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父母是超级大亨?

    张骢啸没好气的道:“我是那么无聊的人么?”说到这里,他略微沉默了一下后才道:“齐岳,你听了我接下来说的话后一定要冷静。然后,你到我这里来一趟吧。”

    齐岳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张骢啸的话令他心中下意识的紧张起来,“到底是什么事,你说吧。”

    张骢啸在那边将他急着要找齐岳的原因简单的说了一边,话筒这边,齐岳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他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怪异起来,当张骢啸将一切说完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挂上的电话,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滞了。

    雪女看着情绪突然出现剧烈变化的齐岳一时间不禁有些无所适从,赶忙问道:“齐岳,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雪女的声音将齐岳从呆滞中惊醒,看了一眼焦急的雪女,他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内心激荡的情绪,“放心吧,是好事。不过,我要立刻到龙域集团那边去一趟。恐怕不能陪你去仓库了。水果在我的麒麟珠内储藏效果不比冷库差什么。等我回来以后再说吧。中午记得好好吃饭,我可能赶不过来了,公司这边的事就靠你了。”说完这句话,齐岳如同火箭一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将雪女放入她的位置中,急匆匆的走了。

    雪女心中充满了疑惑,是什么事让齐岳变得如此焦急呢?自从伦敦回来以后,齐岳的心性已经变得沉稳了许多。除了上次得到上百只金翅大鹏雕的时候看到他格外兴奋以外,他的情绪很少像今天这样出现剧烈地波动呢。

    雪女这边在思考着齐岳情绪大变的原因,而齐岳已经开着宝马飞驰般离开了麒麟集团。朝龙域集团而去。

    一个小时后,当齐岳手中拿着一份文件从龙域集团走出来的时候,他的整个人变得更加呆滞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回到自己地宝马车上,重重的将门关好。

    即使是当初面对魔神蚩尤的时候。齐岳也没有丝毫畏惧。但是,此时当他的手打开手中那个文件袋的时候,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

    文件袋内只有两页纸,里面记录着两个人的履历,齐岳小心李翼的将这两页纸从文件袋中拿出来的时候,他的呼吸已经比之前急促了足足一倍。

    目光落在上面一张纸上,齐岳地瞳孔凝固了,只见上面写着:

    齐天磊,男,四十九岁。金谷集团董事长、总裁。出生于京城,二十一岁时,毕业于炎黄人民大学。在校期间。就已经体现出极强的经济头脑。以金融投资起家,在毕业前已经赚到了自己第一桶金,毕业后,创立金谷,二十八岁时。曾获得炎黄共和国十大杰出青年称号。三十岁时,金谷改以集团称号。白手起家的齐天磊,用了二十多年地时间。将金谷集团发展成为横跨多个国家的跨国性财团,财团以金融为主要行业,拥有包括航空、电力、地产等多个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是炎黄共和国企业家中标志性任务。根据最新排名,金谷集团已经进入了世界五百强前一百名的行列,资产总值超过七百亿美金。而齐天磊极其夫人也以本集团百分之三十一的股份,成为炎黄共和国十大富豪中人。

    应小蝶,女,四十八岁。金谷集团总经理,执行董事,年少时曾有天才少女之称。在炎黄人民大学结识齐天磊。两人从合作伙伴发展到恋人关系,终于在应小蝶二十五岁地时候喜结连理。在夫妇二人的共同努力下,才有了金谷集团现今的规模。纵观整个金谷集团发展地过程,应小蝶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齐天磊最心爱的妻子,同时也是最得力的助手。

    齐天磊和应小蝶膝下只有一女,十七岁,姓名:齐莹莹。根据调查显示,在齐莹莹之前,齐天磊夫妇还曾育有一子,但在二十年前,其子出生不到一月的时间突然失踪。虽经齐天磊夫妇竭尽全力寻找,却仍无所获,是夫妇二人一生中最大的憾事,二十年前,事业正蒸蒸日上的齐天磊夫妻也曾因为儿子的失踪曾一度消沉,使金谷集团由快速上升而衰落。后因其女齐莹莹出生后,才扭转局面,使金谷集团重新走入正轨。

    看到这里,齐岳已经再也看不下去了。后面的资料,都是介绍齐天磊夫妻二人和金谷集团地。齐岳的目光变得更加呆滞了,照片,为什么没有照片呢?齐天磊、应小蝶,他们,他们难道就是,就是自己的父母么?齐岳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滴落在手中的白纸上。是的,张骢啸之所以急着找他,就是为了将这份资料给他。当初,齐岳因为轩辕剑带给他的童年回忆,请如月帮他寻找可能存在的父母,回来之后,如月立刻着手,一直都在努力着。开始的时候,寻找的范围局限于国内的大公司,到了后来,整个范围已经扩展到有华人领寻的跨国集团了。当如月跟随着齐岳去远古巨兽时期集训的时候,她就将这个寻找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哥哥,在不久之前,终于有了结果。虽然这个结果并不见得就是完全正确的,但是,结果显现的一切,却是和齐岳当初在幻境中感受到的完全一样。如果那个幻境是真实的情景,那么,此时齐岳手中资料上所显示的两个人,很可能就是他的亲生父母啊!

    作为一个孤儿,齐岳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二十年,还有什么比一个孤儿找到了自己父母更能令人激动的事呢?齐岳的心已经完全颤抖了,泪水根本不受身体的控制。体内的能量不断地波动着,他现在甚至有一种想施展轩辕八法将体内能量充分发泄的念头。

    齐天磊、应小蝶,你们。你们真的是我的父母么?齐岳地情绪此时处于极不稳定的层次。除了兴奋和激动以外,他心中更多的是恐惧。希望的到来,也代表着有可能会出现的失望。希望越大。随之而来的失望也有可能变得越发沉痛。如果他们不是自己的父母。那么,自己该怎么办?同样的念头,不断在齐岳脑海中回荡着。他现在已经有些茫然了,茫然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就那么在车中静静的坐着,齐岳自己都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直到龙域集团车库中响起一声喇叭声,才将他从迷惘中惊醒。

    再次看了一遍手中地资料,齐岳的心跳骤然加快,不论怎么说,这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啊!如果。如果他们真地是自己的父母,那么,自己就不再是孤儿了。根据后面的资料显示。金谷集团的总部就在京城。也在市中心的位置。金谷集团齐岳以前也曾听说过。是国内著名财团。七百亿美金地资产总值,三分之一也有二百多亿美金,自己竟然有着身为富豪的父母么?这可能么?该怎么办?去认亲吗?如果人家认为自己是冒充的呢?

    想到这里,齐岳眼中地光芒变得黯淡了一些,但是。很快他就从各种不安的情绪中挣扎出来。齐岳毕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流氓了,现在的他,早已经在麒麟能力的培养下成长起来。深吸口气,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神。不论如何,既然已经得到了消息,那么,自己就一定要去看看。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他也愿意去寻觅。父母啊!那可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啊!爸爸、妈妈,你们的儿子来了。

    发动宝马车,最后看了一眼资料中的金谷集团地址,齐岳已经将资料上所有地内容深深的印入了自己脑海之中。他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想尽快见到自己这父母二人,齐岳相信,只要真正见到他们,自己就能确定出他们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轩辕魂带给他的幻境依旧历历在目,在幻境中自己母亲那凄厉的声音仿佛刚刚还在耳边响起过似的。

    带着强烈的期望,齐岳将车驶入了车流之中,朝着金谷集团所在的地址而去。

    龙域集团的市值也有接近百亿人民币了,在炎黄共和国也算是大公司,但是,和金谷集团比起来,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金谷集团在炎黄共和国极为有名,总部就在京城最中心的西单附近。集团由三座大楼组成。中央的主楼有一百二十层高,是京城有名的高楼了。而金谷集团的金融业务也都在这栋大楼之中,另外两座辅楼也都有八十层的高度,三座大楼之间,一共有三座天桥相连,整体建筑看上去极其宏伟。大楼顶端呈现出弧形。在主楼正中央的位置竖列着四个大字——金谷集团。

    当齐岳的汽车还行驶在市中心的主干道上,就已经看到了这三座大楼,以前来到西单的时候他也曾经看到过这宏伟的建筑,但却从没有刻意的注意过。毕竟,在他的意念中,这种地方肯定是有钱人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而此时此刻,再次看到这三座大楼的时候,他的感觉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开着车,齐岳将自己的车技充分展现出来,快速的穿梭在车流之中,虽然在心里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的面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但是,宝马在他的操纵下却如同脱缰野马一般,快速的旋绕立交桥而过,来到了金谷大厦前。在保安的指引下,齐岳将车驶入地下车库,随便找了个停车位停了下来。

    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齐岳的心跳在急遽提升着,握住方向盘的双手掌心中已经充满了冷汗,他很紧张,真的很紧张。

    “齐岳,你这是在干什么?有什么好紧张的,大不了不是而已。”自我安慰了一句,齐岳将手中资料留在了车里,打开车门,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金谷大厦的保安非常严密,当齐岳乘坐着电梯来到一层的时候,电梯已经停止了,从地下上来的电梯是不能直接进入楼层的,必须要重新乘坐。他刚一从电梯中走出来,一名保安已经上前拦住了他。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本公司人员么?”

    齐岳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保安看了一眼他那白色的长发,道:“那请您跟我过来登记一下吧。”

    齐岳看了保安一眼,尽量让自己情绪保持的平静一些,跟着保安来到了大厅前台进行登记。此时,他已经将这座金谷大厦主楼大厅的景物尽收眼底。好宏伟的建筑,大厅的高度竟然超过三十米,完全是由穹顶形成。数十盏巨大的水晶灯从空中垂下,整个大厅都显得异常开阔,而且采光效果非常好。在白天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灯光就能使大厅中变得极其明亮。

    齐岳在保安的带领下走到前台登记处。就像在麒麟集团时一样,前台的服务小姐一看到齐岳的样子,眼中难以掩饰的流露出惊讶的目光,温和的道:“先生您好。请问您到本集团是找哪一位。有预约过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没有预约,我想找齐天磊先生,或者应小蝶小姐。”

    “啊?”前台小姐明显被齐岳的话吓了一跳。找董事长和总经理么?如果不是齐岳看上去气质高贵,保安和前台一定将他当成疯子赶出去了。

    前台小姐的职业性还是很强的,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很快就恢复过来,有些为难的道:“实在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必须有预约才能见到的。还需要总裁办公室进行特殊预约。而且,今天是周末,董事长和总经理都不在。您看,您现在需要预约么?”

    “啊?”齐岳愣了一下,是啊!今天是周末,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沉不住气呢?

    齐岳脸色一红,道:“那就请你帮我预约一下吧。希望能够尽快见到他们。”

    前台小姐点了点头,道:“先生,请您留下姓名、公司和联络方式。”一边说着,她将纸笔递到了齐岳面前。齐岳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后,将纸交给前台小姐,有些失落的朝来时的电梯走去。

    当他刚走到电梯的时候,在精神力下意识的笼罩中,听到前台小姐在和保安说,“原来又是一个认亲的。为什么每个月都会有几个这样的人呢?看他的样子本来还挺有气质的,竟然是这样的人。”

    保安道:“也难怪嘛,谁不希望能够成为董事长的独生子。那可是几百亿美金的家产啊!不过,你不觉得么?他和咱们董事长还真有几分相像,如果不是相貌普通一些,我到真会信几分呢。真是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这样的人还想见到董事长和总经理,简直是痴人说梦。他可能还不知道,董事长早就放弃寻找儿子了。”

    前台小姐道:“是啊!总裁办公室交代过,只要是前来认亲或者自称叫齐岳的,一律过滤掉。而且,真的要预约见董事长,从我这里也没用,需要层层筛选的。连个公司都没有,看来我们的判断肯定没错了。”

    齐岳的脚步停了下来,眼中光芒连闪,果然把自己当成是冒认的了,而且。自己似乎还不是第一个来认亲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火火,自己就真地那么不堪么?几百亿美金是很多,但是,和亲情比起来。这些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怒火上冲,齐岳猛的转过身,朝前台再次走了过来。他的倔强一上来,已经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走到前台处停下脚步,看着吃惊注视着自己地前台小姐,齐岳一字一句的道:“我要见你们的董事长或者总经理。在没有见到他们之前,我不会离开这里。”丢下这句话,齐岳直接走到金谷大厦大厅中央,看也不看周围注视着自己的人,直接盘膝坐了下来。双手扶在膝盖上,仿佛周围的一切再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齐岳的行动立刻引来了大量的保安,至少有十名保安以最快速度来到他身边。

    “先生。请您不要这样。想见我们董事长您需要预约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现在都不在,虽然是周末,但是,您这样的话,会影响到我们集团正常地工作。请您立刻离开这里。谢谢。”为首的保安很客气的向齐岳说道。作为大公司地保安,他们还是很有素质的。

    齐岳根本连理都懒得理会这些人,依旧静静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为首保安道:“先生。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好么?如果您再这样的话,我们就要将您请出去了。”他这个请字故意说的很重。显然是告诉齐岳,你再不走,就要扔你出去。

    齐岳依旧没有动,还是保持着先前地姿势,他的腰板挺得很直,虽然是闭着眼睛坐在那里,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却令周围地保安们不敢轻易上前拉扯。

    “请这位先生出去。”保安头目已经无法再忍耐齐岳的无视了。十名保安中顿时分出两个身材健壮的来到齐岳身边。同时向齐岳的肩膀抓去。能够进入金谷集团这样大公司的保安,并不是退伍军人就可以的,这些身材健壮的保安大多数都是退役的特种兵,都有着不小的本领。可是,这两名保安迅疾地一抓却同时落空了。仿佛齐岳的身体就是空气一般,两人的手都从他的身边划过,因为用错了力,不禁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保安头目脸色微微一变,道:“是来捣乱的么?大家动手。”他们才不会报警,如果那样的话,作为保安也太没面子了,确认齐岳身上有功夫,自然被归类为故意捣乱一途。不过,他们也很奇怪,为什么对方只有一个人。只是一个人来金谷集团捣乱的,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

    众保安同时向齐岳扑了上来,封死了齐岳所有可以闪躲的路线。齐岳动了么?没有。特种兵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绝对是强者了。但是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却根本不算什么。听了之前前台和保安的话,齐岳已经下定决心要见一见齐天磊和应小蝶,不论自己是否真的飞库发是他们的儿子,都要见上一面。不是的话,他立刻就会离开,如果真的是,别人愿意说什么是别人的事,他希望的,只是找回自己已经失去了二十年的亲情啊!

    没有任何奇迹,当众保安接近到齐岳身体半尺距离的时候,只见齐岳肩头微微晃动了一下,每个人都感觉到一股大力骤然传来,以齐岳的身体为中心,就像是鲜花盛开一般,十名保安被同时甩了出去,朝四面八方跌出至少五米开外。沾衣十八跌,这是周叔的绝技。虽然齐岳没有真正练过,但是以他现在的能力,任何武术到了他手上都能够轻易使用出来。

    当然,齐岳是不可能和这些普通人真正动手的,虽然用了一丝能量,但他控制的非常精确,只是让这些保安暂时失去行动能力而已,一会儿就能够恢复了。

    虽然是周末,但金谷集团工作的人员依旧不少,大厅中突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顿时引起了众多公司职员的关注,前台小姐见势不妙,也赶忙拨通了报警电话。

    保安们在十分钟后相继爬了起来,虽然已经有更多的保安聚集在这里,但此时已经没有谁敢再向齐岳动手了。能够在大厅中执勤的保安在金谷集团内部,都是实力非凡的。一次十个人被齐岳瞬间击败,而且人家连手都没抬一下。保安们知道,这个全身黑衣,有着一头白发地男人,并不是自己这些人所能对付的。

    齐岳静静的坐在那里。虽然和空旷而巨大的大厅相比,并不算什么。可是,他身上散发出地气息却是那样的巍峨,令人不敢忽视。

    京城警方的行动还是非常快速的,更何况报警的是金谷集团这样的大公司。一会儿的工夫,警笛声已经从外面响起。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至少有十余名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

    “捣乱的人在哪里?”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在这边呢。”在保安地指引下,十余名警察来到了齐岳身边,当为首之人看到齐岳的时候,不禁吃惊的道:“怎么会是你?”

    齐岳感受到了熟悉地气息。缓缓睁开双眼,只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不久之前刚刚才见过的那位追求过殇冰的李扬。眉头微皱。道:“是你?抓我么?”

    李扬看到齐岳心中充满了吃惊,自从上次见过齐岳之后,殇冰就消失了,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虽然他也想要追查殇冰的下落。但是他知道,作为钻石守护勋章地拥有者,齐岳就算真的带殇冰离开。也没有人能说的出什么。不久前齐岳跟他说过要想提升实力就需要先战胜自己地话还在耳边回响着,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他们说的捣乱之人就是你吗?”李扬下意识的问道。

    齐岳淡然道:“那是他们认为的,我并不觉得自己在捣乱。如果你想抓我的话,可以试试。不过,在没有见到我要见的人之前,我是绝不会离开这里的。”

    “好个狂妄的家伙,敢这么和我们李队说话,带走,先带回局里再说。”一名警察已经从衣服里掏出了手铐。不过。他立刻就被李扬拦了下来。

    李扬挥了挥手,道:“你们都先回车里吧。”

    警察们一愣,李扬在他们心目中,绝对是警界的铁汉,执行任务地时候,从来都没有丝毫犹豫的时候。尤其是他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考验中归来后,更成为了整个警界的骄傲。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报警的是金谷集团,也不需要他来这里了。可是,李扬在面对地上坐着的这个年轻人时,声音中竟然带着几分恭敬,很难令这些警察们理解。不过,警察们对于上级命令的执行还是很不错的,没有再多问什么,带着疑惑朝金谷大厦外走去。

    保安经理走到李扬身边,他和李扬也是熟识了,疑惑的问道:“李队,这个人您认识?”

    李扬点了点头,道:“你们报警就是因为他么?说他来这里捣乱?”

    保安经理道:“就是他。说起来真丢人,刚才我们同时上去十个兄弟,都无法将他拿下。所以,就只有依靠你们了。”

    李扬看了一眼重新闭上双眼的齐岳,道:“我希望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保安经理简单的将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听了他的话后,李扬的脸色变了变,拍了拍保安经理的肩膀,道:“兄弟,对不起了。这件事我们警方也管不了。”

    “啊?李队,还有你管不了的事?”保安经理有些懵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李扬用这种语气说话。他们认识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李扬语重心长的道:“我可以告诉你两件事,第一,这个人是我们乃至于整个炎黄警方都不可能抓捕的。第二,从我对他的认识来看,他绝不可能是冒认亲戚的人。哪怕有一座金山摆在他面前,也绝不可能。你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按照他的话去做,把你们的董事长找来,我知道你们董事长贵人事忙。但是,这个人的身份非同小可。就算他真的在这里做出什么,也是不用负责的。”拥有钻石守护勋章是什么概念李扬再清楚不过了。能够处罚齐岳或者说是对齐岳有审判权的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炎黄共和国国务院。一般情况来说,拥有钻石守护勋章在炎黄就相当于拥有着极高的特权,而每一位得到钻石守护勋章的人,都是经过无数审核后才通过的,以特权来说,拥有钻石守护勋章的人,又怎么可能在意钱财呢?

    保安经理看着李扬离去的背影,心中顿时一阵慌乱,这个坐在地上有着一头白发的年轻人身份绝不普通。李扬的话已经让他明白了很多东西。当下,赶忙让手下保安们在这里继续看着齐岳,而他自己则去向高层汇报了。

    金谷集团的员工们素质还是很高的,虽然齐岳坐在大厅中央看上去很另类,但大多数人也只是匆匆看他几眼就立刻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时间不长,在保安经理的带领下,一名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来到大厅中快步走到齐岳身前。

    “齐先生您好,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谈几句。”中年人看到齐岳,也不禁暗自惊讶,心中暗想,这个年轻人不论从相貌和气质上,确实都和总裁有几分相像,只不过相貌看上去平庸了一些。如果说他是总裁夫妻当年丢失的那个孩子,还是不太容易令人相信。毕竟,总裁夫妻的相貌都是非常出众的,而这个年轻人却要差了一些。

    齐岳淡然道:“你是能作主的人么?”

    中年人道:“我是总裁办公室第一秘书陈新,总裁一些事务都是由我安排的。我为之前员工们的鲁莽先向您道歉。现在能否请齐先生跟我到会议室坐一下呢?我争取尽快联系到总裁。至少,可以通过可视电话让您和总裁通话,如何?”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