身体又一次热了起来,齐岳的两只大手不断在她的身体上游戈着,充满了欲望的气息弥漫在二人之间,每一次抚摸,齐岳都刻意从那三点内衣上经过,灼热的大手,带着一点点柔和的电力,既刺激着雪女,也同样刺激着那拥有生命气息的镜中仙。

    “你,你混蛋。”连齐岳都没想到自己的选择居然是如此正确。他和雪女的亲热只进行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抹碧绿色地光芒已经飘然而出,镜中仙现出本象。本就绝美的俏脸已经惩的通红,看着彼此纠缠在一起的男女,俏脸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她地呼吸明显变得非常急促,身体裸露在外的部分。都流露出一层玫瑰红般的颜色。

    此时,齐岳的手正好从雪女那双充满弹性的大腿中间划过,与那碧绿色的小裤裤上轻轻蹭过,镜中仙全身一颤,口中无法抑制的发出一声呻吟,大眼睛水汪汪的瞪视着齐岳,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双手快速而有些颤抖的在身前不断变化着手型,碧绿色的光芒从雪女娇躯上喷涌而出,眨眼间在半空中凝聚成昆仑镜地形态。镜中仙怒哼一声。化为一道光影融入到昆仑镜之中,镜面一转,朝着墙的方向落在桌子上。显然是不像再看到这对欲望男女的样子。

    齐岳和雪女相视一笑。镜中仙毕竟也是有生命地,虽然她的身份非常怪异,但是,看得出,她也同样会受到欲望的撩拨啊!碧绿三点内衣消失了。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成为他们的阻隔。早已经湿润的花蕊轻轻敞开,带着晶莹地花蜜,等待着那灼热的昂扬。

    或许是因为先前的阻隔。这一次,齐岳和雪女都格外情动,两人在翻云覆雨之时,早已经忘记了周叔地话,自然也忘记了联系张骢啸的事情了。

    清晨,齐岳从与雪女的肢体交缠中清醒过来,感受着雪女那滑腻的肌肤,心中不禁充满了爱怜。这个丫头啊!在那方面的需求似乎比如月还要疯狂几分。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一个也勉强能够令自己满足了。虽然不是完全的满足,但一早醒来神清气爽的感觉还是令他全身舒坦。

    悄悄的从床上起来,齐岳小心的没有吵醒雪女,温柔地替她盖好被子后,才穿上自己的衣服走出了房间。昨天晚上和雪女商量的事令齐岳现在都很兴奋,麒麟集团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创意,也是他这一生中第一次尝试创业。虽然是借助如月的财力,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一定的成功。齐岳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而且,他的大多数经历都要放在修炼上。能够拥有一份稳定的事业对于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走出房间齐岳看了一下日历,很巧,今天正好是周末,自己昨天晚上想到的那个人应该在家吧。拿起别墅内的电话,齐岳拨通了一个号码。

    “您好,请问,姬上将在家么?”齐岳恭敬的问道。没错,姬上将就是齐岳想到的那个人,作为国家军方的高层,没有谁比他更容易将自己这个麒麟集团的水果推向国家高层更容易了。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将麒麟集团来自远古巨兽时期的水果推向国家高层,对双方都是有利的。有了这些水果的效用,就能让国家领导人们的身体更加健康,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极为重要的。齐岳对自己的国家充满了感情,所以昨天晚上雪女一提出这个想法,他立刻就觉得是可行的。就算对自己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帮助,他也很希望这样做,也算是自己为国家做出一分贡献吧。

    报上自己的名字后,话筒那边传来稍等的声音,姬上将果然在家,毕竟年纪已经越来越大了,虽然还没有退休,但姬上将每周的休息时间是固定的。

    “齐岳,你怎么想起给我这个老头子打电话了。你可很长时间没有过来看我了。”姬上将爽朗的声音从话筒另一边传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当齐岳再听到这位将军的声音时,他发现姬上将给自己的感觉更多是亲切,威严反而少了一些。

    “伯父,我今天这不就准备去看您了么?”齐岳赶忙恭敬的回答着,同时也将自己准备登门拜访的话说了出来。

    姬上将显得有些惊讶,“哦?和明明一起来么?你这小子啊!把我女儿拐跑了这么长时间,明明回家的次数可是越来越少了,这次连姬德也跟你去做什么集训,把他们一起带回来吧。”即使身为高层,年纪大了,对于儿女多少也有几分依赖之情。

    齐岳歉然道:“伯父,对不起。明明和姬德大哥现在依旧在集训之中。恐怕不能回来看您了。就我一个人。您看方便么?”

    姬上将沉默了一下,作为一个上位者,他自然听得出齐岳找他显然是有事的,“好吧。那你现在过来吧。我等着你。”

    挂上电话,齐岳简单的吃了点早饭,交代了周叔一声后,就一个人离开了龙域别院。他不想过于招摇,所以没有开如月那辆兰博基尼,而是开着闻婷当初留给他的那辆宝马轿车,朝着姬上将家地方向而去。

    齐岳依旧是一身黑色的装扮,黑衬衫、黑裤子,一双黑色的休闲鞋,加上他那宽阔的肩膀和英挺地身姿以及一头白发。虽然相貌并不算十分英俊,但气质上却是足以和任何人相比的。

    经过检查之后,齐岳将车开进了姬上将所在的小区。当他乘坐电梯来到姬上将家的门口时,姬上将的哪位大校级秘书已经等在门外了。齐岳客气的打了声招呼后,就和他一起走入了明明的家。

    姬上将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正看着报纸,见齐岳走进来,向他招了招手。微笑道:“坐吧。”

    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这位长者,看上去,姬上将的鬓角间又多了几根华发。似乎又苍老了几分。为了国家而操劳啊!不论是第几次见到他,齐岳都会有种肃然起敬地感觉。

    “伯父,打扰您休息了。”齐岳恭敬的说道。

    姬上将将手中的报纸放到茶几上,上下打量了齐岳几眼,微笑道:“现在年轻人都流行把头发染成白色地么?我可没听说过啊!”

    齐岳这才意识到自己与以前的不同,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白发,苦笑道:“也许吧。”他不希望让明明的父亲担心自己地事,模棱两可的糊弄过去,同时。他也不想过多的打扰姬上将地休息,直入主题,道:“伯父,这次我来是给您送礼的,同时,也想让您帮一个忙。”

    姬长明微微一愣,看着齐岳不禁皱了皱眉头,道:“你这算不算是贿赂国家领导呢?”虽然皱着眉头,但他眼中却含着笑意,和齐岳的接触虽然只有几次,但是,齐岳在他手上的档案却着实不少,对于这个年轻人,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齐岳微微一笑,道:“就算是吧。不过,我要贿赂的可不光是您,也包括国家所有重要领寻人啊!嘿嘿。”

    姬长明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口气不小。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齐岳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秘书,这位大校秘书自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朝姬上将递出一个询问的目光,姬上将挥了挥手,这位负责地秘书这才进里间的休息室去了。

    齐岳解开自己胸前衬衫最上面的三个纽扣,将麒麟珠露了出来,在云力的引寻下,光芒一闪,一个他在来之前精心准备的锦盒出现在双手之上。

    麒麟集团的前期工作早已经准备的非常完备了,齐岳现在手中的这个锦盒就是专门为以后销售麒麟集团原生态水果设计而成的贵宾礼盒。礼盒是正方形的,外表是黑色,周围镶嵌着银边。整体结构非常简洁,边长大约在三十五厘米左右,整个锦盒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在锦盒两面的中心位置,都镶嵌着一颗巨大的蓝宝石。当然,这不可能是天然蓝宝石。但从那晶莹剔透的蓝色光芒就能看出,即使是人造的,这一边一颗的蓝宝石也价值不菲。透过蓝宝石,还能从中清晰的看到一个麒麟头像。这个头像是齐岳根据自己胸前那麒麟纹身设计而成的,黑色的麒麟首高昂,黑银两色旋绕的独角看上去是那样的挺拔,在蓝宝石的渲染之下,感觉上给人很大的视觉冲击。那两块蓝宝石可是有拳头大小的啊!令人很容易就注意到其中的这个麒麟图案。

    齐岳将锦盒放在茶几上,推倒姬上将面前。

    姬上将是国家领导人,什么东西没见过,从这个造价不菲的锦盒就能看出其中的东西必然价值连城,有些迟疑的道:“忍齐岳,你不会真的是给我送礼来的吧。如果是你给明明的聘礼,那么我还可以考虑接受,否则的话,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说到这里,姬上将的脸色已经有些不愉了。

    齐岳道:“您不打开看看么?我想,您看了以后就一定会收下了。”

    姬上将看了齐岳一眼,以他的身份,原本是连看都不应该看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很容易就令他产生出信任的感觉。再见齐岳,给他的感觉和上一次变化很大,少了以前的跳脱,却多了几分沉稳和沧桑感。仅仅一年的时间,这个年轻人似乎已经变得成熟了很多。轻叹一声,姬上将点了点头,道:“你打开吧。”

    齐岳答应一声,将锦盒平放,打开了那个精巧锁扣,将锦盒开启。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