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履行一夕之欢的诺言

    水月恍然大悟,噗哧一笑,道:“看你说的。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朋友啊。走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看着面前这善解人意的姑娘,齐岳真是感激涕零啊!有吃的就好办了。赶忙向水月点了点头,在水月的带领下,朝着街道的另一边走去。

    乱蓬蓬的头发还不是太大的问题,不过,齐岳这一身装扮实在问题是大大的。怎么看都像是刚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他偷的那身西装到是挺高档的,不过,似乎适合身高一米七左右的人穿,现在看来,不论是袖子还是裤腿,都露出一大截皮肤。而且,他里面是没有内衣的,西服上衣胸口位置,直接露出了古铜色的胸肌。

    水月的穿着用巴黎的眼光来看是很保守的,白色的上衣,淡蓝色的长裙,长发在脑后整齐的梳理成一个马尾,灵秀之气外放,典型的东方美女。和齐岳站在一起,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水月并没有多问什么,直接带着齐岳来到了一家餐厅,从进餐厅到吃饱这个过程,齐岳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水月点什么,他就以最快的速度将什么塞入自己肚子之中。至于吃了多少,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水月点菜的次数似乎很多,而且看向自己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吃惊了。

    擦了擦嘴上的痕迹,齐岳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道:“谢谢你,水月,幸好今天遇到了你。”

    水月微笑的看着齐岳。道:“还好你吃饱了,否则,我可就真的没钱付账了呢。”

    钱?齐岳心中一动,顿时想到了办法。“水月,能不能把你电话借我用一下。然后告诉我一个你的卡号。”

    水月一愣,将电话递给齐岳,道:“你要我地卡号做什么?”

    齐岳道:“还钱给你啊!其实,我是丢失了证件,你有卡的话,我而已让人从国内汇款过来,这样的话,我的问题就解决了。也不能总是麻烦你啊!”

    水月这才明白过来,齐岳一边说着。已经拨通了那边地电话,本来他是想要打给如月的,但后来一想。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和父母联系过了,反正父母有的是钱,就让他们汇款过来吧。

    “爸,是您么?”齐岳拨通了齐天磊的私人电话。

    “齐岳?你这小子还知道打电话过来啊!你就不知道回来看看。”齐天磊在另一边有些不满的说道。

    齐岳赔笑道:“是我不好,爸。您和妈还有妹妹的身体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

    齐天磊听齐岳一问道他们的修炼状况,顿时变得兴奋起来,“很有效果。我这些天按照你留下的修炼方法进行修炼,身体状态比以前不知道要好了多少,每天都精神十足。你妈也一样,我们好像都年轻了许多似的。看来,我们这个世界上还真地是有很多神奇的东西啊!”

    听齐天磊这么一说,齐岳顿时放下心来,“有效果就好。爸,我现在在法国,恐怕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回去。”

    齐天磊道:“你在哪里都没关系。但是,你就算不回来,也要经常打个电话,你现在做的事,实在令我和你妈无法放心。经常打电话回来,也好让我们知道你平安啊!还有,你家里那些女朋友,你也要多关心人家。她们地问题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在帮你想办法了。回头,等你回来以后我再和你详细说吧。”

    齐岳道:“啊?这也行?”

    齐天磊微笑道:“有什么不行的。谁让我就你一个儿子呢。”

    “爸,你能不能给我汇点钱过来,我的证件丢了,现在可是流落街头啊!”齐岳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齐天磊愣了一下,笑骂道:“你这小子,少跟我来这套,你的本事我还不知道么。要钱是吧,多少?你说吧。三亿美圆之内,我随时可以调动。”

    齐岳吓了一跳,赶忙道:“不,不需要那么多地。你给我个一百万就行了。让我先解决了燃眉之急。现在我已经连饭都吃不起了,我总不能去偷去抢吧。那样不是给您老人家丢脸么?”

    齐天磊惊讶的道:“你真的没钱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对齐岳地实力还是很放心的,虽然麒麟集团远远无法和金谷集团相比,但资产也已经不少了,尤其是三大系列产品上市以来,虽然价格昂贵,但却是供不应求啊!

    齐岳苦笑道:“什么事都没出,只是有点意外,钱和证件丢了。我现在找到位朋友。您先打点钱给我花花,等回国后,我再还给您。”

    齐天磊不悦道:“自己父子还说这些干什么,把帐号告诉我。”

    齐岳向水月点了点头,要过帐号告诉了齐天磊之后,这才将电话挂断。

    水月看着齐岳的目光显得有些怪异,“齐岳,我记得你以前曾经说过,你是孤儿,对么?”

    齐岳微笑道:“以前是,但现在却不是了。我已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父母。”

    “你真是令人看不透啊!从第一次见到你,到第二次,你每次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水月看着齐岳的目光变得怪异了一些。

    齐岳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对了,你为什么来巴黎了。来到这里工作么?”

    水月道:“不是的,我爸爸来这边开一个会,就带我一起来了。过几天我们就回国了。你呢?你又为什么来到这里,还弄成了这个样子。其实,你可以找警察啊!他们也应该会帮助你地。”

    齐岳苦笑道:“我现在什么身份证明都没有,更重要的是。我根本就不会法语,幸好碰到你了。否则,我恐怕就真的要饿肚子了。不管怎么说,这次谢谢你。今后有什么需要帮助地地方。你来龙域别院找我。不论什么事,我一定会帮你解决。”

    水月看着齐岳,心中不禁有些吃惊,看他的样子如此落魄,但口气却大的惊人,不论什么事?那是什么意思?

    结帐的时候,水月被吓了一跳,并不是因为饭费过贵,而是在结帐之后,她特意去查了一下余额。骇然发现,在自己地帐户上,竟然多了一千万美金。

    “齐岳。这么多钱,我怎么取给你?在国外取钱似乎是有限制的。”

    齐岳微笑道:“没关系,你少取一点给我就行了。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水月皱眉道:“那怎么行,你神神秘秘的,以后找你都不好找了。”

    齐岳想了想。道:“那也好办,不能取钱,总可以花钱吧。我们去把它花了就是了。”

    拉着目瞪口呆的水月。两人重新回到大街上,齐岳买东西的方法很简单,反正是老爸给的钱,剩了自己没法拿,水月也不要,也只能花掉了。所以,他在让水月取了两万美金的现金收起来以后,就在水月的带领下来到了巴黎最贵的一条街道上购物。

    首先自己先弄了一身行头,找个地方把头发处理了一下。至于身体问题到不大,他地水云力自我清洁能力还是很强的,所以,他虽然看上去狼狈,但身上还是很干净的。

    两个小时后,齐岳已经焕然一新,恢复了他本来地装扮。黑衬衫、黑裤子、黑皮鞋,头发梳理顺了后只是比以前略微长了一点,并不影响形象。

    坐在一家咖啡店中,水月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齐岳,一时间心中不禁五味杂陈。

    此时,呈现在她面前的,似乎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就像是灰姑娘换上了公主装,她甚至有点不敢认了。

    名贵的黑色衬衫上镶嵌着珍贵地银水晶纽扣,看上去高贵典雅,高大的身材,宽阔的肩膀,仿佛他天生就是一个衣服架子似地,一头银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和身上的黑衣形成鲜明对比。他的相貌与自己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差别,但气质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清澈的双眸闪烁着深邃的光芒,虽然他面带微笑,但是却给人一种淡淡的压迫感,似乎只有上位者才有这种感觉。即使是面对自己父亲地时候,水月也没有感觉到过这种压力。

    齐岳有些无奈的道:“看来,我确实不是一个擅长花钱的人。刚才我们这一圈也没花多少钱啊!”他所说的没花多少,其实已经有十几万美圆消失了,当然,和一千万美圆这个数字相比,确实是没花多少。“水月,你为什么不让我给你买点东西,要不是你,恐怕我还在流落街头呢。”一边说着,他不禁流露出一丝滑稽的样子,使带给水月的无形压迫感减弱了几分。

    水月微笑道:“那是你的钱,我怎么能要呢。”只是普通朋友,哪能随便收人家的东西。面前这谜一样的男子,实在令她有些看不明白。

    “齐岳,你现在在做什么?还在做你的艺术家么?难怪你会来法国了。”

    “呃……,这个,算是吧。水月,待会我要先走了,既然拿到钱了,我要立刻到德国去一趟。”

    水月愣了一下,道:“可是,你的护照和身份证明不是都丢了么?你怎么去德国呢?”

    齐岳神秘的一笑,道:“山人自有妙计。以后有什么困难的时候记得找我。”

    水月突然道:“齐岳,你是不是很有钱?或者说,你家里是不是很有钱?”

    “怎么?你需要钱么?多少?如果力所能及的话,我一定帮你。”对于钱,齐岳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

    水月摇了摇头,道:“并不是我需要帮助。最近这段时间,我和爸爸一直在各国参加各种医学活动。让我感触很深。作为一个医生,我一向本着济世救人的原则,希望能够多帮助一些人。但是,我现在却发现,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就算我的医术在高明,凭借一个人的力量,也不可能帮助多少人。你知道么,在我们国家很多地方都还非常贫困,有的地方甚至连水都喝不上。你能想象么,一个人,一声之中竟然只能洗三次澡。第一次是在出生的时候,第二次是在结婚前夜,而第三次就是他死亡的时候。或许你不相信,但这却是我们国家真实的情况。在那些贫瘠又缺水的地方,有的人一天甚至只能喝几勺水啊!”说到这里,水月的情绪明显变得激动起来。

    “在国外一些地方,也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国外的慈善制度却比我们要好得多。我们国家的很多富人,一天到晚只是想着要如何赚钱。而国外一些富人却不是这样,他们会建立基金,去尽可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看到这些,我感触良多,如果可以的话,你家里的钱要是多,何不用一些在慈善方面呢?”

    听了水月的话,齐岳不禁悚然动容,“可是,我们国家的慈善机构不是也有很多么?国家每年都会用很多钱在扶贫方面啊!”

    水月叹息一声,道:“但是,国家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你要知道,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别的不说,我们国家一天要消耗多少粮食你能想象么?国家虽然在不断的努力着,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帮上一把,那么,那些贫困的人不是能够更早的脱贫么?”

    齐岳点了点头,正色道:“我明白了。水月,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水月一愣,道:“帮你?你说吧。”

    齐岳微微一笑,道:“你刚才说过慈善基金。我没什么文化,对于这些东西不太了解。而我的朋友们也大多很忙,既然你很希望能够帮助人,而且我也对你的人品绝对信任。那么,我能不能请你来主持一个基金呢?我出钱,你出力,一起来达成你的梦想,也是我的梦想,如何?”

    水月怎么也想不到齐岳居然会如此痛快的就答应了自己的意见,更想不到他居然会直接就决定让自己来帮他管理这个慈善基金,一时间不禁呆在那里,看着齐岳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怪异了。

    齐岳微笑道,“怎么,没见过帅哥啊!你不说话就代表你答应了。那就这么决定。等你回国之后,先去一趟龙域别院,如月你是见过的,你将我的说法告诉她,她一定会全力支持你。至于资金,你这里剩余的这九百多万美金就当作是启动资金吧。别怕花钱,想做什么你就尽管去做,我无条件支持你,今后我会尽可能的将一些资金注入其中,来帮助你继续完成慈善事业。”

    水月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很快,面前这个男人似乎看上去比刚才顺眼多了,“齐岳,你连我想要做什么都不问就答应么?”她试探着问道。

    齐岳笑道,“我说了,我相信你的人品,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放手去做就好了。其实,我一直都有这种想法,只是我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去过多的思考这些,这次正好,你提出了这个建议,我觉得正是合适的时机,你又是合适的人选。你是不是担心资金问题,没事的,我想,至少在几年之内,我应该能够陆续投入一些钱。至于具体是多少,就要看我们公司的盈利状况了。”

    水月呆呆的看着齐岳,道:“可是,你真的就这么答应了?”

    齐岳叹息一声,道:“不要怀疑我的诚意,我曾经跟你说过我是孤儿,或许你今天突然听到我有了父母会觉得很奇怪。但人的际遇往往很难理解。小的时候,我和父母失散了,或者说,是被一些不良的家伙拆散了。后来。我一直生活在孤儿院中,如果没有国家的慈善机构,恐怕我早已经冻死街头。对于我们地国家,我始终抱着一种感恩的心里。如果没有能力就算了。我现在还有一点能力,为什么不去做点事呢?你说的很对,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出一份力的话,那么,我们地国家就能更快的强盛起来,不是么?”

    水月点了点头,看着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释然的光芒,“谢谢你,齐岳。你真是个好人。”

    齐岳哈哈一笑,道:“别这么夸我,我会不适应的。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怎么做我不管,以后我只负责出钱,你可要出力。只是,慈善事业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今后恐怕要牵扯你很大精力了。我们这个基金。就叫做麒麟基金吧,和我的公司一个名字。你来掌管。所有员工的工资,以及一切开销都由你说了算。我绝不插手给你带来麻烦。”

    水月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行的。”

    这回轮到齐岳惊讶了,“你不是很想为慈善事业出力么?为什么不行?你放心,在待遇问题上你自己处理,我没意见。”

    “不,不是待遇,我对生活要求不高,只要能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就可以了。我甚至可以不要工资。只是。我毕竟还太年轻了,而且,我觉得自己的能力还远远不够。如果你真地想要做这个基金的话,那么,我推荐一个人吧。”

    齐岳很聪明,立刻想到了水月的意思,“你是说,你父亲,是么?”

    水月俏脸一红,点了点头,道:“是地。爸爸在医学界内是权威专家,各方面的关系也都很好。由他来出面主持我们的这个基金,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当她说道我们二字的时候,俏脸不禁变得更红了几分。

    “好,没问题。那你就着手去做吧。交给伯父我就更放心了。水月,我现在要走了。大概十天左右我会回国吧。今后有什么事,你直接到龙域别院来找我就行。或者找如月。家里地事一向都是她负责的。”

    水月试探着问道,“海总是你的女朋友么?”

    齐岳微笑颌首,道:“是啊!她可是我地管家婆呢。”

    不知道为什么,水月心中升起几丝失望的感觉,但她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来,淡淡的笑道,“那真要祝福你们了,什么时候举行婚礼记得通知我。”

    齐岳一直将水月送回居住的地方才和她分开,遇到水月对他来说是个惊喜,水月的话对他触动很深,他突然找到了赚钱的动力。自己能花多少钱?有再多的钱,也只不过是个数字而已。在维持够自己的基本生活后,将赚的钱用在慈善事业上不是很好地选择么?对,就是这样。今后,多赚些外国人的钱,然后用在需要的人身上,这才是最好的。

    想到这里,齐岳不禁心情大好,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释放出麒麟隐,在隐身状态下飘身而起,简单的辨别了一下方向,朝德国飞去。

    黑暗议会中的气氛非常凝重,凝重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那位冷艳的地狱公主撒冷儿。

    轰——

    黑暗议长和黑武士皇帝对视一眼,喃喃的道:“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七次了。再这样下去,你说公主殿下会不会把我们这个地方全拆了啊!”

    黑武士皇帝有些无奈的道:“那也没办法,公主最近的心情很不好。我们做下属的能怎么办?也只能任由她这样了,连路西法大人都没干涉,我们能怎么做?”

    黑暗议长叹息一声,道:“看来,公主殿下对那个人类真的是动了真情。不过也也难怪。美女爱英雄嘛,那个家伙太强了,居然用肉体的力量去和小行星抗衡,从他身上,我才明白人力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黑武士皇帝压低声音,道:“其实,那个人死了对我们地狱世界来说,绝对是好事。以他那样的实力,如果将来我们地狱降临人间的时候,必然会成为极大的阻力。现在他死了,单凭教皇那些人,又怎么可能对我们产生什么威胁呢?”

    黑暗议长眼中散发出一层邪恶的光芒。“这个世界,很快就是属于我们地了。到那时候,撒旦陛下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黑暗笼罩人间。紫日渲染大地,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一幕啊!”

    冷儿坐在宽大的黑色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面前的会议桌已经变成了齑粉,粉红色的能量光芒在她身体周围不匀的律动着。

    路西法站在一旁垂手而立,他的脸色很平静,仿佛眼前这一切再正常不过了。和冷儿的暴火相比,他现在的心情可是好的很。小行星要撞击地球的问题解决了,曾经羞辱过自己的人类死了,有可能对地狱产生威胁地家伙完全消失,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呢?如果不是因为冷儿现在的情绪。他真想大笑几声来释放心中地快意。

    “路西法叔叔。”冷儿突然开口道。

    “啊?”路西法从自己的意淫中清醒过来,“小姐。”

    “你说,他真的死了么?”冷儿眼中散发出一层泪光。双手因为过度握紧看上去没有一丝血色。

    路西法叹息一声,道:“小姐,你看开一些吧。在那种情况下,那个人类是不可能有生还可能的。你也看到了,当时他吸收的能量之多。恐怕是陛下也无法承受啊!而且他又凭借那强行吸收地能量和小行星相抗衡。连他手上那件神器都被毁灭了,就别说他了。一个人类就算再强,他毕竟也还是个人类。小姐。你节哀吧。”

    “混蛋。齐岳你这个混蛋。”冷儿火骂一声,“你,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你说话不算数。你答应过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你就这么死了。”泪水顺着她那绝美的面庞流淌而下,娇躯不断地颤抖着,仰头望着天花板,冷儿心中的悲伤已经达到了极点。

    路西法聪明的没有再说什么,在这个时候。即使是他也不敢再火上浇油了。

    “不用那么狠毒吧。就算我是个混蛋,可是,我还不会说话不算数的。”

    路西法全身黑光大放,眼神锐利的朝一个方向看去,沉声喝道:“什么人?”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暗红色的披风包裹下缓缓出现在他们身前,齐岳脸上挂着一丝慵懒的笑容,目光柔和的看着冷儿。

    突然看到他地出现,冷儿不禁完全呆滞了,可爱的用小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没等齐岳再开口,冷儿已经尖叫一声扑了上去,就像一只八爪鱼似的,缠上了齐岳的身体,那双修长圆润有力的大腿,紧紧的环绕在齐岳腰间,双臂搂住他的脖子。

    痛呼一声,齐岳呲牙咧嘴的看着冷儿,“不用这么亲热吧。”

    冷儿狠狠的咬着他肩头的厚肉处,隔着黑衬衫,已经可以看到淡淡的血迹了,可见她这一口用了多大力。

    路西法不甘的看着齐岳,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样都死不了,这家伙真是个怪物。”

    齐岳瞥了路西法一眼,道:“我是来履行诺言的。不相干的人,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路西法的目光和齐岳接触之中,身体剧烈的震颤了一下,而齐岳则抱着冷儿后退了半步。

    眼中流露出一丝骇然,路西法清晰的感觉到齐岳自身能量的强大。上一次和齐岳战斗的时候,他也只是凭借那件特殊的神器才能将自己击败,但是,现在的他,似乎在能量方面也已经在自己之上了。这怎么可能?一个人类的力量怎么会如此之快的进步?

    没等路西法过多的思考,冷儿已经偏过头,向路西法道:“路西法叔叔,麻烦您到外面待会吧,我和这个家伙有话要说。”

    路西法心中暗叹一声,他知道,现在能够阻止冷儿的,也只有撒旦陛下了。拖着有些沉重的脚步,他走了出去。

    冷儿回过头,和齐岳的目光相对,狠狠的盯视着他的眼睛,“还知道疼,证明你是个活人了?”

    齐岳无奈的道:“如你所愿。冷儿,我是来履行诺言的。如果你觉得没这个必要的话,我就回国了。”

    “你想得美。”羞涩这种情绪可是很难出现在地狱中人身上的。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