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被火箭弹迎接的副总经理

    看到齐岳的犹豫,植物魂的眼神变得黯淡了几分,摇了摇头,道:“齐岳哥哥,不要了,我只是你的妹妹而已啊!价值如此珍贵,你还给伯母吧。”

    没等齐岳开口,应小蝶已经站了起来,走到植物魂身边,慈祥的看着她,道:“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听的伯母都心疼了。放心吧,伯母一定会一视同仁的。”一边说着,她直接抓着齐岳的手,将第四枚戒指戴在了植物魂的右手无名指上。

    齐岳呆滞了几秒,心中不禁汗然,这是不是相当于自己老妈逼迫着自己要去追植物魂妹妹啊!天啊!我,我该怎么办……

    植物魂那俏生生的小脸红得如同苹果一样,眼波流转,看着齐岳,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

    在自然之源的刺激下,植物魂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成长,经过了在远古巨兽时期的这段时间,她的心里也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齐岳多次在远古巨兽时期所展现的英姿,再加上以前和她在一起时的一切,都令这个小姑娘对他的心态由兄长般的感觉逐渐的转化,虽然明知道齐岳已经有了众多红颜知己,但是,她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要知道,作为女人,总是会被最出色的男人所吸引,而像她这样从战斗中成长过来的女孩子,更容易被强者所吸引,齐岳无疑就是她所认识的人中最强大的一个。

    如月、殇冰和雪儿三女的目光都落在植物魂身上,看的她全身不自在,也顾不得失礼了,捂着手中地戒指。转身就跑回楼上去了,至少,戒指是绝对不会还的了。

    齐天磊微笑的看着尴尬的儿子,道:“岳儿。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明天是不是应该到集团报道了,别忘记上次你离开地时候答应过我什么。”

    “呃……,这个,爸爸,我自己的麒麟集团也有很多事要处理啊!”他心中实在不太愿意和金谷集团扯上太多的关系,这个太子爷的感觉可不是那么好受的。何况他也自由惯了。

    一旁的雪女轻笑道:“算了吧你,集团的事情你又什么时候管过,有我就行了。何况还有如月姐姐在啊!你就去毒陪陪伯父、伯母吧。金谷集团可和咱们这个小公司不一样,你还能从中多学点经营的经验呢。”

    看着父母殷切的目光。齐岳实在无法拒绝,只得点了点头。殇冰微笑道:“我也要上班,我可是待不住的。雪女,明天我跟你一起去集团好不好。”

    雪女兴奋地道:“当然好啊!叫上植物魂妹妹一起,有她在,公司的水果保存时间也用不着齐岳来控制了,我们把他这个总裁直接架空好了。”

    如月点了点头。道:“齐岳,你放心去吧,反正在一月十日之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大家都需要调整,我也要回集团上班了,哥哥这些天恐怕是累地够呛,趁着这段时间,也让他放松一些。”

    无奈之下,齐岳只得完全妥协了,至于到金谷集团上班,对他来说。不过就是混日子而已。这次他让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各自回家调整,也是为了让大家在紧张的集训之后得以放松,这样才能够在长时间的集训之后,将集训中提升的力量稳固下来,也能以放松的心态对待与希腊守护者之间地决战。

    应小蝶道:“岳儿,你在如月姑娘这里住的时间也不短了,现在你们还没正式结婚呢,不如搬回去和我们一起住吧。就算是今后结婚,你也不能住人家女孩子这里啊!否则,会让别人笑话的。”

    齐岳愣了一下,他在龙域别院住地时间已经不短了,突然说要搬走,他实在有些不适应,不过,他也确实想和父母多团聚团聚。有些为难的道:“爸、妈,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在这里住习惯了,何况我们也没那么多事。反正最近这些天我都会去金谷集团的,我们也能天天见面了。”

    应小蝶刚要说什么,却被齐天磊阻止了,齐天磊道:“岳儿也是不想和她们分开。何况他既然已经在这边生活习惯了,我们也就不要让他改变了。这两次来的时候,我看附近还有大片的空地,不如我们把地买下来,就挨着龙域别院再盖起一栋别墅来,今后我们一家都搬过来,不就方便了么,到时候他们愿意到那边住都是一样的。”

    应小蝶听丈夫这么一说,有些焦急的脸色才缓和下来,点了点头,道:“那好吧,现在也只有先这样了。不过,盖别墅需要不少时间呢。怎么也要三个月以上吧。”

    别说齐岳了,就连如月听了应小蝶的话都不禁一阵汗然,盖一座别墅才三个月的时间,应小蝶还嫌长么?恐怕,也只有以他们地财力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盖成一座别墅吧。

    齐天磊微微一笑,道:“我们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何况又不是见不到,就这么决定了,岳儿,你喜欢什么风格的别墅?我找世界上最顶级的设计师来设计,一定让你满意。”

    父亲虽然并不像母亲那样经常会流露出情感,但是,从他那温和的目光以及对所说的话语中,齐岳知道,父亲和母亲对自己的爱是一样的,他们都想尽力的补偿自己。虽然不太想花父母的钱,但这个时候,他自然也是无法拒绝的,想了想道:“建筑方面我不太懂,简单一点就行了。如果可以的话,有个小喷泉最好,我从小就很喜欢水。”

    齐天磊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的光芒,“水么?这没问题,那就这么定了。”

    齐天磊夫妻留在龙域别院中吃完晚餐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在临走之前,齐天磊简单的向齐岳交代了一下第二天到金谷集团报道的事项。这才和妻子坐着那辆限量版幻影离开了龙域别院。

    看着父母离去,除了有些不舍以外,齐岳不禁松了口气,自从成为生肖之王以后,他们还是第一次被人当作孩子一样看待,父母似乎对自己什么都不放心似地,他当然知道,这是齐天磊夫妇对自己的关心啊!真是捧在手里怕摔到,含在嘴里怕化了。家庭的温暖,令齐岳心中隐藏的冰冷和悲伤正在不断地融解之中,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多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四女同时起床替齐岳打扮了一翻,顶级品牌的西装如月以前就给他准备好了,虽然在齐岳的坚持下。里面依旧穿着黑衬衫,不过,一套名贵西装穿在他那高大魁伟的身体上。使相貌普通的齐岳看上去英挺了许多,尤其是配上他那一头白发,到有着几分异样的吸引力。

    四女都上班去了,齐岳在家里磨蹭了一会儿,才开着闻婷留给他的宝马向金谷集团而去。本来如月想把自己的兰博基尼跑车给他开的。但齐岳怕自己刚去上班显得太嚣张,还是选择了相对低调地宝马。毕竟,以金谷这样的大集团。就算是普通员工开宝马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开着车,齐岳直接来到了集团,轻车熟路的将车在地下停车库停好后来到公司大厅,上次他来地时候是周末,虽然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这次再来,到并没有被那些忙碌的员工们注视。金谷集团经过上次恐怖袭击之后,整个集团都已经重新装潢过了,看上去和上次恐怖事件爆发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齐岳刚一进入大厅。立刻就有一名男子迎了上来,就是上次他曾经见过的总裁办公室第一秘书。

    “齐先生,您来了。”陈秘书恭敬的向齐岳点了点头。

    齐岳微笑还礼,道:“麻烦你了,我刚来,什么都不懂,还要请陈大哥多多指点。”

    陈秘书悄悄地看了齐岳几眼,上次的事他还清楚的记得,这个年轻人绝不是普通人,这从第一次见到齐岳后,他就已经有了这样地感觉。尤其是在齐天磊认定这个年轻人就是他失踪了多年的儿子之后,陈秘书对于齐岳除了羡慕之外就只有恭敬了。

    带着齐岳来到电梯处,一边等待电梯,陈秘书一边对齐岳道:“总裁安排您和他在一层办公。总裁和执行董事已经来了,正等着您呢。”

    金谷大厦最高层,完全是由办公室组成的,除了上次齐岳见过的总裁办公室以外,剩余的办公室都是董事局成员的。可以说是金谷集团权力巅峰所聚之处,齐天磊和应小蝶把齐岳安排在最顶层,一个是确认了他的身份,另一个也是希望能够近距离的和自己儿子多接触。

    叮的一声悦耳轻响,电梯已经来了,齐天磊和陈秘书正准备上电梯地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道:“等一下,你们等下次电梯吧。”

    齐岳下意识的回身看去,只见七八个男子已经走到了自己这边。要知道,这里的电梯是直达顶层的,一向是董事局成员专用电梯。为首者,是一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老年男子,相貌普通,但身上却散发着一股让齐岳不太舒服的阴鹫之气,黑色的头发显然是经过染了的,毕竟,他脸上的皱纹早已经说明他的年纪不轻了。其余的几人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跟随在这个老男人身边,一看就是他的属下。刚才说话的,就是他的属下之一。

    陈秘书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向那老男人恭敬的道:“副主席,您好。”

    老男人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鼻子中发出一声轻哼,就想电梯中走去。

    齐岳眼中光芒闪烁了一下,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看着这些人的嚣张心中很是不爽,下意识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脚步,正好挡在电梯门口,让那老男人险些撞在他背上。

    老男人显然没想到齐岳会挡道,不禁被吓了一跳,而之前说话的那名属下已经伸手去抓齐岳的肩膀,冷声道:“你挡路了。”

    齐岳抬着头,微微转身,凭借着自己高人一等的身高用鼻孔朝着这些人的方向哼了一声,道:“陈秘书,我们走,没必要和没家教的人一般见识。”

    陈秘书先是愣了一下,心中不禁暗爽,他早就知道齐岳不是普通人,心道,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报复报复,赶忙道:“齐先生,这位是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李耀先生,要不,我们再等一趟电梯,让他们先上去吧。”他的话说的没什么毛病,但在语调方面却很有学问,正好是那种微微有些撩拨的意思,明显是告诉齐岳,这个人的地位比你高,我惹不起。

    以齐岳的能力,又怎么会听不出陈秘书对这个所谓的副主席有所不满呢?虽然金谷集团是父亲一手创立的,但自从得知了上次恐怖袭击和公司内部的人有关之后,齐岳对于这些公司高层的印象本身就不好。淡淡的道:“连先来后到都不懂,这么没家教的人凭什么让我让路。陈秘书,走吧。”一边说着,他已经走进了电梯。

    老男人李耀终于开口了,沉声道:“你是谁,你说谁没家教?”

    齐岳与他对视,淡然道:“谁不懂得先来后到,就是谁没家教。”

    一旁的陈秘书道:“副主席,这位是主席刚刚找回来不久的大公子,齐岳先生。”

    李耀脸色微微一变,看着齐岳的目光闪烁了几下,恍然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登门认亲的小子啊!你可不像你父亲,他一向是非常懂得礼数的。”

    齐岳听对方提到自己的父亲,不禁皱了皱眉,“是啊!我父亲是很懂礼数,只是不知道他怎么教育的您这样的属下。”

    “你……”李耀没想到齐岳会对自己这么不客气,寒声道:“你先搞清楚,我是金股集团的辛事局副主席,同时,也是集团大股东,就算你是主席的儿子,也没有资格和我这么说话。”

    齐岳微微一笑,他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那只是您一厢情愿的认识而已。在我心中,从来就没有什么资格不资格的。我一向是对事不对人,不好意思了,副主席阁下。”他在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刻意强调了那个副字。

    倒不是齐岳非要闹事,也不是不懂得敬老尊贤,因为,在这个李耀出现之后,他的精神力就对这些人的身体进行了扫瞄,齐岳发现,李耀的属下身上竟然都带着枪,而且,这些人身上的气息给他很熟悉的感觉,就和上次那些袭击金谷集团的雇佣兵非常相像,更令他对李耀产生怀疑的是,当李耀听说自己是齐天磊之子的时候,他的心跳骤然加速,甚至产生出一种恐惧的感觉,这就表明,他不但知道自己的身份,同时也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他见到自己为什么要恐惧,这就很容易说明问题了。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的光芒明显变得强盛了一些,虽然他已经猜到了很多,但在没有证实之前他还是不会冲动的,将陈秘书拉上电梯,直接按动关闭键。

    李耀身后的属下想要发作,却被李耀拦了下来,眼看着电梯门关闭,他眼中的光芒不间断的闪烁了几下。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电梯高速上行,齐岳向陈秘书道:“陈大哥,这个副主席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秘书道:“副主席是大约五年前加入集团地,他自己是有公司的。只是当年趁着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收购了我们集团大量的股份,这才成为了公司大股东,股份占整个集团超过百分之十五。是主席之下地第一大股照了。平时的时候他都在自己公司,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来了。这个人和主席的关系一向不是太好,他曾经提出过向主席购买股份的要求,却被主席拒绝了。”

    齐岳缓缓的点了点头,有些事情,还是问自己的父亲比较清楚。

    很快,两人来到了顶层。陈秘书将齐岳带到总裁办公室旁边的一间办公室之中,虽然办公室看上去并不算很大,但齐岳知道自己父亲的办公室也同样不大。何况,在这大约三十多青米的办公室内,各种办公设施一应俱全,巨大的落地玻理,从一百多层地高楼上。可以远眺半个京城了,视线开阔的感觉还是非常舒服的。

    陈秘书出去通知齐天磊了,齐岳走到自己地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真皮材质的大椅子坐上去十分舒服,虽然齐岳的身体很高大,但坐在椅子之中,还是有种被包覆的感觉。

    随手一招,将一旁书柜中的资料吸过来一份到自己面前,打开一看,里面却是空地。齐岳不禁会心一笑,心中暗想,恐怕老爸也没真的想让自己来干什么吧。也就是陪陪他们而已。

    正在这时,敲门的声音响起,齐岳道:“进来。”

    门开,齐天磊带着一个年轻地女孩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上去,一身西装的齐天磊又恢复了平时的威严,齐岳赶忙站起身,心中一动,没有叫出爸爸二字,“主席。”

    齐天磊微微一笑,向齐岳点了点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安排给你的秘书黄维小姐,她对公司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今后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她。”

    这时齐岳才将目光转向和父亲一起进入办公室的女孩子身上,看到这个女孩子,他不禁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要知道,齐岳有多位红颜知己,像雨眸那样的顶级美女他都见过,能让他感觉到眼前一亮地女孩子显然是很不一般的。

    黄维的身材非常匀称,大约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精神的短发看起来朝气蓬勃,一双大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齐岳,合体的米黄色职业装勾勒出她修长的曲线,眨了眨动人的大眼睛,向齐岳微微躬身道:“您好,副总经理。”

    齐天磊看着儿子注视着黄维的目光,微笑道:“好了,黄维你想齐岳介绍一下公司的大体情况和他今后要负责的一些事项,我要回去工作了。齐岳,中午和我一起吃饭。我已经在楼下餐厅订了位子。”

    齐岳赶忙答应一声,将父亲送到门口的时候,他听到齐天磊低声说道:“你碰到的李耀就是我怀疑的对象,只不过现在没有明确的证据而已,你以后要小心这个人。黄维这丫头是我一个世侄女,你女朋友已经那么多了,可别打人家的主意,省的我没法向她父亲交代。”

    看着齐天磊离开的背影,齐岳不禁心中暗自苦笑,看来,自己老爸都把自己当成了花花公子,还特意交代自己一下,有这个必要么?一年恐怕自己也来不了这里几次吧。

    重新回到办公室,黄维走到齐岳的办公桌旁,将手中文件放在齐岳面前,道:“副总,我先简单的将本公司现状给您介绍一下吧。”当下,她非常职业的开始给齐岳讲解金谷集团现在的情况。不过,齐岳从来就没学过什么经营,听着黄维说着那些复杂的数字,再看着面前这些它人的自己,自己不认得它的表格,齐岳不禁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黄维第一眼看到齐岳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年轻人非常奇特,从相貌上来看,他虽然和主席很像,但却远没有主席那么英俊,可是,这个年轻人却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尤其是他那一头醒目的白发,看上去很有个性。

    足足讲了一个多小时,黄维才将集团大体情况说完,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齐岳。问道:“副总,您还有什么不明白地地方么?”

    “啊?”齐岳从昏昏欲睡中惊醒过来,道:“没,没有了。要不就先这样吧。资料留下来我会看的,你出去忙吧。”

    看着齐岳有些愕然的样子,黄维强忍着自己想笑的冲动,虽然她年纪不大,但却是有名地才女,齐岳的样子显然是告诉她,自己什么都没听懂了。黄维是知道齐岳身份的。这个主席刚认下的儿子除了外表看起来还有几分吸引人以外,看来到是个草包了。

    黄维指了指旁边的一张小办公桌道:“副总,我是您的专职秘书。负责安排您在公司的一切活动和工作,您让我出去哪儿呢?”

    “哦,这样啊’齐岳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道:“那你就在这里忙吧。”

    黄维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处,偷偷的看了一眼坐在那里有些茫然地齐岳。打开电脑,开始忙自己的例行工作了。她实在有些不明白,一向公私分明的主席为什么会让自己这个草包儿子当上集团副总经理。要知道,这个位置可是非常重要地。

    齐岳坐在舒服的椅子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好,总不能当着黄维的面修炼吧。可是,这样无聊的坐着也不是事儿啊!拿着桌子上的资料,假装看着,但心却早已经飞了。

    时间不长,齐岳已经有些坐不住了,此时。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既然不能出去要在这里工作,那自己打电话总可以吧。一边想着,掏出手机先拨通了雪女地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齐岳,怎么样,第一天上班还习惯么?”雪女有些戏虐的声音从话筒另一边传来。

    齐岳苦笑道:“你觉得我应该习惯么?我可是自由惯了的人。早知道就不答应他们了。”

    雪儿噗哧一笑,道:“你啊!还是忍着点吧。咱们地麒麟集团也早晚要由你来管理啊!趁着这时候正好多学学。好了,我还要忙第三批产品的事,就不跟你多说了。现在咱们公司的产品销路好的不得了,第二批产品上市的时候,只有三天的时间就全部脱销了,不得不将第三批产品上市的时间提前一些。现在公司积累的资本已经开始快速增长。月关姐说要再招一些员工扩大公司规模了。如果一切依旧这么顺利的话,我们就准备开辟国际市场了。”

    “那好吧,你们自己看着办好了。反正集团是交给你们了。对了,你们在收入地同时,分出一部份钱,逐步把龙鱼集体那边的还上。”

    雪女沉默了一下后,才道:“齐岳,龙域集团那边的钱伯父已经替我们还了。伯父怕你不高兴,让我别告诉你。不过,我觉得你早晚都会知道的,他们也是好意。你看……”

    齐岳先是愣了一下,心中虽然有些别扭,但齐天磊已经这么做了,如果自己再拒绝的话他会怎么想,心中暗叹一声,一切就顺其自然吧。“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齐岳再次无聊起来,此时,他不禁想起了一月十日就要展开的决战,雨眸啊雨眸,我已经又得到了一件神器,你我一战,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婷婷的仇我一定要报,你等着吧。

    黄维一边敲打着电脑,一边偷偷的看着齐岳,齐岳的电话很简短,除了知道他是在和一个女孩子通话以外其他的听不出什么,不过,黄维对齐岳的鄙视更深了几分,这个总裁的儿子一定是个花花公子,刚来上班就打电话给女朋友,不过,人家是金谷集团董事局主席的儿子,也算得上是钻石王老五了。哼,反正他别来撩拨自己,否则,自己一定会对他不客气的。

    才女喜欢的自然是才子,对于齐岳这样的废柴来说,黄维是绝对不会感兴趣的,偷看结束,她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之中。

    齐岳百无聊赖的又坐了一会儿,他实在是坐不住了,忍不住向黄维道:“黄秘书,我想问你一下,你对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李耀这个人怎么看。”

    黄维停下手上的工作,抬头看向齐岳道:“李副主席啊!我是下属,无法评论集团高层。对不起,副总。”

    齐岳讨了个没趣,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正在这时候,一种强烈的不安突然充斥在他心中,下意识的,齐岳猛的从位置上站起来,朝身后的落地玻璃看去,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锁定住了,而下一刻,凭借着他那惊人的目力已经清楚的看到,就在对面大约数千米外的一座高楼顶层,正有一个人肩膀上扛着什么发射器对准这自己这里的方位。

    一道炫丽的尾焰在空中亮起,嗖的一声,朝着齐岳办公室的方向射了过来。只是眨眼的工夫,那颗火箭弹就已经到了窗外。

    金谷大厦的外墙玻理都是防弹的,但是,防弹玻理并不代表就能防备的了火箭弹的轰击,又是恐怖袭击?齐岳已经来不及破窗而出了,下意识的,他飞身而起,直接朝黄维扑了过去。

    黄维在齐岳猛的站起身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他了,眼看他竟然朝自己扑了过来,顿时惊呼一声,下意识的从桌子上朝起一个剪刀挡在自己身前,心中惊怒交加,这个色鬼,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想要非礼自己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