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不死领域之力败蚩尤

    蚩尤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总是你来破坏我的好事?人类,不杀了你,我誓不为人。”

    齐岳冷淡的道:“你本来就不是人,你是个魔鬼。你们九黎族每一个人都该死,如果你们不覆灭,那就是整个世界的灾难。我们是敌人,你还问我为什么吗?不过,我很奇怪,你竟然能恢复的这么快,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

    蚩尤看着齐岳,双眼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他之所以能够恢复的这么快显然是有原因的,而他恢复的方法就在于当初齐岳曾经见到过并杀死了十个的那魅身上,那些是蚩尤凭借一些特殊手段,用九黎族人炼制出来的,其中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九黎族最强壮的战士才一共炼制出二十个那魅而已,但是,还没等蚩尤将他们的真正功效发挥出来,就被齐岳干掉了十个,对于蚩尤来说,上次那魅的死亡可以说是比九黎族军队死亡还要让他心疼,凭借着那魅的能量转移特殊性,他逃离了牛魔王的攻击,也同样是又牺牲了四个那魅的生命,他才能够将伤势转移,这么快就恢复过来,对他来说,每个那魅其实都是他身体的傀儡,都承载着他魔魂的一部份。

    轰的一声巨响,齐岳的身体被震的飞了出去,但轩辕剑上的光芒也变得更加强烈了,齐岳的身体还在飞退之中,那金色的光芒已经完全笼罩了他的身体,紧接着,随着那金色的日月星辰出现,齐岳背后又一次出现了三对颜色不同的羽翼。日月星辰赤金铠在此时变身完成,最强战斗形态地麒麟王者出现了。

    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剧烈波动的气血,水云力被齐岳刻意的从日月星辰赤金铠中分离出来。治疗着体内的伤势,蚩尤很强,配上盘古斧就更强,盘古斧那霸道地能量并不是轩辕剑能完全过滤的,同样,轩辕剑的锋锐也不是盘古斧所能完全抵挡。蚩尤身上,已经多了许多细密的伤痕,在轩辕剑下,谁又能全身而退呢?不过,一个是外伤。一个是内伤,相比较起来,还是齐岳吃的亏比较大。

    齐岳的身体消失了。半空中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球,光球闪烁,即使是远方天际的大鹏明王也能够深切的感受到其中的锋锐,巨大地金色长剑,从光球中突破而出。天人合一,轩辕八法第一式。

    感受着轩辕剑上无比庞大的能量,即使在狂火之中蚩尤也不禁暗暗心惊。毕竟,此时所面对的轩辕剑竟然要比上次强横了许多,同样是天人合一,有了轩辕魂和没有轩辕魂又怎么可能一样呢?

    淡淡地光芒闪烁,蚩尤双手同时握住盘古斧巨大的长柄,怒吼一声,运用全身之力将这柄神器之斧高高举起,澎湃的白色光芒在斧身上凝聚,盘古斧的斧神与蚩尤合二为一。开天辟地,带着无比澎湃的气流,迎上了骤然而来地天人合一。

    金色的轩辕剑与白色的盘古斧一错而过,刺耳地声音,令下方已经塌陷的大地出现了无数深邃的裂痕。光芒同时收敛,齐岳和蚩尤分别在不同方向同时转身看向对方。轩辕剑在不断的震颤嗡鸣着,而盘古斧那宽厚的斧面上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两人身上的光芒同时变得黯淡了许多,全力一击都消耗了他们大量的能量,在使用了日月星辰赤金铠之后,齐岳虽然依旧在能量上落后对方,但是在刚才那一击中,更为主要的却是双方神器地作用。轩辕魂的回归,使轩辕剑在品质上比盘古斧略微高出一线,也因此将齐岳和蚩尤之间的差距缩小了一些,此时齐岳体内的伤势虽然更重了一些,但蚩尤也同样不好受,轩辕剑残余的锋锐能量同样在影响着他的经脉。

    蚩尤怒吼一声,双手握着斧柄突然以身带斧,竟然快速的转动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一样,在半空中转起,但是令人惊异的是,盘古斧在他的带动下转动,竟然没有产生出一丝能量波动,反而是半空中的能量分子混合着空气竟然在被他快速的吸收着,以蚩尤的身体为中心,以盘古斧为利刃的转动,此时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不断吸收者周围的一切,每旋转一周,蚩尤身上的能量波动就变得强横几分,庞大的能量波动,一次又一次的提升着。

    经过之前疯狂的碰撞之后,此时蚩尤的心已经略微冷静了一些,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对于齐岳曾经释放出来的牛魔王,他心中还是充满了顾忌,一旦牛魔王出现,他将没有任何机会,所以,蚩尤决定速战速决,凭借着实力高出对方来施展出自己最强大的攻击,将齐岳一次性毁灭。当上次他逃离之后仔细思考过就明白了齐岳所谓的斗转星移根本就不是完全形态,否则自己又怎么能够全身而退的,他更明白的是,在整体能量上,虽然对手有轩辕剑,但还是远远落后于自己的。能量的不足,也就说明了这个人类对手无法发挥出轩辕剑更加强大的力量,既然如此,就利用能量优势,来催动自己更强的攻击。此时,蚩尤所施展的,正是盘古斧开天七式中的第四式毁天灭地。是的,那旋转的能量,就是要毁天灭地,在不断的旋转中,从周围吸收而来的空气和能量毫无限制的被飞快压缩着,随着蚩尤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他的身体已经形成了一个漩涡,一旦那爆炸性的能量通过盘古斧施展出来,那样的效果,确实是毁天灭地的程度。就算是牛魔王,在面对蚩尤这样的攻击时,也不可能在正面抵挡,毕竟,盘古斧是排名第三的神器啊!

    齐岳漂浮在半空之中并没有动,也没有催动自身的能量来施展自己所能使用的轩辕八法,身上闪烁着淡淡地赤金色光芒。他似乎在等待着蚩尤的攻击,而在齐岳嘴角处,却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是的,他现在最希望地。就是看到蚩尤向自己全力发动攻击啊!

    旋转着的蚩尤,不断凝结的能量汇聚成白色,就像宇宙中的银河一般,能量的恐怖令人类四族联军和另一边的大鹏明王同时下令快速后退,以免被稍后产生的巨大能量波动所伤。

    终于,那白色的能量已经达到了饱和的程度,蚩尤动了,巨大的漩涡突然升起,而下一刻,整个空间变得寂静了。一股无比庞大地白色能量,骤然上升,只有蚩尤还留在原地。他手中的盘古斧也随之消失不见,空中那巨大的能量,凝聚成盘古斧地形态,长达十米的巨大斧刃看上去是如此恐怖,而就在这巨大的斧刃之中。盘古斧坐镇在那里,成为了整个攻击的能量源泉。

    蚩尤的能量仿佛被抽空了一般,漂浮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但是他眼中却充满了狞厉的光芒,他绝对相信,在自己这样的攻击面前,就算是拥有轩辕剑地齐岳也不可能抵挡那毁天灭地的力量。斗转星移能够转移对手攻击的方向是没错,但是,以这个人类现在实力施展出来的斗转星移前半部分能力又怎么可能转移的了自己的毁天灭地呢?

    整个世界仿佛都变成了白色,至少观战的人是这么认为的,因为那白色的巨大斧刃已经朝齐岳席卷而去,而此时齐岳身体两边地空气被那毁天灭地的能量完全抽空。挤压着他的身体,令他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在气机的牵引下,他也根本就不可能闪躲。

    没错,齐岳是不能闪躲,他也没有施展斗转星移或者是轩辕剑的任何攻击手段。就在那巨大的斧刃破空而下的时候,齐岳突然一挥手,手掌从胸前抹过,金、青、蓝、红、黄五色光芒同时亮了起来,光芒融合在一起,钩织成一个五彩光罩,柔和的光芒,将齐岳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虽然笼罩的范围很小,但对于齐岳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巨大的能量劈空而下,当那无比强横的能量从五彩光罩中掠过的时候,扭曲的光芒闪烁了一下,开天七式第四式毁天灭地破空消失,而齐岳却依旧漂浮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而他身体周围的那个五彩光罩也随之消失了。

    不过,现在没有人能看得到齐岳的身体,毁天灭地终究是毁天灭地的能量啊!当那白色的光芒骤然轰击在地面的时候,无比澎湃的爆炸声响彻全场,空中的金翅大鹏雕为之颤抖,而人类联军这边,几乎所有人都被震的跌倒在地,就连生肖军团也只有十二位生肖守护神战士还是站着的。

    在齐岳身下,一个巨大的沟壑,深不见底的沟壑出现了,确实,用目力根本无法看到盘古斧对地面的伤害究竟有多大。

    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同时惊呼出生,十二人飘身而起,就要朝这边扑过来。

    蚩尤看着面前尘土飞扬,在盘古斧的威力下,大地都险些被自己毁灭的样子,不禁得意的大笑起来,人类终究是人类,就算他有轩辕剑又能如何?还不是在自己的盘古斧面前剑折人亡么?

    就在蚩尤还得意的时候,他突然惊骇的看到,一点金色光芒已经悄无声息的从烟云中钻了出来,盘古斧还没有回到蚩尤手中,眼睁睁的看着那金色的光芒来到自己面前,蚩尤只能下意识的抬起自己的右臂,将全身能量集中在右臂之上,同时,召唤出一个那魅来顶替自己的身体。

    大蓬血雾在空中爆发,蚩尤的反应再快也终究是慢了一拍,那魅虽然代替了他的身体,但却没来得及也代替他的右臂,连同那个替死的那魅一样,蚩尤的右臂已经在轩辕剑的无比锋锐之下被绞成了齑粉。而蚩尤为了保命而凝聚的大量能量也令他的鲜血从断口处澎湃而出,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全身一半的血量,幸亏他是魔神之体,否则,只是这一剑,他就要完蛋了。

    漂浮在千米之外,蚩尤目瞪口呆的看着齐岳,“不,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在毁天灭地下毫发无伤。这据不可能。”

    没错,漂浮在空中的齐岳确实是毫发无伤的,眼看着已经失去了右臂,脸色惨白的蚩尤,齐岳不禁笑了,“我经常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你是我的敌人,我没必要告诉这是为什么,蚩尤,受死吧。”一边说着,齐岳虚张声势的举起了自己的轩辕剑。

    蚩尤用左手收回了盘古斧,但是,以他现在的状态又怎么可能再与齐岳战斗能,毫不犹豫的,身体化为一道虚影转身逃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齐岳体内喷涌出一道巨大的黑影,黑影在空中放大,一只巨灵之掌骤然向蚩尤的方向抓了过去。

    没错,牛魔王出现了。强大的吸力从牛魔王手中发出,而在他面前的蚩尤,却已经消失了,一个那魅被牛魔王手上的力量捻的粉碎,而蚩尤却已经鸿飞冥冥。消失的无影无踪。蚩尤可不是傻子,他什么时候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的。在战争开始之前,他就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布置了一个那魅,远距离传送他是不可能做到的,但却可以凭借着那魅身上的一点魔魂将他自己的身体与那魅瞬间交换,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能够先后两次救了他自己的性命。

    牛魔王巨大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之中,他猛的转过头,向齐岳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干掉他?刚才你完全有机会的。”

    齐岳冷冷的看着牛魔王,道:“干不干掉他是我的事。至少,在你替我完成三件事之前,你无权要求我做什么。想干掉他刚才你为什么不主动出手?还不是想等我被蚩尤打败后再求你出面,而使用一次请求么?”

    看着齐岳眼中坚定的目光,暴火的牛魔王逐渐平静下来,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自己的将来,牛魔王强行忍耐着心中的怒火,朝齐岳用力的点了点头,“你好。小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黑影收缩,重新回到了齐岳体内。

    人类联军已经欢呼起来,齐岳高高举起手中的轩辕剑,那巨大的剑身,在空中释放出万道金光,也代表着人类对九黎族的反击终于开始了。强横的能量波动从生肖军团那里升起,在齐岳的精神力指引下,所有生肖军团的战士们都释放出了自己的座骑,上百只金翅大鹏雕,在十二位生肖守护神和他们各自小队成员的辅助下,分别朝四面八方而去。九黎族已经溃败,蚩尤也重伤逃逸,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现在该是对九黎族进行清洗的时候了。

    从V毒气导弹下逃生的,大约只有万名左右的九黎族军人,他们已经是九黎族最后的主力,齐岳为了能够返回现代而放心这边,就必须要尽可能的削减九黎族的有生力量。

    同样的,人类联军在衣若的指挥下也出动了,硬碰他们不行,痛打落水狗还是不会放过的,以那几千名拥有现代热武器的人类为主导。快速地朝九黎族残余追去。

    齐岳没有去追,虽然九黎族中可能还有着几个强大的那黎,但是有生肖十二守护神在,他并不需要担心战局。现在有可能出现最大威胁的,却是空中依旧没有离开的大鹏明王和他地族人。

    飘身而上,带着轩辕剑,齐岳几个闪烁就来到了大鹏明王面前百米之外,感受着大鹏明王身上的强烈能量波动,齐岳知道,在能量强度上,修为数万年的大鹏明王还在蚩尤之上,更何况他还有自己的金翅大鹏雕军团。一旦真正打起来,自己一方的金翅大鹏雕是不可能出全力的。就算没有九黎族,想要战胜大鹏明王一族也绝不容易。幸好,VX毒气导弹改变了这样的情况。就算毒气导弹对于像大鹏明王这样的强者没有作用,但是,却并不代表对他的族人们没用,三颗VX毒气导弹所能封锁的面积,就算是金翅大鹏雕地飞行速度。恐怕也要被感染大部分,那是大鹏明王所无法承受的损失。

    金光收敛,大鹏明王那巨大的身体快速收缩。眨眼间已经幻化成了人形,刚毅地面庞看上去有些沉郁,儿子被抓走了,他的心情又怎么可能好的起来呢?偏偏这个敌人又太强大,看着齐岳手中的轩辕剑,他实在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对抗。回想着之前那绿色雾气对九黎族恐怖的杀伤力,他确实没有勇气让自己地族人们去面对那样恐怖的攻击。虽然他也曾想过各种方法来应付毒气,但是,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愿意冒险地。毕竟,现在凶兽是三分天下,他可不希望自己因为实力被削弱而被另外两个家伙吞噬。

    看着面前的大鹏明王,齐岳眼中金光一闪,将小鹏从体内释放出来,以他自己一人之力面对这么多强大的金翅大鹏雕他却没有丝毫畏惧,大鹏明王虽然比自己强大,但是,论综合实力他未必就在蚩尤之上,毕竟,蚩尤有着盘古斧,连蚩尤都被自己干掉了,以大鹏明王的老谋深算,已经没可能再和自己作对。

    小鹏一出来,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不禁流露出恳求的光芒。之前在毒气导弹发射的时候,齐岳特意用精神力将外面的一切传递给小鹏看。小鹏毕竟和牛魔王没法相比,没有齐岳的允许,他是无法感受到外界一切地。VX毒气导弹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父亲,您看……”没等齐岳开口,小鹏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

    大鹏明王看了一下自己的儿子,向齐岳沉声道:“放了我的儿子和我的族人,我可以向你保证,今后绝对不向人类发动任何形式的攻击。”

    齐岳淡淡的道:“大鹏明王,你是在和我谈条件么?当初,在没有轩辕剑的时候我都没惧怕过你们这些凶兽,更不用说现在了。牛魔王刚才出现的时间虽然不长,我想你已经看到了。你应该也能猜到,牛魔王之所以会在我的身体里,是因为和你的儿子一样,都成为了我的使令。你觉得,以你们的实力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么?”他这么说,是很明确的告诉大鹏明王,自己不仅有VX毒气寻弹,同时,也有着牛魔王这个超级强者的帮助,真要动起手来,你们金翅大鹏雕一族是绝对讨不了好的。

    齐岳的强硬态度不禁令大鹏明王的眉毛跳动了两下,牛魔王的气息他实在太熟悉了,那是绝对不可能假冒的,眼前这个全身穿着赤金色铠甲的年轻人,确实有让自己无法抵抗的感觉。可是,儿子和族人也同样是他无法放弃的。

    “那你究竟怎样才肯放了我的族人?就算我们的实力不如你,我就不相信,凭借你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够抵御我们全族,哪怕得罪了凶兽之王陛下,我也要拼命一搏,到了那个时候,我至少可以让这里的人类数量减少一半以上。”

    齐岳看着色厉内荏的大鹏明王,知道他心中已经妥协了,淡然一笑,道:“大鹏明王,我并没有和你敌对的意思,我想,牛魔王被我收为使令,你们几个凶王应该非常高兴才对。终于没有人限制你们了。如果你不怕全族被灭,可以随便动手。”

    大鹏明王骤然大怒,刚想发作,却不禁有些颓然。毕竟,他不可能拿自己全族的命运来当作赌注。

    看着大鹏明王连变的脸色,齐岳继续道:“大鹏明王,我们之间地问题也并不是那么难以解决,或许,小鹏已经告诉你我和他的约定了吧。只要你在这里向我保证,不论今后什么时候,你们凶兽都不对人类发动攻击,我也可以向你保证,五年之后。你的儿子和族人们都会回到你身边。小鹏跟我在一起虽然自由受到了限制,但是,他得到的好处同样也是巨大地。难道你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更早的拥有幻化人形的能力么?”

    “五年?”大鹏明王阴鹫的看着齐岳,“不行,我怎么能让我的族人受你们人类的驱使。”

    齐岳眼中冷光一闪,“既然如此,那就战吧。看看你今天能有多少族人活着离开这里。”

    一边说着。齐岳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凭借着精神力的催动,将声音远远传回本方。“VX毒气寻弹准备,听我命令,覆盖性攻击。”

    大鹏明王脸色再次一变,大喝一声,“等等。”

    齐岳看着他,他知道,大鹏明王已经怕了,“五年并不算长,对于你们寿命悠长的金翅大鹏雕来说。只不过是转瞬即过而已,你自己想清楚吧,我再给你一个最后地机会。否则,一旦战斗起来,毒气是我也无法控制的,最后的结局依旧不会改变。就算人类被你杀死了一些,但牺牲一些人类地生命换取你全族的性命,我觉得很值得。”

    大鹏明王看着齐岳手中那充满了锋锐气息的轩辕剑,他终于妥协了,“但是,我无法保证凶兽不进攻人类。你抓走了我那么多族人,我在凶兽之中的地位已经有所下降,不可能管得了其他人。”

    齐岳淡淡的道:“深海冥龙王不需要担心,他地族人能有多少达到深海冥龙级别的?在陆地上,他根本不可能是你们金翅大鹏雕的对手,毕竟,种族相克已经决定了结果。至于混沌王嘛,你转告他,如果他敢对人类有所行动地话,我不介意像对付蚩尤那样干掉他。他的能量,恐怕还抵挡不了我轩辕剑的锋锐。”

    一边说着,淡淡的五彩光滑从齐岳胸前释放而出,光芒一闪,崆峒印已经化为直径十厘米的印张落入齐岳手中,五条巨大的不死神龙凭空出现在齐岳背后,令原本和金翅大鹏雕对抗显得单薄了一些的实力顿时大长,在气势上,毫不逊色于对手。

    看到齐岳背后的五条不死神龙,大鹏明王不禁脸色大变。

    “知道我刚才怎么干掉的蚩尤么?因为,我地神器并不只是一件,你可以告诉所有凶兽,想和轩辕剑加上崆峒印对抗的话,就尽管来,人类将不会再惧怕你们凶兽。”

    感受着崆峒印上散发的能量气息,大鹏明王知道,齐岳说的是真的,那强横的能量波动,也只有神器才能够发出,长叹一声,“好,我认栽了。金翅大鹏雕一族,从此绝不会再难为人类。至于深海冥龙王和混沌王我会去劝说他们,听不听就是他们的事了。”

    齐岳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他远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强大,毕竟和蚩尤的战斗已经消耗了他大量的能量,此时支撑着日月星辰赤金铠和两件神器,他已经开始感觉到吃力了。崆峒印固然很好,但是,同时拥有两件神器对他的能量要求无形中也提高了不少。刚才凭借着崆峒印的不死领域强行化解了蚩尤的攻击,虽然自身没有受到毁天灭地的损伤,但是第一次支持不死领域令他的能量消耗极其巨大,否则也不会只是毁灭了蚩尤一条手臂了,那时候如果他还有足够的能量再次发动天人合一,那么,蚩尤必将被毁灭。

    当然,齐岳也是有私心的,他之所以留下蚩尤一命,主要是不希望盘古斧落在牛魔王手中,因为他并不知道蚩尤死后盘古斧是否会消失,一旦没有消失被牛魔王得到了它,那么,今后自己还凭什么和牛魔王对抗呢?

    大鹏明王带着自己的族人灰溜溜的离去,也宣告着这场战争人类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漂浮在半空中的齐岳,成为了人类的英雄,所有的目光都在兴奋中集中在他身上。经过最后的追击战,能够逃离的九黎族战士数量不会超过三千,生肖军团取得了极大的成绩,成为杀伤对手的绝对主力。五万九黎族军团最后剩余的只有几千人,对于九黎族的创伤是无比巨大的,至少在十年之内,九黎族绝对没有足够的实力再次向人类发动进攻。

    齐岳并没有过多的耽搁就准备返回现代了,虽然在远古巨兽时期修炼对于生肖军团来说是最理想的,但是,现在战斗已经结束了,凶兽也不会再骚扰人类,没有了战斗的洗礼,生肖军团再留下来的作用也变得小了很多。从齐岳的角度来看,他也很希望回去,至少在和雨眸的决战之前能够多陪陪父母,雨眸和她的十二星座守护者,是齐岳没有绝对把握能够战胜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最后的命运将会如何,但那又是必须要进行的战斗。

    向衣若告辞之后,齐岳命令所有生肖军团收拾行囊准备离开,而他这时候找上了昌杰。

    “昌杰大哥,实在对不起,我这次还是没有带小楼姑娘来。”

    昌杰看着显得有些疲倦的齐岳道:“没事,我知道你也有苦衷,而且你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还要照顾整个生肖军团已经够辛苦的了,回去以后,我会向小楼解释的。”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