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决战,珠穆朗玛之巅

    轰然巨响之中,黄维口中的惊呼嘎然而止,无比澎湃的气流混合着灼热的能量充斥在整间办公室内,防弹玻璃被轰炸成了齑粉,而整间办公室都完全被那狂暴的气流所席卷。即使是金谷大厦的结构足够坚实,也不禁在那剧烈的爆炸下颤抖了一下。

    顶层另一边办公室内的李耀坐在椅子上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冷笑一声,“你不是很能打么,我到要看看,火箭弹能不能炸的死你。”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齐岳用自己高大的身体将黄维完全保护在内,急切之间,他只能顾得在黄维落地的时候用能量垫在她身下,自己就顾不上了。

    听着那无比剧烈的轰鸣声,黄维的大脑完全陷入了一边空白,良久无法恢复,当意识重新进入大脑,令她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她才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尖叫一声,“副总。”

    “我没事。”低沉而冷静的声音在黄维耳边响起,齐岳腾身而起,一眨眼,已经消失在破碎的窗户处了。刚到这里就遇到了袭击,齐岳心中已经充满了冰冷的杀机。他自己到是无所谓,但是,他决不允许这样的威胁始终伴随在父母身边。此时,他已经顾不得惊世骇俗了。一闪身,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已经冲向了那座发射火箭弹的大楼楼顶。

    一名全身黑衣的男子正准备收起火箭筒立刻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无形的压力将他的身体完全锁定,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身材高大地男子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一伸手,齐岳扣住了男子的喉咙,强烈的杀机。令这个暗施偷袭的家伙根本无法移动半分。

    一道异样地光芒从齐岳眼中亮起,他很清楚,敢于执行这种任务的人,必然是死士,想从他嘴里问出什么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那就用自己的办法。

    庞大的精神力,直接涌入了那黑衣男子脑海之中,不用他说,齐岳凭借着自己的精神力迅速的从他大脑中扫瞄而过。顿时,他想要得到的一切都已经有了结果。这个黑衣男子是接到一个电话后来到这里的,而留在他脑海中的那个电话声音齐岳非常熟悉。正是在电梯上那个让自己让开地李耀手下留下的。不用再多问什么了,一切都已经变得很清楚。随手将黑衣人的身体扔到一旁,脑海中地记忆被扫瞄,这个人已经变成了白痴。

    身形一闪,齐岳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中。而此时,齐天磊、应小蝶,以及炎黄魂派遣保护他们的四人都已经出现在了齐岳办公室之中。正在向黄维询问着什么。

    黄维脸色惨白,看着办公室内的一片狼籍,她当然明白,是齐岳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命,可是,齐岳去了哪里,她实在是不知道。正在她无法回答焦急万分地齐天磊夫妻时,齐岳已经回来了。

    “爸、妈,我没事。”齐岳的突然出现。吓了四名炎黄魂成员一条,还好,其中的刀魂是认识齐岳地,看到齐岳这个怪胎,他不禁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因为没有及时防护,齐岳自己的身体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他的样子看上去实在有些狼狈,正面还好些,背后的西服被炸的粉碎,有半边屁股都露在了外面。

    齐天磊此时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扭曲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回了儿子,却立刻就遇到了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不发怒呢?眼中冷光连闪,“岳儿,你的身体……”

    齐岳摇了摇头,道:“爸,放心吧,我结实的很,不过,这件事也必须要有个结果才行,我不希望在你们身边始终有威胁存在着,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炎黄魂所属听令。”一边说着,齐岳在胸前地崆峒印上一抹,召唤出了自己的钻石守护勋章。

    姬上将曾经交代过,钻石守护勋章是可以调遣炎黄魂的,但只局限在京城之内。

    四名炎黄魂成员一看到他手中的钻石守护勋章赶忙应了一声,紧接着,他们的耳中就已经出现了齐岳的传音。齐岳的交代很简单,得到他的命令后,四名炎黄魂成员立刻去了。

    黄维惊吓过度,齐天磊让人送她去了医院,齐岳换了一身衣服后,也悄悄的离开了金谷集团总部,他可不希望被警察没完没了的盘问。有些事情,还是用他的方法解决来的比较快。

    一天,仅仅一天的时间,京城商界为之地震。金谷集团董事局副主席、纵横集团董事局主席李耀,无偿将自己名下所有财产捐献给炎黄共和国国家慈善协会。同时,辞去所有在两个集团公司中的职务,在做完这些后,李耀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许多人,但那些,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齐岳做的很简单,以炎黄魂的实力,自然能够轻易的查出关于李耀的一切事情,他向姬上将汇报了一声之后,就展开了自己的行动。让李耀转移资产给国家慈善机构很难么?不难,当一个人的精神被完全控制之后,一切都变得容易起来,他雇用的那些外籍雇佣兵网,以及暗中的势力,在一天之内,完全被齐岳彻底清洗,至于是如何清洗的,那就只能用血腥二字来解决了。同时,按照李耀留下的线索,齐岳将生肖十二小队中的生肖龙小队、生肖虎小队、生肖鸡小队全体成员派出境外,给这三十六个人的任务,就是清除李耀在国外的一切势力。有李耀留下的情报,这些事情并不难解决。

    至于因为李耀完蛋而产生的商界震动,在国家的干预下很容易就平复下来,一周后,甚至在网络上想要搜索到李耀这个名字都变得不可能了。

    “孩子。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残酷了?”齐天磊的办公室内,此时只有他和齐岳父子二人。这一周地时间,他终于知道自己儿子的能力有多强了。根本没用他出一分力,所有的事情已经完全解决。有国家作为后盾。再加上自身强大的实力,解决一个李耀对齐岳来说再容易不过。就连九黎族都在他手中被毁灭大半,更何况李耀一个伤人了。至于国家为什么配合,其实简单地很,一切都是走的法律程序,国家何尝不愿意几百亿美金的财富进入国库呢?既然是正常法律程序,又是李耀公开露面自愿捐助的,国际典论也没什么。至少大多数人都以为,李耀是因为年纪大了,钱也赚够了。想要做些善事自己退隐留个好名声。至于他去了哪里,也没有多少人会去关注。当然,就算关注也没用。炎黄共和国给齐岳擦屁股。那还不是擦的干干净净么?

    国家大力支持齐岳当然也是有着其他原因,不论是齐岳本身的实力,还是他所代表的东方守护者,都是国家极其需要的力量。为了国家,齐岳曾经立下过汗马功劳。他那麒麟集团送来的原生态水果,就给国家领导人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无偿奉献不说,那些水果地好处确实让领导人们受益不浅啊!虽然这次的事影响不小。但作为一个国家来说,还是很容易摆平的。

    “爸,面对敌人地时候,一定不能妇人之仁。别的我不怕,但是,如果他们对您和妈妈有什么不利而我却没能阻止的话,我一定会抱憾终生。所以,不论如何,我都必须要替你们解决了潜在的威胁。不过。为了避嫌,李耀手里的那些金谷集团股份我都转给了国家。但你们放心,国家那边已经答应,将会把李耀地那些金谷集团股份以低价格卖给我们,到时候,您亲自去一趟国务院慈善基金办公室吧,问题不是就解决了么?您和妈妈的股份再加上李耀的,已经接近半数,我看今后谁还能威胁到您这个董事局主席地位置。贪婪,是李耀犯下自大的错误,威胁到我的亲人,结果也只能有一个。”齐岳没啥李耀,他只不过是把李耀送到了远古巨兽时期的大森林之中而已,也没有对李耀的家人下手,毕竟,他的家人无罪。也趁着这次机会,他将小楼也送去了远古巨兽时期,交给衣若负责保护,并且告诉小楼,等到一个月以后,自会将她接回来的。当小楼来到远古巨兽时期的时候,早把齐岳忘了,那米人的景色,对她地震撼力就像当初对于植物魂的。九黎族威胁已经去除,有了大鹏明王的保证,凶兽也不太可能威胁到人类,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类将会是安全的,所以,小楼在那边齐岳也能放心,等珠穆朗玛一战结束之后,他再将小楼接回来,时间上也就差不多了。

    齐天磊叹息一声,道:“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那也只好这样。不过,孩子啊!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后还是少做杀戮之事的好。”

    齐岳走到齐天磊身旁,搀扶着父亲的手臂,道:“我会的。但有的时候,我也身不由己。有些事情,并不是我所能控制。爸,我只能向您保证一件事,那就是不论我做什么,都是问心无愧的。”

    齐天磊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

    出了李耀这件事后,虽然李耀的问题已经彻底解决了,但齐天磊也不再勉强齐岳到金谷集团去上班了,齐岳所表现出的潜势力令齐天磊明白,自己的儿子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可能局限在一个公司之中。因此,他一边加快在龙域别院旁边新开的一大片空地进行建设,另一边也将齐岳解放,任由他回龙域别院继续过他的自由生活了。只是要求齐岳每周至少要陪他们夫妻一天才行。

    当齐岳处理完李耀这件事情之后,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竟然都回来了,齐岳当时并没有规定他们归来的时间,但是,每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明白珠穆朗玛一战对于他们和齐岳的意义有多么重大。所以,在回家向家人报过平安之后,他们都尽快返回了龙域别院。决斗前的最后冲刺开始了。而这最后的修炼,对于生肖守护神这个集体来说,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十五天的修炼,几乎是无时无刻的修炼,以齐岳为中心,每个人都全身心的投入到提升自身实力的过程之中。他们都知道,已经没有时间让他们浪费了,一切,都需要按照既定的轨迹去完成。而最后的结果也将由他们自己来决定,实力来决定。为了生存,也为了东方的未来,谁又能懈怠呢?

    ……

    珠穆朗玛峰是喜玛拉雅山主峰,世界最高的山峰,海拔8848.13米。位于炎黄共和国西藏与尼泊尔王国交界处的喜玛拉雅山脉中段。山体主要由结晶岩系构成。冰川规模大,约有冰川600多条,面积达1600平方公里。是低纬度地区现代冰川作用中心。冰舌的中上游普遍发育有高大的冰塔,为珠穆朗玛峰地区山谷冰川的特殊形态。珠穆朗玛峰的北,东和西南均有大型冰斗,使珠峰成为高出冰斗底部达3000米的金字塔形大角峰。在珠峰北坡,海拔7450米处为冰雪和岩石的交界线,其下冰雪皑皑,上部因崖壁陡峭,风力强劲,冰雪无法积存而岩石裸露。峰顶常为云雾笼罩,似以珠峰为旗杠而自西向东飘动的旗帜,这是珠峰特有的气象现象,人称旗云。

    此时,就在珠穆朗玛峰北坡那冰雪与岩石的交界处,有一行十几人正快速的攀登着,要知道,在海拔超过七千米以后,不论是温度,还是氧气的稀薄,都已经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了。而这攀登山峰的十几人,竟然看上去很轻松,身上也只是穿着普通的衣着,而不是专门的抗寒服。

    他们正是齐岳带领着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与雨眸的约定就要到来了,齐岳心中,不断闪过当初和雨眸之间经历的一切。那一幕幕都如此真实的呈现在自己眼前。从第一次见到时的惊艳,到后来的爱慕,以及那雅典数月的彼此交心,一直到最后的背叛,无不在齐岳内心深处烙印下了最深刻的痕迹。

    在若隐若现的光芒之中,一行十三人只用了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攀登上了这原本应该是最困难的最后一千多米,来到了珠穆朗玛峰的主峰顶。远远的,看着下方一片白雪皑皑,一团团雪雾带着急风不断的吹袭着他们的身体。

    齐岳是第一个来到峰顶的,独自一人站在最高的地方,看上去有着几分萧索。他们显然比对手先到了,十二个人,整齐的站在他背后,谁也不再吭声,他们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凝重。这已经不是齐岳一个人的事,而是东西方守护者之间的决战,他们都知道,今天绝对不能输。

    齐岳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突然,他抬起了头,身体轻微的震颤了一下,两道犹如实质一般的目光宛如利箭似的朝南方射去。

    就在这时,一道曼妙的身影从下方徐徐升起,她仿佛并不需要借力似的,轻飘飘的朝峰顶中升了上来。站在齐岳身后的十二生肖守护神自行散开阵型,形成一个半弧,只有齐岳没动,但他那实质般的目光却始终锁定在那徐徐而来的曼妙身影之上。

    终于,宛如一朵祥云般。那女子飘上了峰顶,如同雪一样白的连衣长裙,她浑身笼罩在淡淡地光影中,姣好纤细的身段宛若穿上一层金黄色薄纱。若隐若现的白玉肌肤,令人无法凝视,那冰雪般纯洁清新的瓜子脸上,有着水灿地漂亮瞳眸,小巧玲珑的鼻子,略弯而饱满的樱色唇瓣,五官极尽天下之精致。修长的娇躯同样是那么完美,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令人惊叹的修长美腿,玲珑的曲线在那淡淡的白色光芒包裹中。充满了神圣的气息,最为奇特的,是她那一头紫色地长发。那似乎并不是漂染的,而是天生的一般,如同紫色绸缎一般飘散在背后。此时,她地目光也正好看着那红衣男子,紫蒙蒙的眸子里充满了凄凉与无奈。细小的白牙齿轻轻的咬着嘴唇。

    雨眸用正宗的炎黄语轻声道:“你终于还比我先到地,其实,我永远也不希望这一战的来临。”

    齐岳的声音依旧是那么低沉。“但是,这却终究是会来地。在当初你那样选择之后,这一战就不可避免。你杀过我一次,最后又放过我,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但是,闻婷、克林斯曼、帝心雪莲王都因你我而死,今天,我要替他们讨还个公道。同时。也要在这世界第一高峰见证我们东西方守护者谁才是真正的强者。”他的声音中除了几分沧桑之外,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

    雨眸轻轻的点了点头,低声道:“对于那次的事,我无话可说,为了我们的使命,我们也都不能退缩。”她的右手缓缓抬起,轻轻一招,胜利女神权杖凭空落入她手中,权杖缓缓举入空中,一道湛然金光从杖首中射出,顿时,空中的雪雾在金光的影响下瞬间消散了,空中散发着一片更加圣洁地气息。

    就在这时,十二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在闪烁中从珠穆朗玛峰南坡而上,每个人都显得有些臃肿,离的近了,可以看到他们背后都背着一个巨大的箱子,齐岳知道,星座守护者们已经将他们的星座都带来了,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将要面对的,必然是全部状态的十二星座守护者。

    他们的身形越来越近了,通过精神力的感觉,齐岳知道,进步的不仅仅是自己和生肖守护神战士,星座守护者们同样在这段时间取得了极大的进步。至于进步到了什么程度,他也不知道。

    雅典娜女神的神诋被雨眸完全吸收之后,她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得到了迅速的飞跃,成为了真正的雅典娜女神,而雨眸实力的提升,也同时导致了十二位星座守护者在她身上的神圣能量作用下全部提升,就像雨眸成为了真正的雅典娜一样,他们也真正的成为了雅典娜的星座守护者啊!

    珠穆朗玛峰顶的面积不大,当十二位星座守护者们都来到峰顶的时候,整个峰顶甚至显得有些拥挤了,冰冷的气流不断从山顶吹过,如果不是此时峰顶的二十六人都有着远超常人的实力,恐怕那疾风带来的寒冷也能轻易的让他们失去知觉。

    十二位星座守护者平静的站在雨眸背后,雨云低着头,她甚至不敢去看齐岳。而其他的星座守护者们看着齐岳的目光也各自不同,但却竟然没有一个是包含敌意的。毕竟,在他们内心深处都明白当初是谁对谁错。当然,他们也不会认为雨眸的最发不正确,为了希腊,为了能够完全继承雅典娜神诋,一切都是值得的,唯一令这些星座守护者们心中有些忐忑的是,齐岳从原本的朋友成为了仇人,最终将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双方都是十三人,在凛冽的寒风吹拂下静静的站在那里,珠穆朗玛峰顶的旗云飘摆,雾气不断从众人身上扫过,给他们带来几分潮湿的感觉。

    雨眸手中的胜利女神之杖光芒黯淡了下来,看着齐岳,她良久才开口道:“既然大家都已经来了,那么,就开始吧。齐岳,你想要如何来决定胜负呢?”

    齐岳看着雨眸,道:“很简单,今日决战,虽然是你我之争,但也关系到东西方守护者之间的关系。虽然在我心中。你是绝对的仇人,但是,这和你的星座守护者们没有关系。除了你我之间地战斗将绝一生死以外,为了保护我们东方和你们西方。他们都不需要决定生死。”

    齐岳的话很平静,扎格鲁大师对他所说的一切还是起到了很大的影响,同时,齐岳也不像看到自己地伙伴们因为自己的私仇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雨眸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在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最深的悲伤,“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这珠穆朗玛峰顶的地方狭小,不如,就让我们一场一场开始。双方按照你们生肖和我们星座的顺序彼此出战,每一战点到为止,决定出胜负就可以了。按照场次的多少来决定最后的胜者归属。如果我们输了。那么,以后希腊守护者就听从你们东方守护者的调遣,反之亦然。如何?”

    听了雨眸地话齐岳不禁心中一动,如果能够得到星座守护者的支配权,无疑会实力大增。可是,雨眸为什么会这么说呢?难道他们有绝对把握战胜己方么?从以前自己对星座守护者的接触来看,十二位星座守护者地实力相差不多。而自己这边却不一样,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实力差距还是不小的,胜负非常难说。

    “如果最后是你我双方各胜六场的话,怎么说?”齐岳问道。

    雨眸道:“那就以你我的生死来决定最后胜负吧。这不是你希望地么?”

    齐岳看着雨眸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机,“好,就如此说定了。”

    雨眸补充了一句,道:“如果最后我们也战成平手的话,那么,就让我们所有人联合起来进行最后一战。看综合实力地高下来论输赢。在来之前,我已经向我的星座守护者们指示好了,就算我死了,他们也会遵从诺言,听从你们的差遣。”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也一样。不过,你让我如何信任你呢?”

    雨眸愣了一下,看着齐岳眼中的冷光,她心中不禁一阵绞痛,但又偏偏无法说出什么,毕竟,她当初就曾经欺骗过齐岳啊!而且还是欺骗的他的感情。

    “齐岳,你不要太过分了。就算小姐曾经伤害过你,但小姐也是迫不得已的。”梅菲斯特忍不住站出来向齐岳斥责道。

    齐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道:“你没资格和我说话。”

    “你……”梅菲斯特眼中流露着愤怒的光芒。但感受着齐岳身上散发地恐怖气息,他竟然无法提起足够的勇气向齐岳发动攻击。

    齐岳将麒麟隐的斗篷从头上扫下,露出他那一头雪白的长发,长发迎风飘散,“我就再信你一次。如果你们不遵守诺言的话,那么,希腊今后就不再有守护者。”一边说着,他转身想后退去,回到本方之中。

    梅菲斯特看着身边的雨眸,低声道:“小姐。”

    雨眸抬起手,阻止他说下去,“好了,准备开始吧。今日一战无法避免,但为了今后东西方能够共同抗击那未来的危机,我们必须要选择联合,在我和齐岳的仇恨解决之后。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一旦我们败了,谁也不许违背诺言,否则,就是违背雅典娜女神的命令。”学着齐岳的样子,她也走回到自己的星座守护者队伍之中。

    “白祟座星座守护者出战。”雨眸平静的道。

    白祟座尤纳斯向雨眸躬身施礼后,缓缓走了出来,淡淡的白色光芒从他身上亮起,使珠穆朗玛峰上的风雪无法侵入到他身体周围一米范围之内。

    齐岳的目光落在田鼠身上,向他点了点头。

    田鼠看着齐岳,回给他一个坚定的目光,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如果是单独面对一个敌人的话,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败,为了老大当初所受的屈辱,拼了。

    “生肖守护神战士,鼠。”田鼠大喝一声,他矮墩墩的身体却中气十足,声震雪峰,令积雪为之颤抖。目光锁定在对手的身上,全身的云力已经快速调动起来。

    白祟座尤纳斯看着田鼠,微微施礼之后,身上的白色光芒变得更加强盛了。两人同时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生肖守护神和星座守护者之间的战斗终于展开,这第一场战斗,就在生肖鼠战士和白祟座星座守护者之间进行。

    整个珠穆朗玛峰的峰顶也不过是一百多平方米而已,而且地面还极不凭证,周围站着其他人,真正留个两人动手的空间不足百米。

    田鼠没有动,体内的云力不断提升,他头上的短发已经逐渐变成了灰色,目光却无比锐利,双臂缓缓前伸,露出了一双和他身体相比很不协调的手,那是一双晶莹如月的手,手指极为修长,每一根手指上,都长有一截三寸长的指甲,眯起他那不大的小眼睛,锐利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撕扯着尤纳斯的精神防线。

    尤纳斯同样也没有动,但是他身体周围的白色能量却在快速的律动着,刚一看到田鼠的时候,他不禁对这个对手有些轻蔑,田鼠身上的能量波动明显不如自己,而且,以他的身材,也绝对不可能比自己灵活。但是,当田鼠那锐利的目光射在他身上的时候,尤纳斯却知道自己错了,从田鼠的目光中,他看到了坚定,对胜利执着的鉴定,他知道,这一战对自己来说,并不容易胜利。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