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流星赶月流星雨

    是不是一定要将他杀了呢?

    正在冷儿犹豫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嗓音突然在她身边响起,“公主殿下,现在不是产生怜悯之心的时候,作为我们地狱的公主,您必须要做出正确的决定。”

    冷儿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啊!是你,可是,我现在真的应该杀了他么?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因为怕伤害我,我也不可能轻易的取得圣力,最后的结果恐怕还很难说。”

    “不,公主殿下,你必须要有所选择,如果你选择放过了他,那么,今后我们很可能就要面临一个强大的敌人。在这个位面的东方,有着许多神秘的东西。而这些神秘,将很有可能成为我们未来征服整个世界最大的阻力,作为地狱公主,作为撒旦陛下唯一的女儿,您绝不能因为一个人类而心软,既然他不愿意臣服我们,那么,他的结局就只有死亡。”

    冷儿沉默了,粉红色的长发似乎已经失去了光泽,她那爽充满温柔的大眼睛中不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决定。她实在狠不下心做出那样的决定啊!

    “公主殿下,难道您已经对那个人类动了真情么?”低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冷儿叹息一声,“恐怕是的,即使令自己处于魔化状态,我竟然也狠不下心再去杀他。你也知道我的能量是什么程度,正面受我一掌,他就算不死,身体也将受到巨大的打击。恐怕今后都不可能恢复到现在这种程度了,对我们来说,也未必就是什么强大的威胁,难道。就不能放过他么?”

    “殿下,您错了。难道你忘记了么?那个人类拥有着自然地能量。自然是可以改变一切的,拥有自然能量的他,即使在承受了您全力一击之后,依旧有恢复的希望。而且,自然能量也能令他在今后一定地时间之内再做提升,他的潜力是巨大的,所以,在他没有达到足以威胁我们的程度之前,必须要将他毁灭。算了。既然您不愿意自己动手,那么,这个任务就交给我来完成吧。”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冷儿背后突然出现。飘然闪身之间,已经朝着山下而去,追着齐岳身影消失的方向。他那高大的身影背后,有着清晰的四对八只羽翼啊!和冷儿的黑色翅膀不同,那是真正的羽翼。每一片黑色地羽毛都是那样的清晰。

    冷儿先是呆滞了一下,紧接着呐喊道:“不要,不要那样做。”但是。她却知道自己已经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守护天使有多么强大,哪怕只是一秒地时间,也足以让他将身受重伤的齐岳毁灭上十次了。

    温热的泪水顺着面庞流淌而下,庞大的能量不断迸发,但冷儿却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他死了,他死了,他还是死了。此时此刻。她心中充满了痛苦的情绪,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齐岳地死而痛苦,还是因为他没有选择自己而悲伤。

    就在冷儿因为齐岳而出现了巨大情绪波动的时候,她突然吃惊的发现,从齐岳落下去地地方突然亮起了一片赤金色的光芒,那绝对不是她守护天使所使用的能量波动。但是这股能量却异常强烈,庞大的能量气息令她也不禁为之心惊。

    冷儿虽然拥有六翼,但其实她本身的实力也只是比恐怖魔王强大一些而已,刚刚生长出的五、六两翼,还没能完全发挥出作用。否则,她也不会在和齐岳的战斗中无法直截了当的打败不是完全状态的齐岳了。但是,她地守护天使却不一样,那可是在地狱之中,除了自己父亲撒旦大魔王以外最强大的存在啊!凭借着八翼的实力,强行冲破了位面的阻隔,真正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他那强大的实力,冷儿自认除了自己的父亲以外,还从未遇到过敌手。而此时下面出现的赤金色能量,却似乎令她的守护天使受到了阻挡,这怎么可能,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阻挡自己的守护天使呢?冷儿心中充满了疑问。

    冷儿这边在疑惑,而齐岳那边则处于异常痛苦之中,身体下坠,齐岳的精神力始终在感受着冷儿的动向,只要她没有追来,就证明自己的打算成功了。虽然她打了自己一掌,可是,如果她对自己真的有几分情分呃话,看到自己并不想伤害她,难道她还真的杀了自己么?在不想和冷儿真正对决的前提下,齐岳心中多少存了几分侥幸的心态。如果事情能够这么解决的话,也不施为一个好的结局了。

    但是,就在齐岳身体快要下坠到山下的时候,一股令他窒息的能量突然出现在半空之中。这股能量绝对不是冷儿的,这是齐岳第一个反应,因为这股能量的强横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冷儿所能达到的程度。而那无比凶厉的杀气,令齐岳体内每一分能量都在瞬间波动起来。

    没有选择,虽然体内的伤势还没有恢复,但是,齐岳现在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只有用那最强的能量了。面对冷儿的时候,他有些不舍的爆发出自己最大的能量,但是面对真正足以威胁到自己生命的敌人时,齐岳是不会有丝毫犹豫的。

    灼热的气流在心中激荡着,齐岳全身瞬间笼罩在一股淡金色的能量之中,紧接着,他背后的四翼骤然展开,令自己下坠的速度飞快减缓。来自闻婷的能量与自身完全融合,体内所有能量也在这一刻跟随着自然之源的能量气息飞快的融合起来。齐岳的选择很正确,也很明智,他要使用最强的能力了。

    麒麟珠变成了金色,额头上麒麟赤的菱形突然电射出一道红光,顷刻间普照在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紧接着。麒麟镜从他左手处飘飞而出,麒麟幻从右手飘飞而出,三股能量同时朝麒麟珠凝聚而去。庞大地能量瞬间扩散,金、银、红、黑四色光芒换成一道道光带。笼罩上齐岳的身体。

    赤红色的长发不断向身后延伸,一直垂到脚后才停止下来。突然,赤金色的光芒从麒麟珠处瞬间爆发,融合着齐岳和闻婷地能量,形成一团光影停滞在齐岳胸前。

    铿锵的声音出现了,坚实的赤金色胸铠覆盖在齐岳坚实的胸肌之上,与原本的麒麟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紧接着,胸铠分别向上下延伸,向上。延伸出了宽阔的肩铠,向下,则覆盖上了齐岳的腰。庞大的能量在一瞬间蔓延,赤金色的光芒流转到齐岳身体地每一个角落,无比华丽的赤金色铠甲成形了。每一处,都将齐岳的身体完美覆盖,庞大地能量气息不断从他身上向外蔓延。那赤金色的铠甲上,竟然出现了一条条血红色的纹路,仿佛有鲜血在其中流动似的。

    一对赤金色的翅膀突然从齐岳背后舒展开来。翅膀与原来一样大,但上面闪烁着地赤金色光芒却出奇的闪亮,每一片赤金色翎毛都能清晰的看到纹路,那庞大地能量气息在瞬间弥漫,但是,一切还没有结束,在赤金色翅膀出现的同时,一层暗红色光芒突然从齐岳背后亮起,那是麒麟隐的能量气息。紧接着,那暗红色的光芒已经转化成了一对暗红色的翅膀,出现在赤金色翅膀下方,再加上之前麒麟甲第二阶段异化后的黑色翅膀,一共三对六翼,同时出现在他的背后,向外伸展开来。最上面的是赤金色翅膀,下面是黑色翅膀,暗红色的麒麟隐翅膀出现在最下方。

    一层赤金色地光影出现在齐岳面前,将他的面容遮挡住,日月星辰的光芒从他身上亮了起来,带着重重光影,融入了这赤金色铠甲之中,顿时,赤金色铠甲上的血红色纹路开始流转起来,在所有光滑的铠甲甲面上,都出现了日、月、星辰的图案。

    麒麟虚影消失了,在齐岳召唤出日月星辰赤金铠之后,他所使用的能力就不只是麒麟的能量。融合后的能量数以倍计的增强,手中轩辕剑光芒一闪,直接朝空中带给他窒息感觉的位置斩出一剑。庞大的能量光芒波动,也照亮了他下落处的山谷。

    “咦。”一丝疑惑的声音响起,黑暗的能量突然变换了方位,而控制住下坠的齐岳,也快速的稳定住了自己的身形。

    光影闪烁,深吸口气,齐岳将体内的伤势强行压了下去,在刚才那短暂的时间之中,虽然他的自疗能力非常强,但也不可能利用那么短的时间将身体所受到的创伤完全化解。毕竟,冷儿的实力是非常强悍的。当日月星辰赤金铠使用之后,他身体周围的能量波动顿时出现了一定的变化,庞大的能量气息,令周围的一切随之波动,虽然将战斗力提升到最大程度,但是,此时的齐岳却也失去了疗伤的能力。因为所有的能量都在使用出终极变身之后完全融合了。

    黑色的身影凭空出现在齐岳上方的天际,一双冰冷的眼睛注视着齐岳,庞大的压力变得比刚才更加强盛了。那毁灭性的能量令齐岳脑海中第一个想起的竟然是蚩尤。和蚩尤很像的能量气息,但是比蚩尤的能量更加黑暗,却没有蚩尤那么邪恶。从能量强度上感觉,面前的这个敌人,甚至比蚩尤还要强大一些。至于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齐岳也无法真实的判断出来。不过,齐岳很快就骇然发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背后,有着八只羽翼,黑色的羽翼,每一片羽毛看上去都像是墨晶一般,闪烁着黑暗的光泽。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看上去有些眼熟,他的相貌极其英俊,高大的身体上释放着庞大的能量波动,全身上下都覆盖着一层黑色的气息,而他身上的铠甲却并不是全身的,只是护住了几个重要部位而已,那黑色的铠甲,带着淡淡的能量气息。虽然并不强烈,但是,齐岳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绝对是压缩的能量。甚至整个铠甲都像是由庞大的压缩能量组成的。他背后那八只羽翼对于齐岳来说实在太刺眼了,强悍的能量压迫着齐岳的身体,即使是进行了日月星辰赤金铠变身,齐岳依旧在面对他的时候没有任何优势,气息完全被压迫。

    眼中光芒收缩,齐岳冷声道:“你就是冷儿所说的守护天使吧。”

    拥有着八翼的高大男子点了点头,淡然道:“我们又见面了。公主殿下无法狠下心来将你毁灭,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道:“我们以前曾经见过么?”

    高大男子淡然道:“你说呢?当时,如果不是公主对你这个潜入者很感兴趣的话,你以为你能够轻松的到达那个地下室见到公主殿下么?”

    脑海中灵光一闪,齐岳顿时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地狱之城的情景,那时候,在进入了尖顶建筑之后,自己曾经看到过一尊巨大的雕像,正是从雕像哪里,自己才进入地下室,救出了冷儿和帝心雪莲王。

    “你就是那个雕像?”齐岳问道。

    “不错,我是公主殿下的守护者,永远都会守护在公主殿下身边,任何想要伤害公主殿下的人,都要先过我的这关。本来打算让公主殿下在你身上增加一些实战经验的,但是没想到你居然比我想象中要强大了不少。即使是刚才也没有用出全力。看在你曾经想要对公主殿下手下留情的份上,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轩辕剑上日月星辰的光芒变得格外清晰起来,体内融合后的能量完全运转,齐岳眼中的光芒变得冰冷下来,面对这强敌,他心中的战意反而比刚才更加强盛。这可不是冷儿,既然他想要杀自己,那就看看到底是谁能够将谁毁灭吧。胸口处依旧在隐隐作痛,日月星辰赤金铠也不可能坚持太长时间,和刚才的消耗战不同,现在的齐岳需要速战速决。

    赤金色光芒瞬间亮了起来,背后六翼同时舒展,光芒一闪,他已经来到了那高大男子身边,手中轩辕剑带起一道澎湃的能量光芒,在精神力锁定住对方身体的同时,轩辕剑的锋锐能量也同时锁定住了自己的敌人,直接发动了狂暴的攻击。

    庞大的能量波动,令齐岳信心十足,但是,很快他的信心就受到了摧毁性的打击。因为,他的对手消失了,毫无预兆的消失了。而且,并不是瞬间转移。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从自己的攻击中脱离出去,可见自己的对手有多么强大了。连精神力和轩辕剑的气息都无法锁定,虽然轩辕剑能量无法锁定是因为没有轩辕魂以及自己的实力还不够的原因,但即使是这样,对手的实力也足以令齐岳惊骇。虽然面前这个长着八只翅膀的家伙没有蚩尤的盘古斧,但是,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却明显在蚩尤之上,即使是蚩尤,也不可能从轩辕剑的锁定中逃脱啊!

    光芒一闪,齐岳手中的轩辕剑下意识的回护在自己胸前,就在那一瞬间,一股无形的能量已经笼罩上了他地身体。全身如同受到了巨锤的轰击一般,齐岳闷哼一声,身体骤然飘退。背后六只羽翼同时光芒大放,全力化解着对方攻击的能量。那高大的男子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依旧漂浮在那里,嘴角处流露出一丝不写地光芒,“以你的力量和我相比,实在是太渺小了。你最终的结局早已注定。”

    齐岳冷哼一声,“少废话,动手吧。”赤金色光芒再次凝聚,齐岳明白,在能量的差距面前,自己根本没可能凭借着战斗技巧击败对手,现在最大的凭借。就是手中的轩辕剑了。所有融合的能量在这一刻迸发,庞大的能量气息完全绽放,没有施展天人合一。因为他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以消耗最小能量代价来战胜对手。所以,此时在日月星辰赤金铠的辅助下,他直接用出了轩辕八法的第二法流星赶月。

    金色地光芒在空中凝聚,齐岳的身体直接消失在虚空之中。无数金色的光影在空中闪烁,庞大地能量光芒飞快的凝聚,日月星辰。此时所展现在半空之中的,完全是那金色的光芒,无数金色的光点遍布在空中地每一个角落。流星赶月作为轩辕八法的第二法,它有着不同的使用方法,上次在面对蚩尤地时候,齐岳使用的是流星赶月的凝聚形态,而这一次,他选择的则是流星赶月的分散形势,虽然攻击形势不一样。但作为轩辕剑本身的能力,它所能发挥出的效果就是极其强横的。庞大的能量气息完全收敛,金色地光点在空中凝聚成一个个金色的光球,令那高大男子惊讶的是,那金色的光球竟然依旧充满了轩辕剑之前所带有的锋锐之气,并且在此时此刻变得更加强盛起来。比之前还要强盛数倍。轩辕八法消耗的能量无疑是巨大的,但同时其威力也是轩辕剑所能施展的攻击中最为强横的。在那庞大的能量作用下,齐岳的攻击力已经提升到了极限。

    庞大的能量闪烁着,高大男子全身涌起一层暗金色的光芒,全身都如同金属实质一般,每一股能量气息都是如此的强横,双掌在胸前虚对,一个暗金色的光球出现了,光球的体积从出现开始就没有再增大,但那暗金色的光芒却变得越来越明显起来,庞大的能量在凝聚之中,他背后的八只羽翼自行拍动,每拍动一下,他双掌之间的暗金色光球就会变得更加凝实一些。面对轩辕八法的第二法,即使强横如他,此时的脸色也不禁凝重起来。

    感受到山谷中的赤金色光芒,冷儿也已经飘身而至,正好看到齐岳身影消失时的那一刻,她清晰的感受到半空中那强横的能量波动,心中不禁大震,就像之前高大男子所说的那样,齐岳和自己战斗并没有使用出全力,虽然自己也有所保留,但看上去,齐岳保留的更多。至少他现在呈现出的状态,也拥有着六翼啊!难怪他不肯与自己合作,以他现在的实力,却似乎足以称霸一方了。

    看到齐岳的强大,冷儿反而有些高兴起来,至少这证明自己并没有看错人。三对翅膀,分别是赤金色、暗红色和银色的,在之前他和自己战斗的时候,似乎还有一对金色和一对黑色的翅膀,黑色的翅膀似乎转化成了那对暗红色的,但是,先前那对金色的翅膀却已经消失了。难道,到了现在他还有所保留么?难道,他也是拥有八翼的实力么?

    虽然齐岳之前确实隐藏了实力,不过此时冷儿却对他有些高估了,面对强如八翼地狱来客的绝世高手,此时齐岳还怎么可能有所保留呢?对手的强横,使他早已经将自身全部能力提升起来才能够与之勉强对抗。冷儿所记忆的金色翅膀是当初齐岳吸收了一只万年级别金翅大鹏雕所得到的,并不是他自己真正的力量,而现在他的力量却并不一样,日月星辰赤金铠所拥有的能量都在此时凝结,所化的三对羽翼也是齐岳全部能力所凝结而至。银色的翅膀,是他麒麟本源的能量,赤金色的翅膀是他的能量和闻婷能量融合后在轩辕剑的影响下出现的,至于暗红色的翅膀则是麒麟隐和他体内全部四种云力凝聚在一起而成。这三对羽翼不论是那一对都是极其强横地,也有着极大的作用,能够对齐岳的实力起到极大的增幅作用。而得自金翅大鹏雕地翅膀从层次上就要差得多了。当齐岳的能量完全融合之后,它也就自行消失,并不是齐岳想要隐藏什么,退一步说。就算齐岳想办法把它弄出来,也不是他自己真正的力量,更无法起到和其他三对翅膀同级别的作用了。

    高大男子身前的暗金色光团变得越来越强盛起来,而此时天香山上空也已经被金色的光芒照亮,那一个个金色的光团动了,带着无比锋锐的气息,流星赶月一般朝下方的高大男子攒射而至,看到这一幕,冷儿不禁想起了一种天象,那就是——流星雨。

    没错。流星赶月流星雨,是流星赶月分散使用方法,上次齐岳对蚩尤用的是流星赶月慧星撞。从整体能量来看,显然是化为慧星更加凝聚,但是,流星雨却有着叠加打击地效果,面对并没有和自己同等级别神器的对手。齐岳自然选择了叠加,因为在没有神器作为依靠的情况下,对手是不可能逐一化解流星赶月攻击地。

    轰然巨响不断响起。每一声都极其震撼,庞大的能量波动从碰撞的中央冲天而起,如同烟花般闪烁着灿烂的光芒。那高大男子身前的暗金色光团不知道是什么能量凝聚而成地,面对轩辕八法的攻击,竟然硬生生的挡住了一个又一个流星雨,无比锋锐地能量在与其碰撞之后,产生出巨大的能量波动,令那拥有八翼的高大男子身形不断闪烁。眼中流露出一丝强横的光芒,齐岳此时是极度震惊的。对方竟然只凭借能量就抵御住自己这种程度的攻击,难道说,他比牛魔王还要强大么?

    此时流星赶月的威力已经尽展,齐岳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将轩辕八法的效果发挥到极限。

    那高大男子每承受一次齐岳地攻击,他的身体就会自行在空中向后划动一段,脸上的神色也会变得更加凝重几分,而他身前的那颗暗金色光球在流星雨的轰击之下也会出现剧烈的能量波动,每闪烁一次,都会变得涣散几分。在不断叠加的攻击下,似乎就要承受不住了。

    高大男子低吼一声,胸前的光芒突然亮了起来,一个暗金色的十字架飘然而出,直接印上了胸前那暗金色光球,暗金色光球似乎原本就是属于这个十字架的,在十字架的交叉点凝聚成形,而十字架也在这时候转化形态,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化为一柄长剑落入他手中,高大男子动了,在庞大的能量作用下,他手中的暗金色长剑不断挥出,每挥动一次,都能将流星赶月带来的攻击化解一拨,起实力之强横,即使是作为敌对的齐岳也不禁叹为观止。这个家伙简直太强大了,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其实,齐岳的判断有些错误,高大男子所使用的并不只是能量,他还没强大到仅仅凭借能量就能够抵挡住齐岳攻击的程度。他所凝聚的那个暗金色光球其实和冷儿的恶魔之吻一样,都属于魔器,地狱三大魔器,排名最末的是恶魔之吻,而排名第二位的,就是他手中的黑暗魔剑,也名堕落魔剑。那暗金色的光芒,是黑暗魔剑出现前的前兆而已,也是黑暗魔剑最本源的保存形态。

    化为流星赶月的齐岳虽然吃惊于高大男子能够抵挡住自己攻击的轩辕八法,但他又哪里知道,那高大男子心中早已惊怒交加,他一直在暗处观察着齐岳与冷儿的战斗,很清楚的感觉到齐岳虽然有能量隐藏着没有完全爆发,但真正的实力和自己还是有着巨大差距的。可是,就在刚刚动手开始,他却吃惊的发祥,进行了日月星辰赤金铠变化的齐岳,再辅助上轩辕剑所产生出的攻击力已经足以威胁到他了,否则,他也不会用处黑暗魔剑。原本他想直接正面解决了齐岳,但是,流星赶月的强悍攻击力,却令他根本没有机会,甚至不得不幻化出黑暗魔剑的本体来抵御,表面看上去似乎是抵御住了,但其实他的黑暗魔剑已经在轩辕剑的轰击下出现了不知道多少细微的伤痕,在品质上,黑暗魔剑比恶魔之吻要强上一些,可和轩辕剑一比,却依旧有着不小的差距。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且在流星赶月面前,他再也无法从齐岳对他的锁定中挣脱,因此,连闪躲都不可能,轩辕八法,又岂是能够轻易抵挡的呢?

    金光在最后的十余次轰击后终于结束了,齐岳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半空之中。高大男子的脸色看上去更加冰冷了,他手上的黑暗魔剑竟然在微微颤抖着,和轩辕剑一样,这种超级魔器本身也是有灵魂的,摄于轩辕剑的王者之气,它竟然已经产生出退缩的感觉。

    光芒一闪,高大男子收回了自己的黑暗魔剑,此时,他的左脸上多了一道血痕,在最后关头,他还是没能完全抵挡住轩辕剑的锋锐,虽然伤并不如何严重,但对他来说,却是最大的耻辱。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能够伤害到我的身体了。小子,今天你居然让我流血。只有用最残酷的方法将你折磨至死才能洗刷我所受到的耻辱。堕落天使路西法,正式向你提出最残忍的挑战,不死不休。”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