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大师的召唤

    飘曾而上,齐岳回到了天香山顶,收回麒麟本相异化,就那么赤身裸体的躺倒在山顶的地面上,凉风吹袭,深秋的寒意并不能影响到他。今天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齐岳心中却并不完全安定。他怎么也没想到,刚刚得到了牛魔王三个条件的承诺,这么快就使用了一个。同时,也多了一个强大的敌人。但是,对于地狱世界来说,齐岳并不是十分担忧,虽然冷儿和路西法看上去都对占领西方很有信心,可真的有他们说的那么容易么?如果是那样的话,教廷与希腊方面也就太颓废了吧。不说教廷,单是完全继承了雅典娜神力的雨眸,在实力上就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加上她的十二星座守护者,绝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此时齐岳的心情有些不好,倒不是因为刚刚离开的冷儿,而是因为闻婷。在前两次使用日月星辰赤金铠的时候,因为能量调动的庞大,闻婷都曾经清醒过,可是这次,她那沉睡的灵魂却依旧处于沉睡状态。闻婷的灵魂和停留在齐岳体内的轩辕魂、牛魔王、小鹏和獬豸都不一样。其他这些,就算处于沉睡之中,齐岳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但是闻婷因为肉身已经完全放弃,而且融入自身的时候是直接以与自己融合能量的形态出现的,因此,她的灵魂就变得非常虚弱,齐岳甚至连她隐藏在自己身体内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闻婷呢?她究竟去干什么了?为什么在自己能量充足的情况下她依旧没有出现,难道是她的灵魂出了什么问题么?还是因为自己已经将她注入自己体内的能量逐渐吸收之后,使她地灵魂受到了损伤呢?因为闻婷没有出现的原因,齐岳心中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对于闻婷。他除了极深的爱恋之外,还有着极强的愧疚感,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地原因,闻婷又怎么会死。所以,现在在齐岳心中最重要的女人中,闻婷显然是排在第一位的。

    天香山因为是京城著名景区之一,因此,在绿化上也比京城其他地方要好得多了,在自然气息相对充沛的这里,齐岳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将冷儿带给他的伤势完全治好。当他身体恢复之时,心中也明白,冷儿击中自己的那一掌在最后关头一定是收了些力的。否则,就算自己同样是受伤,伤势也肯定要比现在沉重的多了。

    想到这里。齐岳心中对冷儿的感觉不禁又发生了些变化,不禁暗暗叹息,不论是属于什么阵营,都不一定是按照自己阵营来出现心神控制地。就像雨眸和冷儿,雨眸到是雅典娜女神的继承者呢?可是。她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最后还不是放弃了与自己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一点地感情么?即使最后她因为心中愧疚和后悔并没有杀掉自己,但是。她的做法已经完全不像人类崇拜的天神了。而冷儿呢?以她地狱公主的身份,自己明明已经表示出了不可能和地狱有所合作,她确实应该将自己干掉的。但从战斗开始到结束,她却始终有所保留,就连最后路西法决定要杀死自己地时候,冷儿也是及时出现,想要阻止他。这样一个女孩子,你真的能说她是恶魔么?不,至少在齐岳心里这个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淡淡地光芒闪烁。齐岳从地面上飘身而起,是该回去的时候了,也没和雪女说一声自己就悄悄的跑出来这么长时间,想必她已经非常担心了吧。齐岳并不知道的是,担心他的并不只是雪女,他的父母也一直留在龙域别院中,等待着他的归来。

    从麒麟珠内取出自己备用的衣服,正在齐岳准备飞回龙域别院的时候,口袋中地手机却响了起来,掏出一看,他吃惊的发现,自己手机上竟然已经有了十几个未接电话,而且号码都是一个,就是现在拨过来的这个。按下接听键,“谁啊?这么迫不及待的找我。”

    齐岳一向没有记忆电话号码的习惯,在他以为,这不断打电话过来的应该是雪女才对,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电话另一边传来一个慈和的声音,“齐岳么?找到你可真不容易啊!”

    “大师,是你?”没错,来电话的是已经回到西藏的扎格条鲁大师。

    “恩,是我,齐岳,你最近有时间么?如果有的话,你最好来一趟西藏,我有话要对你说。”扎格鲁的声音虽然很平静,但齐岳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些他情绪上的焦虑。以扎条鲁的佛性修为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不禁令齐岳心头一沉,道:“大师,什么事这么急?”

    扎格鲁道:“这件事情通过电话说不方便,你还是到了西藏再说吧。如果你没时间的话,我就坐飞机到京城去找你。”

    齐岳毫不犹豫的道:“不用了,大师,还是我去找您吧。我现在就动身,争取明天上午就能到达西藏。”听了扎格鲁的话,齐岳知道这件事绝不简单,否则扎格鲁也不会说的这样神秘了。手机这种东西的私密性其实并不强,尤其是齐岳现在这样的身份,他的手机很可能被国家监听了,所以扎格鲁才会要求他亲自去西藏一次。

    齐岳并没有过多的耽误,挂上电话后,他直接用麒麟隐的隐身技能将自己身上的气息收敛,因为之前一战对他体内的能量消耗非常大,所以,他并没有自行飞行,当然也不可能去坐飞机了。坐飞机哪有坐着小鹏飞行快速方便呢?那可是真正的私人飞机啊!

    凭借剩余的能量将麒麟隐笼罩的效果扩大到小鹏身体大小的程度,在它的负载下,认准西藏的方向快速而去。齐岳并不担心自己会迷路,西藏地准确位置他虽然不知道。但大方向找到还是没问题的,只要接近了扎鲁大师一定范围之内后,他直接就能够凭借着两人之间的气息感应而找到大师。

    齐岳这边朝着西藏飞去,也没有忘记雪女这边。

    坐在小鹏背上,拨通了龙域别院的电话。

    “雪女么?是我。”

    “啊!齐岳,你在什么地方?”雪女在电话地另一边有些焦急的问道。

    齐岳微笑道:“怎么?才这么会儿不见就想我了么?”

    雪女没好气的道:“好啦,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赶快回来吧。伯父伯母都在等着你呢。”

    端坐在小鹏背上,齐岳听了雪女的话不禁一愣,伯父伯母?难道是他们,沉默了一下,齐岳道:“他们的检验结果出来了么?”

    雪女道:“昨天就已经出来了,只不过昨天因为你在修炼。所以伯父伯母并没有惊扰到你,谁知道你修炼一结束就离开了别院,你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回来。”

    虽然雪女并没有明说。但是,从她的话语中齐岳已经知道,齐天磊和应小蝶夫妻显然是已经通过科学认可了自己的身份。他沉默了。此时,连齐岳自己都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心情。原本被父母认可应该是极为高兴的事,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高兴不起来。或许是在真正相认之前,经过了太多地波折吧。

    “齐岳,你在听么?”雪女明显感觉到了齐岳气息的不对。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在听。雪女,我暂时还回不去,你让他们先回去吧。我有急事要立刻去西藏一趟。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回来。你让他们不用担心,等我回来之后,自然会去找他们的。”

    听齐岳这么一说,雪女心中不禁有些奇异地感觉,难道他是在逃避么?不,齐岳并不是一个习惯逃避的人。即使上次闻婷的事情对他打击那么大,他都能够振作起来。以发展生肖守护神力量为源泉,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会是因为什么呢?难道在西藏有什么大麻烦不成?“齐岳,你去西藏究竟是什么事?”

    齐岳苦笑道:“没什么大事,只是大师让我过去一趟,说是有些事情要和我商量。你也知道大师在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中的地位,他地请求我是必须要答应的。你在家处理好麒麟集团的事,我尽快赶回来就是了。”

    雪女试探着问道:“要不,你就用电话和伯父、伯母他们说几句话吧,他们已经等了你一晚上了。”

    听了雪女这句话,齐岳地心跳仿佛漏了一拍似的,但他还是拒绝了,“算了吧。一切都等我回来再说,你帮我转告他们,让他们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把我们公司生产的水果给他们带回去一些,我想,对他们的身体应该是有些帮助的,毕竟,他们也已经为了自己的事业操劳了一生,我挂断了,电话我可能会放在麒麟珠内,就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说完,齐岳直接挂了线。并不是他绝情。而是他怕自己一旦和齐天磊夫妻通话之后就会忍不住立刻赶回龙域别院去。他们虽然已经认可了自己的身份,但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仔细戏考一下如何处理和自己之间地问题。齐岳绝不希望看到齐天磊夫妻因为一时冲动而做出什么让自己不容易接受的事情。同时,他自己也需要冷静一下,至少,在真正与父母相认之前,齐岳希望自己心中的所有负面气息都能够随之消失。

    ……

    “他不愿意和我们说话么?”应小蝶泪眼朦胧的看着雪女。

    看着她那充满了悲伤的样子,雪女不禁轻叹一声,安慰道:“伯母您别这样,齐岳不是一个喜欢记仇的人。何况你们又是他的亲人,他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但是他现在有急事,必须要去西藏一趟,是不可能回来的。我想,他可能也需要冷静一下吧,等他从西藏回来,一切都会好的。”

    应小蝶转身投入丈夫怀抱之中,哽咽道:“都是我们不好,是我们伤了孩子的心。他已经受了那么多苦,可是,我们却依旧那样对他,天磊,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啊!”

    感受着妻子的悲伤,齐天磊毕竟冷静一下,道:“小蝶,齐岳是个懂事的孩子,雪女姑娘说得对,他是需要时间来让自己冷静一下,而不是记恨我们的。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你也知道了他以前所遇到的一切,现在,就让我们静静的等待吧,等着我们的儿子真正回到我们身边来。他失去的一切,我们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去补偿。”

    应小蝶悲声道:“可是,他真的会给我们补偿的机会么?”

    齐天磊仿佛决定了什么似的,“如果你实在担心的话,不如我们直接上西藏去找他。”

    应小蝶愣了一下,但她还是摇了摇头,这位女强人从亲情的伤感中清醒过来后还是非常理智的,“算了,你说得对,让他静一下吧。或许,他本来就是为了躲避我们才去的西藏,我们又何必逼的他太急呢?雪女姑娘,我就叫你雪儿吧,还要麻烦你,等齐岳回来后通知我们好么?”

    齐天磊和应小蝶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看不出雪女和齐岳之间的关系呢?在他们心中,已经将雪女认作了自己的儿媳妇,儿子不再,对儿媳妇他们就变得更加亲切了。似乎要将对齐岳的情感都释放在雪女身上似的。

    从齐天磊夫妻身上,雪女仿佛感觉到了自己全家人幸福的生活在雪山上的情景,那是多么美妙啊!可惜,现在一切都已经没有了。不过,齐岳的家人,不也一样是自己的家人么?

    “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吧。只要齐岳一回来,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们。不论齐岳怎么样,我都会在我们离开之前让你们见到他的。”

    齐天磊一愣,道:“离开?你们要去哪里?出国么?”

    雪女摇了摇头,道:“伯父,您应该已经知道了,齐岳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所以,等他从西藏回来之后,只要我们集团的生意上了轨道,我们就必须又要离开了。不过你们也不用过于担忧,这次离开后,最晚在一月中旬我们也会回来的,正好能赶上炎黄共和国农历新年的时间。”

    齐天磊叹息一声,道:“为国出力,本事我辈男儿的职责。不过,齐岳从事的事情恐怕也太危险了一些,等他回来之后,看来我要找他好好谈谈了。”

    雪女微笑道:“伯父,您可能没有完全明白,齐岳所做的事情并不只是受到国家的命令,那也是他必须要做的。以前有一部电影中曾经说过,人的力量越强大,责任也就越大。齐岳就是这样,他拥有了远超过常人的实力,就必须也要做许多常人所无法达到的事情。这并不是命令,而是使命,是他必须要去做的。伯父、伯母,你们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齐岳说了,让你们一定注意身体,这些水果是齐岳让我送给你们带回去的,请你们品尝一下。我们公司的产品虽然价格高了一些,但确实是原生态水果,对于人体是极为有益的。只要伯父、伯母需要。今后每周我都会送一些给你们地。”一边说着,雪女拿起一个麒麟集团生产的贵宾礼盒递给了齐天磊身后的保镖。

    齐天磊夫妇现在可没时间关注水果什么,心思完全都放在远离的齐岳身上,不过。雪女地行动也相当于给他们提了个醒,一个是证明,齐岳并没有记恨他们,否则也不会送水果给他们,并且,也让他们想到了自己儿子成立的集团公司才刚刚开始运作。既然儿子不在,那么,就在这方面帮帮他吧。至少,当儿子回来的时候得知公司业绩不错,心情总会好一些的。

    齐天磊和应小蝶告别了雪女后。坐上自己的豪华轿车离开了龙域别院。

    “天磊,我想帮帮岳儿的麒麟集团。”应小蝶刚关上车门,就迫不及待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看着妻子那焦急的样子。齐天磊不禁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应小蝶嗔怪道。

    齐天磊道:“小蝶,你不愧是我的好老婆,这次,我们又是心有灵犀了。”

    应小蝶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你也想到了啊!”

    齐天磊只有在自己妻子地面前身上那股无形的威严才会完全消失。哈哈一笑,道:“如果连这都想不到的话,我也不配做金谷集团地董事局主席了。我们这次不但要帮助齐岳。同时,还不能让他知道。只有这样,我们这个忙才算是帮对了。”

    应小蝶一愣,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过来,微笑道:“算你还有几分头脑吧。”这对聪明的夫妻同时想到,从几次的接触过程来看,齐岳显然是一个自尊很强的人。如果他们从全方位帮助麒麟集团的话,说不定会起到反效果。毕竟。任何人创业,最希望地都是看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向成功,而不是依靠他人的力量,只有这样得到地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齐天磊掏出自己的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后,平静的道:“立刻给我调查一下麒麟集团刚刚发售的产品,包括全部产品分析,以及产品价值估算。明天中午之前,我希望在办公桌上看到报告,越详细越好。”作为一个大公司的领导者,齐天磊是非常沉”的,即使想要在暗中帮助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也要先摸清楚这次麒麟集团推出的产品到底价值几何。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地决定帮助策略。

    齐天磊和应小蝶在京城为了齐岳悄悄的忙碌起来,而齐岳坐在金翅大鹏雕小鹏背上,已经越来越接近西藏了。

    小鹏全力展开的速度连齐岳都自叹弗如,可见其速度有多快了,至少普通民航飞机是绝对无法和小鹏相比的,大约也只有那些高科技的战斗机才能与之媲美一下吧。

    齐岳收敛心神,将精神力外放感受着扎格鲁大师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气息,同时也利用精神力对空气中能量的感知,凭借着麒麟升云大法恢复着自己的云力。通过这次与冷儿和路西法的战斗,齐岳对自身能量的了解更深了,他发现,自然之源虽然是一种中正平和的能量,同时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来操控植物,但是,总体来讲,它也只是一种能量的特殊形态,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容易吸收转化的能量之一。而这种能量本身,直接应用并不是最理想的。自然之源这种能量,必须要与其他能量相配合,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比如这次齐岳在自己的水云力提升到了八云境界之后,想到了与自然之源联合。最后的结果是令他大为吃惊的。对自身治疗的速度至少提升了三倍以上啊!而且,是那种无视任何伤势的治疗,不仅是内伤,就连外伤也同样可以起到巨大的效果,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水云力在自然之源的支持下发生了质的变化。这一路的飞行过程中,齐岳一边恢复着自己的云力,一边试探着自然之源和自己其他几种云力融合后的效果,结果,他吃惊的发现,当单一一种云力和自然之源融合之后,就像是火焰遇到了氧气一样,那瞬间激发的效果是无比惊人的。但是,也有一个限制。那就是自然之源在增幅的时候,只能单纯地增幅一种能量,一旦能量是以混合形态出现,虽然也有辅助作用。但那种巨大的效果就会自然消失了。这也是为什么齐岳以前没有发现的原因。当初在从伦敦回到龙域别院之后,扎格鲁和他恳谈过,才令齐岳重新燃起了对自身各种云力注意应用的决心。而在这之前,齐岳在使用攻击手段地时候,大多数时间都会选择将自己几种云力融合起来,或者使用麒麟本源能量和这些云力融合在一起使用所以并没有发现自然之源能量的这个奥秘,此时发现,不禁令齐岳心中大喜。

    单一云力受到自然之源的辅助提升,其效果就会数倍放大。在这种情况下,单一云力发挥出的效果就不会逊色于麒麟本源能量了,即使和麒麟臂相比。也不会逊色太多。而且这样应用云力,在自然之源的刺激下,自己修炼起来就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完全可以用更短的时间达到提升云力的目的。既然如此,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随着自然之源的奥秘被齐岳参悟。他心中也开始出现了多种使用自然之源来辅助自己本身能量地方法,从这些方法之中,齐岳得到的启示也越来越多。正是因为这段飞行时间的明悟。才令他真正走入了接近神级地境界,让他真正接近了四祥云墨麒麟的奥秘。

    小鹏的飞行速度实在恐怖,当齐岳到达西藏的时候,天甚至还黑着,凭借着精神力的牵引,齐岳很快就找到了圣佛寺所在地方位,不过,他也清晰的发现,在圣佛寺所在处。有着一股庞大的佛力守护着,令自己地精神力无法探入其中。但有了扎格鲁大师的气息,对于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将小鹏收入自己的麒麟珠之中,齐岳飘身而下,缓缓落在圣佛寺山门之前,或许是因为扎格鲁大师的原因,也因为舍利手珠曾经数次救过他,所以齐岳虽然是个没有信仰的人,但是对于佛门还是非常尊敬的,因此,他并没有直接飞入寺院之中,而是落在了山门外。

    没有敲门,因为不需要。齐岳站在黑暗之中,将自己的麒麟气息释放出去。他能感觉到扎冷鲁大师的气息,扎格鲁自然也能够感觉到他气息的存在,所以,现在齐岳需要做地,只是静静的等待。

    果然,时间不长,山门打开,一身白色僧衣的扎格鲁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齐岳,他不禁微笑道:“刚才我还以为自己的感觉错了,原来你竟然真的已经来了。看来,你的实力增强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你身上发生的奇迹,总是能令我这个本该六根清净的和尚出现情绪上的波动。”

    齐岳微微一笑,道:“大师你虽然是和尚,但你同时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啊!没有谁是能够永远保持平静的。”

    扎格鲁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齐岳说话也有禅机了,孺子可教。来吧。”一边说着,他转身向圣佛寺内走去。

    看着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扎格鲁向里面走去,齐岳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扎格鲁的年纪不大,但是,却总能令自己产生出一种尊敬的感觉,他身上的佛力是完全收敛的,但无形中散发出的平和之气,似乎能够与天地融为一体似的。扎格鲁是齐岳第一个敬佩的人,直到现在,这份敬佩也没有丝毫减少。

    圣佛寺的路依旧是原来那样陡峭,这是齐岳第二次来到这里,回想起自己当年在殴打了燕小乙之后到西藏避难时的情景,齐岳脸上的笑意不禁更浓了。真的是天意啊!让自己见到了扎格鲁,也正是因为上次来到这座圣佛寺的时候,才会使自己拥有了这样强大的力量。感受着寺庙中祥和的气息,齐岳不禁由衷的感谢上天对自己的厚待。他真有些不敢想像,如果自己变回以前那个样子,自己将会如何选择呢?哪怕这一切将会让自己的生命变得只有以前十分之一长,齐岳也不会有丝毫后悔。人一声中,只要能够绚烂的绽放,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毕竟,在继承了麒麟血脉之后,他已经见到了太多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也令他的人生重新充满了色彩。

    扎格鲁将齐岳带到了一个他非常熟悉的地方,就是当年对他进行初云级别提升的那座大殿。

    沉重的大门对于齐岳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影响,大殿内的烛光使他仿佛进入了远古时期一般。关好殿门,齐岳跟随着扎冷鲁走到大殿中央的蒲团处坐了下来。

    “大师,你这么急找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扎格鲁看着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深切的担忧,“齐岳,因为我看到了未来。”

    齐岳一愣,道:“大师,原来您还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啊!以前怎么没听您说起过。”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这并不是我的能力,而是一种预感,非常不详的预感。”

    此时的扎格鲁,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反而更像是一位得道高僧,淡淡的佛光环绕着他的身体,齐岳没有插话,听着扎条鲁继续说下去。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