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八云极限

    如果能够达到九云级别的实力,这个问题就应该能偶轻易解决了,凭借着了己的两件神器,就算是把牛魔王放出来,自己也没什么可怕的,或许,到了那时候,那只老牛就能成为自己真正的使令了。可是现在听扎格鲁这么一说,相当于将他的能量限制到了八云这个层次,再也不可能提升。

    扎格鲁道:“目前的情况来看,你、教皇还有雨眸,实力都达到了接近了那个限制的程度,只是还有一些差距而已。这也是你们最后提升的空间。而当你达到八云级别之后,这个提升的空间就将终止。到时候,你可以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为了追求更为强大的力量去寻觅能够提升自己力量的地方。至于具体在什么地方能够将你的能量提升到更高层次,不要问我,因为我也不可能知道。就算是我再次牺牲寿命来帮你寻觅这个秘密,你也未必能够找得到那样的地方。而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不再修炼,凭借着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巅峰的能力,尽可能的磨练自己,想办法以提升实战技巧将自己所拥有的能力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

    齐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大师,您为我们付出的已经够多了,千万不要再以自己的寿命为代价去看那些不该看的东西。这个世界将产生什么变化,都由我们来应付吧。至于结局如何,也只能听天由命了。至于能量提升的问题,我自己香香办法,说不定会成功。”

    扎格鲁看着齐岳已经逐渐变得青和的脸色微微一笑,道:“你能想通就最好了。毕竟。当你达到了八云级别之后,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地时候么?那次,我真的没想到今后的你居然能够变得如此强大,成为一代生肖之王。也是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生肖之王。”

    回想起那时地情景,齐岳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感激的光芒,虽然他现在身上肩负着许多重担,但是,和那时候相比,他宁愿过现在这样不平庸的生活,别的不说,能够拥有现在这么多朋友,找回自己的亲人,还得到了爱人们的青迷。就是齐岳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

    “是啊!那时候,我还只是个痞子。是因为打了小乙那家伙怕报复,才一个人悄悄跑到了西藏避祸。谁想到却遇到了您。从而改变了我的一生啊!”

    扎格鲁道:“一切都已经是注定的,拥有着麒麟血脉,就已经注定了你的不平凡,即使没有我出现,你依旧会成为麒麟王者地。齐岳。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即将到来的重重劫难,你将面临巨大地考验。不要给自己太多的负担,只要尽力而为就好。”

    齐岳苦笑道:“您放心吧,我不会有多大的负担,其实,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只要能保护好我地亲人朋友,我就满足了,至于其他的,我到没有多想。坦白说。如果不是这次小行星撞击地球将毁灭整个世界的话,您以为我愿意去外太空冒险啊!”

    扎格鲁笑道:“你啊!不要老说实话,要是被别人听见不好。”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中却非常喜欢齐岳这直率地样子,没有什么大义凛然,也不会吹嘘什么为国为民,但是,他所做的事却是真正的侠之大者啊!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道:“大师,我突然想到个问题。您刚才说了,在咱们这个世界上有封印存在,而这个封印可以限制整个世界中人类所能达到的能力上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地狱魔王撒旦是不是就无法来到我们这个世界呢?可是,上次我遇到地狱公主的时候,她却似乎很有把握自己的父亲能够降临啊?以撒旦的实力,不会也无法超过那个封印的限制吧。”

    扎格鲁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地光芒,半晌后,才道:“撒旦作为大魔王,他的实力已经可以和西方世界中的最高神媲美了,力量是一定超过那个封印限制的。至于他为什么有可能降临人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特殊的情况下,封印失效了,令他来到人间而不影响自己的实力。至于这种情况能够维持多久,以及他来到咱们这个世界后会发生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这也可能是世界即将面临的危机之一。当然,这应该是属于西方的危机。”

    齐岳道:“但是,如果说撒旦那个家伙降临人间需要特殊的条件,那么,牛魔王又怎么说呢?上次,我可是亲眼看着他轻松的灭了那个八翼堕落天使路西法,根据传说,路西法在地狱的力量仅次于撒旦,牛魔王能够那么轻易的将他毁灭,那就证明了牛魔王的实力至少也不再撒旦之下。这样的话,他岂不是也超过了神的存在么?”

    扎格鲁被齐岳问愣了,确实,按照齐岳的描述来看,牛魔王绝对有着超越普通神的力量,否则,也不会令远古巨兽时期出现那么大的变故,神兽被凶兽完全压制上万年之久。可是,水火二位大神的封印确实应该是存在的啊!但为什么对牛魔王无效呢?

    看着扎格鲁默然不语的样子,齐岳微微一笑,道:“大师,现在您不需要再担心了吧。所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我这个八云的瓶颈总有办法突破的。”

    扎格鲁苦笑一声,道:“希望吧。齐岳,我有点累了。”

    齐岳道:“那您去休息吧。刚才您说的意思我明白,联合一切能够联合的力量,是执行这次任务联军的整体力量大幅度增强,这样才能更有把握的面对一切。我会将这件事转告炎黄高层的。我马上去一趟德国,说不得,这次真的要利用黑暗议会的力量了。”

    扎格鲁深深地看了齐岳一眼,道:“你自己一定要小心。这次小行星带来的危机无疑是巨大的,但是,我对天机的预测中有个感觉,似乎……”扎格鲁刚说道这里。外面地天空突然毫无预兆的暗了下来,紧接着,一声炸雷响起,轰隆隆之声震的整个龙域别院籁籁发抖。

    齐岳一个箭步来到扎格鲁面前,一把捂住他的嘴,苦笑道:“大师,天机不可泄露啊!”

    扎格鲁愣了一下,看着齐岳不禁叹息一声,道:“既然如此,一切都依靠你自己的力量了。你不是要去德国么?那就早去早回吧。这边我会尽量帮你一些的。”

    齐岳送扎格鲁到一间客房中休息后。重新走出了别墅。说也奇怪,刚才突然昏暗的天空此时重新放晴,看的齐岳郁闷不已。贼老天,你就不能让扎格鲁大师多给我点指示啊!真是太小气了。算了,看来这次真的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

    雨眸和教皇都在等待齐岳,他们自然不会询问刚才扎格鲁跟齐岳说了什么,雨眸有些担忧地看着齐岳。道:“大师所言至少有七成可信,以大师精深的佛法是不会看错的。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齐岳道:“还能怎么办?你们尽快通知美国那边吧,让他们多做准备。将核弹地数量再增加一些,到时候尽可能多带上太空。并且问一下那些普通强者的数量有多少了。炎黄共和国这边我会处理的。我们联合修炼就到此为止吧,如果你们愿意继续留下来我也不反对,不过,我必须要去一趟德国了。这次,你们应该不会再反对我去利用黑暗议会的力量了吧。”

    雨眸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道:“世界危机降临,看来,也只能相信他们一次了。可是。你真地不用我跟你一起去么?教皇陛下刚才还在跟我说,黑暗议会中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我真怕他们会对你有所不利。”

    齐岳瞥了雨眸一眼,冷冷的道:“不必了,你不害我我就阿弥陀佛了,没有你和我一起去,我反而要安全一些。”

    教皇皱了皱眉,道:“齐先生,我们这次合作绝对是真心地,雨眸小姐也是关心你才会这样说。”

    齐岳淡然道:“不需要了。如果是真心的合作,就在任务中彼此配合吧。其他的一切就不必了。两位究竟是留下还是离开呢?”

    教皇和雨眸对视一眼,从雨眸眼中,他看到了一抹深切的悲伤,道:“既然齐先生要去德国,主人不在,我们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一起离开吧。也好回到西方去有所准备。到时候,在行动之前,我们在美坚国再见。”

    齐岳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们决定离开,那我也就不留你们了,你们先走一步。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然后才能去黑暗议会。”对于前往黑暗议会寻求帮助,齐岳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先不说自己和地狱公主那暧昧的关系,就算是以整个世界的存亡为前提,黑暗议会也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坦白说,从某种角度来看,齐岳对黑暗议会的印象都要比对教廷地好。

    教皇朝自己的四位红衣大主教走去,雨眸却没有动,看着齐岳,低声道:“我们能谈谈么?”

    齐岳看着她,淡然道:“有什么好谈的?如果是正事的话,就在这儿说吧。别忘了,你曾经说过,当这次任务结束之后,如果我们还都活着的话,当初在珠穆朗玛峰顶未完的一战还将继续。”不等雨眸开口就率先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齐岳将雨眸最后一丝希望也完全断绝。

    目光复杂的看着齐岳,雨眸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的眼神看上去有些朦胧,那紫色的双眸是如此的凄美。齐岳别过头去,不再去看雨眸,因为他怕,如果自己再注视着她那双眼睛的话,会在她的目光中再次沉迷,那是齐岳绝不希望看到的事。

    “齐岳,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杀了我。但是,你就一定要这么急么?我想恳求你一件事?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不用说了。”齐岳直接打断了雨眸,一边向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走去,一边将声音传入雨眸耳中,“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你也不用恳求我什么。还记得那次在帕提农神庙么?你请求我帮助你,保护你。可是,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你记住一点,我绝不想再和你产生任何除了仇恨以外的瓜葛。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们必将再有一战。”

    看着齐岳那高大伟岸的背影,雨眸现在所能感觉到的,只有后悔。为什么,为什么当初自己听信了梅菲斯特的话,为什么自己对力量的追逐这样强烈。在神诋与爱情上,选择了神诋。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啊!原本是强援,可是现在却成为了死敌。齐岳,你就连一个让我晚死几天的机会都不肯给我么?齐岳啊齐岳,你可知道,我要恳求你的是什么吗?

    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雨眸的面庞滑落。但是,她已经无法改变什么,自从那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她和齐岳的关系早已注定成为了悲剧。

    齐岳回到之前修炼的位置重新坐了下来,精神力缓缓散发,将生肖守护神战士和十二生肖小队成员们从修炼状态中唤醒。

    众人看了看还早的天色,不禁有些疑惑,此时齐岳已经开口了。

    “联合修炼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天的时间。不论是我们还是希腊守护者以及教廷,都需要对任务前做出准备。联合修炼到此结束。各小队队长跟我来,其他人先休息一下。然后自行选择修炼的状态。”

    所谓各小队队长,其实就是十二位生肖守护神战士。齐岳甚至没有去送一下雨眸和教皇,就带着自己的十二位伙伴回到了别墅之中。

    教皇很是郁闷,他自从继任了教皇这个位置之后,还是第一次这么不被重视,齐岳那轻蔑和孤傲的眼神,深深的伤害了他。但是,他却不得不忍住,他很清楚,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甚至是随时有可能降临的地狱危机,自己都有可能要借助东方的力量。当初已经彻底得罪了齐岳,现在虽然无法挽回了,但至少保持一个相对平静的态势也比彼此敌对要好的多。这也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那天齐岳对他多番讥讽他却依旧选择留下来的原因,老谋深算的马尔蒂,心机不可谓不深沉。

    教皇带着红衣主教和雨眸以及她的星座守护者一起离开了龙域别院。除了教皇和雨眸各有心事之外,其他人倒是都非常兴奋,这二十天的修炼,他们也得到了不小的好处,虽然不说做出什么重大的突破,但对自身的实力提升都比以前修炼同样的时间要好的太多了。三位绝世强者联合散发的能量波动,使每个人都受益非凡。

    齐岳站在大厅中,透过落地玻理目送着教皇和雨眸离去,眼中的光芒不禁收缩了一下,右拳缓缓握紧。要知道,为了忍耐自己的仇恨,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才没有对雨眸和教皇动手。他们的手上,可都是沾染着齐岳朋友或者是爱人的鲜血啊!

    如月和明明一同走到齐岳身边,她们和齐岳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所以也最了解齐岳的感受。来到齐岳背后,明明拉着他的手道:“别多想了。他们欠我们的,早晚会还地。”

    齐岳淡然道:“我一直等待着那一天的来临。没事。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能够克制的住自己心中的情感。这次联合修炼结束是我提出来地。刚才大师已经来了,正回到房间修炼。大师带来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当下,他将刚才扎格鲁大师对他的话向众人简单的说了一遍。

    “所以。现在我必须要去一趟德国,尽可能的争取黑暗议会的联合。你们不用担心。黑暗议会不可能对我造成什么威胁,我也不怕他们不答应。在离开之前,我要叮嘱你们一些家里的事情。我这次去,不但要去德国,同时,也要去英国一趟。成为了德库拉家族新任族长的克里斯蒂有着非常强大的实力,而且和我们关系亲善,这次我也要去请求她的帮助。十天地时间我可能不会回来了。到时候,我们直接到美国再见。我会凭借着你们的精神波动找到你们。明明。”

    明明答应一声,齐岳向她道:“我走之后,你和伯父说一声。并且把我的目地也告诉他。咱们国家的准备已经差不多了。相信用不了几天就会送你们到美坚国那边去。你们到了那边之后,要控制好各小队成员,这次任务非同小可,不要出现什么差错。”

    明明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有我和哥哥联系国家这边的事情。太空服我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这两天就会试穿。”

    齐岳转向如月,道:“我走了以后,这边就要麻烦你了。大家的具体安排都靠你和伙伴们商量。我想。即使没有我,你们也能做地很好。”

    如月微微一笑,道:“你放心的去吧。其他的事你都不需要担心什么。除了我们还有大师呢。”其实,她何尝不想和齐岳一起前往德国啊!但作为除了齐岳以外地生肖守护神战士中的最强者,现在她却不能这么做。在齐岳的这些女人中,她是绝对的大姐,如果她都流露出不舍的表情,那其他人会怎么做呢?所以,如月强行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情感。尽可能的做齐岳的贤内助。

    齐岳叮嘱了其他人一些注意事项后,这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地东西,也没通知生肖小队成员们,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龙域别院。这次他不带其他人一起去西方,不仅是怕出现差错,同时,也有着地狱公主冷儿的原因。他和冷儿虽然没有什么,但是,自从上次闻婷为了他而牺牲之后,齐岳对自己的女人都极为关心,绝不希望她们受到一点伤害,即使是精神上的影响也不希望发生。所以,他并不准备让如月她们知道撒冷儿的存在。

    飞机现在对齐岳来说已经完全没必要了,有小鹏和他自身的麒麟隐配合,就是最好的隐形飞机。不过,再离开之前,他还要去一个地方。这二十多天以来,他一直都没去见过自己的父母,马上就要走了,而且能否回来还是个未知数,他又怎么能不去道别呢?

    因为马上就要离开炎黄了,而且这次一走又是半个月左右的时间,齐岳抛掉对雨眸和教皇的仇恨,心中充满了对父母的思念。

    飘然飞起,凭借着麒麟隐的隐身技能,齐岳用最快的速度朝京城内部赶去,现在这个时间,父母都应该在金谷集团呢。

    飞行在半空之中,齐岳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回想着自从遇到扎格条鲁大师以后发生的事,不禁像做梦一样。发生了这么多事,每一年,甚至每一天都比以前自己做孤儿时的全部要精彩。这次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就算真的死了,自己这辈子也不算冤枉了。

    以金翅大鹏雕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能力,齐岳很快就来到了金谷集团,他没有直接进去,凭借着精神力的波动,先探查了一下金谷集团中有没有父母的气息在,如果他们没在的话,自己进去也没什么意义。

    运气不错,父母的气息都在集团之中,齐岳飘身而下,直接落在金谷集团附近一个光线较暗的角落中,撤去了麒麟隐的效果,这才朝集团大厦走去。

    一身黑衣,一头白发。已经成为了齐岳标志性的装束,一进大厦,他就吸引了不少人地注意,凭借着精神力的波动。齐岳清晰的听到很多人在议论自己,无非就是议论自己的身份罢了。现在他地心情可不像当初刚知道父母下落时的激动早已经变得平和了许多,随他们议论就是了,自己也没必要执着什么。

    “副总经理好。”前台小姐站起身,恭敬的向齐岳行礼。

    齐岳微笑颌首,算是打过了招呼,直接走到总部电梯那里,等待着电梯的到来。自从他解决了上次那个姓李的家伙以后,现在金谷集团内部的大矛盾已经解决了。也算那个姓李的倒霉。不仅在国内的资产随着他的生命一起消失,就连国外和他有关的东西,也全被齐岳派出去地生肖小队们彻底毁灭。仿佛世界上就从没有过这个人似的。这些事情别人不知道,金谷集团董事局高层却有了不少猜测,他们当然不可能想到这是齐岳做的,而和那姓李地副主席不对盘的就只有董事局主席齐天磊了,别人也不够资格。因此。现在董事局中的高层们一个比一个老实,唯恐自己也变成同样的下场,整个金谷集团在这种情况下运作的更加和谐。集团业绩也是蒸蒸日上。

    电梯来了。齐岳刚刚走进去,就听到一声娇呼响起,“等一下,等等我。”

    齐岳愣了一下,出于礼帽按住开门地按钮。一道风风火火的身影跑了过来,你一进门,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看到这个人,齐岳不禁笑了,因为。赶过来地正是自己的亲妹妹,齐莹莹。

    “啊?是你。”齐莹莹自然也看到了齐岳,从父母那里,她自然得知了齐岳的事,看着面前这身材高大的哥哥,齐莹莹顿时满脸笑容,别的不说,那次针对他的恐怖袭击就是齐岳化解的,她亲眼看到了齐岳的强大,对于这个哥哥,她的印象只能用好地不能再好来形容了。

    “是啊!不就是我么?”齐岳莞尔一笑,看着唯一的妹妹,原本刚硬的面庞顿时变得柔和起来。

    齐莹莹的身高大约是一米六五左右,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背上背着个小包,看上去像是刚刚放学的样子,她和齐岳可不一样,如果说齐岳只继承了父母的轮廓,那么,齐莹莹就是继承了齐天磊夫妇所有的优点,美目之间略微有几分像齐天磊,但她的俏丽却更像应小蝶一些,绝对是个标准的素春活力小美女。

    “哥——”齐莹莹看着齐岳,亲切的叫了一声。这一声呼唤,不禁带给齐岳心中一股灼热的暖流。看着自己的妹妹,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自己有妹妹,还是如此可爱。轻轻的摸了摸齐莹莹的头,微笑道:“丫头,你刚放学么?”

    齐莹莹拍开齐岳的手,不满的道:“不要摸我头拉,人家已经是大姑娘了,不是小女孩。”

    齐岳莞尔道:“哦?已经是大姑娘了啊!那这么说,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呢?”

    齐莹莹俏脸一红,道:“才没有呢?我还没上大学,爸爸不许我交男朋友,不过,我收到的情书可以装一卡车了。”

    看着她那有些得意的样子,齐岳心想,你收到的那些情书中,不知道有多少都是因为老爸的家产啊!此时他不禁响起齐天磊曾经说过把全部资产转入了齐莹莹名下,不禁大为赞同,比起自己来,莹莹绝对更有资格继承父母的一切,那些本就是自己不需要的。

    “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齐莹莹试探着问道。

    看着她眼中那狡黠的光芒,齐岳也不点破,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呢?马上就到顶楼了。”

    齐莹莹主动拉住齐岳的大手,摇了摇,哀求道:“哥,这已经中午了,下午我们学校要召开家长会,你也是我亲人啊!爸爸、妈妈又那么忙,你能不能替我去一趟啊!”

    齐岳看着齐莹莹,嘿嘿一笑,道:“这样啊!貌似有人学习成绩不太好吧。”

    齐莹莹俏脸一红,道:“我也是为了爸爸、妈妈啊!你想,他们要是知道我成绩不太好的话,一定会生气的,一生气呢,肯定就会影响健康,那也是你不想看到的吧。哥哥,好不好嘛。”

    齐岳有些无奈的看着她,他实在无法拒绝自己妹妹的请求,只得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你以后可要好好学习,我又不可能每次都恰逢齐会。”

    “太好了,哥哥你这么帅,一定会震惊我那帮同学的。”一边说着,她快速的停止了上升的电梯,重新按下了一楼的按钮。

    “啊?你中午不吃饭了么?我这次来是要向爸爸、妈妈告别的。”齐岳道。

    齐莹莹道:“反正也不再那一会儿,等开完家长会我们再回来不就行了,现在可不能去。万一被爸爸记起今天要开家长会的事我就死定了。哥哥,你请我吃饭吧。”

    拿自己这个妹妹实在没办法,齐岳只得答应下来,前台小姐看着齐岳刚刚上楼就下来了,不禁报以奇异的目光。齐莹莹拉着齐岳的大手,快速向门外跑去。

    “哥,你开什么车来的?”齐莹莹问道。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我马上就要离开京城,所以没开车。不如我们坐出租车吧。”

    齐莹莹摇了摇头,道:“不用了,反正我们学校也不远,走过去好了,顺便找点吃的。”

    看着齐莹莹兴奋的样子,齐岳心中充满了温馨的感觉,她并没有那种大小姐的骄矜之气,而且对自己也很亲切,齐岳不禁满意的笑了。不过,当齐莹莹选择了他们吃午饭的地方时,齐岳还是不禁吃了一惊。因为,她选择的竟然是一个路边推着推车偷偷买铁板烧烤的小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