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鸡胜狗胜猪出战

    米亚罗眼中精光一闪,右臂在半空中突然以波浪般的形态律动了一下,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强横的地狱修罗刀能力竟然停顿了一下,紧接着,直接由下向上席卷想明明的娇躯。

    没错,这些日子以来,米亚罗已经将自己的修罗刀提升到了以气御刀的程度,能量离体,并不代表就失去了控制。眼看着飞翔在半空之中的对手,米亚罗冷笑一声,你总不会能飞吧。我的能量将始终追随着你的身体,不论你如何闪躲,最后依旧无法逃避失败的命运。

    七彩羽毛已经临近了米亚罗的身体,但是,他却并没有畏惧,因为他相信,明明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将大量能量用在攻击自己上的,凭借着星座守护出现的铠甲,他有信心抵挡住明明这一波的攻击。只要自己的地狱修罗刀奏效,那么,今日一战的胜负就已经决定了。

    可是,胜负真的已经决定了么?明明用自己的行动告诉米亚罗,自己是可以飞行的。娇躯在七彩光芒的包裹之中瞬间放大,凤雏变在最紧要的关头出现,瞬间放大的身体眨眼间腾空而起,虽然那青金色的锋锐依旧在背后追击着,但随着身体的升高,明明的能量在凤雏变的作用下正在不断提升,而米亚罗的地狱修罗刀却随着控制距离的拉远而逐渐削弱。

    七彩羽毛临身,米亚罗只来得及挥动一下自己的右臂,但仍然有超过七成的羽毛贴在了他的身上,令他惊讶地是,那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羽毛并没有发挥出切割般的能力。而是就那么贴在自己身上,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一时间令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明明地速度在不断提升着,那青金色的锋刃已经被他拉的越来越远。突然,飞翔在半空中的彩凤突然调转了自己的身体,美丽的身体,带着炫丽的七彩光芒骤然而下,彩凤双飞翼,修罗铁翅功,在这一刻才发挥到了极限。七彩与青金两色光芒一触即分,当明明的身体继续下落的时候,那青金色的光芒已经完全消失了。

    就在这个时候,米亚罗突然吃惊地发现。大片麻痹的感觉传遍全身,那每一片羽毛都传来一股尖锐的能量,虽然被自己身上地铠甲抵挡了大部分。但却依旧刺激到自己身上的各个部位,而在这些并不算强烈的能量刺激下,他竟然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就连自身的能量也很难调动起来了。他又哪里知道,这就是东方神秘地点穴术。那每一片羽毛所在的位置,都是他的一个穴道。就算他自身地能量强横,但是。作为人体最脆弱和血脉连接的穴道,不需要太大的能量,明明就已经令他失去了一切攻击的可能。

    米亚罗的身体漂浮而起,那不是他自愿的,而是与明明生命气息相连的羽毛带动下,将他的身体承托的漂浮起来,而此时此刻,那彩色凤凰,已经变为一道强横地七彩长虹从天而降。当那彩虹般的羽李到达他身体的时候,那么,一切就将为之结束,战斗的结束,同样也是他生命的终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你们不是想杀了易安么?那好,我现在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杀人者死。明明冰冷的杀机,已经令珠穆朗玛峰顶的冰雪为之逊色。

    “手下留情。”雨眸娇呼一声,娇躯飘然而起,抵挡向明明的娇躯,神圣的能量气息骤然绽放,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罩将米亚罗的身体笼罩在内。在她的干预下,明明顿时失去了对自己释放出的羽毛控制,使米亚罗的身体骤然下降,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眼看着雨眸的阻拦,明明并没有停止自己的攻击,反而将能量提升到了极限,雨眸对齐岳所做的一切,她早就想报复了,此时,她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呢?

    “小姐。”星座守护者们不禁关切的惊呼出声,毕竟,他们都清晰的感觉到了明明身上的能量气息是如此强横。此时使用了凤雏变的她,即使和先前以强势之姿击败了伊尔亚斯的如月相比也不遑多让啊!而雨眸仓猝迎战,能否全身而退呢?

    齐岳没有动,如果今天是生死相搏,那么,他一定会阻止雨眸对明明的拦截,但是,他今天的目标只是雨眸一个人,并不想毁灭星座守护者,因此,他只是在下方静静的看着。虽然他恨雨眸,但他也相信,雨眸绝不会伤害明明,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或许是因为雨眸在腾身而起时看向他那凄然的一眼吧。

    金色的光芒瞬间凝聚,无数金色符号出现在雨眸身前,一面巨大的圆盾不知道什么时候挡住了她的娇躯,眼看着那彩色凤凰撞击而来,雨眸的金色圆盾微微一侧,无视明明的气机锁定,只是凭盾牌的侧面让明明摩擦而过。顿时,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和能量变化,顿时爆发出一股巨大的能量冲击波。轰然巨响之中,珠穆朗玛峰顶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彩光闪烁,明明已经回到了齐岳身边,微微有些喘息着,看着那面分毫无损的金色盾牌,不禁流露出满脸的惊讶之色。她很清楚自己刚才的攻击有多么强横,但却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令明明心中不禁大为不满。

    雨眸也同样回到了自己的阵营之中,她的脸色看上去略微有些苍白,明明的实力虽然不能和齐岳相比,但作为八云级别的生肖守护神战士,她的全力一击也不是那么容易抵挡的。在仓猝之下,又不想伤害明明的前提下,她虽然尽量卸掉明明的攻击,却依旧承受了极强的锋锐,对她自身的能量消耗不小,甚至一缕没有被圆盾保护着的紫色秀发也已经被斩断,漂浮在半空之中。徐徐而落。

    注视着齐岳,雨眸叹息一声,道:“这又是何苦呢?如果真地每一场都要置对方于死地,以至于我们相救的话。那到不如将决战直接由我们来进行的好。”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我不会占你们的便宜。还有最后两场,现在你们领先一场,只要再胜一场就可以了。继续吧,你我各自约束自己地伙伴。”

    雨眸看着齐岳依旧平静的面容,心中的悲哀不禁更加强盛了几分,只得缓缓的点了点头,向下一位出场的星座守护者低语几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锋锐能量的对决。以毫无悬念的结果结束了,明明在能量的锋锐上虽然并不强于米亚罗,但她的整体能量在寒冰冻泉和集训的作用下。提升地速度太快了。她的凤雏变和如月的神龙变,恐怕就是拥有领域地雨云和梅菲斯特都无法抵挡,更何况是其他星座守护者了。

    接下来的一场较量其中的惊险绝不比上一场差,因为,接下来的较量。将是冰与火之间的对决。

    水瓶座星座守护者撒冷,对,生肖狗战士管平。

    两人一出场。身上散发地气息就是截然不同的,在这温度极低的珠穆朗玛峰顶,撒冷地能量显然得到了极大的辅助作用,蓝色光芒闪烁,看上去,他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冰冷的气息。

    看着眼前的撒冷,齐岳不禁想起了名字类似的地狱公主撒冷儿,她不知道怎么样了,路西法身受重创。不知道她回去要如何向自己的父亲交代呢?

    管平并没有将能量散出体外,但是,他眼中却闪烁着灼热的火焰,看着那如同冰山一般的对手,他文静的面庞开始变得强横起来。由于这里地温度很低,如果将能量散出体外的话,会有不小的影响,所以管青才尽量让自己保持能量。面前这个对手不论强弱,他都绝不能输啊!明明已经完成了使命,如果自己输了,那么,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撒冷面对管平,他的双眼也变成了冰蓝色,空中的雪雾飘然而下,竟然将他的身体包裹起来,在他的能量作用下,整个珠穆朗玛峰顶的温度再下降几分,变得更加寒冷了。

    齐岳眼中的光芒很平静,他在静静的等待着,现在这一刻,不论是现在出场的管平,还是最后出场的官静,他都不会再思考他们的实力,他能选择的,只是绝对的信任。信任自己的伙伴,能够带来胜利。

    光芒闪烁,管平的能量气息顿时变得强横起来,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在寂静之中使空气扭曲,那并不是他散发的能量,而是他自身的灼热,灼热的不仅是能量,同时也是他的心。

    那凝聚在撒冷身体周围的雪雾动了,雪雾漂浮而起,凝聚成两片巨大的雪白色冰翅,朝着管平的身体轰击而来,一瞬间的工夫,就抵达了管平身体两侧。

    看到这一幕齐岳不禁暗暗松了口气,刚才看着大片雪雾包裹着撒冷身体的时候,他还以为领域又要出现了,而现在看来,撒冷的攻击虽然很特殊,并且能够借助大自然的力量,但显然并没有操纵领域的能力。

    管平发出一声火吼,他没有闪躲,金红色的火焰腾空而起,双臂向两旁一分,那灼热的气流已经将撒冷的攻击完全融化。

    但是,这一切显然才刚刚开始,无数的冰棱从笼罩着撒冷的冰雾中飘然而出,瞬间覆盖了管平所有可以闪躲的范围。

    管平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冰棱突然散开了,将他的身体围拢在中央,下一刻,攒射。没错,就是攒射,以管平的身体为中心的攒射。

    虽然这些尖锐的冰棱并不能真正伤害到管平的身体,但是,在那尖锐的冰冷气流作用下,还是弄的他有些手忙脚乱,无奈之下,管平只得立刻启动了自己第一阶段的本属相异化,瞬间膨帐的身体,金色的短发,以及身上燃烧起的金红色火焰,顿时将撒冷的攻击化为无形。

    管平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珠穆朗玛峰顶,这冰天雪地的世界对撒冷的辅助太大,如果任由他借助大自然的力量来消耗自己的能量,那么,一切都将变得苦难起来。

    管平动了,进入了第一阶段本属相异化之后,管平的身体变得无比强横,利用自身强有力的爆发力,直接朝着面前的冰雾冲了过去。金红色火焰炽热的燃烧,所到之处,冰雾无不立刻汽化,使他眼前的景象变得开阔起来。

    撒冷终于出现了,当管平看到他的身体时,惊讶的发现,此时的撒冷竟然被封在了一块蓝色的寒冰之中。撒冷双手合十在自己胸前,在寒冰之内看上去非常平静,仿佛眼前的战斗和他完全无关似的。

    管平当然不会因为对手的变化而手下留情,带着澎湃能量的一拳,瞬间轰响面前的冰块。粉碎狂狮拳,灼热的火能量呈现出漩涡状态,金红色的火焰完全覆盖在管平的右臂之上,那狂暴的能量令周围的冰雪为之融化,使他和撒冷周围方圆五平方米之内的寒冰地面都为之下降。

    轰——

    管平的右拳,毫无花哨的轰击在了那冰蓝色的寒冰之上,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拳锋之上。

    破碎的声音响起,一道道裂痕出现在了蓝色的坚冰之中,以管平的拳头为中心,冰开始逐渐化为了齑粉。就当管平以为自己已经获得胜利,甚至将对手击毙的时候,变化突然发生。

    那变成齑粉的冰屑漂浮在半空之中突然凝固,而下一刻,那些冰屑的体积,竟然数十倍的膨帐起来,只是一瞬间,就将管平的右臂完全笼罩在内,随着冰屑的扩散,管平的身体竟然被那席卷而来的冰雪所吞噬了。而撒冷身体周围的寒冰也随着管平的冰冻而消失。

    哇的一声,撒冷喷出一口鲜血,全身覆盖着一层冰霜,早已经悄悄使用了星座守护的他身体剧烈的晃动一下,险些摔倒在地,他的脸色极其苍白,看上去没有一丝血色。显然是身体受到了剧烈的创伤。但是,他此时的表情却是兴奋的,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绝对零度,我终于接近了绝对零度。赢了,我赢了。”一向喜怒不行于色的他,此时脸上充满了兴奋的笑容。而星座守护者们也同时爆发出强烈的欢呼,伊尔亚斯不顾伤痛,第一个冲了过来,一把将撒冷抱了起来抛入半空之中。这是决定胜负的一场,撒冷赢了,就意味着齐岳一方已经没有翻盘的希望。

    原来,撒冷在感受到管平身上的能量气息时,就知道自己未必是眼前这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对手,但是,他又不甘心失败,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利用珠穆朗玛峰顶对他有利的自然环境,撒冷布下了这个局,他开始的攻击,都只不过是精神力控制冰雪的试探性攻击而已,并不具备太强的杀伤力,而隐藏在雪雾之中的他,则直接发动了星座守护,悄无声息的将自身能量凝聚到了最强状态,并且发动了自己还没有完全完成的能力,当管平的攻击临身之时,利用自己凝聚的能量尽可能的化解了管平的攻击,并且用自己施展出的能力将对手冻结,只不过,撒冷对管平实力的预判还是差了一点,管平的攻击极为强横,竟然隔着那无比坚硬的寒冰,还是重创了他地身体。此时的撒冷,暂时已经无法战斗了。

    “别急着欢呼,战斗还没有结束呢。”齐岳冷冷的说道。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寒风呼啸地珠穆朗玛峰顶却清晰的传入每个人耳中。

    伊尔亚斯将撒冷放到地上。看了一眼被完全冻结的管青,沉声道:“怎么?你现在还认为你的这位生肖守护神还能够再战斗么?他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如果你们不赶快施救的话,除了问题可不要怪我们。”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我说了战斗没有结束,就是没有结束。”

    “不错,战斗确实还没有结束。”狂热的声音从那寒冰中响起,轰然巨响之中,封住管平的冰被轰的粉碎。四散飞溅,沾染了距离很近的星座守护神战士们一头一脸。

    管平地身体已经增长到三米高,全身上下都充斥着金色毛发。强横而发达的肌肉看上去和之前的悍马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充满了狂暴性地气息,一步一步朝撒冷走了过去。

    撒冷吃惊的看着管平,不敢置信的道:“不,这不可能。在绝对零度的冰封之下。你至少也应该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管平不屑地哼了一声,“那也要是你真的能够施展出绝对零度才行。可惜,你刚才的冰封虽然温度极低。但也不是真正意义上地绝对零度,再加上先受到了我的打击,所以,你发出的能量还远远不够将我真正封闭住的。怎么样,还要继续么?”灼热的光芒再次燃烧起来,这一次,管平再没有任何保留,全身绽放出金红色的光芒,使珠穆朗玛峰顶看上去是如此闪亮。

    确实。撒冷的攻击手段大大出乎管青意料,但是,在生肖守护神战士之中,除了已经提升到八云级别的三位以外,就属他距离八云境界最近,而且,当初那只被众人集体击毙的火属性凶兽契地内丹被他所吸收,再加上吃了不少契肉,使管平的身体已经变成了最纯净的火属性,虽然撒冷冰力十足的攻击也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大量消耗了他的火能量,但要想真正将他封住却还是不可能的。同时,在之前被冰封的同时,由于外界无比寒冷的能量充分刺激了管青自身的火元素体,最后竟然令他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骤然提升到了八云境界,不但一举冲破了对手的封锁,同时,也令管平的实力大幅度提升,一时间,强横的火能量气息顿时令全场为之震惊。

    齐岳作为麒麟,生肖之王,对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能量气息是非常熟悉的,所以,在管平被冰封后他才没有焦急,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管平的气机并没有因为冰封而消失,而且在压缩中正产生着质变的过程。第四位八云级别的生肖守护神战士终于出现了。

    撒冷脸色苍白的看着管平,正准备再与对方战斗的时候,却被雨眸的胜利女神之杖拦了下来,雨眸向撒冷摇了摇头,她很清楚,撒冷现在的情况需要立刻疗伤而不是继续战斗,否则,必将给他的身体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

    “这一场我们输了,进行最后一场吧,双鱼座加西亚,出战。”

    迎回了获得胜利的管青,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情绪不仅没有为之兴奋,反而变得更加凝重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双方都是五胜一青,最后一场将决定整场战斗的胜利。大家对于对方的双鱼座星座守护者加西亚都不是很熟悉,但就算按照平均能力来计算的话,也绝对不会太弱。而生肖守护神战士一方最后出战的生肖猪战士官静,却是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之中最弱的一个。虽然他也已经刚刚达到了六云级别,但是,作为最晚加入生肖守护神战士阵营,并且身体基础最差的他,能够战胜对手么?

    看着大家沉郁的表情,官静没好气的道:“靠,对老子这么没信心么?妈的,老子赢给你们看。”一边说着,他一摇三晃的走了出来。在所有生肖战士中,有三个胖子,田鼠,莫淡淡和官静。莫淡淡因为集训而减肥,田鼠没什么变化。而官静则和莫淡淡恰好相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体重不仅没有减轻,反而大大的增加了。拍着那肥肥的肚皮,走了出来,看上去,到像是个地主老财地样子。

    加西亚很漂亮,而且看起来很单纯的样子,官静一向对男女都有兴趣,一看到对方是个美女,色眯眯的小眼睛顿时光芒大放,“原来是美女啊!要不,你认输吧。老猪我可是很怜香惜玉的。万一打伤了你可就不好了,是吧。就算你没有受伤,我们也不应该伤了和气。不是么?一看你地样子就和前面那些家伙不一样,比他们善良多了。以后要是你们星座守护者臣服于我们生肖守护神的话,你就跟我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说完最后一句话,官静还不禁发出几声淫笑。那样子,就像是地主周扒皮在调戏自己的佃户一般。

    后面的徐东噗哧一笑,道:“这个胖子。不愧是著名的不择食啊!据我所知,他那个小队的小伙子们对他的意见可是不小啊!这男女通吃的高手,我还真比不了。看来,我们中最淫荡的就要属他了。”

    平时一向斗嘴地燕小乙和胡光同时点了点头,不约而同的道:“没错,这个不择食的最淫荡。”

    加西亚确实很单纯,平时除了修炼以外,接触地基本上都是绅士,像官静这样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看着官静一笑起来脸上肥肉乱颤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微微一笑,道:“投降是不可能的。就算你的实力比我强,也要打过了才知道。”一边说着,加西亚上前一步。身体周围散发出一层粉红色地能量,围绕着她的娇躯旋转起来。

    官静看加西亚对自己笑了,不禁大有感觉,心中暗道,难道这小姑娘真的对我有意思么?如果是那样地话,还真没白来一趟。一边想着,他大步朝加西亚的方向走了过去,眼中淫光外放,双手在身前互搓,就像大灰狼准备扑向小白兔的动作。当然,前提是这个世界上要有他这种比例的肥胖大灰狼才行。

    加西亚可不觉得官静是在调戏自己,因为在她的意识中,并没有调戏这个词汇,眼看官静朝自己走了过来,而且神色还很古怪的样子不禁心中暗凛。从之前的战斗她得出了经验,只要没有将对手完全击败之前,就一定要全力以赴。

    娇叱一声,加西亚动了,身体带起一串幻影,双手在胸前同时推出,她那爽娇嫩的小手在推出的过程中不断翻转,随着粉红色能量地辅助,看上去就像是一朵鲜艳的玫瑰花在她胸前绽放一般。

    好漂亮啊!官静心中暗暗赞叹,双臂骤然张开,也不闪躲,竟然直接朝着加西亚抱了过去。

    加西亚双掌幻化出的技巧本来是准备应对官静攻击的,他这一抱,令所有技巧都没有任何作用,一双娇嫩的小手,毫无花哨的按在了官静胸前。说起来,官静这家伙胸前的软肉甚至比加西亚还要丰满的多,而且体外又没有散布能量,当她那双小手第一次接触到男人的身体时,加西亚心中不禁有些慌乱,攻击的能量顿时卸了几分。但是,作为星座守护者,她的能量又怎么会差呢?虽然失去了锐气,但却依旧非常可观。

    就在齐岳和生肖守护神战士们都惨不忍睹的闭上眼睛准备承受结局来临的时候,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就在官静胸前,他的皮肤突然变成了淡黄色。那玫瑰绽放般的能量轰击在他胸膛之上,顿时将他的衣服化为了齑粉,但是,击打在他胸前那土黄色的皮肤上,却如中败革一般,发出一声闷响。

    “好辣的小妞。”官静呲牙咧嘴的说了一句,但怪异的是,他的身体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并没有被加西亚震飞,双臂反而依旧朝着加西亚的身体抱了过去。

    “啊——”这样的情况是加西亚万万没有想到的,娇呼声中,竟然被官静这流氓的动作抱了个正着,一股充满了男人气息的腥膻味顿时熏的加西亚大脑一片空白。官静的双臂非常有力,再加上他那肥大的肚皮,顿时给加西亚来了个全方位接触。

    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而雨眸的样子恰好与他一样,谁也没有想到双方十二人之间战斗的最后一场竟然会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要。”加西亚再次娇呼一声,感受着官静越来越紧的双臂,她顿时反应过来,一时间,俏脸比她的能量更红,全身能量在情绪刺激下大爆发,双臂猛的一挣,抬起右膝就向官静胯下顶了上去。

    官静惨呼一声,“谋杀亲夫拉。”他一只肥大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好挡在了加西亚的膝盖前,砰的一声,这一次加西亚在焦急之中可没有手下留情了,只见官静那肥大的身体顿时被轰起两米,再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加西亚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倒不是因为她的能量消耗有多大,而是刚才的一幕实在太羞人了,美眸险些要喷出火来,看着官静却有些茫然的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官静那像皮球一般的身体倒是很灵活,在地上骨碌翻了个身,直接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迹,没好气的道:“我日,小娘皮,你要是废了老子的那里,你下半生的幸福可就完蛋了。来吧,夹比来一火。”一边说着,他竟然又朝着加西亚的方向扑了过去,动作和一开始的时候完全一样。

    齐岳呆呆的道:“夹比来一火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