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亲情的困惑

    以齐天磊夫妇的身份,在场的记者自然不可能不认识,尤其是这些天最大的新闻就是金谷集团遇到恐怖袭击的事了。一时间记者蜂拥而上,顿时将夫妻二人围在了中央。

    “齐总,您怎么会来参加这个记者招待会呢?”

    “齐总,应总,你们为什么可以肯定麒麟集团的产品就会物有所值呢?毕竟,麒麟集团宣布的价格已经非常离谱了。”

    “齐总,金谷集团刚刚出了那么大的事,为什么您还有心情出现在这里购买水果呢?”

    各种问题接踵而来。

    齐天磊并没有因为记者们的簇拥而恼火,沉稳的道:“首先,金谷集团出现的恐怖袭击令我感觉非常愤火,但是,事情既然已经除了,作为集团董事会主席,我要做的并不是愤怒,而是如何处理好善后事宜。我想,在这方面我已经竭尽全力了。其次,今天来到这里我完全是慕名而来。据我所知,麒麟集团出产的原生态水果,绝对是值这个价格的。我想,刚才齐总宣布的价格,应该还只是产品刚上市的促销价。所以我才会趁着现在这个时候想购买一些,当然,我是留着自己食用的。试问,能够延年益寿的水果,能够拥有比世界上任何美容产品都有效果的水果,能够有比任何香水都要效果更好的水果,为什么不值得齐总宣布的这个价格呢?或许现在各位记者朋友们认为这个价格很高了,但等到麒麟集团的产品在市场上经过实践,展现出它真正的效果之后,大家就不会再这样想了。好了。大家请让一下好么?”

    齐天磊毕竟是炎黄共和国有名的富豪,而且又是最近地新闻人物,他这一番话,顿时令记者们对麒麟集团刮目相看。记者们主动给他们夫妇让开了一条路。齐天磊带着应小蝶一直走到主席台前,看着台上英挺的齐岳,道:“齐总,我想订一个长期的购买单,不知道可否在现有价格的基础上优惠一些呢?”

    看着齐天磊睿智地目光,齐岳略微犹豫了一下,道:“既然阁下有兴趣我公司的水果。那么,可以到我公司仔细的谈一下。”

    齐天磊点了点头,道:“好,稍后我会去打扰的。”深深的注释了齐岳一眼后。拉着有些依依不舍的应小蝶转身而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齐岳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知道。至少齐天磊已经关注到了自己,他很可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了自己的身份啊!

    雪女凑到齐岳耳边低声问道:“这个人是谁啊!气度很不错,而且,他和你似乎长的有点像。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两个地气质好像有几分想象似的。我也说不好是哪方面。”

    见到齐天磊夫妇。齐岳已经没心情再逗留下去了,传音道:“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小楼自然是知道齐天磊夫妇的,有些惊讶地看着齐岳。却没有多问什么。

    齐岳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向月关道:“月关姐,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公司三大系列的产品全面上市。但每个卖场的数量都要控制住,物以稀为贵。同时,本公司产品只通过高级卖场销售。”

    月关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在记者招待会召开之前我就已经安排好了。我现在回去立刻发货。”

    齐岳转向小楼,道:“小楼小姐,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出发了。我想昌杰大哥应该已经跟你说过了吧。”

    小楼点了点头。微笑道:“是地,希望齐先生这次带我去的地方能令我满意。”

    齐岳看着她,不禁想起了刚才宣传片中小楼三种不同风格的装扮,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地微笑,“以后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么?今天还要多谢你的帮助。”

    小楼笑道:“你是我的老板啊!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齐岳带着雪女离开了香格里拉饭店后,直奔麒麟集团而去,他现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齐天磊夫妇对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了。而那些记者们或者是急于领取麒麟集团那价值高昂的礼品原因,他们在离开饭店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太多地阻拦。

    雪女对齐岳还是非常熟悉的,他现在的样子明显情绪有些不对,坐在副驾驶位上问道:“齐岳,究竟怎么了?你的情绪好像受到的影响很大。这几天你都有些怪异,难道就是因为刚才来的那两个人么?”

    齐岳知道不能再隐瞒下去了,苦笑道:“是的。就是因为他们的原因。”

    雪女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呢?他们虽然气度不凡,但似乎只是普通人啊!”

    齐岳看了雪女一眼,缓缓的道:“因为,他们很可能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啊?”雪女失声惊呼,看着齐岳,心中各种情绪顿时喷涌而出,兴奋的道:“真的么?那你就不是孤儿了。可是,刚才的样子,你们似乎并没有相认啊!”

    齐岳一边开着车,一边将几天前在金谷集团发生的事简单的和雪女说了一遍。听了他的话,雪女不禁皱眉道:“确实,如果他们要是普通人就好了。不过,他们也太不相信你的人品了。你又怎么会因为金钱去冒认父母呢?”

    齐岳叹息一声,道:“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他们拥有那么多的资产,以前又有过冒认的人。何况,我也并不是不喜欢钱啊!否则,要麒麟集团做什么?他们今天到新闻发布会来找我,他还主动表示要购买我们集团的产品为我捧场,我想,他应该已经想通了些什么。至于他们如何看待我。待会就能知道了。”

    当两人回到麒麟集团的时候,齐天磊夫妻已经来了,随身还带着六名保镖。在麒麟集团接待人员的安排下,正在大会议室等待着齐岳和雪女。

    齐岳虽然已经比以前沉稳了许多。但现在他急于从齐天磊夫妻身上知道结果,一回到集团,就迫不及待地和雪女一起来到了大会议室。

    齐天磊和应小蝶正坐在那里等候着,一看到齐岳二人进来,两人都站起身,齐天磊还算沉稳,但应小蝶的目光却明显变得极为激动了。

    齐岳勉强平复着自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情绪,走到两人面前,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二位请坐吧。现在我们可以谈购买产品地事了。”

    齐天磊深深的注视着齐岳。道:“你认为我们今天来找你真的只是为了购买你们公司的产品那么简单么?”

    齐岳自嘲的笑笑,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呢?认亲么?难道你们就不怕认了我之后。被我骗去了你们的家产么?”

    齐天磊和应小蝶同时一愣,应小蝶道:“怎么?你不知道我们的资产已经转到莹莹名下,现在我们只是代替她管理地么?”

    齐岳惊讶的看着他们,道:“我为什么要知道?”

    齐天磊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看向应小蝶。道:“看来,我们的安排全都落空了。原来他并没有注意到我们地事。”原来,就在昨天。齐天磊夫妻衣襟公开宣布,将名下所有资产都给了自己的女儿齐莹莹,目前由他们代为监管。在他们想来,齐岳既然是麒麟集团的总裁,又来认他们夫妻,一定会非常关注他们的事情,他们让女儿继承财产的这件事又做地非常高调,齐岳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可现在看来。他似乎对自己夫妻二人的事都并不怎么关心。

    二人地目光都落到齐岳脸上,齐天磊道:“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也来得及。我和小蝶已经将名下所有资产都转移到了我们女儿莹莹的名下,现在来说,我们就是两个只拿工资的普通白领而已了。”

    看着齐天磊和应小蝶,齐岳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他是个很聪明的人,齐天磊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他们这是在试探自己啊,试探自己究竟会不会因为资产的原因而露出真面目。虽然明知道这是很正常的事,但齐岳心中的感觉却很不舒服。

    “齐总,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意义呢?”齐岳冷淡的说道。

    齐天磊眉头微皱,齐岳地态度同样也令他感觉非常不舒服,难道,面前这个令自己有着特殊感觉的青年,真的是为了自己的财产才前来认亲的么?

    “我只是想知道,当你知道了我们已经没有了过百亿的资产之后,还会选择认我们么?”齐天磊目光灼灼的盯视着齐岳。

    齐岳还没有说话,雪女已经上前一步,来到了他身边,道:“这位先生,你将齐岳当成了什么人呢?我知道,你有可能是他的亲生父亲。或许,你们也确实有着傲人的资产,但是,你不觉得这样做对一个已经没有亲人二十年的人是不公平的么?你怕你的财产被齐岳觊觎,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齐岳的感受呢?齐岳是什么人你应该已经调查过了。虽然我们不像您那样大富大贵,但是,我们的钱自己也同样花不完,更何况,钱对于齐岳来说,意义本就不是很大。”雪女很清楚齐岳的脾气,感受着齐岳身上散发的气息,她知道齐岳已经达到了即将爆发的边缘,被自己最亲的人这样有些侮辱式的询问,他肯定是受不了的。

    应小蝶赶忙道:“不,不,你们不要误会我们的意思。我们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既然我们有可能是齐岳的父母,我们就要想办法验证一下。以前也曾经有过许多叫齐岳的人来找过我们,而且每一个在容貌上和我们都非常相像,但是,这些人却不知道欺骗了我们多少感情,钱对我们来说其实到是无所谓的,但是,我们却真的怕自己满腔的希望再一次化为泡影啊!当年我们孩子的失踪,一直都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痛,我们实在不希望让这样的悲痛再次来临,因为,我实在无法承受了,我们也是不得以才这么小心的。”说道这里,泪水顺着应小蝶的面庞滑落,看着齐岳的双眸已经变得朦胧了。

    听着应小蝶的话,齐岳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了许多,叹息一声,道:“也难怪你们会这么想。其他的我不多说了,我也不会说我就一定是你们的儿子。我想,今天你们能够找到这里来,心中应该已经想好了办法,那么,现在就请说出来吧。”

    齐天磊看着齐岳,道:“古时候讲滴血认亲,那显然是不很科学的。我认识一位权威医生,就让科学来证明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吧。”

    齐岳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道:“你指的是王DNA认证?”

    齐天磊点了点头,道:“刚才的话如果有什么委屈你的地方,我向你道歉。从感觉上,我也觉得你并不像是一个利用别人亲情来谋夺财富的人,可正像小蝶刚才所说的那样,我们实在没有勇气再承受一次失望,甚至是绝望。所以,我不得不依靠专业的依据。”

    齐岳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跟你们去。”他也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划上一个句号,让自己的心也有所着落。看着面前的父母,他的心很痛很痛。二十年的孤儿啊!可是,父母就在面前,却还要经过那重重复杂的东西来验证自己究竟是不是他们的儿子。齐岳突然觉得很气馁,原本想象之中的亲情并没有出现,令他的心已经快有些承受不了了,他现在甚至想立刻就回到远古巨兽时期去,也好能够从这种氛围中脱离。已经二十年都没有父母了,现在就算有了,真的有什么意义么?他们现在能够怀疑自己,那么,以后他们还会不会再怀疑呢?

    轻轻的甩了甩头,齐岳走到齐天磊身边,向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齐天磊,道:“不用特意去了,我今天来带了仪器,只需要取走一点你的血样进行化验就可以了。你放心,这件事关系到你究竟是不是我的儿子,我一定会亲自将血样送到医院进行检测。”一边说着,他挥了下手,跟随而来的保镖取出一个似乎是用合金制造的针筒递了上来。

    齐岳接过针筒,根本连看都没看,就插入了自己的右臂之上,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那并不是手臂上的疼痛,而是心上的。鲜血流入针筒之中,他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一直到整个针筒装满了他的血液,他才将针筒拔了出来。递回给齐天磊的保镖。

    齐天磊脸上流露出一丝释然的神色,既然齐岳敢于让他去验证血液,就已经可以证明很多东西了。微笑道:“今天是你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产品上市的日子,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我对你们麒麟集团的产品非常感兴趣,现在我们可以谈一谈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不论化验的结果如何,我们都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合作。”

    齐岳目光有些怪异的看着齐天磊,道:“现在您不认为我是骗子了么?您觉得我们公司的产品真的能够赚钱么?”

    齐天磊微笑道:“之前的宣传片虽然我只看了一个尾巴,但从宣传片中所显现出的大气,以及你们公司敢于将产品定位在那样的高度来看,我认为。你们一定有自己的凭借。而且月关又在你们公司工作,对于她地眼光我还是非常相信的。所以,我希望能够和你们公司合作。同时,我也想要品尝一下你们公司的产品究竟有什么特点。”

    齐岳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合作不需要了。我们只不过是一个新开地小公司而已,怎么配和金谷这样的大公司合作呢?何况,我也不需要施舍和怜悯。从小到大,我生命中的任何一天都不需要。齐先生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恕不远送。”

    看着齐岳有些漠然的脸色,应小蝶眼中的泪水又一次流了出来,反倒是齐天磊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的目光,“好,傲骨铮铮,像我年轻时的风格。我想。今天就会有结果出来了。等我们再来的时候,或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说完。他向齐岳点了点头后,拉着应小蝶转身朝外面走去。

    一直目送着他们除了会议室,齐岳冰冷地脸色才融化下来,他突然觉得很累,自从拥有了麒麟云力以来。他第一次有了这么疲倦的感觉。从刚刚知道父母消息时候的紧张兴奋,到现在地有些失望,一切都来的那么快。他宁可和牛魔王,和蚩尤大战几场,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出现。检验就检验吧,自己已经承受的太多太多了。他们说不想再一次失望,可是,他们有没有想过自己的感受呢?一个已经是二十年地孤儿啊!从小到大一直都没有亲人,当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受过多少白眼,受过多少苦,他们都知道么?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青的。无所谓了,既然他们愿意检验,就让他们去好了。

    齐岳地心已经有些冷了,他也不想再去多做考虑自己今后要怎么面对齐天磊和应小蝶,拉了把椅子坐下,静静的注视着面前的墙壁。

    一双温软的手臂缠绕上齐岳的肩膀,“别多想了,清者自清,着也是你验证他们是不是你父母的机会啊!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顾虑,更何况你的父母本来就不是普通人,不是么?找到他们,你就应该高兴了。”

    齐岳拍了拍雪女的手,道:“放心吧,我没事地。我已经想通了。有你们这些爱人和朋友们能够信任我,和我在一起,此生足矣。父母,他们生了我,但是,二十年了,我不是一个人也过来了么?他们愿意如何怀疑就去怀疑吧。雪女,现在公司的产品已经正式上市了。公司这边就靠你和月关姐,我想出去走走,最近一直在努力修炼,趁着麒麟集团开始发展的时间,我想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

    雪女将自己的俏脸贴上齐岳的,“你是在逃避么?”

    齐岳莞尔一笑,道:“你看我像是那种逃避的人么?”

    雪女微微一笑,道:“那就好,那你就去吧。家里这边一切有我。我一定会做好你的贤内助的。不过,你要时刻开着手机哦,有好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当麒麟集团新闻发布会结束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各大媒体的报道已经纷纷出现,从电视、广告、报纸、网络,等多方面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之中。当很多人第一眼看到麒麟集团那三大系列的水果报价时,大多数人都以为麒麟集团根本就是疯子。但是,紧接着麒麟集团的宣传片就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就连那些不知道见过多少大世面的记者都在他们的宣传片中受到了刺激,更何况是普通人了。小楼在三个系列片中的样子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三种纯粹颜色的视觉冲击,令人们深刻的记忆住了小楼手上的水果。虽然他们甚至还不知道水果的名字究竟是什么,可是,作为宣传,并不一定要让人喜欢,有的时候,强烈的刺激同样能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有了这些印象就已经足够了。

    麒麟集团这个名字,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几乎席卷了整个炎黄共和国,尤其是京城,麒麟集团三大系列水果的消息和那炫丽的宣传片,在集团不惜血本的市场开销支持下,全面铺开。开记者招待会的第一天,麒麟集团的销售是零,能够让人购买那么高昂价格地水果。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就出了对这些昂贵水果好奇的人。不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缺乏有钱人的,尤其是那些有钱没地方花地人。

    麒麟集团第一批产品推出的数量很有限,普通水果大约是每一种两千枚,而果王更是每一种只有五百枚而已。数量并不多,铺货到那些高级卖场中,每一个卖场的数量也只有稀少的几颗而已。所谓物以稀为贵么,当销路打开之后,缓慢的销售已经开始了。

    一切都已经开始进入了正轨,麒麟集团这边,以雪女和月关为主,整个公司都已经高速运转起来。要知道。麒麟集团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的产品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成本啊!单是包装能有多少钱?更多的成本都是用在宣传上。可是,以他们手中产品所订下的高价,只要全部产品卖出去一少部分。就是很高地收益了。

    齐岳之所以决定第一批的时候尽量少铺货出去,一个是为了不浪费已经带回来的水果资源,毕竟,水果一旦出了冷库,保鲜期是非常有限地。另外一个,也是因为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他希望的就是出现断货的庆幸。这样的话,自然就会有人在市面上寻找麒麟集团地水果。只要三个系列十余种水果的效果在购买的人中展现出来,那么,在连锁反应之下,将来地购买人群就只会越来越大。一旦国内市场进入了正轨,那么,麒麟集团就可以开始开发海外市场了,外国人的钱才是齐岳最希望赚到的。

    没有开车,齐岳一个人漫步在京城街头。他已经这样走了几个小时了,在让雪女负责一切之后,他就离开了龙域别院,对他来说,睡眠本身就是可有可无的照西,缓慢的走在街道上,感受着这座大城市带来的喧嚣,反到让他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平静。一颗平静的心,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离开龙域别院已经有几个小时地时间了,齐岳并不担心麒麟集团的事,毕竟,那独一无二的原生态水果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至于其他的,他并没有值得多想的地方,只要运作得当,赚钱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走了这三个小时,连齐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想了些什么,只是觉得心情似乎放松了许多,已经出现的父母似乎有要接受自己的趋势了,他已经想通了,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是自己的父母啊!之前的一切,也是因为他们太怕受到伤害才会这样的。至于自己,既然以前的事都已经过去,在上天的安排下,自己已经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实力,那么,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因此,齐岳现在的心情已经平静了很多,甚至比在去远古巨兽时期之前更加平静。

    想过了关于父母的事情后,齐岳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涌起了雨眸的身影,对于雨眸,他现在除了仇恨以外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不论雨眸是因为什么原因来欺骗了自己,也不论他有多么为难。她毕竟都已经对自己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如果只是伤害自己的话,齐岳或许还不会像现在这样憎恨雨眸,但是,却正是因为她的关系,克林斯曼死了、帝心雪莲王死了,闻婷也死了。这三个人对于自己来说,一个比一个重要。而且他们都是为了自己而死阿!如果不是雨眸的变化,至少帝心雪莲王和闻婷都会好好的活着。齐岳虽然在内心深处多少也有几分对雨眸那无奈的同情,但是,他却永远也不可能原谅这个女人了。仇恨总是要报的,他可不会管什么叫冤冤相报何时了。自己的女人都因为那件事而死,如果自己不为她报仇的话,那么,自己还是个男人么?

    想到这里,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光,心中的情绪也不禁变得冰冷起来。珠穆朗玛峰,世界第一高峰,那将是决定自己和雨眸之间命运的一战,不论她有多么强大,自己都不会退缩,同时,那也是代表东西方守护者的一战,自己不能输,也输不起。强烈的信心充斥全身,齐岳甚至感受到了轩辕剑的锋锐似乎已经做好了饮血的准备。或许,他可以放过十二星座守护者,但是,他却不可能放过雨眸,雨眸做下的一切,已经是不可挽回的。

    婷婷啊!你等着吧,我一定会为你复仇的,也一定会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争取早日让你重返人间。一想到闻婷,齐岳心中的冰冷融化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柔。闻婷平时的话就很少,总是温柔的跟随在自己身边,但是,当事情来临的时候,雨眸和闻婷的对比实在太强烈了。一个是要利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而获得强大的实力,而另一个呢?她却是用她自己的生命来换回自己的啊!一个女人,能够为了自己而死,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这样的感情,还需要再多说什么呢?齐岳心中,早已经将闻婷摆在了最最重要的位置。那不仅仅是爱情,同时也有感激,更是一种亲情。当爱情升华到亲情的时候,那么,她就已经像是齐岳身体的一个组成部分。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齐岳抬头看天,眼中的光芒变得柔和了许多,他仿佛看到了闻婷的身影。随着天色的黯淡,街道上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是下班的时间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