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生肖鼠,神奇的双手

    尤纳斯没动,但他的眼睛却突然亮了起来,就在那灰色光芒抵达他身前不足半尺位置的时候,突然,一阵水波荡漾般的光芒亮起,无形的屏障出现在尤纳斯身前,破碎般的声音响起,就像一面镜子摔碎了一般,那透明的能量被田鼠的攻击撕的粉碎,下一刻,田鼠已经飞身而上,确实,如尤纳斯判断的那样,田鼠的身法因为身体的限制和本身属相的原因并不是最擅长的,但几个月在远古巨兽时期的洗礼,使田鼠的速度早已经大幅度提升,在云力的作用下,只是一瞬间就冲到了尤纳斯身前。

    尤纳斯利用自己释放的能力抵挡了田鼠一下之后,一转身,已经高高跃起,正好躲过田鼠一扑,紧接着,头下脚上,从空中就朝田鼠扑了过来。

    田鼠失去了对手,赶忙抬头向空中看去,正在他准备迎击的时候,胖胖的身体突然一紧,仿佛被什么能量束缚住了似的,竟然丝毫动弹不得,而尤纳斯的双掌已经来到了他头顶上方。

    没错,白祟座星座守护者的能力,就是空间限制。之前抵挡住田鼠攻击给自己带来足够反应时间的是空间恒定能力,而此时,却是空间限制中的空间收缩,一瞬间令空间完全收拢,周围的空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田鼠想要抬起手都变得极为困难,更不用说是闪躲了。

    看到这一幕,感受到场中的能量波动,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不禁紧张起来,只有齐岳的目光依旧是平静的。

    田鼠地眼睛亮了。灰色的光芒从眼中电射而出,胖乎乎的身体直接朝地面坐了下去,空间收缩也是有限制的,在绝对地力量面前就不可能有所作为。如果是尤纳斯全力使用空间收缩的话。田鼠显然无法移动,但他只要腾出能量来攻击,就不可能完全限制住田鼠的身体。

    田鼠身体向后一坐,动作虽然缓慢,但却在最短时间内将自己的手臂带了起来,是双手上扬到空中。紧接着,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如同鲜花绽放一般,田鼠那修长的双手在半空中幻化出无数道光影,每一道光影都彼此纠缠着。每一根手指都起到不同的作用。尤纳斯的攻击固然非常强悍,庞大的空间压迫力量使他如同千斤巨闸一般压了下来,但是。田鼠双手十指却交替点出,每一指带出的能量都完全不同,有直接攻击地,有吸扯力量的,有螺旋的。也有收缩穿刺地。不同的能量并没有在他的身体带动下发出,而是完全凭借着手指上的能量控制,将自己体内的云力在那寸许间地距离完全爆发。生肖鼠战士真正的能力。完全都在这一双手上啊!

    刺耳的破空声不断响起,从空中下坠地尤纳斯身体停滞了,田鼠双手不断幻化出的不同能量攻击,几乎每一道指劲都对他产生着影响,开始的时候,那些指劲明显不够强悍,凭借着他的整体下压能量完全能够抵挡,但是,随着那一道道指劲在他双掌之下不断的压缩重叠。不同的能量作用就完全显现出来,此时,不但他的双手无法再向下产生压力,更令他吃惊的是,田鼠手上发出的能量波动竟然一次又一次冲入他体内,开始侵袭他地经脉。那奇异的能量攻击方式,使尤纳斯空有足够的能量,却应付的手忙脚乱。无奈之下,他只得借力反弹,飘身而起,脱离了田鼠双手攻击范围之内。不过,也因为这样,他对田鼠的空间限制消失了。

    田鼠的身体本来就是向后坐的,空间限制一消失,他顿时向后倒去,身体在地面如同皮球一般一个后滚翻,当他还在蹲着的姿势时,身体就如同炮弹一般弹了起来,口中发出一声尖啸,灰色的毛发从体内疯狂涌出,手上三寸的指甲迅速延长到六寸,闪烁着恐怖的金属光芒,直接朝着从空中下落的尤纳斯扑了过去。

    速度骤然提升一倍的田鼠令尤纳斯大惊失色,他明白,这恐怕就是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本属相异化能力了。没错,田鼠现在施展的,正是本属相异化的第一阶段。

    观战的雨眸看到此时,心中不禁充满了惊讶,田鼠她是见过的,当初在崇圣寺的时候,田鼠还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中最弱的一个,根本就无法发挥什么攻击力。可是,现在的田鼠,却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战斗力强悍的战士,他双手上奇异的攻击力,虽然没有强大的能量,但是攻击方式的奇特已经弥补了他在能量上和白祟座尤纳斯之间的差距。

    田鼠现在的云力是六云级别,比与他同期也同是六云级别的燕小乙还要强上一些,因为他付出的努力更多啊!

    无奈之下,尤纳斯收敛心神,面对这个对手,他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空间再次停顿了一下,令田鼠的攻击略微迟滞,而就利用这一瞬间的功夫,尤纳斯身体在空中一闪,竟然改变了下落的方向,双脚一前一后,朝田鼠头上点来。

    身法是田鼠最不擅长的,相反,却是尤纳斯最为擅长的,空间能量对田鼠这样的攻击方式作用不大,因为田鼠那奇异的双手凭借着各种不同的攻击手段完全可以将空间封锁破开,既然如此,尤纳斯就决定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凭借着快速的身法疯狂的朝田鼠发动起攻击。

    田鼠前冲的身体骤然停止,双手上提,与尤纳斯相互碰撞一记。尤纳斯从上向下,本就占着力量的便宜,再记上田鼠从纯能量的角度来说确实逊色他半分,但此时田鼠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本属相异化,所以也并没有吃亏,尤纳斯被弹起,而田鼠双脚下陷一寸。两人的攻击都没有起到效果。

    尤纳斯的闪电战开始了,他不再和田鼠硬碰硬,凭借着快速的身法围绕着田鼠地身体转了起来,双掌上下翻飞。每一次出击都会带起一股强横的能量波动,凭借着快速的身法,他往往能够出现在田鼠最难救援的死角,拍出一掌,只要能量一发出,他立刻就转换到另一个方位,在他想来,以田鼠远不如自己地身法,绝对是要疲于应付的,用不了多长时间。他自然会认输。

    但是,当尤纳斯真正开始这样攻击的时候,他很快就骇然发现。在田鼠面前,自己的闪电战竟然没有任何作用。

    双脚下陷一寸的田鼠从对手闪电战开始的那一刻就没有丝毫移动过,甚至连转身都没有,双臂骨骼一阵噼啪作响,原本粗壮的手臂突然延长半尺。同时,骨骼似乎变得柔软了数倍一般,不论尤纳斯的攻击从那个方位出现。迎上的,总是田鼠从不可思议角度挥出的双掌,田鼠地双手十指总是保持着如同穿花蝴蝶一般的律动,各种不同的能量轻松地将尤纳斯的攻击破解,一时间,只见田鼠双手不断在自己身体周围每一个位置飞舞着,他那胖墩墩的身体竟然被自己的掌影所包围,就像一个大刺猬一般,尤纳斯在什么地方。他那尖锐锋利的指甲就在什么位置。强横地能量波动不断在空中碰撞,一时间引得地面上的雪花不断激荡而起。

    田鼠的沉着冷静自然不是与生俱来地,在远古巨兽时期的时候,要说生肖守护神战士中谁接近死亡的次数最多,那无疑就是田鼠。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不济,而是因为他永远都会奋不顾身的出现在莫迪身旁。自从答应了莫淡淡当初的条件之后,田鼠就比以前变得沉默了许多,虽然齐岳也能看的出来,但齐岳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并没有太多时间来关心自己的好兄弟。但是,沉默并不代表着颓废。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田鼠那胖墩墩地身体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在莫迪身边,尤其是在莫迪遇到危险的时候,他的身体几乎就是莫迪身边的一面盾牌啊!如果不能保持冷静的心态,尽量将自己受到的伤害降低到最小,恐怕他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即使如此,田鼠也数次险死还生。

    莫迪的心在软化,早在很久以前就开始软化了,或许是因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田鼠在她眼中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不再是小自己很多的孩子,每当田鼠出现在她身边的时候,她总会感觉到无比安全。当田鼠那天答应莫淡淡的时候,莫迪心中充满了奇异的感觉,而到了远古巨兽时期之后,当田鼠经常义无反顾的出现在她身边时,莫迪的心终于像冰山融化一边化为一汪春水。虽然她没有正式承认什么,但莫淡淡之所以到现在都没再纠缠过田鼠,就是因为在离开远古巨兽时期的前一天晚上,莫迪曾经找到她深切的恳谈了一回,至于两人之间说了什么,每人知道,但是,从远古巨兽时期回来这些天,在回家探亲的时候,莫迪曾经去了田鼠的家一次,而从那时候开始,田鼠脸上又重新出现了笑容,看着莫迪的眼神也变得更加温柔了。

    这一切,可以说是田鼠和莫迪之间的秘密,就连齐岳,也还没来得及知道呢。

    此时的田鼠,沉”的有些可怕,长时间的磨练,早已经锻炼出他敏锐的感觉,鼠的感觉总是很敏锐的,真正的老鼠,为了躲避无数可能出现的危机,如果没有敏锐的感觉,又怎么可能存活呢?而这敏锐的感觉在田鼠身上已经被无数倍的放大了。

    两人的战斗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只不过田鼠快的是手,而尤纳斯快的是身法。从能量消耗上来看,显然是不断移动身形的尤纳斯要吃亏,他和田鼠之间的能量差距正在不断的缩小着。尤纳斯知道,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恐怕很难说,自己甚至很有可能被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胖子击败,他的沉”实在是太可怕了。

    最后拍出一掌,尤纳斯身体骤然暴退,白色光芒冲天而起,在能量没有消耗过度之前,他准备决战了。

    田鼠依旧没有动,尤纳斯的气息很不稳定,但是,田鼠的双手也出现了强烈的酸麻感,在能量强度上不如对手,虽然抵挡住了对方的攻击,但是能量震荡也令他必须要喘息一下。

    原本明亮的天空突然变得黯淡了许多,但是天空中的云却悄然消失了,一颗颗明亮的星星出现在半空之中,星光闪烁,勾勒出一只祟般的形态。没错,那就是尤纳斯所代表的星座,白祟座。

    星光暴射,白色光芒凝聚成一道巨大的光柱瞬间照射在白祟座星座守护者尤纳斯身上,和白祟座组成星数量一样多的星光在他身体各个部位闪亮,此时的尤纳斯,能量气息顿时变得不一样了,无形的白色能量凝聚在他皮肤表面,形成了一层特殊的能量守护,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能量气息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强度,空间的波动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淡淡的光芒闪烁,他色双手已经向自己的身体两侧平伸抬起,看上去,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白色的十字架一般。

    田鼠深吸口气,他知道,对方现在在积蓄力量,就像自己的本属相异化一样,对方施展的是星座守护,利用白祟座星座的能量注入己身,使能量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巅峰状态。你会,难道我就不会么?

    灰色的毛发再次孽生,只不过,这一次田鼠全身上下都闪烁起金属般的光泽,他原本矮墩墩的身体骤然膨帐到两米的高度,虎背熊腰,尤其是双臂上的肌肉,看上去如同一座座小山一般聚拢着,灰色毛发从头顶上方一直延伸到背脊,再一直垂到地面,田鼠那充满膨帐肌肉的双臂微微一振,仰天发出一声剧烈的咆哮。顿时,一个灰色的光影凭空出现在他身体背后。那是生肖鼠的光影,虽然身体变得无比强壮,但是,此时的田鼠,眼中却闪烁起睿智的光芒。

    齐岳曾经在希腊的时候说过,十二生肖,分为六对,每一对都有其特殊的含义,第一对就是鼠和牛,而鼠代表的,就是智慧。完成了第二阶段本属相异化的田鼠,也同时开启了自己的智慧之门,双手手指各自探出十寸长的利爪,灰色能量围绕着他的身体,现在看起来,他更像是西方传说中的比蒙巨兽缩小版一般。

    田鼠的再次异化,令星座守护者这边全都流露出吃惊的目光,通过雨眸对生肖守护神战士的了解,他们都知道,能够进行两次异化,就代表着以为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力量达到了另一个境界,而面前这个生肖鼠战士显然不是生肖战士中的强者,连他都能够达到第二阶段本属相异化,那么,其他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会强大到什么程度呢?

    齐岳眼中闪烁起炽热的光芒,心中不断呼喊着,田鼠,好样的。干掉他。此时,他的血液已经沸腾了,因为战斗而沸腾,恨不得现在就轮到自己和雨眸地一战才更好。

    田鼠双臂以肩膀为轴心想身后伸展。露出坚实宽阔的胸膛,火吼一声,似乎在向对方示威似的,强横的能量波动令田鼠地身体不断颤抖着,每颤抖一次,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就会加强几分,尤其是双手十指上生出的灰色利刃,金属光泽变得越来越明显。

    生肖鼠战士与白祟座的决战终于展开了,感受着他们不断提升到顶点的庞大能量,任谁也无法相信他们这一战是要点到为止的。

    田鼠先动了。动的依旧是他的手,在粗壮的手臂带动下,双手十指在空中颤抖。发出嗡的一声,十道灰色地金属光芒如同利刃一般,朝着依旧在吸收星座能量的尤纳斯攻去。

    “次元。”尤纳斯低喝一声,双手骤然在身前交叉,身上的星座光点同时亮了起来。无数白色地光芒集中到他的双手之上,立掌如刀,轻轻挥动之间。在他身前的空间骤然出现了一道裂痕。十道金属般的灰色能量光芒,根本没有发挥出任何攻击效果,就被那突然出现的呃空间裂痕所吸扯了。

    裂痕地一段你粘连在尤纳斯的双手之上,他猛的将双臂抡了起来,那到裂痕之后,顿时凝聚起庞大地白色光芒,而裂痕正成为了这些白光的锋锐。白祟座星座守护者最强奥义,——白祟次元斩出现了。

    战斗进行到现在,尤纳斯很清楚。自己想要凭技巧胜过面前这位生肖鼠战士是根本不可能的,他虽然没有灵巧的身法,但是,他那双无人能比的手却弥补了一切缺陷,任何技巧在他面前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只有凭借在能量上的优势,才有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白祟座的终极奥义使空间撕裂,绝不是之前那空间限制所能相比地了。集中全力的一击也将战斗的胜负完全凝聚于这一击之中。

    巨大的光斩扑面而来,那空间撕扯的能量波动将田鼠的身体已经完全锁定,田鼠知道,除了硬拼以外,自己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没有任何犹豫,第二阶段本属相异化带来的庞大能量令田鼠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灰色的能量光芒在体内凝聚,庞大的能量波动在那一刻爆发。灰色光芒瞬间席卷田鼠全身上下每一寸角落,他的身体竟然凭空漂浮起来,双手牵伸,十道灰色的光影骤然大放,十根手指上延长的指甲竟然真的变成了十柄超过一尺长的利刃,双手同时在身前交叉挥出,十根手指保持着不同的律动波纹,灰色的能量在他身前不断出现这一层层的变幻,而在那能量变换之中,庞大的能量波动开始向他身前散去。眼看着白色光斩从空中劈落,田鼠突然猛的向后将上身仰起,匹练一般的灰色光芒骤然绽放,随着他双手十指的穿插律动,灰色的波纹就像一串盛开的鲜花一般形成一道宽约一尺的灰色能量飘然而上。

    和白祟次元斩比起来,田鼠发动的能量并没有那么大的声势,但是,他手上发出的灰色光芒看上去却是如此晶莹。没有能量爆发的威势很简单,是因为在齐岳的指导下,每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都知道要将自己的全部能量完全应用在攻击之上而不是单纯看上去的强横,对于齐岳所说的每一句话,田鼠都记忆的非常清楚。此时,田鼠所施展的,也同样是他现阶段最强横的攻击手段,鼠王叠浪手,如同花纹波动一般的能量光芒在空中就如同波涛一般,毫不间断的席卷而上,正好朝着那白祟次元斩离开的缝隙而去。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白祟座星座守护者尤纳斯的目的,是将次元斩撕开的裂缝不断扩大,而奇异的是,田鼠此时所做的,竟然用他那神妙双手所爆发出的能量强行将次元斩撕裂的空间合拢,一时间,白与灰两色能量在空中相互纠缠,并不是碰撞,但是却要比碰撞还要凶险的太多太多了。

    不论是齐岳一方还是雨眸一方,现在都不禁紧张起来,第一战对于双方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不论那一方获得了胜利,都可以在与对手的战斗中获得先机,毕竟。哪一方先取得六场胜利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啊!

    由于能量的波动过于剧烈,澎湃地能量气息周围已经出现了一道道扭曲的电光,不仅是次元斩所产生的空间被撕裂了,周围的空间也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珠穆朗玛峰顶地旗云竟然在那些出现的细小裂痕之间被快速的吸收着,使这世界第一高峰上的空气变得更加稀薄了。

    田鼠和尤纳斯始终保持着僵持状态,从两人的能量来看,尤纳斯略胜一筹,但是在刚才的战斗中,他的消耗也要比田鼠大了一些。再加上田鼠被齐岳自然之源改造过的身体和尤纳斯比起来还是有些优势的,撕裂的空间虽然令他身体非常难受,但却依旧可以忍耐。所以,此时两人所处地竟然是均势。谁的能量先消耗殆尽,那么。谁就是最后的失败者。如果两个人地能量过于接近,当他们的能量同时消耗殆尽之时,那么。空间裂缝同样会出现,只是,那时候就不是尤纳斯所能控制的了,说不好,没准会将他们两人的身体同时吞噬。

    齐岳的目光逐渐流露出一丝焦急。就算这第一场比试输了,他也绝不希望田鼠受到任何伤害。另一边地雨眸同样是秀眉微蹙,她很了解尤纳斯。虽然尤纳斯的表情看上去似乎轻松,但是,他越是这样就代表着他应付的越是困难。星座守护者在使用自己星座守护地时候是有一定时间限制的,不可能无休止的使用下去,而他这个白祟次元斩对于尤纳斯的能量消耗尤其巨大,雨眸又不知道田鼠的本属相异化能够坚持多长时间,此时,她对尤纳斯的信心已经开始逐渐消失了。

    令观战双方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是,不论是田鼠还是尤纳斯。在这种相互能量攻击的僵持之中,能量消耗的程度竟然非常类似,谁也没办法使对方地消耗更大一些,看着他们越来越吃力的表情,聪明人已经看出,这一场的战斗恐怕最后将会是两败俱伤。两人凝聚了如此庞大的能量,如果最后两败俱伤的话,恐怕,他们想要生存就太困难了。

    莫迪悄悄的来到齐岳身边,焦急的向他传音道:“齐岳,怎么办,田鼠恐怕要坚持不住了。我知道他的想法,今日这一战,不论如何他都绝不会认输的。他是你的好兄弟,齐岳,你……”

    齐岳当然知道莫迪想要说什么,他也很高兴看到莫迪对田鼠的关心,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绝不会让我的好兄弟受到丝毫伤害。”一边说着,他已经从本方的阵营中走了出来,目光凝聚向雨眸的方向,通过精神力的波动,顿时引得雨眸想他看来。

    “雨眸小姐,眼前的情况您也已经看到了,在这样下去,恐怕田鼠和贵方的尤纳斯结果也只能是两败俱伤,不如,这一场我们就算做平手如何?你我都不希望自己的伙伴受伤,不是么?”虽然齐岳的语气比之前缓和了许多,但是他那陌生的称呼还是令雨眸心中一痛。不过,同样的问题显然雨眸也已经认识到了,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我想说的。就让我们来结束这场战斗吧。”

    “老大,不要,我一定能够战胜这个家伙的。”田鼠听到齐岳和雨眸的话,赶忙插言阻止。因为分心的远古,他的能量顿时被尤纳斯压下几分,显得更加吃力了。

    齐岳脸色一沉,道:“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不许胡闹。你做的已经很好了。雨眸小姐,让我们一起动手吧。”

    两人对视一眼,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经不可协调,但是毕竟曾经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很有默契的同时飘身而起,分别扑向了己方的伙伴。

    齐岳的手掌和雨眸的几乎同时分别击打在田鼠和尤纳斯背后。田鼠感觉到一股柔和的能量从自己背心处冲入体内,上方空中的裂痕顿时被他不断发出的能量给强行合拢了。

    而雨眸那一边,雨眸神圣的气息也通过尤纳斯的身体传递出来,将田鼠带有攻击力的能量阻挡在外,同时也化解了尤纳斯全力施展下的白祟次元斩。

    两人的能量最后碰撞了一下,但这一次却并不再是生肖鼠与白祟座之间的战斗,而是齐岳和雨眸通过他们的身体彼此之间的碰撞。四人的身体同时震动了一下,齐岳和雨眸的目光在空中相接,在能量波动上,两人竟然相差不多,虽然现在的他们都没有使用出全力,但他们也同时意识到了对手的强大。

    感受到雨眸那如同爱琴海一般宽泛的神圣能量,齐岳不禁心中暗惊,好一个雨眸,真正的雅典娜女神神力果然是与众不同的,与自己相比,她的能量似乎更加博大精深,这恐怕就是所谓的神力了。

    雨眸的惊讶只比齐岳更大,上一次,齐岳深受重创,险些丧命,自然之源更是被她完全吸收,而此时雨眸不但发现齐岳的能量在恢复的同时还有了大幅度进步,同时,也发现齐岳的自然之源竟然已经恢复了,并且不知道比以前强大了多少。她知道,今日一战,最后的胜负恐怕真的要在自己和齐岳身上决定了。不论之前的情况如何,齐岳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齐岳目光凌厉的瞪视了雨眸一眼,带着田鼠回归本队。当彼此之间能量的捻连消失后,田鼠的本属相异化顿时消失了,使他又变回了原本的样子,身上的衣服大部分被撑破,幸好齐岳早有准备,将一件宽大的外衣从崆峒印中取出,套在了田鼠身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