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牛魔王VS路西法

    “路西法叔叔,算了。”冷儿的声音突然响起,粉红色的光芒来到路西法身边,眼中流露出几分哀求的光芒,“路西法叔叔,我们放过他吧,他不会对我们的未来构成威胁的。”

    路西法冷哼一声,道:“公主殿下,我们地狱中人是不能有慈悲之心的难道你不知道么?让你父亲知道,恐怕他也不会宽恕你。”

    冷儿看了齐岳一眼,她知道,虽然齐岳刚才展现出的攻击力非常强大,但是,受了自己一掌,又全力提升能量,此时一定已经是强弩之末,而路西法又动了真怒。在地狱之中,除了自己的父亲以外,就属路西法的实力最为强大,因为父亲疼爱自己,才让路西法成为了自己的守护天使。如果堕落天使路西法真的要杀一个人,那么,就绝对会是不择手段。而且,以他的实力来说,强弩之末的齐岳绝对无法在承受雷霆一击。

    冷儿的判断很正确,强行使用了流星赶月之后,此时齐岳胸口处已经充满了烦恶之气,冷儿先前那一掌的攻击力才完全展现出来,没能完全治好就发动如此庞大的能量,他的胸腹之间之前所受到的伤害完全爆发出来,他只是将剩余的能量勉强凝聚着,才能够暂时维持日月星辰日金铠,别说是路西法,就算现在是冷儿再向自己出手恐怕也将无法应付。

    最近这段时间,接连几次面对顶级强者,令齐岳更加认识到自己的实力还是非常不足的,就算现在还可以使用千机百变璇玑界法,也不可能挽回现在的局面。不过,即使如此,当冷儿向路西法替他求情的时候,他心中还是产生出两种感觉,一个就是对冷儿这个姑娘的好感更加提升了几分,地狱公主又怎么了,只要她真心对自己好,那就可以当成朋友看待。另一个,冷入的求情,也彻底激发出了齐岳内心的狂傲之气。路西法又如何,恶魔难道就无法杀死吗?傲气令齐岳心中升起了强大的战意,面对强敌,他知道,今天如果不用出自己的最后手段,是不可能逃离这里的。

    淡淡的银色光芒从齐岳的右臂处亮了起来,甚至将日月星辰日金铠的金光也为之暗淡了一些,庞大的能量骤然而出,麒麟虚影又一次出现了,在齐岳刻意催动麒麟本源的情况下,日月星辰日金铠只是表面维持着,但此时的能量不在象刚才那样融合。

    路西法根本没有理会正在凝聚能量的齐岳,冷声道:“公主殿下,请你不要在干涉到我地决定。这是堕落天使的尊严,即使是撒旦陛下在这里,他也无权阻止我挽回自己的荣耀。更何况,眼前这个人是必须要毁灭的,这对于我们地狱今后进军这个世界极其重要。”

    冷儿心中大急,刚才在眼看着齐岳和路西法能量碰撞的时候,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并不是因为齐岳的实力,而是因为齐岳那撤回的一剑。在自己想要杀他的时候,他还能那样做,这样的男人,能令自己喜欢并没有错。如果他真的死了,那么,自己一定会遗憾终生的。所以,在路西法即将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冷儿立刻站了出来,想要凭借自己地狱公主的身份阻止他。可是,路西法是谁?他虽然是冷儿的守护天使,但是,他在地狱中的地位绝对是超然的,就算是撒旦大魔王也要对他礼遇几分,齐岳的轩辕剑已经对他构成了不小的威胁,一旦面前这个东方年轻人的实力提升到和自己相差不多的时候,凭借着这样一件东方神器,自己将再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令自己受伤了。这样的耻辱又怎么能容忍呢?

    左手一挥,一团黑色的能量将冷儿的娇躯包裹住,甚至连说话的全力都被封锁。在绝对强大的能量面前,冷儿对路西法是根本没有抗衡可能的。光芒一闪,冷儿已经被他送了出去。但此时路西法心中却突然一惊,因为他清晰的看到,齐岳的右臂已经完全变成了银色,而且,那持剑的右臂已经比之前膨胀了至少三分之一的程度,刚刚因为施展了流行赶月后而暗淡了许多的能量再次燃烧了起来,而且,这一次居然比之前还要强悍了许多。

    没错,面对路西法这样的强敌,齐岳已经准备使用自己的终极麒麟臂了。终极麒麟臂当然是不足以毁灭路西法的,但是,如果凭借终极麒麟臂来推动轩辕神剑的话,那效果就又不一样了。在齐岳的计算之中,以自己现在超过七云的实力来发动终极麒麟臂,绝对不是当初毁灭金翅大鹏雕时候的效果了。一旦发动,轩辕八法自己至少能够凭借着最后的力量用出第四法的威力,那样的话,以轩辕剑的锋锐,即使干不掉面前这个家伙,也至少能够将他重创,让他付出小看自己的代价。作为一个男人,自己怎么能在一个女孩子的恳求下苟延残喘呢?

    路西法眼中的光芒再一次变得凝重起来,齐岳身体周围不断扭曲的银色光芒和他那视死如归的目光已经令路西法心中警兆大生,但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为了自己的荣誉和尊严,他是绝对不会后退的,他也有信心将面前这个年轻人毁灭,八只羽翼同时舒展开来,庞大的黑暗能量形成一个螺旋状的领域将方圆数平方公里笼罩在内,路西法也要使用出他最强大的力量了。

    就在这个时候,齐岳那不断膨胀的银色能量突然收回,并没有再增强,而且,就连他身上的能量气息也在不断散去,日月星辰日金铠消失了。

    路西法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好笑,心中暗想,难道是这个小子的能量不够了,刚才只是想要威慑自己么?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你死定了。

    路西法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必胜的,但齐岳不是这么认为的,当他准备使用终极麒麟臂的时候,一个低沉而充满霸气的声音在他心中响起:“你要施展终极麒麟手段么?如果是那样的话,你的实力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恢复。不论怎么说,我牛魔王也是东方的牛,我曾经答应过要替你做三件事,这就算是第一件吧。”

    听到牛魔王的声音齐岳不禁心中大喜,暗骂自己糊涂,还有牛魔王这个老家伙在啊!自己不是路西法的对手,这个作为东方最强的魔神,恐怕就算是撒旦亲至他也能拼上一拼。他曾经答应过自己三个条件,虽然这将用掉一个,但也比自己失去右臂而丧失全部的能量要强的多了。

    正式因为牛魔王的提醒,齐岳才打消了要使用终极麒麟臂的意思,立刻将外放的能量回收,回答牛魔王道:“那好,一切就交给你了。”当他散去终极麒麟臂的能量后,胸口的伤处仿佛更加疼痛了,体内的能量波动也变得虚弱了许多。从与冷儿战斗开始到现在,他始终都处于警惕状态,此时放松下来,自然无法在维持着日月星辰日金铠的效果。

    当然,齐岳也有自己的想法,他现在并不希望是牛魔王干掉路西法,而是希望牛魔王和路西法两败俱伤,那才是最好的情况。如果变成那样的话,自己不但能够干掉一个堕落天使,同时也可以将体内的隐忧完全清楚了。毕竟,牛魔王在他身体里面,对于齐岳来说,一直都如同芒刺在背,如果能将这个问题解决,无疑是他最开心的。

    路西法见齐岳的能量散去,也不想再多耽误时间,毕竟,冷儿的实力还是很强的,想要凭借能量控制住她本身就要消耗路西法不少能量。更何况,冷儿毕竟是撒旦的女儿,这件事虽然自己并没有做错,但还是尽早结束的好,以免节外生枝。

    庞大的黑暗能量凝聚,路西法飘身而起,高大昂扬的身影眨眼间就来到了齐岳面前,一掌直奔齐岳胸前劈去。为了能够瞬间解决问题,他甚至没有使用能量攻击,因为他不想再给齐岳任何机会了。

    就在路西法以为自己即将解决问题,而冷儿已经闭上自己双眼的时候,一个霸道的生音骤然响起,“真当我们东方没人了吗?”迎接路西法的是一个巨大的拳头,无比澎湃的霸道气息迎上了路西法那充满黑暗能量的一掌。

    轰然巨响之中,齐岳的身体借力后退,远远的退了开去,高大十米的巨大身体骤然漂浮在半空之中。而路西法却已经应声抛飞。张开背后八翼才勉强平衡住自己的身体,他骇然发现,在齐岳先前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巨人,狰狞的面庞,无比强壮的身体,以及头上那一对超级大角,巨大的凶睛正瞪视着自己,双手互握,发出一种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声。

    “你是谁?”路西法强忍着体内翻涌的气血骇然问道。他刚才为了毁灭齐岳,攻出的一掌已经用了超过八成的能量,但是与那巨大的拳头接触后,却如同碰上了精金铸造的山岳一般,根本无法撼动对方分毫,霸道的能量直接将自己的身体反震而回。强横的能量波动已经将他所能感知到的方位完全覆盖了。

    牛魔王冷哼一声,道:“你们西方难道都是这样的鸟人吗?上次是白毛的,这次又来了个黑毛的,还不都一样是畜生。你管老子是谁,反正老子是东方的。小样,今天不打的你满面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刚才你怎么对齐岳说来着,给他留个全尸是吧。今天老子就让你变成个鸟棍。”

    听了牛魔王那充满江湖气息的话,刚刚飞退的齐岳不禁笑意狂涌,这只老牛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些了,而且说的还很自然,立刻非常配合的问道:“什么叫鸟棍呢?”

    牛魔王傲然道:“那还不简单,鸟棍就是把他那些鸟毛拔光,然后把所有多出来的东西都撕掉,就剩下一个光杆,不就是鸟棍了吗?”

    路西法已经被牛魔王气的浑身发抖了,口中下意识的迸出一句西方国骂,“***。”

    牛魔王楞了一下,他在齐岳体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以他的接受能力,当初在西方的时候,英文也多少知道几句,尤其是这种骂人的话,不屑的哼了一声,轻蔑的道:“小样,就你着德行还想***我?”一边说着,他半转过身,将自己硕大的屁股朝着路西法摇了摇道:“不是我鄙视你,你这鸟人的鸟肯定是不够长的。”

    “呃……”齐岳在他那边已经说不出话来,牛魔王怎么变得这么淫荡了,而且淫荡的程度绝对和胡光他们有一拼。

    路西法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不知道多少条黑线,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狂怒,也忘记了面前这个巨大的家伙实力比自己还要强悍许多,身行一闪,就朝着牛魔王冲了过来,黑暗魔剑再一次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在他那黑暗魔剑的环绕之中出现了,疯狂的吸扯力绝不是之前冷儿使用的黑暗能量所能相比的。

    牛魔王撇了撇嘴,黑暗能量或许会对齐岳的影响很大,令他不得不小心的进行能量维护,但是,牛魔王和齐岳可不一样,他的能量本身就包含着一定的黑暗气息,但却不象路西法的黑暗能量那么纯粹,还有异常邪恶的能量波动和无比强悍的霸道之气,那庞大的能量波动,绝对不是路西法想要抵挡就能抵挡住的。

    强横的能量波动,直接就出现在路西法面前,当他全力催动黑暗魔剑幻化出那个黑洞想要将牛魔王的身体吞噬时,牛魔王只做了一个动作,巨大的双臂向身体两旁展开,完全放弃了任何抵抗,任由那黑洞朝自己的身体笼罩过来。

    “小样,你不是要吞噬么?好啊!老子***让你吞噬个够,不过,你那洞太小,恐怕承受不了老子的巨大。”黑洞席卷,牛魔王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吞噬其中,庞大的黑暗能量充斥,齐岳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两名超级强者的对决他可是绝不愿意放过的。他很清楚,牛魔王绝对不是这么容易对付,从牛魔王一出现他就看出,路西法的能量虽然庞大,能够将自己吃死,但是,面对牛魔王的时候,他那比蚩尤只是强了一些的能量却依旧是无法抗衡的。牛魔王给齐岳的感觉完全是深不可测,真不知道这只老牛完全的能量究竟有多么强大。

    果然,正当路西法松了口气,眼中愤恨的目光开始变得兴奋的时候,全身突然出现了一层细密的紫色电光波动,一瞬间他刚刚升起的兴奋不但荡然无存,同时,眼中流露出极度的惊恐,几乎是下意识的飞快后退。而就在刚才吞噬了牛魔王的那个位置,一声炸雷般的声音响起,空间裂缝出现,牛魔王那巨大的身体直接迈了出来。

    受到气机的牵引,路西法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黑色的血雾,身体摇摇欲坠。正在他准备使用自己的领域能力时,突然感觉到全身骤然一沉,身上仿佛出现了三座大山一般地巨大压力,将他催动能量立即打断。那巨大的身体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出现在他身前。牛魔王那巨灵之掌已经扇了过来。

    仓猝之间,路西法只能拼尽自己全部的能量凝聚在黑暗魔剑上,同时将八翼收敛保护住自己地身体,试图抵挡住牛魔王的攻击。可是,牛魔王的实力有多么强悍啊!轰的一声,路西法的身体直接被扇了出去,就像炮弹一样砸入到旁边的山体之中。

    牛魔王哈哈一笑,“我就说了,你这个鸟人的洞太小,承受不了老子的巨大。我到要看看。你还有多少能量能再次承受老子的攻击。”一边说着,他已经朝那砸出的洞穴飞了过去。

    齐岳看着牛魔王揍路西法,心中大叫过瘾。他也没想到牛魔王居然强悍到了如此程度,原本期待中地势均力敌大战根本就没有出现,路西法在牛魔王面前,连抵御一击的能力都没有。其实,齐岳不知道的是。牛魔王地实力虽然强大,但是和路西法之间的差距也没有如此巨大。之所以能取得现在的战果,一个是因为之前路西法在齐岳的流星赶月攻击之下已经消耗了不少能量。另外一个,就是牛魔王的狡猾了。他自然明白齐岳对自己地提防,因此,当他一出战的时候,立刻用出了自己最强大的能力,巨灵之力,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牛魔王却将自己全部地能量集中起来爆发,巨灵之力一经启动。就像齐岳的日月星辰赤金铠一样,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比原本强大一倍以上的强悍攻击力。而路西法又被牛魔王的话语激怒,实战上所能发挥出的实力最多也只有七成左右,此消彼长之下,顿时在牛魔王手上吃了大亏。

    香风扑面,正在全力疗伤的齐岳心中一紧,冷儿已经出现在他身边,不过,冷儿却不是来攻击他的,粉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冷儿的样子看上去有几分狼狈,眼中流露出一丝哀求地目光,“齐岳,求求你,放过路西法叔叔吧。他也是为了保护我才为难你的。路西法叔叔从小看着我长大,我一直当他是我的亲叔叔看待。求求你了。”

    齐岳当然不想放过路西法,倒不是因为路西法想要杀他,冷儿已经说过了,地狱世界很可能在不久后即将降临人间,而路西法作为地狱中仅次于撒旦的强者,连自己都无法抵抗,一旦他真正带领着地狱军团攻击东方,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不知道要对东方造成多么大的损伤,那绝对不是齐岳想要看到的。可是,看着冷儿那悲伤的面庞,齐岳却无法忍心拒绝她,毕竟,刚才在路西法要杀自己的时候,冷儿甚至放弃了地狱公主的尊严去恳求他。虽然今天她的目的是来杀自己的,但在路西法出现之前,冷儿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杀心。

    “冷儿,你要明白,那只老牛并不是我所能控制的。”齐岳有些无奈的说道。

    冷儿焦急的道:“可是,他不是你召唤出来的么?我刚才明明看到,他是从你身体里分离出来的,原来你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战斗伙伴。齐岳,求求你了,放过路西法叔叔吧,我保证,今后再也不会来东方为难你了。”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道:“那你能保证当你们地狱降临人间之后,不会对我们东方产生威胁么?”

    “这……,齐岳,你应该知道,这并不是我能作主的啊!求求你,放过路西法叔叔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你的,我都愿意。哪怕是我的身体,也可以……”

    冷儿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齐岳知道,自己不可能狠心的拒绝她,叹息一声,道:“好吧,就算是偿还你当初救我的那次,从现在开始,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了。如果今后地狱世界真的要进攻我们东方的话,你们也要好好掂量一下是否有那样的实力。牛魔王,在我们东方,也只不过是强者之一而已,就算你父亲在这里,也未必就能够战胜他。”欠下的情能够归还,齐岳心中不禁觉得轻松了许多,至少。今后再面对冷儿的时候,自己已经不再亏欠她什么了,如果最后注定两人将是敌对的,齐岳也可以放手去做任何事。不会再有心理负担。

    泪水顺着面庞滑落,冷儿缓缓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和齐岳之间终究是有着一道难以逾越地鸿沟。

    “老牛,住手吧。”齐岳大喝一声,随着精神力的波动直接传入牛魔王脑海深处。

    牛魔王此时已经将路西法从那个砸出的洞穴中拎了出来,他一向是说到做到的,在无比强横地能量锁定之下,竟然直接撕掉了路西法三只羽李,令这位堕落天使发出一声凄惨的呼叫。黑色的血液洒遍空中。

    牛魔王回头看向齐岳,“你真的决定要放过他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亏欠他们什么,让他们走吧。”

    牛魔王嘿嘿一笑,道:“帮你出战,算是你对我的第一个请求,那么。现在让我住手,就应该算是你对我的第二个请求了。放过他也可以,不过。我也就只欠你一件事了。”

    听他这么一说齐岳不禁大火,“我日,老牛,如果你要这样说的话,那好,我现在就提出第三个要求。很简单,我的最后要求就是你必须再替我做三件事。”

    牛魔王愣了一下,火道:“你这算什么?”

    齐岳傲然道:“那你呢?又算什么?既然你能耍赖,为什么我就不能?”他可是痞子出身。这种伎俩以前见得多了。

    牛魔王不得不妥协,随手将路西法像扔垃圾一般扔到一旁,道:“好,好,只算一件事吧。老牛回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光影一闪,他直接回到了齐岳体内,此时,他的巨灵之体能力所能坚持的时间已经不长了。

    路西法自从当年在天界成为了大天使长之后,就从没有吃过这么大地亏,三只羽翼啊!想要恢复是极其困难的,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也不如心中强烈地屈辱感,他全身是血的从地面上站起,看着齐岳,原本英俊的面庞已经变得有些扭曲了。

    此时齐岳的伤势已经恢复了许多,手提轩辕神剑,毫不畏惧的和路西法对视着,以路西法现在受创地程度,根本就不可能对他在造成什么威胁。

    冷儿有些近乎哀求的向路西法道:“算了,叔叔,我们离开这里吧。”

    路西法最后冰冷的看了齐岳一眼,在黯淡地黑色光芒笼罩之中骤然消失了,他最后留下的眼神很清楚的告诉齐岳,总有一天,他还会回来的。东方守护者与地狱世界的仇恨,已经深深的结下了。下次再来的时候,路西法肯定不会再是一个人。

    看着路西法消失的身影,冷儿松了口气,背后的三对黑色翅膀消失了,站在齐岳身边,她地气息显得有些虚弱,那并不是能量上的虚弱,而是精神上的。

    “冷儿。”齐岳叫了她一声。

    冷儿回过头,茫然的看着齐岳,她知道,自己和齐岳之间已经不再可能,而照方和地狱也已经成为了死敌。今后会发生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毕竟,她并不是地狱世界的主宰。以路西法在撒旦心中的地位,这次吃了这么大亏,撒旦是不会放过齐岳的。

    “我们还是朋友。”齐岳向冷儿伸出了自己的手,肯定的说道:“不论今后你们地狱世界和我们发生什么,不论今后如何。至少,我们现在还是朋友。”

    冷儿愣了一下,看着齐岳的目光又变成了当初齐岳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的温柔,粉红色的眸光闪烁,她突然伸手拉住齐岳,娇躯前扑,冲进了齐岳的怀抱之中,吻上了他的唇瓣。

    齐岳愣了一下,冷儿的芳唇远不是想象总的冰冷,那温暖柔软的唇瓣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响起,冷儿那动人的娇躯在他怀抱之中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小心吧,齐岳,地狱是不会失败的。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我们。当西方沦陷之后,东方定然会是我们的目标。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就都不是我所能掌控的。我的父亲,将会亲临人间。”

    齐岳心头一震,撒旦要亲临人间么?可是,地狱世界的霸主真的能够破开位面来到自己这个世界么?此时此刻,他不禁响起了当初雨眸所说的浩劫,那时候雨眸说的是全人类的浩劫,并不只是西方的,难道,她所指的就是撒旦降临?

    冷儿缓缓站直身体,齐岳身上的温度令她觉得很温暖,但这也只是转瞬即逝而已,带着伤感,带着浓烈的遗憾和失落,她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将这个男人的样子完全印入自己脑海之中,飘然而起,粉红色的衣裙在空中飘舞,地狱公主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离去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