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临黑暗议会

    齐岳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当他一来到柏林,就将自己的麒麟气息释放出来,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但是,作为黑暗议会总部所在地,这里的黑暗生物一定不会少,肯定会有人去告诉黑暗议长那边。而齐岳希望的就是这样。地狱城那个地方虽然不是真正的地狱,但齐岳还是不太想再去。毕竟,在那里对自己的能量有着很大的束缚作用。如果真的打起来,想跑都不容易了。但在外面就不一样了,路西法虽然很强,但凭借着现在自己的飞行能力,只要用五行不死神龙暂时缠住他一下,脱身不会有任何问题。

    齐岳等待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当他喝掉第三扎一升的黑啤酒时,一个冰冷而有些惊讶的声音已经在他身边响起。

    “你怎么会来了。难道,是你改变主意了么?”

    齐岳回过身,向冷儿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大扎啤杯,微笑道:“要不要来一扎?”

    冷儿走到齐岳身边坐了下来,要了一扎啤酒,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看上去,冷儿似乎变得更加漂亮了,但眼中的温柔却比以前少了很多,反而多了几分落寞的表情。对于这位地狱公主,齐岳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只是因为所处阶层不同,而且他也确实不想在感情问题上有所纠缠,所以才破天荒的没有追求这位姿色不再雨眸之下的美女。

    “你让我怎么回答呢?我真的很想告诉你,我已经改变了主意。可是,我却不能欺骗你。我不希望看到你失望的目光啊!”齐岳半开玩笑式地说道。

    冷儿幽幽的看着他,道:“你真的是那么想的么?我看未必吧。如果你真地在乎我。就不会计较其他的一切。”

    齐岳叹息一声,道:“如果你要这么说的话,应该先反问你自己。为了我,你能够放弃你这个地狱公主的身份么?”

    冷儿脸色微微一变。断然道:“那是不可能的。我们根本不可能逃脱父亲的追捕。不要以为上次你召唤出的那个强者打败了路西法叔叔你就能够战胜我们地狱,父亲的强大,绝对不是你那召唤生物所能相比的。”

    齐岳淡然一笑,道:“随便你怎么说吧。这次我来,是希望能够和你们合作。可以说是和地狱合作,也可以说是和黑暗议会合作。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呢?”

    “合作?怎么个合作方法?上次我已经提出了要和你合作,可你却拒绝了,怎么,现在又反悔了么?”冷儿有些好笑的看着齐岳,和上次比起来。齐岳地气息看上去更加平稳了,眼中的悲伤似乎也藏的更深了。喝着啤酒地他,无形中流露出一丝痞子气息。感觉上让人更容易亲近一些。

    齐岳喝了一大口啤酒,道:“不一样的。上次你提出的合作是我不可能答应的,因为那违背了我的处世原则。而我这次提出地合作,则对你我双方都有利,而且是我们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又不会影响到彼此阵营,我想,你没有理由不答应。不是么?”

    冷儿淡然道:“那你说吧,我等着看你怎么说服我。”

    齐岳道:“现在黑暗议会的实际控制者应该是你吧,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地球即将面临地危机。”

    冷儿脸色微微一变,“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么?”

    齐岳愣了一下,道:“你真的不知道?难道你们黑暗议会中的成员在各国就没有类似于间谍似的存在么?”

    冷儿摇了摇头,道:“不是没有,只是很难进入核心阶层。你应该也知道,教廷的信徒随处都有,他们对黑暗议会查杀的力度是非常大的。想要混入各国高层谈何容易。所以。我只是得到了一些外围的消息。只是,我实在无法相信这竟然是真地。”

    齐岳苦笑道:“别说你不信,当初在我刚刚得知的时候一样也不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那颗有着地球七十分之一体积的小行星就将降临了。到时候,恐怕你们地狱也不用再来这个位面,地球将永远不存在。”

    冷儿看着齐岳,眼中不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齐岳也不打扰她,自顾自的喝着自己的黑啤酒,他知道,聪明的冷儿一定会有个正确的选择。

    冷儿思考的时间很长,直到齐岳将一扎黑啤酒都喝完了才再次开口。

    “那你现在希望我们怎么合作呢?我想,你也应该明白,这件事对于我们来说是没什么可能合作的。先不说各国领导阶层对我们的抵制,单说黑暗议会现在的情况好了。黑暗议会确实有着可以和教廷抗争的力量,但是,这只是处于我们那种能量式战斗方式上的抗争。小行星撞击地球啊!那是我们所能解决的问题么?你以为凭借着几十、上百名强者,就能够阻止一颗小行星的降临?那也太儿戏了一些吧。就算是你这样级别的强者,也不可能从宇宙的力量抗衡。如何阻止这颗小行星撞击地球,那基本上是各国政府的事。我最多也就是约束属下,在这段期间不做出任何有害社会的行动,让各国政府能够全力去对付那颗小行星。”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的光芒,虽然冷儿在提出异议,但是她的话已经告诉自己,她是愿意合作的。

    “不错,你说的这些都没错,真正能够阻止小行星的,在于各国的联合。但是,现在问题已经出现了。各国需要强者的加盟。我想,你应该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吧。只不过各国政府都没有说明具体的情况而已。既然你还不完全清楚真正的情况,就让我来告诉你好了。”当下,齐岳将各国政府商量后的打算,以及洲际寻弹数量不足等种种情况详细地告诉了冷儿。

    听完了齐岳的话。冷儿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齐岳说的在情在理。合作对彼此双方都有利,毕竟,如果没有了地球。地狱还怎么降临。地球对于地狱的重要性同样是巨大地。

    “你的提议我可以考虑,但是,现在时间太紧张了,我没可能在这短短几天之内说服所有人。就像你刚才说过的,教廷不希望我们加入,同样,我们也不希望和教廷合作。毕竟是成千上万年的仇敌,如果在行动的时候,他们在背后下手,那么。我们黑暗议会的精锐必将大幅度损伤,那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齐岳无奈的道:“你担心的同样也是教廷所担心的。但是,到了太空之后。为了一个共同的目地,难道你们就不能暂时收敛一下自己的仇恨么?连我都可以暂时不向教廷和雨眸报仇,为什么你们就做不到呢?”

    冷儿道:“齐岳,跟我去黑暗议会吧。你必须要先说服那些家伙,我们才能继续谈下去。”

    齐岳点了点头。道:“好吧。如果他们实在不答应的话,那么,当地球毁灭地那一天。他们就自认倒霉好了。”虽然不愿意去地狱城,但冷儿已经说了,他绝对不可能退缩。黑暗议会的实力不弱,教廷能够携带数百颗核弹,黑暗议会绝不会比他们差什么,更何况黑暗议会之中还有路西法那样的超级强者,有了他的加入,一切都将变得容易多了。

    走在柏林的大街上,齐岳呼吸着新鲜空气。道:“冷儿,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了。难道你对我地气息就有这么敏感么?”

    冷儿没好气的道:“谁对你的气息敏感了。只不过是我地属下们感觉到你身上有着很危险的气息,所以才来冰暴,他们一形容你的样子,我自然知道是你来了。只是当时我还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你似乎没什么理由会来,可是,没想到真是你。”

    齐岳哈哈一笑,道:“是不是有惊喜的感觉?”

    “臭美吧你。能有什么惊喜。上次你们重创了路西法叔叔,直到这几天他才勉强恢复过来,我可告诉你,路西法叔叔现在恨你恨的牙痒痒,如果不是你能召唤那个超级强者帮你作战的话,说不定他早就过去找你报仇了。这次你来谈合作,你应该也想到了,最大的阻力不再我,也不是黑暗议会那些家伙,而是路西法叔叔,他在名义上虽然是我的守护天使,但是,在地狱中地地位他可比我高了不少。到时候,我也未必有把握能够保得住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

    齐岳微笑道:“你看我像是一个后悔的人么?”

    冷儿向齐岳做了个鬼脸,道:“我到希望你后悔呢。”

    齐岳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叹息道:“看来,我们只能等待来生了。”

    冷儿神秘的一笑,道:“那可未必哦。”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了冷儿一眼,但他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的情况,鲜血的损失基本已经补充回来了。即将面临的,不但是对实力上的挑战,同时,也是对自己智慧的考验。说服一个被自己释放出的牛魔王弄掉三个翅膀的堕落天使,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齐岳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气馁,实在不行,就不依靠黑暗议会力量就是了。何况,他相信,就算路西法对自己的仇恨再深,他也不敢将仇恨放在与地狱利益等同的位置上。

    和齐岳一起走着,冷儿显得很恬静,目光也在这时候恢复了温柔,只是在那粉红色的双眸深处,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似的。淡淡的光芒闪烁,双手放在身前,也不再理会齐岳了。

    “冷儿小姐,我们是不是换种方法前往黑暗议会?这么走恐怕到天黑了也到不了。”齐岳试探着问道。对于冷儿,他心中充满了好感,至少,他也将面前的少女当成朋友看待。

    冷儿瞥了齐岳一眼,那淡淡的风情不禁看的齐岳一呆,“那你想怎么走呢?人家最近身体不舒服,可不能飞哦。”

    齐岳心中暗道:你不能飞?不能飞你这么快就赶过来,难道你是本身就在柏林的么?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但他嘴上显然不能这么说,只得问道:“那我们要怎么走?要不,我们坐车?”

    冷儿没好气的道:“以我的身份,你觉得我会坐车么?我不能飞,难道你就不能带着我飞啊!真是小气的很。人家又不重。”

    齐岳看了一眼冷儿那窈窕娇躯,苦笑道:“那好吧,我就带着你飞。”一边说着,他朝周围看去准备找一个阴暗点的角落,好发挥自己麒麟隐的效果。

    冷儿道:“你带着我飞可要说好了,不能用能量带着我走哦,否则,万一你能量不足,把我摔下去怎么办?”

    齐岳愣了一下,道:“不会吧,除非遇到核弹轰击,否则以我的实力,你是知道的。”

    冷儿娇嗔道:“不管。反正就是不能用能量带着我飞,那样太有隔阂感了,我不喜欢。”

    两人一边说着,已经走到街道旁两家店铺中央的空隙处,没等齐岳反应过来,冷儿已经贴到他身边,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嘻嘻一笑,道:“就这样吧。”

    感受着她那温软的娇躯,如果说不动心的话,齐岳就不是个男人,尴尬的看着冷儿,冷儿回给他一个坚持的目光。无奈之下,齐岳只得就这样发动了自己的麒麟隐,将两人的身体笼罩在内,飘身而起,朝着记忆中黑暗议会的方位飞去。

    “你是死人啊!就不知道搂这人家一点,万一我手松了怎么办?”冷儿不满的道。

    “这个……,好吧。”已经这样了,齐岳索性妥协,不过,当他的双手环绕著冷儿那纤细而充满弹性的腰肢时,两人的身体接触不禁变得更加紧密了。那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美妙,甚至令齐岳连自己到黑暗议会可能会出现的问题都忘记了。

    冷儿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并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非常奇特而神秘的香气,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娇颜,齐岳非常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速度在加快。

    伏在齐岳怀中,冷儿搂住他脖子的双臂紧了紧,让自己与齐岳的身体更加贴合,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一副享受的样子。她胸前的丰盈完全顶在齐岳坚实的胸膛上。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不断侵袭着齐岳的身心。

    “冷儿小姐,能不能别贴的这么紧?”

    “怎么?难道你还是个处男嘛?我怎么看不出来,当初人家的身体都被你看光了,我都没说什么,你装什么啊?对了,上次我去炎黄的时候,好像听到你们京城的人说过装B>褪悄阆衷诘难影伞!?

    “呃……,你连装B都知道?”?

    冷儿嘻嘻一笑,道:“怎么?我就不能知道么?装B的意思,似乎就是非常想要,却偏偏装出一副不想要的样子。”

    “这个……”齐岳实在是无语了。恨不得能瞬间转移到黑暗议会才好。但是,当他真的带着冷儿飞到黑暗议会门户所在的那座小山包的时候,突然又感觉到心中有几分失落,似乎刚才的这个过程变得更长才好一些。看来,冷儿说的没错,自己似乎真的有些装……

    不舍的松开双臂,看着齐岳傻乎乎的呆样,冷儿噗哧一笑,道:“怎么?还不舍得放开手啊!要不,我跟你回炎黄好不好?”

    齐岳吓了一跳。赶忙松开自己紧搂着她的双臂,尴尬的道:“冷儿小姐,男人地自制力可是有限的,何况。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况。如果你不怕你老爸把我干掉的话,那我也无所谓了。”

    冷儿幽幽地看了齐岳一眼,道:“这就是你唯一的担心么?”

    齐岳愣了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冷儿转身朝向面前的虚空,淡淡的粉红色光芒从她身上飘逸而出,右手在身前的空间轻轻一抹,一个黑色的门户已经静静的开启了。回头看了齐岳一眼,道:“走吧。”

    齐岳飘身而起,和冷儿一起钻进了那黑色的门户之中。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前来黑暗议会了,瞬间出现的黑暗能量依旧给齐岳带来了很大的压迫感。他下意识地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神,精神力混合着自然之源的能量在自己皮肤表面形成一层防护,使那些黑暗能量无法影响到自己。

    这次跟随冷儿一起进入黑暗议会。齐岳不用再隐藏自己地身体,刚一进入这个空间,他们顿时就被守护的黑武士发现了。顿时一群围了上来,为首一名胸前铠甲镶嵌着红宝石的黑武士单膝跪倒在地,用德语向冷儿说了几句什么。

    冷儿面对黑武士的时候可不像对齐岳那么温柔。只是嗯了一声,连看都没有多看这些低级的手下一眼,就带着齐岳飘飞而起。朝着地狱城而去。现在她也不再说自己不能飞了。

    两人在紫日地照耀下,飞过血红色的护城河和那灰白色的城墙,直接进入到地狱城之中,刚一进入地狱城范围,立刻飞过几名等级较高地黑暗巫妖在前面飘飞着带路,他们只敢在侧面引路,甚至连看都不敢多看冷儿一眼。

    冷儿用德语向那几名黑暗巫妖说了几句什么,他们顿时分出一人,加速朝内城飞了过去。而冷儿则带着齐岳直接来到了内城中那座最高的尖顶建筑前才停了下来。

    “我让他们去叫黑暗议长和黑武士皇帝过来了。在这黑暗的世界中。只需要征求他们的意见就可以,如果不是我无法肯定路西法叔叔的意思,甚至连他们都不用叫来。”

    齐岳自然明白这位地狱公主的权威,但还是不禁问道:“我听说黑暗议会一共有十三位议员啊!难道他们连表决权都没有么?”

    冷儿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什么表决权?这是黑暗的世界,可不是教廷。只要你拥有绝对的实力,那么,你就能拥有绝对地话语权,这一点,我想你不会不明白吧。在这里,除了我和路西法叔叔以外,就只有那三个能够召唤来恐惧魔王的家伙还能说上话了。其他人么,除非是想死,否则,你认为他们会说什么吗?”

    停了冷儿的话,齐岳不禁心中一寒,确实,就算自己对冷儿的印象再好,她毕竟也是出身自地狱,有很多东西都不能用常理来考虑的。

    “冷儿,你还记得德库拉家族么?就是上次被教廷毁灭的德库拉家族,现在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冷儿扭头看了齐岳一眼,道:“德库拉家族现在在重建的过程中,怎么说上次他们那边也是损失惨重,还干掉了不少教廷高手。当然,我知道那些都是你做的,但看在你的份上,功劳就都记在他们头上了。你离开后,我就命令黑暗巫妖派去一些人,帮助德库拉家族重新启动古堡的隐藏领域,至于他们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元气,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现在德库拉家族的家主应该是克林斯曼的妹妹吧。那个从东方来的女孩子。”

    听冷儿这么一说,齐岳不禁宽心大放,只要德库拉家族还存在,那克里斯蒂就不会有什么事。对克林斯曼的死,齐岳心中充满了歉疚,而这种歉疚的感觉,他现在也只能在克里斯蒂身上回报了,更不用说,他和还是许晴的克里斯蒂多少也是朋友关系啊!

    两人走入尖顶建筑,这里并不是像齐岳想象的那样是黑暗议长居住的地方,而是一座非常空旷的大厅,大厅最内侧供奉着一具巨大地雕像。整座雕像都在一层黑色雾气笼罩之中,只能隐约看到。那雕像是拥有十二只黑色羽翼的,不用问,齐岳也知道这尊雕像所代表的,就是冷儿的父亲。地狱世界地掌控者大魔王撒旦了。

    大厅中央,摆放着一张欧式风格的长条桌,桌子很大,但在桌子周围却只有十三单人沙发,连沙发都是用黑色皮革覆盖表面的,整座大厅内,都散发着阴森森的感觉。在大厅正上方的半空之中,悬挂着一颗紫色的水晶球,看上去,那紫水晶的能量波动非常强烈。似乎和外面的紫日有着不一般的关系。给整座大厅内带来了淡紫色的光彩。

    冷儿见齐岳注视着半空中地紫水晶。微笑道:“这个地狱城的主要能量来源其实就是地狱,也不怕告诉你,这里就是地狱的出口。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地狱还没有降临人间而已。但这个时间已经不会太长了。你在外面所看到地紫日只是伪紫日而已,真正的紫色太阳,在我们地狱才有。那是整个地狱世界的能量来源。只有在紫日的笼罩下,不论是黑暗生物还是黑暗植物,才能更好的生长。”

    她刚说到这里。外面已经响起了黑暗议长恭敬地声音,“公主殿下。”

    冷儿脸上笑容一收,毫不客气的走到主位处坐了下来,道:“都进来吧。”

    门开,黑暗议长和黑武士皇帝走在最前面,跟随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四名黑暗巫妖,为首者正是上次也能够召唤恐惧魔王附体地那名黑暗巫妖。

    淡淡的光芒闪烁,他们虽然是低着头走进来的。但当他们进入大厅之后,目光下意识的都看到了冷儿身边的齐岳。

    冷儿已经坐下来了,齐岳自然也是坐着的,而他坐的位置,正是平时黑暗议长所在的地方。

    看到齐岳的出现,这些黑暗议会地掌权者不禁眼中的光芒都变了变。上次齐岳以一人之力大败恐惧魔王的英姿还深深的留在他们记忆之中,又见到了这个东方人,他们都不禁有些奇异的想法。

    冷儿挥了挥手,道:“好了,你们都坐下吧。今天找你们来,是有事情要通知你们。”

    黑暗议长见齐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当着冷儿他自然不好抢回来,只得带着其他人在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恭敬的问道:“公主殿下,不知道是什么事能劳烦您亲自召见?”

    冷儿道:“或许你们也得到了一些消息,现在,我得到了确切的答案,小行星即将撞击地球确有其事,而且,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危机的多。”

    此言一出,不论是黑暗议长还是黑武士皇帝,脸上的神色都不禁变得僵硬起来。虽然他们是黑暗生物,也一向不认为自己还是人类,但是,他们也毕竟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啊!正如齐岳所判断的那样,这些黑暗生物同样不希望自己的家圆被毁灭。

    黑武士皇帝瓮声瓮气的道:“公主殿下,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那小行星撞击地球,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

    冷儿很自然的回答道:“简单啊!砰的一下,什么都没了。”

    黑暗议长和黑武士皇帝面面相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们当然都知道,冷儿是不属于这个层面的,就算地球毁灭,她也可以逃回地狱去,可是自己这些人该怎么办?

    “公主殿下,那您是不是可以带领我们先到撒旦陛下的护翼下躲避一段时间,如果地球没有被毁灭的话,我们再回来?”黑暗议长试探着问道。

    冷儿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你们是什么东西?说到地狱就能去的了么?你们虽然是我父亲的信奉者,但是,你们也只不过是父亲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而已,并不属于真正的地狱范畴。别说我根本就不想,就算我同意让你们去,你们也不可能通过位面的阻隔,那根本不是你们这样的力量所能通过的。”

    一听这话,黑暗议长和其他几位黑暗议会的高层脸色不禁都变了,活的越久,他们就越怕死,眼看危机来临,他们的心都不禁急躁起来。但冷儿的身份摆在那里,实力又如此强大,他们还能怎么办,一时间只能焦急的看着冷儿。

    冷眼旁观的齐岳不禁心中暗暗赞叹,冷儿先将危机说出来,然后再表示置身事外,不怕这些黑暗议会的家伙不急,只要他们也不希望地球毁灭,那一切的问题就容易解决的多了。

    果然,冷儿道:“这件事情本来我是不想管的,地球死活对于我们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不过,这位刚刚从东方赶来的齐先生却打动了我。他是我的朋友,这次来,他是希望和黑暗议会进行合作的。至于答不答应,我就不管了,你们自己商量吧。”

    黑暗议长一听这话,目光顿时转向齐岳的身上,沉声问道:“齐先生,不知道您所说的合作指的是什么。难道,和小行星有关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当然和小行星有关,不然我也不用千里迢迢的赶来了。”

    黑暗议长冷笑一声,道:“那是宇宙的力量,绝对不是人力可以阻挡的。齐先生,恕我冒昧,难道您是希望我们用自身能量去撼动那颗小行星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像你们东方所说的蜻蜓撼石柱一样,绝对不可能成功。”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