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钻石守护勋章的责任

    正在李扬指挥着警察们还击着,他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你的人后退,不要再还击了,剩下的事情,就都交给我吧。”

    是他。李扬先是愣了一下,转而大喜过望,齐岳曾经瞬间将他制服,有这个拥有钻石守护勋章的人在,就算里面的歹徒数量再多,也未必就能对他构成威胁啊!当下,他赶忙命令警察们停火,拿着他们那远不如歹徒火力的手枪快速朝周围退去。

    此时,齐岳已经出现在了金谷大厦的大厅之中,不久之前,他还在这里被人居于千里之外。而此时,这里已经变成了修罗场。至少有数十名金谷大厦的员工丧命。歹徒们正使用着各种武器,保守每一个可以进入大厦的入口。

    齐岳的突然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当歹徒们注意到他这个人的时候,齐岳已经动手了。没有再用自己的头发,那毕竟不是他真正的武器。虚幻般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在大厅中穿梭。所到之处,歹徒们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在虚影过后软倒在地。所有歹徒都是一个地方受到了攻击。齐岳可不想让这些人的血脏了自己的手。所以,他只是遥遥的在他们的额头上点上一指而已。下一刻,歹徒就已经软倒在地,表面上虽然没有任何伤势,但从他们七窍流血的样子就能看得出,他们的大脑已经被齐岳的能量震成了糨糊。

    干掉大厅中全部歹徒,齐岳只用了短短十秒的时间而已。李扬的脑海中又一次响起了他地声音,这一次,齐岳告诉他。大厅内的歹徒已经解决。剩余的歹徒都在地下停车场。

    李扬指挥着警察们快速的冲入大厦之中,进行收尾工作,而齐岳也只用了几分钟地时间,就将地下停车场清扫了一干二净。他并不是一个杀人狂。地下停车场里的歹徒。他留下了三条命。因为,他知道,这次金谷大厦遇袭,显然是早有预谋的,虽然这些歹徒未必会说出来,但留下几个活口对警方来说应该有用,至于其他的事,就不是他需要担心的了。

    当齐岳重新回到大厅的时候,武警部队已经赶来了,荷枪实弹的武警们一看到齐岳。顿时有数十枪口对准了他的身体。“不许动。”

    齐岳站住身形,静静的看了一眼周围的这些武警,没等他说话。李扬已经从一旁跑了过来,“住手,是自己人。”

    武警们这才放下枪,继续他们地工作去了。

    李扬快步来到齐岳身边,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全身上下连一丝血污都没有沾染的素年。眼中不禁流露出深深地恐惧。大厅中的歹徒一共有接近五十人,没有一个活口,死法也完全一样。面前的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如果当初因为殇冰的事他想要干掉自己,恐怕也和轻松的干掉眼前这些人没有什么区别。眼看着齐岳身上散发地冰冷气息,李扬对他的尊敬和惧意都比以前提升了几倍之多。

    “好狠啊!一个活口都没有。这么短的时间,你是怎么做到地?”李扬低声问道。

    齐岳指了指下面,道:“地下车库里我给你留了三个活口,能不能追查出指使者就看你的本事了。对于这些歹徒,你觉得我需要留活口么?你们抓回去还要审讯,还要经过多道程序。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一样。我为你们节省一些资源而已。”

    李扬苦笑道:“这次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及时出手,我们的损失还不知道会有多大呢。一旦被对方挟持住大厦内的大量员工当作人质,恐怕,这次的恐怖袭击立刻就会上升到国际性话题。让我怎么感谢你好呢?”

    齐岳淡然一笑,道:“不需要感谢什么,别忘记,我是钻石守护勋章的拥有者。为国家做事是应该的。也算这些歹徒倒霉吧。”

    李扬也笑了,确实,这些歹徒实在够倒霉的,居然遇到了齐岳这个煞星。虽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但他地心情怎么也好不了,单是这一层,就有金谷大厦数十名员工死于非命,上面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出了这么大的事,恐怕连国家领寻人都会为之震动吧。看来,这次警界又要大地震了。

    齐岳向李扬打了声招呼后,回一百一十层去了。正像他所说的那样,并没有让月关和齐莹莹等待太长时间。

    “啊!你可回来了。”月关一看到齐岳,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齐岳微笑道:“警报解除,歹徒已经被解决了。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

    月关松了口气,道:“还能怎么办,等着录口供被。这次突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恐怕金谷集团的麻烦不小啊!究竟是谁对金谷集团有这么大的仇恨,我实在想不出来。要知道,齐天磊齐总可是有名的善人,光是各种回报社会的基金,就有数十个之多。这样的好人居然会被人如此算计,这些混蛋真是该死。”

    齐岳看了一眼旁边的齐莹莹,深以为然的道:“该死,该死的人一定不会活着。”

    月关微笑道:“那是,持枪抢劫杀人,这罪过足以枪毙他们了。”她现在还不知道,齐岳早就代表国家执法过了呢。

    武警部队很快就搜索到了这一层,在他们的保护下,齐莹莹和月关被一起带到了楼下,齐岳也跟随着他们下楼。一边走,他心中暗想,出了这么大的事,恐怕齐天磊和应小蝶也不飞库得不出面了吧。毕竟,死了如此之多的员工,再加上被歹徒袭击,他们总要给自己的职员有个说法才是。

    当他们再次来到楼下的时候,警察数量比之前还要多了一倍。甚至连特警部队都已经派来了。金谷大厦内的员工都被限制在大厦内,暂时不许离开,警方正飞快地展开调查。并且在大厦中搜索,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齐岳悠闲的站在一旁。靠在墙壁上静静的等待着,有了李扬的担保,自然不会有人过来为难他。

    他知道这次地事情不小,给炎黄魂的天魂打了个电话,将这边发生的一切单的向他诉说了一遍,并且把自己的做法也告诉了天魂。天魂让齐岳暂时先在这里等候,并且立刻向上级请示。

    经过警方的调查,现场的死者超过二百人,其中有一百多人是歹徒,而金谷集团的员工也有八十七人的死亡数字。没有一个是受伤的,可见歹徒是多么心狠手辣了。

    一共二百人地死亡啊!在炎黄共和国近十年以来,城市中还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恶性事件。一时间。顿时震惊整个京城。

    齐岳依旧在等待着,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他当然不是等天魂他们,这种恶性事件地善后工作他是不可能参与的。

    正在齐岳百无聊赖的等待之时,齐莹莹和月关都已经录完口供了,齐莹莹此时的脸色很难看。毕竟,看着大厅中那一具具被白布笼罩着的尸体,她就有想呕吐地感觉。

    看着齐莹莹苍白的脸色。齐岳不禁一阵心疼,迎着她走上前,道:“齐小姐,事情已经发生了。别多想什么,警方和你父母会处理好这些事的。”

    齐莹莹泫然欲泣地道:“可是,死了这么多人啊!其中还有好多都是我们公司的优秀员工。他们,他们今天是特地来加班的,却就这么……,

    齐岳轻叹一声,道:“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事。早知道。之前我还不如留在大厅中,也不会出现如此之大的损失了。”确实,如果不是那位总裁第一秘书陈新将他带到一百一十层的会议室,有齐岳在一层大厅中,那些歹徒恐怕什么也做不了。

    月关搂着莹莹的肩膀,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相信你爸爸一定能处理好这次的事情的。”

    莹莹点了点头,道:“爸爸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很快就会赶过来,这次出现如此灾难性地恐怖袭击,对爸爸、妈妈的打击才是最大的。毕竟,金谷在他们心中和我一样,就像是孩子一样啊!而且,董事会那里也不好交代。”

    正在这时,门外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齐岳心中一动,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他对车是很有研究的,外面的刹车声,是只有高级轮胎才能发出的。那显然不是警车。警车不会有这种级别的轮胎。难道是他们来了么?

    没等齐岳过多的思考,围在金谷大厦门前的警察们已经让开,一行七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一人,身穿黑色西装,高大的身材看上去略微有些瘦,眉头深锁,英俊的面庞上充满了沉重之色。就连他迈动的脚步看上去也有些虚浮,显然是心情极度复杂的样子。在这位英俊的中年人身旁,是一位中年美妇,白色的长裙使她显得更加高贵,眼中同样流露着深切的担忧。另外五人跟随在他们身后,显然不是主要人物了。

    “爸爸,妈妈。”齐莹莹欢呼一声,猛的朝这对中年男女跑了过去,之前受到的惊吓仿佛在这一刻完全抒发出来了似的,泪水夺眶而出,直接扑入了那中年美妇的怀中。

    齐岳全身微微一颤,他们就是齐天磊和应小蝶么?

    当初轩辕魂制造出的幻境在齐岳脑海中闪过,他们,真的是他们。虽然看上去多了几分时间带来的沧桑。但是,呈现在眼前的这对夫妻不就是自己在幻象中看到的么?他们,他们真的是我的父母啊!虽然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但是,齐岳此时的心情却处于无比激动之中。眼中神光连闪,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应小蝶一把搂住女儿,上下看着痛哭流涕的齐莹莹,“宝贝,你没事吧。可别吓妈妈啊!”

    齐莹莹只是不停的哭泣,扑在母亲怀抱之中,她觉得温暖了许多。

    倒是齐天磊比较冷静,他的目光只是向女儿的身上扫了一眼,就转向大厅中摆放的尸体上,沉痛的情绪不断从他身上抒发出来,深吸口气,勉强青复着内心的悲伤,齐天磊昂然走到了大厅中央。

    此时,已经有大量的金谷集团员工集中在大厅周围了,而门外,得到了消息的记者们都被警察阻拦在外。不过闪光灯却此起彼伏的亮起,这么大的新闻,这些媒体可是不会放过的。

    齐天磊的目光从员工们身上扫过,看着他们恐惧、惊慌、悲伤的样子,齐天磊心中不禁产生出一阵剧烈的绞痛,简单的酝酿了一下,他开口了。

    “首先,我很遗憾,没想到我们金谷集团居然会遇到恐怖分子的袭击。但是,我相信警方一定会找出主谋,给我们金谷集团一个交代。集团除了这么大的事,我责无旁贷。但是,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处理好一切善后工作。在这里,我代表金谷集团董事会宣布。凡是在这次事件中丧生的员工,一切丧葬费完全由公司负责。并且按照因公丧生来处理善后适宜。”按照工伤来计算,以金谷集团的福利待遇,这里每个员工都至少能获得上百万人民币的赔偿。

    说到这里,齐天磊沉吟了一下才继续道:“同时,我也代表我个人,从个人资产中,拿出一亿人民币,作为对员工家属的未问。这些死去员工的亲属,只要愿意,直系亲属可以选择一名进入公司工作。三年内不进行业绩考核。丧生员工如有子女无处安排的,一律由本集团来处理善后适宜。具体的,将由我名下慈善基金会统一安排。在这里,我当着所有死去员工的面发誓,我一定会做两件事,第一件,我会找出元凶,为你们报仇雪恨。第二件,你们的身后事我一定会妥善处理好。”

    齐天磊的眼圈已经红了,再也说不出话来,默默的站在那里,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盖在距离最近的一名员工尸体上。

    寂静,全场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就连一旁正在计笔录的警察们也安静下来。金谷集团的员工们经过短暂的呆滞后,他们眼中的光芒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不知道的谁第一个鼓掌的,渐渐的,掌声传开,整个金谷大厦大厅中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掌声和地面的死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外面的记者们,也无法抑制对齐天磊这个决定的钦佩,下意识的跟随着大厦的人一起鼓掌。

    齐天磊抬起自己的双手,掌声才逐渐停顿下来,“没有什么好鼓掌的。在金谷集团工作,却令他们丧失了生命,这一切的责任都在我。大家放心,今后我一定会尽力加强公司的保全措施。如果不能给大家一个安全的环境工作,我这个集团董事会主席,集团总裁不如不做了。好了,现在我就说到这里,刚才我所说的一切,公司一定会照办。赵秘书,善后事宜由你和警方配合全权处理。”他的脸色很难看,交代完这句话后,径自向里面的电梯处走去。

    之前和签天磊一起进来的五个人簇拥着应小蝶和齐莹莹赶忙跟了上去。看着齐天磊那有些萧索的背影,齐岳的眼睛有些朦胧了,淡淡的泪光闪烁,这才是男人啊!展开的父亲是这样一个人,还有比这更加完美的么?虽然明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但是,齐岳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

    月关感觉到齐岳的情绪有些不对,也赶忙跟了上去,低声问道:“齐岳。你要干什么?”张骢啸并没有告诉她关于齐岳身世的事,这毕竟是齐岳的私事,没有他地允许,一向出世谨慎的张骢啸还是很有分寸的。

    齐岳看了月关一眼,道:“月关姐。你也一起来吧。待会你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月关心中若有所悟,她明白,齐岳突然出现在金谷集团总部,显然是有什么事的。从他看齐天磊夫妻那怪异的眼神来看,他要做地事显然和总裁夫妇有关了。

    齐天磊此时的心情异常沉痛,突然受到打扰,不禁有些愤怒的抬起头,正好和齐岳有些淡红色的目光相对。看到齐岳的眼睛,齐天磊不禁微微一愣,并不是因为齐岳眼瞬中那一抹红色,而是从齐岳那坚定地眼神中,他似乎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在他犹豫的时候。齐岳已经和月关走上了电梯。

    齐天磊的那五名手下几乎在同一时间挡在了齐天磊面前,从他们身上,齐岳甚至感觉到了能量的波动。

    “啊!妈妈,我尽顾得哭了,忘记给你们介绍。刚才就是这位齐大哥救了我的命,如果不是他。我们公司这次损失还会更大呢。”齐莹莹的声音帮助齐岳解了围。

    齐天磊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手下退开,看着面前这似乎有些熟悉地年轻人,他不禁产生出几分好奇的感觉,脸上的神色变得柔和了一些,“原来是齐先生救了小女。天磊在这里谢过了。”一边说着。他主动向齐岳弯腰行一个鞠躬礼。

    齐岳怎么可能受他的礼呢,连忙闪到一旁,道:“齐先生,只是适逢其会而已。当不得您的感谢。”

    齐天磊抬起头来。此刻应小蝶的目光也落在了齐岳身上。和齐天磊一样。从齐岳身上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只是一时间说不清那种感觉而已。

    电梯按动一百二十层地按钮,齐天磊向齐岳问道,“齐先生也姓齐,可是警方的人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我不是警方的人。这次来也不是因为那些歹徒。”

    一旁的月关趁着这个时候开口道:“齐叔叔,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麒麟集团的总裁齐岳。”

    听到齐岳这两个字,齐天磊和应小蝶的身体同时震动了一下,看着齐岳地目光顿时凌厉了许多。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自嘲的光芒,“这个名字你们一定很熟悉吧。我也正的因为这个名字,才来到了这里。我们找的人也正是你们。”

    齐天磊和应小碟对视一眼,他们心中那怪异的感觉同时消失了,看着面前身材高大,有着一头白发地齐岳,两人犹豫了。这么多年以来,冒认是自己儿子的人实在太多了。虽然那是他们心中永远地痛,但是,他们绝对不希望被人欺骗,尤其是这种感情上的欺骗,更是他们无法容忍的。

    没等齐天磊夫妻开口,齐岳已经主动说道:“我知道,这有些难以置信。其实,连我自己也不清楚这究竟是不是真的。我曾经做过一个梦。在那个梦里,看到过一对夫妻。我记得很清楚,那对夫妻中的丈夫,曾经在他们的孩子出生后说过这么一句话,而这句话,也是他们孩子名字的来历。他说,要让我们的孩子成为齐家的山岳。就叫他齐岳吧。”

    齐岳说完这句话,应小蝶已经完全呆滞了,而齐天磊的目光却骤然变得凌厉起来,也不管身边还有其他人,他猛地一步迈到齐岳面前,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说,是谁让你来的。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齐天磊的手很有力,感觉着他手掌上的热力,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令齐岳的心剧烈的颤抖起来。虽然没有经过科学的验证,但是,那种父子连心的血脉却又怎么能是假的呢?齐岳地精神力不断产生着剧烈的波动。看着齐天磊,他的眼睛已经湿润了。嗓子里仿佛梗着什么东西似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齐天磊用力的摇晃了齐岳几下,他激动地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我不信。我的儿子早已经死了。你不可能是他,不,决不可能。”

    齐岳抬起自己的右手,将齐天磊的双手挡开,虽然齐天磊抓的很有力,但是,齐岳的右臂可是麒麟臂啊!那样的力量怎么是齐天磊所能抗衡的呢?

    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有些苍老地男人,齐岳淡淡的道:“如果你以为我是来谋夺你财产的话,那么,我无话可说,今天能够见到你们,已经让我很满足了,齐先生,别的不多说了,我自己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再见吧,不过,你最好仔细的查一下这次调动雇佣军进行恐怖袭击的人究竟是谁,否则,有了第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地。”

    叮的一声轻响,电梯门打开,一百二十层已经到了,齐岳拉着月关走了出去,看着一百二十层的一片狼籍,他眼中的光芒变得更加淡漠了,没有再去看应小蝶和齐天磊,就那么带着月关直接走到楼梯处。

    “齐岳,你疯了么?这可是一百二十层。”月关穿着高跟鞋跟再齐岳后面,有些不满得叫道。

    齐岳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如果你觉得辛苦得话,我可以背你下去,如何?”

    月关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得问道:“齐叔叔和应阿姨真的是你的……”

    “不要问。”齐岳丢下这三个字,大步向下走去。

    月关停留在原地,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地光芒。“天啊!难道这一切是真的,齐岳绝不是那种冒认谋求财产的人,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齐岳,你等等啊!”一边说着,她赶忙追了下去。

    齐岳走了,齐天磊站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整个人却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应小蝶将女儿交给手下人照顾,来到丈夫身边,按住丈夫的肩膀,道:“这一次,会不会是真的……”

    齐天磊回过头看向妻子,眼中流露出一丝痛苦地光芒,“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却有些不敢相信。”

    应小蝶叹息一声,道:“可是,在你心中却已经相信了,不是么?”

    齐天磊一愣,道:“为什么这么说?你还真是了解我啊!”

    应小蝶苦笑道:“并不是因为我了解你,而是因为,我自己已经信了。”

    “啊?你也相信她是真的?”齐天磊吃惊的看着妻子。

    应小蝶道:“难道你没有感受到他有什么不同么?以前虽然也来过很多人,甚至有些人和你的相貌竟然能够达到九分相象,但是,又有那一个能像刚才这个孩子这样,给我们如此熟悉而亲切的感觉呢?我看得出,那绝不是那种试图谋夺我们财产地人。你也听到关关说的了,他也是一个集团的总裁啊!”

    齐天磊摇了摇头,道:“可是,我不得不谨慎啊!”

    应小蝶眼中光芒一闪,道:“我有办法。”

    齐天磊赶忙问道:“什么办法。”虽然他在经商方面可以说是奇才,但是,应小蝶却是他最佩服的人,至少在聪明才智方面,他自认远不如妻子。如果没有妻子的辅助,金谷集团也绝对有不了今天这样的规模。

    应小蝶微微一笑,道:“那还不简单么?我们现在就对外公布我们的遗嘱,将全部资产留给莹莹,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旧肯认我们的话,那就不可能是假的了,而且,也证明了他并不是一个贪财的认。”

    齐天磊皱了皱眉,道:“可是,我始终觉得有些不妥,从他的眼睛中我能看得出,这是一个很倔强得孩子,走吧,我们到下面得会议室去,警方得认应该已经上来了,先把眼前得事处理好再说,毕竟,那个孩子既然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就不可能消失了。”

    夫妻二人在手下们得簇拥下,来到一百一十九层得大会议室,果然,此时警方高层已经来了,一共三个人,一个是京城警察局的局长,另外两个一个是负责刑侦方面的副局长,还有一个就是李扬了,本来以李扬的级别是不可能和局长一起上来的,但毕竟这次警方的XINGDONG是由他带领,因此,也就被局长带了上来。

    齐天磊和警察局长显然是老熟人了,走到主位坐了下来,道:“张局长,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什么眉目了么?”

    张局长道:“老齐,我知道死了这么夺人你心里不好受,我又何尝好受呢?京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恐怕我的处分也轻不了,现在下面还在录口供,大体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一下,我们先放下其他不说,先分析一下谁最可能是主使人吧,根据我们的分析,这伙歹徒很有可能是想要绑架莹莹,而绑架的目的无非就是威胁你,或者是求财,或者是什么特殊的要求。求财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调动这么多雇佣军需要的钱绝对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既然已经有了这么多钱,为什么还要来绑架你的女儿呢?所以,我认为这个主使人一定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有什么仇家,或者是利益冲突很大的人。李扬,你把这次恐怖袭击的具体情况给齐总讲一下吧。”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