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发见面礼拉,人人有份

    “关于小楼姑娘创作的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的。这边我们还会再过来,一方面是运送水果,另一方面也要给这边的人类多积攒一些弹药。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带上她。”

    昌杰道:“麒麟集团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齐岳道:“目前已经走入正轨了,我们的产品销量很不错。”

    昌杰看着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敬佩的光芒,“这次来到这个特殊时代的收获是我以前从未想到过的。不仅让我见识到了另一个时代,同时,实力也有了长足的进步。经过这段时间的战争洗礼,大家的潜力都被充分发挥出来。毕竟,只要谁不努力,就有可能被敌人毁灭。”

    齐岳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道:“我回来的急,还没来得及问如月现在大家修炼到什么程度了?”

    昌杰道:“情况很不错,虽然每个人几乎都受过伤,但我们提升的速度也非常恐怖,或许和逐渐消化了在寒冰冻泉得到的能量也有关系。如月现在已经完全进入了八云境界,其他人除了几个后天生肖战士以外,也都达到了七云以上的级别,明明也进入了八云。而即使是最差的官静和莫淡淡,现在也有冲破六云的趋势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完成。”

    听了昌杰的话齐岳不禁心中大喜,整个生肖军团在这次集训中取得的成绩远超过他的想象,整体六云级别以上,可以说让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实力提升到了大成境界。现在和那些星座守护者相比,应该也没有太大地差距了。

    看着齐岳脸上的喜色。昌杰继续道:“还有个好事,虽然是建立在别人丧命的基础上,但对于我们来说确实是好事。当初,玄武为了救衣若死在盘古斧下之前。他发现,官静那小胖子竟然有着一部份他的血脉,是名副其实地玄武猪,玄武将自己的一些能力传授给了官静,现在他虽然还未到六云级别,但防御能力已经比以前强了不知道多少。”

    听昌杰这么一说,齐岳不禁怦然心动,如果说官静是玄武猪的话,那么,传说中的四大守护圣兽生肖军团就齐了。如月是龙战士,自然有着青龙的血脉,而徐东是白虎。明明随着实力的提升,凤凰的特性越来越明显了,可以想象的到,等她达到了九云的实力以后,第三阶段的本属相异化绝对就是凤凰变。也就是朱雀。现在官静又成了玄武猪,看来,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地可发展潜力还是非常巨大的。

    不过。作为齐岳现在来说,他更希望的是如月能够早日提升到九云,从扎格鲁大师那里他知道,一旦生肖守护神战士进入九云境界后,就达到了完全状态,那时候,就会出现自己地天赋领域,这一点和麒麟一族是一样的。或许生肖战士的天赋领域无法和麒麟的相比,但是。领域这种能力却是绝对能够改变整个战场变化的啊!齐岳非常期待着所有生肖战士都拥有自己天赋领域时地情景,到了那时候,就真的是神挡杀神,魔挡杀魔了。

    从昌杰那里出来后,齐岳将衣若给他准备好的大量原生态水果收入自己地崆峒印之中,这次离开后,短时间内他们是不会回来了,只要没有九黎族的威胁,人类的弹药足够坚持很长时间。而在现代那一边,有更多的事等待着他去处理。

    经过一个晚上的修整,齐岳的实力完全恢复之后,时空隧道再次开启,这一次,为了节省能量,齐岳带领着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直接发动了生肖守护领域,凭借着领域的特性,将他们的能量联合在一起,再不间断的注入到雪女体内,使传送变得比上次来到远古巨兽时期时容易了许多,对生肖军团战士们地保护也更加轻松了。

    ……

    雨眸静静的站在帕提农神庙的大门处向外看着,这里的地势很高,几乎可以看到半个雅典。距离那个日子越来越近了,一月十日齐岳,你为什么要选在自己生日的那一天和我们决斗呢?齐岳,齐岳,这个名字为什么每当自己响起的时候,心痛的就无法呼吸。

    雨眸看上去瘦了一些,虽然依旧是那么美,但已经不是以前的完美了,因为,在她那神圣的气息之中,多了一抹深深的悲伤,因为齐岳而出现的悲伤。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背叛齐岳,对她的打击比她自己想象中还要大的多,内心深处,几乎无时无刻都出现着齐岳的影子,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和齐岳之间是绝对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雨眸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应该为了提高实力来面对未来的危机而选择牺牲齐岳。或许梅菲斯特说的对吧,那天自己不应该放他离去,至少,他死了自己的心也能够平静一些,当一切结束之后,就追随他于地下。可是,现在他还活着,而且,即将带领着他的生肖守护神战士和自己展开东西方之间的决战,不论胜负,对于自己来说,结果都是无法承受的。当扎格鲁提出合作而被齐岳无比坚定拒绝的时候,雨眸真的觉得自己好累好累,她现在倒更希望当初被梅菲斯特送走的是自己,那样,自己也不用像现在这么痛苦了。

    “又在想他了么?”一个动听的声音在雨眸背后响起。一模一样的容颜出现在她身边,虽然没有雨眸身上的神圣气息,但是,作为双胞胎姐姐,雨云的相貌和雨眸是完全一样的。

    “姐姐,你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么?”雨眸回过身,看着这曾经为了夺得雅典娜神位而想要毁灭自己的姐姐,一时间,不禁哽咽起来,毕竟有着血缘关系。在姐姐面前,她的悲伤已经有些无法掩饰了。

    雨云叹息一声,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以我对齐岳个性地了解。他确实喜欢美女,对美女的诱惑是很难抵抗的。但是,这次你对他的伤害实在太深太深了。其实,到如果你只是伤害了他自己,或许都有转机地可能,但是,齐岳这个人是很重情意的。因为你的原因,他的朋友和爱人都死了。死仇已经结下。以星座守护者的身份,我应该劝你尽早将他毁灭,否则。今后希腊必将多出一个比地狱更加可怕的敌人。但是,作为你的姐姐,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你了。在我心中,何尝不是深深的印着他的影子呢?”

    当初在认识齐岳的时候,雨眸还深深记得自己地初吻曾经被这个家伙夺走,两人之间甚至差点发生了男女关系,在那时候。她曾经有一度迷失,在身体情欲的作用下想到过要放弃争夺雅典娜神位。但最后她终究还是没有和齐岳发生什么,也使她从情欲中挣脱出来。可是。现在的结果真地是她想看到的么?齐岳恨雨眸,他何尝不恨自己呢?如果没有自己的话,那次的事也同样不会发生。雨云心中同样痛苦,作为双子座的星座守护者,她地心本就有着两面性啊!

    雨眸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激荡的情绪,目光转向东方,“那一天总是要到来的。不论如何,对我也算是个解脱吧。一月十日。齐岳,我该送你什么样地生日礼物。”想着想着,雨眸不禁有些痴了。

    雨云也看着那同样的方向,这些日子以来,回到帕提农神庙后她想了很多很多,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再没有想得到雅典娜神诋继承的想法。作为雅典娜女神,痛苦要远远多于快乐啊!对于以前的作为不断的反思,令她不但不憎恨自己的妹妹,反而对雨眸充满了同情和怜惜,自己从小到大,毕竟是按照正常人的生活轨迹长大的,可是她呢,在荣耀地光环背后,她承受的不知道比自己多了多少倍。潜在的内心之中,雨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虽然她无法肯定这样做是否能过化解东西方之间的仇恨,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机会,但是,这也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将东西方关系变得缓和一些的办法了。

    ……

    龙域别院在冷清了数月之后再次变得热闹起来,齐岳回来了,如月回来了,生肖守护神战士和生肖十二小队也都回来了。当他们重新回到现代之后,每个人心中都生出再世为人的感觉,告别了那美丽的远古巨兽时期,同时也告别了杀戳和战争,当他们重新回归这只有浑浊空气的现代,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流露着欣喜的光芒。齐岳对他们的保证完全实现,他们的实力又何止是增加了一倍呢?

    现在的生肖十二小队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所属的家族,每一个小队的成员,心中都只有自己的队长,也只有齐岳这个老大,齐岳带给他们的东西太多太多。如果不是齐岳,他们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

    士为知己者死,齐岳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现在哪一个生肖军团的战士不是对他心悦诚服呢?就算齐岳要他们立刻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没有人会违背他的命令。

    终于回来了,但是,等待着齐岳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因为人太多了,别墅里是不可能休息的,而离开时还是精神抖擞的十二生肖小队,现在从外表上看和原始人没什么区别。他们带去的衣服早就在集训中完全毁灭了,现在归来,每个人身上都穿着高山土族的衣服,如果走到外面让人看见,一定会以为他们是从非洲某部落来的。健康而被强烈阳光晒的黝黑的肌肤,看上去和非洲难民也没太大区别。

    齐岳让周叔安排,将别墅内所有房间的洗手间都开启,让这些生肖小队的成员们轮流把自己洗干净了。然后,再让周叔带人出去大采购,按照生肖小队成员们的身材给他们买回大量的衣服。因为生肖小队中还有不少女性,为了能够买好衣服,如月也跟着周叔一起去了。

    处理好着装问题,就足足耗费了齐岳半天的时间,幸好生肖小队的成员们早已经习惯了露宿野外的情况,所以他们等待的也不着急,大多数人还沉浸在能够活着回来的兴奋之中。

    龙域别院虽然很大,但住个一百多人还是不现实的,齐岳在简单的征询了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意见后,下达命令,让四大家族的年轻人各自返回自己的家族和家人们团聚,毕竟,离开了这么长时间,也该让他们回去看看了。当然,他们依旧是生肖小队成员,随时都要听候齐岳的命令调遣。对于这一点,生肖十二小队全部一百二十个人,谁也没有异议。

    将生肖十二小队安排着离开了龙域别院后,齐岳才算能够轻松一些,姬德和明明先回了趟家,回去看看自己的父母,而其他生肖守护神战士也都让齐岳安排着离开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啊!他们离开了这么久,总要向家里报个平安。和生肖十二小队不同,齐岳给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时间只有一周,一周和家人团聚之后就必须要回到龙域别院。毕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和希腊守护者决斗的日子了,在决斗来临之前,齐岳希望每个人的实力都能够再上一个台阶。

    大家都走了,龙域别院又变的清净起来,此时还留在别院中的,只有如月、殇冰、植物魂、雪女四个女孩子。这里是如月的家,而剩余的三女根本就没有家,所以,他们是不需要离开的。

    长出口气,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如月给齐岳捏着肩膀,“真不容易啊!人一多,处理起各方面的事情也麻烦的多了,感觉比和蚩尤干上一仗还要累。如月,不用捏了,你也休息休息吧。远古巨兽时期这些日子,多亏有你了。”

    雪女回房间睡觉去了,植物魂也一样,此时大厅中除了如月和齐岳以外,就只有殇冰了。

    殇冰坐在齐岳对面,看着他关心如月,不禁酸溜溜的道:“哼,把我叫回来,可是,这些日子,你可一天都没陪过我。”

    如月噗哧一笑,道:“殇冰妹妹,难道他就陪过我了么?”

    殇冰瞪了齐岳一眼,道:“那不一样啊!你和他在一起多长时间了,他以前陪你陪的多嘛。”虽然嘴上在责怪着齐岳,但是她眼中满是笑意,以前还是豹女时候的冰冷早已经消失了。在远古巨兽时期这段时间,虽然不断的战斗和磨练,但是对于殇冰来说却是最快乐的一段时间。因为如月经常要指挥大局,她被编在了如月这一小队之中,每天都和大家在一起,令殇冰心中的冰冷逐渐融化,尤其是有一次的战斗中她险些被一个那黎杀伤的时候,是如月及时救了她,这段时间,她增长的不仅是实力,同时,她也已经完全融入了生肖守护神这个大家庭之中。不仅是殇冰,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感觉。就连官静那只玄武猪都变得比以前热情多了,至少从他回来以后还没和齐岳要工资就返回老家扬州去看父母就能看得出来了。

    “如月、殇冰,你们什么时候跟我去见我父母啊!”在回来之前的那个晚上,齐岳已经将自己找到父母的好消息告诉了伙伴和爱人们。大家无不为他高兴。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和希腊守护者决斗的这件大事压在他心头,现在地齐岳也能说得上是志得意满了。

    如月微笑道:“我无所谓啊!随时都可以,看殇冰妹妹吧。她说什么时候去,我们就什么时候去。到时候。带上雪女也一起去吧。”

    看着殇冰有些怪异的眼神,齐岳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解释道:“这个,我答应过帝心雪莲王要照顾雪儿的,所以,这个……”

    殇冰撇了撇嘴,道:“照顾就直接照顾到床上去了,齐岳,原来你这么变态。虽然不是真正地父女,可怎么说人家雪儿也交过你那么长时间爸爸了。你也好意思哦。”

    齐岳看着殇冰,一时间不禁脸色大红,他总不能说是雪女主动的吧。就算说了。谁会相信啊!他知道,自己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如月笑道:“没关系,我早就已经习惯了。不过,齐岳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个数字,你究竟还准备有多少红颜知己呢?你看。殇冰妹妹都急了,她刚才的意思,不就是说你照顾她照顾的少。没照顾到床上么。啊——,不要……”

    殇冰羞红着脸扑向如月,直接抓向她腋下,如月怕痒,二女不禁在大厅里打闹起来,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说道红颜知己,齐岳也不禁有些头疼,以前还是小痞子的时候,几乎做梦都想着有一大群美女。可现在真的有了,他反而觉得难以处理了。毕竟,每个女孩子都和他有着很深的感情,谁也不可能舍弃,可是,现在数来数去,已经超过当初扎格鲁大师所说的四个了。就算不再发展,这个问题也很不好解决啊!他绝不想委屈其中的任何一个。

    想到这里,齐岳不禁想起齐天磊说地话来,心中暗暗决定,等这次和希腊守护者决战之后,只要能平安回来,一定问问老爸,这个老婆多的问题该要怎么解决。

    正在这时候,齐岳突然听到了汽车的声音,他清晰地感觉到一辆排气量不小的车开进了龙域别院。是谁来了?

    如月和殇冰也同时感觉到了,二女停止打闹,殇冰回到齐岳身边,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而如月则走向大门出去看看。

    殇冰的身材可以说是众女中最好地一个,毕竟,她是按照女性最优秀基因被制造出来的,尤其是那双充满弹性的大腿,比莫迪还要略胜几分,抱着她地感觉非常舒服,小齐岳不禁有些蠢蠢欲动的感觉了。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因为通过精神力齐岳已经知道是谁来了。

    如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你们是什么人?来龙域别院干什么?”除了对齐岳和伙伴们以外,如月还是很冷的一个女孩子。她的声音就可以表明了。

    “如月。”齐岳抱着殇冰飞快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一边叫着如月的名字,一边从大厅内冲了出去。

    一出门,他就看到齐天磊夫妇被如月拦在了门外。齐天磊夫妻到没有因为被如月拦下而愤怒,反而很有兴趣的看着面前这位美女。

    和雪女比起来,如月要显得成熟一些,但相貌却毫不逊色,而且她的身高甚至和齐天磊差不多,娇躯看起来尤其修长,再加上长期领寻着一个集团,如月看上去很有几分女强人地感觉。如果她身上的休闲装换成职业装,这种感觉必然会变得更加明显一些。

    “爸,妈。”齐岳的呼唤顿时令如月变得尴尬起来,赶忙收回阻拦着齐天磊夫妻的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齐岳快步来到齐天磊夫妇面前,心中暗道,老爸老妈的消息真快啊!恩,一定是雪儿那丫头通知了他们的。

    齐天磊看着儿子这么快就回来了,不禁心情大好,取笑道:“不给我们介绍一下么?你这个风流的小子。”

    齐岳尴尬的挠了挠头,赶忙将如月拉入自己怀中以掩饰着他自己和如月的尴尬。道:“这是海如月,这别墅就是如月地,我一直住在这里。她是我的女朋友。如月,这就是我父母。”

    如月此时可没有了之前女强人的强势。低下头,俏脸微红的道:“伯父、伯母你们好,刚才如月施礼了。”

    应小蝶趴在齐天磊耳边说了一句话,顿时让如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好恨,为什么自己地听力就这么好呢。应小蝶悄悄在自己丈夫耳边说的是,“恩,我们儿子还是很有眼光的,这个姑娘好,屁股又大又翘。将来肯定能生的。”

    如月听到了,齐岳也自然听得到,有些得意的在如月的翘臀上捏了一把。低声取笑道:“你可要能生哦。”

    如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为了给齐天磊夫妇留个好印象,她也发作不得。

    “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陆冰。”殇冰强忍着笑意,大方的介绍着自己。然后还补充了一句,“伯母啊!能不能生和屁股大小关系似乎不太大,主要还是看齐岳的努力程度啊!”

    “呃……”应小蝶这才知道。自己和丈夫的悄悄话被面前这三个年轻人都听到了,脸色不禁一红,但殇冰爽朗地性格同样也得到了她的好感。应小蝶在心中不禁为儿子开脱起来,怪不得自己的儿子会有这么多女朋友呢,果然是一个比一个出色,别说是他了,让自己选择,也不知道该舍弃那个好。

    齐天磊哈哈一笑,道:“走吧。我们进去再说。齐岳,你回来了也不立刻通知我们,还好是雪儿还记得我们老两口呢。”

    齐岳苦笑道:“雪儿通知你们,不就等于我通知你们了么,我刚回来,别院这里才安静下来呢。”一边说着,他走到父亲身边搀扶着齐天磊地手臂,如月和殇冰也机灵的一左一右,搀扶着应小蝶,笑的二老都有些合不拢嘴了。突然找回了儿子,还多了这么多儿媳妇,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呢?

    当五人刚一回到大厅的时候,雪女和植物魂就从楼上下来了,经过在远古巨兽时期的集训,因为长期和敌人作战地关系,她们的反应都非常灵敏,外面一有了动静他们立刻就反应过来,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

    看到雪女齐天磊夫妻还没觉得什么,毕竟是认识的。但当他们看到植物魂地时候,不禁面面相觑,心中同时响起两个字,——还有。

    在雪女的介绍下,植物魂赶忙上前向齐天磊夫妻行礼。

    应小蝶瞪了齐岳一眼,道:“你这小子啊!有这么多女朋友,你怎么对得起她们啊!”

    齐岳吓了一跳,赶忙解释道:“不,不,这个不是。这个是我妹妹,认的妹妹。”

    殇冰看着齐岳在父母面前吃瘪的样子,不禁心中暗爽,笑道:“对,现在还是妹妹,以后就不知道了,怎么说,齐岳连女……”她刚说道这里,齐岳已经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有些事情,还是不让自己父母知道的好。用力的在殇冰浑圆的小屁屁上抓了一把,齐岳传音道:“殇冰你这丫头给我等着,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植物魂偷偷的看了齐岳一眼,竟然并没有反对什么,只是羞涩地站在一边,她那文静的样子和其他三女又自不同。四女如同春兰秋菊一般各擅胜场,一时间,就算是见过不少美女的齐天磊夫妻,也觉得眼睛有些花了。

    应小蝶伸手入怀,自言自语的道:“还好我准备的多,否则这见面礼都不够了。”一边说着,她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微笑道:“初次见面,我甚至连你们的名字还记不住,不过,既然你们都喜欢我家岳儿,见面礼总是不能少的。来,孩子们,一人一个。”一边说着,她已经将锦盒大开,四女的目光不禁都落在了那天鹅绒的盒子内衬上,只见同样形态的戒指平静的躺在盒子之中。戒指的样式很简洁,就是一个铂金素圈,上面镶嵌着一颗绿色的宝石。

    其他三女或许不识货,但如月却是认识的,不禁惊呼道:“祖母绿宝石。伯母,这太珍贵了。”

    锦盒中的戒指一个有六枚,难得的是六颗宝石的大小竟然一模一样,绿色的光芒很柔和,看上去并不十分醒目。

    应小蝶将盒子交给齐岳,道:“还不给你的女朋友们带上么。哎,我现在越来越能理解岳儿为什么会和你们这么多女孩子在一起了,别说是他,就算让我选择也是很难办啊!如果你们都愿意和岳儿在一起的话,我们齐家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岳儿,还不给她们带上。”

    看着手中的锦盒,齐岳不禁暗暗惭愧不已,和这些女孩子们在一起时间都不短了,尤其是如月和明明,可是,自己也只是赠送过如月一枚寒玉冰魄戒而已,那还是为了赎罪。自己真是亏欠她们太多太多。

    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的光芒,齐岳站起身,首先拉起了如月的手,将中间的一枚祖母绿戒指戴在了她右手的无名指上,寒玉冰魄戒如月一直都不舍得带,收藏着宝贝的很。此时她那白嫩修长的小手上套着祖母绿戒指,相得益彰,显得异常动人。连齐岳都有些明白为什么女孩子大多数喜欢珠宝了,好的珠宝,确实能令女孩子们增色啊!

    第二个是殇冰,齐岳是按照认识顺序来进行的,殇冰脸上的嘻笑不见了,当齐岳将祖母绿戒指带在她右手无名指上的时候,她不禁眼圈微红,看着齐岳和他的父母,越来越强烈的家的温暖,令她心中充满了感动。

    第三个是雪女,雪女的目光显得很温柔,看着齐岳,戒指她到不在意,但是,齐岳当着众人的面将戒指戴在自己同样的手指上,就相当于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和在他心中的地位。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