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轩辕剑VS恶魔之吻

    当然,齐岳吃亏要更大一些,毕竟是在突然失去冷儿身影后才仓猝的回防,能量不可能提升到极限,在碰撞之中,他尽力化解掉冷儿带给自己的伤害,但是,体内的能量却依旧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强横的光芒,冷儿输入他体内的能量非常特殊,似乎是注入了一个真空似的,虽然被抵消绝大部分,但还是有一成左右的能量侵入到他的经脉之中。那如同真空般的能量一进入齐岳体内并没有立刻开始破坏,而是疯狂的吸收着他自身的能量。感受到这股能量的变化齐岳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明白,如果让这股真空般的能量吸够自己能量的话,那么,下一刻出现的就是爆炸啊!庞大的能量在自己身体内爆炸,那起到的破坏作用不言而喻,是齐岳绝对承受不起的。也幸亏他已经抵消掉绝大部分攻击,一感觉到不对,立刻调动体内轩辕剑的能量,锋锐直接将那真空破坏。但是,就是这一瞬间的工夫,齐岳先前取巧所占据到的能量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了。

    漂浮在半空之中回身看向冷儿,齐岳不禁说道:“你不也是取巧的么?刚才还说我。”

    冷儿看着半空中的齐岳,心中升起一股啼笑皆非的感觉,这是生死相搏的战斗么?怎么感觉上,两人到像是情侣在切磋一样,一点凝重的气氛都没有,反而非常轻松。双手叉腰,瞪着齐岳道:“什么叫取巧。这叫实力好不好。”

    齐岳哈哈一笑,道:“对,在你就叫实力,在我就叫取巧。行了吧。”

    冷儿飘身而起,娇躯一展,眨眼间已经来到了齐岳面前,“笑什么笑,我可是要杀了你的。难道你忘记了么?”

    齐岳苦笑道:“我怎么可能忘记呢?我又不是傻子,要杀就杀吧。不过,我可不保证我不会逃跑。”已经消失了许久的痞子习气重新展现,冷儿那气鼓鼓地样子,怎么看都是那样的可爱。

    看着齐岳,冷儿知道。如果这样下去,自己根本不可能下定决心将齐岳毁灭,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令自己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杀意又被打消了。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么?不,不能。此时此刻,冷儿心中不禁想起了自己在离开地狱时父亲地交代。美眸中粉红色的光芒重新变得强盛起来,低喝一声,粉红色的光芒从她双手处同时亮起。不再是先前那粉红色的光带,而是两柄粉红色的利刃。

    “魔鬼之吻,地狱三大魔器之一。一旦被魔鬼之吻命中,你的生命就将被它完全吞噬,并且转入我的身体之内。齐岳,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冷儿娇喝一声,双手中的利刃已经快速的颤动起来,数十点光影笼罩着齐岳地身体,庞大的能量光芒将给黑暗的天空带来一抹粉红色地诱惑。

    齐岳心头一凛,魔鬼之吻,听着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件魔器的强大。手中麒麟幻重新幻化,变成了一柄长枪,冷儿的魔鬼之吻样子非常奇特,既不是刀,也不是剑,粉红色的护手将冷儿的小手完全包裹在内,刃长约一尺左右,上面有三个弧形分叉,粉红色地光芒闪烁,虽然看不到锋刃,但是,它刚一出现在冷儿手中,立刻就有一股冰冷的气流封锁着自己的身体,显然是有着不一般地能力。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身体快速后飘,魔鬼之吻的样子看上去显然是对于普通兵器有着锁拿作用的,因此,麒麟幻在他手中已经变成了丈二红枪,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对方既然用短兵器,那么,自己就用长兵器来克制。右手一震,麒麟幻带起一片红色的光点,如同星火燎原一般撒向对手。此时此刻,齐岳的心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枪势之中,攻击的能量也发生了变化,麒麟真火凝聚在枪尖之上,爆发出长约三寸的暗红色枪芒,虽然麒麟真火并不如何强盛,但是,那只有三寸地枪芒却和实体没什么区别,强横的能量带着急遽上升的高温,与冷儿手中的魔鬼之吻快速发生着碰撞。

    一阵密集的气劲迸发声响起,齐岳和冷儿的战斗已经又一次展开了,冷儿身形不断快速的闪烁着,当初克林斯曼在施展瞬间转移的时候,都是一次转移之后就立刻发动攻击,但冷儿却不是,她的身体始终在闪烁,没有任何步法可言,但是,每一次闪烁,却都出现在不同位置,没等齐岳抵挡,她就已经又换了一个地方,而每次她出现的时候,她的姿势也不相同,很多时候都是当冷儿刚一出现,齐岳的身形似乎是自己送上去似的。如果不是麒麟游足够神妙,恐怕在冷儿的不间断短距离瞬间转移面前,他已经中招了。

    丰富的实战经验令齐岳总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能够将自己的长枪甩开,刚好抵挡住魔鬼之吻的攻击。他发现,魔鬼之吻显然是最适合冷儿的武器,因为,每当冷儿强横的力量爆发,魔鬼之吻与自己的麒麟幻碰触时,那股能量吞噬般的吸扯力就会骤然提升,有了魔鬼之吻的增幅,吸扯的幅度至少是先前的三倍以上。这样的情况令齐岳不得不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守护自己能量方面。手中长枪舞的密不透风,三丈方圆内充斥着无数红色的光影和庞大的麒麟真火能量,这才让冷儿无法在短时间内破开他的防御。

    魔鬼之吻的效果实在太强了,齐岳知道,如果这样战斗下去,自己的消耗绝对比冷儿要大得多,就算回力比她快,那战斗也将进入僵持状态,对自己不利。

    冷儿也同样惊讶于齐岳的实战能力,他所施展的防御根本就没有任何招术可言,完全就是一个快字。而且身体的协调性极好,总是能在最危险地关头以不可思议的姿势将手中长枪甩过来抵御住自己魔鬼之吻的攻击,这样的情况令冷儿有些不适应,要知道,她在不断地瞬间转移过程中,自身也是有一定消耗的,表面看上去她又是全攻击状态,但是,却并没有占据真正的上风。战斗到这里,冷儿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凭借着来自地狱的心法,她强行将自己对齐岳的好感压了下去,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之中,恶魔之吻骤然收敛,身形飘退。两柄利刃交到一只手上。

    冷儿的变化顿时让齐岳感觉到全身一轻。看着她的样子,齐岳以为冷儿又要说些什么,手上的长枪收在背后朝她看去。但是。冷儿的下一个动作立刻就令他紧张起来。双刃交到左手之中,冷儿地右手五指张开指向天空,手掌微微的转动,顿时,一股黑色的气流以漩涡形态呈现在她掌心之中。庞大地能量气息在不断的提升着,那黑色的气流就如同一个小型龙卷风一般,不断的扩张。齐岳清晰的感觉到冷儿身上地气息变了。他知道,在招式无法占据上风的情况下,冷儿已经又一次开始使用了能量攻击。能量攻击无疑是更加危险的,而且消耗也是巨大地,可此时此刻齐岳却清晰的感觉到冷儿所使用的能量似乎并不属于她自己,而是充斥在天地之间的负面气息,那庞大的能量变得越来越恐怖起来,粉红色的双眸已经失去了一切生机,平静的有些恐怖。定定的看着齐岳,那锁定他身体的气息如同芒刺在背一般令齐岳生出一种极其难受地感觉。

    齐岳没有动,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是不能轻易发动攻击的,冷儿的气机完全锁定在自己身上,只要自己一动,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立刻就会召来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两人毕竟是第一次交手,彼此之间并不熟悉,齐岳也不知道冷儿所要施展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但此时的感觉却令他有些怪异,不敢大意,麒麟幻收回体内,漂浮在半空之中,齐岳开始了麒麟本相异化的第二阶段,现在他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来使自己拥有更多应变的机会。

    巨大的麒麟光影出现了,散发出强烈的光芒,黑色的身体,银色的毛发,还有那傲立头顶的双色独角,无一不散发着强横的麒麟王者气息。

    麒麟虚影出现后瞬间冲到齐岳身体所在之处,将他完全包裹在其中,开始融合。黑色鳞甲迅速出现了变化,原本单层鳞甲变成了三层的复合鳞片,层层相护,整个身体顿时膨帐一圈,紧接着,一对黑色的麒麟翅膀从鳞甲中瞬间冲出,向身体两旁伸展开来。

    胸前的麒麟珠似乎膨帐了几分,整颗麒麟珠完全变成了银色,在那黑色的麒麟甲上分外醒目,银色光晕向外扩张,就像一块护心镜似的。

    肩膀上的麒麟甲也变成了三层,一层叠加着一层,向下延伸,最下面一层从侧面护住了腰肋的部位,同时,齐岳的脖子处竖起一圈异型鳞片,就像衣服的领子一般将他的脖子保护在内,麒麟臂原本银色的纹路逐渐扩张,一个完全呈现为银色的麒麟图出现在他的右臂之上,麒麟图像头的位置正好在他的虎口处,一层层扭曲的光芒不断围绕着齐岳的手臂微微颤抖着。

    黑色由鳞甲凝结而成的翅膀在背后轻轻的拍打着,全身覆盖在麒麟甲内,齐岳的身形看上去比刚才更加魁伟,头上那银色的长发飘扬,气势大盛之下,他静静漂浮在那里,等待着冷儿朝自己发动攻击。

    就在这时候,冷儿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没有任何预兆的,她手上那股黑色龙卷风竟然突然消失了,先前凝聚的那庞大能量气息在一瞬间失去,顿时使半空之中出现了真空般的感觉。

    齐岳的气机和精神力都完全注意在那龙卷风之上,龙卷风突然消失,他不禁全身巨震,在气机牵引之下,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冷儿扑去,体内的能量整体都有要被抽出的感觉,虽然被他强行控制住了,但那一刻的痛苦却不禁令齐岳大吼出生,体内的云力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扰乱,各种能量不再通畅,身上的能量气息顿时变得复杂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异变似的。

    冷儿没有动,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的神色变得异常诡异,看着齐岳扑过来的身形,双手一分,手中的魔鬼之吻合二为一,在粉红色光芒掩映之下,一柄粉红色的长剑出现在她双手掌握之中,长剑由下向上撩起,顿时,一道粉红色的半月斩破空而起,空气撕裂的声音是如此的刺耳,撕裂的不光是空气,似乎也是整个空间。

    齐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两旁同时传来巨大的压力,挤压着自己的身体,虽然不至于完全无法移动,但速度上却受到了巨大的限制,那粉红色的半月斩几乎只是一瞬间就到达了自己面前,强横的能量波动,怪异如同黑洞一般的能量气息不禁压迫的他鲜血吐出血来。

    此时此刻,齐岳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藏私了,否则,下场就会很凄惨,体内的能量处于紊乱状态,在这一瞬间,他根本连五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如果任由冷儿的攻击临身,那么,就算不死也必然会深受重创。体内的能量流转,齐岳身体在半空中猛的一转,背后黑色翅膀骤然张开,将前飞的速度硬生生的抵消掉大半,使自己的身体停顿一瞬间,同时,银色的光芒亮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澎湃金光,金光一闪而过,所用的,乃是它本身的能量。

    在齐岳勉强调集的能量辅助下,带起一道金色的光芒,从正面迎上了那粉红色的光斩。

    恶魔之吻的能量是非常恐怖的,一旦遇到能量冲击,首先就会在刹那间尽可能的吞噬对方攻击中的能量,再将其破之,它又有地狱公主冷儿的同源能量支持,自然能够发挥出更大的效果。但是,它的吞噬能力终究是有极限的。当粉红色的能量遇到那无比锋锐的金色光芒时,半空中顿时响起一声刺耳的摩擦。紧接着,金色光芒和粉红色光芒彼此滑过。粉红色光芒已经一分为二,从齐岳身体两边飘然而去。但那金色的光芒却依旧按照原本的路线澎湃而出。锋锐,比锋锐的话,有什么能和轩辕剑相比呢?是的,在危机关头,齐岳终于拿出了属于自己的神器。

    不过,由于轩辕剑之前散发的能量被阻挡了一下,因此也没能锁定住冷儿的身体,不过,这也是齐岳所愿意见到的,一个瞬间转移,冷儿就已经脱离了轩辕剑散发能量的笼罩。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右手持轩辕剑静静的看着不远处出现的冷儿,或许是因为轩辕剑的锋锐气息吓到了她的原因,冷儿在使用了瞬间转移出现后,都没有去追击齐岳,而是出现在距离他数十米外的空中。一双美眸牢牢的盯视在齐岳手中的轩辕剑上。

    齐岳暗暗松了口气,冷儿的战术如此多样化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不禁疑惑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地?你为什么能够将之前凝聚的那么庞大的能量突然消失呢?并且产生出那种吸引力场,令我的身体不自觉向你靠拢。”

    冷儿看着齐岳地目光显得有些呆滞。她显然没有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齐岳居然能够如此敏杰的脱离出自己的能量控制范围,不但如此,还能向自己发动反击。要知道,以前她所对抗的敌人之中。每一次使用出刚才这种战斗方法的时候,大多数的敌人都不需要她的攻击就已经吐血了,再加上她那恶魔之吻的锋锐,直接就能解决战斗。

    “因为,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能量。齐岳,看来我确实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在那样地情况下你依旧能够从我的能量笼罩中挣脱出来,却是可以作为我的对手了。”冷儿看着齐岳手中地轩辕剑,虽然齐岳没有说,但通过几次看到这柄神剑的出现。她明白,着一定是属于东方的超级神器。否则也不可能将自己恶魔之吻发出的必杀一击以刨开的方式化解了。

    其实齐岳是有苦自己知,虽然在关键时刻他看似轻松地解决了问题。但世界上,他应付的却绝不轻松,体内能量用错力,寻致他必须用大量的精神力重新对能量恢复控制,而在刚才失去控制地那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受到了一定的伤害,那种强烈的刺激,也就是他那自然之源的身体才能够抵御下来。换个人,确实就是和冷儿料想中一样的结果了。被自然能量充分改造过的经脉在此时体现出了最好的效果,所以才能保持表面的平静。至少冷儿只凭眼睛去看,无法发现他内在地状况其实是非常糟糕的。

    “原来如此,不过,你能将拟态的能量制造的如此逼真,也确实非常强大了。就连我都没有看出来。”齐岳不禁有些感叹,在能量的使用方面,冷儿甚至比他还要强上一筹。

    冷儿淡然道:“那是因为你并不明白我们地狱世界能力的特点。刚才我向你发动攻击时所施展的能量。其实也并不完全是拟态出现的,其中有一小部分是直接吸收了你们这个世界的各种负面能量凝结而成,在我自身的能量控制下,既可以让它想你发动攻击,也可以让它突然消散,对你产生一种能量失重的感觉。”

    齐岳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冷儿,你觉得我们这样的战斗真的有意义么?虽然我们注定不可能成为合作伙伴,但是,我很愿意当你是朋友。”

    冷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怒的光芒,听着齐岳的话她不禁又想起自己被拒绝时的情景,“不是夫妻,就是敌人。少废话,接招吧。”冷儿再次动了起来,这一次,齐岳看到的是一长串虚影。有了之前和她战斗的经验,齐岳知道,冷儿的实力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的多。所以,他不敢有丝毫大意,眼看着那残影扑面而来,迅速将轩辕剑横于身前。没有发动攻击,但麒麟本源的能量却铺天盖地般涌入轩辕剑之中,顿时,一股无比锋锐的气息从轩辕剑内倾泻而出,庞大的能量气息顿时使正面而来的残影为之一滞,那可是轩辕剑啊!东方上古神器中最具有攻击性的轩辕剑啊!

    冷儿手中的恶魔之吻扬了起来,所有的残影突然在一瞬间消失,下一刻,她的身体已经出现在齐岳侧面,恶魔之吻带着一道长达三尺的粉红色光芒骤然朝齐岳的肩膀处斩了过来。

    齐岳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动,犹豫冷儿的瞬间转移能力,他只能选择以静制动。虽然这样感觉上相对被动一点,但齐岳相信以自己的快速反应能力还是能够应付的。自然之源不愧是夺天地造化的大自然之力,再加上齐岳在来到这里之前刚刚提升到了八云级别的水云力,自疗能力之强,几乎无人可比,虽然体内的能量因为之前的失控在体内相互碰撞之中有所消耗,但是凭借这两种特殊能力的融合使用,经脉在滋润之下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体内能量也各自归位,背后的麒麟双李飞快的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分子,使齐岳消耗的能量得以快速补充。

    恶魔之吻的到来,因为在冷儿愤怒中的全力应用,吸扯之力又增强了几分,这样就使齐岳地身体不自觉的倾斜。令恶魔之吻斩上他身体的时间变得更短了一些。

    这一次齐岳没有闪躲,他也想试一试,究竟是来自地狱世界的魔器强大,还是东方地神器更加锋锐呢?利用手指手腕的力量。当他感觉到恶魔之吻到来之时,毫不犹豫的将掌握中的轩辕剑横在了自己肩膀胖,巨大的轩辕剑身,直接迎上了那恶魔之吻。

    叮的一声脆响,齐岳和冷儿的身体在一瞬间都变得凝固了一般,庞大的能量令两人的身体完全定在那里。粉红色的光芒如同蛇电一般飞快地闪烁着,还发出如同雷电吸引时那种怪异的声音。轩辕剑和恶魔之吻在大小上相差不少,金色的剑身释放出澎湃地光芒,恶魔之吻在粉红色之间此时已经变得有些黑暗了,庞大的能量气息能够和轩辕剑彼此对峙。已经证明了这件魔器确实有它强大的地方。但是,冷儿却心疼的看到,自己最心爱的恶魔之吻。此时竟然已经有三分之一地部分被齐岳的长剑突入,金色的光芒在那缺口处蔓延,无比锋锐地能量透过恶魔之吻传来,令冷儿不自觉的产生出一种即将被斩断的感觉,体内魔力高速运转。也无法完全化解掉那强悍的锋锐。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剑啊!不仅形态巨大,而且,攻击力居然如此变态。就连自己的恶魔之吻居然也在它的攻击下受到了损伤。

    齐岳轩辕剑骤然震动了一下,剑身一转,产生出强大的推力,将冷儿的娇躯震了出去。有了这一次地交锋,他不禁心神大定,毕竟,在品质上还是轩辕剑更加强悍一些。来自地狱的东西,又怎么能和得日月星辰、山川草木能量凝聚而成的轩辕剑媲美呢?

    冷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恶魔之吻,如果是普通情况下的损伤。或许凭借着她那强大的实力能够在一定时间后将恶魔之吻修复,但此时恶魔之吻虽然和轩辕剑分开了,可是缺口处却依旧闪烁着金色的光芒。这只能证明一件事,轩辕剑的锋锐,已经伤害到了恶魔之吻的灵魂,虽然并不是说就不能恢复了,但是,想要恢复却又谈何容易呢?

    强悍的气息不断涌动,冷儿这一次是动了真怒。小的时候,她刚开始修炼之时,撒旦就将这柄恶魔之吻送给了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冷儿之所以能有现在这样的实力,恶魔之吻对她的影响非常大,这一点从她所拥有的能量特点与恶魔之吻非常相似就能够看出来。在冷儿心中,恶魔之吻就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最好的伙伴,不论什么时候,都一直静静的陪伴在她身边。但是,就在刚才,自己的恶魔之吻居然被齐岳伤害了,而且还是极其沉重的伤害,这样的打击再加上齐岳的数次拒绝,冷儿内心中真正属于地狱世界的情绪出现了。

    没有说什么,她眼中的冰冷光芒已经告诉了齐岳很多东西。粉红色的双眸中出现了一层冷厉的光芒,一团黑色的气息出现在冷儿背后,在快速的放大之中,变成了如同黑洞一般的形态,无比庞大的能量朝着冷儿的身体涌去,那充满邪恶气息的能量不禁令齐岳心头一沉。而正在这时,冷儿身上已经开始出现了变化。

    首先变化的是她头上那粉红色的长发,并不是头发发生了变化,而是冷儿的头顶上方,两边都生长出来个弯弯的小角,看上去很可爱的样子。她眼中的粉红色光芒变得比刚才深邃了一些,虽然并不是那种恐怖的血红色,但此时此刻,却令人很容易联想到嗜血。

    庞大的黑暗能量不断在她体内凝聚,冷儿的恶魔体质也在这时候才展现出来,一对黑色的翅膀在背后伸展开来,炫丽的黑色光芒边缘带着一层紫色的气息,使齐岳在黑暗中也能清晰的看到。一对翅膀的出现,顿时令冷儿身上的气息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她的娇躯似乎变得更加修长了,整个身体都在不断的按照比例放大,身高由原本的一米七左右,居然整体放大到了接近两米五的高度,虽然这并不影响她的美感,但是,带给齐岳的压力却已经完全不同。紧接着,伴随着第一对翅膀的出现,第二对同样的翅膀也悄然出现了,庞大的黑暗能量,使她背后那圆形的黑洞周围也出现了一圈紫色的波纹,冷儿缓缓闭上了双眼,俏脸上流露出一丝享受的感觉,似乎对这黑暗能量非常喜欢。庞大的能量作用下,冷儿眼中流露出一丝强横的光芒,仰天发出一声长啸,背后四翼完全伸展开来,而在已经出现的四翼下方,瞬间又出现了两翼,六只黑色的羽翼上,完全展现出最纯正的黑暗能量,和恐怖大魔王相比,她的六翼带给齐岳的气息是不一样的,有了这六翼,似乎冷儿的实力瞬间提升了一倍,而她手上的恶魔之吻也在背后六翼的作用下变成了黑色。庞大的能量气息飞快的凝聚着,背后的黑洞逐渐消失了,但拥有六翼的冷儿看向齐岳的目光已经完全不同,在她的嘴角处甚至流露出一丝残忍的光芒。

    齐岳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冷儿现在带给他的感觉非常熟悉,灵光一闪,他明白自己为什么对这种感觉会这么熟悉了,脱口而出道:“魔化?”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