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挡子弹啥感觉?没感觉

    陈新一边带着齐岳上了电梯,心中一边在琢磨着身边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声本来集团除了这样的事是不需要他出面的。但是,他对之前离开的李扬却非常熟悉,深知李扬在警界潜藏的实力有多大。连他都不敢抓这个年轻人,看来,这个人身后是很有背景的。要知道,这里是京城。别的还好说,以金谷集团的财力能够解决许多事,但如果涉及到官场方面,即使是他们这样的大财团也不得不谨慎小心一些。万一这个年轻人是太子党的话,可就不好办了。虽然他说自己叫齐岳,但是,人家并没有来认亲戚,虽然总裁日理万机,但通过电视电话来解决问题,显然是最好的。至少总裁不会因为这个神秘的青年出什么问题。

    齐岳现在也没什么心情去关注周围的一切,在陈新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位于金谷大厦主楼一百一十层的一个会议室中。这个会议室不大,看上去只能容纳大约十人左右开会。但里面的设施却是非常完备的。陈新向齐岳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请他坐下,道:“齐先生,请您在这里稍微等一下,我立刻去联系总裁,只要联系上了,我会通知您的。”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一向是齐岳的处事风格,陈新这么客气,他自然不会再用痞子的方法来应对,颌首道:“请尽快吧,谢谢。”

    陈新走了,离开前将门带上,使整个会议室内只剩下齐岳一个人。如果是平时的话,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等待。齐岳一定会开始修炼,任何一点时间都是提升实力的机会。但是,现在地他又怎么能静得下心来呢?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做法有欠妥当。但是。他没办法啊!突然得到了父母的消息,他是多么渴望能够立刻证实这个消息的可靠性啊!此时,他心中情绪如同五味杂陈一般,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齐岳这边在静静地等待着,而金谷大厦大厅中,却来了一群不速之客。身穿修理工服装的二十余人手提工具箱鱼贯走入大厅之中。这些人看上去脸色都很阴沉,看着迎上来的保安,为首之人向身后挥了挥手,一行人停下脚步。

    “请问,你们是来维修的么?”保安客气的问道。

    为首者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们接到通知,是来对贵公司电梯进行例行检修的。”

    保安点了点头。道:“请稍等,我立刻通知工程部的人来接待你们。”

    为首者答应一声,看着离去的保安,他很自然的将右手放在自己嘴边,冷静而低沉地声音通过无线话筒传出。“一组、二组,分别封锁主楼与辅楼链接的地下通道,三组控制地下停车场。禁止任何人出入。四组控制正门。五组到十组,准备和我冲进去。特别组准备,抓到目标后立即撤离,不得有误。”

    交代完这一句,他带着身后的二十余人昂然朝里面走去。

    “你们干什么?维修人员不能进入员工通道乘坐电梯地。”一名保安阻拦住前行的众人。但是,回答他的,却是噗的一声。带着消音器黑洞洞的枪口,在保安胸口上留下一个惊人地痕迹。

    距离这边很近的前台小姐顿时发现不好,眼看着保安倒下去的身体。不禁尖叫出生。

    之前还是修理工地二十余人,分别从工具箱中取出自己的武器,长短枪支,骤然在大厅中形成一片火力网,他们的枪法极其准确,火力网只是维持了几个瞬间,整个大厅之中除了他们以外,就再没有站着的人了。此时,大门处已经被十个人封锁住。所有的武器都配备了消音器,在之前的屠杀过程中,他们甚至没有打碎一面大厅中的玻理。

    仿佛刚刚杀掉的二十多个人只是蚂蚁一般,匪徒们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向员工通道而去。他们一进入电梯,立刻按上了最飞库高层的按钮,电梯很大,正好能够容纳下他们这些人。不过,令他们有些意外地是,最高层按钮并没有点亮,电梯也维持在原地不动。

    撇了撇嘴,为首者冷哼一声,“就这样的安保措施么?老三,交给你了,二十秒。”

    “是。”一个瘦小的人从后面蹿了出来,摘下自己头上的帽子,竟然是一名黑人,他有一双非常灵巧的手,从自己的工具箱中取出一个看上去有些怪异的仪器,迅速链接在电梯上,通过无线电电波似乎在调整着什么。

    二十秒很快过去了,随着叮的一声轻响,一百二十层的指示灯已经点亮。高速电梯立刻带着这些人朝顶楼而去。

    警笛声毫无预兆的在整栋大楼内响起,金谷大厦毕竟是金谷集团总部,安保措施非常好。虽然之前这些匪徒的动作很快,但是,隐藏在大厅角落中的摄像头还是将他们的行动记录下来。监控室的保安没有立刻行动,作为特种兵,他看出这些人显然是极其专业的雇佣兵。他首先报警,然后才拉响了大楼中的警笛。所有金谷集团的保安在保安经理的带领下迅速集中。他们同样是拥有枪械的,当然,和匪徒不一样,他们的枪械是合法的。

    齐岳正在会议室内坐着,突然听到警笛声响起不禁吓了一跳,心中暗想,难道是来对付自己的么?不,不会的。刚才李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自己并没有和金谷大厦的人产生真正的冲突,他们也不会为了自己一个人拉响这整个大厦的警报,看来,是出事了。

    金谷大厦顶楼一百二十层。在一间华丽的办公室内,一名二十七八岁,身穿蓝色职业装的女子正指着身边的白板给面前沙发中地女孩讲着经济学的课程。如果齐岳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认出。这个讲课的女人,正是刚和他分开不久地月关。此时的月关脸上多了一副金边眼镜,看上去多了几分书卷气。而坐在她面前沙发中的,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看上去古灵精怪的,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中满是狡黠之色。

    “月关姐姐,我们休息一会儿吧好不好?我这里有爸爸从意大利带来的巧克力哦,要不要吃一点呢?”少女讨好的看着月关。

    月关没好气的道:“莹莹,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上课的时候要叫我老师。这还没学几分钟呢,你怎么又要淘气。老师本身工作就很忙地,如果不是欠你爸爸个人情,我最近还真没什么时间。听话,我们把这些课结束后。你就可以去做作业了。”

    莹莹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道:“月关姐姐,我要是叫你老师的话。不是把你叫老了么?放过我吧。你也知道地,我对经济学是十窍通了九个,一窍不通啊!我就是个朽木,所谓朽木不可雕也,就别为难我了。我爸爸妈妈也知道我不是学这个的材料。”

    月关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你是他们唯一的继承人。你忍心看着你爸爸、妈妈辛苦了一辈子的产业将来没有人继承么?没有人是生而知之者,只要你肯学,就一定能行地。”

    正在这时候。刺耳的警报声骤然响起,吓了月关和那个叫莹莹的少女一跳。月关脸色微微一变,她来金谷大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这警报声却是第一次听到,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莹莹和月关地反应截然不同,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了似的,“警报啊!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我出去看看。”说着,她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转身就要向外面跑。

    “不能去。”月关赶忙一把拉住她。“你这个丫头啊!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像你爸爸那么沉稳。好好待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月关刚说道这里,外面已经传来了数声惨叫,紧接着就是一片密集的枪声。

    金谷大厦顶楼是总裁办公室,有着专门负责的保安人员十名,此时已经和那伙匪徒交上火了。因为警报的原因,他们正好来得及准备武器,一时间,外面的走廊中已经形成了大片的交叉火力网。还好,这座办公室的构造极其结实,都有防弹设计,所以外面地枪声虽然密集,但却并没有真正影响到里面的人。

    “快,莹莹。”月关不愧是女中豪杰,临危不乱,一把拉住莹莹的手就向里面跑去。里面有一间专门避难的房间,也是防弹的。她拉着莹莹一跑进去,立刻就将门锁死。心跳不断的加快,月关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惨白了。

    “月关姐姐,外面在拍警匪片么?好像是枪声。”莹莹好奇的看着她。

    月关此时已经顾不上理会她了,飞快的从衣服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她的手在颤抖,还好张骢啸的电话设置的是快速拨号。

    “喂,骢啸么?我这里出事了。好像有歹徒杀上来了。外面的保安不知道挡不挡得住,要是我出了什么事,你可要替我报仇啊!”月关虽然是女强人,但面对有可能来临的死亡,她还是紧张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

    张骢啸在另一边刚听到月关的声音先是一愣,紧接着立刻反应过来,失声道:“你,你说什么?你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报警。”

    月关语无伦次的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告诉他,“现在这边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或许是上门寻仇的也说不定。不过保安们肯定已经报警了,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到警察来了。”

    “关关,你一定要坚持住。啊,你说你在金谷大厦是吧。齐岳可能也在那边。好了,你先别问这些。你就在总裁办公室不要动,我立刻联系齐岳,或许他有办法。”张骢啸立刻挂断了月关的电话,拨打齐岳的电话。

    张骢啸虽然不知道齐岳有多大本事,但是,与齐岳的几次接触令他明白齐岳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这一点从上次拍卖会上齐岳能够拿出那枚寒玉冰魄戒就很容易能够看出来。他刚把和齐岳身份有关的资料给了他,以齐岳的性格或许就在金谷大厦附近,所谓有病乱投医,此时他也顾不了许多了。

    齐岳听到外面的警报声,并没有离开会议室,只是通过精神力开始对整座大厦进行扫瞄。一百二十层的枪声立刻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正在他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张骢啸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什么?你说月关姐在上面。恩,好的,我知道了。大舅哥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了。”齐岳没给张骢啸过多说话的机会,挂上电话后立刻飘身出了会议室。他没坐电梯,因为他知道,一座一百二十层的高楼,等待电梯就需要一定时间,而且那些歹徒很可能已经将电梯封锁了。用了数秒的时间,齐岳就找到了楼梯所在,风云力覆盖全身,犹如一缕青烟般朝楼上而去。

    当齐岳马上就来到一百二十层的时候,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心中顿时一紧,身形闪烁之间,直接撞上了楼梯通往一百二十层的大门。平时的时候这里本来是有人守护的。但之前保安们都投入到了和匪徒的战斗之中,以齐岳的实力,撞开门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一百二十层的装修非常华丽,以银色和搭配的一些和谐色彩为主,此时,整个楼道内已经是一片狼藉。弹孔随处可见。地面上躺着近二十具尸体,有保安装束的,也有维修工装束的。而在甬道尽头的一扇门已经被炸开了,火药的味道扑面而来。齐岳眼中冷光一闪,下一刻,他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那扇门所在的位置。

    外面的巨响令月关和莹莹的身体同时颤抖了一下,她们都明白这是外面大门被对方炸开的现象。防弹门能防御子弹,但是炸弹可就未必了。此时莹莹也已经明白真正的危机已经来临,吓得瑟瑟发抖,躲藏在月关的怀抱之中,脸色苍白的说不出话来。

    又是砰的一声,随着一片弥漫的销烟,里间的门也被炸开了。为首歹徒看着炸开的大门,心中不禁有些兴奋,塑胶炸弹的威力果然不错。根据消息,目标就在顶楼,而现在,只有这个房间有可能藏着人了。警察估计也快来了,可是,那有什么用呢?自己就要得手了。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随着房门的炸开,两声尖叫同时响起,剩余的十几名歹徒同时冲入房间之中,黑黝黝的枪口指向面前的两个女人。

    面对这些维修工装束的歹徒,月关反而冷静下来,她就像是母亲护卫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将莹莹挡在身后,“你们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居然登门杀人,就不怕法律的制裁么?”

    为首歹徒看了月关一眼,手中的大口径手枪已经举了起来,时间紧迫,他根本不想浪费。火光从枪管处爆发,在消音器的作用下发出噗的一声,一颗充满了穿透性的穿甲弹从枪膛内射出,直奔月关心脏的部位。

    月关听到枪响的时候已经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她知道,自己完了。

    咦,怎么不疼?难道人死的时候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么?月关下意识的睁开双眼。她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面前竟然已经多了一个人。他那高大地背影看上去是如此伟岸,宽阔的肩膀。黑色的衣服和那白色的头发,无不是如此地熟悉。齐岳,是齐岳。在月关认识的人当中,也只有齐岳是这样的了。

    “齐岳,你……”

    是的,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齐岳终于赶到了,他冲入房间的时候,子弹已经出膛,没有其他的办法。齐岳只能凭借着自己远超常人的速度,用自己那高大的身体挡在了月关身前。

    齐岳冰冷的声音响起,“月关姐。你们不要动。闭上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齐岳命令式的语气听在月关耳中是如此地美妙,她转过身,将莹莹搂入自己怀中,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齐岳冷冷的看着面前地歹徒首领。而对方也在吃惊的看着他。以肉体挡住子弹,这还是人么?而且,自己弹夹中装的。可是穿甲弹啊!齐岳黑色的衬衫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小洞,露出里面古铜色地肌肤。没有防弹衣,就算是防弹衣,只要不是高科技产品也不可能挡得住铜芯穿甲弹的,可是,面前这个有着一头白发的人,却就那么做到了。

    叮地一声轻响,一颗变成铁片的弹头从齐岳衬衫处滑落,摔在地上。或许是因为神经过度紧张的原因。所有歹徒几乎在同一时刻扣下了手中枪械的扳机。一时间,整个房间内顿时枪声大作,即使有消音器,那噗噗的声音在房间中却依旧是如此的明显。

    齐岳没有动,因为他不能动,在他身后,就是月关。银色的光芒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身前,淡淡的光芒凝聚成一面圆形地盾牌,盾牌的面积很大,将以齐岳为中心,周围方圆数平方米的范围完全保护在内。

    不论是什么子弹,当它们轰击在这如同薄纱一般的银色屏障上时,只能带起一圈圈淡淡的涟漪,却根本没有任何穿透的可能。

    一丝杀机从齐岳眼中闪过,虽然他并不愿意向普通人使用自己的能力,但是,面前的这些普通人已经威胁到了他的朋友。月关不仅是张骢啸的未婚妻,同时也是他麒麟集团的员工。更何况,这些歹徒已经杀了那么多人。齐岳会顾忌杀人么?当然不。

    一声冷哼从齐岳口中发出,无比枪声的麒麟气息澎湃而出,巨大的压力令枪声嘎然而止,歹徒们一个个脸色苍白的看着齐岳,包括那么首领在内,已经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他们确实是职业雇佣兵,可惜,他们今天实在太倒霉了,就在即将完成目的的时候,遇到了齐岳。

    白色的光芒从齐岳头上飘然而起,那是一根头发,在齐岳的云力精妙的控制下,那根白色的长发在空中瞬间分成争气的十余段,下一刻,它们已经没入了面前这些歹徒的眉心之中。

    噗通之声接连响起,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也只是经历了刚才枪响的过程而已。

    看着一个个面露惊骇之色却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倒在地上的歹徒,齐岳眼中的光芒变得更加冷厉了。他的头发,即使是东方四大家族的青年才俊们都抵挡不住,更何况这些普通人了。头骨很坚硬么?在充斥着麒麟云力的白发面前,却没有丝毫阻挡的效果。这些歹徒的死法是一样的。大脑被瞬间刺穿,麒麟云力将他们的脑部神经完全震断。看上去最完整的死法,也是最快捷的死法。

    脸上冰冷的线条逐渐柔和下来,杀几个人齐岳自然是不会在乎的,转过身面向月关,“好了,没事了。月关姐,你们没受伤吧。”

    莹莹的头从月关肩膀旁边探了出来,带着些好奇,也带着些崇拜的看着齐岳,“啊!你把他们都制服了么?”

    看着这个小姑娘,齐岳眼中突然光芒大放,面前这个女孩子的目光是如此清澈,更令他吃惊的是,这个女孩子竟然带给他飞库一种强烈的触电感觉。那并不是男女感情上的,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两人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相识了一般。

    月关僵硬的身体缓缓转过来,当她看到倒了一地地歹徒时不禁再次发出一声惊呼,“天啊!齐岳。你把他们都打倒了么?”

    齐岳微微一笑,道:“月关姐,你忘了么,我是如月的保镖啊!如果没有几分本事。又怎么保护如月呢?”

    月关大大的松了口气,她和莹莹都没有看出,那些倒在地上的歹徒其实早已经失去了生命。此时此刻,整栋大楼周围,都不断有密集地枪声响起。警察其实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但是却遇到了歹徒的顽强抵抗,一时间根本冲不进来。

    “齐岳,你受伤了。”月关突然看到齐岳衬衫上的那个弹孔,顿时想起之前当那个歹徒枪响的时候自己本以为死定了的情景。并不是子弹不会给自己带来疼痛,而是面前这个男人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颗子弹啊!看那弹孔在他身上的位置。再配合自己和齐岳之间身高的差距,如果那颗子弹射过来,那么。结果必然是贯穿自己的心脏。

    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感激,月光毫不避嫌地上前一步,抬手去摸齐岳衬衫上的弹孔,齐岳后退一步,躲开了月关的手。他可不想被张骢啸误会什么。“放心吧,我没事地。我一向是皮糙肉厚。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这里乱糟糟的。”一边说着。齐岳扭头就向外面走去。

    莹莹看看齐岳的背影,再看看身边的月关,低声问道:“月关姐,他是超人么?”

    月关的表情显得有些茫然,“他是不是超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他救了我们地命。”

    齐岳站在门口,等着月关拉着莹莹的手走出来才道:“月关姐,你应该感谢的是骢啸大哥。如果不是他地及时通知。我也不可能这么凑巧赶过来救下你们。我就不用谢了,这是应该的。”

    月关白了他一眼,道:“就算你想让我谢,我也不知道该拿什么来谢你才好。要不,我以身相许如何?”

    齐岳吓了一跳,赶忙双手连摇,道:“千万别,我可不想骢啸大哥来找我决斗。”

    月关看着齐岳那慌张的样子不禁噗哧一笑,“算你拉,反正在麒麟集团我也是给你卖命的。现在我们去哪里?外面还有枪声,恐怕还不安全吧。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些歹徒恐怕是冲着莹莹来的。毕竟,他是齐总唯一的女儿。”

    听了月关最后一句话,齐岳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了一下,原来这个女孩子就是齐天磊和应小蝶的女儿。如果,如果他们真地是自己父母的话,那么,她岂不是就是自己的妹妹么?难道这一切是真的,否则,为什么刚才自己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心里就会产生出那么强烈的感觉呢?深深的看了齐莹莹一眼,齐岳按捺下心中的情感波动,道:“不论有什么危险,只要有我在,你们就不会有事的,跟我走吧。”

    齐岳带着二女,还是走楼梯,回到了一百一十层自己刚才休息的那间会议室。

    把门关上后,齐岳道:“这里要干净的多了。齐小姐,你们家的仇家难道很多么?”

    齐莹莹看着齐岳的目光一直很好奇,就像齐岳产生出特殊的感觉一样,她虽然没有齐岳那么敏感的精神力,但隐约中也觉得面前这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充满了亲切的感觉。

    “仇家?我们没有仇人啊!反正我不知道。你叫齐岳是么?这个名字好熟悉。”齐莹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齐岳。

    齐岳心头微微一痛,随着他越来越觉得张骢啸给自己的资料确实就是自己的真正身世,他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多了。除了渴望之外,还有几分恐惧。哪怕只是有万分之一可能是猜错了,他现在也不愿意承受那种得而复失的痛苦。所以他始终在说服着自己,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幻想。并不是真的。

    “啊!我想起来了。爸爸、妈妈说,我以前有一个哥哥也叫齐岳的。不过,这些年好像有很多人都说是我的哥哥呢。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或许是因为齐天磊和应小蝶对自己的这个女儿保护的实在太严密了,没有怎么接触过社会的齐莹莹看上去格外单纯。

    齐岳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只有让我见了你的父母之后才能确定吧。现在这里已经安全了,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外面的枪战还没有结束,他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不想再这么等下去,依靠警察的力量了。作为钻石守护勋章的拥有者,为国家出力,消灭歹徒也是应该的。

    “齐岳,你别走。”月关惊呼一声。

    齐岳一愣,回头看向她,道:“还有什么事么?”

    月关俏脸一红,嗫嚅道:“你,你要是走了,万一再有坏人来该怎么办啊!”

    齐岳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放心吧,不会的。刚才我已经检查过了。真正上楼的歹徒已经全灭。剩余的歹徒都在楼下和警察们周旋呢。你放心好了,我去去就回来。”他当然不会告诉月关,他的精神力扫瞄比雷达还要准确。更何况,在离开的时候,他特意用自己的精神力与月关和齐莹莹相连,只要她们这边一出现问题,齐岳就能在最短时间内赶过来。

    除了会议室,齐岳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冰冷重新出现在他脸上,依旧没有乘坐电梯,他那如同烟雾般的身影飘然进入了楼道之中。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