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七彩铁翅VS修罗

    领域,又见领域。齐岳不禁眉头大皱,他知道,这场战斗己方已经不可能获得胜利了。对方的十二位星座守护者中竟然已经有两个可以使用领域的强者,这是生肖守护神战士所无法比拟的。在势均力敌的战斗中,领域往往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啊!对于领域的奇妙,齐岳可以说是体会最深的人。

    为了挣脱眼前这个天青,昌杰先后用出了自己第一、第二两个阶段的本属相异化,他本就雄壮的身体变得如同山岳一般,但奇异的是,不论他的力量如何提升,却依旧无法破开眼前这个领域的作用。当然,为了抵御对方的能量反扑,梅菲斯特也完成了自己的星座守护。

    天平领域,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就是在一定的空间之内,领域拥有者可以决定胜利的天平将如何倾斜,这个领域可以作用在自己身上,同时也可以作用在别人身上。在梅菲斯特的控制下,这个温吞吞的领域正在不断消耗着昌杰的能量。

    看到这里,齐岳不禁心中暗叹,可惜昌杰没有自己的领域,否则,凭借着他的狂化能力,梅菲斯特未必是他的对手。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进入矿化状态的悍马昌杰,只要无法从对方的领域中挣脱出来,就无法改变战斗局面。联想到可能出现的集团决战,齐岳代替昌杰认输。使双方的胜场再次持平。

    昌杰愤愤不平的看着梅菲斯特,刚才在领域中那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令他极其不爽。梅菲斯特目光平静的回视着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似乎在告诉着昌杰。你不可能是我领域地对手。可惜,梅菲斯特不知道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当昌杰也拥有了自己的领域后。胜利地天平就不会再向着他的方向倾斜了。

    双方的较量到了这时已经过半,各自还有五人没出场。而令雨眸惊讶的是,第八场的战斗齐岳没让燕小乙出阵就直接选择了放弃,使天蝎座星座守护者索索不战而胜。倒不是齐岳信不过小乙,而是因为燕小乙是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中唯一一个非战职者。以他的战斗能力,是不可能赢了索索的。毕竟,作为生肖祟战士,燕小乙的主要能力在治疗和辅助上面。对于生肖守护神这个团队来说,他是不可或缺的,但在一对一决斗之中。却无法起到作用了。犹豫齐岳在第八场上的认输,使星座守护者一方又占据了一场地上风。

    最后的四场生肖守护神与星座守护者之间的决斗将变得尤为重要,第九场。代表生肖守护神战士一方出战地,是生肖猴战士易安,而他的对手,则是射手座星座守护者米格里斯。

    战斗到了这个地步,双方的战意早已完全提升起来。随着战斗进行的深入,火药味也变得越来越浓。

    易安戏虐的看着自己地对手,摇身一晃。全身骨骼顿时一阵噼啪作响,他对自己的灵活能力还是非常自信的。

    米格里斯看着易安,并没有抢险出手。在星座守护者中,米格里斯可以说是最冷静地一个人,因为他的能力就使得他在战斗中必然要保持冷静。作为射手座星座守护者,米格里斯的能力就是锁定和准确。看着那虽然身材不高,但四只修长体型精瘦的易安,米格里斯不禁心中暗喜,从对手的形貌上他就能看出。面前这位生肖守护神战士必然是擅长灵活攻击的,而对于他来说,最希望遇到的就是这样的对手。按照生肖顺序,自己面对的是生肖猴战士,灵活地猴子能够躲过自己的箭矢么?

    易安自然不知道米格里斯心中在想什么,眼看对手不动,他口中不禁厉啸一声,身形一展,眨眼间已经来到了米格里斯面前。虽然米格里斯已经判断出易安必然是非常灵活的生肖守护神,但当易安的速度真的施展开来,还是令他大吃一惊。随着实力的提升,易安现在的速度几乎已经达到了肉眼难辨的程度,金光一闪,他那枯瘦的双手已经分别递到了米格里斯咽喉和胸口的要害。

    米格里斯虽惊不乱,身体快速后退三步,一层同样是金色的光芒从体内爆发而出,眨眼间已经抵挡住易安的身体,可是,易安真的是那么好对付的么?锐利的能量波动,如同尖锥一般旋转着朝米格里斯体内喷涌而去,只听他闷哼一声,顿时在易安的攻击中吃了点小亏。

    之前的战斗双方都看在眼中,给易安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莫迪取胜的那一战,莫迪那如同狂风暴雨的攻击根本没给她的对手任何机会,而同样的情况易安也非常希望能够在自己身上发生。身形展开,他没有莫迪那么快的腿,但他却有着快速的身法,只见金光如同星丸跳跃一般,不断的围绕着米格里斯弹起、落下,尖锐的气流不断将空气刺穿,伴随着易安口中厉啸阵阵,强悍的能量攻击顿时给米格里斯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米格里斯知道,如果这样下去,对手不会给自己任何机会,一边勉强抵挡着易安的攻击,他快速的将自己体内的能量集中起来。经过短暂的接触,他对易安的攻击手段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就在易安又一次出现在他身边,双掌印向他胸膛的时候,米格里斯做出了一件谁也没有想象到的事。他放弃了抵挡,双臂向身体两旁张开,就在易安攻击来临的一刹那,他发动了自己的星座守护。

    星座带来的能量瞬间充斥全身,米格里斯身体一震,易安的双掌已经印了上来。

    易安只觉得自己的双手似乎按上了一面柔和的屏障,尖锐的能量虽然爆发而出,但是,对方那柔和地能量却极其快速的将自己的攻击能量分散。没等他反应归来,米格里斯已经飘身而退,借助他的攻击力,眨眼间已经退到了战场地边缘地带。

    米格里斯在后退的过程中喷出一口鲜血。

    毕竟,易安的攻击力还是非常惊人的,虽然被他借助星座守护能量来临的瞬间化解了许多,但也不可能全部化解,体内的经脉已经受到了不轻的创伤。可也就是因为这瞬间的创伤,才改变了整场战斗的局面。

    眼看着米格里斯在没有完全落入颓势的时候就硬受易安双掌攻击齐岳就知道坏了,在战场上,只有一种时候会出现这样地情况,那就是当自己拥有什么杀手锏,而又必须争取时间的时候。才会使用这种方法。联想到米格里斯所属的星座,齐岳地心顿时紧张起来。

    易安将米格里斯震退,但星座守护也已经完成。使米格里斯自身的能量大幅度增长,为了与对方更好的对抗,易安毫不犹豫的发动了自己的本属相异化。金黄色地毛发出现在他身体上,身体似乎萎缩了一点,但是。爆炸性的能量气息却出现在他身上。易安知道自己这一场的重要性,所以,在他看到对方使用了星座守护后。立刻就直接进行了两重本属相异化,将自己地战斗力提升到了最高境界。但是,他又哪里知道,正是因为这一耽搁,已经给了米格里斯充分的时间。

    在被易安击飞的时候,米格里斯的双手就已经抬了起来,他的双眼在那一瞬间完全变成了金色,左臂前伸,右手虚空后拉。随着星座守护的完成,由能量组成的金色长弓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双手之上,米格里斯的手上没有箭,但却有着一团强烈地金色光芒,那金光随着他拉开的能量贡献而延展,锋锐之处已经完全变成了箭形。

    感受到一股精神力锁定在自己身体之上,易安顿时心中一惊,看着米格里斯的动作,他顿时明白不好,第一时间已经飘身而起,几乎是贴着地面朝米格里斯扑了过去,在前冲的过程中,由于易安将自身的速度提升到了极限,使战场中同时出现了七八个他的身影,一时间看的观战众人眼花缭乱。

    谁看不清都没关系,只要米格里斯能够看清,那么,结局就已经注定。作为射手座的星座守护者,米格里斯以受伤为代价换来的机会他又怎么会不珍惜呢?此时,他所凝聚的,是自己全部的能量。集中在那一箭之上,完全浓缩的能量是何等可怕,米格里斯身体周围的空气完全扭曲,就像之前狮子座的伊尔亚斯似的,他身体周围的神圣能量已经开始燃烧。为了这一箭而燃烧。

    嗡——,易安的身体刚前冲到一半距离的时候,米格里斯手中的能量弓弦已经松开了,那金色的光芒,竟然在一瞬间穿透了七道易安幻化出的残影,而最后一道残影,就是易安的本体啊!那第八道身影运行的轨迹,正好和那金色的光芒融合。

    完了,这个念头产生在每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心中,他们都很清楚被那样的一箭射中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别说是易安,就算是防御力比他更加强横一些的,也不可能抵挡的住那完全浓缩的能量。这一箭,已经不是简单的获胜,它同时也将带走易安的性命。

    胡光怒吼出声,“老易。”天天和易安拌嘴,但是,在他心中,易安却是他永远的兄弟啊!两人之间的感情甚至已经不能用一般的兄弟之情来衡量。此时此刻,胡光又怎么能不急呢?但是,就算他想救助也已经变得来不及了。

    就在那金色的光芒已经抵达易安身前,一切都将变得不可挽回的时候,突然,斜刺里一道青光电闪而过,悄无声息的从侧面撞上了那到金光,金光飘然而过,锁定效果在那素光一撞之下顿时消失,几乎是贴着易安的身体闪过,在他的左臂上留下了一条深深的伤痕。

    金光远去,只听远方轰然巨响一声,珠穆朗玛峰旁边一座大约七千多米高的山峰上空,爆发出一团金色的异彩。竟然激发的那座雪山发生了强烈的雪崩,一时间雪雾弥漫。从珠穆朗玛峰顶看去,正好能完全看到那壮丽的一幕。

    齐岳垂下抬起的双臂,眼中杀机大放,如果不是关键时刻他及时凭借麒麟幻以风云力放出快速的一箭将米格里斯的箭引偏,恐怕易安就已经命丧珠穆朗玛了。强烈的杀机充斥全身,身形一闪,齐岳已经到了场地中央,右手抓住易安受伤的手臂,水云力在麒麟洗髓易筋功的作用下将他伤口的血止住,看着因为能量下降而微微喘息着的米格里斯,目光如同利刃一般,强横的气息已经将米格里斯完全锁定。

    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同时压上,站在齐岳背后,谁也没有开口,但是,珠穆朗玛峰顶的局面顿时变得紧张起来,胡光甚至直接进入了自己本属相异化状态,随时准备扑向对手。

    雨眸眉头大皱,阻止了星座守护者们的异动,娇躯前飘,来到齐岳面前,两人四目相对,感受着齐岳随时有可能爆发的杀机,道:“齐岳,刚才的情况你也已经看到了。如果米格里斯不全力以赴的话,他就会落败。比试较量也难免……”

    “够了。”暴怒中的齐岳突然感觉到自己手腕上的舍利手珠传来一股温润的气流传来,顿时使他的心态变得平和了几分。目光灼灼的看着雨眸,沉声道:“雨眸,别的我不管,但有一点你要记清楚。如果,今天我的伙伴们有一人在这里丧命,那么,你的星座守护者就别想有活着离开的。刚才这一场我们输了,比试继续。”一挥手,阻止了想要上前的胡光,带着众人重新回到先前的位置。

    不是齐岳面对雨眸会心软,而是在舍利手珠的影响下,他愤怒的心冷静下来后不禁想起了扎格鲁的话,杀掉一个米格里斯他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但为了今后有可能出现的世界性危机,他还是忍耐住了自己心中的杀机,毕竟,他的仇人只是雨眸一个,为了给希腊守护者留几分血脉,这些星座守护者还是要留下的。

    易安感激的向齐岳低声道:“老大,谢谢你。”

    齐岳摇了摇头,道:“都是自己兄弟,说什么谢。刚才也只不过是对方利用了你急于求胜的心态而已。以后小心一些就是了,以你的综合实力,应该在他之上的。记住,以后再面对这样的对手,一定不能让对方拉开距离。”

    看着齐岳带着生肖守护神战士回归本方,雨眸不禁松了口气,她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那种充满了死亡气息的混战,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情况的话,那么,希腊守护者和东方守护者之间的关系,就再没有缓解的可能了。

    齐岳将明明拉到自己身边,不顾众生肖守护神暧昧的眼神,将她搂入自己怀中,明明吓了一跳,正在想着马上开始战斗的她,不禁羞的俏脸通红,略微挣扎了一下,低声道:“齐岳,你这是干什么啊?大家都看着呢。”

    齐岳有些霸道的低声道:“我不管,看就看吧,难道谁还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么?明明,你要答应我,不论在什么情况下,哪怕是最后输了。你也绝不能为了追逐胜利而冒险。对我来说,你的生命要远比胜利更加重要。”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明明即将出场了,齐岳不禁想起了因自己而死现在又音讯全无地闻婷。他知道。为了自己,明明一定会全力以赴,就像之前的伊尔亚斯,除非失去了全部战斗力,否则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现在己方已经落后对手两场,也就是说,在剩余的三场之中必须要保持全胜才能取得最后地胜利。明明肩头的担子很重,所以齐岳才在比试开始之前特意叮嘱她。

    明明眼中流露出一丝柔和的光芒,这段时间以来,因为齐岳没有太长时间陪伴在她身边。明明不禁有些被冷落的感觉,而此时齐岳不惜伙伴们的嘲笑当众搂着自己来叮嘱,令她心中的一丝怀疑顿时荡然无存。回想起当初在天香山上自己受到重创后齐岳不惜用鲜血来挽救自己生命时的情况,她不禁暗暗发誓,不论如何,也要获得眼前这场战斗的胜利。

    看着明明点头,齐岳不禁松了口气。他可没想到,自己的劝说不但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还更加坚定了明明必胜地信心。易安刚才的遭遇毕竟令齐岳心中生出了恐惧的感觉。任何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是他损失不起地。更何况是自己的爱人了。不过,他的担心其实并没有太多必要,在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中,除了如月之外,现在实力最为强大的恐怕就要属明明了,即使是徐东,也未必能够在明明的凤雏变下全身而退。

    飘身前行,明明来到了场地中央,即将展开战斗。她眼中柔和地光芒顿时消失了,看上去平静的有些可怕,淡淡的七彩光芒闪耀,眼中神光闪烁着,明明充满恨意地看了雨眸一眼后,才将目光转向了已经走出来的对手摩羯座星座守护者米亚罗。

    如果说齐岳对在场星座守护者中最熟悉的是谁,那无疑就是米亚罗了,当初与米亚罗一战,让他领悟了能量刀锋化的奥秘,而从中得益最多的就是拥有铁翅功的明明。现在,即将展开的,正是一场修罗刀之间的对决。

    米亚罗的表情显得很沉稳,他那双比常人要大上许多地大手不断重复着屈伸的动作,淡淡的青色光芒以他的双手为起点,不断朝身体上蔓延着,一股凌厉的气息,直接笼罩向明明的身体。作为一个对于战斗执着而狂热的星座守护者,米亚罗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对手是女性而有丝毫犹豫。

    上一次,当米亚罗毫无悬念的败在齐岳手上之后,也激发了他内心强盛的斗志,虽然没有像梅菲斯特和雨云那样拥有自己的领域,但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的修炼无疑是最刻苦的。对于米亚罗来说,任何花哨都是没必要的,他追求的,就是修罗刀的最大锋锐化。专精一项能力,使他的力量比上一次面对齐岳时更要恐怖的多了。

    站在本方阵营的齐岳清晰的感觉到米亚罗能量上的变化,如果说上次面对他的时候,他是一柄锋锐的刀,那么,现在的他,就是一柄更加锋锐的匕首。锋锐所表现的面变得小了,但是,能令也更加凝聚。同样以铁翅功作为主要攻击手段的明明,能否在锋锐上战胜她的对手呢?连齐岳也没有丝毫把握,所谓关心则乱,就是现在齐岳的心情了。

    七彩色的光芒亮了起来,明明的双臂缓缓向身体两边抬起,七彩光芒在她双臂之上凝聚成了两柄锋锐的利刃,注视着自己的对手,明明没有立刻发动攻击。

    感受着明明身上的能量变化,米亚罗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他立刻就发现,面前这个女孩子的攻击能力竟然是和自己非常类似的。明明他虽然也曾见过,但还是第一次看到明明的实力。从能量气息上感觉,明明带给他的,是一股强横的压迫力。从这一点就你能看出,眼前这个年轻的美女,实力绝不再自己之下。

    米亚罗的右臂缓缓抬了起来,就像明明双臂上的能量光芒一样,锋锐的青色光芒在他的右臂上凝聚,强横的能量波动使他全身上下地能量都变得锋利无比,缓缓侧身面对明明,从他的右臂。一直到整个右边的身体,此时都变成了他的刀锋。

    气势彼此相对,类似地能量波动,使两人都变得无比专注。谁也没有抢先动手,毕竟,同样是锋锐的能量,只有在距离自己身体最近的时候爆发出的攻击力才是最大的。

    在没有把握在能量上完全处于上风的情况下,谁先动手就要吃亏。而此时,不论是明明还是米亚罗,显然都没有绝对占据上风的把握。

    因此,在不断凝聚能量的同时,他们缓缓朝着对方的方向走去,感受着彼此之间越来越强的锋锐能量。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终于,当他们之间地距离只剩下五米的时候,两人同时大喝一声。朝着对手的方向扑了过去。能量没有离体而出,而是全方位地近战。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在七彩光芒与素色能量碰撞的同时传来,给人一种无法忍受的感觉。两个人的攻击都展现到了最大话,一瞬间,战场地中心点顿时被两道虚幻的身影所充满。就在那彼此碰撞的一刹那,他们之间地交锋已经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

    身体一错而过,明明来到了之前米亚罗所在的位置。而米亚罗也到了她站立的地方。

    依旧是面面相对,但是,他们手臂上的能量都在剧烈的波动中荡漾。明明的双臂看上去微微有些颤抖,而米亚罗的右臂上素筋暴起,整条右臂上的衣服已经化为齑粉荡然无存。

    庞大的能量光芒,令他们都不得不缓解一下对方攻击地能量。

    彼此注视着自己的对手,他们开始凝聚第二次攻击的能量,从目前的场面来看,两人是处于平分秋色的。明明胜在是双臂铁翅功。而米亚罗则胜在专精右臂,能量更加凝聚。

    深吸口气,米亚罗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在他身上的青色光芒也多出了几分金属般的光泽。

    长啸一声,引动星座守护,作为唯一个星座守护为铠甲的战斗者,他的防御力顿时在星座守护上身的同时出现了。

    七彩光芒变得更加炫丽起来,一头七彩长发从背后飘然而下,第一阶段本属相异化也随着对方的星座守护出现,七彩的羽毛同样闪烁着金属般的光芒,明明的双臂已经变成了真正的翅膀,七彩羽毛光晕流转,在这珠穆朗玛峰顶看上去是如此炫丽。

    米亚罗的右臂又立了起来,青金色的光芒将他的锋锐能量提升到了极限,在他右臂周围的空气不断发出噗噗之声,因为空气接触到那锋锐的能量也被撕裂了,一道青色的闪电竟然停留在了他的右臂之上,那金属般的光泽看上去是如此强横。

    明明突然动了,她的娇躯只是微微闪烁了一下,就立刻后退十米,气机牵引,顿时令米亚罗发动了全力的一击,青金色刀刃透臂而出,正是他最为强横的地狱修罗刀。

    明明没有用修罗铁翅功应对,眼看着那无比澎湃的破空能量以及锁定在自己身上的气机,此时的她显得不慌不忙。双臂交叉在自己身前,娇躯顿时被那七彩的翅膀所笼罩,一片片七彩羽毛穿插而起,漂浮入半空之中,朝着米亚罗的身体席卷而去。

    由于发动了倾力一击,此时米亚罗根本连闪躲的可能都没有,他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明明向自己发动的攻击,全身能量的凝聚使他将希望完全倾注在那地狱修罗刀之上,他绝不相信明明也能够有锋锐的能量抵挡住自己全力的攻击。

    确实,明明虽然在整体实力上要强过米亚罗,但面对米亚罗的地狱修罗刀就像之前易安在面对米格里斯的会心一箭一样,都不可能从正面硬挡。

    但是,米亚罗却忽略了明明的应变能力。当那七彩色的羽毛飘然而出的时候,他原本锁定住明明身体的气机竟然被那盘旋的羽毛绞的粉碎。

    不过,此时米亚罗也没有丝毫担心,因为他的地狱修罗刀虽然只是一条线似的攻击,但此时已经令明明朝两旁都没有闪躲的可能了。

    但是,明明真的就必须要硬接对手的攻击么?答案是否定的。七彩光芒再次绽放,这一次,明明的身体变了。

    娇躯闪电般腾空而起,竟然在那一瞬间将身体凝固在半空之中,从她现在所在的高度来看,正好能够躲闪过地狱修罗刀的攻击。

    毕竟,没有了能量锁定效果,米亚罗的攻击就算再强横,也不可能直接命中在明明身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