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王者归来

    “靠,”齐岳向牛魔王做出一个鄙视的手势,“你这一下,至少要用掉一半了。你不怕自己拿不动么?”

    牛魔王傲然道:“俺老牛是谁?拿不动?你也太小看我了。有这么一件兵器,我的实力必然能够提升一个台阶。我已经计算过了,以我的力量,就算再大一倍的武器我也能够操纵。”

    齐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小行星依旧在持续的飞行着,只不过,他已经被一人一牛,两个家伙洗劫了一变。

    当齐岳和牛魔王悄然离开的时候,这颗可怜的小行星已经变得千疮百孔了。

    飞行在半空之中,齐岳显得有些疲倦,牛魔王却是一脸兴奋,此时,他手中拿着一柄长约三米左右的三股托天叉,怎么看都又恢复了齐岳当初第一次见到他时候的样子。

    这柄三股托天叉的铸造大量的消耗了齐岳的能量,不过,八云级别的麒麟真火也确实强悍,在牛魔王的能量辅助下,硬生生的将这些金属融化,再重新铸造成型,最后的结果是非常好的。如果单从威力来看,这柄三股托天叉已经能够和神器相比了,就算是传说中的金箍棒,也绝对无法和它的重量比拟。可惜的是,这柄三股托天叉中不可能有灵魂,这就注定了它无法成为真正的神器,但对于牛魔王来说也已经足够了。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将这柄三股托天叉缩小到他现在这个身体可以使用的程度,这才护着齐岳,朝小行星的大气层飞去。

    齐岳虽然疲倦。但他的收获也不小,先不说自身实力经过这次地一失一得,又一次得到了凝练,单是得到的这些金属。就足以令他兴奋了。如果只是原来的麒麟珠,他根本不可能将这些金属带走。因为麒麟珠的容量太有限了。但现在不一样了,麒麟珠已经和崆峒印融合在一起,不仅原本地增幅作用大幅度增强,而且自身的容量也被无数倍的放大了。要知道,在印灵操纵的崆峒印之中,有一个五行领域啊!在那个地方,还有什么东西会装不下呢?

    牛魔王显得非常高兴,一边飞着,这次他毫无保留的将自身的能量释放出来。当初曾经用来对抗齐岳的那个特殊领域充斥在两人身体周围。使他们的身体似乎变得液化了。直接朝着大气层的方向飞去。

    在牛魔王的全力施为下,他们几乎没有耗费多少力量,就从小行星中冲了出来。重新回到了太空之中。

    牛魔王甩了甩头上地汗水,冲出大气层的阻力和剧烈的摩擦对他地消耗实在不小,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柔和的绿色光芒取代了牛魔王的领域将一人一牛的身体笼罩在内,在齐岳地能量作用下,两人体内的能量都开始快速的恢复着。此时此刻。他们地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回到地球,也正是因为如此。将他们彼此之间一直以来的矛盾暂时掩盖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齐岳看着广袤的宇宙,心中不禁暗暗赞叹,和宇宙的无穷无尽相比,自己又算得上什么呢?地球又算得上什么呢?一切都是那么的渺小。

    “老牛,地球在什么方向?”齐岳扭头向牛魔王问道。

    牛魔王此时依旧在比划着他手中那柄看上去呈现出乌金色的三股托天叉,朝一个方向指了指,道:“就是那边了。我计算了一下,以我们的飞行速度。大约要在用十天左右的时间才能飞回去吧。”

    齐岳苦笑道:“可惜没有小鹏在,如果它在地话,也就能省却不少力气了。”当初在使用斗转星移之前,齐岳刻意将自己和小鹏之间的使令契约解除了,以免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寻致小鹏死亡。自从小鹏和那些金翅大鹏雕跟了自己之后,就一直很老实的帮助自己和生肖军团,对于齐岳来说,它的威胁远远无法和牛魔王相比,所以,放过他也没什么。

    牛魔王看了齐岳一眼,道:“那你怎么不想着把我也放了,省的我跟你一起受苦了。”

    齐岳嘿嘿一笑,道:“你想得美。不是我不想把你放了,而是我想放也放不了啊!同生共死领域可不是我有办法能够解决的。”

    牛魔王下意识的道:“如果我有办法呢?”

    齐岳全身一震,目光顿时变得凝固起来,看着牛魔王,道:“你说什么?”

    牛魔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有些尴尬的道:“我是说如果嘛,你以为我不想离开你啊!我要真有办法,还能等到现在么?你早就被我蹂躏至死了。”

    齐岳脸色逐渐缓和下来,将心中的吃惊压住,看着牛魔王,他不禁暗暗凛然,这只老牛,不会真的想到了什么摆脱自己的办法吧。如果是那样的话,说不得,自己最好能够想办法将他送回到远古巨兽时期去。这个家伙的实力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即使自己的实力已经提升了很多,但是,想要和他抗衡还是不太可能的,尤其是在自己失去了轩辕剑之后,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道:“废话少说,走吧,我们还有不短的路要赶呢。”说着,他催动起体内的风云力,率先朝着牛魔王所指的方向飞了过去。

    牛魔王跟在齐岳身后,眼中光芒连闪,看着齐岳,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飞行是枯燥的,幸好有着齐岳的自然之源能量,两人才不需要为他们的能量有所担心。当他们看到那蔚蓝色的星球时,各自的能量还保持着充足状态。

    “齐岳。”牛魔王叫住齐岳。这十天地飞行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很枯燥的。两人之间说的话很少,只是全身心的投入到飞行过程之中。

    停下身形,扭头看向牛魔王。齐岳惊讶地发现,牛魔王的神色看上去很郑重,“干什么,老牛。”

    牛魔王道:“马上就要回到地球了。让我来吧,我护着你冲入大气层。地养球的大气层反而不如那颗小行星厚实,你就不要再消耗能量了,等下去之后,我就回到你身体里去。”

    惊讶的看着牛魔王,齐岳心念电转,道:“老牛,你这是怎么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牛魔王苦笑一声,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过,如果今后有一天。我真的能够从你身体里离开的话,我一定会饶你一命,如何?”

    齐岳愣了一下。道:“饶我一命?”

    牛魔王竖起一根手指,道:“只有一次。”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眼中温和的目光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地冰冷。齐岳不可能猜的到他在想些什么。

    “随便你吧。不过。你不要忘记了,你还答应过我一个条件没有实现呢。”齐岳提醒道。

    牛魔王淡然一笑,道:“你也不要忘记。当我帮助你三次之后,你就必须要带我去寻找蚩尤。好了,开始吧。”一边说着,庞大的能量席卷而起,又一次将他和齐岳地身体笼罩在内。

    “老牛,等一下。”齐岳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

    牛魔王道:“怎么?还有什么问题么?难道你不想回去?”

    齐岳道:“当然不是。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来历?在远古巨兽时期,你绝对是个异类。甚至连神兽之王都不知道你的来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地球上。以你的实力,根本不是远古巨兽所能比拟的,而且,你也并没有任何族人。”

    听了齐岳地疑问,牛魔王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冷的看着齐岳,“这个问题我不希望再次听到。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我是怎么来地。我只能告诉你,我本身就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你以为我愿意成为凶兽么?成为你们人类眼中的妖怪?”

    齐岳有些呆滞的看了牛魔王一眼,从牛魔王身上,他甚至感觉到了一丝悲凉的情绪。

    光芒一闪,牛魔王动了,庞大的能量笼罩着他自己和齐岳的身体朝地球的方向直射而去。

    齐岳从来没有感觉到过牛魔王真正实力的强度,即使是现在也不能,牛魔王每一次施展地能力似乎都有所区别,各种强大的魔力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当地球的空气重新呼吸入齐岳肺腑之中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这比远古巨兽时期不知道浑浊多少的空气竟然是如此美妙。看着那逐渐接近的地面,齐岳的双眼不禁湿润了。地球,我回来了,我终于活着回来了。

    看着下方的海洋、陆地,齐岳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就算险死还生又如何?地球保住了,几十亿人类保住了,自己的家人和伙伴们也都保住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幸福的呢?

    ……

    龙域别院。别墅大厅。

    海如,、姬明明,雪女,陆殤冰,植物魂,克里斯蒂六女都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有的是职业装,有的就是简单的一身长裙。坐在大厅之中,她们的眼眸中仿佛都已经失去了生机。其他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也都在这里,出奇的,这些平时特立独行的家伙今天都穿着一身黑西装。

    航天飞船将他们接回到了美坚国,虽然这次小行星的消息没有对外宣布,但是,迎接他们归来的,却是各国总统级的最高元首。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却都无法令东方的强者们心中哪怕好受半分。他们回来了,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回来了。但是,就只有那一个人没有归来,而那没有归来的,正是东方的灵魂啊!

    除了如月以外,其他几女的眼睛都是通红的,如月没有哭,因为齐岳去了,她就成为了东方的首脑,已经回到龙域别院一周了。生肖十二小队在如月的安排下,都已经返回了各自家族和家人们团聚。本来如月也让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回家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肯走。大家都留了下来。

    “如月。什么时候给齐岳举办葬礼。”徐东看着如月,有些艰涩的说道。

    明明的身体如箭一般冲了出去,骤然出现在徐东面前,通红的双眼狠很的注视着徐东,“葬礼?什么葬礼?你说要给谁举办草礼?”她的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尖锐。

    “明明,你冷静一点。事情已经不可改变,接受现实吧。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想哭,你就哭吧。”徐东叹息一声,看着面前的明明,泪水率先从他眼中流了出来。

    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如果齐岳不是怕最后的能量爆发连累到他们,当时生存几率最大的就是齐岳,只要他带领着整个生肖军团组成的阵营去发动那最后的斗转星移,即使是轩辕剑断裂了,他也未必就会死。但是,他没有那样选择,他将生的希望留给了大家。只有自己去面对那最后的一剑。那一幕永远的烙印在了每一个人的脑海之中。在大家心中,齐岳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神,东方的神,真正的守护神啊!

    淡淡的光芒闪烁,如月走到明明身边,将她搂入自己怀中,这一刻,明明才痛哭出声,悲凄道:“如月姐,齐岳不会死的。以往那么多次他都没有死,这次也一定不会死的。我们要等待,等待奇迹来临好不好?求求你了,如月姐,不要举办葬礼,我们要等,要等他回来啊!”

    搂着怀中的明明,如月何尝不希望会有奇迹发生,但是,理智却告诉他们,在那遥远的太空之中,又怎么会出现奇迹呢?为了能带奇迹的出现,当时的一幕现在还在如月脑海中闪烁着。

    航天飞船接回所有人之后,返航却被阻止了,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出现奇迹,希望能够看到齐岳没有死。这一等,就是数天的时间。航天飞船上的美坚国军官提出过异议,但是,当时整艘航天飞船中,却充满了无数杀机。没有人敢去触怒那些东方的狮子。更何况,连教皇和雨眸都同样愿意等待下去。

    这一等,就是数天的时间。航天飞船几乎搜索了当时那片空域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直到航天飞船中的能量已经快要无法回到地球了。他们才返航。美坚国总统答应,将派出全部太空侦察飞船寻觅齐岳的下落,不论是生是死,都会一直搜寻下去。

    回来了,地球的感觉是那么美好,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有心情去欣赏这一切。他们的灵魂没有了啊!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期盼中的奇迹变得越来越渺茫,即使是坚强的如月,也已经快要崩溃。

    “小姐,电话。找雪女小姐的。”周叔拿着免提电话走了过来。

    如月收住眼中的悲伤,向雪女使了个眼色。

    雪女先深吸口气,然后才接过电话。

    “我是雪女。哪位找我?”虽然她的声音没有因为悲伤而颤抖,但却已经又恢复了当初的冰冷。

    “雪女么?我是齐天磊。”

    雪女脸色微微一变,声音顿时变得柔和了许多,“伯父啊!您好。”

    齐天磊道:“齐岳回来了没有?我们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听了齐天磊的话。雪女不禁脸色惨变,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伯父,我。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咬牙强忍着不让泪水从眼中滑落,她说着违心的话。

    齐天磊叹息一声,道:“小蝶很想他,如果你能联系上他的话,让他打个电话回来吧。这孩子,也总不能为了各种任务连家都不回啊!在你们旁边建造地别墅主体已经差不多快完成了,还要你们一起来看看什么样的外部别墅风格和环境设计是你们喜欢的。”

    雪女的樱唇在微微颤抖着,“好地,伯父,等。等齐岳回来,我一定让他回去看你们。”

    齐天磊微微一笑,道:“不是让他来看我们。是你们一起来。恩,都来吧。上次我和他说的办法已经差不多快完成了,只要你们的家人没有问题,说不定我能想办法让你们都嫁给他。”

    雪女先是愣了一下,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意。将手中电话塞给如月,转身就朝楼上跑去。

    “喂,雪儿。你怎么不说话了?”

    “啊,伯父,我是如月,雪女她刚刚有点不舒服,去洗手间了。您放心吧,等齐岳回来,我们一起去看您和伯母。”

    挂上电话,大厅中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了。

    殇冰喃喃的道:“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齐岳和他的父母才刚认没多久,如果他们得知齐岳已经……。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管平苦笑道:“那也没办法。只能实话实说,我们总不能老是说齐岳去执行任务了。如月,这件事情还是早作决断比较好。”

    如月眼中泪光闪烁,坚定的道:“葬礼不办了,除非让我看到齐岳的尸体,否则,他就没死。谁也不许将齐岳地事情透露出去,他父母那边,我们也只能先隐瞒着,过一天是一天吧。大家都各自回家休息吧,你们也已经很疲倦了,这边有我。”

    “如月。”徐东还想要说什么,但当他一看到如月握着电话的手,他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如月的手在颤抖,原本”定地霸王龙之手在微微的颤抖着,一滴滴的鲜血,顺着手掌滑落,那是被指甲刺破的,但她却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

    正在这时候,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如月愣了一下,看着手中地电话,她竟然有些不想接,一个是怕依旧是齐岳父母打过来的,另一个,也是怕美国传来找到齐岳尸体的消息。

    半晌后,如月毕竟是如月,勉强定了定神,按下了接通键。

    “我是海如月。哪位?”她地声音很平静,平静的连周围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也感觉到有些恐惧。

    “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啊!如月,你还好么?怎么听你的声音有些不对。”

    “我很好,没事。啊!齐岳,齐,齐岳……”如月尖叫一声,手一颤,电话险些掉在地上。赶忙双手紧紧的捧住电话,“是你么?真的是你么?”

    所有人几乎在一瞬间都围了过来,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有惊喜、有错愕。反应最大的是明明,这些天的担忧使她地身心俱疲,突然听到从如月口中蹦出齐岳二字,她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暂时失去了意识。

    “如月,是我,我没死。”齐岳激动的声音在另一边响起。

    “齐岳,你在哪里?你现在在哪里?”如如月的声音和手都颤抖的厉害。

    “我就在地球。我已经回来了。至于经过,等我回去再告诉你们吧。放心,我没事,真的没事,那天我并没有死,而是落在了小行星上。等我的能量恢复了之后,这才飞了回来。你们在家等着我吧。我会尽快赶回来的。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下。估计不会超过十天吧。你们在家等我好了,哦,对了,我身上没带什么身份证明,也没带钱,这个电话还是偷别人的。不多说了,警察好像过来抓我了。等我回去吧。”

    电话挂断。大厅中的每一个人听力都非常好,彼此面面相觑,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没死。他真地没死。”如月抬起头,目光看向周围的众人,眼中光芒顿时变得灼热起来。生机,在龙域别院中重新燃烧起来。

    “他真的没死么?”明明幽幽醒转。看着如月,眼中充满了希冀的光芒。当她得到了肯定地答复后,泪水不禁再次澎湃而出,“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死不了的。他怎么舍得我们啊!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先前的沉闷变成了泪水的海洋,六女不禁相拥而泣,连如月也再也不压制自己内心的情感和其他几女抱头痛哭起来。

    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沉重的脸色逐渐疏解开来,笑容,重新出现。每个人都仿佛有焕发了青春一般。东方的灵魂还在。他们的王者,就要归来了。

    不过,如果他们现在能看到齐岳的样子。恐怕就没人能哭的出来了。可怜地齐岳,现在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牛魔王带着他穿过了大气层之后,就回到他身体里去了。当齐岳落在陆地上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在浪漫之都巴黎。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麻烦的问题。自己没衣服穿了。以前存在麒麟珠中地衣服,因为一次次的损失,正好已经穿完了。而且。现在他还是身无分文。

    虽然能够凭借能量飞行,但这个样子实在太狼狈了。十多天的飞行,虽然他的能量还有,但是,身体的消耗依旧是巨大地,他毕竟还是个人,当他脚踏实地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点东西来吃。不过,他现在不仅是没衣服。同时,连钱也没有。一时间,顿时陷入了尴尬境地。麒麟隐在这时候起到了关键作用,隐身效果使他暂时还不至于被人看到。

    偷了个手机打电话,他就研究了半天这国际长途要怎么打,正打着,他就看到失主带着警察跑过来了。虽然在隐身状态,但偷盗这种事情实在令他过于尴尬,小心地将手机丢在路面上,这才悄悄的跑了。

    站在街头,看着巴黎街道上不断走过的时尚男女,齐岳不禁一阵苦笑,怎么说,自己也是东方守护者中的一员,又刚为地球把小行星给弄走了。现在却沦落成了这个样子。要是让伙伴们看到自己在巴黎大街上裸奔,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子了。

    现在该怎么办?没办法。肚子实在是太饿了,尤其是当他经过一家面包店之后,肚子的抗议就已经达到了极限。无奈之下,齐岳只得再次施展空空妙手,直接偷了几个面包塞在肚子之中,然后再从一家店铺里偷了身衣服。这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开启隐身效果,齐岳站在巴黎街头,把衣服上的标牌弄点,身体的疲倦依旧没有消失,这次虽然险死还生,但是,对他的身体影响还是非常大的。自然之源能量恢复了,但是,却是经过辐射转化地能量,本身并不纯净,现在他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调整才能令身体恢复。何况这些天的飞行,使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头发乱蓬蓬,的脸上胡子拉碴,怎么看都极为落魄。

    在街道的拐角处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一边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分子,一边休息着。其实,以他现在的能量情况,飞回炎黄并不是问题。不过,他还有件事情没有处理,所以,他才没直接回国。而这件事,正是当初他答应冷儿的。

    既然已经允诺,就一定要做到,想起冷儿那动人的娇躯,他不禁有些期待。只是一天的夫妻,完成这件事后,自己再回国好了。以免回去之后被冷儿找上门来,那时可就真的没法向自己的红颜知己们交代了。同时,他也不仅仅是为了完成对冷儿的承诺。小行星的问题解决了,下一次地球的劫难很可能就是地狱带来的,趁着这个时机,他也想去探探冷儿的口风,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叮的一声,一枚硬币落在了齐岳面前,齐岳愣了一下,抬头看时,惊讶的发现,一名少女正站在自己面前。善意的朝自己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不会吧?把我当成乞丐了?这还不是令齐岳最难堪的,令他更加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女孩子他居然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他第一次前往西藏的死后,在火车上遇到的白衣美女水月。

    和水月的接触虽然不多,只有少数几次,但是,齐岳对她的印象却很深,这个姑娘有着一颗非常善良的心,可以说是真正的白衣天使,她怎么到巴黎来了?腹中饥饿感使齐岳立刻反应过来。

    “水月,是你么?”

    水月突然听到有人用炎黄语叫她的名字不禁惊讶的停下脚步,回头看时,只见之前被自己施舍的乞丐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认识我?”水月疑惑的问道。此时,从她的角度来看,齐岳高大的身材上穿了一身既不合体的衣服,虽然看上去挺新的,不过实在怪异的很。头发乱蓬蓬的,胡子几乎遮住了半边脸,而且还有些粘连的样子,怎么看好像自己都不认识啊!

    齐岳从水月疑惑的目光就看出对方并没有认出自己,不禁心中苦笑,但为了不再用偷盗的手段来满足口腹之欲,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几步,道:“水月,我是齐岳啊!你还记得我么?”

    水月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齐岳,眼中的目光从迷惘逐渐变得清澈起来。

    齐岳将散乱的头发向上能弄了弄,立掌如刀,在水月惊讶的目光之中,凭借着风云力将脸上的胡须挂掉,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天啊!齐岳,真的是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怎么来了巴黎?”

    看着水月,齐岳也不禁一阵无奈,苦笑道:“一言难尽。怎么说呢?我现在就算是落难了吧。水月,你能不能帮我一下。”

    水月赶忙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回国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