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认亲

    听到齐岳的话,雪女不禁大喜,道:“太好了,这下我们也可以和教廷他们对抗了。现在距离一月十日和雨眸之间的战斗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此时能够得到实力的提升,我也可以放心的让你去了。”

    齐岳看了看外面依旧明亮的天色,道:“雪女,我有些不放心大家,今天晚上我们就回去吧。我怕那边蚩尤已经治好了伤势。拥有盘古斧的他,毕竟不能用常理来看待。”

    雪女眼中流露出一丝失落,但她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你说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不过,有些事我现在告诉你。我们麒麟集团发展的速度比想象中还要快。姬上将大约在半个月前来电话说,国家领导们已经完全认可了我们公司的水果,并且大加赞许。但是,为了保证公司为国家领导提供水果这件事不被泄露,一切都要在秘密中进行。而国家也不会亏待我们,虽然不会支付我们钱来购买水果,但是,却把我们公司的赋税以特例调整到以前的一半,同时,在国家的作用下,我们的产品得到广泛推广。国家领导们对你可是赞赏不已啊!对我们最大的帮助就是在国家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我们公司的宣传片,每周播放一次,持续一年,这样的宣传效果,可不是一点资金的问题了。在国家的扶持下,再加上早期购买我们产品的客户彼此宣传,现在我们第一期的产品已经全部卖出,第二批也在准备上市的过程中了。先期投入资金完全回笼,现在,关姐可不说你定价高了。甚至还想着要惩价呢。她每天虽然辛苦,可是一看到财务报表就乐的不得了。”说到这里雪女不禁笑了起来。

    听着公司走入正轨,齐岳不禁松了口气,他确实没时间顾及到公司方面地事。能够有这样的成绩已经非常不错了。

    雪女笑过后继续道:“还有,因为我们公司产品的效果非常明显,已经引起了国外一些同行的注意,现在已经有七个国家地同行向我们提出要求我们产品的代理权了。你看这件事应该怎样处理。”

    齐岳想了想道:“这个简单,一切按照正常程序来办。我们不需要代理,一切都要走直销手段,务必要将我们自己的产品控制在自己手中。因为我们的原生态水果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根本就不怕竞争。就算竞争对手手中有了种植的办法,没有远古巨兽时期那样的环境也不可能培育出同样的水果。现在先不要着急,你待会打电话告诉月关姐。我们离开后,公司的一切事务由她来掌控,出口暂时先不要。等我们回来后再说,让她先立足于国内,加大力度对我们公司的产品进行宣传,等我们回来地时候相信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资本,那时才是我们进军国际市场的好时机。我们毕竟是新发展起来地公司。还需要不少时间来整合不成熟的方面。”

    雪女点了点头,道:“我和月关姐商量后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还不是急于发展的时刻,必须要稳定住形势再说。而且。我们公司的产品,也需要更好地建立起牢固的客户资源,有了稳定的收入之后再图谋发展才最有利。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国外媒体似乎也关注起我们这个小公司来了,我听月关姐说,国外有不少关于我们地报道,这件事要不要追查一下?”

    齐岳摇了摇头,道:“我们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月关姐一个人忙不过来,先放放再说吧。等我们再从远古巨兽时期回来的时候,再处理这些事。哦,对了,你告诉月关姐,如果条件合适的话,再购买两个大型冷库。我们不能总去远古巨兽时期,这次回来,要尽可能的多带水果。”

    雪女有些担心的道:“可是,这样的话,时间一场会不会影响水果的质量呢?”

    齐岳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怎么会呢?别忘记,我可是自然之源啊!还有植物魂妹妹对植物地了解,只要在仓库内稳定的注入一定自然能量,就不会有问题。”

    雪女恍然道:“原来如此,那就这么办吧。”

    齐岳眼中流露着深刻的感情,道:“今天晚上就要走了,你陪我去见见他们吧。我想,他们一定给你留了电话号码。”

    雪女自然知道齐岳说的是谁,道:“那我现在打给他们?”

    齐岳掏出自己的手机,道:“还是我自己打吧,告诉我号码。”那毕竟是他的亲生父母啊!这些问题还是自己解决的好。

    按照雪女告诉他的号码拨通了齐天磊的电话,听到那边已经接通的声音,如果说齐岳现在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我是齐天磊,哪位。”齐天磊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有威严,那充满磁性的感觉即使是齐岳听起来也会感觉很舒服。齐天磊留给雪女的电话是他并不对外公开的私人电话,而用作商用的电话一般都是由秘书接听的。

    “是我。”齐岳略微沉默了一下后,才回答道。或许是因为情绪的关系,他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齐天磊先是愣而一下,紧接着,他的声音变了,没有了沉稳,而充满了激动的情绪,“齐岳,是你么?你现在在哪里?”

    听着自己父亲的声音,和那激动而亲切的情绪,齐岳紧张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些,道:“我在龙域别院……”

    还没等齐岳继续说下去,齐天磊已经快速插言道:“你终于回来了。好,你就在那里等我们,我们立刻过去。”说完这句话,他立刻就挂了手机。

    齐岳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电话。齐天磊急切的心情令他心中涌起浓烈地亲情,他们就要来了,他们就要来了啊!想着即将要面对自己的父母,他不禁有些局促不安起来。赶忙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特意去刮了下胡子,使自己看上去清爽一些,就像是准备相亲似的,紧张中带着几分兴奋。

    雪女就在一旁微笑地看着齐岳,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齐岳会出现这样兴奋的情绪了。能与亲生父母相认,雪女的喜悦绝不再齐岳之下,她最希望的就是齐岳能够快乐啊!或许,这就是爱一个人之后都会出现的情绪吧。

    齐岳修整完自己之后,立刻带着雪女来到大厅中。开始他还能够在大厅内沉稳的踱步,但没走两圈他就忍不住了,心中一直在想着。当齐天磊夫妇来临的时候,自己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呢?是不是应该直接上去与他们相认呢?还是先探探他们的口风,看他们准备如何对待自己?随着脑海中的胡思乱想,齐岳的心情变得越来越不平静了。踱步也从别墅内走到了别墅外,站在距离别院大门不远处焦急地等待着。甚至将他的精神力外放。感受着别院周围每一个方向过往车辆中的生命气息。其实,他这样做完全是徒劳地,齐天磊夫妇可没有特异功能。身上自然也不会有能量感应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就算他的精神力再强大,毕竟也不是眼睛,是不可能看到他们的。

    齐天磊夫妇急切的心情一点也不必齐岳差,没让他等待太长时间,刹车声已经从别院门外传来,紧接着就是一声清脆的喇叭爆鸣,将齐岳从局促不安中惊醒。

    “开门。”齐岳向雪女打了个招呼。

    雪女早已经准备好了,别院大门开启。一辆限量版劳斯莱斯幻影从外面看了进来,车身是加长地,最前面车头上的天使标志看上去是如此醒目。不过,一向爱车的齐岳此时却也没有时间来关注这些了,目光如电,直透车内。

    劳斯莱斯一开进门就停了下来,没等司机下车去开门,后面地车门已经自行打开,还在酝酿着要怎么面对父母的齐岳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已经从车上蹦了下来,确实是蹦下来的,下一刻,她已经冲到了自己身前。正是应小蝶。

    齐岳刚想开口说什么,应小蝶已经泪流满面的抱住了他,“孩子,我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妈妈等的你有多辛苦么?”

    空白,此时此刻,齐岳脑海中完全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他之前想到的重重话语全都消失了,母亲的一句话,勾起了他内心最强烈地情感,泪水根本不受控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投入母亲的怀抱,齐岳充满激动的声音却只哽咽的叫出了一个字,“妈——”

    母子二人相互拥抱着放声大哭,齐岳仿佛要将自己二十年孤儿生涯所遭受的悲苦全部抒发,而应小蝶也似乎要将自己内心中对儿子二十年的思念完全释放一般,母子二人就那么相拥而泣。

    站在一旁的雪女看着眼前如此震撼的一幕,也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和亲人,泪水流淌而下,不胜唏嘘。

    齐天磊的步伐已经不像他平时那么沉稳了,他下车的速度只比应小蝶慢了一点而已,来到齐岳和应小蝶身边,张开他那宽阔的臂膀,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搂入怀中,喃喃的哽咽道:“团聚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周叔此时就站在别墅门口,而雪女也站在一旁,但是,此时此刻却没有任何人想要去破坏眼前这认亲的一刻,看着齐岳一家的团聚,他们都在心中默默的祝福着,感动着。

    哭泣持续了很久,齐岳的情绪才逐渐稳定下来,因为身体的接触令他发现自己的母亲因为过于激动心脏已经有些不堪负荷,这才令他从复杂的情绪中清醒过来。

    一股柔和而温暖的能量顺着齐岳的大手输入应小蝶体内,舒适的感觉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柔和的能量缓慢的影响着她的身体,令应小蝶的哭声逐渐收歇了。

    抬起头,齐岳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看着近在咫尺的母亲,一时间,他根本就无法说出话来。

    应小蝶双手搀扶住齐岳的肩膀,道:“孩子,快起来吧,地上凉。”

    齐岳在母亲的搀扶下站起身,他的身高比自己的父亲齐天磊还要高上大半个头,看着虽然不算英俊,但身材伟岸,散发着高贵气质的儿子,应小蝶心中的悲伤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豪和喜悦。

    “孩子,你让妈妈等的好苦啊!这一个月,妈妈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还好,你终于回来了。”应小蝶拉着齐岳的手紧紧握住不放,看着儿子那一头白发,她心中不禁再次涌起一股悲意。

    齐天磊见妻子又要哭,赶忙道:“走吧,我们进去再说。”一边说着,他拍了拍齐岳的肩膀,眼中流露出着慈祥的光芒。

    曾几何时,自己多么希望能够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啊!而现在,这一切却都同时到来了,自己渴望的父母终于来到了身边,这种感觉令齐岳早已经忘记了紧张,情绪处于极度激动状态。良久无法平复。

    三人来到别墅内的大厅中坐下,齐天磊坐在齐岳对面,而应小蝶执意要挨着自己的儿子,就坐在齐岳身边拉着他的手。

    感受着母亲身上不断释放的温暖气息,齐岳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孺幕的情绪。

    齐天磊叹息一声,“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我们终于找回了你。齐岳,我知道你可能在责怪我们。直到二十年后的今天才见到我们。这二十年来,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可是,你能理解我和你母亲的苦心么?当初,并不是我们抛弃了你,而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为了报复我们,才偷走了我最心爱的儿子,后来虽然我已经报了仇,但是,最后得到的消息却是偷走你的杀手在人间蒸发了。我用尽人力物力,却始终都没有得到你的消息。你妈妈为了失去你,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后来,我们又有了莹莹,有了莹莹之后,我们都决定不再生育了,因为我们早已经有了儿子,我们也始终相信,你依旧活在人间。坦白说,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也不是那么热爱公益事业,但是,自从你失踪了之后,我和你妈妈却将很大一部份精力放在了慈善事业方面,为的就是能够感动上天,有一天能够将你送回到我们身边。二十年,整整二十年啊!今天你终于在我们面前了。孩子,你能原谅我和你妈妈么?”

    看着齐天磊已经因为激动而变得通红的双眼,齐岳用力的摇了摇头,哽咽道:“不,你们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原谅,因为,在我知道了当初的情况后,根本就没有再恨过你们。你们同样以为我的失踪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这一切,只能说是上天捉弄我们一家人吧。爸。”

    最后一个字的呼唤,顿时令齐天磊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一时间不禁老泪纵横,还有什么比老来得子更加幸福的呢?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完全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而应小蝶更是伏在齐岳肩膀上再次哭泣起来。

    得到了齐岳的认可,齐天磊和应小蝶现在的情绪虽然激动,但内心却是无比兴奋的。本来他们以为齐岳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他们是因为还在责怪他们。但现在看来,一切都不是问题,儿子已经真正的回到了自己身边。

    一家人的激动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才逐渐平静下来,应小蝶温柔的擦掉儿子脸上的泪水,因为她是贴着齐岳坐的,感受着儿子强壮的身体她不禁破涕为笑,“孩子,你可比你爸爸要健壮多了。二十年没在我们身边,苦了你了。”

    握着母亲的手,齐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妈,您就别再自责了。其实我也有不对,如果之前见到你们的时候,我的情绪能够稳定一些,说不定我们一家人早就相认了。后来因为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去处理,所以才回来的晚了,让你们担心了。”

    齐天磊听齐岳说道这里,挥了挥手。让身后守护的保安们退出了别墅,这才向齐岳说道:“我通过一些方面对你的身份进行了解,却发现你地档案非常神秘,最后结束的地方是在清北大学。而且你还是中途退学的。后来的档案竟然完全没有。就连你所创建地麒麟集团在档案中也少的可怜。据我所知,你应该还是国家重要部门的人吧。”

    对自己的父母自然是没什么好隐瞒的,齐岳道:“爸,我并不属于国家什么部门。但是却有国家的认可,怎么说呢,我的身份比较特殊。从国家方面的角度来看,我其实只有一枚钻石守护勋章和一定的特权,其他也就没什么了,国家也不会刻意的控制我去做什么。”

    “钻石守护勋章?”听到这个名字,齐天磊夫妇同时一惊。虽然他们和警察局地关系非常密切,但是也没得到这样的消息。但是,关于钻石守护勋章的含义他们却是听说过地。只有对国家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人才有资格得到。而且,钻石守护勋章的拥有者只会听候主席的命令调遣啊!可以说是整个炎黄共和国中最高规格的荣誉了,而自己地儿子竟然有着这样的荣誉,可见他的身份有多么不一般了。

    齐岳看着父母惊讶地样子继续道:“简单来说,我们是一个群体。用称呼来表示的话,就是东方守护者,我们的任务就是守护东方。当有些事情是国家无法解决的时候。我们就会出面,负责化解这些危机。”

    齐天磊想了想,道:“这么说,你们是一个组织了?而麒麟集团也就是你们外在形态么?”

    齐岳摇头道:“不,不是的。麒麟集团只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而已,希望将它作为我的事业,毕竟,一个男人如果没有自己的事业,终究是不好的。像这里。是如月地别墅,我总不能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啊!而想拥有一切,我就必须先要有资本才行。”

    “你说的是海如月吧。这个女孩子很能干,也亏的她父母如此放心的将公司交给她一个只有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如果不是他们公司本身经营项目的局限性,龙域集团还将会有更大的发展。”一说到经济问题上,齐天磊顿时来了精神。

    齐岳苦笑道:“其实,我的麒麟集团都是管如月借钱开的呢。等集团上了轨道以后,我再还钱给她。”

    没等齐天磊开口,一旁的应小蝶已经说道:“借钱?我们的儿子怎么需要借钱呢?借了多少?告诉妈妈,回头妈妈让人还给龙域别院。”

    齐岳微笑的看着一脸关切的母亲,道:“不,不用了。我想自力更生。其实,那天在我得知你们有可能是我亲生父母的时候,心中就有过犹豫,所以,后来想想你们怀疑我的身份也是正常的。毕竟,你们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富豪,我贸然认亲怎么会不引起怀疑和猜测呢?爸、妈,在公司的问题上,就让我自己尝试吧。我只是想做自己的事业而已。钱多我来说本身是无所谓的,只是希望享受那种成功的感觉而已。其实,那天你们告诉我说把资产都转移给了妹妹,我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至少现在不会有人说我准备谋夺你们资产了吧。”

    齐天磊和应小蝶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流露出赞许的目光,齐天磊微笑道:“好,不愧是我齐天磊的儿子,有志气,我也知道,你身份的特殊性恐怕无法继承我们的家业。不过这没关系,你妹妹的那一份自然是不会少她的。但是,你也是我们的孩子,在这方面我们会一视同仁。你先别急着拒绝,我不给你。你反正也不缺钱。等你以后有了孩子,我给我孙子总可以吧。这你可没权替我孙子拒绝。”

    看着齐天磊眼中有些得意的笑容,齐岳确实很无奈,不过,他也更加深切的感受到父母想要补偿自己的决心。“那你们可有的等了,至少短时间内,我结婚的可能性是很小的。”齐天磊嘿嘿一笑,道:“没关系,结不结婚无所谓,雪儿这么漂亮。你们今后有了孩子一定比你更加英俊,女孩儿的话要是像雪儿就太完美了。放心,就算不结婚你们有了孩子,我也有办法让他得到法律上的完全承认。”

    “呃……”怎么才聊了几句就蹦到孩子方面来了。齐岳有些尴尬,而雪女更是已经羞的一脸红润了。

    应小蝶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没错,你爸说的对。你们可要努力啊!早点要孩子,我们也好抱孙子了。咱们家在公海上有一座小岛,那里环境非常优美,回头,等有了孙子或者孙女的时候,我和你爸爸就带着孩子们上那里养老了。哦,对了。我们家是特殊的,你们只要有本事地话,就多要几个孩子。越多越好。”一边说着,应小蝶已经笑的眯起了眼睛,显然是在幻想着儿孙满堂的样子。

    齐岳尴尬的看了雪女一眼,雪女却没看他,噗哧一笑。道:“伯母,您这个希望恐怕容易解决的很。齐岳的红颜知己可是不少呢,一人要是能生一个的话。估计也能组织成一个篮球队了。”

    应小蝶和齐天磊听了这话不禁同时一愣,看着齐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齐天磊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在这方面,男人总是像着男人的,而应小蝶却有些不干了,数落齐岳道:“你这孩子,雪儿多好啊!你竟然还背着她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你怎么对得起人家。听妈妈地,和外面那些都断了吧,好好对雪儿。当然,如果你和其他女孩子有了孩子的话,放心带回来,妈妈负责帮你照看。”

    “这个……”看着应小蝶,齐岳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但是,那种从未有过的浓浓亲情却令他地心暖融融的,这才是家的感觉啊!

    雪女走到应小蝶身边,坐在沙发的扶手上,“伯母,您就别为难他了。其实,我才是最后一个和齐岳确立感情的呢。我才是后来者,您要是这样地话,不是让他先甩了我么?”

    应小蝶一愣,看着雪女并没有丝毫愠火的样子不禁奇怪道:“这样么?可是,难道你不希望能够独占他,成为齐岳的妻子么?”

    雪女幽怨地看了齐岳一眼,道:“伯母,不是我不想,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齐岳具体有几个女人,连我都不清楚。他注定不会只属于一个人的。”

    应小蝶呆呆的看着齐岳,这种情况显然是她无法理解的,齐岳趁着这个机会赶忙道:“妈,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以后再讨论吧。不过,恐怕我一生都无法结婚了,因为我不能对不起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齐天磊皱眉道:“可是,你这样就等于对不起她们每一个人,有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能获得名份呢?这样吧,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有几个女人?”

    齐岳看着父亲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试探着道:“四个,啊,不,是五个。”雪女、闻婷、殇冰、如月、明明,加起来正好是五个。他当然会将闻婷算进去,因为在他心中,闻婷根本就没有死。

    齐天磊吃惊的看着自己地儿子,“你行不行啊?一下找五个老婆。岳儿,虽然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是,也还是要注意身体的。”

    应小蝶轻啐一声,道:“你胡说什么呢?别教坏了儿子。”

    齐天磊没好气的道:“你儿子还用我教么?这还没教就已经有五个了,否则的话,你还真想他找个加强连的女朋友啊!”

    应小蝶瞪视着齐天磊道:“什么我的儿子,不也是你的儿子么?好啦好啦,好不容易见到儿子,你就别数落他了。我相信岳儿自己是有把握的,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齐天磊点了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岳儿等你准备结婚的时候提前通知我。不论你有多少女人,我都有办法让你将他们全部娶回来做老婆。毕竟,我们也不是普通人家。”

    “啊?”齐岳看着齐天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自己这个老爸还真是神通广大啊!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问题,在他口中就这么容易解决么?

    齐天磊道:“岳儿,现在我们既然已经认下了你,等你哪天有空的时候,就到金谷集团来一趟吧,我会在董事局会议上正式宣布你的身份。作为我的儿子,而且已经成年,我已经想好了,你麒麟集团这边的事是你自己的事业,我保证不干预,但是,有个前提条件,你必须要到金谷集团来挂一个副总经理的职务,放心,是闲职,你只需要每周来上班一天就可以了。集团除了董事局以外,管理层主要就是以我和你母亲为主,在副总经理之上还有着八、九个职位,所以你也没必要担心什么。”

    齐岳想了想,道:“不用了吧,这只不过是形式而已。”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