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力敌路西法

    黑暗议长等黑暗议会的高层在听了齐岳的话之后都陷入了思考之中,他们不得不谨慎,毕竟,对于黑暗议会来说,在光明的世界他们可以说是随处都是敌人,如果这个消息是假的怎么办?离开了地狱城,他们就再没有什么凭借,如果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教廷派来的间谍,那么,对黑暗议会来说,就是绝对的灾难。

    半晌后,黑暗议长道:“齐先生,我们也很愿意为保护地球出一份力,毕竟,我们虽然一直生活在黑暗的世界之中,但终究也是地球上的一份子,对于保护地球这一点来说,我们是责无旁贷的。但是,您又凭什么让我相信您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呢?作为黑暗议会的领导者,我必须要为所有黑暗世界生存着的属下们考虑。”

    齐岳看着黑暗议长,微笑道:“这个简单,你怕的不就是教廷么?我保证,只要你们这次在合作中全心全意的为了守护地球而努力,那么,在任务整个过程中,你们绝对不会受到任何不公平的待遇。作为炎黄共和国的代表,也是整个东方的代表,我可以让你们黑暗议会的队伍交入到我们炎黄共和国的东方守护者中。这样,你们根本不需要和教廷的人有所接触,我也相信,凭借我的力量,也完全可以守护你们这些黑暗议会的人。”

    黑武士皇帝冷哼一声,道:“好大的口气。不错,你的实力确实不弱。但是,能够击败只有不超过四成力量恐惧魔王的你,却并不能证明能够抵挡整个教廷。谁知道你是不是教廷派来地奸细呢?”

    齐岳眼中冷光一闪。道:“谁告诉你我是一个人?谁告诉你我就不能抵抗整个教廷了呢?在东方,我只不过是东方守护者之一而已,我的伙伴们,每一个都有着强大的实力。”

    正在这时候。一旁的冷儿开口了,“关于教廷和齐岳之间地关系我可以证明。他和教廷之间的仇恨是不可调和的。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任务,他们东方守护者也不可能和教廷进行合作。我给你们看一些东西,你们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冷儿双手在胸前合拢,一道粉红色的光芒从她胸前绽放,光芒凝聚成一道光柱,照射在大厅上方的那颗紫水晶处,经过折射之后,一道紫色的光芒在空中变幻成一片光幕。光影闪烁之中。略微有些模糊的画面呈现在那光幕之上。

    画面上显示的,正是当初齐岳在伦敦郊区为了替克林斯曼报仇大战四名红衣大主教的情况。整个画面从明明最后全力与光颜天使拉斐尔决斗地那一幕开始,将齐岳如何来到伦敦。如何看着自己的大哥陨灭在教廷红衣大主教们手中,看着自己的爱人如何被光焰天使拉斐尔打成重伤,以及他如何魔化,如何将四名红衣大主教一一击败地情况逐一展现出来。

    最后的画面,就是轩辕魂凭借着自己本源的力量发动了诛神阵的情景。那庞大的金色光剑群,即使是现在通过画面来看,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强横的能量。瞬间毁灭啊!三名大天使长联手连丝毫抵挡的可能都没有,即使他们只有部分力量,但也足以证明齐岳有多么强大了。或许是因为冷儿怕勾起齐岳心中地伤痛,后面关于他和雨眸恩怨纠葛的画面就没有放出来,但前面的这些,也已经足够证明齐岳和教廷的关系有多么不可调和了。

    黑暗议长明显松了口气,道:“既然有公主殿下作为担保的话,关于教廷的问题我们相信齐先生。至于具体的合作细节,不知道齐先生还有什么想法呢?刚才您的建议很不错。让我们加入到东方守护者之中。不论任务如何,教廷永远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是不可能与他们合作地。”

    齐岳淡然一笑,道:“当然是这样,教廷也同样不希望与你们合作。但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讨论了。如果你们觉得可以合作,来为地球的存在而努力的话,那么,几天后,你们就跟随我一起前往美坚国。”

    黑暗议长道:“我们需要考虑。这样吧,三天之后,我给齐先生一个答案如何?”,

    齐岳点了点头,道:“好吧,三天,我只有三天的时间。等我回来的时候,希望得到的是你们肯定的答案。时间不等人。好好想想吧。如果让那颗小行星攻击到我们地球,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一切都将不再存在。”

    “不用考虑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小子,今天你还指望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么?”冰冷的声音从大厅四面八方响起。光芒一闪,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大厅之中,齐岳几乎是一瞬间就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而他之前所坐的那张椅子已经无声无息的化为了灰烬。

    没错,来的正是路西法。他的出现,不禁令冷儿花容失色,赶忙上前几步,想要拦住路西法。路西法低喝一声,将冷儿推开,瞬间转移到齐岳身边,一拳直接朝着齐岳胸前轰击而去。自从他的生命诞生以来,即使是当初背叛神族,投靠了撒旦,也从来没有受到过那么大的屈辱。三翼折断,不仅是身体的伤痛,同时对于路西法整个精神层面上的打击也是极其巨大的。那种无助的恐惧感早已经深深的埋藏在他内心深处,突然又感觉到了齐岳的气息出现,他怎么能不火,所以才不由分说的直接向齐岳发动了攻击。

    对于路西法的出现,齐岳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今天既然赶来这里,就没有怕过对方。眼看路西法的拳头带着无比澎湃的黑暗能量已经到了自己胸前,齐岳没有闪躲,一圈柔和的五彩光芒从他胸口处亮起。瞬间笼罩了他地身体,路西法那蕴含着无比庞大能量的拳头从他胸前一透而过,轰然巨响之中,整座建筑都剧烈的颤抖起来。齐岳背后的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直径三米,不知道有多深地大洞。

    冷儿惊呼一声,刚想扑过来,却感觉到了不对,因为齐岳依旧站在那里,而暴火中的路西法却愣住了。

    五彩光芒环绕着的齐岳,看上去气势丝毫不次于路西法,平静的看着对手,而路西法的拳头此时却还依旧从他胸口处透过,可怎么看。也没有对齐岳造成丝毫伤害。

    “路西法,你不愧是堕落天使,恩将仇报的事做的如此自然。真是佩服啊!”齐岳拍了拍手,好像路西法的拳头根本就不在他身上似的。

    路西法感觉到自己轰中齐岳的手臂周围不断产生着特殊地能量波动,虽然他无法断定那些能量是什么,但是,那些能量却不断令他产生出惧怕的感觉。下意识的收回手臂,冷冷地看着齐岳,道:“你对我有什么恩?折翼之仇不共戴天。”

    齐岳轻蔑的看着他。道:“怎么?不共戴天么?如果那天我想要将你毁灭,你认为你还只是折翼而已么?看在冷儿的面子上,我才给你一次机会,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识时务。既然如此的话,看来,我也不用再给冷儿留面子了。不如,今天就让我送你回天堂吧,如何?”

    听着齐岳的话,路西法已经渐渐冷静下来。先不说眼前这奇异地一幕,齐岳已经勾起了他对那次战斗的回忆。是啊!自己能够杀得了眼前这个人么?当初的他是如此强大。尤其是他召唤出来地那个有着两个角的巨大生物,竟然令自己连一丝抗衡的能力都没有。自己重伤初愈,如果他再将那个强者召唤出来的话,那自己该怎么办?

    齐岳微微一笑,他虽然在笑,但是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截然不同了,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修炼,他自身的能量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再加上有了崆峒印护体,实力可不是提升了一点。否则他今天也不会如此大胆的前来这里谈判了。

    无比锋锐地能量透体而出,淡淡的金属光泽出现在齐岳皮肤表面,那金色的光芒并不神圣,但那锋锐的能量却令路西法记忆犹新,齐岳淡淡的道:“路西法,其实,我们现在的胜负关系你只要计算一下就很清楚了。如果你还能记得那天情况的话,应该能够计算的出,以我现在的实力,至少在短时间内抵挡住眼前这些黑暗议会的人和冷儿不会有太大问题吧。但是你呢?你能在牛魔王手下坚持多久?这里根本没有人能帮助你,你最后的结局只会有一个。那天,我没杀你,并不代表我不想杀你,是看在冷儿的面子上我才留你一命的,今天我来谈判,代表的是整个地球的利益。如果你想和我动手,或者是阻止我的话,大不了谈判不再继续了,而你我之间的问题到可以解决一下。看看是你将我干掉,还是我把你的翅膀全都拔掉呢?”

    路西法目光闪烁的看着齐岳,眼中的凶厉之气变得更加强盛了,但齐岳却很清楚,面前这个家伙完全是色厉内荏而已。否则,他也不会只看着自己而不动手了。怕死不怕死?只要怕死就好。堕落天使是为了自由才到地狱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自由也是要有生命为前提,到了路西法这种程度的强者,他就更加怕死了。

    冷儿对路西法自然要比齐岳还熟悉的多,看了一眼黑暗议会的众人,道:“好了,你们先出去吧。路西法叔叔和齐岳之间只是有些小误会而已。至于刚才的事情,你们也不用考虑了。就由路西法叔叔来决定,如果最后确定要合作,路西法叔叔将成为你们的领路者,这样,你们就没什么可要担心的了吧。”

    黑暗议长他们敢说什么?在堕落天使路西法面前,他们实在太渺小了。就算是他们召唤来的三大恐惧魔王在路西法面前也只不过是属下而已。黑暗议长赶忙朝路西法和冷儿施礼后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的走了。

    齐岳知道,冷儿是在给路西法留面子,怕他因为有黑暗议会的下属在而和自己拼命,心中不禁暗暗感激,丫头,你配合的真好啊!其实,他嘴上对路西法的威胁虽然没错。但是,牛魔王的强大对他来说也是一柄双刃剑,一旦他答应自己的条件用完了,那么,一切问题就都会出现。还剩下的两个条件,一定要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才能使用。

    微微一笑,齐岳道:“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坐下来谈谈呢?路西法阁下。”

    路西法冷冷的看着齐岳,“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齐岳道:“当然有。首先一点,我这次来谈判,对你们来说是绝对的好事。路西法阁下,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如果地球毁灭了,你回到地狱之后,撒旦陛下会如何对你呢?刚才当着黑暗议会的人我没说。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虽然是处于另外一个位面,但是,你们那个位面却是要依托于地球的,不错吧。”

    这一次,不论是冷儿还是路西法,都不敬惊呆了,对于他们来说,这绝对是地狱最大的秘密之一。两人看着齐岳的目光不断闪烁着,就连冷儿,眼中的温柔也已不在,似乎考虑着什么。

    齐岳摊开双手,道:“怎么?想杀我灭口么?你们觉得能够做得到么?我知道的事情远比你们想象中要多。不论是你们地狱,还是希腊守护者来源的希腊神话和教廷力量源泉的天堂。其实都是要依托于地球才能生存的。一旦地球毁灭了。那么,你们这些位面也不可能存在太长时间,到了那时候,恐怕就是撒旦陛下那样的强者,也要灰溜溜的在宇宙中无尽的旅行了吧,至于能不能生存下去,我就不知道了。”

    路西法看着齐岳,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无形的杀气锁定这齐岳的身体,良久说不出话来。

    半晌后,还是冷儿打破了沉默,“齐岳,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是秘密,可爱的冷儿姑娘。首先,你必须要明白一点,作为东方的守护者,我会知道很多东西。而我也相信,我们东方守护者将是整个世界所有守护者中的最强者。现在,我们可以静下心来好好谈一下合作的事项了吧,你们说呢?”

    自从知道了世界神话的来历以后,齐岳就仔细思考过东西方的形势,这次他如果不是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也不会来了。他依靠的,不仅是黑暗议会这些人对生存的渴望,同时,也是因为地狱对地球的依托。既然那些所谓的位面来源都是地球,只不过是被水、火二神封印在不同的层面而已,那么,地球一旦消失了。他们还能存在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路西法缓缓坐下来,不断的思考着齐岳地话,齐岳的判断直接插中了地狱的命门。他就在地球上,如果地球真的被毁灭了。撒旦会怎么想?尤其是冷儿也知道事情地经过。一旦她向撒旦告发,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没有帮助人类而寻致地球毁灭,那么撒旦会放过自己么?

    齐岳也不着急,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路西法的回答,他的目光转向冷儿,看着美女总比看着一个随时想要自己命的凶神要感觉好多了。其实,从他见到冷儿,把事情经过告诉冷儿之后,他就已经确定了自己判断上的正确。冷儿是地狱公主,如果不是因为地球毁灭会对地狱造成影响的话。就算她对自己有好感,也绝对不会答应的那么痛快吧。

    路西法眼中的凶光逐渐收敛起来,他恨齐岳。更加憎恨牛魔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不得不将自己地私人恩怨暂时放下,就像齐岳现在也不会去寻找教廷和雨眸报仇的道理是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他终究还是妥协了。

    “好吧。这件事情我不再阻挠。一切由公主殿下作主。”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黑影一闪。已经飘然离开了大厅。面子上地问题,令他还是无法和齐岳面对。

    路西法走了,齐岳不禁暗暗松了口气,没有了这个巨大的阻力,那么,一切就变得容易的多了。他向冷儿微笑道:“冷儿小姐,怎么样,现在我们可以达成合作了吧。我现在要去伦敦一趟,将克里斯蒂接来。等我回来之后,咱们就一起出发前往美国,如何?”

    冷儿似笑非笑的看着齐岳,“你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怪不得路西法叔叔一定要杀了你。如果有一天,当地狱降临之后,不知道你还能否在我父亲面前保住自己地性命呢?”

    齐岳哈哈一笑,道:“那时候的事就那时再说吧。撒旦陛下能否放过我我不知道。但如果地球被毁灭了,那就不是谁放过谁的事了。好了,我先走了。”说着,他站起身就要朝外面走去。

    “等一下。”冷儿飘身而起,挡在齐岳面前,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道:“我有说过要答应么?”

    齐岳一愣,道:“之前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

    冷儿微笑道:“谁和你说好了?我只是说到这边来商量而已。让你征求路西法叔叔的意见。可是,你刚才也已经听到了,路西法叔叔放弃了他的决定权,将这个权力交给了我。我可还没正面答应你,要参加你们人类的这次行动啊!”

    齐岳看着冷儿,目光不禁有些呆滞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冷儿有什么原因要阻止这次的合作,从任何角度来看,合作都是对双方有利的。

    “冷儿小姐,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冷儿俏脸一板,道:“谁和你开玩笑了。你也别忘记了,我可是地狱公主,只要我不同意,恐怕这里没有人敢答应与你合作。毕竟,与地球毁灭时死和现在就死比起来,我想,他们还是很容易做出决定的。”

    看着冷儿认真的样子,齐岳的脸色不禁沉了下来,“那你想怎么样?”

    冷儿看着齐岳地样子,眼中流露出一丝狡黠的光芒,微笑道:“很简单。让我同意也可以,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两个条件。只要你答应了,我就同意这次的合作。”

    齐岳皱眉道:“什么条件?”

    冷儿道:“第一,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叫我冷儿小姐,要像我们刚认识时那样,直接叫我的名字。当然,你愿意叫我冷儿妹妹,我也不反对。”

    齐岳无奈的看着她,心中暗道,这也叫条件么?还冷儿妹妹?虽然你的样子看上去比我小,但是天知道你这位地狱公主,撒旦的女儿,年纪究竟有多大呢。

    不过,这么简单的条件齐岳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点了点头,道:“这个没问题,冷儿妹妹。”

    冷儿眼中的目光重新恢复了温柔,看着齐岳那无奈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有种特殊的快感。“那下面说第二个条件。还记得我在你们炎黄共和国和你说地事情么?”

    齐岳脸色一变,道:“你不会是还让我娶你吧。你要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你自己这边的问题就是一大堆。如果你真地要强迫我那样做的话。这次合作不谈也罢。”

    看齐岳就要发作,冷儿没好气的道:“好稀罕么?难道除了你我就嫁不出去了啊!”

    齐岳目光一亮,道:“那这么说,不是那个条件了?”

    冷儿看着齐岳有些兴奋的样子,心中不禁气苦,低下头,泪眼朦胧的道:“原来我就那么惹你讨厌。原来你就这么不喜欢冷儿,我,我真的那么丑么?”

    泪眼朦胧的冷儿,无疑杀伤力呈几何数字的攀升。看着她那无助的样子,齐岳怎么可能硬的起心肠,赶忙赔笑道:“怎么会呢?冷儿妹妹你这么漂亮。又是撒旦大魔王地女儿,可谓是天之骄女啊!是我配不上你。如果我们之间没有那么多阵营上的问题,我早就迫不及待的答应你当初地条件了呢。”冷儿漂亮是没错,吸引力也绝对是巨大的,但齐岳现在却在说谎。经过了上次的打击后。他对自己剩余的这几位红颜知己可以说是全心全意,绝对不想再把后宫的数量增加而伤了心爱姑娘们地心了。

    听了齐岳的话,冷儿这才破涕为笑。道:“算你还有几分良心。我也知道我们的阵营决定了很多东西,上次对你说地话也确实太冲动了。不用父亲在,就算是路西法叔叔也不可能同意我们在一起的,除非你愿意加入到我们地狱阵营之中。但我也知道,你不可能为我放弃一切。我这第二个条件也很容易,既不会影响到你的阵营,也不会影响到你其他的一切。我只是希望,当你们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当地球保住之后。你,你能和我做一天的夫妻。”

    寂静,绝对的寂静,看着冷儿,齐岳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听起来,这第二个条件似乎和第一个同样幼稚,但事实上却是天差地别。齐岳很知道自己的个性,如果真的和冷儿发生了什么地话,就算今后不会和地狱结盟,但至少在面对地狱阵营的时候,自己心里总会有些障碍的。看着冷儿,他不得不沉默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如果贸然拒绝,先不说这次的合作,恐怕也会给冷儿产生巨大的打击,作为地狱公主,她如此放下尊严而提出这个条件,齐岳不敢想像如果自己拒绝了她之后,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冷儿看着齐岳,美眸渐渐的红了,“齐岳,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连我都能放下一切的提出这么不要脸的要求,难道,难道你就不能为我牺牲一点么?你放心,我撒冷儿是撒旦的女儿,绝不会缠着你什么的。你们东方有那么一句话,叫做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曾经拥有。难道,你连曾经拥有的机会都不肯给我么?你的心,难道比地狱的黑岩还要坚硬么?”

    “比说了。”内心的挣扎终于还是感性占据了上风,听着冷儿那凄然的话语,齐岳再也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情感,上前一步,紧紧的将冷儿拥入自己怀抱之中,紧紧的搂住她那香气袭人的娇躯,“我答应你。”

    说完这句话,齐岳突然放开冷儿的身体,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大厅,飘然而去。锋锐的轩辕剑能量轻松的破开这个仿造地狱世界的领域,使齐岳离开了这个黑暗气息充斥的地方。

    看着齐岳离开的方向,冷儿眼中的凄然渐渐消失了,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戏虐的微笑,喃喃的自言自语道:“齐岳啊齐岳,你终究还是以前的性格。即使是雨眸充分的打击了你,可是,你却依旧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你终究还是无法掏出我的手掌心。我地狱公主撒冷儿,难道就是那么好拒绝的么?”一边说着,她猛的收紧自己的手掌,双眸完全变成了粉红色。

    “黑暗议长,进来。”

    黑暗议长飘然进入大厅之中,看着全身释放着邪恶气息的冷儿,恭敬的道:“公主殿下,您有什么吩咐?”

    冷儿淡淡的道:“传我命令。从黑暗议会中挑选精锐,以黑武士为主,以你和黑武士黄帝带队,一共挑选一千名最优秀者,随时准备出发。这次,我将和路西法叔叔亲自带队。为了地球的存在,也为了地狱的未来侵入,这次我们必须要帮助人类将小行星的问题解决。”

    “是,公主殿下。”听了撒冷儿的话,黑暗议长不禁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冷儿拒绝了齐岳,他可不想死啊!

    “等一下。”撒冷儿叫住准备离开的黑暗议长,继续道:“同时,你吩咐下去。在这次行动的过程中。所有人统一听从我的命令,不论是东方守护者,还是教廷的人,我们都不可以与他们产生矛盾,一切以这次任务为重心,你明白么?”

    黑暗议长当然知道这次行动绝对不是倾扎的时候,赶忙答应一声,这才恭敬的退走了。

    路西法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冷儿身边,“公主殿下,你准备如何对付这个东方人呢?”

    撒冷儿叹息一声,道:“路西法叔叔,这个人类的出色,你也已经看到了。和上一次相比,他进步的速度简直令我们无法想象。我父亲最欣赏的就是人才,当初你就是因为这样才肯投入到我们地狱阵营之中的。这次的事情,已经不是我们所能解决的。这个东方人,就交给父亲来处理吧。希望他能有办法真正将他收服。毕竟,他是我这一生中唯一心动了的男人。我真的希望,他能够永远留在地狱与我做伴。”

    路西法表面虽然不露痕迹,但却暗暗心惊。要知道,即使是大魔王撒旦,也并不是始终存在的,每间隔上万年的时间,撒旦魔王机会更换一次,原本的大魔王死去,而由他的直系血脉继承他的位置,成为新一代的大魔王。灵魂的融合,使撒旦永远不死。而眼前的地狱公主显然就是下一任大魔王撒旦的继承者。可是,她刚才话语中的意思却似乎是在告诉自己。如果那个东方的人类肯向地狱臣服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在撒冷儿嫁给他之后,他们的孩子,或者是那个东方人本人,就会是下一任撒旦的继承者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